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降落傘的搜尋結果,共43

  • 摒除雜念 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

    摒除雜念 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

     郭聖先與吳寶智、謝翔鶴兩位隊友都非常熟悉。他們兩人先後被擊落,也讓郭聖先心裡產生了壓力。尤其是在謝翔鶴被擊落之後,郭聖先去謝翔鶴家裡通知謝太太噩耗,當時他看見謝翔鶴的太太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哭得肝腸寸斷,那個景象除了讓郭聖先感到痛心,更讓他想到:如果是自己在執行任務時發生任何意外,他的妻小該如何面對?他搖了搖頭,試圖將那些雜念摒除在思慮之外。 \n 這時大隊長戚榮春詢問美軍少校:越南的峴港美軍當局是否知道這次任務。美軍少校表示,除了峴港基地的美軍指揮官知道這次任務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任務。但是當地的戰管及塔台都有被告知,當地時間中午左右會有一架中華民國空軍的RF-101偵察機飛抵,然而他們完全不知道這次任務的詳細內容。聽了他的回答,大隊長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n 隊友往事浮現心頭 \n 接著,美軍少校再度詢問在場的人有沒有其他問題。其實如果執行任務的飛行員都沒什麼問題的話,其他人基本上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美軍作戰官在任務提示即將結束之際,先與郭聖先對時,然後再度提醒郭聖先:登上飛機之後是待命起飛,在預定起飛時間十點整的時候,要注意聆聽由塔台所發出的一長一短信號。聽到信號,才可以發動引擎起飛。 \n 任務提示結束,大家魚貫走出作戰室。大隊長走到郭聖先旁邊,看著他似乎想說什麼,但最後只說了句:「一切順利!」郭聖先聽了連忙對著大隊長說:「謝謝大隊長關心。」然後敬了個禮。大隊長回禮後就離開了作戰室。 \n 郭聖先接著前往個裝室著裝,而當天的預備機飛行員張育保中校則前往跑道頭去替他檢查飛機。 \n 郭聖先一面著裝,突然想到一個多月之前,亦即民國五十三年的十二月十八日,也是在這麼一個寒冷的天氣下,中隊作戰官謝翔鶴少校在執行對浙江海岸的偵察任務時,被中共的米格十九戰鬥機擊落。那是自從四中隊的RF-101巫毒式偵察機完成戰備以來,第二架被中共擊落的飛機,先前吳寶智少校於民國五十年的八月二日,在偵察福建福州地區時,不幸被地面砲火擊落。 \n 郭聖先與吳寶智、謝翔鶴兩位隊友都非常熟悉。他們兩人先後被擊落,也讓郭聖先心裡產生了壓力。尤其是在謝翔鶴被擊落之後,郭聖先去謝翔鶴家裡通知謝太太噩耗,當時他看見謝翔鶴的太太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哭得肝腸寸斷,那個景象除了讓郭聖先感到痛心,更讓他想到:如果是自己在執行任務時發生任何意外,他的妻小該如何面對?他搖了搖頭,試圖將那些在思慮之外。 \n 郭聖先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拿著頭盔走出了個裝室。他發現中隊長王太佑竟然站在外面,而且王太佑說要開車送他到跑道頭去登機。 \n 開車前往跑道頭的路上,郭聖先以為王太佑會對他說一些話,但是中隊長卻非常安靜,什麼話也沒有說,不過郭聖先可以感覺到中隊長有幾次欲言又止。這種可怕的寂靜,使得郭聖先感到非常不自在。他轉頭看著車外道路旁在風中抖動的野草,突然想到了「風蕭蕭兮易水寒……」這個名句。這個想法,讓他心中為之一震。為了掩飾不知哪裡跑來的這一陣不安,他只好趕快對中隊長王太佑說:「風好大啊。」 \n 隊長點了點頭,只回了一句:「是啊……」車內再度回到原有的寂靜。郭聖先想再講些什麼,可是吉普車已經開到跑道頭RF-101的旁邊了。 \n 離開澎湖一百浬後 \n 張育保中校站在飛機旁邊,告訴郭聖先飛機一切正常。郭聖先謝了他,隨即將頭盔帶上,接著爬上階梯,中隊長在他後面也跟著爬上登機階梯。 \n 郭聖先坐進座艙,抬頭看了站在爬梯上面的隊長一眼。王太佑平常實在不太說話,但郭聖先可以由他臉上的表情看出來,王太佑彷彿想說些什麼,卻找不到適當的話似的。最後,隊長嚴肅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郭聖先說:「到越南之後,好好休息一下,不必趕著回來。」 \n 郭聖先聽了之後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坐著對王太佑敬了個禮,然後按下關座艙罩的電門。座艙罩緩緩下降,將外界寒冷的空氣及機外一切人事物都與自己隔絕。從這一刻起,在未來的三個多小時內,這個狹窄的座艙就是他的活動空間,直到他在越南峴港美軍的空軍基地落地為止──如果一切順利。 \n 在座艙中坐妥,郭聖先將安全帶繫好,氧氣面罩插入插座,繼而將所有開之前的手續確實照著程序做好。然後他看了看手錶,十點差十分。這又是個難熬的十分鐘。 \n 郭聖先想,他最好管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將焦點放在任務上。於是把放在大腿上的那份航圖拿起來重新看一遍:05號跑道起飛後立刻調轉機頭往西出海,出海之後保持低空,向西南方向高速飛行,二十分鐘後澎湖群島將在飛機正前方出現,這是第一個檢查點。然後他將校正航向,繼續在低空向西南方飛行。想到這裡,他覺得幸好這種飛機配備有自動駕駛功能,可以減輕不少低空、高速飛行時的負擔。 \n 接下來,離開澎湖一百浬之後,他將失去所有的無線電助航,僅能依賴推測航行。 \n 不過當天海上的風速不大,所以這該不是個問題。接近東沙群島二十浬時,他必須試著由DF去尋找那架美軍的KB-50空中加油機。 \n 想到空中加油,郭聖先不禁想到我國空軍因為在台灣的活動空間不大,飛行員從沒有空中加油的需要。而美軍在提供四中隊這種有空中加油裝置的RF-101之後,為了要擴大偵照範圍,因此建議讓四中隊的RF-101飛行員進行空中加油訓練。RF-101上有兩種空中加油裝置,第一種是利用座艙罩前面、機鼻部位上一根可以伸出及收回的受油管,與加油機機翼下伸展出的加油管結合之後,燃油就會從加油機注入RF-101。(待續)

  • 我以我血獻青天──摒除雜念 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二)

    我以我血獻青天──摒除雜念 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二)

    這時大隊長戚榮春詢問美軍少校:越南的峴港美軍當局是否知道這次任務。美軍少校表示,除了峴港基地的美軍指揮官知道這次任務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任務。但是當地的戰管及塔台都有被告知,當地時間中午左右會有一架中華民國空軍的RF-101偵察機飛抵,然而他們完全不知道這次任務的詳細內容。聽了他的回答,大隊長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n \n隊友往事浮現心頭 \n \n接著,美軍少校再度詢問在場的人有沒有其他問題。其實如果執行任務的飛行員都沒什麼問題的話,其他人基本上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美軍作戰官在任務提示即將結束之際,先與郭聖先對時,然後再度提醒郭聖先:登上飛機之後是待命起飛,在預定起飛時間十點整的時候,要注意聆聽由塔台所發出的一長一短信號。聽到信號,才可以發動引擎起飛。 \n任務提示結束,大家魚貫走出作戰室。大隊長走到郭聖先旁邊,看著他似乎想說什麼,但最後只說了句:「一切順利!」郭聖先聽了連忙對著大隊長說:「謝謝大隊長關心。」然後敬了個禮。大隊長回禮後就離開了作戰室。 \n郭聖先接著前往個裝室著裝,而當天的預備機飛行員張育保中校則前往跑道頭去替他檢查飛機。 \n郭聖先一面著裝,突然想到一個多月之前,亦即民國五十三年的十二月十八日,也是在這麼一個寒冷的天氣下,中隊作戰官謝翔鶴少校在執行對浙江海岸的偵察任務時,被中共的米格十九戰鬥機擊落。那是自從四中隊的RF-101巫毒式偵察機完成戰備以來,第二架被中共擊落的飛機,先前吳寶智少校於民國五十年的八月二日,在偵察福建福州地區時,不幸被地面砲火擊落。 \n郭聖先與吳寶智、謝翔鶴兩位隊友都非常熟悉。他們兩人先後被擊落,也讓郭聖先心裡產生了壓力。尤其是在謝翔鶴被擊落之後,郭聖先去謝翔鶴家裡通知謝太太噩耗,當時他看見謝翔鶴的太太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哭得肝腸寸斷,那個景象除了讓郭聖先感到痛心,更讓他想到:如果是自己在執行任務時發生任何意外,他的妻小該如何面對?他搖了搖頭,試圖將那些在思慮之外。 \n郭聖先穿好抗G衣,揹上降落傘,拿著頭盔走出了個裝室。他發現中隊長王太佑竟然站在外面,而且王太佑說要開車送他到跑道頭去登機。 \n開車前往跑道頭的路上,郭聖先以為王太佑會對他說一些話,但是中隊長卻非常安靜,什麼話也沒有說,不過郭聖先可以感覺到中隊長有幾次欲言又止。這種可怕的寂靜,使得郭聖先感到非常不自在。他轉頭看著車外道路旁在風中抖動的野草,突然想到了「風蕭蕭兮易水寒……」這個名句。這個想法,讓他心中為之一震。為了掩飾不知哪裡跑來的這一陣不安,他只好趕快對中隊長王太佑說:「風好大啊。」 \n隊長點了點頭,只回了一句:「是啊……」車內再度回到原有的寂靜。郭聖先想再講些什麼,可是吉普車已經開到跑道頭RF-101的旁邊了。 \n \n離開澎湖一百浬後 \n \n張育保中校站在飛機旁邊,告訴郭聖先飛機一切正常。郭聖先謝了他,隨即將頭盔帶上,接著爬上階梯,中隊長在他後面也跟著爬上登機階梯。 \n郭聖先坐進座艙,抬頭看了站在爬梯上面的隊長一眼。王太佑平常實在不太說話,但郭聖先可以由他臉上的表情看出來,王太佑彷彿想說些什麼,卻找不到適當的話似的。最後,隊長嚴肅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郭聖先說:「到越南之後,好好休息一下,不必趕著回來。」 \n郭聖先聽了之後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坐著對王太佑敬了個禮,然後按下關座艙罩的電門。座艙罩緩緩下降,將外界寒冷的空氣及機外一切人事物都與自己隔絕。從這一刻起,在未來的三個多小時內,這個狹窄的座艙就是他的活動空間,直到他在越南峴港美軍的空軍基地落地為止──如果一切順利。 \n在座艙中坐妥,郭聖先將安全帶繫好,氧氣面罩插入插座,繼而將所有開之前的手續確實照著程序做好。然後他看了看手錶,十點差十分。這又是個難熬的十分鐘。 \n郭聖先想,他最好管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將焦點放在任務上。於是把放在大腿上的那份航圖拿起來重新看一遍:05號跑道起飛後立刻調轉機頭往西出海,出海之後保持低空,向西南方向高速飛行,二十分鐘後澎湖群島將在飛機正前方出現,這是第一個檢查點。然後他將校正航向,繼續在低空向西南方飛行。想到這裡,他覺得幸好這種飛機配備有自動駕駛功能,可以減輕不少低空、高速飛行時的負擔。 \n接下來,離開澎湖一百浬之後,他將失去所有的無線電助航,僅能依賴推測航行。 \n不過當天海上的風速不大,所以這該不是個問題。接近東沙群島二十浬時,他必須試著由DF去尋找那架美軍的KB-50空中加油機。 \n想到空中加油,郭聖先不禁想到我國空軍因為在台灣的活動空間不大,飛行員從沒有空中加油的需要。而美軍在提供四中隊這種有空中加油裝置的RF-101之後,為了要擴大偵照範圍,因此建議讓四中隊的RF-101飛行員進行空中加油訓練。RF-101上有兩種空中加油裝置,第一種是利用座艙罩前面、機鼻部位上一根可以伸出及收回的受油管,與加油機機翼下伸展出的加油管結合之後,燃油就會從加油機注入RF-101。(待續) \n

  • 飛行救難員開傘失敗直摔2625英尺 遺體遭傘繩纏頸死相慘

    飛行救難員開傘失敗直摔2625英尺 遺體遭傘繩纏頸死相慘

    一名俄羅斯飛行救難隊員從2625英尺的高空墜地而亡,令大家感到十分不捨與惋惜。據《每日星報》報導,這名死亡飛行救難員是35歲的普羅和羅夫(Mikhail Prokhorov),日前他在進行跳傘訓練過程中,因開傘失敗,導致當場從高空墜下重摔慘死。 \n \n據報導,當普羅和羅夫從2625英尺的高空跳下時,本應該打開降落傘,不料開傘過程卻不順利,普羅和羅夫意識到未能順利開啟主傘時,本想要開啟備用的降落傘,卻發現傘繩整個糾纏在一塊,最後因為沒有降落傘的保護,普羅和羅夫直接從高處重摔在地,當場慘死。事實上,作為一名專業的飛行救難員,跳傘一事對普羅和羅夫而言已經是駕輕就熟。目前已有專人著手調查,試圖釐清該案是否應以刑事案件開庭審理。 \n

  • 俄國空降演習 降落傘未開裝甲車摔爛

    俄國空降演習 降落傘未開裝甲車摔爛

    9月20日,俄羅斯奧倫堡州(Orenburg Oblast)的一次空降軍事演習期間,就在進行裝甲車空投過程時,兩輛BMD步兵戰車因為傘未開,使得車輛直接摔爛在地面上,所幸車上沒人,沒有人員傷亡。 \n俄國衛星網報導,這場演習是2019上合組織安全聯盟聯合軍演(Center-2019),參與者達到12.8萬名士兵,有2萬多件軍事裝備,和600架飛機共同參加。 \n就在9月20日,Il-76運輸機群對空降地點發動大規模空降,其中也有步兵戰車的空投,然而其中兩輛BMD步兵戰車在空降時,上頭裝掛的降落傘沒有開,使得全車在毫無減速的情況直接撞到地面上,也有影片紀錄下車輛墜落的過程,隨後的照片則看到兩輛車都完全被摧毀。 \n根據國防部的說法,幸運的是,空投車輛是沒有人的,也就沒有受傷報告。 \n降落傘失靈的原因正在調查中。然而,俄羅斯軍事部落格稱,Center-2019演習將是首次試用新的無平台降落傘系統,會用到BMD-4M兩棲步兵戰車上。不過,失敗的降落傘是不是新系統造成的,俄國國防部沒有說明。 \nCenter-2019演習在9月16日至9月21日期間進行,在俄羅斯各地進行了8場訓練。除俄羅斯外,演習成員包括中國大陸、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印度和巴基斯坦。 \n \n

  • 精障發作僅能強制入院?伊甸籲推「降落傘計畫」

    精障發作僅能強制入院?伊甸籲推「降落傘計畫」

    依精神衛生法規定,精神疾病患者可以由精神疾病強制鑑定審查會審查後強制入院,但遭外界詬病非人道作法。伊甸基金會今天召開「2019台灣推動精神障礙者社區服務模式」研討會,呼籲仿效美國「降落傘計畫」,當精神危機發生時,能由社區先行陪伴,而不是只剩下強制入院的選擇。 \n \n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描述精神疾病患者,讓許多人開始重視精神疾病患者的處境。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說,當精神危機發生時,當事人和周圍親近的人常會處於難以溝通、關係緊張的狀態,強制住院容易為案家唯一,也是最後的選擇。 \n \n美國的「降落傘計畫」則提供精神障礙者社區服務模式,給予精障朋友在直接院外的選擇,透過社區同儕陪伴、危機喘息中心等,可以陪伴精障者度過困境,也藉由精神危機發生原因及處理方式,幫助精障朋友回歸社會。但廖福源說,除了預算、人力外,社區是否可接受也是重要的關鍵,因此就要先從打破刻板印象做起。 \n \n家中有情感性思覺失調症家中的精障家屬黃莉玲說,過去不懂造成精神危機的原因及處理方式,也不知道照顧資源何處找,等到接觸到醫療以外的資源,都已經過了許久,如果能透過社區支持的力量,讓更多有需要的精障朋友及其家屬。 \n \n伊甸基金會董事長成亮表示,伊甸長期致力於讓精神障礙者在社區接受照護,呼籲政府應設置24小時求助專線、落實出院準備計畫、資源整合地圖及增加社區支持預算。 \n \n衛福部次長蘇麗瓊致詞時說,早期針對精障者往往僅提供機構式服務,但這是把他們關起來,「現在來看是不人道的方式」,因此漸漸發展成社區照顧模式,衛福部近期也在試辦緊急照護專線,目前心口司也補助患者重返社區的中途之家,希望醫院到社區端中能有更多的服務系統。

  • 命大!比利時F16飛行員降落傘遭高壓電線纏住 僅受輕傷

    命大!比利時F16飛行員降落傘遭高壓電線纏住 僅受輕傷

    比利時一架F16戰鬥機,今天在法國西部洛里昂墜毀,機上兩名飛行員都跳傘逃生,不過其中一人運氣欠佳,降落傘被高壓電線纏住,幸好驚險獲救,沒有大礙。 \n \n從當地媒體推特的影片可見,戰鬥機下墜時,先擦撞至少一幢民宅的屋頂,之後墜毀在一處空地,引發熊熊大火,遭波及的民宅也被燒得焦黑。屋主告訴當地媒體,他家的屋頂被戰鬥機的一側機翼完全摧毀。 \n \n法國警方表示,正副駕駛在F16墜毀前雙雙彈出,其中一人順利獲救,但另一人卡在高壓電線上,情勢一度險象環生,急救人員耗了2個鐘頭,終於協助飛行員脫困。比國空軍少將凡斯納表示,「他們需要時間讓他脫困,必須先關掉電流,我已經打電話給他(飛行員),他說他很好。」 \n \n法國媒體稱,該高壓電線的電力高達25萬伏特。兩名駕駛都只受到輕傷。 \n \n

  • 空中降落傘出包 男撞崖墜地片瘋傳

    許多人喜歡追求刺激和挑戰人體極限的運動,來增添生活中的樂趣,但是在進行任何活動之前,恐怕要先確認裝備或是安全措施有沒有問題了,日前一名男子在玩低空跳傘的時候竟發生超驚悚意外,整個過程還被自己的攝影機拍下來,場面看起來十分觸目驚心。 \n日前國外一名男子Karl前往義大利進行低空跳傘的活動,還裝設了攝影機準備記錄這段特別的經歷,從影片中可以看到一開始他從山崖跳下時還帥氣的翻了一個跟斗,沒想到正當他想要拉開降落傘時卻驚恐的發現拉環出現故障,導致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無助的墜落,一邊不斷的崩潰大吼。 \n影片中還可以看到他遭到許多崖壁的岩石撞擊,導致Karl不時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最後終於抵達地面的時候,他的右腳已經呈現向外扭曲的詭異姿勢。事後Karl被醫療直升機送往當地醫院治療,發現脛骨骨折,手上與身上都有多處擦傷,經過檢查後也發現降落傘故障的原因是因為繩子打結,影片曝光之後馬上就吸引大批的網友收看,恐怖的影像讓一票網友全都嚇壞,但也十分慶幸男子能夠撿回一條命,希望他能早日康復。 \n

  • 俄研發戰鬥機器人空降系統 科幻電影情節成真

    俄研發戰鬥機器人空降系統 科幻電影情節成真

    據俄羅斯國防部消息稱,俄軍正在研製多種不同用途的戰鬥機器人,其中兩種已在敘利亞戰場通過實戰測試,今年即將量產。目前俄國動力技術控股公司(Technodinamika, JSC)正在開發可以讓軍用戰鬥機器人使用的空降系統,未來可以預期漫天戰鬥機器人空降戰場的科幻電影情節將成為現實。 \n \n衛星通訊社報導,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今年3月曾表示,俄羅斯研發的軍用機器人的國家試驗和部隊試驗已近尾聲,今年內將開始進行量產。 \n \n俄國防部的消息稱,目前正在研製的軍用戰鬥機器人包括「鈾-9」(Uran-9)"、「涅列赫塔」( Nerehta)、「戰友」(Soratnik)、「漁船」、「平台-M」( Taifun-M)和「阿爾戈」(Argo),其中至少2款戰鬥機器人已在敘利亞通過實地試驗。 \n \n另外,俄國動力技術控股公司也表示,該公司正在為軍用機器人研製空降系統。該公司旗下降落傘製造科學生產公司是俄國降落傘領域的領先企業,目前在研製聯邦號太空飛船的降落傘系統,並在為俄空降部隊研發可與「勇士」(Ratnik)單兵作戰系統兼容的D-14 SHELEST降落傘系統。 \n \n機器人作戰是無數科幻片中的場景,尤其是當電影「魔鬼終結者」流行之後,機器人帶著機關炮甚至雷射武器瘋狂掃射,成為許多人更加關注未來戰爭與武器發展。隨著軍事科技的發展,已有多種軍用機器人陸續投入實戰,在各軍事強國積極投入研發,漫天遍地機器戰士相互廝殺的景象或許不久即會成真。 \n

  • 國軍降落傘製傘匠人 丁淯仁守護傘兵軍官

    適逢九三軍人節,文化總會推出《匠人魂》系列影片,特別規劃以我國國軍為主題,前進台中清水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第209廠傘具製配所,拍攝國軍製傘篇「完美落地」,向那些扮演著「守門人」、默默守護第一線傘兵軍官生命的「製傘匠人」,致上最高的敬意與謝意。 \n \n負責國軍傘具製造及各型飛機罩布、帆布製品維修的傘具製配所,是國內唯一傘具專業生產單位,更是由一群「品質技術師訓練」合格人員執行檢驗,平時不僅要精進傘具生產作業流程,更要為每一道程序品質把關,讓每位傘兵弟兄無後顧之憂執行空跳任務。 \n \n《匠人魂》影片中的靈魂人物傘具製配所一等士官長丁淯仁製作降落傘達18年,含10年品檢經驗、8年製程管理背景,與傘製所十多位資深雇員各司其職,每日如一地逐幅逐條檢查著降落傘的生產品質,確認每張傘都能在高空確實展開,保護每位傘兵完美落地。 \n \n丁淯仁在傘面尺寸與受壓能力間精確掌握數值,不僅是18年的專業經驗累積,更能感受到保衛同袍生命安全的濃厚情感,他說:「每個傘兵的生命,就是掌握在我們各製程的手上。」因此無論是將進口的尼龍傘布進場檢驗,進而到裁片、小縫車製、總行縫製、總縫縫製、頂底車製、標記蓋印,每一部細節,都經過嚴格測試,每一項製程,皆飽含細緻而考究的用心。 \n \n配合軍人節,文總也將於9月4日起,在文總城南空間推出台灣第一個以阿兵哥角度來觀看與紀錄的攝影展「阿兵哥-軍旅記憶」,由資深攝影家張照堂擔任策展人,展出田裕華、杭大鵬、張良一等三位攝影師之拍攝作品,透過三位攝影師服兵役時,分別從馬祖、成功嶺新兵訓練中心和陸軍航空指揮部第一大隊等不同單位,各自留下義務役阿兵哥們的生活影像,不僅為1990年代,台灣從軍事戒嚴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捕捉「野生」的國軍形象,更得以觀察和紀錄當年的部隊生態,為台灣社會發展與改變的脈絡留下客觀的影像記錄。

  • 蜘蛛戰衣成真 合成蜘蛛絲可製作降落傘與防彈衣

    蜘蛛戰衣成真 合成蜘蛛絲可製作降落傘與防彈衣

    美國空軍正在尋找更輕、更強的材料,以製作戰鬥服或是降落傘,蜘蛛絲就是研究的主要對象,研究人員認為,蛛絲的韌性和強度堪比凱夫勒(Kevlar,現代最流行的防彈材料),重量卻更為輕巧,也更透氣。 \n \n軍事網(Military.com)報導,根據最近的一項報告,空軍研究實驗室和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科學家們正在合作開發基於蜘蛛絲的分子屬性設計的新材料,也可視為人造蜘蛛絲,這種材料更輕便有彈性,而且透氣效果好,在炎熱氣候下透氣性是非常重要的。 \n \n這項報告指出「雖然人造蜘蛛絲初期的製作成本是凱夫勒纖維的兩倍,但是它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度、彈性,以及其他潛在適應性又是凱夫勒的好幾倍。」 \n \n研究員奧古斯丁.烏爾巴斯博士(Dr. Augustine Urbas)說:「利用蜘蛛絲增強防彈衣效果,只是研究團隊的眾多改進方向之一,以合成蜘絲製成的降落傘,也可以承載更大的有效載荷。」 \n \n據陸軍時報(Army Times)報導,合成蜘蛛絲的做法是將蜘蛛基因轉入蠶當中,使蠶絲具有蜘蛛絲的特性,這項研究稱為「龍絲綢」(Dragon Silk),這項技術已經開發和測試了十多年。 \n \n除了學習蜘蛛絲,美國國防部研究團隊也將螳螂蝦、螃蟹和蝸牛殼,作為下一代複合材料的仿效對象,牠們的幾丁質外殼也具有堅固而輕巧的特性,可能會使用3D列印技術來複製。 \n \n除美國國防部以外,中國大陸的科研單位也有完全一樣的研究,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讓蠶生產蜘蛛絲,這是美中兩國科技競爭的又一實例。 \n

  • F-16戰機搜尋記事簿》 軍:研判飛官已經殉職

    F-16戰機搜尋記事簿》 軍:研判飛官已經殉職

    (不斷更新) \n1513報案人(登山路過)表示:表示爬山發現疑似墜機的碎片,目前旁邊有降落傘但是沒有看到人。目前位置在五分山上還沒登頂,在步道約2.9K處。 \n1552目前在五分山雷達站步道約3公里處發現大量殘骸。 \n1609目前平溪分隊3人先上山,山上起大霧,瑞芳7號先在山下架設指揮站,附近有聞到油的味道。 \n1618人員在五分山雷達站步道3公里處發現飛機的阻力傘及滑行的痕跡,撞擊點目前還要再尋找。 \n1625平溪7號主回:找到撞擊點,散落面積相當大,需要大量人力搜救失蹤飛官。 \n1626更新人車資訊:共12分隊1中隊1大隊,1特搜大隊,共3救護車、6水箱、5災情勘查車、3救助車,2搜救犬,1空拍機。 \n共各式車輛22輛,共67警消、3義消。 \n1634找到黃色降落傘一只,未發現飛官,持續搜索中。(F-16A單機表演完畢,降落時打開阻力傘幫助減速,俗稱放香菇) \n1640 目前山上大霧,人員搜索困難。 \n1704 找到撞擊點,山上大霧視線不佳,調空拍機來探勘地型協助搜索。 \n1707目前派遣10人從撞擊點垂降下去山谷尋找中,陵線約70-80度陡坡。 \n1719尋獲疑似吳姓飛行員少校肩章 。 \n1758 現場有發現2塊約3*3公分的肉塊,目前鑑識人員鑑識中。 \n1840 6軍團政戰主任謝明德少將說明:現場發現飛官抗g力衣服(94飛行裝),空軍鑑識小組 \n研判已經殉職 \n2000 因為天色黑暗山坡高低差大,搜救任務暫告段落。 \n \n(消息來源:新北市消防局) \n

  • F-16失聯飛官吳彥霆墜瑞芳山區 民眾:聽到降落傘墜落聲音

    F-16失聯飛官吳彥霆墜瑞芳山區 民眾:聽到降落傘墜落聲音

    漢光演習今(4)日登場,卻傳出有1架F-16戰機,今天從花蓮起飛後,下午1點43分在北部執行例行訓練時失聯。失聯飛官吳彥霆目前仍在搜救中。據中天新聞報導,一名家住基隆的周小姐表示,約在中午12點,疑似聽到降落傘墜落的聲音。 \n \n下午4時,基隆消放局在五分山登山健行步道,發現100公尺長滑坡及飛機殘骸,且有看到阻力傘,但仍未發現飛官吳彥霆。 \n \n

  • 奇蹟生還!男24樓跳傘失敗 高速重摔地面大難不死

    日前瑞典斯德哥爾摩一名跳傘運動員從24樓跳下,但卻在緊急時刻時,降落傘突然開啟失敗,導致男子直接墜落柏油路面,傷勢嚴重,但所幸送醫後無生命危險。 \n影片中,一名跳傘運動員從24樓的建築物跳下,不料在躍下期間降落傘開啟失敗,導致男子當場直墜地面,當場重傷。據了解,該樓層的高度至少246英尺(約75公尺),當時也有許多民眾目擊,並把過程拍下。 \n警方指出,男子在重摔落地後就立即送醫急救,不過沒有生命危險,可以說是「奇蹟」。而男子的朋友也在不久後,在同一棟建築物進行跳傘,並成功著地。 \n雖然在當地從建築物進行跳傘並不違法,但是該男子登上樓頂的方式是否合法,還需調查。

  • NASA測試獵戶座太空艙降落傘 將用於登月計畫

    NASA測試獵戶座太空艙降落傘 將用於登月計畫

    美國航太總署再次進行獵戶座太空船(Orion Spacecraft)的降落傘安全測試,這型太空船是美國「重返月球」登月計畫中的回航艙。測試相當成功,確認了太空人返回地球的安全性。 \n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獵戶座太空船又被稱為「阿波羅太空船2.0」,其原理與1960年首次登陸月球的阿波羅太空船很類似,太空人在完成月球之行時,最後一階段就是乘著太空艙返回地球,所以降落傘的性能就相當重要了。獵戶座太空船有3具大型降落傘來減速,而此次試驗是要瞭解,要是3具傘只開了2具時,還有沒有足夠的緩衝效果。美國空軍的C-5銀河式運輸機將獵戶座太空船運到亞利桑那州沙漠上空10,668公尼處,然後抛下去,以只開2具傘的模式,測試太空艙是否能夠應付部分降落傘故障,最終證明太空艙仍然可以安全著地。 \n \n航太總署系統工程師吉姆.麥克邁克爾(Jim McMichael)說,這具10噸(精確是10.16公噸)的太空艙測試品表現的很好,裡頭的測試假人「坐得挺直的」。 \n \n不過,真正的獵戶座太空艙並不是落在堅硬的陸地上,美國的太空任務通常會選定海洋來當落點。與過去的阿波羅太空船還有一處不同,那就是獵戶座太空船可以攜帶4名太空人,而阿波羅太空船只有3人。 \n \n美國預計在2020年後正式啟動第2代登月計畫,主要的太空火箭是「太空發射系統」(Space Launch System,簡稱SLS),這具火箭沿用了許多以前太空梭的主要科技,包括助推火箭、RS-25火箭主引擎,不過推力還要再比太空梭時代更大才行,研發也有相當的困難,SLS的首次發射已延後到2019年。 \n \n在日本科幻漫畫「宇宙兄弟」當中,引用了非常多美國目前太空發展預定計畫,故事中就以獵戶座太空船做為往返月球的主要載具,而推送太空船的則設定成戰神5型火箭(Ares V),這是小小的錯誤,因為現實世界的戰神火箭計畫被整併成SLS了,這個改變漫畫家自然始料未及。宇宙兄弟被改編成動畫以及真人電影版,由小栗旬與岡田將生主演。 \n

  • 美軍研發一次性的無人滑翔機

    美軍研發一次性的無人滑翔機

    美國海軍陸戰隊提出新的戰區運補構想,設計一種無人駕駛的運輸滑翔機,最多可以運送700磅重(317公斤)的物資到前線,全機由膠合板製作,屬於一次性的耗材,不能回收再使用。 \n \n科技光譜網(spectrum.ieee)報導,大家都知道美國特種部隊經常進行前鋒打擊與敵後作戰任務,因此他們出發時多半是是輕裝出動,所攜帶的彈藥與物資都有限, \n需要後續的空投補給讓他們穩住陣地,但是在許多情況下派飛機或是或直升機以降落傘空則太危險了,因此美軍一直在思考新的補給方式。 \n \n隷屬美國陸戰隊的戰爭實驗室(Warfighting Laboratory)提出名為「特種空運」(TACtical Air Delivery, 縮寫:TACAD)的無人滑翔機,機身使用建材行都買的到的廉價膠合板製成,以及一些簡單的GPS、無線電零件與控制翼面,來導引滑翔機的降落位置,無人機在落地之後就會破損,但這也無妨,因為重點是物資。整架無人滑翔機的製造成本在1500美元(約台幣45000)到3000美元(約台幣91000)之間。目前戰爭實驗室正在建造TACAD的小尺寸模型,最終版本將是模型的兩倍大,可以運載大約20立方英尺(0.5立方公尺)的貨物。 \n \n目前美軍向偏遠地區提供物資的最常見方法是使用「聯合精準降落傘」(Joint Precision Airdrop,縮寫:JPADS)。每個JPADS由一套以GPS系統和電池組所控制的自動傘,可承載10,000磅(4500公斤)的貨物。它的降落範圍是離開飛機之後的大約50公尺範圍內。 \n \n究竟是無人滑翔機(TACAD)性能好?還是科技降落傘(JPADS)比較好?這是個值得討論的話題,戰爭實驗室認為,無人滑翔機的滑翔距離遠,因此運輸機不需要過於進入敵境即可執行空投任務。 \n \n研發滑翔機的摩根.克羅斯曼上尉(Lt. Morgan Grossman)說:「JPADS只是一個花哨的降落傘,雖然它的載貨量較大,但是它只能下降。你可以把它們從飛機上掉下來,因此那架飛機還是需要闖入敵境才能空投。另一方面,(TACAD可以輕鬆滑行數十英里遠,這意味著載人飛機可以將其從安全的空域空投,目標滑行比為15:1,也就是飛機從30,000英尺(9144公尺)的高度投下後,滑翔機可以滑翔30至70英里(48至112公里)的有效範圍。) \n \n歷史上,軍用滑翔機並不是新鮮事,在二戰期間,歐洲戰場上就大量把無聲的滑翔機投入作戰當中,多半是由飛機來拖帶起飛,再放掉繩索滑翔進入敵陣。但是滑翔機非常計較載重,加入又難以控制,因此搭乘滑翔機的步兵們往往死傷極大,後來直升機發展成熟,滑翔機也就退出特種作戰的戰場了。 \n \nTACAD無人機滑翔機的全尺寸原型應在2018年開始飛行試驗,到時就知道滑翔機是否會重新投入戰場。 \n \n \n

  • 大陸也開發可回收火箭:用降落傘和氣囊

    大陸也開發可回收火箭:用降落傘和氣囊

    可重複使用的火箭是太空探索的主流發展方向,最大的好處就是大幅降低太空運輸的成本。自詡要在太空領域上超美趕俄的中國大陸,也決定開發自己的可回收再使用的火箭系統,至少是一部分。 \n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太空運輸如何重覆使用,真可說是各有千秋, NASA的太空梭從1976年到2011年的航行期間,達成70%的重覆使用率(太空梭本體、助推火箭)。如今SpaceX獵鷹9號(Falcon 9)火箭的第一截則是以火箭降落平台的方式完美落地。然而,相比於SpaceX那種高難度的科技,中國大陸航太局(CNSA)則是決一種簡單的方式來達成,也就是降落傘和氣囊。 \n \n \n在CNSA提出的概念中,回收的部分是助推火箭,以長征5型火箭為例,在第一截火箭的週邊有4具助推火箭,負責50%的推力,當火箭升高到平流層時,這些助推火箭就會分離,先燃盡剩餘燃料並減速之後,然後降落傘就會張開以減慢降落速度,離地面幾十公尺處就開啟安全氣囊讓火箭不致在撞擊地面時受損。 \n \nCNSA研究員鄧心語說:「相對於SpaceX的腳架降落法,現代火箭大多數無法同步採用。因為現代火箭發展的主流趨勢是,增加助推火箭的推力,並降低主火箭引擎的數量。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大陸、空中巴士公司、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都沒有採用與SpaceX類似的技術。」 \n \n當然,雖然安全氣囊和降落傘的方式在原理上簡單很多,但不意味整發展就一定很容易,因為很難控制降落傘的最後的著陸點。哈爾濱工業大學航天科學與力學系主任孫毅教授說:「承受重物的降落傘很不容易引導,可能會在落在某個熱帶島嶼的山頂,或者隱沒在某個森林裡面。而且如何設計安全氣囊,來保護火箭助推器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n \n鄧心語則是士氣高昂,他每天樂於為此工作12小時,他認為如果這套簡易系統開發完成,很可能會成為多數太空火箭的主流回收方式。 \n \n事實上,當年美國在使用太空梭時,就是以降落傘的方式回收助推火箭,不過美國太空總署直接收助推火前落入大西洋中,由海水來負責最後的著陸吸震,因此並沒有設計安全氣囊來減低衝擊,但相應付出的代價就是,助推火箭會受到海水鹽份的侵蝕,因此使用次數也很有限。 \n \n

  • 澳洲鳥人大賽 繽紛胸罩手工降落傘奪冠

    澳洲一年一度的「蒙巴節鳥人大賽」今天在雅拉河畔登場,電視劇演員強生憑著以胸罩製成的手工降落傘,擊敗其他變裝成氣球馬和有翅膀爬行動物的參賽者,奪下冠軍。 \n 法新社和墨爾本「前鋒太陽報」(Herald Sun)報導,參賽者靠著手工製作的滑翔機,從數以千計觀眾眼前飛過。 \n 參賽者從雅拉河(Yarra River)上方4公尺的跳台躍下,在墜入水中之前,儘可能拉長在空中停留的時間。 \n 今年的蒙巴節鳥人大賽(Moomba Birdman Rally)共吸引15名參賽者參與,其中1名男性參賽者扮成「科學怪人的新娘」(Bride of Frankenstein),另1名女性騎著以氣球製成的馬匹,還有1名參賽者穿著翼手龍道具服亮相。 \n 談到打算如何靠這個色彩繽紛的新奇裝置滑翔時,強生(Samuel Johnson)說,「基本上,策略就是以愈史詩式的方式搞砸一切愈好」。 \n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強生也為1個癌症慈善機構募得超過2萬澳元(約新台幣47萬4000元)的經費;這個慈善機構是在強生的姐妹診斷出罹患癌症後成立。(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60312 \n

  • 留學為面子 陸降落傘小孩面臨更多挑戰

    每年,有很多中國大陸家長送他們的孩子到美國上學,希望換得一個完全不同的未來。這群因為沒有家人陪伴而被稱為「降落傘孩子」的學生,往往面臨比他們父母更大的挑戰與犧牲。 \n 洛杉磯時報曾報導,每年,900萬名中國學生爭奪著700萬個大學名額。而大約100萬被大學拒之門外的人會選擇出國留學。2015年,其中的30萬人來到了美國。 \n 過去10年間,就讀美國中學的中國學生人數從1200人躍升到5.2萬人。這群沒有家人陪伴的「降落傘孩子」,超過1/4在加州就學。 \n 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學院教授叢育瑛說,愈來愈多的父母甘願骨肉分離,「這是一種『我為你做了一切、犧牲了一切』的心態。即便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天各一方」。 \n 大多數在美國念書的青少年都生活在寄宿家庭中,形成一個巨大的、不受監管的代理監護行業,主要依靠寄宿家庭的善意來確保學生的安全和健康。 \n 叢育瑛說,因為在成長階段與他們的家人和所屬的文化分離,這些「降落傘孩子」更容易被孤立、更有侵略性、焦慮、憂鬱和自殺。寄宿家庭和學校難以複製這些學生在中國可能獲得的支持,此外,「不能辜負父母」也給他們帶來許多壓力。 \n 在這樣的親子關係中,叢育瑛說:「父母犧牲了很多,但他們可能沒想到孩子也犧牲了很多」。 \n 在中國武漢,小曲的成績中等,有一天,他的父母告訴他要去美國讀書,他也同意了。和許多中國學生一樣,15歲的小曲來到美國是因為成績不夠高,他和他的父母相信美國的教育將給他更好的工作前景。 \n 但研究表明,獲得美國學位重返中國的畢業生的就業率和薪水都低於國內畢業生。大多數家庭選擇美國的教育的理由似乎是出於「面子」,報導引述學者表示,「去美國上大學成為一種補償」。1060131 \n

  • 卓奧友峰7700公尺 俄飛人定點跳傘躍下

    俄羅斯極限運動員洛索夫5日以海拔7700公尺高的成績,從喜馬拉雅山卓奧友峰一躍而下,在不打開降落傘的情況下盤旋90秒,試圖在定點跳傘(BASE jumping)創下世界紀錄。 \n 法國「世界報」(Le Monde)與路透社報導,這名51歲的極限運動愛好者最後打開降落傘,安全降落在下方的冰河,相關畫面24日曝光;由於世界第6高峰卓奧友峰(Cho Oyu)降下大雪,洛索夫的跳傘計畫因此順延1週。 \n 卓奧友峰屹立在尼泊爾和中國大陸邊界,洛索夫(Valery Rozov)花了3週攀爬至峰頂處附近,這個地點尚未獲得認證為定點跳傘的最高出口點。 \n 洛索夫先前的最佳紀錄,是2013年以海拔7220公尺的成績,從聖母峰一躍而下。 \n 洛索夫將這一跳獻給去年在秘魯遇難的登山家好友魯奇金(Alexander Ruchkin)。(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1025 \n

  • 防惡意收購 大陸上市公司章程隨意改

    蓮花財經報導,大陸上市公司為防止家門突現不速之客,分別透過修改公司章程,導入所謂的「金色降落傘」策略、「驅鯊劑」策略,意圖透過增加成本,抵禦市場上虎視眈眈的購併資本,預防控制權的旁落。 \n \n  7月16日,大陸上市公司雅化集團,公佈修改後的公司章程,其中多達10處的修訂,處處針對惡意收購,以此築起看起來密不透風的反收購高牆。 \n \n  在公司章程中嵌入的「金色降落傘」條款備受矚目。具體來看,新的公司章程規定,在公司被惡意收購的情況下,公司董監事、高級主管等,在不存在違規違法及不具備任職條件的情形下,被提前解除職務,應該按其稅前薪酬總額的十倍,給付一次性賠償金,並按「勞動合同法」,另行支付經濟補償或賠償金。 \n \n  從過去的經驗來看,這並非大陸A股上市公司的先例,包括中國寶安 、多氟多、海印股份、蘭州黃河、友好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同樣將類似條款,納入公司章程。 \n \n  用上市公司的話講,此舉意在提高收購方改選董事會控制公司的成本,從而對其收購形成一定的阻礙作用。那麼,對於如此高額的經濟補償條款,投資人不禁要問,此條款是否涉嫌利益輸送,並對公司經營業績帶來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