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陜甘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國共決戰大西北

    兩岸史話-國共決戰大西北

     編者按長期以來,對於1945-1949年國共內戰的研究多半都集中在:戰後國共的會談與美國的調處、東北的接收問題、三大戰役中的國共戰略等。而對於占今日中國領土將近1/3的廣大西北地區──陝、甘、寧、青、新,在國共內戰期間的地位與國共間的軍事角力,相關的研究與關注較少。事實上,這個地區的爭奪對於戰後國共軍事鬥爭的最後勝負有著關鍵性的影響。台灣科技大學人文學科助理教授王立本在這方面專研甚深,本系列專文,期盼在有限的篇幅將國共雙方在大西北地區的內戰過程作一個輪廓性的分析與探討。 \n 相較於國府政軍系統在西北的錯綜複雜,西北的中共在各方面由黨一以貫之的一元化領導就要精實得多。 \n 中國西北範圍可謂極為廣衾,陜、甘、寧、青、新5省面積超過32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今日全中國疆域的1/3,而且民族成分複雜,在清代已變亂紛呈,故素稱難治。 \n 國軍麾下兵額龐大 \n 自民國以來,除了關隴一部除外,中央政府對這個區域始終可說是鞭長莫及,與內地的關係亦是若即若離。而西北各省的地方軍政人物(如:楊增新、盛世才等)與原先在地的穆斯林世襲阿訇階層(如:青海、寧夏的諸馬各部)保持著相當大的自主權力。蘇聯自帝俄時期以來即對此區虎視眈眈,中共中央的勢力亦於1935年以後根植於陜北延安,使得情勢更為複雜不安。 \n 在整個抗日戰爭期間,西北5省算是大後方所在地,國府設立中央軍校第七分校於第一戰區司令部所在地西安,以培植在西北的軍政勢力,並希望戰後伺機前進華北接收。由於黃河天險以及日軍兵力上的限制,使得抗戰的兵鋒只抵於晉陝邊界至潼關一線,整個大西北除了陝北的國共對峙與1944年新疆所發生的伊寧事變之外,大致上還算平靜。 \n 但國府仍然在整個大西北地區部署了可觀的兵力。第一戰區司令胡宗南麾下兵額龐大,經過整編後經過整編後轄4個集團軍,下轄10個軍、25個步兵師、7個特種兵團、1個騎兵師。至1944年3月,第一戰區(旋改稱西安綏靖公署)共下轄至少20個整編旅,總兵力共計約25萬6千餘人。 \n 這支部隊在國府的軍事規畫下屬於全國性的戰略預備隊,由於地理位置之故所接收的美援裝備較少,但仍然是國軍各集團中最具實力的其中一支。但這支兵力既要西顧河西以聯絡青、新,又要東守黃河以兼顧中原,負擔可說是相當沉重的。 \n 另一個系統則是西北行營(旋改稱為「西北行轅」)主任張治中,副主任陶峙岳、郭寄嶠、寧夏馬鴻逵、青海馬步芳,下轄河西警備司令部及新疆警備司令部,另其下主力為趙壽山所部第三集團軍共有5個整編師,以及數個獨立騎兵師。 \n 這其中除了中央早期派入新疆負責接收的各部外,主要是以青馬、寧馬兩系統所部為主;青、寧各部據國軍方面的紀錄總兵力亦達到近30萬人之譜,為西北地區最強大的地方軍事力量。但這支兵力雖然龐大,但裝備較差,與國府中央的關係也時有起伏,不過由於伊斯蘭教的堅定信仰與世代的宗親觀念,使得其向心力極強,日後成為中共在西北最頑強的對手。 \n 共軍體系獨立明確 \n 相較於國府政軍系統在西北的錯綜複雜,西北的中共在各方面由黨一以貫之的一元化領導就要精實的多。在政治方面,陜北、隴東自1935年以來就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可謂其長期盤據的老區。待全面抗戰爆發,中共黨政軍機構及相關人員則是精銳盡出,用各種方式突破國軍的封鎖線,躍進至華北、華中、華南各地區建立許多根據地,在其陜北老區所駐兵力反而有限。 \n 1945年8月21日,中共中央軍委調整全國各地軍分區的編制與駐地,其中西北方面將晉綏軍區從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內畫分出來,從此直屬中央軍委指揮;而駐陜甘寧邊區的部隊,則仍然沿用陜甘寧晉綏聯防軍的番號;這對共軍而言,從此西北地區的軍事指揮體系更為獨立、明確,與華北地區的軍事系統逐漸分離。 \n 其駐防範圍為陜甘寧邊區所包括的三邊(警備第三旅。三邊是指中共陜甘寧邊區之三邊分區,包含定邊、靖邊、安邊、吳旗、鹽池等縣。)、隴東、關中、延屬等四個軍分區(1946年4月再加入綏德軍分區);到1946年初春其總兵力不包括民兵,正規部隊約為3萬2千多人。 \n 很明顯地,國軍在此時實力上仍占有相當充足的優勢,起碼由表面上的數目字來看這種優勢無疑是巨大的。即使我們將不屬於中央嫡系的青、寧二馬的部隊以及被新疆3區民族軍隊所牽制而暫時無法東調的西北行轅各部排除之,僅是胡宗南所部對陜北的共軍亦有超過8與1之比的優勢(大約26萬:3萬)。 \n 在1947年初美國調處國共之爭走向徹底破裂與東北、山東、山西等地區戰火一發不可收拾之後,蔣介石急於扭轉日趨緊張的戰局,早日給予中共一次重創,直搗赤都延安將勢在必行!(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