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院長室的搜尋結果,共26

  • 故宮院長周功鑫 請辭獲准

    故宮院長周功鑫 請辭獲准

     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昨日請辭,已獲馬英九總統批准。行政院高層昨日證實此事,但不願意透露請辭原因,僅說「不清楚」,並傳出副院長馮明珠為接任人選。記者深夜截稿前,周功鑫遲遲未接聽手機,也沒有任何回應;故宮公共事務室科長呂仁華則表示,沒聽說院長請辭,昨日下班前院長室的運作一切如常。 \n 由於事發突然,外界不禁揣測,周功鑫(見圖,本報資料照片/黃世麒攝)請辭原因是否和故宮餐飲經營的投標廠商石尚之間的爭議有關。日前行政院工程委員會做出故宮原決議「應予以撤銷」的審議,此舉無異打了故宮一個巴掌。因不滿得標變廢標,石尚公司的動作頻頻,除了向工程委員會提出訴願,也傳出向士林地檢署告發周功鑫、故宮消費合作社總經理何春寰等五人,事件似乎有越滾越大之趨勢。 \n 故宮長期委託消合社經營故宮餐飲禮品商店,隨著陸客來台開放,獲利營收屢創新高,但故宮僅將一成盈餘上繳國庫,其餘都是故宮自行決定使用方式,不需經過立法院監督,立委質疑是故宮小金庫。 \n 為了平息外界疑慮,故宮去年對外招標,九月評選出石尚為得標廠商,但去年十二月故宮以「採購計畫變更」為由不予決標,委託經營權又回到故宮消合社手上。今年一月石尚向行政院工程委員會提起訴願,六月底委員會認為故宮有「以行政作為延宕採購程序的嫌疑」,做出「故宮原異議處理結果應予以撤銷」的審議結果,此舉無疑認為故宮的處置不當。 \n 周功鑫一九四七年生,巴黎第四大學藝術史與考古博士,曾任故宮院長祕書、展覽組組長長達廿七年。二○○二年起擔任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所長,二○○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之後,徵調她回故宮任職院長至今。

  • 兩岸史話-新聞老兵看世紀大審奸

     孰料丁一到香港,沒說服他人,反被周佛海拉到上海,要他主持汪記特工組織。 \n 原來那天獄方把丁某押到法院之後,以為又像往日,審訊將會拖長一天,因此把囚車開了回去,準備到傍晚再來接人。不料當天法院開的只是調查庭,問到中午便已結束,法警室主管在大門外不見囚車,便不經意地只派名法警押送,一直到下午3點還不見那名法警回來,方才著急。後來查問,才知那名押送法警在法院門外,只僱了兩輛黃包車,便與丁某一前一後坐車上路,途中,在丁的哄騙下,更徇情陪同丁某回家,讓丁與妻室家人見面,直打天黑前才又押送人犯返獄。 \n 這番話自然是半真半假,事實上,那名法警定然得了丁某不少的好處,才讓人犯回家並留上5個鐘頭。說不定,法警室的人還脫不了縱容,甚至協助嫌疑。 \n 這是條十分聳人聽聞的大消息,在當時,恐怕只有「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納粹黨衛隊頭子)單人押送,安返巢鴨(東京羈押二戰甲級戰犯的監獄)」的假設性新聞堪與一比。同事們認為如能標上「縱法縱人,大特務還押返家」的大標題,再配以「丁默邨幸得魚水重歡,纏綿繾綣」的副題,一定會轟動全國。可是,時局已日趨緊張,報社在各方連連請託之下,無心大張旗鼓加強處理,在下也就平鋪直敘寫了條不長不短的新聞,讓編輯先生們做了個「全二而不加框」、重視但不太顯著地處理了事。 \n 想不到別的報一字不刊,這消息竟成《中央日報》專有!第二天我循例再往法院採訪,在法警室意外遭受一陣指桑罵槐的諷誚,特別是那名警長還摸槍擦彈加以威脅。言談中,他們一逕說平日如何供我新聞、給我方便,但到了急要時我卻出賣朋友,讓那個押送法警遭受開革處分。 \n 我明知他們不敢動我毫毛,坐在室內原圖加以解釋,幸在此時,那位讀過幾天書的副警長卻挺身而出,說是這位記者先生已經很夠朋友了,如果他把這條消息大加渲染,你我準定吃不了兜著走。再說,一向神通廣大的丁大特務「可逃不走」,更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他遠走天涯,不僅法警室從上到下悉數坐牢,恐怕高院院長和老虎橋的典獄長都脫不了關係。這番話說得有條有理,把他的同事們一個個弄得啞口無言,連那名「磨刀霍霍」的警長,也趕過來與我拉手,抱歉著說,一切只是源於一場誤會。 \n 這天,我依然搭乘馬車回社。 \n 說來也是巧合。早年,馬車曾是南京主要的交通工具,但日益增加的汽車取代了馬車的地位,到抗戰勝利之後,整個南京便只剩下自新街口沿漢中路轉往莫愁路的一條來回馬車路線,而路的兩頭恰巧正是《中央日報》旁的新街口與朝天宮高等法院,看上去,好像天造地設地專門為我安排。我自新街口搭車西行,取道漢中路,一個左轉,便到達頗具古代情調的莫愁路。那年頭,莫愁路還是布滿深宅大院寧靜無比的住宅區,路面鋪的是青石板,而在兩列齊整的行道樹外,一帶雕花短牆之內,更掩映著一畦畦古意盎然的亭園! \n 超級特務上演色戒 \n 平常高踞車座之上,一聞答答蹄聲,轆轆輪響,總不禁幽然而有懷古詩意,這天在車上卻只想著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人總有求生之念,這麼好的機會,即令是我一定設法遠逸,為什麼這個特務頭子就是不逃?」 \n 說來,丁默邨可是貨真價實的老牌超級特務。遠在中國共產黨創立之初,原名丁竹倩的他便已是共青團團員。當首任中共總書記陳獨秀自廣州返抵上海總部後,擔任「交通」的丁某即受命上級包惠僧,告知另一中共領袖張國燾以陳的行蹤。不久,共產國際代表馬林(Henk Sneevliet)即偕張前往上海漁陽里二號陳寓商談中共大計。 \n 大約是看到中共情報工作做得挺好吧!國民黨高層一貫喜歡把投靠或被捕的中共特務人員引為己用。對於丁某自無例外。1934年中,當國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成立時,在兼局長陳立夫及副局長首都警察廳長陳焯之下,第一、二、三處處長即由徐恩曾、戴笠和丁默邨三人分別出任,丁且憑其與黨方關係當選國大代表,足見他不僅轉變甚早,且已在國府情報組織中,與後來分長中統及軍統兩大特務機構的徐、戴分庭抗禮了。 \n 不過,丁與徐、戴早年雖各掌一處,平起平坐,但後來卻遠不如他的兩位同僚得意。及抗戰開始,原在上海負責文化情報工作的丁某,奉命接待自延安與毛澤東爭權失敗逃往漢口、與之有舊的張國燾,因在接待費用上搞得不清不楚,被戴笠告了一狀,曾經受到清查。 \n 恐怖七十六號 \n 1938年後,中統、軍統在徐、戴主持下分道揚鑣,丁所主持的第三處卻被裁撤,丁本人也只撈得個軍委會少將參議的閒差,留在昆明「養病」。等汪精衛由重慶出走,發表豔電(指1938年12月29日電報,豔為29日代稱),響應日相近衛招降聲明,丁即受命趕往香港,旨在勸說汪派人物懸崖勒馬;另說則指其赴港目的,是在企圖拉回原在其下工作,其時卻在上海為偽維新政府主持特務機構的李士群。孰料丁一到香港,沒說服他人,反被周佛海拉到上海,要他主持汪記特工組織。這樣,原在老軍統局下任事的3個處長,便分為中統、軍統與偽「統」,再度鼎足而三! \n 丁在創立偽「統」之後,把原來李士群設在滬西億廷盤路諸安濱十號的特工機構,遷往極司斐爾路七十六號,並大加擴張,一時多少抗日愛國志士都被殘害其中,而極路七十六號遂成嚇死人的血腥殘暴和恐怖的象徵或代號。 \n (待續)

  • 楊仁壽:立即退回法官:沒說清時間

     前立委何智輝,究竟是在何時送禮給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遭退回,演變成法官槓上院長風波。楊稱八年前擔任司法院祕書長時,立委何智輝曾送禮到他家,但他立即退回;北院法官林孟皇反駁,二年前,楊面對同樣質疑時,沒有說清楚時間點,才會讓人質疑送禮與最高法院祕密分案有關。 \n 七十歲的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預定二月十七日退休。由於楊院長將退休,再加上最高法院近年多件司法爭議判決,引發社會議論和恐龍法官批評,五百一十八位法官前天成立「法官票選最高法院院長行動聯盟」,發起「改革最高法院,拆除恐龍法官溫床」連署活動,希望最高法院院長由法官票選適任人選,再提供總統參考派任。 \n 聯盟並列舉最高法院近年來「十大司法爭議」案例,其中之一,指前立委何智輝涉犯藉勢藉端勒索財物罪,一、二審重判十四年,最高法院認為可能不構成犯罪,發回更審;由於最高法院採祕密分案,讓人誤會院長可指定分案,何因此送禮給楊仁壽,並探聽承審法官名單,但被退回未得逞,後來演變成高院更一審判無罪的「正己專案」,查辦多位收賄司法官。 \n 楊仁壽對這個「例子」有意見,認為並非事實,四日發表聲明指出,九十二年他擔任司法院祕書長時,立委何智輝曾送一盒禮物到他家,他立即向當時司法院院長翁岳生報告,並由公關室主任王酉芬陪同,到立法院交還給何。楊稱調任最高法院後,從未再與何見面,也沒有收受任何人禮物,行動聯盟道聽塗說,移花接木,認與最高法院祕密分案有所關聯,令人遺憾。 \n 至於何智輝為何要送禮給他?楊仁壽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當時也感到相當錯愕。 \n 北院法官林孟皇公開回應表示,何智輝的司機在偵查中坦承曾送禮給楊仁壽,並有送禮名單及地址佐證;二年前自由時報曾報導此事,楊只說將何送的禮盒退回,但沒有說明時間點,讓外界認為這可能與祕密分案有關。 \n 林孟皇說,行動聯盟並沒有指控楊有何不法情事,他希望楊仁壽不要以時間點來轉移焦點,應正視最高法院祕密分案的不合理。

  • 上海參事室主任鄭祖康 逝世

     上海市政府參事室主任鄭祖康(見圖,本報系資料照片)8日下午因病於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逝世,享年64歲。 \n 1947年出生於上海的鄭祖康,歷任大陸全國政協常委、上海市委副主委、復旦大學副校長、管理學院院長、上海市政府參事室主任,對上海政學界影響至深。各界對鄭祖康猶在「正當年」卻與世長辭,都深感惋惜與遺憾。 \n 鄭祖康是大陸第一批優秀的海歸學者。鮮少有人知道,他求學路上沒念過本科,碩士也沒讀完,卻在美國的大學拿到了博士學位。上世紀60年代,十年文革粉碎了他的大學夢,他在長江一艘大型駁船上當水手,往返於上海與九江間,不久又到崇明縣長征農場務農,靠著自學埋首於數學、物理書中,遨遊於科學天地。 \n 1977年,復旦大學恢復招考研究生,鄭祖康以優異的成績錄取攻讀概率統計學;1980年,既無大學文憑,碩士還未畢業的他,毅然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學成後回到大陸,進入復旦大學任教。 \n 認識鄭祖康的師生都說,他極為平易近人,儘管年事漸高,依然奮鬥於研究、工作線上。今年4月還曾主持由上海市政府參事室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合辦的「十二五規畫與滬台經貿發展研討會」。

  • 署投院長偽造會議紀錄 判1年2月

    衛生署南投醫院九十六年間召開藥事委員會討論新藥提報事宜,卻因出席人數不足流會,院長陳能瑾因接受多位立委推薦藥品,擔心延誤提報期限,事後竟涉嫌施壓下屬偽造會議紀錄,並通知各委員到院長室補簽名。台中地院審結,依偽造文書罪將陳能瑾判刑一年二月。 \n陳能瑾昨天大聲喊冤說,法官只採用檢舉人的證詞,對於他有利的證據卻不採用,任何人都可以向醫院推薦新藥,這不能算「關說」,他的「沒意見」卻被扭曲成指示,下屬便宜行事卻讓身為行政首長的他成了箭靶,將再提上訴,還自己清白。 \n院長:「沒意見」被扭曲成指示 \n他還批評法官不瞭解醫院運作,藥事委員都來自各科主治醫師或主任,上班時間非常忙碌,很難聚在一起開會,有時以電話或視訊表達意見,但法官卻認定所謂的會議紀錄一定要所有人到場且簽名,只在形式上著墨,卻不去瞭解醫院運作常態。 \n判決指出,署立南投醫院九十六年五月召開藥事委員會討論藥品聯標新藥提報事宜,院長陳能瑾接受多位立委、民代推薦藥品請託提報為新藥,事前指示藥劑科藥師李俊輝在新藥提報單上代為填載立委、民代推薦的藥品資料,交由各藥事委員簽名確認,並通知他們開會。 \n批法官重形式 不瞭解醫院運作 \n不過,開會當天因出席人數不足未能召開,陳能瑾唯恐延誤新藥提報期限,事後透過李俊輝及祕書通知各藥事委員到院長室,在會議紀錄簽到單上補簽名,李因此知悉陳希望該次會議完成提藥程序之意,遂製作「決議通過十四項藥品」的不實會議紀錄。陳能瑾事後遭人檢舉,被檢方依偽造文書罪提起公訴。 \n陳能瑾向法官坦承有立委、民代向他推薦新藥,但堅稱從未指示李俊輝製作不實會議紀錄,他說:「當時這些委員陸續到我辦公室,我問他們對會議紀錄有無意見,他們說沒意見,我就請他們簽名。」

  • 等嘸正義 女法官對司法失望

    「法官為人民主持正義,但我幫得了別人,卻找不到屬於我的正義」,「事發至今一年多,司法院高層從來沒有人關心我,他們只想把案子吃掉,我對司法體系已經失去信心」!遭到性騷擾的女法官,十四日接受本報記者訪談,雖然事隔年餘,憶起當時情況不禁啜泣,道出心中委屈與無助。 \n女法官說,她與趙文淵院長相處的七個月裡,總是擔心趙會對她毛手毛腳,卻因連江地院的特殊環境,她隻身在外島,又無資深的法官可以制衡院長,幾乎孤立無援,以致無力對抗握有一切權力與資源的趙院長。 \n每天數日子 就盼早調職 \n她說,連休假都要趙院長批准,在本島的法院根本是難以想像的事。每到周六、周日,趙院長都要回嘉義,留她一個人值班,趙也從來不跟她討論假日值班的事,以致有九成以上的周末假日,都是她一個人留在法院值班。 \n面對趙院長的騷擾,她無法想像司法界竟然是這個模樣。她一個剛出道不過五個月的女法官,心中充滿驚訝與難堪。每天都在數日子,等著去年八月的調職,她相信只要慢慢熬,日子總會過去,「只要再忍耐一段時間」,總會離開這個傷心地。 \n更令她氣憤的是,趙院長以有人檢舉為名,誣指她與書記官婚外情,卻不把完整的檢舉函給她看,甚至在她調職後,還濫用首長權限開庭調查,逼迫同仁具結。她痛批趙根本無權這麼做,所作所為只是挾怨報復。 \n誣指婚外情 開庭逼具結 \n今年三月,她向監察院檢舉,監察院調查後認定趙對她確有不當的肢體碰觸,只是為了顧及她的名譽,才移請司法院自行議處,她不知道司法院有沒有在調查。 \n事實上,去年底就有人匿名檢舉,指控趙院長利用警備車招待朋友出遊,以及去年八月廿三日對她騷擾,但司法院政風室事後竟然以查無實據為由結案,讓她對司法體系失去信心。 \n她現在只想把手邊的工作做好,至於司法能否為人民主持正義?她已不像剛出道時那麼有把握,因為她至今等不到她的正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