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附和長官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國共相爭與皖南事變

     岳處長挑了頭,所有人立刻附和,大家恐怕也早猜出顧長官中意的是誰。 \n 岳星明這樣做還有一個原因,身為參謀處長,在軍事調配上提建議、做計畫是他應盡的職責。如果大家都不說話,顧祝同早晚也會問到他的頭上。 \n 據岳星明自己的回憶,他當時直言不諱地表示:「唐副長官能力較差,川軍兵力分散。現在任務很重,要掩護新四軍,或者堵住他們,使之不能竄到徽州,主要是靠新調去的第七十九師、第四十師和原來住在寧國、旌德的第一○八師、第五十二師。這些部隊恐怕由上官副長官指揮為好。」 \n 委屈了唐式遵 \n 岳星明這樣說是因為四十、五十二和一○八師都是屬於上官雲相三十二集團軍的部隊,七十九師由浙東調來,與川軍不熟悉。「此外,川軍第一四四師和新七師也得準備好,如果新四軍南竄,好在側後牽住他們,這也必須統一指揮才能奏效。上官副長官雖然資格較淺,但能力強,這就應該把資歷問題擺在次要位置。只是這樣就只好委屈一下唐副長官了。」 \n 岳處長挑了頭,所有人立刻附和,大家恐怕也早猜出顧長官中意的是誰。 \n 顧祝同這時才終於說道:「我也是這樣考慮的。」說完這句話,顧祝同立刻命令岳星明就在他的辦公室草擬調整指揮系統和作戰地區的計畫。等岳星明寫好了計畫書草稿,他又親自修改,看著岳星明蓋上長官的大印,並親手密封起來,這才放心。他又指示說:「我已在電話上告訴過上官副長官,要他召集就近師長以上的負責長官,明天在徽州開一個會,你帶著計畫去代表我宣布。如果唐副長官方面有什麼意見,你們是四川同鄉,可設法向他解釋解釋。」 \n 顧長官考慮得真是周全。顧祝同最後給岳星明派了一輛小汽車,對他說:「你不要帶任何人,明晨出發,務必當天趕到。參謀處的人員你也不必告訴他們。」 \n 第二天27日一早,岳星明急匆匆地乘車上路了。國民黨這邊正加緊動武的準備,延安卻在同時收到了一份情報。看過這份情報後,前一天還為項英不能儘快撤走焦慮發火的毛澤東,此刻又覺得皖南新四軍的轉移也許不那麼危險了。 \n 這情報是國民黨內部的一份電報,內容是通報新四軍北移的路線,要沿途國軍「所部官兵與各地民眾周知」,對共產黨部隊使用的詞句是「歡送江南之新四軍開黃河北抗戰復土」,實在沒發現裡面藏有什麼惡意。 \n 這樣看起來,國民黨好像真的不會為難葉挺、項英他們。毛澤東又和朱德給葉挺等人發去電報,轉告得到的情報,當然也還是告誡「新四軍渡江仍須對桂軍戒備,以防襲擊」。 \n 這個時候,上饒的顧祝同也收到了葉挺、項英請他轉給蔣介石、何應欽、白崇禧的一份電報,解釋皖南新四軍經費、彈藥和過冬的衣服等方面存在極大困難,請求把北撤的時間向後延期。還要求把皖北的廬江縣劃作新四軍渡江後的「臨時集結境地」,「並請指定廬江六安以北路線,庶可防止與皖北友軍無謂之誤會與衝突」。 \n 顧祝同對此的看法是,這些都可以商量。這天傍晚,岳星明風塵僕僕地來到了徽州西邊的巖寺,此地有第三十二集團軍兵站的分監部,上官雲相就在這裡。他已經把集團軍總部向北推進到寧國南面的萬福村去了,自己是專門來此等候岳星明,並召開會議的。 \n 從岳星明那裡得知自己的新任務後,上官雲相便告訴他:「召集的人員都已到齊,就等你到後開飯,飯後開會。」眾人在一起吃完飯已經是晚上8時左右了,上官雲相主持召開會,唐式遵和皖南國民黨軍多數部隊的師長,還有三十二集團軍兵站的負責軍官參加了會議。 \n 會議一開始,上官雲相便說道:「新四軍北撤的可能較小,南竄的可能較大,會議是奉顧長官的指示召開的,現由岳處長傳達顧長官的指示。」 \n 轉達上峰意思 \n 岳星明於是開始傳達上峰的意思,說道:「顧長官有指示,新四軍如果北撤,我們要掩護好;如果南竄,我們務要堵止住。無論如何,皖南必須統一指揮。唐副長官擔負的正面已寬,責任已經很重;所以,這次打算暫由上官副長官負責統一指揮。」 \n 他接著宣布了帶來的行動計畫,然後又客氣地徵求唐式遵和大家的意見。所有人當然都知道這只是走過場,誰也沒說出什麼不同的看法。新四軍不走就剿滅它,這個方針他們都贊成。 \n 見議程順利結束,上官雲相立刻宣布散會,又單獨把自己屬下的四十師師長方日英、五十二師師長劉秉哲和七十九師師長段霖茂留下細談。其餘各部的長官,離部隊遠的明天早上再走。離部隊近的當即便動身返回了 。 \n 上官雲相也很快回到了萬福村。想著顧祝同把如此重任託付給他,不由得滿心的激動和欣喜。集團軍總部參謀處長武之棻見到他時,這位司令大人還沉浸在亢奮之中,禁不住脫口道出了顧祝同早有的算計:「這個任務是艱巨的,顧長官早就打算好了,才調我到皖南來擔任這個任務的。」 \n 從這句話看,顧祝同當初調上官雲相來皖南似乎確有對付新四軍的考慮,但此刻的情況表明,那時的顧祝同對這個「任務」也顯然沒有什麼具體的策畫。 \n 上官雲相又接著誇耀道:「我的總部可說是最現代的兵團指揮機構,自己沒有私人的基本部隊,但是指揮哪個部隊都能作戰,唐式遵他就辦不到。」(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