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諾德弗萊德曼的搜尋結果,共02

  • 敦厚老師被當戀童淫魔 認罪反致愛子判刑自責輕生(下)

    敦厚老師被當戀童淫魔 認罪反致愛子判刑自責輕生(下)

    上流學區良師阿諾德弗萊德曼與其次子傑西,被控為性侵家教班幼小男童的禽獸,引發舉國譁然,審判過程中早有人按耐不住怒火,直接找上弗來德曼家,威脅私刑處理,然卻沒人知道,在檢警口中罪證確鑿的這起侵犯兒童案,幾乎沒有任何直接的物證… ‧警方採證方式惹疑 被害者失憶強榨證詞? 警方調查方面,他們在確定阿諾德持有兒童色情刊物後,開始對他的家教學生進行調查,發現受害對象都是國中以下男童,有孩子表示個別性侵被作為一種懲罰,他們「不乖」就被阿諾德及傑西帶到廁所侵犯,其他時候則是將猥褻及性侵當作課堂遊戲,例如裸體玩弗萊德曼父子自創的「青蛙跳」,孩童被輪流玩弄,然弔詭的是,多年後家教學生們接受採訪,說詞兩極,一些人將受害內容說得宛若人間煉獄,然卻也有不少同學表示課堂上完全沒這回事,還讚福萊德曼父子個性溫和、教學有趣,根本良師楷模。 ‧女記者搶得獨家 受害兒童靠想像編證詞? 在一片媒體報導中,唯有一人信服弗萊德曼父子可能無辜的說法,她是過去採訪過無數性侵案的女性記者,女記者受訪時透露,當時該案檢警在幾乎零物證的情況下,靠著兒童口供判弗萊德曼父子有罪,也調查出警方使用引導式問句替男童們做口供,這是調查大忌,因為人性常有為討好正義代表、高權勢人士而修正個人記憶的慣性,尤其價值觀還在確立中的孩童,且有家長表示,當他們與孩子長談後,確認小孩非受害者時,遭到其他家長指責排擠,最後屈服於各方壓力,才要求孩子做出不利於弗萊德曼父子的證詞,甚至有一名受害男童坦承,自己當年說的首次遭性侵的口供,是被爸媽帶去催眠才得來的,他從小時候到現在,對此完全沒記憶,而這名男童的證詞,引發了對阿諾德近40項性侵指控。 ‧阿諾德崩潰認罪 求換「唯一心願」 而事發後,阿諾德家出現重大分歧,在大衛拍攝的家庭影帶中,清楚看見三兄弟百分之百支持父親的清白,然母親卻完全偏向家長、社會輿論那一方,責怪丈夫做歹拖累兒子傑西,在弗萊德曼太太宣告要離開丈夫後,阿諾德完全喪志,一改深信沉冤終將得雪的正向態度,還被太太說服認罪好換取傑西逃過一劫,沒想到這個決策大錯特錯,因為阿諾德認罪,讓傑西的審判完全得不到陪審團的理解,連認罪協商都不成,最終遭判重刑,然這不是案件的唯一翻轉。 ‧最大逆襲!阿諾德自白「受控的戀童癖」 沒想到案件訴訟過程中,阿諾德突然寄給女記者兩份自白,坦承自己有戀童癖,因父母離異,他與弟弟、母親相依為命,多年來同睡一房,13歲時,母親把交往的男性帶回家,就在他們身旁與男人親密,而阿諾德正處於對慾望萌芽的青春期,於是將8歲的弟弟當作洩慾對象多年,直到即將成年,驚覺自己仍只對男童有慾望,自覺不妥,抱著矯正、彌補心態,他試著與女性交往、娶妻生子,但在孩子出生後此傾向仍未改變,阿諾德擔心自己對兒子們出手,於是求助醫生,一直持續著療程,在醫生的監控下控制特殊性癖,強調雖靠著閱讀男童色情讀物來紓解慾望,但從未碰過任何學生。 ‧阿諾德無力回天 忍蹲苦牢滿2年自我終結 只是事件見光後,社會、媒體與執法單位對他的成見已經無力回天,阿諾德最後悔無法保護傑西,入獄後他為避開保單上「受保初始2年內自殺不給付」規定,而忍耐牢獄生活,過了期限後,阿諾德因O.D(藥物過量)過世,推測是輕生,留下了250萬美元的高額保金給傑西「重新開始」,如今傑西出獄,跟再婚的母親重建關係,大衛則成為自由藝人,是紐約最受歡迎的小丑,至於小兒子則從頭到尾不參與紀錄片,搬到遠離家鄉的地方生活,《捕捉弗萊德曼家族》入圍2003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敦厚老師被當戀童淫魔 定罪全因「不記得的性侵」(上)

    敦厚老師被當戀童淫魔 定罪全因「不記得的性侵」(上)

    判決出爐就等於得出真相嗎?80年代美國某上流地區發生一起男童集體性虐案,嫌犯是執教超過30年的當地教師阿諾德弗萊德曼,次子傑西則被指為共犯,多年後此案被導演Andrew Jarecki拍成紀錄片,還入圍了奧斯卡,然離奇的是,眾人看完此片不是恍然大悟,而是一致對判決結果產生空前的困惑… ‧私人影帶佐證 弗來德曼家族吐心聲 紀錄片《追捕弗萊德曼家族》以真實案件佛萊德曼父子猥褻男童事件為基礎,特別的是,除了已逝的阿諾德沒親自入鏡外,阿諾德家大哥大衛、嫌犯傑西甚至弗萊德曼太太都現身說法,連他家的私人家庭影像都被當作「證據」收錄,當年大衛拿攝影機記錄下從案發到父親、弟弟入獄期間,家人的相處及個別行為、想法,導演更找到數名被害者、主事警察受訪,試圖呈現事件全方位角度,然卻發現離真相越來越遠。 ‧上流社區敦厚良師 私藏男童色情讀物 阿諾德弗雷德曼是知名大學出身的高知識份子,畢業後他在長島的富裕上流區當學校老師,課後加開鋼琴、電腦家教課程,本身育有三個兒子的他,是眾人皆知的良師慈父,執教30年來受到家長們完全的信任,然1984年,警方攔截到一個從荷蘭寄給阿諾德的可疑包裹,裡頭裝著以青少年、男童猥褻圖文為主題的限制級雜誌,在保守的年代,這讓執法單位警鈴大作,認為他很可能對孩子們不利。 警方擔心打草驚蛇,出手相當小心,先是扮成郵差送件,直到阿諾德簽收、確定是他等待中的包裹後,才帶著搜索令重返他家搜查,阿諾德原本對收受限制級包裹打迷糊仗,直到警方說出「假郵差陷阱」,他才承認,但表示僅持有一本,然警方卻在他工作室的角落,起出多封與「荷蘭同好」的交換通信及大量戀童癖取向圖書,在上銬帶走阿諾德時,他的大兒子大衛回家撞見這幕,歇斯底里阻擋警方及媒體拍攝,甚至一度將內褲戴頭上,好轉疑眾人注意力,而讓他更崩潰的是,警方不但帶走爸爸,還把他弟弟傑西一併逮捕,理由是警方已先行取得部分證詞,指稱擔任課堂助教的傑西為共犯,在性侵男童時甚至使用了暴力脅迫。 而此案第一時間被媒體曝光,不僅孩童家長驚愕,全國民眾都感到憤怒,全案審判從頭至尾都被報導並且受到高度關注,也讓民眾的情緒從憤怒、不恥,終究變形成了對弗萊德曼家的「全面獵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