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葉德的搜尋結果,共43

  • 美國訪團成員非比尋常 葉毓蘭一句話驚覺苗頭不對

    美國訪團成員非比尋常 葉毓蘭一句話驚覺苗頭不對

    有「拜登最好的朋友」之稱的美國前參議員陶德(Chris Dodd)14日下午率團訪問台灣,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訪台首發團,同行包括2位前副國務卿史坦柏格(James Steinberg)、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各界高度關注。國民黨立委葉毓蘭直言,這次來訪規格確實都很大咖,比前美國前總統川普時期的阿札爾(Alex Azar II)名聲響亮多了,但必須警告「天下掉下來的,很少是好東西」。 葉毓蘭昨日(16)在臉書發文表示,這次來訪的這幾位都很大咖,至少比川普上次派來的衛生部長阿札爾名氣響亮多了。話鋒一轉,葉質疑:「他們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是拜登想要對台灣人給予保障的承諾嗎?」 葉毓蘭直言:「往例告訴我們,天下掉下來的,很少是好東西。阿札爾強賣我們萊豬,陶德、阿米塔吉這次是不是也是來推銷的?讓我們接著看下去……」不僅如此,葉更質疑,美國要從阿富汗撤軍,難道要把庫存品傾銷給我們嗎?並呼籲蔡政府,千萬別把改善交通安全的血汗錢再送去買軍火。 對此,網友紛紛留言:「如果馬英九開放,有害人民身體健康的萊豬進口給人民吃會怎樣?早就被轟下台」、「真是人民不如狗」、「賣軍火武器的前置作業?」、「國防出來陪襯,就是要賣我們武器,真當人民沒眼睛在看國際時事變化」、「我猜是來關心萊豬有賣多少了吧!哈哈」、「美國人來絕對是為他們的利益」。

  • 僑泰扶少團投身公益 助植物人家庭年前清掃

    僑泰扶少團投身公益 助植物人家庭年前清掃

    家住台中市南區的「阿芳」因帕金森氏症等疾病,多年前發病、2年內退化到無法活動,仰賴創世基金會志工及年邁父親照顧,為幫助他們能過個好年,僑泰高中攜手創世基金會,校長溫順德等人帶著學校扶少團志工幫助阿芳卿嫂家裡環境,並贈送禮品、紅包給阿芳的爸爸,盼拋磚引玉,讓弱勢家庭感受到社會溫暖。 溫順德及僑泰高中學務主任葉筱楓帶著扶少團志工抵達阿芳住處,大家分工合作,幫助阿芳及她的父親清潔住家環境。創世基金會指出,阿芳是台中院服務到宅個案,她的母親因腦膜炎、在多年前過世,爸爸獨自扶養兄妹兩人長大,未料因家中遺傳帕金森氏症,兄妹先後發病,阿芳的哥哥在病後多年過世。 溫順德說,阿芳的父親為了照顧女兒,只能就近接些工作度日,因照顧女兒與工作兩頭燒,無力料理家中環境,扶少團特別帶著準備好的掃把等工具,協助阿芳清掃住家,整理出成堆廢棄物,他則與大里扶輪社社長黃英智幫阿芳家貼上春聯,並贈送禮品、紅包給阿芳的爸爸,希望他們今年過好年。 扶少團團長翁世英說,照顧植物人真是很辛苦的事,自己能幫忙的有限,只希望透過小小的力量,在過年前為阿芳家庭捎來一些溫暖。扶少團祕書何宸維則說,在為他人服務後,看到受助者的笑容,自己也感覺快樂,更懂得珍惜擁有的幸福。 溫順德強調,僑泰扶少團成立3年,積極投入社區志工服務工作,透過志工服務的實踐,盼啟發學生關懷他人的胸襟及感恩惜福的價值觀,今年學校也號召師生捐輸,分別捐贈創世基金會32萬、華山基金會25萬,將轉換為年節禮品與應急紅包,給弱勢者一個暖冬。

  • 構思:要是我什麼想法也沒有 該怎麼辦?

    構思:要是我什麼想法也沒有 該怎麼辦?

    本書介紹九位來自不同領域的當代創造者,他們在注重短期獲利的「商業創造路線」與偏向文化及個人目標的「文化創造路線」之外另闢蹊徑,採用有如童年時期孩子般的勇氣犯難與探險精神,追求一條結合兩者的嶄新創造模式:「第三條創造之路」,透過開啟深刻的公共對話,最終創造出重要事物。 要是我什麼想法也沒有,該怎麼辦呢? 本書作者提出「創造者七大美學維度」與「創造者循環」三步驟,帶領你在今日的創意生活中,一步步鍛鍊商業美學思維,運用你源源不絕的創意,發想出改變世界的好設計! ★七大美學維度:熱情.同理心.直覺.天真.謙遜.美學智能.執著 ★創造者循環三步驟:構思 → 實驗 → 展示 【精彩書摘】 阿德里亞從小就不喜歡上學,只喜歡踢足球,於是他的父親透過一位泥水匠朋友的介紹,讓他在當地一家海濱餐廳做洗碗工。有了口袋裡的錢,阿德里亞正式終止學業,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參與和廚房有關的工作。 一年後,他到卡塔赫納(Cartagena)服兵役。當兵期間他都在伙房幫軍官做飯,所以不用參與一般的軍事任務與演習。在這裡,他認識日後的巴塞隆納名廚普伊格(Fermí Pui)。隔年夏天,普伊格說服阿德里亞去鬥牛犬餐廳做暑期實習。鬥牛犬餐廳是由來自德國的席林(Schilling)夫婦所創立,當時才剛成立沒幾年。餐廳位於一個海灣旁的蒙霍伊(Cala Montjoi)小鎮,如果你從觀光勝地玫瑰城(Roses)出發,可以騎自行車遊覽沿岸的美麗風景。暑假期間,鬥牛犬餐廳有時會開船至海中央下錨,讓顧客在微微的波浪中享用晚餐。 一九七○年代,這間餐廳以高級法國料理贏得米其林一星,並在法國名廚維納(Jean-Paul Vinay)的帶領之下,榮獲米其林二星。在維納手下實習的阿德里亞不僅法語水準快速提升,更在兵役服滿後回到鬥牛犬餐廳全職工作。此時,維納與席林夫婦交涉,希望能買下這家餐廳,卻遭席林夫婦拒絕,於是維納斷然決定離開。 阿德里亞接掌主廚重任,這一年,他才二十五歲。 席林夫婦十分擔心餐廳的未來,於是決定趁餐廳冬季休息期間,把這位對法國料理文化所知有限的新任主廚派去法國特訓。一九八七年,阿德里亞來到法國尼斯(Nice),參加超級名廚馬克西姆(Jacques Maximin)於內格雷斯科酒店(Hotel Negresco)錢特克勒餐廳(Le Chantecler)舉辦的示範教學。馬克西姆是第一個在酒店內獲得米其林兩星的廚師,當時有人打趣的說:「假如他不用負責客房服務的話,可能早就獲得三星的榮耀。」據說錢特克勒餐廳菜單上的每一道食譜,都是馬克西姆的創意,而且他每年都會更換菜單,這是阿德里亞從沒見過的事。但真是如此嗎?阿德里亞並不確定,因為馬克西姆的食譜全都是傳統法式料理,無論是燉肉和醃料,或是歐芹醬和松露慕斯。 在馬克西姆示範教學過程中,有人問他:「創意是什麼?」馬克西姆回答:「創意,就是絕不複製。」這句話有如五雷轟頂,喚醒阿德里亞的創造靈魂。 說穿了,阿德里亞過去在鬥牛犬餐廳做的事,其實就是複製。他之所以來到尼斯,原本也只是想帶回更多可複製的食譜而已。對來自巴賽隆納市郊的阿德里亞而言,模仿法國烹飪大師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他的成長背景中,所謂的烹飪就只是做一些家常便飯。 然而馬克西姆關於創造的一番話,卻意外解放了阿德里亞。因為對他來說,相較於複製,保持原創性反而是相對容易的事!這樣一來他就不用從頭學習法式料理,只需要從家鄉汲取靈感即可。這也意味著,若想要成為像馬克西姆一樣偉大的廚師,就要重新去發現自己,傳達他在加泰隆尼亞的美好食物體驗,讓其他文化背景的人也能體驗從未經歷過的飲食之美。 因此,當阿德里亞從尼斯回家鄉之後,他立刻丟掉高級料理食譜,開始重新想像經典的加泰隆尼亞醬汁,大膽採用小龍蝦卵、沙丁魚等過去不會出現在高級料理菜單上的食材,創造全新的美食想像。他的創造工作自然也繼承起加泰隆尼亞傑出藝術大師們富於想像和顛覆性的傳統,諸如超凡脫俗的建築師高第(Antoni Gaudí),或是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米羅(Joan Miró)和達利(Salvador Dalí)。 隨著阿德里亞不斷精進,他的廚房陣容也漸漸成長為一個熱情洋溢的加泰隆尼亞家族。一九八○年代末,他的弟弟艾伯特加入行列。艾伯特十五歲時輟學來到哥哥的廚房工作,不久就成為全球最頂尖的糕點師傅之一。安德烈斯(José Andrés)也加入他的廚房。安德烈斯也是在十幾歲時開始接觸廚藝,後來榮獲全美最佳大廚獎,成為美國小盤料理(small plate)的先驅。 一九八○年代末期,科學正式走進高級料理廚房。牛津大學物理學家庫爾蒂(Nicholas Kurti)和法國物理化學家提斯(Hervé This)開始每年在義大利埃里切(Erice)舉辦﹁分子與物理料理研討會﹂,並吸引布魯門索(Heston Blumenthal)和加尼葉(Pierre Gagnaire)等名廚前來。阿德里亞指出,他不曾參與過這類會議,而且直到二○○○ 年代中期之前,也沒有任何科學家在他身邊工作。然而他在一九九○年代的許多發明,都與分子料理如出一轍,這是他經由直覺和反覆試驗而獨立創造出來的成果。 (本文摘自《哈佛創意美學課:鍛鍊商業美學力打造改變世界的暢銷商品》/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大衛‧艾德華斯 創造者、作家和教育家。任教於哈佛大學,同時也是法國巴黎和麻州劍橋「實驗室」(Le Laboratoire)的創辦人。作品橫跨藝術和科學領域,並在國際媒體上占有重要地位,是國際藝術科學運動的核心人物。目前與妻子和三個兒子定居在美國波士頓。 【譯者簡介】 許玉意 清華大學中文系學士,任職出版社多年,負責商管書編輯,現專事翻譯。

  • 蔡英文總統520就職 全球47國、263政要恭賀

    蔡英文總統520就職 全球47國、263政要恭賀

    總統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今天宣誓就職,外交部統計,截至本日中午為止,共有來自全球47國家及國際組織約263名政要及各界友人以發表聲明、致函、推文及拍攝影片等方式祝賀蔡總統、賴副總統就職。 外交部強調,美國國務卿龐培歐(Mike Pompeo)發表祝賀聲明,讚賞蔡總統帶領民主台灣,堪稱區域及全世界表率;美國國務卿的祝賀聲明彰顯台美關係深厚,意義重大。外交部對友邦及友好國家的政要在我國正、副元首就職之日傳達來自全球的誠摯祝福表達由衷謝忱。 重要友邦政要及領袖祝賀者有: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史瓦帝尼國王恩史瓦帝三世(Mswati III)及總理戴安伯(Ambrose Mandvulo Dlamini)、馬紹爾群島共和國總統柯布亞(David Kabua)、諾魯總統安格明(Lionel Aingimea)、吐瓦魯總理納塔諾(Kausea Natano)、帛琉總統雷蒙傑索(Tommy Rememgesau)、巴拉圭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及副總統韋拉斯格斯(Hugo Velázquez Moreno)、瓜地馬拉總統賈麥岱(Alejandro Giammattei)、宏都拉斯總統葉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ández)及副總統阿瓦雷茲(Ricardo Antonio Álvarez Arias)、貝里斯總督楊可為(Sir Colville Young)及總理巴洛(Dean Barrow)、海地總統摩依士(Jovenel Moise)、尼加拉瓜總統奧德加(Daniel Ortega)及副總統穆麗優(Rosario Murillo)、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總督席頓(Sir Tapley Seaton)及總理哈里斯(Timothy Harris)、聖露西亞總督史納克(Sir Emmanuel Neville Cenac)及總理查士納(Allen Chastanet)、聖文森總督朵根(Susan Dougan)及總理龔薩福(Ralph Gonsalves) 等國家元首及政府首長以致函、錄製致賀影片或在社群網站上公開發文等方式表達祝賀。 至於友好國家政要友人祝賀方面,除美國國務卿龐培歐發布聲明致賀外,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聯邦參議院代議長葛萊斯理(Chuck Grassley )及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也分別透過致函、推文或錄製影片方式致賀。其他包括另有來自日本、英國、法國、德國、丹麥、瑞典、瑞士、義大利、波蘭、愛爾蘭、立陶宛、拉脫維亞、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斐濟、印度、印尼、韓國、菲律賓、新加坡、緬甸、汶萊、委內瑞拉、土耳其、科威特等國的政要、國會議員及友我人士,以及歐洲議會(EP)及中美洲統合體(SICA)等秘書長、友台小組主席、議員等人,紛紛透過致函、致電、推特、臉書等不同方式傳達溫馨祝福。 外交部對於各國元首政要、國會議員及友人對我國蔡總統及賴副總統的真誠祝賀表達由衷感謝。我國政府期盼在既有的堅實友好的基礎上,持續與各國深化各領域的密切合作關係。

  • 中職》味全龍擴編選秀要挑誰 葉總鬆口缺捕手

    中職》味全龍擴編選秀要挑誰 葉總鬆口缺捕手

    味全龍隊正積極展開回歸中職的腳步,依中職規章規定,新球團可從年底擴編選秀,在原四球隊保護名單外挑選球員補強戰力,總教練葉君璋對此事守口如瓶,不過鬆口目前球隊「捕手較不夠」。 味全龍9、10日在嘉義市立棒球場與澳職阿德雷德巨人隊進行交流賽,賽前葉君璋受訪時表示,這支新生的年輕龍將對於能與外隊交流感到很興奮,並說有不少球員都非常有潛力,例如洪瑋漢、劉基鴻、徐若曦、曾傳升等人,還說「講2分鐘都講不完」。 而依中職規定,味全龍可從擴編選秀中,最少從各隊30人保護名單,以及2018、2019年新選進球員外,選1名球員,並支付原球團每名球員300萬元權利金。 葉君璋表示雖然球團有在考慮的人選,不過不方便透露,但目前龍隊捕手僅有全浩瑋、魏全、牛塏曄等3人,投手卻多達17人,捕手戰力吃緊,讓葉總還笑說,「偶爾還有衝動想自己下去捕」。葉總鬆口目前捕手較不夠,不過也不一定會從擴編選秀中補強。

  • 澳洲阿德雷德巨人隊參訪嘉義市城隍廟

    澳洲阿德雷德巨人隊參訪嘉義市城隍廟

    味全龍VS澳洲阿德雷德巨人隊的「巨龍抵嘉.台澳大戰」交流賽,9日在嘉義市立棒球隊開打,澳洲球隊8日抵達桃園機場後,直奔國定古蹟嘉義市城隍廟參訪,城隍廟董事長賴永川熱情接待,球隊入境隨俗參拜城隍爺神尊,並參觀匾額、神轎等文物。  城隍廟支持嘉義市政府復興嘉義市棒球運動、推動本市五級棒球運動,贊助提供國小、國中及高中學生9日及10日台澳棒球賽入場門票2000張,以期為復興棒運打響第一炮。  澳洲阿德雷德巨人棒球隊8日上午6時30分抵桃園機場,即由領隊戴維森帶領球隊,首站直奔嘉義市城隍廟,入境隨俗參拜城隍爺(清代縣太爺),認識台灣的宗教信仰文化,了解各神尊的特色,同時,由賴永川董事長陪同祈願城隍爺庇佑球賽順利。  球隊參觀廟內神轎、匾額等百年歷史文物,聆聽古蹟文物導覽解說,對財神殿的摸招財金元寶求財運的民俗信仰大感新鮮,球員開心地撫摸或擁抱金元寶。  嘉義市是棒球原鄉,1931年在甲子園揚威樹立了KANO精神,帶動全台棒球熱,中華職棒創始球隊味全龍復出後選擇在嘉義市立棒球賽首辦國際交流賽「巨龍抵嘉.台澳大戰」,由總教練葉君璋、教練黃煚隆、張泰山等率領新生味全龍,對戰澳洲職棒聯盟阿德雷德巨人隊。

  • 土耳其民兵要庫德婦女戴黑紗 遭到強烈抗議

    土耳其民兵要庫德婦女戴黑紗 遭到強烈抗議

    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co)報導,敘利亞北部阿夫林(Afrin)在今年3月被土耳其所佔領,目前由親土耳其的民兵在管理,這些民兵命令當地的庫德婦女必須服從伊斯蘭傳統教法,外出衣著必須穿上全套黑罩袍(niqab)以遮住面孔與身體,這引起長年堅持「世俗化」的庫德民眾憤怒與抗爭。土耳其軍警連忙取下海報,並宣稱該命令並不是土耳其決定的,但是這已是土耳其與庫德族的新一輪衝突。 在去年底,IS伊斯蘭武裝集團崩潰,原本的反恐聯軍又各有盤算,其中土耳其立即發動代號「幼發拉底之盾」的武裝侵略,攻打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為主幾處城鎮,其中主要目標就是阿夫林,土軍於今年3月攻破庫德族防線佔領,庫德軍轉移到美軍留守的曼比季。然而也有許多庫德族人決定留下,他們相信自己仍然會有尊嚴與安全,聯合國稱估計有143,000庫爾德人留在飛地。然而親土耳其民兵似乎是傳統伊斯蘭教義派,他們看不慣主張伊斯蘭世俗化的庫德族生活方式,特別是庫德婦女其日常生活與言行,是相當自由且開放的。 46歲的老師古麗斯坦(Gulistan)說,她平時生活都穿牛仔褲,然而在土耳其軍來了以後,現在走到街上竟然會有陌生人對她罵粗俗的話,包括「妓女」、「無信仰者」、甚至還有「阿薩德走狗」、「什葉派」等字眼,她聽的實在莫名其妙。她說:「所謂的戴頭巾運動,目的是迫使婦女留在家中,婦女不能參加公共生活。」 她說,niqab罩袍是一種社會習俗,而不是宗教習俗,也不屬於庫爾德傳統的一部分。 控制阿夫林的民兵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屬於阿拉伯人,他們是被敘利亞阿薩德政府軍趕出東古塔,向北移動到庫德人聚集區,據報告這些民兵約有35,000人。 65歲的巴夫米斯托(Bave Misto)是一名農民,他證實庫德人正面臨放棄世俗化生活的壓力。他的家庭是少數留在當地的家庭,目前大約有100戶,而入侵前的庫德家庭約有600戶。 米斯托原本擁有橄欖樹和櫻桃樹為主的田地,但是現在他已無法照顧了,阿拉伯民兵告訴他,田地裡有大量的庫德工人黨(PKK),很不安全,所以不能開放,他對此說感到懷疑,因為民兵正在他的果園裡放牛。 除了阿拉伯民兵,另外還有與土耳其結盟的「自由沙姆人伊斯蘭運動」((Ahrar al-Sham),他們佔領阿夫林為王,並且向住在該地的庫德人索討租金。 前段提過的女老師古麗斯坦說,居住在阿夫林的庫德人可說是過得風雨飄搖,因為他們受到各派系的民兵組織擺佈。比如她的叔叔開的一家雜貨店,經常被民兵剝削,報警也沒有用,民兵反而會打他。還有一件事,她的一名鄰居三週前遭到綁架,為了贖回,只能向民兵交出50,000美元的贖金 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SOHR)證實,敘北民兵派系之間經常搶劫和戰鬥,已有一名庫德官員遭到酷刑致死。 雖然庫德人民保護部隊(YPG)多次發起了零星的游擊戰爭,但土耳其入侵後,局勢已經不大可能逆轉。

  • 《全球星期人物》優雅聰慧卻飽受批評 敘利亞第一夫人艾斯瑪阿薩德

    全世界高峰會場合上,除了嚴肅硬性的領袖互動外,各國的第一夫人,同時也是外界關注的嬌點;而夫人們的表現,也被視為代表國家軟性形象的一塊。但對於敘利亞第一夫人艾斯瑪阿薩德(Asma al-Assad)而言,擁有優雅聰慧的外型的她,被支持者譽為「沙漠玫瑰」,卻飽受西方媒體批評。公開形象類似鄰國網紅約旦拉尼婭王后(Queen Rania)的艾斯瑪,到底有著怎樣的背景,才會遇上小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並成為敘利亞掌權家族的一員。 現年42歲的艾斯瑪,出生於英國倫敦,父母都是出身於霍姆斯(Homs)的敘利亞裔遜尼派穆斯林,父親是倫敦知名的心臟病專家、母親則是一名退休外交官。家境優渥的她,從小在倫敦阿克頓地區(Acton)長大,在當地的一所英國國教會學校上學,申請進入名校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就讀,取得電腦科學與法語文學雙學士學位。 在英國唸書期間,一次聚會上結識了年輕的小阿薩德,這名身高190公分、文質彬彬的年輕人,雖然是當時敘利亞總統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次子,但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他,只想穩穩地當一名醫生。當時的她曾任職於德銀(Deutsche Bank)與JP摩根等投資銀行,2000年前往敘利亞旅行的她,才在家人朋友的介紹下,真正和小阿薩德走在一起。 而因為兄長巴西爾(Bassel al-Assad)車禍身亡,被父親緊急召回國內準備接班的小阿薩德,在父親於2000年去世後,成為敘利亞新任的統治者。艾斯瑪也在這年從英國搬回故鄉,正式成為阿薩德的妻子,也開啟了18年「意外」的第一夫人生涯,兩人育有三名子女,分別是Hafez,Zein和Karim。 敘利亞居民多為伊斯蘭教徒,74%屬於遜尼派(Sunni),但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是敘國什葉派(Shia)的分支派別,僅佔全國人口13%,卻掌握國家武力和政府機器。自從小阿薩德上台後,擔心人數眾多的遜尼派奪權,多次以武力打壓和猜忌。小阿薩德的強勢鎮壓與不信任,讓眾多遜尼派信徒的怒火愈燒欲旺。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連環爆發後,許多城市從大規模抗爭演變為反抗軍,怒火變成了戰火,連綿燃燒至今未熄。 陷入內戰的敘利亞,讓小阿薩德與艾斯瑪成為歐美媒體和輿論的攻擊目標。戰爭開打一年(2011)後,曾被報導說,她已帶三個孩子出國躲避內戰,現在居住於倫敦;更經常被指責生活奢華浪費,從不體恤國內動盪局勢和人民的痛苦。對於諸多指責,艾斯瑪也經常接受專訪,或透過社群媒體反擊,表現出她堅毅與親民的形象,試圖為敘利亞阿薩德家族拉抬更多的聲望與支持。 如今美俄再次因為阿薩德政權對立,情勢持續不樂觀,聯合國(UN)也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艾斯瑪與夫婿如何收拾「殘局」,讓這個千年古國重新回到穩定、康樂與和平,恐怕才是她與阿薩德未來真正最大的難題之一。

  • 七年內戰無止盡 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做錯了什麼?

    傳出敘利亞政府軍,再次對手無寸鐵的平民使用化武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突然在昨日上午宣布,聯手英、法兩國軍隊空襲敘國。也讓打了七年多內戰、國土上早已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再一次成為了世界焦點。 但為何本應風平浪靜的敘利亞,會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起,變成繼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中東第三個「爛攤子」?敘利亞究竟為了什麼,讓這個擁有千萬人口的古老國度,被迫每天面臨恐懼和死亡威脅? 二戰前本是法國「保護地」的敘利亞,於1944年自行宣佈獨立。1967年與以色列開戰後,邊境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遭到以軍佔領,讓時為國防部長的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有機可趁,於1970年發動政變,成為敘國實際統治家族至今。後因長子巴西爾·阿薩德(Bassel al-Assad)意外驟逝,本業為醫師的次子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被從英國召回,並於2000年父親病逝後,接掌敘利亞大權到今天。 敘利亞居民多為伊斯蘭教徒,74%屬於遜尼派(Sunni),但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是敘國什葉派(Shia)的分支派別,僅佔全國人口13%,卻掌握國家武力和政府機器。自從小阿薩德上台後,擔心人數眾多的遜尼派奪權,多次以武力打壓和猜忌。 小阿薩德的強勢鎮壓與不信任,讓眾多遜尼派信徒的怒火愈燒欲旺。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連環爆發後,許多城市從大規模抗爭演變為反抗軍,戰火捲入更複雜的國際關係,讓伊朗、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以色列等國也成為「關係人」之一,讓這把火始終無法熄滅。 本是宗教和意識形態對立的兩方,逐漸成了權力之爭,但真正讓敘利亞內戰更加複雜且難以收尾的,卻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從伊拉克到敘利亞,讓這個古老國度出現了「三強鼎立」的局面:政府軍與反對派廝殺、政府與反對派又分別打擊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帶入眾多「不定時炸彈」的聖戰士和極端條款,介入外國勢力在幫忙剿滅伊斯蘭國同時,依然呈現支持政府或反對派的對立局面,極為複雜的排列組合,最終讓大批平民身受其害。 多次的和平會談,儼然都成為「拖延時間」的戰術,雙方都不願退讓的情況下,敘利亞的局面仍然屬於零和局面。拉攏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的阿薩德政府,與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英、美和法等國支持的反對派勢力,似乎讓敘利亞重現當年冷戰期間的「代理人戰爭」。 最可憐且無辜的、莫過於敘利亞的平民百姓,從 2011年內戰爆發,有超過 400萬人被迫逃出家園,流離失所的多半是婦女和孩童,這也是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造成鄰近的約旦、黎巴嫩等國,也受到這波難民潮衝擊。在境內逃離戰火的百姓則高達700多萬人,七年多的戰火也讓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制度崩潰,許多古老大城如霍姆斯(Homs)、阿勒坡(Aleppo)和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都遭到嚴重毀壞,生存成為敘利亞人每日最大的挑戰。 如今美俄再次因為阿薩德政權對立,情勢持續不樂觀,聯合國(UN)也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希望這添加的「戰火」,真的如川普所言「一次而已」。但恐怕敘利亞內戰的這盤棋,短時間內仍無法完結。

  • 沙國王儲不擔心敘總統親近伊朗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表示,他不擔心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繼續掌權,因為他不認為阿薩德會執行親伊朗政策,論點與以往沙烏地阿拉伯要求阿薩德下台的說法不盡相同,後續國家政策是否轉彎值得留意。 沙烏地阿拉伯是阿拉伯半島上最大的遜尼派國家,伊朗則是全球最大的什葉派國家,阿薩德也是什葉派,因此沙烏地阿拉伯素來跟伊朗與阿薩德政權不合。 然而薩爾曼在接受美國《時代雜誌》(Times Magazine)採訪時,卻說;「巴沙爾持續在位,但我相信讓伊朗在敘利亞為所欲為,並不符合阿薩德的利益。」 此外儘管川普宣稱美軍很快就要離開敘利亞,但薩爾曼表態,希望美軍留下,他說:「我相信美軍應該留下來,假如不是長期,至少是中期。」

  • 阿拉伯之春7年 民眾苦如寒冬

     2010年12月,突尼西亞爆發爭取民主的遊行示威運動,隨後一個接一個阿拉伯國家爆發類似運動,被稱之為「阿拉伯之春」。然而7年過了,這其中大多數國家的民主進程依然極其有限,甚至有些國家民眾的生活反而進一步惡化,阿拉伯之春沒真的來臨,來的似乎是「阿拉伯之冬」。  大多數阿拉伯國家領袖面對民眾示威時,多半拒絕推動重大改革,雙方堅持己見之下,往往導致內戰爆發,包括葉門、利比亞和敘利亞。而在此同時,聖戰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趁機崛起,使民眾生活進一步受到衝擊。  儘管阿拉伯之春爆發後,如今5個國家的獨裁者,僅剩1人還掌權(敘利亞總統巴夏.阿塞德),2人死於非命(葉門前總統薩利赫、利比亞領袖格達費),1人形同被軟禁(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1人出亡(突尼西亞前總統班阿里)。但幾十萬平民喪生,百萬人成難民,這其中葉門和敘利亞內戰至今仍看不出有終結跡象,而由於各個外國勢力的介入,衝突各造更不易達成可持久的和平協議。  而美國的角色尤其弔詭且前後不一,以埃及為例,一開始歐巴馬表態支持讓掌權30年的獨裁總統穆巴拉克下台,於是埃及舉辦民主選舉,選出伊斯蘭派穆爾西當總統,但之後軍方政變將他趕下台時,美卻未強力反對,如今反而全心支持曾在2013年強力鎮壓異議者的獨裁總統席希,這樣作法讓其很難再自稱支持民主。  美國後來發現不計代價把獨裁者趕下台,後果可能很嚴重。歐巴馬就承認利比亞的悲劇是他任內的一大錯誤。因為格達費被趕下台後,包括IS在內各地叛軍的出現,造成民眾流離失所,鼓勵推翻獨裁者,反而讓當地民眾生活過得更苦。甚至原本民主有一定水平的土耳其也倒退了。因此歐美逐漸形成在中東推動民主化可能無用的共識,美國發現自己很難讓當地穩定,反而俄國在撐持敘利亞政權上發揮極大作用。

  • 《全球星期人物》 意外繼承王位 敘利亞「醫生」總統小阿薩德

    《全球星期人物》 意外繼承王位 敘利亞「醫生」總統小阿薩德

    從父親老阿薩德(Hafez al-Assad)在1970年發動軍事政變起家,執掌敘利亞大權至今47年的強人阿薩德家族,目前的領導人小阿薩德(Bashar al-Assad)近日再因境內發生化武攻擊,再次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這位當年因兄長車禍身亡而意外繼承「王位」的醫生總統,究竟是如何引發國內反對派不滿,讓這個文明古國陷入長達5年(或更長)萬劫不復的內戰至今,他與父親又是如何統治這個國家,都將在此文中一一剖析。 現任敘利亞總統小阿薩德,全名巴沙爾·阿薩德,是已故前總統哈菲茲·阿薩德次子,出生於1965年的敘國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擔任國防部長的父親於1970年發動軍事政變,成為敘利亞的獨裁統治者。大學期間習醫並進入軍醫院職業,1992年遠赴倫敦學習,並結識和迎娶妻子阿斯瑪(Asma al-Assad )。身為次子的他,其實對政治並無太大興趣,但老天爺卻開了他一個大玩笑。1994年其兄長巴西爾·阿薩德(Bassel al-Assad)因車禍身亡,被父親緊急召回國內準備接班,進入霍姆斯軍事學院訓練成軍官,並成為父親身旁的高階顧問,意外成為接班人。 老阿薩德於2000年病逝,敘國國會更為他修改憲法,讓巴沙爾能以34歲之齡當選總統並順利接班。曾提出社會與經濟改革的他,卻因為擔心人數眾多的遜尼派(Sunni)奪權而長期以武力打壓。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是敘國什葉派(Shia)的分支派別,僅佔全國人口13%,卻掌握國家武力和政府機器,大力鎮壓佔74%的遜尼派民眾,引發遜尼派的憤恨與怒氣。怒氣在2011年正式引爆,從多城市大規模抗爭衍生為長期的內戰,讓敘利亞幾乎成為「悲劇」的代名詞。 現年51歲的巴沙爾·阿薩德,與妻子阿斯瑪育有3名子女,從2000年接掌總統權力後,於2007和2014年通過「民主選舉」順利拿下八成以上選票連任至今,但歐美媒體與敘國反對派對這兩場選舉普遍表示完全不信任的態度,不僅缺乏公正性,更被拍到官方對選舉進行作票的行為。他為了緊抓自己的權力,延續父親的政策,以阿拉維派軍方維持政權,並長時間執行緊急狀態法,讓敘利亞的政治局勢持續緊張至今。 多災多難的敘利亞,除了內戰持續延燒外,這兩年更受到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衝擊,造成國內難民被迫長途跋涉至歐洲、土耳其等地避難。而在多國聯手剷除伊斯蘭國後,本於去年在聯合國(UN)斡旋下達成停火和平協議,如今又再爆出化學武器攻擊,無論幕後兇手是誰,無辜民眾與兒童牽連死亡的畫面流傳全世界,都令外界感到心痛和憤怒。美國新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更於7日上午對敘國軍方發射60枚巡弋飛彈以示警告,讓敘利亞的和平前景恐再次破滅。

  • 德官員:柏林恐攻嫌犯早已遭調查

    德國地方官員葉格(Ralf Jaeger)今天說,因柏林本週卡車衝撞致死案而遭通緝的1名突尼西亞男子,早已因策劃攻擊而遭反恐官員鎖定。 北萊因─西發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內政部長葉格說,這名媒體稱為安尼斯(Anis)或阿邁德(Ahmed A.)的男子早已是調查目標,他涉嫌準備「對該邦採取嚴重的暴力行動」。 葉格在記者會中透露,德國反恐官員已針對此人交換情報,最近1次是在11月間。據悉此人與伊斯蘭激進分子有關,此時警方正搜捕這名20多歲男子。 德國聯邦內政部長德梅齊埃(Thomas de Maiziere)稍早曾說,警方現正搜捕的這名嫌犯「只是1名嫌犯,不一定就是行凶者」。發生在19日的凶案造成了12人喪生。 葉格說,德國6月間已拒決給予這名突尼西亞男子庇護。此人最初在2015年7月抵達德國,但當時德方無法將他遞解出境,因他宣稱,他沒有相關證件。1051222

  • 聯合國官員:阿勒坡東部恢復疏散民眾

    在敘利亞的聯合國官員告訴路透社,延宕3天後,阿勒坡東部反抗軍掌控地今晚已恢復疏散行動。 這名官員透過電子郵件表示,疏散行動持續當中,巴士與救護車正駛離阿勒坡東部,並另指出第一批民眾於大約晚間11時(台灣時間今天凌晨6時)離開。 至於伊德利布省(Idlib)附近兩個什葉派村莊富阿(Fuaa)和凱夫拉雅(Kafraya)受困居民的同步撤離行動,這名官員目前並無訊息。1051219

  • 阿勒坡敗退 敘利亞反軍推翻政權夢碎

    敘利亞阿勒坡戰役隨政府軍攻入而告終,外流圖片顯示,這座有4000年歷史的城市嚴重毀損的情狀令人心碎。反抗軍曾夢想推翻阿塞德政權,現在須面對全盤戰敗的可能。 英國「每日郵報」網站(MailOnline)一系列影像可見阿勒坡(Aleppo)城裡奧米亞大清真寺(Umayyad Mosque)成一片廢墟,大清真寺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和他的俄羅斯、伊朗、加上區域什葉派民兵的軍事聯盟戰勝,理論上已宣告阿勒坡戰役告終。 親政府軍和反抗軍間達成停火協議,原訂今天疏散城裡平民和反抗軍戰士。然而又再傳砲轟,效忠阿塞德的部隊被控食言。 阿勒坡陸續傳出連串殘酷的平民遇害事件,法國駐聯合國大使德拉特(Fracnois Delattre)說,這是「21世紀最嚴重的人道悲劇,正在我們眼前上演」。 阿勒坡居民自拍上傳影片,描繪遭圍城的阿勒坡內部慘狀,有人還說:「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段影片。」 居民艾希卡(Salah Ashkar)在影片中請求外界介入,終結在阿勒坡的殘酷戰事,他對著相機說:「請爭取時間,請支持阿勒坡。」 教師阿罕多(Abdulkafi Alhamdo)在影片中說:「我們不求什麼,只要自由。」 醫師納斯爾(Al-Nasr)形容目前情況像「世界末日」。 這些影片組成「死亡公佈欄」對外呼籲,在政府部隊進攻入城橫掃之際,救救阿勒坡。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阿勒坡是敘利亞第2大城,同時是關鍵的經濟樞紐。反抗軍2012年駛進阿勒坡東區時,希望可掌控整座城市,在此建立權力中心對抗大馬士革政權。 反抗軍丟失阿勒坡後,從此在國內不再擁有具重大戰略意義的地區,也不再擁有迫使政府談判的真正籌碼。(譯者:中央社羅苑韶)1051214

  • 裝葉克膜32天 敗血症婦奇蹟恢復

    裝葉克膜32天 敗血症婦奇蹟恢復

    台中市李姓婦人今年3月間因流感導致嚴重敗血症,送醫時肺部大片浸潤,經裝設32天葉克膜並逐步治療,昏迷了42天的李婦逐漸恢復健康,院方指出,葉克膜裝設16天以上容易出現感染、器官衰竭等併發症,但持續監控病例及治療,才讓她度過難關。 李婦的女兒表示,母親2月間出現咳嗽等流感症狀,到診所拿藥吃,沒想到後來病情急遽惡化,出現呼吸窘迫、無法起身等情況,趕忙送到急診救治,當醫生說要裝葉克膜時,家人心中都很緊張,但抱著「試一試」的心理,終於順利救回母親。 林新醫院急重症部主任林明輝說,在澳洲阿弗列德醫院服務8年,照顧過數百名葉克膜患者,深知裝上葉克膜後才是挑戰的開始,3月1日李婦入院那天,也是他從國外返回台灣後的第一天上班,接獲通知有病患要裝葉克膜,一開始以為是開玩笑。 林明輝說,一般葉克膜裝設16天後就容易出現感染等併發症,李婦裝了32天,期間發生過感染、腎衰竭與凝血問題、血栓情況,但透過經驗與持續性觀察、立即治療,幫助她度過難關,現在李婦已能坐起、自行喝水並接受復健,逐步恢復健康。

  • 葉門交戰團體同意4月10日停止戰鬥

    聯合國特使阿邁德(Ismail Ould Cheikh)今天說,葉門各交戰團體已達成協議,將從下月10日午夜開始停止敵對狀態,並且從下月18日開始在科威特舉行和平談判。 過去已有數次嘗試化解衝突,但都失敗。這項衝突已導致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成為地區性敵人,並且引發人道危機。葉門是阿拉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 阿邁德在紐約告訴記者:「這真的是我們最後的機會。葉門戰爭必須停止。」 他說,沙國已「完全承諾確保再度舉行和談,特別是在停止敵對上支持我們」。(譯者:中央社簡長盛)1050324

  • 沙烏地伊朗衝突 解讀各國立場

    沙烏地伊朗衝突 解讀各國立場

    沙烏地阿拉伯2日處決47名囚犯,其中包括什葉派教長艾尼姆(Nimr al-Nimr),引起伊朗強烈反彈,抗議群眾攻擊沙烏地駐伊朗大使館,世界各國選邊站並呼籲雙方冷靜。 有些國家跟隨沙烏地與伊朗斷交,或是降低與伊朗的關係,有些則呼籲雙方克制將情勢降溫。以下概述各國對沙伊衝突採取的立場。 主要衝突國: 沙烏地阿拉伯—沙國處決什葉派教長後,伊朗境內2處沙國使館被攻擊,沙國因而宣布與伊朗斷交。之後沙國並宣布取消兩國間所有航班。 伊朗—沙國使館被攻擊後,伊朗譴責攻擊者並表示已逮捕嫌犯。但周二伊朗總統魯哈尼以較強硬的言論表示沙國與伊朗斷交無法掩蓋處決什葉派教長的罪行。 支持伊朗的國家或組織: 巴林—巴林這個小國位於沙烏地海岸邊,什葉派佔多數,長久以來依賴沙國支持其遜尼派的領導者。巴林繼沙國後第一個與伊朗斷交並停止航班。該國不斷指控伊朗訓練武裝分子,並意圖走私武器至巴林。美國第五艦隊總部設於巴林。 蘇丹—蘇丹與伊朗斷交並給伊朗外交官兩周時間離境。蘇丹曾向伊朗傾斜,自從產油豐富的南蘇丹脫離該國獨立後,蘇丹就開始向沙國尋求援助。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由七個酋長國組成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表示將減少駐伊朗外交人員數量、召回大使,並僅維持商業關係。雖然支持沙國,但由於長久與伊朗有生意往來,因此僅選擇降低關係,而不是完全停止關係。 科威特—油藏豐富的科威特將大使從伊朗召回,但兩國關係如何轉變仍未知。小國科威特的什葉派與遜尼派和平相處,而且該國是所有波斯灣國家中政治制度最自由的。 約旦—約旦大多數人口都是遜尼派,是沙國在該區的緊密友邦,曾接受沙國金援。約旦政府發言人Mohammed Momani譴責沙烏地駐伊朗使館被攻擊事件。 埃及—埃及外交部長Sameh Shoukry周二訪沙國,譴責沙國使館被攻擊案,並表示伊朗在艾尼姆被處決後的反應是干涉沙國內政。自從埃及軍方於2013年推翻伊斯蘭政黨的民選總統以來,該國就與沙國保持緊密關係。沙國曾提供埃及50億美元金援。 阿拉伯國家聯盟—根據埃及國營通訊社MENA報導,阿拉伯國家聯盟譴責使館被攻擊案,並提醒伊朗不要干涉阿拉伯國家的內政。 調停者: 阿曼—阿曼蘇丹國與伊朗有長久的關係,伊朗與美國的秘密會議就是在阿曼舉行。這些會議促成了各國參與的伊朗核談判。 支持伊朗的陣營: 真主黨—1982年黎巴嫩為了抵抗以色列入侵,在伊朗革命衛隊的幫助下成立了什葉派的政治軍事組織真主黨。真主黨是該地區由伊朗支持的主要組織。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自從80年代以來,伊朗就是敘利亞的一大支持者,在敘利亞的內戰中,伊朗也支持阿薩德政府。沙國則大力支持想要推翻阿薩德政權的組織。 什葉派領導的伊拉克政府─艾尼姆被處決激怒了伊拉克占多數的什葉派,民眾於巴格達以及南部抗議,要求政府與沙國斷交。什葉派領導的政府警告沙國這種處決只會造成更多的毀滅。 其他區域性角色: 以色列—以色列將伊朗視為該區域最大的威脅,原因是由於伊朗的核計畫、伊朗的長程飛彈、伊朗對反以色列武裝組織的支持,以及伊朗不斷威脅將摧毀以色列。以色列對沙國雖無邦交,但兩國卻同樣擔憂伊朗影響力日增。 巴勒斯坦—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在艾尼姆被處決後發表聲明,表示與沙國站在同一陣線對抗“恐怖主義”。在阿拉伯國家中,沙國提供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最多的金援,每年2億美元。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以及其領導者法塔赫(Fatah)組織與伊朗關係緊張,因為伊朗支持巴勒斯坦的敵對組織哈馬斯。 葉門—阿拉伯世界最窮的國家葉門為內戰所苦,沙國領導的多國聯軍支持葉門政府,叛軍胡塞武裝組織(Houthis)背後則是伊朗所支持。 呼籲採取行動的陣營: 聯合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呼籲沙國與伊朗支持並促成敘利亞與葉門的和平,避免緊張情勢升高。 歐盟—由28國組成的歐盟對死刑採反對立場。歐盟抨擊沙國的集體處決,並表示艾尼姆被處決破壞了該國言論自由以及人民基本的政治權力。自從兩國關係開始緊張,歐盟外交政策高級代表就已經與雙方通電話,以避免緊張升高影響整個區域。 美國—白宮呼籲沙國與伊朗不要讓彼此爭端破壞了國際對於調停敘利亞內戰所做的努力。美國歐巴馬總統政府也希望能讓伊朗核協議順利實施。 英國—2011年抗議群眾入侵英國駐伊朗德黑蘭大使館,英國關閉駐伊朗使館並要求伊朗外交官離開英國。去年兩國互相重開使館。沙國是英國主要的外交與經濟友邦,但對於處決事件,英國外交部次長Tobias Ellwood說已對沙國表達了英國的失望。 土耳其—土耳其呼籲沙國與伊朗降溫,並表示中東「已經是火藥桶」,無法承受新的危機。 德國—德國呼籲沙國與伊朗修補關係,同時譴責集體處決以及使館攻擊事件。 俄國—國家通訊社RIA Novosti引述不具名資深外交官發言,表示俄國已準備好做兩國的調停者。俄國是否正式提出調停提議則未明。 本報導作者為美聯社記者Jon Gambrell美聯社撰稿人Aron Heller、Bassem Mroue、Karin Laub、Frank Jordans、Raf Casert、Susannah George、Jill Lawless、Nour Youssef為本報導提供了資訊

  • 沙烏地攤牌 逼美國選邊

    沙烏地攤牌 逼美國選邊

     本月2日沙烏地斬首處決47名人犯,其中包括什葉派教長艾尼姆,立即引起什葉派人民及什葉派主政國家的強力反彈。其中尤以伊朗群眾火攻沙烏地使領館為最,隨之沙國立即與伊朗斷交,翌日巴林、蘇丹跟進,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也降低與伊朗的外交關係層級。這一切看來頗有拉高遜尼與什葉首度直接全面對決的態勢。不過由整個局勢的演進過程來看,此次的攤牌像是在沙烏地的預估和布局之中。深受沙烏地資助支持的埃及,可能亦會有挺沙的動作。沙國此次大動作的目的何在?  沙烏地的目的在重新喚回美國的支持,以平復已嚴重失衡的中東局勢。此失衡乃指俄羅斯堅定支持下的伊朗在到處煽風點火,鼓動各類反動勢力,以求達成區域小霸的地位。伊朗這個目的完成,最大阻力是沙烏地與以色列。伊朗針對沙國自茉莉花革命後數年來,不斷的操控沙國右鄰的巴林及沙國東部省的什葉派族群反抗政府,密謀奪權,支援左鄰葉門內戰的反政府什葉派胡塞青年組織,使沙國必須干預以維本身安全。伊朗為了對付以色列,則提供巴勒斯坦的哈瑪斯及黎巴嫩的真主黨先進武器,南北包夾,自2006年以來與以色列發生數次戰爭,使以色列疲於奔命。  再加上美軍自2011年底自伊拉克撤走後,伊朗趁虛而入,將新的伊拉克什葉派政府納為自己的勢力範圍。伊朗支持的敘利亞什葉派統治者阿賽德原本搖搖欲墜,因俄羅斯開始轟炸名為針對IS實為阿賽德的反對者,情況遂告穩固,伊俄兩國利益更趨一致。在去年7月六強與伊朗達成核武協議前,俄羅斯即枉顧聯合國安理會對伊朗武器禁運的決議,逕售S-300防空系統。12月底為履行核武協議,伊朗選擇將8.5噸的濃縮鈾運往最信任的俄羅斯封存。兩國關係可見一斑。  俄羅斯強力支持的伊朗,其對手是美國不再大力撐腰的沙烏地及以色列。美國如今消極退縮的政策,一如在越戰的失敗,是過深介入伊拉克及阿富汗反恐戰爭的結果,人力、財力大傷而只得到災難的結果。所以歐巴馬總統的中東政策以撤軍為主軸,堅持不再派地面都隊。以致我們會看到2013年9月美國聲稱阿賽德使用化武已越紅線,又忸怩不派兵的尷尬情況。歐巴馬又不顧沙烏地及以色列的反對,勉強爭功與伊朗達成核武協議,後續效應如何,備受爭議。  沙烏地的大動作,說明了中東地區的國際局勢發展仍然是列強扶持力量的對峙。如今已明顯趨於下方的美國勢力,是否因沙烏地的呼喚而重新回頭,實非一蹴可幾,不過至少在大選年提供了反思的機會,也提醒美國莫輕忽了在中東的固有利益及長期盟友。(作者為前駐科威特大使、台大政治系兼任副教授)

  • 中東大聯盟瓦解

    中東大聯盟瓦解

     沙烏地阿拉伯於2016年初處決47名「恐怖分子」,其中43位遜尼派,4位什葉派,包含什葉派教長艾尼姆與蓋達理論家舒瓦力等。處決消息傳出後,伊朗群眾縱火攻擊沙國駐德黑蘭大使館,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哈米尼強調,艾尼姆是「殉難者」,並宣稱沙國政客會面臨「神的復仇」。隨後沙國宣布與伊朗斷絕外交關係,伊朗視同此一處決行動為沙烏地向伊朗宣戰。此一事件的原因與後續效果,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觀察。  在國際因素方面,沙烏地阿拉伯對於伊朗的崛起,漸漸感到憂慮。在葉門與敘利亞的戰役中,什葉派政權或勢力沒有因戰爭被徹底剿滅。伊朗因為與西方在近來的核武談判有初步成果,逐漸重返國際社會。再加上美國對伊朗崛起的漠視,伊拉克什葉派政府大量輸出石油,使油價近期下跌,沙國福利國家的政策漸漸無法維持。  這些因素加總起來,導致沙烏地國內對於什葉派潛在威脅會有過度反應,這顯示在此次的處決中。2015年12月沙烏地已經「間接」向伊朗宣戰,因為沙國國防部長沙爾曼當時宣布,組建的34個伊斯蘭國家反恐聯盟,不含什葉派國家伊朗和以什葉派為多數的伊拉克。如此一來,俄羅斯、伊朗、黎巴嫩真主黨民兵進入敘利亞支持什葉派阿薩德政權之際,沙烏地率領遜尼派國家聯盟在該地區構成強大制衡,與其說是「反恐聯盟」,倒不如說是反什葉派聯盟的大集結。  沙國對什葉派分子處決中,共有43位是因為在2003~2006年間參與蓋達組織在沙國內進行攻擊,其中41位是沙烏地公民。其他4位除艾尼姆之外,3位是參與抗議的年輕人,被沙國宗教法庭以「土匪」定罪,依照伊斯蘭律法,應判死刑,而什葉派在沙國也僅占15%的人口,艾尼姆本身雖是什葉派領袖,但是從未鼓吹「武裝起義」,不過對沙國王室仍如芒刺在背。  2014年共有90人在沙國被處極刑;2015年共有157人,2016年初已經有47人。此種大規模處死的行動,沙國王室欲傳達的訊號非常清楚,「不論是和平抗議或是聖戰攻擊,沙烏地王室的統治不容任何質疑;對恐怖分子或罪犯,絕不手軟。」因此除教派之爭的國際與區域因素外,此次的處決,沙烏地王室最主要的考量,是其國內安全與統治正當性受到威脅,而非教派之爭。  在伊朗保守的宗教強硬派,原本懼怕西方因取消對伊朗經濟制裁後,國家會朝開放路線前進,更容易受到西方影響,因而刺激伊朗的青年世代求新求變的渴望。在此背景之下,沙烏地的處決行動,在原本已經充滿伊斯蘭遜尼與什葉派宗教信仰衝突的中東,無疑是火上澆油的舉動,成為伊朗宗教保守派操作的槓桿。  除伊朗之外,在伊拉克、巴林等什葉派多數的國家,已經引起當地許多民眾的憤怒。聯合國去年12月通過《敘利亞和平近程決議》後,原本有希望出現的中東大聯盟,可能因此頓時土崩瓦解,伊斯蘭兩大教派的衝突將越來越激烈,後續的效果可能使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各自強化支持在敘利亞與葉門的代理戰爭。  (作者為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