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瑟的搜尋結果,共04

  • 哈維颶風已釀24死 洪水又再吞噬2市

    哈維颶風已釀24死 洪水又再吞噬2市

    哈維颶風(Harvey)已經在德州造成至少24人死亡,目前休士頓(Houston)雖仍有許多居民被洪水困住,颶風帶來的洪水又淹沒了另外兩個城市阿瑟港(Port Arthur)和博蒙特(Beaumont),並且已經波及到鄰近的路易斯納州。 \n \n哈里斯郡(Harris)當地時間周三早上發現兩具遺體,其中一人的卡車遭洪水沖走,另一人曾被看到在深水中游泳。當地氣象學家表示,自過去幾天以來洪水水位終於首度開始下降。但在靠近海岸的阿瑟港,洪水仍讓搜救人員難以接近受困民眾。 \n \n博蒙特的傑佛遜郡(Jefferspon)的官員表示,上百人被洪水困住,許多人若爬不上屋頂就爬上閣樓或車頂上,一名女性的車因洪水拋錨後,手中緊抱年幼孩子在水中漂流了1哩左右,才被搜救人員拉上船,雖然小孩只有體溫過低,但該女性不性死亡。阿瑟港和博蒙特的避難所都人滿為患。 \n \nCNN氣象學家說博蒙特和阿瑟港在24小時內,降下了66公分左右的豪雨,而且還在下。美國國家颶風中心的氣象專家說,哈維的威力已經下降,但週三晚上會持續在德州和路易斯安納州部分地區降雨。 \n \n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造訪過遭到哈維肆虐的地區後,表示深感同情,但他承諾的援助遭到共和黨提議的法案威脅,共和黨為了要找到蓋川普提議的、美墨邊境牆的資金,想要砍8.76億美元的聯邦緊急資金,現在這法案很可能會暫停。 \n \n儘管颶風已經離開休士頓,但官員警告該市北邊的堤防有可能會潰堤,導致水淹過附近房屋屋頂,休士頓一名警員Steve Perez在出門上班的途中不幸溺斃。 \n \n國家颶風中心週三警告,致命性水災會持續肆虐德州東南部和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哈維預計會轉弱和往東北前進,為密西西比州、田納西州和肯塔基州帶來雨量。 \n

  • 足球員頻繁頂球 小心頭殼壞去

     足球選手經常以頭來頂球(見圖,取自網路),美國研究人員在對足球選手進行腦部掃描後證實,每年頭球次數若大於一千次,恐將導致腦部受傷,受損程度與腦震盪病人相去不遠。 \n 二○○二年過世的英國足球名將阿瑟爾(Jeff Astle),就是頭球的犧牲品。一九六○年代活躍於英超的阿瑟爾,因長期頭頂沉重的皮球,導致認知障礙,最後死於退化性腦疾。 \n 目前足球的重量,已比阿瑟爾的年代輕盈許多,但紐約葉史瓦大學愛因斯坦醫學院的李普頓醫師,在「北美放射學會」年會中報告,頭球相當具殺傷力,因為即使是玩票性質,球速仍有每小時五十五公里,若在職業賽事上,球速度更可能超過每小時一百一十公里。 \n 為研究頭部反覆與足球碰觸效應,研究團隊使用能顯現腦神經和腦組織的「擴散張量造影法」,掃描卅二位業餘足球員腦部,並詢問受測者練習與比賽頂球頻率。研究人員發現,「頻繁頂球」、即一年至少頂球一千次以上者,有輕度頭部創傷,大腦有五個區域受損,分別職司注意力,記憶,執行功能和高階視覺功能。頂球數小於一千次者,完全沒有傷害。 \n 李普頓指出,一再頂球恐引發可能導致腦細胞退化的反應。在評估言語記憶和反應時間的認知能力測驗中,頻繁頂球者表現最差。不過研究團隊認為,每年頂球次數安全值仍須進一步確認。

  • 影藝小學堂-倒數三二一,殺青!

     拍了這麼久,大家也都有心理準備要殺青了,但真的到了殺青那一刻,卻來不及反應。「我們……真的殺青了嗎?」那天完完全全沒有殺青的氣氛。這天,我們真的殺青了。 \n 倒數 2010.08.31泰安舊車站 \n 雖然整天都是陰陰雨雨,氣氛反而更合適,因為鏡頭數也不多,所以只要攝影機看不到雨的時候就可以搶拍。 \n 拍攝都還滿順利的,每個人也顯得特別興奮,可以在老車站坐上骨董級的蒸汽火車。很快就拍攝完畢,收工的時候,大家還一起幫忙收拾器材和道具,一副很快樂的樣子。 \n 距離殺青,只剩四天。 \n 倒數3! 2010.09.01阿榮片場 \n 今天我們到阿榮片廠拍攝一些後期合成素材,像是薩布‧巴萬(田金豐飾演)跳下懸崖的畫面等等。這天更輕鬆,大家真的已經有了殺青的心情。 \n 距離殺青,只剩三天。 \n 倒數2! 2010.09.01阿榮片廠 \n 今天是大家最興奮的時候,因為幾乎所有演員都到了。我要拍攝族人最後走上彩虹橋的畫面,雖然實際上這座橋是藍色的(因為要給後期特效處理)。 \n 當天曾秋勝老師負責殺豬、烤肉給大家吃,所以大家邊吃烤肉,邊唱歌過彩虹橋。大家都拍得很高興,整場氣氛都很High 。 \n 結果這天源傑得了重感冒,還滿嚴重的,連走路都搖搖晃晃,最後終於在拍最後一顆鏡頭時不支倒地,我們趕緊送他到附近的醫院。我想他一定很嘔,想說為什麼會在最後一顆鏡頭昏倒? \n 最後怡靜一喊:「收工!」大家就瘋狂歡呼,接下來,就是每位演員彼此擁抱著又哭又笑,而這樣的情緒感染給很多工作人員,大家跟著流淚。我心想:「要是這天殺青多好……」 \n 距離殺青,只剩兩天。 \n 倒數1! 2010.09.02阿榮片廠 \n 雖然大家依舊輕鬆,可是對我來講,因為還沒拍完,難免有很多緊張和時間壓力,畢竟現場還是存在天氣、人員、場景、場面等不安定因素。 \n 我們從天亮拍到天快黑了,卻還有飛機助跑起飛的畫面沒拍,偏偏這時狀況連連,一下子飛機卡住沒辦法出機棚到跑道,一下子當車子拖著飛機要助跑,機身又無法穩定成直線運動,甚至還有一個輪胎爆胎。最後,好險還是在最後一刻把所有鏡頭都拍到了。 \n 晚上我們就在機棚打燈,拍攝一些CG特效合成素材,像是飛機上的機槍掃射等等。這時大家邊拍邊聊天,我也發現很多工作人員都已經接到下一個案子,而我們的殺青酒也已經確定好時間日期。 \n 「可是,導演……我們那天要定裝……」美玲和君文(王君文,化妝組)一臉惋惜地對我說。 \n 「什麼?不管怎樣一定要來!那是誰的戲?導演是誰?」我心想,一定要讓所有的人都到齊。 \n 「好像是連奕琦……」.君文想了一下跟我說。 \n 「小連?幹!小連是自己人!你等我!」我馬上打電話給志明,請他打電話給小連,最後喬到可以讓他們中午前定完裝離開。 \n 「我喬好了!你們一定要來!」 \n 距離殺青,只剩一天。 \n 這天 2010.09.04阿榮片廠 \n 拍攝期最後一天,幾乎已經沒什麼可以拍了,這天就只是要拍一些山豬的CG特效素材。 \n 其實本來真的只要拍山豬,可是我在前幾天時覺得:「幹!我們最後殺青的畫面是一頭豬?這叫我怎麼甘心!」所以後來就把補拍年輕獵人看到彩虹橋的鏡頭換到這天拍攝,讓我們最後一天的最後一顆鏡頭放在一個「人」身上,而且百分之百是最後一場戲。 \n 二○○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開拍的第一場戲是序場A,剛好是本片開場。 \n 二○一○年九月四日殺青的最後一場戲是二百四十四場,也是本片的ENDING場。 \n 多麼完美的開場、ENDING。 \n 這天其實我在現場也沒事做,當棚內燈光都打好,就先拍山豬的素材,而我走到樓上的梳化間做自己的事。反正是CG特效素材,拍到CG組要的就可以自己喊卡。這是我第二次離開現場。 \n 我在樓上就可以聽到樓下現場很熱鬧,不時會聽到「啊!山豬!」之類的話。後來想說到下面看一下狀況,結果他們很緊張地說:「阿瑟被山豬咬傷了!很嚴重!」我在現場看到滿地是血,原來剛剛聽到吵鬧的聲音不是氣氛很High,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件事。經醫生診斷後發現,阿瑟的血管、筋,甚至神經都斷了……所以往後必須做長時間的復健。 \n 聽說阿瑟很嘔,原本每天都最危險的他,經過最後這最安全的一天便可全身而退,留下毫髮無傷的光榮紀錄,但沒想到後來這頭咬傷阿瑟的豬馬上被換成另一頭,因為那頭豬真的完全失控。還好後來順利拍完。 \n 接著馬上拍最後一顆年輕獵人的鏡頭,沒幾分鐘就拍完了。 \n 原本,我是很感性地跟大家說:「謝謝大家……我們終於殺青了。」結果大家的鼓掌聲零零散散。 \n 「難道我講得不夠感性嗎?」我心裡默默嘀咕,後來想說可能是因為阿瑟發生事情的關係。 \n 不過我發現,其實不全然是這個原因。 \n 拍了這麼久,大家也都有心理準備要殺青了,但真的到了殺青那一刻,卻來不及反應。 \n 「我們……真的殺青了嗎?」那天完完全全沒有殺青的氣氛。 \n 這天,我們真的殺青了。(本文摘刊自遠流出版新書《導演.巴萊─特有種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手記》)

  • 沙烏地同志外交官 向美尋求庇護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十一日報導,派駐美國的沙烏地阿拉伯高級外交官阿瑟里(Ali Ahmad Asseri)已向美國尋求政治庇護,因為他是同性戀,並與一名猶太女子交好。他擔心一旦被迫返回沙國,恐將有生命危險。 \n 阿瑟里在沙國駐洛杉磯領事館任職一等祕書。他告訴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沙國官方發現他的同志身分後,曾跟蹤他到同志酒吧。 \n 阿瑟里還宣稱,沙國當局查出他與一名以色列女子是密友後,領事館官員拒絕更新他的外交護照,也不提供所需的醫療照護,並立刻將他停職,要他返國。為求自保,阿瑟里在洛杉磯過了好幾個月躲躲藏藏的生活。 \n 阿瑟里最近在某個沙烏地阿拉伯網站貼文,痛批沙國「落後」,並指責沙國社會中激進派伊斯蘭教長,「損害世人對伊斯蘭之寬容的觀感」,他還揚言踢爆四名沙國王子坐領乾薪不工作,揮霍金錢到處玩樂的行徑,這些資訊保證令沙國難堪。 \n 阿瑟里於十一日寫給NBC的電郵中說,如果他依沙國官方要求返國,可能面臨政治迫害,甚至送命:「我在這裡有極大的生命危險,而如果我回沙國,他們會在光天化日下公開把我處死。」 \n 阿瑟里以身為「特定社會族群」(即同志)成員,回國將遭迫害為由,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但阿瑟里的舉動,對歐巴馬政府猶如燙手山芋,因為美國在中東和平進程以及對伊朗制裁等方面,都需要沙國支持。 \n 上一位尋求庇護的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官,是沙國駐聯合國代表團的一等祕書齊勒維(Mohammed al-Khilewi)。 \n 一九九四年,齊勒維因公開批評沙國人權紀錄惡劣並支持恐怖主義,最後獲得庇護。 \n 流亡美國的沙國異議人士表示,阿瑟里的恐懼其來有自,光是在網路發信痛罵王室成員,便足以讓他身陷險境,畢竟這被視為侮辱沙國王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