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姊的搜尋結果,共05

  • 3個阿姊 用畫筆找回自己

    3個阿姊 用畫筆找回自己

     3位年過40的家庭主婦孫傳莉、黃庭均和小雅攜手找回青春夢想,重拾畫筆,分別用擅長的水彩、版畫和原子筆畫等媒材創作,開設《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的青春逆行》聯合畫展,過程除了實踐夢想,還用畫行善,2年來為偏鄉弱勢的社福團體募得超過50萬元的款項。 \n 她們高中時同樣就讀復興美工,多年來忙於家庭,原本拿著畫筆的手早都改成拿鍋鏟,「主婦的生活很容易就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占滿,忘記自己最想做的事情。」45歲的孫傳莉,畢業後本是接設計案的SOHO族,後來忙於照顧孩子,漸漸脫離設計工作。 \n 2013年,台灣都市更新和土地開發風起雲湧,孫傳莉眼見許多老房子、老建築遭受拆除命運,勾起她熱血澎湃的心情,「我是媽媽,但我也想參與這些運動,想為社會做些什麼?但因為我只會畫畫,所以想用畫筆留下身邊美好的事物。」 \n 經過一場小小的家庭革命,孫傳莉開始「走畫」生涯,她每個月花5天的時間走訪台灣各地,畫下各地的老建築與鄉間角落。《寂寞.車站》系列就是她觀察花蓮豐田、東竹等12個僅有慢車停靠、甚至無站務人員的小車站的成果。 \n 「看著這些小站默默地坐落於鄉間,即使服務的人少,卻不離不棄,就像是社會上很多默默行善的人。」因此,孫傳莉不僅作畫,也連續2年把走畫的作品結集成月曆,在網路上義賣,將募得的近50萬元捐贈給正在籌建的南迴醫院與長年守護在玉里山腳照顧成年智障者的安德啟智中心。 \n 與孫傳莉同年的黃庭均和小雅,過去已有20年不見,3年前因為臉書重新聯繫,也相約共同作畫,因此黃庭均和小雅也開始用版畫、原子筆畫的方式創作。 \n 「到了40歲以後,還能畫自己喜歡的東西相當難得。」黃庭均不僅重拾畫筆,且選擇耗時耗力的版畫,把每天經過的菜市場中,唯一的黑豬肉販、擺著當令菜蔬的青菜攤,活靈活現地描繪在《流動的市場》系列,她興奮地說,「還有觀眾告訴我,這個豬肉攤老闆我認識!」 \n 小雅則因母親突然離世,以原子筆不打草稿、即興作畫,創作出《給媽媽的畫》系列,以藝術自我療癒。《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的青春逆行》即日起到3月31日在「富錦街這裡」展出。

  • 台灣「阿姊」買菜機車環島 讚

    台灣「阿姊」買菜機車環島 讚

     這年頭環島不稀奇,但如果環島主角是年約五十歲的「阿姊」,穿著像是出門買菜的輕簡衣褲,甚至連旅行包都用紅白塑膠袋取代,這恐怕就跌破很多人的眼鏡。曾經遊歷過五十多國的日文老師吳美慧,去年夏天就是以這身裝備,花廿二天完成機車環島壯舉,她出版《阿姊的買菜車環島之旅》一書,以生動筆調記錄這段旅途的人情種種。 \n 「其實我覺得自己還是『老小姐』,只是物理上別人看我卻是『阿姊』或『歐巴桑』。」單身的吳美慧爽朗地說,生活圈中和她一樣未婚的女生很多,如何把單身生活過得好,是很重要的事。「希望這本書激勵年輕人不要選擇太優渥的旅行方式,也希望能帶給女生去嘗試的勇氣!」 \n 吳美慧出身台南,頂著日本早稻田大學博士的高學歷,畢業後在大學教日文至今。早在廿多年前自助旅行風氣還不盛時,她就單槍匹馬縱走各地,尤愛中東、印度等古文明國度,最長紀錄是花了一年四個月深入中國、尼泊爾、印尼等地,走的是耐髒貧窮背包客路線。 \n 許多人老問她:「妳一個女生自己旅行?」對於這種疑慮,她丟一句:「絕大部分的危險,喜歡找的是笨人,而非女人。」 \n 經歷過年少時旅行是好奇探索、挑戰完成,吳美慧說,這個階段她的旅行心境,是希望增加對自己家園與土地的了解,因此近年多在台灣遊歷,二○一一年首度踏上環島旅程。 \n 她從最愛的花蓮出發,出火車站後租了一台125機車就上路。但她一頂布帽、寬鬆衣褲,加上掛車上的紅白塑膠袋,讓她每次問路都被懷疑:「妳不是剛從家裡出來買菜嗎?」 \n 她笑說,簡便裝備是她旅行準則,她還力推塑膠袋的好用:「耐髒、防雨,臨時下車買個東西不用擔心被偷,破了還能隨時換!」 \n 她沿途掌握三原則:「避開大路走小路、捨棄近路走遠路、走過的舊路跳過找新路。」因此書中呈現的,不是省道上的觀光點,多是蜿蜒美麗的山路。她最難忘的是沿山公路途中傾盆大雨、從楠西上阿里山遇到土石流的危險路段,還有重訪竹山小寺勾起的動人回憶。 \n 吳美慧廿多年前一趟學佛參訪之旅,曾借宿竹山一間小寺,多年來與寺中兩位師父保持聯繫,其中一位師父已於七年前圓寂。這次重訪,她到存放骨灰的小木櫃上香,意外瞥見櫃裡一個航空信封,好奇一問,才想起竟是自己七年前初聞師父往生消息時,哀痛中寫下的信。 \n 多年來,那封信原封不動地存在木櫃中,讓早已遺忘的她驚嘆:「原來,當年這信是寫給七年後的自己!」廿多年歲月的感慨隨信傾洩而出。 \n 喜歡接觸鄉間純樸住民的她,也領受許多溫暖的人情。例如有原住民媽媽讓出自己房間給找不到民宿的她借宿,同她滔滔聊起曲折的一生;也有路邊小攤販見她一人環島,奉送水蜜桃祝她平安順利。獨樹一格的旅行方式,讓吳美慧有了不一樣的旅程,讓人見識到台灣「阿姊」不平凡的勇氣和魅力。

  • 《貓耳朵寫周記》歐吉桑、歐巴桑出頭天

    貓耳朵今天起床就貓毛打結,出門後果然諸事不順。一早到郵局寄書給大頭狗,先被一個歐巴桑插隊,午餐去抓魚的路上,又被一個不長眼的歐吉桑騎著腳踏車直直撞過來。阿咪喂,究竟是貓流年不利,還是歐巴桑歐吉桑造成社區公害? \n 氣呼呼的貓走進書店緩和情緒,書店的木地板一下就讓貓腳步輕盈起來。命運之神引著貓來到《歐吉桑圖鑑》(如何)這本書面前。啥喵?連歐吉桑都可以出圖鑑?再翻幾頁,貓已經忍不住笑倒,把剛剛的霉氣都忘光。 \n 根據作者中村留美的分類,日本歐吉桑可分為制服歐吉桑、夏日歐吉桑、酒不離手歐吉桑、秋葉原歐吉桑、獨特髮型歐吉桑等數十種。一開頭還先給讀者來個類型測驗,根據你的習性勾選預測未來走向,例如「手裡沒東西就會想插著腰」、「曾經去公園做過簡單體操」屬於B類的輕憂鬱正經歐吉桑;至於會「傻傻戴著不知誰送的帽子」、「夏天必戴墨鏡」,呃,得分太高,檢測結果是:「根本就是歐吉桑!」 \n 這本書號稱要讓年輕人瞭解歐吉桑的可愛,畢竟他們不拘小節,總是做了再說、累了就睡,能用的什麼都用,言行舉止可是隱含長年在社會打滾淬煉出的人生精華。書中搭配歐吉桑的各式姿態插畫,喵嗚~貓都忍不住想拿到街上去對照台灣歐吉桑了。 \n 不止日本的歐吉桑出頭天,台灣的「阿姊」(女生嘛,叫歐巴桑太沉重)吳美慧也推出新書《阿姊的買菜車環島之旅》(聯合文學)。少年仔環島不稀奇,阿姊年輕時早就遊歷過五十多國,現在年紀一把,照樣一頂安全帽、一台125機車,穿得像去菜市場買菜的衣褲就上路,花22天完成全島壯遊還出書。 \n 阿姊用輕鬆語調書寫花東縱谷的美麗小鎮、國境之南的滿洲風光,以及沿山公路、竹山、楠西、泰安溫泉等數不完的經歷。面對別人驚訝於買菜阿姊竟然從菜市場闖到全台灣,她不服氣地說:反正「絕大部分的危險,喜歡找的是笨人,而非女人。」 \n 咪恰!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這個殺氣十足的歐巴桑,給她一百個讚啦。請那些只會在郵局插隊的歐巴桑們向她看齊,好嗎?

  • 愛講、愛講

     我對人情世事,熱情仍在,不曾減損;明知世間道理,常因權勢依附、名利追逐等需要,隨人愛怎麼講就怎麼講。我仍堅定信奉:知識份子,面對不義,閃避良知,保持緘默,便是墮落。 \n 2005年年底,我患病住院手術,休養一陣後,辭去大學固定兼課,但仍繼續接受演講邀約。除了國中學生全校性週會演講,不好控制秩序,以及某有名的商業團體,將演講當做聚餐點綴,我再也不去;其他邀約大都毫不猶疑,爽快應允。 \n 經常連續數日不斷,每天都要出門,或只隔個三、二天。將近十年來,可說是我的演講高峰期。 \n 偏居鄉間又不會開車,每趟出門要轉乘多次車,早出晚歸確實辛勞。但我並不以為苦,興致勃勃,樂此不疲,類似傳教家精神,或說好為人師吧,總想將自己的見解盡量傳揚出去。 \n 自從我生病手術後,這些年,女兒音寧看見我背著大書包要出門,或夜晚回到家,常很生氣的唸我:「愛講、愛講、那麼愛講……。」 \n 我總是嬉皮笑臉回應她:「就是呀!要講、要講、就是要講──。」 \n 愛講、要講,二者台語音相同。但音寧的愛講、愛講,有責備愛現之意;我的要講、要講,則是真的想要講,想要把理念傳揚的苦口婆心。 \n 我有充足的理由:以前跑黨外演講場,交通自理,還要面對不可預料的麻煩,都那麼愛講,而今這樣多單位主動邀請,安排妥當、名正言順,又有車馬費、演講費。實在說,我從不計較演講費,重點是有人願意聽、喜歡聽,可以傳播理念、發揮一些影響力,何樂而不為? \n 母親在世時,也很反對我出去演講,不過她是擔心我的安全,常告誡我:你出去黑白講話,會被人捉去。現在換女兒兇巴巴管我,則是擔心我太奔波,損害健康。 \n 4 \n 演講最高境界,應該是生動風趣吸引人,又有深刻內涵,簡單說就是又有趣又有意義。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n 然而演講太多,不管怎麼變換題目,總會一再重覆內容,越講越心虛;不少有趣的故事、自我消遣或自我膨風的幽默笑談,講到我自己覺得很沒趣味;某些很簡單的基本觀念,看大部份聽眾茫無所知,忍不住要再闡述一遍,我自己也聽得厭煩。 \n 雖然每場演講聽眾不同,但講多了常會遇到熟識的聽眾在座,特別緊張。他們聽過我講什麼內容、什麼笑話,無從問起,只好照擬定的題目,該講的笑話還是要重覆講。 \n 為了有所防備,我設計了幾項問卷調查,其中一道題目就是「有誰曾聽過我演講」,結果發現每場文藝營、教師研習會,舉手的人常有好幾位。我開始萌生「退隱」之念,要淡出「講壇」。 \n 2009年新春,我家新書屋建造完成,花了數個月時間,將舊家三合院四處堆積的書籍搬過來,一本一本分類,擺上書架,妥貼安置。面對滿屋子浩瀚書冊,每當巡看書架上一排一排的「書名」,彷彿都在頻頻招呼我立即親炙,總會興起趕緊拿起來閱讀的強烈願望。 \n 有多位來訪客人參觀書屋時,隨口問我:這些書你都讀過嗎?問得我很難為情,只能自我解嘲:應該是每一本都翻過。 \n 長年以來,許許多多藏書,寶貝般買回來的時候,大都隨手翻一翻,讀上幾篇幾頁便擱著,準備「有空」時再仔細閱讀,往往拖過一日又一日,一旦擺上書架,便果然成為名符其實的「藏書」。 \n 我向來知道自己的才學多麼匱乏。講,然後更知不足,腹中之書,遠遠不及架上之書於萬一,太多太多重要的書、精采的書、美好的書,迫切等待我去親近。我多麼想靜下來,有較完整的時間自我充實呀! \n 然而正要決定不再演講,不久即全心投入反對「國光石化」運動、反對「中科四期搶水」運動,積極籌劃、奔走、參與說明會座談,心思懸掛著不得閒下來。 \n 5 \n 2012年年初,總統大選開票結果,錯愕之餘,突然感到很累、很累、很疲倦。思緒紛亂又空茫,沒有力氣去整理;沒有力氣、也不想開口講話。 \n 我向來對公義太執迷,太一廂情願;然而世事紛雜、人性脆弱、選情詭譎、步數權謀,豈是只靠「講道理」論是非嗎?此中未必有真意,只是欲辯已忘言、已無言。 \n 沉默了幾天,稍稍清理思緒,終於下定決心調整生活態度,最大的決定是:不再演講。至少暫停一年,自我閉關。 \n 其實不再演講的念頭潛伏已久,選舉結果的衝擊,應該算是引爆點,而不是單一因素,一時的情緒反應。 \n 多日以來陸續又有演講邀約,我都先表示歉意,再委婉說明要暫停一年。有熟識朋友建議我,何妨採取管制方式。但如何做抉擇呢?定什麼標準來遵循?拒絕即是辜負好意,內心已很不安,何況是大小眼的拒絕,不是更難安嗎? \n 我很了解,每個單位要邀請哪位作家演講,必定有慎重考量,總之是一番美意與推崇;整個連繫過程與細節安排,也都付出不少心力。我要藉此向以往所有邀我前去演講的單位、每位主辦人員,乃至每一場耐性聽完我演講的聽眾,表達衷心感謝。 \n 從聽眾的熱情呼應,和互動中碰撞出來的火花,我常覺得每一場演講,我所獲得的回報,往往遠比我付出的多得多呀! \n 更令我不安的是,我不但婉拒演講、也連帶婉拒要來「參觀」我家書屋和樹園的人客。 \n 近年來我家書屋和樹園,有些名過其實的報導,成為小小「爆紅」的景點,常有相識朋友帶朋友駕臨,以及更多「慕名而來」的「不速之客」,我都竭誠歡迎、熱情「導覽」,甚且主動邀請大家來我們農鄉走走。 \n 在我幼童之時,每有客人來我們家,母親就常說,一趟路那麼遠,願意來,表示無棄嫌,就要好好招待。我家開放式書屋、以及完全開放的樹園,都可以作證,這樣好客的家風延續至今一甲子,從未改變。 \n 數日前我在午睡中,聽到住在廟口邊的阿姊在喚我,趕緊走出來,原來是一對中年夫婦帶著女兒在廟口停車,向阿姊問「詩人的家」,阿姊很熱心,直接帶他們過來。 \n 客人說看報導,這間書屋開放給人參觀,所以從台北返回台南途中,順道過來。 \n 我還睡眼惺忪,淡淡回應道:這是居家,不對外開放;不過你們既然來了,就隨意看看。說完我就逕自走向另一邊的浴室。等我洗了臉走出來,客人已不見,立即追出去廟口問阿姊,阿姊說客人已開車走了。 \n 一定是我未說明要去浴室洗臉,他們誤以為我走開不理他們,表示不受歡迎。真是抱歉呀!害他們千里迢迢乘興而來受挫而返。 \n 我對人情世事,熱情仍在,不曾減損;明知世間道理,常因權勢依附、名利追逐等需要,隨人愛怎麼講就怎麼講。我仍堅定信奉:知識份子,面對不義,閃避良知,保持緘默,便是墮落。 \n 但我很慚愧,確實感到很累。演講、上課,超過半世紀,始終精神充沛,突然感到很疲倦,沒有力氣,也不想再開口講話,只想安靜下來,有較完整的時間,美其名沉浸在文學世界中。 \n 暮色微暗,不覺掩上桌面 \n 掩上正在閱讀的這冊厚厚大書 \n 字跡辨識稍感吃力 \n 趁還有些微光 \n 再讀上幾頁吧 \n 也許只有數行、散句 \n 雖然懊悔錯過太多 \n 而有些急切 \n ──《晚年冥想系列》 \n (下)

  • 李永豐的瘋狂 「阿姊」莊素珠挺到底

    李永豐的瘋狂 「阿姊」莊素珠挺到底

    「一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女人」,這句話若要放在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的身上,改成「一個瘋狂男人背後需要有個偉大女人」會比較恰當。從紙風車「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到「格列佛人體藝術探索館」,以及即將開幕的「恐龍藝術探索館」,李永豐一直像發了瘋似的,不斷將奇想化成現實。這一切,除了自己的堅持,還得感謝他口中的「阿姊」─中興保全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莊素珠。 \n在發想、策畫、推動、實現這些「瘋狂奇想」的過程中,李永豐不時被罵「瘋子」,還有人說他「好大喜功」。這一切,他從狂飆臭譙的回應,現在已經可以一派輕鬆自在。因為他始終相信「自己在做對的事」,而莊素珠給予的溫暖肯定與實質支持也相當重要。 \n中興保全文教基金會長年投入弱勢兒童的課後輔導。從台北到集團創辦人林登的故鄉宜蘭,他們替缺乏家庭照顧的孩子開設課後輔導課程,並安排孩子接觸課外藝文活動。在這樣的機緣下,莊素珠帶著孩子們看戲,接觸了紙風車的兒童劇,繼而結識了李永豐。 \n「他真的很瘋狂。每次他提出想法,我都覺得『這不可能吧!』」莊素珠說,「但我們的理念又如此相同,都想替台灣的小孩多做點事,給偏鄉孩子平等的、接觸藝術文化的機會。」 \n因此三年多前展開的319工程、去年的格列佛,到即將推出五十隻等比例恐龍的「恐龍藝術探索館」,李永豐都選擇莊素珠的辦公室作為第一個「報告」地點。 \n李永豐回顧起319開跑前那段慘澹時期,當時他到處說服友人、企業來支持他的理念,讓台灣各鄉鎮的小孩都有戲劇可以看,卻到處碰壁。「第一個給我支持肯定的,就是阿姊!」李永豐說,「也因為她,319工程才有信心繼續往下推,才能走到今天。」 \n李永豐說,他獲得的支持不只經濟上的資助,「還有精神上的肯定與執行層面的建議。」 \n像是「格列佛人體藝術探索館」規畫之初,就是莊素珠與丈夫中興保全董事長林孝信給他提點。李永豐說,「我搞了廿多年的劇場,其他的不很懂,他們夫妻協助我建立整個館的經營模式和內部規畫。那種被支持肯定的感覺,很溫暖。」 \n面對李永豐那顆不停轉動的古靈精怪的腦子,莊素珠雖然老提醒他:「你不要那麼瘋狂,卡有節制一點啦!」但她還是一邊提醒一邊相挺。 \n「畢竟,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而做的啊!」莊素珠笑說:「像這回,聽說到時候會有五十隻等比例的恐龍,真好,我剛好可以帶我孫子去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