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其美的搜尋結果,共40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國民黨方面的陳其美等人所習慣的是利用奉天承運、替天行道、改朝換代、天命流轉的名義。 \n 由此看來,僅僅針對陳其美一個人的這次謀殺行動,與其說是出於袁世凱或者馮國璋幕後操縱的政府行為,不如說是出於張宗昌、李海秋、王介凡、程子安、許國霖等江湖會黨黑道人士冤冤相報、公報私仇的自主發揮,儘管其中不能排除袁世凱或者馮國璋巨額懸賞的推動作用。借用《陳其美》一書作者張學繼的話說「有關陳其美遇刺案的黑幕始終沒有充分暴露。」 \n 另據鐘毓龍《說杭州》一書介紹:史量才,江蘇松江人,畢業於杭州蠶學館。民國初為上海新《申報》主筆。嘗與陳其美、陶成章二人共爭一紅妓秋水。秋水卒為陶所得。陳憤之使人暗殺陶而秋水乃歸於史。史於杭州裡西湖築別墅以貯之名曰秋水山莊。秋水固求史為陶報仇,史諾之。適袁世凱派員南下暗殺國民黨諸要人。史乃導之殺陳此民國5年之事。事隔20年同謀者時向史索賄。史不能滿其欲,遂向陳子果夫、立夫處告密。 \n 黑幫會黨權錢交易 \n 時二陳均得勢,以杭州警察局局長何云非己黨恐掣肘,乃言於蔣介石而罷之,代以趙龍文密為布置。史亦已有所聞乘汽車逃滬。然沿途刺客均有暗伏遂不能免。據傳刺客開槍時,車中死者二人其一為史子、另一為史子同學。史本人逃竄至一老樹下,終為刺客搜獲,一擊而殞。 \n 鐘毓龍所說的陶成章應該是陶駿保的誤寫。1934年11月14日史量才遇刺時當場死亡的是史量才、司機和史量才兒子史永賡的同學鄧祖詢,而不是「其一為史子另一為史子同學」。像這樣經不起推敲的道聽塗說,只能算是僅供參考的野史趣聞。 \n 同樣性質的野史趣聞,還有張子漢、周永亮編寫的《中國幫會大揭祕》一書中的相關文字。據說當年袁世凱派洪述祖來滬時,首先是找到了上海青幫湖州幫的巨頭李征五。李當時的兩個高徒,一個是應桂馨一個是張宗昌。當下李就選擇了他認為最合適的應桂馨介紹給洪述祖。同時因李征五已得知宋教仁與陳其美因權利之爭而矛盾激化,他想到還可用刺宋一事再作一筆交易,就又跑到陳其美那裡拍胸脯擔保他將刺宋擁陳,代價是50萬元和一支手槍。 \n 陳答應條件很快將錢、槍送到。案發後陳先布置手下設法取回槍支,然後將應桂馨捉拿歸案。李征五原想萬一事情敗露還可把陳其美推出,現在眼看就要弄到他的頭上,趕緊將武士英殺了滅口。據史料載武士英暴死獄中,死因是偶感風寒,殊為可疑。 \n 應桂馨越獄逃走後為袁世凱雇人刺殺。從此刺宋案證據確鑿之真凶均已身亡,袁大總統又無法捉拿歸案,只能了結此案。幾年後,李征五為報一箭之仇,派其另一高徒刺殺了陳其美,這位高徒正是後來的大軍閥張宗昌。……陳其美也是青幫李征五系統中的人物,與李有深交。 \n 總而言之,國民黨方面的陳其美等人所習慣的是利用奉天承運、替天行道、改朝換代、天命流轉的名義,自相矛盾地從事公天下、救天下、打天下、坐天下、治天下、家天下、私天下的傳統型暴力革命,而不是宋教仁所選擇的在民主憲政的制度框架內開展議會選舉、陽光參政、相互合作、和平競爭的現代路徑。 \n 隨著民主憲政制度的逐步確立和不斷完善,陳其美等人連同他們所選擇的暴力革命,面臨著即將退出政治舞台的歷史宿命。「二次革命」之後陳其美等人沿著綁架暗殺、策反暴動的輪迴路徑走下去,最終在殘害犧牲別人生命的同時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代價。 \n 1922年1月同盟會成員梁漱溟在一次演講中,針對革命黨人崇尚革命暴力的相關表現,批評說「現在很清楚擺在外面的就是武人勢力的局面。……至於說到助長這種武人勢力的原因,卻不能不責備革命先輩他們,無論如何不應用二次革命那種手段。二次革命實在是以武力為政爭的開端。從此以後凡是要為政治活動的總要去奔走武人的門下。……武人的威權從此一步一步的增長到現在而達極點。」 \n 以忠厚恕道著稱的光復會創始會長蔡元培,一生當中幾乎沒有說過任何人的壞話,他筆下的幾乎所有傳記類文章所留下的都是單邊片面的讚美之辭,其中包括《亡友胡鐘生傳》、《夏瑞芳傳》、《王君季高傳》、《陳英士殉難紀念報告》。而王季高即王金發恰恰是槍殺胡鐘生的涉案主凶。 \n 中山先生傾於理想 \n 陳其美即陳英士又恰恰是謀殺夏瑞芳、尤其是與蔡元培同為光復會創始人的陶成章的幕後主凶。1931年5月18日蔡元培以國民黨元老的身分,在既是孫中山的總理紀念周、又是陳其美的殉國紀念日的黨內集會上作了《陳英士殉難紀念報告》,其中重點集納了孫中山評價陳其美的「總理遺教」。 \n 《孫文學說》第六章附錄有英士先生致克強先生書,力辯同志中有「中山先生傾於理想」一語之害。第七章有志竟成於敘武漢起義事謂「其時響應之最有力、而影響於全國最大者厥為上海陳英士之積極進行。故漢口一失英士則能取上海以抵之。由上海乃能規取南京後漢陽一失吾黨又得南京以抵之。革命之大局因以益振。在上海英士一木之支者較他著尤多也。」(全文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暴力革命最終付出代價(十六)

    由此看來,僅僅針對陳其美一個人的這次謀殺行動,與其說是出於袁世凱或者馮國璋幕後操縱的政府行為,不如說是出於張宗昌、李海秋、王介凡、程子安、許國霖等江湖會黨黑道人士冤冤相報、公報私仇的自主發揮,儘管其中不能排除袁世凱或者馮國璋巨額懸賞的推動作用。借用《陳其美》一書作者張學繼的話說「有關陳其美遇刺案的黑幕始終沒有充分暴露。」 \n另據鐘毓龍《說杭州》一書介紹:史量才,江蘇松江人,畢業於杭州蠶學館。民國初為上海新《申報》主筆。嘗與陳其美、陶成章二人共爭一紅妓秋水。秋水卒為陶所得。陳憤之使人暗殺陶而秋水乃歸於史。史於杭州裡西湖築別墅以貯之名曰秋水山莊。秋水固求史為陶報仇,史諾之。適袁世凱派員南下暗殺國民黨諸要人。史乃導之殺陳此民國5年之事。事隔20年同謀者時向史索賄。史不能滿其欲,遂向陳子果夫、立夫處告密。 \n \n黑幫會黨權錢交易 \n \n \n時二陳均得勢,以杭州警察局局長何云非己黨恐掣肘,乃言於蔣介石而罷之,代以趙龍文密為布置。史亦已有所聞乘汽車逃滬。然沿途刺客均有暗伏遂不能免。據傳刺客開槍時,車中死者二人其一為史子、另一為史子同學。史本人逃竄至一老樹下,終為刺客搜獲,一擊而殞。 \n鐘毓龍所說的陶成章應該是陶駿保的誤寫。1934年11月14日史量才遇刺時當場死亡的是史量才、司機和史量才兒子史永賡的同學鄧祖詢,而不是「其一為史子另一為史子同學」。像這樣經不起推敲的道聽塗說,只能算是僅供參考的野史趣聞。 \n同樣性質的野史趣聞,還有張子漢、周永亮編寫的《中國幫會大揭祕》一書中的相關文字。據說當年袁世凱派洪述祖來滬時,首先是找到了上海青幫湖州幫的巨頭李征五。李當時的兩個高徒,一個是應桂馨一個是張宗昌。當下李就選擇了他認為最合適的應桂馨介紹給洪述祖。同時因李征五已得知宋教仁與陳其美因權利之爭而矛盾激化,他想到還可用刺宋一事再作一筆交易,就又跑到陳其美那裡拍胸脯擔保他將刺宋擁陳,代價是50萬元和一支手槍。 \n陳答應條件很快將錢、槍送到。案發後陳先布置手下設法取回槍支,然後將應桂馨捉拿歸案。李征五原想萬一事情敗露還可把陳其美推出,現在眼看就要弄到他的頭上,趕緊將武士英殺了滅口。據史料載武士英暴死獄中,死因是偶感風寒,殊為可疑。 \n應桂馨越獄逃走後為袁世凱雇人刺殺。從此刺宋案證據確鑿之真凶均已身亡,袁大總統又無法捉拿歸案,只能了結此案。幾年後,李征五為報一箭之仇,派其另一高徒刺殺了陳其美,這位高徒正是後來的大軍閥張宗昌。……陳其美也是青幫李征五系統中的人物,與李有深交。 \n總而言之,國民黨方面的陳其美等人所習慣的是利用奉天承運、替天行道、改朝換代、天命流轉的名義,自相矛盾地從事公天下、救天下、打天下、坐天下、治天下、家天下、私天下的傳統型暴力革命,而不是宋教仁所選擇的在民主憲政的制度框架內開展議會選舉、陽光參政、相互合作、和平競爭的現代路徑。 \n隨著民主憲政制度的逐步確立和不斷完善,陳其美等人連同他們所選擇的暴力革命,面臨著即將退出政治舞台的歷史宿命。「二次革命」之後陳其美等人沿著綁架暗殺、策反暴動的輪迴路徑走下去,最終在殘害犧牲別人生命的同時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代價。 \n1922年1月同盟會成員梁漱溟在一次演講中,針對革命黨人崇尚革命暴力的相關表現,批評說「現在很清楚擺在外面的就是武人勢力的局面。……至於說到助長這種武人勢力的原因,卻不能不責備革命先輩他們,無論如何不應用二次革命那種手段。二次革命實在是以武力為政爭的開端。從此以後凡是要為政治活動的總要去奔走武人的門下。……武人的威權從此一步一步的增長到現在而達極點。」 \n以忠厚恕道著稱的光復會創始會長蔡元培,一生當中幾乎沒有說過任何人的壞話,他筆下的幾乎所有傳記類文章所留下的都是單邊片面的讚美之辭,其中包括《亡友胡鐘生傳》、《夏瑞芳傳》、《王君季高傳》、《陳英士殉難紀念報告》。而王季高即王金發恰恰是槍殺胡鐘生的涉案主凶。 \n \n中山先生傾於理想 \n \n \n陳其美即陳英士又恰恰是謀殺夏瑞芳、尤其是與蔡元培同為光復會創始人的陶成章的幕後主凶。1931年5月18日蔡元培以國民黨元老的身分,在既是孫中山的總理紀念周、又是陳其美的殉國紀念日的黨內集會上作了《陳英士殉難紀念報告》,其中重點集納了孫中山評價陳其美的「總理遺教」。 \n《孫文學說》第六章附錄有英士先生致克強先生書,力辯同志中有「中山先生傾於理想」一語之害。第七章有志竟成於敘武漢起義事謂「其時響應之最有力、而影響於全國最大者厥為上海陳英士之積極進行。故漢口一失英士則能取上海以抵之。由上海乃能規取南京後漢陽一失吾黨又得南京以抵之。革命之大局因以益振。在上海英士一木之支者較他著尤多也。」(全文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廖仲愷在宋教仁遇刺時,恰恰就站在宋教仁身邊。 \n 他見到孫君在南京政府裡,根本是無所作為的木偶,而在質詢故人張振武事件時,發現袁實際上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卑怯蠢才。所以他不想推薦南孫,也不考慮北袁,而是想讓第三者-被認為最愚笨懦弱的黎元洪-當總統。孫與袁當臨時大總統期間,黎都擔任副總統,那麼當孫、袁下來後由黎頂上去也算是符合憲法的順理成章之事。 \n 實權由革命黨掌握 \n 宋的意圖是實權由革命黨掌握,讓黎擔任虛位來度過這個危險的過渡期。北袁南孫當然不會不知道宋的心思,他們做了許多倒宋的動作。按照北一輝的解釋,殺害宋教仁的主謀陳其美同時也是挑起發動所謂「二次革命」的罪魁禍首,主謀者覺得與其他大從犯一起舉兵,既能瞞天下之耳目,又可以扳倒北方的從犯,豈非一舉兩得? \n 而北方的從犯對主謀者與其他從犯的背信大感憤怒,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也做出了格外強硬的姿態。革命黨的輿論對袁的強硬甚感憤怒,且誤認袁就是主謀,於是和真正的主犯組成不義之軍。舉兵謀略由上海都督府像無底之瓶似地洩露出來。 \n 具體的殺人兇手從租界警察局引渡到主謀者的權力範圍後,要不是立即被毒死就是馬上逃走了。令人遺憾的是直到1937年,被日本政府以教唆下級軍官於1936年2月26日發動武裝政變的罪名執行槍決的北一輝,再也沒有像他所承諾的那樣,為宋教仁案提供完整確鑿的證據鏈條。 \n 萬分僥倖的是,當年日本外務省在檔案文獻當中,保存了日本駐上海領事館所記錄的北一輝的部分言行。在標明「機密第47號大正二年1913年4月8日」的日本外務省密件中,駐上海總領事有吉明在寫給「外務大臣男爵牧野伸顯」的關於北輝次郎的離境命令報告中寫道:「今回發生了宋教仁暗殺事件。有關暗殺疑犯及行兇情況,該人信口雌黃,密告黃興與在華僑民共謀,又密告各國租界的員警也有干係,引起中國人和外國人的重大疑惑對,我在華國人也有其他嫌疑。若任尤其胡言亂語,必將嚴重妨礙地方之安寧。為此命令該人從本日起三年內不准在清國僑居。」 \n 在標明「機密第730號5月1日考察人談話摘要」的另一份日本外務省密件中,更加具體地記錄了北一輝關於宋教仁案的私人調查,接受離境命令於近日歸國的社會主義者北輝次郎,就宋教仁暗殺事件做了如左談話,其談話內容真假難辨,現上報僅供參考。 \n 在暗殺宋教仁的陰謀者中,有化名為王古謨的大久保豐彥,目前滯留在上海香港路五號,我國人長岡豐所經營的慈惠醫院內。其在宋被暗殺前後,往來於應桂馨等人之間,並將多數祕密檔案交給其洋妾的乾爹,叫做野口某某的保藏。關於大久保的行為,住在上海北四川路橫濱橋旁168號的高望信彌及長田實等人,都願意在任何時候挺身作證。 \n 已被拘留的應桂馨等人若坦白,將對我國外交工作產生巨大的影響。應該說北一輝所提供的相關人證及其線索是有一部分真實性的,但是這些線索只可以用來強化陳其美是謀殺宋教仁的第一嫌疑人的證據鏈條。關於陳其美的為人程潛在《護國之役前後回憶》一文中介紹說「陳其美是一個以口齒捷、主意捷、手段捷、行動捷『四捷』著名的小人。誰和他鬧翻誰就要吃虧上當。」 \n 以「四捷」著稱的陳其美,是藉著1911年7月31日成立於上海的同盟會中部總會,逐漸進入同盟會核心團隊的。他在辛亥革命前後,依賴江湖會黨黑道人士所開展的不擇手段、爭權奪利的恐怖暗殺,造就了自己在政治舞台上的迅速崛起和短暫輝煌。 \n 這個憑藉黑道人士的恐怖暗殺迅速崛起的前滬軍都督,最終也在黑道人士的恐怖暗殺中喪失了生命。陳其美之死堪稱是一系列連環命案的輪迴報應。 \n 1916年5月18日,陳其美在法租界薩坡賽路14號遭受刺殺時,孫中山最為親密的同鄉助手胡漢民、胡毅生、廖仲愷正在三樓下棋,陳其美的親信丁景良、吳忠信、蕭紉秋、余建光、邵元沖等人正在底層談話。 \n 其中的廖仲愷在宋教仁遇刺時,恰恰就站在宋教仁身邊。到了孫中山去世之後的1925年8月20日上午,廖仲愷攜夫人何香凝乘車前往廣州國民黨中央黨部開會,在戒備森嚴的黨部門前慘遭謀殺。 \n 只針對陳其美一人 \n 主持操縱刺殺案的幕後主凶,一個是在孫中山生前長期擔任隨身保鏢的洪門首領朱卓文,一個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基於常識理性,假如刺殺陳其美確實是袁世凱政府精心策畫的一項重大行動,在與陳其美同等重要的胡漢民、廖仲愷等人同時在場的情況下,軍警當局最為恰當的選擇是在租界當局配合下直接搗毀該祕密機關,以便把相關人等一網打盡,而不是僅僅針對陳其美一個人的奪命暗殺。 \n 涉入此案的李海秋、王介凡等人,是法租界薩坡賽路今淡水路14號的常客,假如他們想撈取更高額度的獎賞,完全可以建議袁世凱政府順藤摸瓜,通過抓捕胡漢民、廖仲愷以及日本籍承租人山田純三郎等人,直接追蹤到已經於18天前抵達上海的孫中山。(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以「四捷」著稱聞名於世(十五)

    廖仲愷在宋教仁遇刺時,恰恰就站在宋教仁身邊。 \n他見到孫君在南京政府裡,根本是無所作為的木偶,而在質詢故人張振武事件時,發現袁實際上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卑怯蠢才。所以他不想推薦南孫,也不考慮北袁,而是想讓第三者-被認為最愚笨懦弱的黎元洪-當總統。孫與袁當臨時大總統期間,黎都擔任副總統,那麼當孫、袁下來後由黎頂上去也算是符合憲法的順理成章之事。 \n \n實權由革命黨掌握 \n \n \n宋的意圖是實權由革命黨掌握,讓黎擔任虛位來度過這個危險的過渡期。北袁南孫當然不會不知道宋的心思,他們做了許多倒宋的動作。按照北一輝的解釋,殺害宋教仁的主謀陳其美同時也是挑起發動所謂「二次革命」的罪魁禍首,主謀者覺得與其他大從犯一起舉兵,既能瞞天下之耳目,又可以扳倒北方的從犯,豈非一舉兩得? \n而北方的從犯對主謀者與其他從犯的背信大感憤怒,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也做出了格外強硬的姿態。革命黨的輿論對袁的強硬甚感憤怒,且誤認袁就是主謀,於是和真正的主犯組成不義之軍。舉兵謀略由上海都督府像無底之瓶似地洩露出來。 \n具體的殺人兇手從租界警察局引渡到主謀者的權力範圍後,要不是立即被毒死就是馬上逃走了。令人遺憾的是直到1937年,被日本政府以教唆下級軍官於1936年2月26日發動武裝政變的罪名執行槍決的北一輝,再也沒有像他所承諾的那樣,為宋教仁案提供完整確鑿的證據鏈條。 \n萬分僥倖的是,當年日本外務省在檔案文獻當中,保存了日本駐上海領事館所記錄的北一輝的部分言行。在標明「機密第47號大正二年1913年4月8日」的日本外務省密件中,駐上海總領事有吉明在寫給「外務大臣男爵牧野伸顯」的關於北輝次郎的離境命令報告中寫道:「今回發生了宋教仁暗殺事件。有關暗殺疑犯及行兇情況,該人信口雌黃,密告黃興與在華僑民共謀,又密告各國租界的員警也有干係,引起中國人和外國人的重大疑惑對,我在華國人也有其他嫌疑。若任尤其胡言亂語,必將嚴重妨礙地方之安寧。為此命令該人從本日起三年內不准在清國僑居。」 \n在標明「機密第730號5月1日考察人談話摘要」的另一份日本外務省密件中,更加具體地記錄了北一輝關於宋教仁案的私人調查,接受離境命令於近日歸國的社會主義者北輝次郎,就宋教仁暗殺事件做了如左談話,其談話內容真假難辨,現上報僅供參考。 \n在暗殺宋教仁的陰謀者中,有化名為王古謨的大久保豐彥,目前滯留在上海香港路五號,我國人長岡豐所經營的慈惠醫院內。其在宋被暗殺前後,往來於應桂馨等人之間,並將多數祕密檔案交給其洋妾的乾爹,叫做野口某某的保藏。關於大久保的行為,住在上海北四川路橫濱橋旁168號的高望信彌及長田實等人,都願意在任何時候挺身作證。 \n已被拘留的應桂馨等人若坦白,將對我國外交工作產生巨大的影響。應該說北一輝所提供的相關人證及其線索是有一部分真實性的,但是這些線索只可以用來強化陳其美是謀殺宋教仁的第一嫌疑人的證據鏈條。關於陳其美的為人程潛在《護國之役前後回憶》一文中介紹說「陳其美是一個以口齒捷、主意捷、手段捷、行動捷『四捷』著名的小人。誰和他鬧翻誰就要吃虧上當。」 \n以「四捷」著稱的陳其美,是藉著1911年7月31日成立於上海的同盟會中部總會,逐漸進入同盟會核心團隊的。他在辛亥革命前後,依賴江湖會黨黑道人士所開展的不擇手段、爭權奪利的恐怖暗殺,造就了自己在政治舞台上的迅速崛起和短暫輝煌。 \n這個憑藉黑道人士的恐怖暗殺迅速崛起的前滬軍都督,最終也在黑道人士的恐怖暗殺中喪失了生命。陳其美之死堪稱是一系列連環命案的輪迴報應。 \n1916年5月18日,陳其美在法租界薩坡賽路14號遭受刺殺時,孫中山最為親密的同鄉助手胡漢民、胡毅生、廖仲愷正在三樓下棋,陳其美的親信丁景良、吳忠信、蕭紉秋、余建光、邵元沖等人正在底層談話。 \n其中的廖仲愷在宋教仁遇刺時,恰恰就站在宋教仁身邊。到了孫中山去世之後的1925年8月20日上午,廖仲愷攜夫人何香凝乘車前往廣州國民黨中央黨部開會,在戒備森嚴的黨部門前慘遭謀殺。 \n \n只針對陳其美一人 \n \n \n主持操縱刺殺案的幕後主凶,一個是在孫中山生前長期擔任隨身保鏢的洪門首領朱卓文,一個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基於常識理性,假如刺殺陳其美確實是袁世凱政府精心策畫的一項重大行動,在與陳其美同等重要的胡漢民、廖仲愷等人同時在場的情況下,軍警當局最為恰當的選擇是在租界當局配合下直接搗毀該祕密機關,以便把相關人等一網打盡,而不是僅僅針對陳其美一個人的奪命暗殺。 \n涉入此案的李海秋、王介凡等人,是法租界薩坡賽路今淡水路14號的常客,假如他們想撈取更高額度的獎賞,完全可以建議袁世凱政府順藤摸瓜,通過抓捕胡漢民、廖仲愷以及日本籍承租人山田純三郎等人,直接追蹤到已經於18天前抵達上海的孫中山。(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此後不久孫中山便任命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為蔣介石的日後崛起鋪平了道路。 \n 1917年5月18日是陳其美遇刺一周年的日子,其家屬親友在湖州東門外碧浪湖畔的峴山,為他舉辦了安葬典禮,由北京政府大總統黎元洪的特派代表胡漢民主祭。 \n 陳其美墓坐落在風景秀麗的峴山南麓面迎碧浪湖。墓道入口處所建石坊上有孫中山「成仁取義」的題字,墓碑上刻有孫中山的題字「陳公英士之墓」。1931年陳其美墓在蔣介石主持下得以改建,「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到嚴重破壞。現在的陳其美墓係重新修復於1984年。 \n 成就蔣介石的輝煌 \n 陳其美之死直接成就了異姓盟弟蔣介石的日後輝煌。陳其美遇刺後不久,日本護士重松金子於1916年10月6日,為戴季陶生育了一名私生子,這個私生子就是蔣緯國。由於戴季陶嚴重懼內,戴季陶事先與蔣介石說好由蔣出面認領這個孩子。 \n 蔣緯國出生後,由日本人山田純三郎從日本帶到上海,再由蔣介石交給姚冶誠撫養成人。由蔣介石與陳其美、戴季陶、山田純三郎的親密關係可以看出,他當年已經進入孫中山身邊的核心圈子。1920年10月29日,孫中山在致蔣介石信中寫道「我望競兄為民國元年之克強,為民國二年後之英士,我即以當時信託克強、英士者信託之。……兄與英士共事最久,亦知我所以待英士矣,兄不妨以我之意思盡告競兄也。」 \n 這裡的「競兄」指的是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字競存蔣介石當時的職務是許崇智的粵軍第二軍參謀長也就是陳炯明的間接部下。到了1924年3月2日,蔣介石在寫給孫中山的書信中,重點渲染了他與陳其美之間的特殊情誼,進而懇求孫中山像此前倚重陳其美一樣倚重他自己:「先生不嘗以英士之事先生者期諸中正乎,今敢還望先生先以英士之信中正者而信之也。先生今日之於中正其果深信乎,抑未之深信乎,中正實不敢臆斷。」 \n 此後不久孫中山便任命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為蔣介石的日後崛起鋪平了道路。1913年3月20日晚上,有望出任內閣總理的宋教仁,在上海滬寧火車站準備乘車前往北京時,遭到槍手武士英的背後槍擊,於3月22日凌晨在滬寧鐵路醫院去世。3月23日《民立報》在報導宋教仁的遺體含殮儀式時,公開提到了北輝次郎的名字。 \n 宋先生本在滬寧鐵路醫院三層樓上,時靈樞已由英士在外間購來停放最下層略大之一室。二時許宋先生之故舊畢集。三時三十分送行者親將舁床自三層樓抬下。衣衾棺槨皆用中國舊式棺楠木五寸附體紅緞平金衾衣。 \n 宋先生靈體下樓後由服役者將衾穿服竣事遂入棺含殮。視含者環立四周,哭聲震宇,黃克強、于右任、尤慟、沈縵雲於含前數分鐘由車站趕到,國民黨交通部職員全體俱在。此外尚有鐘文耀、伍廷芳、趙鳳昌亦均會殮,皆哭失聲。 \n 女士來者為張昭漢、楊季威、陳鴻璧、舒惠楨,以花球置靈床,尚有日本人北輝次郎等四五人皆泣不可抑。四點半蓋棺,一時吊客撫棺大慟。夏紹笙、葉惠鈞二君又於哭泣中為簡單之演說,頓足捶胸、人心大憤,均大呼「人人擔任緝凶」及後又有日本人宮崎滔天亦踵至,靈床前已設位,遂向宋先生鞠躬,五時後始散。《民立報》社駐醫院記者錫三及劉君白均留院護守靈櫬。 \n 北輝次郎又名北一輝,1883年出生於日本新潟市佐渡郡。1906年23歲的北一輝自費出版《國體論與純正社會主義》,從社會主義立場嚴厲批評以天皇主權說為中心的「國體論」,從而在反政府的社會主義陣營嶄露頭角,並於同年加入由黑龍會首領內田良平、宮崎滔天與程家檉、陳天華、宋教仁等人共同牽頭成立的,以孫中山為總理的中國同盟會。 \n 辛亥革命爆發後,黑龍會總幹事內田良平應宋教仁的要求,派遣北一輝以黑龍會刊物《時事月刊》的特派記者身分來到中國。北一輝於1911年10月31日抵達上海,成為替宋教仁出謀畫策的追隨者。 \n 宋教仁遇刺後,由於北一輝私自調查宋案真相,而被日本駐上海總領事有吉明勒令回國。1915年北一輝在日本撰寫出版《支那革命外史》的前8章,重點記錄他在辛亥革命前後的親身經歷,特別是他與宋教仁的親密合作關係。 \n 袁氏僅是刺宋從犯 \n 1921年他又在日本出版共20章的《支那革命外史》增訂本。在增訂本的第14章中,北一輝以「中國的危機和天人不容的二次革命」為標題,重點披露了他所見證的宋案真相,宋被刺殺是天人共憤之惡業。亡靈的不白之冤是3年來隱藏在鄙人心中的最大塊壘。鄙人可以負責任地說,袁不是暗殺宋的主犯,他僅僅是個從犯而已。暗殺計畫的主謀者是宋的革命「戰友」陳其美。 \n 故人宋君在呼應譚、黃的號召積極拒斥五國借款的同時,還明白到日本的錯誤對華政策必將引致反復動亂,而使故國滅亡。於是他專心於組織國民黨希望自己能夠當上實權總理。他終於掌握了上下兩院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選票,能夠被選為正式大總統的人選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為蔣介石日後崛起鋪平道路(十四)

    此後不久孫中山便任命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為蔣介石的日後崛起鋪平了道路。 \n1917年5月18日是陳其美遇刺一周年的日子,其家屬親友在湖州東門外碧浪湖畔的峴山,為他舉辦了安葬典禮,由北京政府大總統黎元洪的特派代表胡漢民主祭。 \n陳其美墓坐落在風景秀麗的峴山南麓面迎碧浪湖。墓道入口處所建石坊上有孫中山「成仁取義」的題字,墓碑上刻有孫中山的題字「陳公英士之墓」。1931年陳其美墓在蔣介石主持下得以改建,「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到嚴重破壞。現在的陳其美墓係重新修復於1984年。 \n \n成就蔣介石的輝煌 \n \n \n陳其美之死直接成就了異姓盟弟蔣介石的日後輝煌。陳其美遇刺後不久,日本護士重松金子於1916年10月6日,為戴季陶生育了一名私生子,這個私生子就是蔣緯國。由於戴季陶嚴重懼內,戴季陶事先與蔣介石說好由蔣出面認領這個孩子。 \n蔣緯國出生後,由日本人山田純三郎從日本帶到上海,再由蔣介石交給姚冶誠撫養成人。由蔣介石與陳其美、戴季陶、山田純三郎的親密關係可以看出,他當年已經進入孫中山身邊的核心圈子。1920年10月29日,孫中山在致蔣介石信中寫道「我望競兄為民國元年之克強,為民國二年後之英士,我即以當時信託克強、英士者信託之。……兄與英士共事最久,亦知我所以待英士矣,兄不妨以我之意思盡告競兄也。」 \n這裡的「競兄」指的是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字競存蔣介石當時的職務是許崇智的粵軍第二軍參謀長也就是陳炯明的間接部下。到了1924年3月2日,蔣介石在寫給孫中山的書信中,重點渲染了他與陳其美之間的特殊情誼,進而懇求孫中山像此前倚重陳其美一樣倚重他自己:「先生不嘗以英士之事先生者期諸中正乎,今敢還望先生先以英士之信中正者而信之也。先生今日之於中正其果深信乎,抑未之深信乎,中正實不敢臆斷。」 \n此後不久孫中山便任命蔣介石為黃埔軍校校長,為蔣介石的日後崛起鋪平了道路。1913年3月20日晚上,有望出任內閣總理的宋教仁,在上海滬寧火車站準備乘車前往北京時,遭到槍手武士英的背後槍擊,於3月22日凌晨在滬寧鐵路醫院去世。3月23日《民立報》在報導宋教仁的遺體含殮儀式時,公開提到了北輝次郎的名字。 \n宋先生本在滬寧鐵路醫院三層樓上,時靈樞已由英士在外間購來停放最下層略大之一室。二時許宋先生之故舊畢集。三時三十分送行者親將舁床自三層樓抬下。衣衾棺槨皆用中國舊式棺楠木五寸附體紅緞平金衾衣。 \n宋先生靈體下樓後由服役者將衾穿服竣事遂入棺含殮。視含者環立四周,哭聲震宇,黃克強、于右任、尤慟、沈縵雲於含前數分鐘由車站趕到,國民黨交通部職員全體俱在。此外尚有鐘文耀、伍廷芳、趙鳳昌亦均會殮,皆哭失聲。 \n女士來者為張昭漢、楊季威、陳鴻璧、舒惠楨,以花球置靈床,尚有日本人北輝次郎等四五人皆泣不可抑。四點半蓋棺,一時吊客撫棺大慟。夏紹笙、葉惠鈞二君又於哭泣中為簡單之演說,頓足捶胸、人心大憤,均大呼「人人擔任緝凶」及後又有日本人宮崎滔天亦踵至,靈床前已設位,遂向宋先生鞠躬,五時後始散。《民立報》社駐醫院記者錫三及劉君白均留院護守靈櫬。 \n北輝次郎又名北一輝,1883年出生於日本新潟市佐渡郡。1906年23歲的北一輝自費出版《國體論與純正社會主義》,從社會主義立場嚴厲批評以天皇主權說為中心的「國體論」,從而在反政府的社會主義陣營嶄露頭角,並於同年加入由黑龍會首領內田良平、宮崎滔天與程家檉、陳天華、宋教仁等人共同牽頭成立的,以孫中山為總理的中國同盟會。 \n辛亥革命爆發後,黑龍會總幹事內田良平應宋教仁的要求,派遣北一輝以黑龍會刊物《時事月刊》的特派記者身分來到中國。北一輝於1911年10月31日抵達上海,成為替宋教仁出謀畫策的追隨者。 \n宋教仁遇刺後,由於北一輝私自調查宋案真相,而被日本駐上海總領事有吉明勒令回國。1915年北一輝在日本撰寫出版《支那革命外史》的前8章,重點記錄他在辛亥革命前後的親身經歷,特別是他與宋教仁的親密合作關係。 \n \n袁氏僅是刺宋從犯 \n \n \n1921年他又在日本出版共20章的《支那革命外史》增訂本。在增訂本的第14章中,北一輝以「中國的危機和天人不容的二次革命」為標題,重點披露了他所見證的宋案真相,宋被刺殺是天人共憤之惡業。亡靈的不白之冤是3年來隱藏在鄙人心中的最大塊壘。鄙人可以負責任地說,袁不是暗殺宋的主犯,他僅僅是個從犯而已。暗殺計畫的主謀者是宋的革命「戰友」陳其美。 \n故人宋君在呼應譚、黃的號召積極拒斥五國借款的同時,還明白到日本的錯誤對華政策必將引致反復動亂,而使故國滅亡。於是他專心於組織國民黨希望自己能夠當上實權總理。他終於掌握了上下兩院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選票,能夠被選為正式大總統的人選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國葬陳其美的議案遭到否決後,孫中山便發動革命黨人集資安葬陳其美。 \n 關於陳其美案的第一手文獻資料流傳下來的,主要是作為中華革命黨機關報的《民國日報》站在黨派立場進行的單邊片面、黨同伐異的相關報導。 \n 其中的蔣介石《祭陳英士文》表白說「維民國5年5月20日,盟弟蔣介石致祭於英士先生之靈曰:嗚呼自今以往世將無知我之深愛我之篤如公者乎。丁未至今十載其間,所共者何如,事非安危同仗之國事乎,所約者何如,辭非生死與共之誓辭乎……赤忱未剖奸邪觝隙忠言失察,竟成今日之禍悲乎哀哉。」 \n 追悼會數千人參與 \n 5月27日,陳其美靈櫬從蔣介石寓所轉移到位於上海法租界蘇州集義公所暫厝。隨著6月6日袁世凱去世祭悼陳其美的活動才逐漸公開進行。6月19日《民國日報》刊登孫中山的《祭陳其美文》,其中繼5月19日《民國日報》刊載《陳英士先生遇害記》之後,再一次把懸賞70萬元刺殺陳其美的幕後主凶鎖定在袁世凱身上,「70萬金頭顱如許自有史來莫之或匹。君死之夕屋欷巷哭我時撫屍猶弗瞑目。曾不逾月賊忽暴殂君儻無知天胡此怒」 \n 但是這言之鑿鑿的70萬元賞格一直沒有第一手的文獻檔案予以支撐。8月13日下午,由孫中山、黃興、伍廷芳、唐紹儀、溫宗堯、王寵惠、章太炎等63人聯名發起的「陳英士先生暨癸丑以後殉國諸烈士追悼大會」,在上海法租界霞飛路尚賢堂隆重舉行。據《民國日報》報導,會場上排列有五幀大幅照片,中為陳英士先生,左為范鴻仙、夏之麒兩先生,右為夏次岩、陳子范兩先生,另外還有數十位烈士的小照片依次排列,除此之外還有三百多名癸丑以後,殉國烈士以白布榜單的方式懸掛於會場兩旁。 \n 參加追悼大會的各界來賓計三、四千人。孫中山因病未能出席,由黃興主持並致詞,楊庶堪宣讀由孫中山領銜的《祭陳英士及癸丑以來殉國烈士文》,對「二次革命」以來在反袁鬥爭中死難的革命烈士表示悼念。同年10月31日,黃興在上海病逝。11月8日蔡鍔病逝於日本醫院。12月18日依據《臨時約法》復會的第一屆國會投票通過中華民國第一部《國葬法》。12月22日大總統黎元洪下令國葬黃興、蔡鍔。 \n 在此之前的11月20日,孫中山與唐紹儀聯名致函北京政府各總長、各議員,要求給予陳其美以國葬待遇。黎元洪的國葬令頒布之後,國民黨籍眾議員葉夏聲又在國會提出議案「請以國葬之禮施諸陳英士君」。議案一經提出,立即在國會內部引發激烈論爭。 \n 由進步黨演變而來的研究系議員-王謝家,在《對於陳其美國葬之商榷書》中表示說「必如黃、蔡二先生之偉烈殊勳而又道德純粹輿論洽孚乃足以當茲隆典。」而前滬軍都督陳其美雖然是革命鉅子,只是「與黃、蔡一例國葬尚待商榷」其理由是「國葬乃極重大之典禮如先儒從祀廟廷寧缺勿濫。」 \n 國民黨籍議員高旭在《為國葬陳英士駁王謝家文》中反駁說「若言其私道德惟有『風流都督』四字而已,本無足諱。此乃其個人問題猶之松坡之婦人醇酒如信陵君之所為此,則借此運動,彼則借此以脫險,豈蔡可國葬而陳獨不可歟,若以革命論,恐陳在先覺之例而蔡還自居後生小子矣。」 \n 12月28日,作為研究系機關報的北京《晨鐘報》刊登署名秋水的文章其中寫道「此次黃、蔡用國葬人無閒言。然若陳其美者其對於國家、國民有無功德人,所共知乃亦欲援黃、蔡為例請用國葬,吾恐將來一般偉人得用國葬者,其濫將如嘉禾章、文虎章識者視之真不值一錢矣。」該文指責國民黨方面要求國葬陳其美的相關言行,是想把國葬變而為一黨一派的「黨葬」。 \n 國葬陳其美的議案遭到否決後,孫中山便發動革命黨人集資安葬陳其美。1917年5月1日孫中山、唐紹儀、章炳麟、譚人鳳、孫洪伊、李烈鈞、胡漢民、朱佩珍、張人傑、王震等人以主喪友人資格,與陳其美家屬聯名發布舉殯訃告。5月12日陳其美靈柩從上海運回湖州的前一天,上海方面為他隆重舉辦送葬儀式。 \n 靈櫬歸葬浙江湖州 \n 關於此事《民國日報》報導說「前滬軍都督勳二位陳英士先生靈櫬歸葬湖州碧浪湖,於民國6年5月12日假蘇州集義公所開吊。……九時由大總統代表、智威將軍胡漢民致祭。次前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先生致祭。次兩廣陸巡閱使、廣東譚督軍代表古襄勤君致祭。均宣讀祭文其餘各同志亦多致祭者。」 \n 這篇報導特別提到與宋教仁有關的兩件事情。其一是前來弔唁的日本人,當中有一位田中壽平,他帶來的木龕中供奉著4位栗主木龕,外面書寫著「嗚呼忠烈四大先生之神位」一行字。他所謂的四大先生指的是宋教仁、黃興、蔡鍔、陳其美。按照他的說法他所經營的勝田館位於上海租界區的虹口附近,許多革命黨人亡命期間都在那裡隱居潛伏過。自去年冬天起,他在勝田館內設置了這個神龕,每天早晨頂禮膜拜以示崇敬之誠。今天特別帶來放置在靈案之上。其二是在陳其美靈前照料的12個童子軍中,有唐紹儀的兒子唐榴和宋教仁的兒子宋振呂。(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國葬議題遭到否決(十三)

    國葬陳其美的議案遭到否決後,孫中山便發動革命黨人集資安葬陳其美。 \n關於陳其美案的第一手文獻資料流傳下來的,主要是作為中華革命黨機關報的《民國日報》站在黨派立場進行的單邊片面、黨同伐異的相關報導。 \n其中的蔣介石《祭陳英士文》表白說「維民國5年5月20日,盟弟蔣介石致祭於英士先生之靈曰:嗚呼自今以往世將無知我之深愛我之篤如公者乎。丁未至今十載其間,所共者何如,事非安危同仗之國事乎,所約者何如,辭非生死與共之誓辭乎……赤忱未剖奸邪觝隙忠言失察,竟成今日之禍悲乎哀哉。」 \n \n追悼會數千人參與 \n \n \n5月27日,陳其美靈櫬從蔣介石寓所轉移到位於上海法租界蘇州集義公所暫厝。隨著6月6日袁世凱去世祭悼陳其美的活動才逐漸公開進行。6月19日《民國日報》刊登孫中山的《祭陳其美文》,其中繼5月19日《民國日報》刊載《陳英士先生遇害記》之後,再一次把懸賞70萬元刺殺陳其美的幕後主凶鎖定在袁世凱身上,「70萬金頭顱如許自有史來莫之或匹。君死之夕屋欷巷哭我時撫屍猶弗瞑目。曾不逾月賊忽暴殂君儻無知天胡此怒」 \n但是這言之鑿鑿的70萬元賞格一直沒有第一手的文獻檔案予以支撐。8月13日下午,由孫中山、黃興、伍廷芳、唐紹儀、溫宗堯、王寵惠、章太炎等63人聯名發起的「陳英士先生暨癸丑以後殉國諸烈士追悼大會」,在上海法租界霞飛路尚賢堂隆重舉行。據《民國日報》報導,會場上排列有五幀大幅照片,中為陳英士先生,左為范鴻仙、夏之麒兩先生,右為夏次岩、陳子范兩先生,另外還有數十位烈士的小照片依次排列,除此之外還有三百多名癸丑以後,殉國烈士以白布榜單的方式懸掛於會場兩旁。 \n參加追悼大會的各界來賓計三、四千人。孫中山因病未能出席,由黃興主持並致詞,楊庶堪宣讀由孫中山領銜的《祭陳英士及癸丑以來殉國烈士文》,對「二次革命」以來在反袁鬥爭中死難的革命烈士表示悼念。同年10月31日,黃興在上海病逝。11月8日蔡鍔病逝於日本醫院。12月18日依據《臨時約法》復會的第一屆國會投票通過中華民國第一部《國葬法》。12月22日大總統黎元洪下令國葬黃興、蔡鍔。 \n在此之前的11月20日,孫中山與唐紹儀聯名致函北京政府各總長、各議員,要求給予陳其美以國葬待遇。黎元洪的國葬令頒布之後,國民黨籍眾議員葉夏聲又在國會提出議案「請以國葬之禮施諸陳英士君」。議案一經提出,立即在國會內部引發激烈論爭。 \n由進步黨演變而來的研究系議員-王謝家,在《對於陳其美國葬之商榷書》中表示說「必如黃、蔡二先生之偉烈殊勳而又道德純粹輿論洽孚乃足以當茲隆典。」而前滬軍都督陳其美雖然是革命鉅子,只是「與黃、蔡一例國葬尚待商榷」其理由是「國葬乃極重大之典禮如先儒從祀廟廷寧缺勿濫。」 \n國民黨籍議員高旭在《為國葬陳英士駁王謝家文》中反駁說「若言其私道德惟有『風流都督』四字而已,本無足諱。此乃其個人問題猶之松坡之婦人醇酒如信陵君之所為此,則借此運動,彼則借此以脫險,豈蔡可國葬而陳獨不可歟,若以革命論,恐陳在先覺之例而蔡還自居後生小子矣。」 \n12月28日,作為研究系機關報的北京《晨鐘報》刊登署名秋水的文章其中寫道「此次黃、蔡用國葬人無閒言。然若陳其美者其對於國家、國民有無功德人,所共知乃亦欲援黃、蔡為例請用國葬,吾恐將來一般偉人得用國葬者,其濫將如嘉禾章、文虎章識者視之真不值一錢矣。」該文指責國民黨方面要求國葬陳其美的相關言行,是想把國葬變而為一黨一派的「黨葬」。 \n國葬陳其美的議案遭到否決後,孫中山便發動革命黨人集資安葬陳其美。1917年5月1日孫中山、唐紹儀、章炳麟、譚人鳳、孫洪伊、李烈鈞、胡漢民、朱佩珍、張人傑、王震等人以主喪友人資格,與陳其美家屬聯名發布舉殯訃告。5月12日陳其美靈柩從上海運回湖州的前一天,上海方面為他隆重舉辦送葬儀式。 \n \n靈櫬歸葬浙江湖州 \n \n \n關於此事《民國日報》報導說「前滬軍都督勳二位陳英士先生靈櫬歸葬湖州碧浪湖,於民國6年5月12日假蘇州集義公所開吊。……九時由大總統代表、智威將軍胡漢民致祭。次前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先生致祭。次兩廣陸巡閱使、廣東譚督軍代表古襄勤君致祭。均宣讀祭文其餘各同志亦多致祭者。」 \n這篇報導特別提到與宋教仁有關的兩件事情。其一是前來弔唁的日本人,當中有一位田中壽平,他帶來的木龕中供奉著4位栗主木龕,外面書寫著「嗚呼忠烈四大先生之神位」一行字。他所謂的四大先生指的是宋教仁、黃興、蔡鍔、陳其美。按照他的說法他所經營的勝田館位於上海租界區的虹口附近,許多革命黨人亡命期間都在那裡隱居潛伏過。自去年冬天起,他在勝田館內設置了這個神龕,每天早晨頂禮膜拜以示崇敬之誠。今天特別帶來放置在靈案之上。其二是在陳其美靈前照料的12個童子軍中,有唐紹儀的兒子唐榴和宋教仁的兒子宋振呂。(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陳其美的異姓盟弟蔣介石連夜把遺體轉移到位於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1號的寓所。 \n 到了1926年,張宗昌奉張作霖的指令組織直魯聯軍,何海鳴還以老朋友身分出任宣傳處長,又可以見出當年的張宗昌與鐵血監視團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之間,一直是有祕密聯繫的。 \n 關於張宗昌主持謀殺陳其美的主要原因,大致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奉老上司李征五的派遣,清算舊怨;另一種說法是奉袁世凱、馮國璋的指令清除政敵。張宗昌,字效坤,山東掖縣人。少年時代家境貧寒,父親是一名吹鼓手,母親是在要飯途中被迫改嫁的一名大腳婦女。 \n 張宗昌竟扶搖直上 \n 只念過一年書的張宗昌頑劣好鬥,18歲時前往東北闖關東,先在撫順挖煤後,到哈爾濱充當賭場守衛,再後來到「鎮東府」充當「吃好漢飯」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他體格高大、精於騎射、會說俄語,在得到當地黑道人士廣泛擁戴的同時,還拉攏了一批流亡中國的白俄軍人。 \n 辛亥革命爆發後,上海青幫「大」字輩大佬、駐紮閘北寶山地區的光復軍司令-李征五厚禧派人到東北徵兵,正在千金寨煤礦「吃好漢飯」的張宗昌,率領人馬乘海船由符拉迪沃斯托克來到上海,成為光復軍騎兵營的上尉營長。關於此事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務處編制的《警務日報》多有記載。 \n 1912年4月25日《警務日報》介紹說,駐紮在寶山旺安裡的五百名騎兵因其上級沒有給他們發放彈藥而心懷不滿。另外,他們雖然都有步槍,但只有40人有馬匹。預計這幾天將有一批馬匹從山海關運來。 \n 5月11、12日的《警務日報》介紹說,宿營在寶山鴻安里的一百名山東籍騎兵於11日下午2時拒絕出操,因為他們尚未領到月餉。他們向班長埋怨說有一個叫張宗昌的隊長,曾向各店鋪鋪主發了告示,告誡他們勿向士兵賒售食品藥物。這位班長就將士兵們的申訴轉告張隊長。 \n 張答覆說如果他們出操而不鬧事,三天內就給他們發餉。士兵們聽到此話就聽從指揮,於下午二時至六時進行了操練。12日下午這些騎兵每人領到一塊大洋,並且得到保證,欠餉將於三天內全部發清。7月15日的《警務日報》介紹說,12日有人發現在新閘橋附近,鴻安里兵營有一騎兵劉德生,藏有一封從光復軍寄來的要他參加搶劫的書信。 \n 13日早晨得悉,24名光復軍士兵業已潛逃並在陳家宅犯案。13日當天,劉德生在軍事審判廳受審,由張宗昌上尉判處死刑,於14日凌晨四時押往滬寧火車站西面的鐵路橋,綁在電線杆上執行槍決。 \n 陳其美辭去滬軍都督後,李征五也辭去光復軍司令一職,駐紮在閘北寶山一帶的光復軍,一部分被遣散,一部分調往徐州,由江蘇陸軍第三師師長冷遹禦秋收編。 \n 「二次革命」爆發後,時任第三師騎兵獨立團團長的張宗昌,被馮國璋部隊祕密收買。等到黃興、冷遹等人臨陣脫逃之後,張宗昌自任師長,率領第三師退入南京城區,配合張勳部隊占領最為重要的戰略制高點天堡城。 \n 「二次革命」失敗後,張宗昌出任江蘇督軍馮國璋的副官長兼軍官教導團團長。至於張宗昌如何奉命到上海主持刺殺陳其美,至今沒有見到第一手的文獻記載。 \n 陳其美刺殺案,後來由法國租界引渡到上海地方審判廳,許國霖以「教唆」程子安等人暗殺的罪名被判處死刑,擔任瞭望的宿振芳屬於消極進行行為,判處一等有期徒刑15年。江蘇省審判廳複審時以許國霖雖係同謀究非主動為由,改判為無期徒刑。該案的主凶張宗昌、程子安等人一直沒有被抓獲歸案。 \n 1916年11月,馮國璋出任代理總統,張宗昌升任侍衛武官長。1918年護法戰爭爆發,張宗昌出任江蘇第六混成旅旅長。1921年在戰場上失敗逃亡的張宗昌北上直隸省城,保定投靠直魯豫巡閱使曹錕。由於遭受吳佩孚等直系將領排擠,張宗昌帶領曹錕手下的失意軍官許琨等人,遠赴奉天今瀋陽投靠張作霖、張學良父子,由直系轉到奉系。 \n 1927年6月18日,張作霖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就任安國軍大元帥,並宣布成立安國軍政府,張宗昌被任命為安國軍副總司令兼第二軍團軍團長。張作霖趁國民黨方面寧、漢分裂之機,派遣張宗昌開赴隴海線徐州一帶,與馮玉祥軍隊展開激戰。同年10月,張宗昌部師長潘鴻鈞引誘馮玉祥軍旅長姜明玉率部倒戈,並且逮捕馮軍第八方面軍副總指揮、軍長鄭金聲。鄭金聲被押解到濟南後被張宗昌下令槍殺。 \n 冤冤相報輪迴報應 \n 到了1932年9月3日下午,鄭金聲的過繼之子鄭繼成持槍刺殺了張宗昌,從而形成新一輪冤冤相報的輪迴報應。陳其美遇刺當日即1916年5月18日,他的異姓盟弟蔣介石連夜把遺體轉移到位於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1號的寓所,並於20日下午六時入棺收殮。 \n 孫中山沒有親臨收殮現場,只是在寫給陳其美家屬的弔唁信中表白說「英士兄慘遭變故,文不便親臨致奠益增哀悼。此案關係至重,不能不徹底窮究,而文亦欲詳悉內容以便設法應付。」(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義弟蔣介石為其收殮(十二)

    到了1926年,張宗昌奉張作霖的指令組織直魯聯軍,何海鳴還以老朋友身分出任宣傳處長,又可以見出當年的張宗昌與鐵血監視團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之間,一直是有祕密聯繫的。 \n關於張宗昌主持謀殺陳其美的主要原因,大致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奉老上司李征五的派遣,清算舊怨;另一種說法是奉袁世凱、馮國璋的指令清除政敵。張宗昌,字效坤,山東掖縣人。少年時代家境貧寒,父親是一名吹鼓手,母親是在要飯途中被迫改嫁的一名大腳婦女。 \n張宗昌竟扶搖直上 \n只念過一年書的張宗昌頑劣好鬥,18歲時前往東北闖關東,先在撫順挖煤後,到哈爾濱充當賭場守衛,再後來到「鎮東府」充當「吃好漢飯」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他體格高大、精於騎射、會說俄語,在得到當地黑道人士廣泛擁戴的同時,還拉攏了一批流亡中國的白俄軍人。 \n辛亥革命爆發後,上海青幫「大」字輩大佬、駐紮閘北寶山地區的光復軍司令-李征五厚禧派人到東北徵兵,正在千金寨煤礦「吃好漢飯」的張宗昌,率領人馬乘海船由符拉迪沃斯托克來到上海,成為光復軍騎兵營的上尉營長。關於此事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務處編制的《警務日報》多有記載。 \n1912年4月25日《警務日報》介紹說,駐紮在寶山旺安裡的五百名騎兵因其上級沒有給他們發放彈藥而心懷不滿。另外,他們雖然都有步槍,但只有40人有馬匹。預計這幾天將有一批馬匹從山海關運來。 \n5月11、12日的《警務日報》介紹說,宿營在寶山鴻安里的一百名山東籍騎兵於11日下午2時拒絕出操,因為他們尚未領到月餉。他們向班長埋怨說有一個叫張宗昌的隊長,曾向各店鋪鋪主發了告示,告誡他們勿向士兵賒售食品藥物。這位班長就將士兵們的申訴轉告張隊長。 \n張答覆說如果他們出操而不鬧事,三天內就給他們發餉。士兵們聽到此話就聽從指揮,於下午二時至六時進行了操練。12日下午這些騎兵每人領到一塊大洋,並且得到保證,欠餉將於三天內全部發清。7月15日的《警務日報》介紹說,12日有人發現在新閘橋附近,鴻安里兵營有一騎兵劉德生,藏有一封從光復軍寄來的要他參加搶劫的書信。 \n13日早晨得悉,24名光復軍士兵業已潛逃並在陳家宅犯案。13日當天,劉德生在軍事審判廳受審,由張宗昌上尉判處死刑,於14日凌晨四時押往滬寧火車站西面的鐵路橋,綁在電線杆上執行槍決。 \n陳其美辭去滬軍都督後,李征五也辭去光復軍司令一職,駐紮在閘北寶山一帶的光復軍,一部分被遣散,一部分調往徐州,由江蘇陸軍第三師師長冷遹禦秋收編。 \n「二次革命」爆發後,時任第三師騎兵獨立團團長的張宗昌,被馮國璋部隊祕密收買。等到黃興、冷遹等人臨陣脫逃之後,張宗昌自任師長,率領第三師退入南京城區,配合張勳部隊占領最為重要的戰略制高點天堡城。 \n「二次革命」失敗後,張宗昌出任江蘇督軍馮國璋的副官長兼軍官教導團團長。至於張宗昌如何奉命到上海主持刺殺陳其美,至今沒有見到第一手的文獻記載。 \n陳其美刺殺案,後來由法國租界引渡到上海地方審判廳,許國霖以「教唆」程子安等人暗殺的罪名被判處死刑,擔任瞭望的宿振芳屬於消極進行行為,判處一等有期徒刑15年。江蘇省審判廳複審時以許國霖雖係同謀究非主動為由,改判為無期徒刑。該案的主凶張宗昌、程子安等人一直沒有被抓獲歸案。 \n1916年11月,馮國璋出任代理總統,張宗昌升任侍衛武官長。1918年護法戰爭爆發,張宗昌出任江蘇第六混成旅旅長。1921年在戰場上失敗逃亡的張宗昌北上直隸省城,保定投靠直魯豫巡閱使曹錕。由於遭受吳佩孚等直系將領排擠,張宗昌帶領曹錕手下的失意軍官許琨等人,遠赴奉天今瀋陽投靠張作霖、張學良父子,由直系轉到奉系。 \n1927年6月18日,張作霖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就任安國軍大元帥,並宣布成立安國軍政府,張宗昌被任命為安國軍副總司令兼第二軍團軍團長。張作霖趁國民黨方面寧、漢分裂之機,派遣張宗昌開赴隴海線徐州一帶,與馮玉祥軍隊展開激戰。同年10月,張宗昌部師長潘鴻鈞引誘馮玉祥軍旅長姜明玉率部倒戈,並且逮捕馮軍第八方面軍副總指揮、軍長鄭金聲。鄭金聲被押解到濟南後被張宗昌下令槍殺。 \n冤冤相報輪迴報應 \n到了1932年9月3日下午,鄭金聲的過繼之子鄭繼成持槍刺殺了張宗昌,從而形成新一輪冤冤相報的輪迴報應。陳其美遇刺當日即1916年5月18日,他的異姓盟弟蔣介石連夜把遺體轉移到位於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1號的寓所,並於20日下午六時入棺收殮。 \n孫中山沒有親臨收殮現場,只是在寫給陳其美家屬的弔唁信中表白說「英士兄慘遭變故,文不便親臨致奠益增哀悼。此案關係至重,不能不徹底窮究,而文亦欲詳悉內容以便設法應付。」(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他們的存在構成了民初連環命案中一道撲朔迷離、錯綜複雜、若隱若現、神祕莫測的幕後風景線。 \n 這裡的「日人」,指的是法租界薩坡賽路14號的承租人山田純三郎。山田純三郎的哥哥山田良政,於1900年10月死於廣東惠州的三洲田起義,被孫中山稱讚為「外國志士為中國共和犧牲者之第一人」。 \n 暗殺行動祕密據點 \n 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宣誓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山田純三郎作為特邀代表之一參加了就職典禮。「二次革命」失敗後,山田純三郎取代宮崎滔天,成為孫中山與日本朝野的主要聯絡人。他所承租的薩坡賽路十四號三層住宅,也成為革命黨人非常重要的祕密機關和活動據點。 \n 住宅的底層供革命黨人聚會並接待客人,二層供山田一家居住,三層供革命黨人隱居潛伏。1915年11月9日陳其美、楊虎、孫祥夫、周淡游、李海秋等革命黨人,就是在這裡密謀刺殺鄭汝成的。其中的李海秋,是此前奉陳其美命令,刺殺過駐守揚州的第二軍軍長徐寶山、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夏瑞芳的一名具體執行人,他與陳其美的親密程度近似於涉入宋教仁案的應夔丞、吳乃文、王金發。陳其美遇刺的1916年5月18日,山田純三郎的兩歲長女民子,在驚嚇中摔倒致終身殘疾,這也許是山田純三郎禁止陳其美妻子姚文英哭喪的主要原因。 \n 據當場被捕的犯罪嫌疑人宿振芳供認「程子安奉張宗昌命令暗殺陳先生」。為實施暗殺許國霖、程子安奉命在上海設立鴻豐煤礦公司,與日商中日實業公司商議押礦借款事宜,由王介凡通過李海秋約請陳其美出面擔保。5月18日,由杜福生租賃汽車、馬車作為交通工具,由程子安率領王殿章、任子廣、王潤甫以及張宗昌,在上海的代表王甫庭等人各持手槍、石灰包負責暗殺,宿振芳在弄堂口擔任瞭望。另據犯罪嫌疑人許國霖在法國巡捕房供述,他受朱光明指使替袁世凱政府辦事賞格是13萬元「介紹見陳者可得3萬元」。 \n 於是他通過與陳其美熟識的革命黨人王介凡、李海秋,認識了陳其美「程子安本為張秀全、韓恢、胡俠魂等部下」。王介凡曾經是孫中山、陳其美的重要親信。1914年7月8日下午,在日本東京築地精養軒召開的中華革命黨成立大會上,王介凡是和孫中山、王統一、陳其美、夏之騏、周應時、廖仲愷、居正等人一起與會的八省代表之一。 \n 韓恢、胡俠魂曾經是與孫中山、朱卓文、戴季陶、何海鳴以及共進會長應夔丞、副會長張堯卿關係密切的「鐵血監視團」成員。按照朱宗震在《陳其美與民初遊民社會》一文中提供的說法「陳其美案的黑幕沒有充分暴露。……張秀全究竟是否即前文所述何海鳴所介紹之『張秀泉』尚待考證,而韓恢、胡俠魂則都是鐵血監視團成員韓並始終參加革命。他們的部下程子安,卻參與了暗殺陳其美的罪惡活動。」 \n 種種跡象表明,陳其美案中的「張秀全」,就是宋教仁案中與吳乃文、鄧文斌、拓魯生、陸惠生、王金發等人,一起安排王阿法舉報應夔丞的張秀泉。何海鳴所謂的張秀泉和鄧文斌「未得酬勞」,指的是黃興、陳其美沒有如約兌現為宋教仁案聯名懸賞的1萬元緝凶賞格。與張秀泉、鄧文斌、王阿發、吳乃文等人一起參與舉報中華國民共進會會長應夔丞的何海鳴,隨後被共進會副會長張堯卿以及韓恢、尹仲材、胡俠魂、柳人環、盧漢生、文仲達等江湖會黨人士,推舉為鐵血監視團團長。 \n 1913年5月29日凌晨1時,鐵血監視團聚眾攻打上海製造局,由於黃興、陳其美、黃郛等人的祕密出賣而慘遭失敗。5月31日陳其美帶著《民強報》記者來到上海製造局,公開指責鐵血監視團與應夔丞一樣是與北京中央政府內務部有祕密聯繫的「南方敗類」,從而與鐵血監視團結下怨仇。1911年武昌首義的功勳人員李翊東,在標題為《王憲章》的傳記文章中介紹王憲章是貴州遵義人,早年與張廷輔、王文錦、羅良俊等下級軍官組織將校團後,與蔣翊武、劉復基、詹大悲、何海鳴等人的文學社合併出任文學社副社長。 \n 江湖會黨黑道人士 \n 辛亥革命期間,王憲章、宋錫全等人主持光復陽夏即漢陽,並且與黃興、宋教仁等人締結友誼。1913年7月「二次革命」爆發後,王憲章被黃興任命為討賊軍第四師師長。程德全、黃興先後逃離南京之後,孫中山「密令翊t東為江蘇都督再起江寧翊東推何海鳴為主君仍任師長與馮國璋戰20餘日……乃亡走日本。」 \n 1914年4月王憲章奉孫中山的命令,與詹大悲一起從日本返回上海,由此可知,張秀全、耿華堂、高華廷等人與涉嫌殺害陶成章、宋教仁、夏瑞芳、范鴻仙、陳其美的王竹卿、陳錫奎、應夔丞、吳乃文、李海秋、米占元、張宗昌、王介凡、程子安、許國霖等人一樣都是有錢賣命、無錢打劫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他們的存在構成了民初連環命案中一道撲朔迷離、錯綜複雜、若隱若現、神祕莫測的幕後風景線。(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連環命案背後的藏鏡人(十一)

    他們的存在構成了民初連環命案中一道撲朔迷離、錯綜複雜、若隱若現、神祕莫測的幕後風景線。 \n這裡的「日人」,指的是法租界薩坡賽路14號的承租人山田純三郎。山田純三郎的哥哥山田良政,於1900年10月死於廣東惠州的三洲田起義,被孫中山稱讚為「外國志士為中國共和犧牲者之第一人」。 \n \n暗殺行動祕密據點 \n \n \n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宣誓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山田純三郎作為特邀代表之一參加了就職典禮。「二次革命」失敗後,山田純三郎取代宮崎滔天,成為孫中山與日本朝野的主要聯絡人。他所承租的薩坡賽路十四號三層住宅,也成為革命黨人非常重要的祕密機關和活動據點。 \n住宅的底層供革命黨人聚會並接待客人,二層供山田一家居住,三層供革命黨人隱居潛伏。1915年11月9日陳其美、楊虎、孫祥夫、周淡游、李海秋等革命黨人,就是在這裡密謀刺殺鄭汝成的。其中的李海秋,是此前奉陳其美命令,刺殺過駐守揚州的第二軍軍長徐寶山、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夏瑞芳的一名具體執行人,他與陳其美的親密程度近似於涉入宋教仁案的應夔丞、吳乃文、王金發。陳其美遇刺的1916年5月18日,山田純三郎的兩歲長女民子,在驚嚇中摔倒致終身殘疾,這也許是山田純三郎禁止陳其美妻子姚文英哭喪的主要原因。 \n據當場被捕的犯罪嫌疑人宿振芳供認「程子安奉張宗昌命令暗殺陳先生」。為實施暗殺許國霖、程子安奉命在上海設立鴻豐煤礦公司,與日商中日實業公司商議押礦借款事宜,由王介凡通過李海秋約請陳其美出面擔保。5月18日,由杜福生租賃汽車、馬車作為交通工具,由程子安率領王殿章、任子廣、王潤甫以及張宗昌,在上海的代表王甫庭等人各持手槍、石灰包負責暗殺,宿振芳在弄堂口擔任瞭望。另據犯罪嫌疑人許國霖在法國巡捕房供述,他受朱光明指使替袁世凱政府辦事賞格是13萬元「介紹見陳者可得3萬元」。 \n於是他通過與陳其美熟識的革命黨人王介凡、李海秋,認識了陳其美「程子安本為張秀全、韓恢、胡俠魂等部下」。王介凡曾經是孫中山、陳其美的重要親信。1914年7月8日下午,在日本東京築地精養軒召開的中華革命黨成立大會上,王介凡是和孫中山、王統一、陳其美、夏之騏、周應時、廖仲愷、居正等人一起與會的八省代表之一。 \n韓恢、胡俠魂曾經是與孫中山、朱卓文、戴季陶、何海鳴以及共進會長應夔丞、副會長張堯卿關係密切的「鐵血監視團」成員。按照朱宗震在《陳其美與民初遊民社會》一文中提供的說法「陳其美案的黑幕沒有充分暴露。……張秀全究竟是否即前文所述何海鳴所介紹之『張秀泉』尚待考證,而韓恢、胡俠魂則都是鐵血監視團成員韓並始終參加革命。他們的部下程子安,卻參與了暗殺陳其美的罪惡活動。」 \n種種跡象表明,陳其美案中的「張秀全」,就是宋教仁案中與吳乃文、鄧文斌、拓魯生、陸惠生、王金發等人,一起安排王阿法舉報應夔丞的張秀泉。何海鳴所謂的張秀泉和鄧文斌「未得酬勞」,指的是黃興、陳其美沒有如約兌現為宋教仁案聯名懸賞的1萬元緝凶賞格。與張秀泉、鄧文斌、王阿發、吳乃文等人一起參與舉報中華國民共進會會長應夔丞的何海鳴,隨後被共進會副會長張堯卿以及韓恢、尹仲材、胡俠魂、柳人環、盧漢生、文仲達等江湖會黨人士,推舉為鐵血監視團團長。 \n1913年5月29日凌晨1時,鐵血監視團聚眾攻打上海製造局,由於黃興、陳其美、黃郛等人的祕密出賣而慘遭失敗。5月31日陳其美帶著《民強報》記者來到上海製造局,公開指責鐵血監視團與應夔丞一樣是與北京中央政府內務部有祕密聯繫的「南方敗類」,從而與鐵血監視團結下怨仇。1911年武昌首義的功勳人員李翊東,在標題為《王憲章》的傳記文章中介紹王憲章是貴州遵義人,早年與張廷輔、王文錦、羅良俊等下級軍官組織將校團後,與蔣翊武、劉復基、詹大悲、何海鳴等人的文學社合併出任文學社副社長。 \n \n江湖會黨黑道人士 \n \n \n辛亥革命期間,王憲章、宋錫全等人主持光復陽夏即漢陽,並且與黃興、宋教仁等人締結友誼。1913年7月「二次革命」爆發後,王憲章被黃興任命為討賊軍第四師師長。程德全、黃興先後逃離南京之後,孫中山「密令翊東為江蘇都督再起江寧翊東推何海鳴為主君仍任師長與馮國璋戰20餘日……乃亡走日本。」 \n1914年4月王憲章奉孫中山的命令,與詹大悲一起從日本返回上海,由此可知,張秀全、耿華堂、高華廷等人與涉嫌殺害陶成章、宋教仁、夏瑞芳、范鴻仙、陳其美的王竹卿、陳錫奎、應夔丞、吳乃文、李海秋、米占元、張宗昌、王介凡、程子安、許國霖等人一樣都是有錢賣命、無錢打劫的江湖會黨黑道人士。他們的存在構成了民初連環命案中一道撲朔迷離、錯綜複雜、若隱若現、神祕莫測的幕後風景線。(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按照孫中山的說法,陳其美之死是袁世凱政府針對革命黨人的連環命案中的重要一環。 \n 此次行刺兇犯其設備至周、進行至勇非偶然也。5月20日,孫中山在致黃興信中進一步介紹說: \n 「英士兄於18日下午5時被刺,係在薩坡賽路山田家會客。先兩日,英士病頗劇杜門;而是日,則約有兩處人相見。第一起為劉基炎說,山為鴻豐煤礦公司,4華人、1日人。坐頃,更有2人入。坐客興辭,英士亦起身,客即以槍擊英士頭部,立倒地。丁景良、吳忠信、蕭紉秋、余建光在外室,聞槍聲闖門欲入。數兇手槍亂放,丁景良亦中槍,餘人走避。兇手等且放槍且逃,丁、吳從後追呼。兇手等本乘汽車來此,時汽車夫先走,捕房報,故獲得兇手許國霖。 \n 革命黨內派系鬥爭 \n 又一兇手王介凡則斃於道,或云自殺、或云其夥殺以滅口。英士固常聞人云,鴻豐為偵探機關,然不料其有大不測之舉動。且見滬事再失敗,前費鉅款無效,謀再起,因急籌款則姑與接洽。事變突起,未嘗防備。聞捕房查得,是日到者16人,把門守路者皆持槍擊人,蓋非尋常暗殺事件可比。英士頭中一槍,頰中兩槍,故登時殞命。」 \n 這是迄今為止,關於陳其美刺殺案最為權威、卻又單邊片面的歷史敘述。按照孫中山的說法,陳其美之死是袁世凱政府針對革命黨人的連環命案中的重要一環。「英士忠於革命主義,任事勇銳、百折不回,為民黨不可多得之人。年始40遽遭賊害。數年來,如宋鈍初、范鴻仙、夏之麒俱為逆賊購凶刺死,今又繼及英士。」 \n 在同一封書信中,孫中山對於國內大勢另有分析:「英士於肇和艦事件失敗後,迭遭挫折。同時惕生亦經營進行。顧前此不能為一致之行動,故常有積極的無形之衝突,兩難奏效。弟到滬後,各人感情漸洽,方與惕生謀合辦方法,而英士慘遭不測矣。英士死後,所圖必大受影響。但冀將來由惕生專任殲,彼楊、盧二賊事當有濟。然軍隊運動已久,而屢不得力,其卑劣之觀望正未易破。馮在南京為陰為陽,盧、楊益有所恃,其部下更難決心。大抵民黨他方無特別之勢力發展,則滬事急遽,無好希望也。」 \n 「惕生」即黃興的親信、曾任南京臨時政府參謀次長的鈕永建。「楊、盧」即袁世凱中央政府委任的淞滬護軍使楊善德和第十師師長兼淞滬護軍副使盧永祥。「馮」即鎮守南京的江蘇督軍馮國璋。孫中山在這段話中還隱約透露了革命黨內部的派系鬥爭。 \n 與此相印證,邵元沖在為陳其美所寫《行狀》中回憶說:「中華革命黨成立,公受任為總務部長。始公之抵日本也,諸黨人以敗喪泰半多意沮,以為匪久曆歲月,事難可猝。圖公獨己心,是孫公言,乃力排眾議,主亟進。以是往往為故,諸人所不悅不顧也。」 \n 筆者在這裡大膽假想一下,假如孫中山像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那樣力保陳其美的生命安全,而不是採取某種縱容默許的消極態度,陳其美是很有可能逃過一劫的。同樣的道理,假如3年前的孫中山、黃興、陳其美等人當真願意保全宋教仁的生命安全,宋教仁也是有可能倖免於難的。 \n 寓居上海的前清遺老鄭孝胥,是保皇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在革命黨人與袁世凱一派、前清官吏之間,更加仇恨的是背叛清廷的袁世凱。 \n 1916年5月19日,鄭孝胥在日記中寫道:「陳其美被刺,立死。昨午後5時也。其黨頗脅貨,故仇家甚眾。」5月28日,鄭孝胥又在日記中寫道:「黃秀伯來約午飯,至黃寓。晤日人山田純三郎、乃陳其美之友,陳即在其寓宅中被刺。」1917年3月31日,鄭孝胥在日記中再一次提到陳其美: \n 作字。陳藹士求為陳其美作「百折不回」四大字刻於墓上,其美雖狂賊不識道理,然仇視袁世凱,卒為所殺。嘗詰袁世凱:「如鄭君者何以不用?」袁曰:「大才盤盤難以請教。」陳固不識余,後乃於黃秀伯宅中見之。余今從其兄,之請亦以愧,賣主求榮之士,大夫耳所謂「亂臣之罪浮於賊子」也。使復辟事濟陳其美或反先降,蓋惟理足以折服之耳。孫文極敬重,升吉甫即其事也。 \n 防共產黨流毒學生 \n 陳藹士即陳其美的弟弟陳其采,所謂「其兄」是鄭孝胥的誤記。按照「亂臣之罪浮於賊子」的奇怪邏輯,鄭孝胥認為:像陳其美這樣的革命黨人雖然「狂賊不識道理」但是他們畢竟仇視,並且抵制過袁世凱,而且很有可能會折服於滿清王朝的復辟帝制。比起「賣主求榮之士大夫」,袁世凱、徐世昌、張謇、湯壽潛、熊希齡、梁啟超諸人還是要高尚一點點。孫中山敬重宗社黨首領升吉甫,就是這個道理。 \n 到了1930年12月8日,鄭孝胥乘火車從上海前往天津在車廂中遇到陳藹士:藹士言陳其美被刺於日本人宅中,其妻奔哭,日人禁之。時蔣介石所居甚近,遂移屍至其寓中治喪,自此交情益密。蔣至孝為人甚厚。人多譏其娶宋美齡事,此事誠可訾議。然其妻毛氏及子,今居奉化、非棄之也。惟用人不免近狹。南京今惟胡漢民頗認真辦事耳。近教育無人,蔣自兼之,乃防共產黨流毒於學生也。(待續)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陳先生因彈中要害,未及入醫院即棄民國而長逝矣嗚呼。 \n 據擔任王統一祕書的日本人大田宇之助回憶:「本來的計畫是以完全用退役的日本海軍軍人組成的一隊奪取停在上海附近的對方軍艦『策電號』,爾後將『策電號』往吳淞開,在吳淞炮擊袁世凱的兵工廠,而以此為信號、待命中的陸軍部隊則出動來占領上海。」 \n 起義軍遭到大圍剿 \n 4月8日,孫中山電匯陳其美11萬元,並告以「切望捷音,行當率同志齊來」。4月13日,日本報館依據孫中山的日本友人菊池良一的通告,以號外形式公開披露王統一招募日本退役海軍在上海起義的計畫。4月14日,孫中山派遣胡毅生化名趙衡齋搭乘「伏見丸」前往上海。4月15日,孫中山派遣胡漢民化名陳國榮搭乘「天津丸」前往上海。 \n 4月16日,孫中山致電陳其美、王統一「聞王兄到滬,嘉慰無極。自後海軍悉由王兄指揮,務望兩兄協力。得軍艦即先將機器局襲取,立吾黨基礎。」4月24日,孫中山電告陳其美等人:「前費鉅款無效,不能昭信於人,無法再籌。軍官索款,可許以事後倍給、事前毋輕擲。」並且告知,自己將於4月27日偕廖仲愷、戴季陶等人返回上海。 \n 孫中山於3月29日在回覆居正的電報中表示:「五師果有自動之意,宜速派人往聯絡。如彼能純歸本黨範圍,可許以事後賞主動者百萬,及全師加雙、餉至終身。如有諧文當親來指揮。」 \n 在孫中山一再催促之下,束手無策的陳其美只好派遣楊虎、尤民等人赴江陰運動蘇軍第七十五混成旅起事。4月26日,江陰起義軍遭到圍剿,尤民遇難、楊虎潛逃。 \n 4月26日當天,孫中山在離開日本之前再次來電:「若滬、浙能入吾黨範圍則大局可定矣。文乘『近江丸』回著山田,通知青木中將,若彼派人來接船,須與山田同來便可。」5月1日,孫中山在廖仲愷、戴季陶、張繼、宮崎寅藏、鐘工宇等人陪同下抵達上海,並把自己置於日本人的嚴密保護之下。 \n 5月5日,由於日本報紙已經公開披露王統一的海軍計畫,更由於「策電艦」的內應沒有按照事先約定而響應,起義導致上海革命黨人襲取「策電艦」的軍事行動遭受挫折。姜永清、杜鶴麟等20多名革命黨人被捕。王統一為逃避罪責東渡日本,7月9日從日本攜眷回國後再無下落,成為民國史上的一樁神祕懸案。 \n 5月9日,已經在護國戰爭中處於明顯劣勢的孫中山在上海發表第二次討袁宣言,公開表示:「自審立身行事,早為天下共見,末俗爭奪權利之念,殆不待戒而己除」。 \n 5月11日,孫中山在致岑春煊等人的通電中公開讓渡討袁戰爭的領導權:「文近自海外歸來,誓從國民之後滅,此朝食已分,電告各方同志,取一致之行動……文知憂國甚,願盡力所能至,為公等助、惟公等有以教之。」一個月前的4月10日,志在必得的孫中山在致旅居加拿大的中華革命黨黨員胡維熏的信函中,關於岑給出的是恰恰相反的另一種評價:「本舊官僚見識,思想均極愚陋,斷不足維持中國,奉之者不過借為傀儡而已。」 \n 陳其美顯然不是甘心情願與岑春煊「取一致之行動」的一個人。他膽大妄為地致力於恐怖暗殺活動的直接結果,是在護國戰爭接近勝利的1916年5月18日慘遭暗殺。5月19日,孫中山在致居正的密電中表示說:「英士昨下午在山田家被凶轟斃,捕凶一人,關係者數人,捕房查押。見兄侄來請,暫勿會。此電請祕。」同樣是在5月19日,中華革命黨上海機關報《民國日報》刊載《陳英士先生遇害記》一文,其中較為翔實地報導了慘案現場: \n 昨晚5時30分左右,法新租界薩坡賽路14號門牌出一重大之暗殺案。蓋民黨鉅子、陳英士先生竟被匪徒狙擊畢命也。匪徒共三四人,雇坐572號汽車前往。時陳先生方在客室會客。該匪徒由兩人入門,其一穿橡皮雨衣,其一穿黑色衣服。進門後即徑入客室,對準陳先生亂開手槍,陳頭部中彈倒地。 \n 命中要害與世長辭 \n 該匪即飛步奔逃。因有人追出,故仍舉槍亂放,又傷一人,丁某死。一人聞系王某,該匪等奔上汽車圖逃,而汽車夫已不知去向。當系聞槍聲畏避急、自行,司機竟將機件損壞,不能行動,又舍車而逃。則探捕已趕至、圍捕,當即捉住一人,後聞又在某處捕得嫌疑犯一人,現在偵查中。而陳先生因彈中要害,未及入醫院即棄民國而長逝矣嗚呼。 \n 在偵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該報已經按照中國特色的疑罪從有、有罪推定的傳統思維把幕後主凶鎖定在袁世凱身上。陳英士先生之歷史,俟更詳述。惟先生富辯奸之識,滬軍取消後,薄工商總長,而不為。蓋早知袁之不可共處。袁亦忌先生,最甚當時即竭力播散謠言,顛倒輿論,以金錢之力汙蔑先生名譽。迨二年春,宋案發生,先生協助捕房,發奸摘伏,用是益遭袁忌。嗣後先生主持討袁,至今日未嘗少懈袁政府心目中殆以先生為唯一勁敵,至懸賞70萬元,以購先生。可見其謀害之亟。 \n (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護國戰爭尾聲 慘遭當街暗殺(九)

    據擔任王統一祕書的日本人大田宇之助回憶:「本來的計畫是以完全用退役的日本海軍軍人組成的一隊奪取停在上海附近的對方軍艦『策電號』,爾後將『策電號』往吳淞開,在吳淞炮擊袁世凱的兵工廠,而以此為信號、待命中的陸軍部隊則出動來占領上海。」 \n起義軍遭到大圍剿 \n4月8日,孫中山電匯陳其美11萬元,並告以「切望捷音,行當率同志齊來」。4月13日,日本報館依據孫中山的日本友人菊池良一的通告,以號外形式公開披露王統一招募日本退役海軍在上海起義的計畫。4月14日,孫中山派遣胡毅生化名趙衡齋搭乘「伏見丸」前往上海。4月15日,孫中山派遣胡漢民化名陳國榮搭乘「天津丸」前往上海。 \n4月16日,孫中山致電陳其美、王統一「聞王兄到滬,嘉慰無極。自後海軍悉由王兄指揮,務望兩兄協力。得軍艦即先將機器局襲取,立吾黨基礎。」4月24日,孫中山電告陳其美等人:「前費鉅款無效,不能昭信於人,無法再籌。軍官索款,可許以事後倍給、事前毋輕擲。」並且告知,自己將於4月27日偕廖仲愷、戴季陶等人返回上海。 \n孫中山於3月29日在回覆居正的電報中表示:「五師果有自動之意,宜速派人往聯絡。如彼能純歸本黨範圍,可許以事後賞主動者百萬,及全師加雙、餉至終身。如有諧文當親來指揮。」 \n在孫中山一再催促之下,束手無策的陳其美只好派遣楊虎、尤民等人赴江陰運動蘇軍第七十五混成旅起事。4月26日,江陰起義軍遭到圍剿,尤民遇難、楊虎潛逃。 \n4月26日當天,孫中山在離開日本之前再次來電:「若滬、浙能入吾黨範圍則大局可定矣。文乘『近江丸』回著山田,通知青木中將,若彼派人來接船,須與山田同來便可。」5月1日,孫中山在廖仲愷、戴季陶、張繼、宮崎寅藏、鐘工宇等人陪同下抵達上海,並把自己置於日本人的嚴密保護之下。 \n5月5日,由於日本報紙已經公開披露王統一的海軍計畫,更由於「策電艦」的內應沒有按照事先約定而響應,起義導致上海革命黨人襲取「策電艦」的軍事行動遭受挫折。姜永清、杜鶴麟等20多名革命黨人被捕。王統一為逃避罪責東渡日本,7月9日從日本攜眷回國後再無下落,成為民國史上的一樁神祕懸案。 \n5月9日,已經在護國戰爭中處於明顯劣勢的孫中山在上海發表第二次討袁宣言,公開表示:「自審立身行事,早為天下共見,末俗爭奪權利之念,殆不待戒而己除」。 \n5月11日,孫中山在致岑春等人的通電中公開讓渡討袁戰爭的領導權:「文近自海外歸來,誓從國民之後滅,此朝食已分,電告各方同志,取一致之行動……文知憂國甚,願盡力所能至,為公等助、惟公等有以教之。」一個月前的4月10日,志在必得的孫中山在致旅居加拿大的中華革命黨黨員胡維熏的信函中,關於岑給出的是恰恰相反的另一種評價:「本舊官僚見識,思想均極愚陋,斷不足維持中國,奉之者不過借為傀儡而已。」 \n陳其美顯然不是甘心情願與岑春「取一致之行動」的一個人。他膽大妄為地致力於恐怖暗殺活動的直接結果,是在護國戰爭接近勝利的1916年5月18日慘遭暗殺。5月19日,孫中山在致居正的密電中表示說:「英士昨下午在山田家被凶轟斃,捕凶一人,關係者數人,捕房查押。見兄侄來請,暫勿會。此電請祕。」同樣是在5月19日,中華革命黨上海機關報《民國日報》刊載《陳英士先生遇害記》一文,其中較為翔實地報導了慘案現場: \n昨晚5時30分左右,法新租界薩坡賽路14號門牌出一重大之暗殺案。蓋民黨鉅子、陳英士先生竟被匪徒狙擊畢命也。匪徒共三四人,雇坐572號汽車前往。時陳先生方在客室會客。該匪徒由兩人入門,其一穿橡皮雨衣,其一穿黑色衣服。進門後即徑入客室,對準陳先生亂開手槍,陳頭部中彈倒地。 \n \n命中要害與世長辭 \n該匪即飛步奔逃。因有人追出,故仍舉槍亂放,又傷一人,丁某死。一人聞系王某,該匪等奔上汽車圖逃,而汽車夫已不知去向。當系聞槍聲畏避急、自行,司機竟將機件損壞,不能行動,又舍車而逃。則探捕已趕至、圍捕,當即捉住一人,後聞又在某處捕得嫌疑犯一人,現在偵查中。而陳先生因彈中要害,未及入醫院即棄民國而長逝矣嗚呼。 \n在偵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該報已經按照中國特色的疑罪從有、有罪推定的傳統思維把幕後主凶鎖定在袁世凱身上。陳英士先生之歷史,俟更詳述。惟先生富辯奸之識,滬軍取消後,薄工商總長,而不為。蓋早知袁之不可共處。袁亦忌先生,最甚當時即竭力播散謠言,顛倒輿論,以金錢之力汙蔑先生名譽。迨二年春,宋案發生,先生協助捕房,發奸摘伏,用是益遭袁忌。嗣後先生主持討袁,至今日未嘗少懈袁政府心目中殆以先生為唯一勁敵,至懸賞70萬元,以購先生。可見其謀害之亟。 \n(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全國範圍內武裝討袁的護國戰爭由此爆發。 \n 1915年12月5日,陳其美下令趁海軍各艦長公宴薩鎮冰的機會提前起義。下午3時,楊虎率領海軍陸戰隊30多人直奔肇和艦。6時許佔領肇和艦的楊虎向上海製造局開炮,在法租界漁陽裡坐鎮指揮的陳其美聽到炮聲、立即率領吳忠信、蔣介石、丁景良、周應時等人趕赴華界就近指揮。 \n 半路上得知各路起義相繼失利,只好退回租界重新布置。他們在漁陽里商議過程,中法租界巡捕10餘人破門而入,在樓下望風的陳果夫、丁景良被當場逮捕。陳其美、吳忠信、楊庶堪、蔣介石等人聽到響動迅速登上屋頂,轉移到位於新民里11號的蔣介石住所。肇和艦起義持續時間不到12個小時,革命黨人被捕40餘人,死傷七70餘人。 \n 雲南獨立維持共和 \n 12月25日,唐繼堯、任可澄、蔡鍔、李烈鈞、戴戡等人宣布雲南獨立維持共和,推舉唐繼堯為雲南都督,並組織約2萬人的討袁護國軍。全國範圍內武裝討袁的護國戰爭由此爆發,日本政府的對華政策也因此轉變為大力支持一切反袁力量。 \n 1916年1月9日,孫中山在複上海革命黨人的電報中指示說:「日府派青木中將來滬調查,而後定方針,宜祕密、間接圖利之。」「青木」即曾任日本駐華武官的青木宣純,他於1月23日奉日本政府委派前往北京,隨後從北京前往上海與陳其美等人祕密接觸。1月24日,張國祥抵達日本東京,中華革命黨方面派遣張繼、戴季陶到火車站迎接。 \n 2月3日,梁啟超的代表周善培抵達東京,入住中華革命黨人謝持的住所。12日,孫中山親自出面與周善培、張繼等人會談了6個小時。為了在護國戰爭中擴大中華革命黨的權重份額,孫中山迫切希望陳其美以上海為中心打開局面。 \n 2月22日,孫中山通過電報任命陳其美為江、浙、皖、贛4省總司令,次日又令陳其美就近接洽湘、鄂等省討袁事宜。3月8日,孫中山、王統一至芝區白金今里町18號訪問久原礦業株式會社。社長久原房之助王統一,於當天得到久原房之助提供的20萬日元借款。 \n 3月9日,孫中山、戴季陶來到日俄貿易會社,在社長松島重太郎的擔保下,以出讓四川省某項權益為代價,與久原房之助簽署借款合同。3月16日,孫中山與王統一聯名收到30萬日元,並於當天通過三井銀行給陳其美等人匯款21萬元;其中20萬元作為江浙革命活動及運動第二艦隊反正的費用,1萬元轉交在湖北活動的田桐。 \n 當時的日本政府企圖借助於反對袁世凱的護國戰爭,擾亂敗壞整個中國大陸。在南方,由久原房之助私下出錢援助各派反袁勢力,發動倒袁戰爭。在北方,擁立在旅順避難的清肅親王善耆使滿洲、蒙古聯成一片建立獨立國家,這筆資金由大倉組撥出。據日本勝田龍夫著《中國借款和勝田主計》一書披露,僅1916年上半年,日本政府通過久原房之助總共資助孫中山240萬日元。此外久原房之助還借給岑春煊100萬日元,借給黃興10萬日元,借給陳其美10萬日元。 \n 另據美國猶太裔學者哈樂德‧史扶鄰介紹,直到久原房之助於1965年去世時,他還保存著借給孫中山140萬日元的收據。 \n 上海方面的陳其美依然想效法辛亥革命時期的路徑手段,聯絡李平書等上海地區的商界人士及商團,武裝發動起義。遭到李平書等人婉言拒絕。 \n 3月22日,袁世凱被迫撤銷帝制。23日又下令取消洪憲年號。31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對於陳其美等人遲遲沒有採取行動表示責難:「北方來電,帝制取消,軍心益振。而滬反因之觀望,恐前聯絡之人皆多不實;故托此為辭,欲再得款耳。望兄詳察,勿受其欺幸甚。」4月4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再次催促上海革命黨人採取行動:「能動即動,若彼等政府成立,吾黨外交更失地位。王統昨晚離京,其事20前後可發。山東消息甚佳,月內當動。」 \n 4月7日,孫中山在電報中表示說:「終日奔走,夜半回寓,始接急電,明晨當竭力籌之,然驟恐難得10萬。若滬得後可立致百萬。著即委統總司令。」這裡的「統」即王統,又名王統一,浙江永嘉人,早年留學日本海軍學校,並娶日本女子為妻,回國後任海軍參謀。 \n 袁氏密探滲透入黨 \n 「二次革命」失敗後來到日本,1913年9月27日與黃元秀、朱卓文、陸惠生、馬素5個人第一批加入中華革命黨,名列該黨第一號黨員。據日本參謀本部的情報,王統一是袁世凱派遣的密探。孫中山對他雖然有所懷疑,卻依然倚重有加。 \n 1914年4月,袁世凱政府派遣45名海軍軍官到日本海軍基地橫須賀受訓。孫中山派遣王統一前往該基地,在這些海軍軍官中發展了18名中華革命黨黨員。同年7月22日,這18名黨員乘船返回上海。1916年4月3日,王統一以海軍總司令身分,率領在日本招募的日本退役海軍軍人前往上海。 \n (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擔任四省總司令 護國討袁(八)

    全國範圍內武裝討袁的護國戰爭由此爆發。 \n1915年12月5日,陳其美下令趁海軍各艦長公宴薩鎮冰的機會提前起義。下午3時,楊虎率領海軍陸戰隊30多人直奔肇和艦。6時許佔領肇和艦的楊虎向上海製造局開炮,在法租界漁陽裡坐鎮指揮的陳其美聽到炮聲、立即率領吳忠信、蔣介石、丁景良、周應時等人趕赴華界就近指揮。 \n半路上得知各路起義相繼失利,只好退回租界重新布置。他們在漁陽里商議過程,中法租界巡捕10餘人破門而入,在樓下望風的陳果夫、丁景良被當場逮捕。陳其美、吳忠信、楊庶堪、蔣介石等人聽到響動迅速登上屋頂,轉移到位於新民里11號的蔣介石住所。肇和艦起義持續時間不到12個小時,革命黨人被捕40餘人,死傷七70餘人。 \n \n雲南獨立維持共和 \n \n \n12月25日,唐繼堯、任可澄、蔡鍔、李烈鈞、戴戡等人宣布雲南獨立維持共和,推舉唐繼堯為雲南都督,並組織約2萬人的討袁護國軍。全國範圍內武裝討袁的護國戰爭由此爆發,日本政府的對華政策也因此轉變為大力支持一切反袁力量。 \n1916年1月9日,孫中山在複上海革命黨人的電報中指示說:「日府派青木中將來滬調查,而後定方針,宜祕密、間接圖利之。」「青木」即曾任日本駐華武官的青木宣純,他於1月23日奉日本政府委派前往北京,隨後從北京前往上海與陳其美等人祕密接觸。1月24日,張國祥抵達日本東京,中華革命黨方面派遣張繼、戴季陶到火車站迎接。 \n2月3日,梁啟超的代表周善培抵達東京,入住中華革命黨人謝持的住所。12日,孫中山親自出面與周善培、張繼等人會談了6個小時。為了在護國戰爭中擴大中華革命黨的權重份額,孫中山迫切希望陳其美以上海為中心打開局面。 \n2月22日,孫中山通過電報任命陳其美為江、浙、皖、贛4省總司令,次日又令陳其美就近接洽湘、鄂等省討袁事宜。3月8日,孫中山、王統一至芝區白金今里町18號訪問久原礦業株式會社。社長久原房之助王統一,於當天得到久原房之助提供的20萬日元借款。 \n3月9日,孫中山、戴季陶來到日俄貿易會社,在社長松島重太郎的擔保下,以出讓四川省某項權益為代價,與久原房之助簽署借款合同。3月16日,孫中山與王統一聯名收到30萬日元,並於當天通過三井銀行給陳其美等人匯款21萬元;其中20萬元作為江浙革命活動及運動第二艦隊反正的費用,1萬元轉交在湖北活動的田桐。 \n當時的日本政府企圖借助於反對袁世凱的護國戰爭,擾亂敗壞整個中國大陸。在南方,由久原房之助私下出錢援助各派反袁勢力,發動倒袁戰爭。在北方,擁立在旅順避難的清肅親王善耆使滿洲、蒙古聯成一片建立獨立國家,這筆資金由大倉組撥出。據日本勝田龍夫著《中國借款和勝田主計》一書披露,僅1916年上半年,日本政府通過久原房之助總共資助孫中山240萬日元。此外久原房之助還借給岑春100萬日元,借給黃興10萬日元,借給陳其美10萬日元。 \n另據美國猶太裔學者哈樂德‧史扶鄰介紹,直到久原房之助於1965年去世時,他還保存著借給孫中山140萬日元的收據。 \n上海方面的陳其美依然想效法辛亥革命時期的路徑手段,聯絡李平書等上海地區的商界人士及商團,武裝發動起義。遭到李平書等人婉言拒絕。 \n3月22日,袁世凱被迫撤銷帝制。23日又下令取消洪憲年號。31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對於陳其美等人遲遲沒有採取行動表示責難:「北方來電,帝制取消,軍心益振。而滬反因之觀望,恐前聯絡之人皆多不實;故托此為辭,欲再得款耳。望兄詳察,勿受其欺幸甚。」4月4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再次催促上海革命黨人採取行動:「能動即動,若彼等政府成立,吾黨外交更失地位。王統昨晚離京,其事20前後可發。山東消息甚佳,月內當動。」 \n4月7日,孫中山在電報中表示說:「終日奔走,夜半回寓,始接急電,明晨當竭力籌之,然驟恐難得10萬。若滬得後可立致百萬。著即委統總司令。」這裡的「統」即王統,又名王統一,浙江永嘉人,早年留學日本海軍學校,並娶日本女子為妻,回國後任海軍參謀。 \n \n袁氏密探滲透入黨 \n \n \n「二次革命」失敗後來到日本,1913年9月27日與黃元秀、朱卓文、陸惠生、馬素5個人第一批加入中華革命黨,名列該黨第一號黨員。據日本參謀本部的情報,王統一是袁世凱派遣的密探。孫中山對他雖然有所懷疑,卻依然倚重有加。 \n1914年4月,袁世凱政府派遣45名海軍軍官到日本海軍基地橫須賀受訓。孫中山派遣王統一前往該基地,在這些海軍軍官中發展了18名中華革命黨黨員。同年7月22日,這18名黨員乘船返回上海。1916年4月3日,王統一以海軍總司令身分,率領在日本招募的日本退役海軍軍人前往上海。(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陳其美想要奪回自己曾所把控的舊地盤的第一步,就是密謀刺殺鄭汝成,為死難的革命同志報仇雪恨。 \n 1915年2月5日,也就是陳其美寫下清算黃興、並且擁戴孫中山的長篇書信的第二天,他與孫中山、戴季陶、王統一在國家存亡的危急時刻,與日方代表前滿鐵株式會理事犬塚信太郎、滿鐵社員山田純三郎祕密草簽《中日盟約》。其中明確規定:「為便於中日協同作戰,中華所用之海陸軍兵器、彈藥、兵具等宜採用與日本同式。」 \n 「與前項同一之目的,若中華海陸軍聘用外國軍人時,宜主用日本軍人,使中日政治上提攜之。」確實,中華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國人時宜主用日本人。在全面出讓軍政主權之餘,《中日盟約》還把事關經濟命脈的金融、礦山、鐵路、航運全部交由日本控制。好在該項盟約沒有得到日本政府的正式響應,而只是換來了日本政府透過民間管道的間接支持。 \n 要求黨員積極討袁 \n 同年3月10日,孫中山命令黨務部發出中華革命黨第八號通告,要求黨員積極討袁。3月22日,孫中山授意陳其美等人舉行紀念宋教仁逝世兩周年大會。大會由劉毅夫主持,陳其美等9人登台講話。與會人士共194人,他們藉著紀念宋教仁的名義,所要推行的其實是反對袁世凱中央政府的政治動員。 \n 5月26日,袁世凱頒布命令:「據駐日汪公使電報,逆首孫文近乘中日交涉、和約成立之後,在日開會密議詆毀政府;甘心賣國,籍詞伐罪弔民,密派黨徒潛赴內地。飭令各地嚴加防範,並加賞花紅獲案究辦。」這裡的「汪公使」指的是汪大燮。陳其美在此前後由日本返回上海,利用日本民黨人士野江提供的50萬元活動經費,祕密組織「鐵光銳進社」。由於上海鎮守使鄭汝成的嚴密防範、鐵腕控制,無論是該社的擾亂團、還是暗殺團都沒有表現出「銳進」勢頭。陳其美只好在孫中山一再催促下,再一次返回日本東京。 \n 10月14日,奉命赴南洋籌款的陳其美、許崇智、鄧鏗等人乘船抵達吳淞口,在革命黨人接應下在上海祕密登陸。10月15 \n 日,謝持向孫中山面交周應時請辭-中華革命黨軍事部副部長兼江蘇司令長官的辭呈。孫中山批示道:著與英士商量,由英士決奪辦理。 \n 10月25日,許崇智上書孫中山,建議陳其美留在上海主持討袁。經孫中山批准,陳其美以淞滬司令長官名義,在法租界霞飛路漁陽里5號設立總機關。委派蔣介石、吳忠信、楊庶堪、周淡游、邵元沖、丁景良、余建光、楊虎、韓恢等人分任軍事、財政、總務、文牘、聯絡等項職務。由蔣介石負責起草《淞滬起義軍事計畫書》。當時的上海已經成為袁世凱嫡系親信、上海鎮守使鄭汝成所把控的勢力範圍。陳其美想要奪回自己曾所把控的舊地盤的第一步,就是密謀刺殺鄭汝成,為死難的革命同志報仇雪恨。 \n 11月8日,陳其美得知日本新天皇將於10日舉行登極典禮。鄭汝成按照國際通行的外交禮節,將要參加日本領事館召開的慶祝宴會。便於9日召集楊虎、孫祥夫、周淡游、李海秋等人,在法租界薩坡賽路今淡水路14號密謀布置。經過商議,陳其美決定在鄭汝成可能經過的道路上設置5道關卡。 \n 其一,吳忠信率領安徽籍革命黨人在十六鋪埋伏狙擊。其二,江浙革命黨人在跑馬廳埋伏狙擊。其三,謝寶軒等人在黃埔灘埋伏狙擊。其四,馬伯麟、徐之福等廣東革命黨人在海軍碼頭埋伏狙擊。其五,孫祥夫指揮吉林人王曉峰、山東人王明山、奉天人尹神武等人在最為關鍵的英租界外白渡橋埋伏狙擊。當天晚上,陳其美親自召見王曉峰、王明山,由周淡遊出示鄭汝成照片給兩人辨認,然後交給每人一支駁殼槍和一枚炸彈。 \n 11月10日早,周淡游趕到王曉峰、王明山位於寶昌路寶康里34號的住處,同他們一起前往外白渡橋。上午11時左右,在孫祥夫、周淡遊現場指揮下,王曉峰、王明山當場擊斃鄭汝成及其總務處長舒錦繡。 \n 陳其美組織實施的針對鄭汝成的暗殺行動與宋教仁於1913年3月遭遇的暗殺行動,在操作步驟和運作方式上如出一轍。王曉峰、王明山被外國巡捕逮捕,之後在會審公堂的慷慨陳詞也與武士英基本一致:「鄭汝成輔袁世凱叛反民國,余等為民除賊,使天下知吾人討賊之義,且知民賊之不可為。事之始末皆餘二人為之,勿妄涉他人也。」鄭汝成的死訊傳到北京,袁世凱「大為傷感輟會終日」。他下令追贈鄭汝成一等彰威候,照上將陣亡例議恤發給治喪費2萬元,撥天津小站營田3000畝給鄭氏家屬,並在上海及鄭汝成的直隸靜海縣原籍建立紀念專祠。 \n 祕密發動上海起義 \n 除掉鄭汝成後,陳其美等人迅速制定以艦隊為主、炮隊營為副同時並舉的行動計畫,決定於12月中旬發動上海起義。他任命吳忠信為參謀長肇和艦長,黃鳴球為海軍總司令,楊虎、孫祥夫為海軍陸戰隊正副司令。袁世凱得到密報,立即採取應對措施,把一部分與陳其美祕密聯絡的軍隊調離遣散,派遣海軍總長薩鎮冰專程到上海檢閱海軍,命令肇和艦於12月6日開赴廣東。(待續)

  • 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鎖定上海根據地密謀起義(七)

    陳其美想要奪回自己曾所把控的舊地盤的第一步,就是密謀刺殺鄭汝成,為死難的革命同志報仇雪恨。 \n1915年2月5日,也就是陳其美寫下清算黃興、並且擁戴孫中山的長篇書信的第二天,他與孫中山、戴季陶、王統一在國家存亡的危急時刻,與日方代表前滿鐵株式會理事犬塚信太郎、滿鐵社員山田純三郎祕密草簽《中日盟約》。其中明確規定:「為便於中日協同作戰,中華所用之海陸軍兵器、彈藥、兵具等宜採用與日本同式。」 \n「與前項同一之目的,若中華海陸軍聘用外國軍人時,宜主用日本軍人,使中日政治上提攜之。」確實,中華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國人時宜主用日本人。在全面出讓軍政主權之餘,《中日盟約》還把事關經濟命脈的金融、礦山、鐵路、航運全部交由日本控制。好在該項盟約沒有得到日本政府的正式響應,而只是換來了日本政府透過民間管道的間接支持。 \n \n要求黨員積極討袁 \n \n \n \n同年3月10日,孫中山命令黨務部發出中華革命黨第八號通告,要求黨員積極討袁。3月22日,孫中山授意陳其美等人舉行紀念宋教仁逝世兩周年大會。大會由劉毅夫主持,陳其美等9人登台講話。與會人士共194人,他們藉著紀念宋教仁的名義,所要推行的其實是反對袁世凱中央政府的政治動員。 \n5月26日,袁世凱頒布命令:「據駐日汪公使電報,逆首孫文近乘中日交涉、和約成立之後,在日開會密議詆毀政府;甘心賣國,籍詞伐罪弔民,密派黨徒潛赴內地。飭令各地嚴加防範,並加賞花紅獲案究辦。」這裡的「汪公使」指的是汪大燮。陳其美在此前後由日本返回上海,利用日本民黨人士野江提供的50萬元活動經費,祕密組織「鐵光銳進社」。由於上海鎮守使鄭汝成的嚴密防範、鐵腕控制,無論是該社的擾亂團、還是暗殺團都沒有表現出「銳進」勢頭。陳其美只好在孫中山一再催促下,再一次返回日本東京。 \n10月14日,奉命赴南洋籌款的陳其美、許崇智、鄧鏗等人乘船抵達吳淞口,在革命黨人接應下在上海祕密登陸。10月15 \n日,謝持向孫中山面交周應時請辭-中華革命黨軍事部副部長兼江蘇司令長官的辭呈。孫中山批示道:著與英士商量,由英士決奪辦理。 \n10月25日,許崇智上書孫中山,建議陳其美留在上海主持討袁。經孫中山批准,陳其美以淞滬司令長官名義,在法租界霞飛路漁陽里5號設立總機關。委派蔣介石、吳忠信、楊庶堪、周淡游、邵元沖、丁景良、余建光、楊虎、韓恢等人分任軍事、財政、總務、文牘、聯絡等項職務。由蔣介石負責起草《淞滬起義軍事計畫書》。當時的上海已經成為袁世凱嫡系親信、上海鎮守使鄭汝成所把控的勢力範圍。陳其美想要奪回自己曾所把控的舊地盤的第一步,就是密謀刺殺鄭汝成,為死難的革命同志報仇雪恨。 \n11月8日,陳其美得知日本新天皇將於10日舉行登極典禮。鄭汝成按照國際通行的外交禮節,將要參加日本領事館召開的慶祝宴會。便於9日召集楊虎、孫祥夫、周淡游、李海秋等人,在法租界薩坡賽路今淡水路14號密謀布置。經過商議,陳其美決定在鄭汝成可能經過的道路上設置5道關卡。 \n其一,吳忠信率領安徽籍革命黨人在十六鋪埋伏狙擊。其二,江浙革命黨人在跑馬廳埋伏狙擊。其三,謝寶軒等人在黃埔灘埋伏狙擊。其四,馬伯麟、徐之福等廣東革命黨人在海軍碼頭埋伏狙擊。其五,孫祥夫指揮吉林人王曉峰、山東人王明山、奉天人尹神武等人在最為關鍵的英租界外白渡橋埋伏狙擊。當天晚上,陳其美親自召見王曉峰、王明山,由周淡遊出示鄭汝成照片給兩人辨認,然後交給每人一支駁殼槍和一枚炸彈。 \n11月10日早,周淡游趕到王曉峰、王明山位於寶昌路寶康里34號的住處,同他們一起前往外白渡橋。上午11時左右,在孫祥夫、周淡遊現場指揮下,王曉峰、王明山當場擊斃鄭汝成及其總務處長舒錦繡。 \n陳其美組織實施的針對鄭汝成的暗殺行動與宋教仁於1913年3月遭遇的暗殺行動,在操作步驟和運作方式上如出一轍。王曉峰、王明山被外國巡捕逮捕,之後在會審公堂的慷慨陳詞也與武士英基本一致:「鄭汝成輔袁世凱叛反民國,余等為民除賊,使天下知吾人討賊之義,且知民賊之不可為。事之始末皆餘二人為之,勿妄涉他人也。」鄭汝成的死訊傳到北京,袁世凱「大為傷感輟會終日」。他下令追贈鄭汝成一等彰威候,照上將陣亡例議恤發給治喪費2萬元,撥天津小站營田3000畝給鄭氏家屬,並在上海及鄭汝成的直隸靜海縣原籍建立紀念專祠。 \n \n祕密發動上海起義 \n \n \n \n除掉鄭汝成後,陳其美等人迅速制定以艦隊為主、炮隊營為副同時並舉的行動計畫,決定於12月中旬發動上海起義。他任命吳忠信為參謀長肇和艦長,黃鳴球為海軍總司令,楊虎、孫祥夫為海軍陸戰隊正副司令。袁世凱得到密報,立即採取應對措施,把一部分與陳其美祕密聯絡的軍隊調離遣散,派遣海軍總長薩鎮冰專程到上海檢閱海軍,命令肇和艦於12月6日開赴廣東。(待續) \n

  •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兩岸史話-陳其美穿梭黑白兩道傳奇

     袁世凱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故意通過媒體把「二十一條」的相關內容洩露出去,從而引起國際國內的強烈反應。 \n 「故遵守誓約、服從命令,美認為當然天職而絕無疑義者,足下其許為同志,而降心相從否耶?」並不美好的歷史事實是早在辛亥革命之前的1907年到1911年,由於內部糾紛不斷,孫中山在同盟會內部的黨魁地位已經名存實亡。遠在美國的孫中山對於1911年爆發的辛亥革命並沒有做出實質性貢獻。在孫中山回國之前,包括黃興在內的南北雙方已經把大總統職位預約給了袁世凱。 \n 1912年3月15日,由武昌首義功勳黎元洪、孫武、孫發緒、張振武、劉成禺等人牽頭髮起的民社在其上海機關報《民聲日報》中曾經明確指責「無功受祿」、「掠他人之功以為功」的南京臨時政府是日謀「蟠踞之私利」,孫中山、黃興等人堅持建都南京是「沐猴而冠盜終不變其盜」。 \n 章太炎詛咒同盟會 \n 3月下旬,南京方面的四川籍革命黨人黃複生、吳永珊、玉章等人為鄒容、喻雲紀、彭家珍等死難者召開追悼大會,孫中山親自出席。沒有到場的章太炎專門送來一副詛咒同盟會方面的當政者為竊國大盜的輓聯:「群盜鼠竊狗偷死者不瞑目,此地龍蟠虎踞古人之虛言。」 \n 1913年7月堅持發動「二次革命」的陳其美在與日本駐上海領事有吉明的祕密談話中,亦明確認定孫中山、黃興對於辛亥革命並沒有卓越貢獻,「孫、黃二君多年流浪於外國,實際上見機不敏。觀去年之革命,亦係按我等人之手所計畫者,孫、黃不過中途返國而已。因而孫此次廣東之行,與其預期相反,因兩三旅團長被收買而喪膽透露,完全失望之口吻。黃則徒然多疑,坐失良機。此無非不通曉國內之情況而已。余等實際當事者,尚未十分悲觀云云。」 \n 到了陳其美、黃興等人已經去世的1918年,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之一孫文學說-行易知難心理建設》一書中專門附錄了上述「陳英士致黃克強書」,通過充分利用陳其美的死後餘熱來極力推行國民黨內部一人訓黨、一黨訓政的黨魁崇拜。 \n 借用胡適的話說「中山先生著書的本意只是要說『服從我奉行我的《建國方略》。』他雖沒有這樣說明,然而他在本書的第六章之後附錄《陳英士致黃克強書》(頁79-87),此書便是明明白白地要人信仰孫中山學說、奉行不悖。 \n 對於陳其美所轉述的「日國亞東於我為鄰,親與善鄰乃我之福。日助我則我勝,日助袁則袁勝」的「聯日」策略,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另有注解:「文按民黨向主聯日者,以彼能發憤為雄、變弱小而為強大,我當親之、師之,以圖中國之富強也。不圖彼國政府目光如豆,深忌中國之強,尤畏民黨得志而礙其蠶食之謀。故屢助官僚以抑民黨,必期中國永久愚弱,以遂彼野心。彼武人政策其橫暴可恨,其愚昧亦可憫也。倘長此不改,則亞東永無寧日,而日本亦終無以倖免矣。東鄰志士,其有感於世運,起而正之者乎!」 \n 既然日本人能夠「發憤為雄」,包括孫中山在內的中國人就應該學習這種「發憤為雄」的國民精神,而不是一廂情願地依賴日本人的金錢槍炮,在中國本土發動一輪又一輪的國內戰爭,更不應該因為日本方面沒有提供足夠援助就加以「其橫暴可恨,其愚昧亦可憫……亞東永無寧日,而日本亦終無以倖免」的怨恨詛咒。 \n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歐洲列強忙於相互廝殺,無暇顧及遠東地區。日本大隈內閣認為這是推行其「大陸政策」的最佳時機。1914年5月11日,孫中山在寫給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書信中緊密配合「大陸政策」來闡述「日助我則我勝,日助袁則袁勝」的「聯日」策略。「助一國之民黨而顛覆其政府非國際上之常例。然古今惟非常之人乃能為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竊意閣下乃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機會,正閣下大煥其經綸之日也。」 \n 袁世凱嫁禍孫中山 \n 1914年9月日本侵略軍一舉奪取德國在山東半島的勢力範圍。1915年元旦袁世凱頒布《亂黨自首特赦令》,規定凡在1915年年底以前犯有「附和亂黨罪」而能自首者,均可受到特赦而且可以量才錄用、給以官職。與此同時,袁世凱還開動宣傳機器指責孫中山、陳其美等人像引狼入室的吳三桂一樣,於窮途末路中引誘日本政府侵略中國。 \n 1915年1月18日,日本駐華公使日置益會見袁世凱,當面遞交企圖把中國的領土、政治、軍事、財政都置於日方控制之下的二十一條無理要求,希望袁世凱「絕對保密盡速答覆」。袁世凱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故意通過媒體把「二十一條」的相關內容洩露出去,從而引起國際國內的強烈反應。一貫激進的中華革命黨人何海鳴公開宣稱:政府以穩健誡國人,國人以大任托政府。苟政府不加海鳴,以不利海鳴,且以首丘於祖國為安。同年三月,何海鳴回到上海創辦《愛國報》。(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