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博志的搜尋結果,共42

  • 侯佩岑街頭風小露肋骨

    侯佩岑街頭風小露肋骨

     英國輕奢眼鏡FOR ART,S SAKE終於登陸台灣,慶祝登台舉辦一日快閃店活動,23日邀請侯佩岑與創辦人暨設計總監張禧文(Xiwen Zhang)一同蒞臨現場。向來穿著保守的侯佩岑一身Oversiza西裝外套帥氣現身,解釋為了搭配墨鏡特別穿得街頭點,還難得「中空」,不過不是露肚臍,是露大家想不到的地方,「肋骨、胸下一點點的這邊其實是女生最瘦的地方。」

  • 2020 LEXUS全球設計大賞 徵件起跑

    2020 LEXUS全球設計大賞 徵件起跑

    LEXUS Design Award(以下簡稱LDA)自2013年舉辦至今,已成為全球新銳設計師展現創意的最佳舞台,主辦單位的核心理念是「好的設計足以改變世界」,去年就有來自65國新銳設計師、高達1548件作品同場角逐。2020年徵件活動已經起跑,將於10月14日截止。

  • 林依晨必備牙線地震急找媽

    林依晨必備牙線地震急找媽

     林依晨繼Pixy休閒包後,再度拿下比利時包款Kipling新代言人,符合她一貫的鄰家氣息。搭配休閒上衣加百摺長裙,36歲的林依晨仍流露清新感,在乎實用性的她,注重包款的材質輕巧,也喜歡花色給人的第一印象。「我以前總是大包小包,近幾年懂得取捨,非常輕便也能馬上出門。」而除了手機、錢包、鑰匙外,「牙線」也是每天必攜帶之物。

  • 曹添旺、陳思寬 正式就任中經院董座、院長

    曹添旺、陳思寬 正式就任中經院董座、院長

    歷經司法訴訟波折,中華經濟研究院今天正式為董事長曹添旺、院長陳思寬舉行就任典禮,財金部會首長、企業界董總座,台大管理學院師生群近乎全數到齊,中經院員工說,從來沒看過中經院有過這麼多祝賀花籃和貴客。 \n \n曹添旺致詞時說,其實自己早已在去年9月3日就任,陳思寬院長亦規劃9月11日上任,「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中經院與台大的地產訴訟讓好事多磨,如今司法告一段落,加上學界居中協調,最終得以克服困難。 \n \n曹添旺強調,中經院由政府出資90%,當年是突破政府體制,在設計過程有很多特例,也因而成為與台大的紛爭來源,在就任之後,接下來將積極建構中經院長遠發展的藍圖。 \n \n新任中經院長陳思寬,為經濟學界大老、中研院士陳昭南的女兒,今天出席就任典禮的學術人士、財經官員,多是院士的學生群,多數人都提起,從小看著陳思寬成長,一直是相當優秀的人才。 \n \n針對中經院與台大的地產問題解決,總統府諮政陳博志致詞時,提出建議,「在台大校園裡設立『自由學術示範區』」,容許中經院能現址繼續運作。 \n \n陳博志說,台大校長管中閔任職經建會主委時,提議設立「自由經濟示範區」,現在可以在台大校園裡設置「自由學術示範區」,採行台大很久以前和美國史丹福大學、美國海軍熱帶醫學院的合作模式,本北九州也有這樣制度,更將能有助於台大的國際化發展。

  •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5日起連續兩天舉行舉辦「2018教育政策與經濟發展國際研討會」,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認為,在人才大量外流的問題上,企業也有責任,不只應提出人才需求,以技術加強與教育界的合作,並且出錢投入資金,才能協助解決產學嚴重落差的問題。 \n \n陳博志表示,在面對人才需求上,業界一面說人才不夠,卻又不加薪,同時間導致大量人才外流,到海外尋求高薪的工作,在這項問題上,企業也要扛責,甚至提出具體需求,並以經驗技術和教育界合作,「人才培育最後一哩路,企業界應該要出錢,提出的建言才會精準。」 \n \n陳博志提到,產學合作主要包含3個角色,分別是教育、政府以及產業界,但長期以來政府和教育兩個領域互相指責,「產業界好像在旁邊沒有角色」,導致學界與產業難以銜接,另再加上產業與經濟環境變化很大,「產業應該要自己補上最後一哩,共同打造產業界的可用人才。」 \n \n陳博志還提到,在先進國家,企業大多會向學生提供大量實習機會,台灣企業提供的實習機會卻很少,而國內產業抱怨人才不足,且難以加薪,其中一項問題即在於,產業吝嗇於在人才培育上付出,「我要說出企業界不中聽的話」,他籲業界出錢投資教育領域,並增加實習機會。

  •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5日起連續兩天舉行舉辦「2018教育政策與經濟發展國際研討會」,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認為,在人才大量外流的問題上,企業也有責任,不只應提出人才需求,以技術加強與教育界的合作,並且出錢投入資金,才能協助解決產學嚴重落差的問題。 \n \n陳博志表示,在面對人才需求上,業界一面說人才不夠,卻又不加薪,同時間導致大量人才外流,到海外尋求高薪的工作,在這項問題上,企業也要扛責,甚至提出具體需求,並以經驗技術和教育界合作,「人才培育最後一哩路,企業界應該要出錢,提出的建言才會精準。」 \n \n陳博志提到,產學合作主要包含3個角色,分別是教育、政府以及產業界,但長期以來政府和教育兩個領域互相指責,「產業界好像在旁邊沒有角色」,導致學界與產業難以銜接,另再加上產業與經濟環境變化很大,「產業應該要自己補上最後一哩,共同打造產業界的可用人才。」 \n \n陳博志還提到,在先進國家,企業大多會向學生提供大量實習機會,台灣企業提供的實習機會卻很少,而國內產業抱怨人才不足,且難以加薪,其中一項問題即在於,產業吝嗇於在人才培育上付出,「我要說出企業界不中聽的話」,他籲業界出錢投資教育領域,並增加實習機會。

  • 僑外生入籍 陳博志:學校改賣身分證

    僑外生入籍 陳博志:學校改賣身分證

     台灣「學用落差」問題嚴重,政府擬設法招收更多僑外生,畢業後留在台灣工作幾年後入籍我國。對此,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昨天認為,這項政策很有問題,不但無法補足台灣產業界所需的人力,還可能造成一些辦不好的學校,「從原本的賣文憑變成賣身分證」。 \n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昨天舉行「是教育沒有培養出人才,還是企業沒有善用人才」座談會,基金會董事長黃昆輝表示,台灣產業界對人力「供需失調」與「學用落差」抱怨已久,而研究者認為主要是因為欠缺「人力規畫」與「產學合作」所致,不過教育界對產業界也有不少怨言,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值得探討。 \n 為了解決產業人力不足問題,政府擬設法招收更多新南向國家的僑外生,大專僑外生畢業後留台工作5年、高中職僑外生留台工作7年,可望開放入籍我國。 \n 陳博志說,產業界需要的人才,國內教育界無法提供,才有需要從國外引進。譬如台灣缺乏軟體人才或打鐵匠,政府才有必要從國外引進來補足,但這項招收僑外生的政策,完全沒有看到產業需求,很有問題。 \n 「未考慮產業需要所引進的人才,搞不好是來搶工作而已。」陳博志說,國內學校培養出來的台灣人才不為企業所用,他們改而培養僑外生就可以扭轉嗎?他認為,這項招收僑外生的政策,可能讓一些辦學不好的學校,為了繼續生存下去,「從原來的賣文憑改為賣身分證」。 \n 資深媒體人盧世祥說,他看到許多一輩子未當過記者的老師,卻在新聞學院教學,他們其實是很不夠資格的,類似狀況,學校教育應該改進。此外,他有一個學生應徵上路透的工作,在就職前,社方要他先到新加坡職前訓練3個月,國內產業界應該學習。 \n 高苑科技大學前校長曾燦燈說,這幾年國內大學「吃喝玩樂」科系大幅擴張,譬如中部一所科大,餐飲、觀光科系學生就高達7000人,但學生素質卻不好,怎麼可能教成人才?他們不要混日子就很好了。

  • 僑外生未來可入籍  陳博志:學校從賣文憑變賣身分證

    僑外生未來可入籍 陳博志:學校從賣文憑變賣身分證

    台灣「學用落差」問題嚴重,政府擬設法招收更多僑外生,畢業後留在台灣工作幾年後入籍我國。對此,總統府資政陳博志今天認為這項政策很有問題,不但無法補足台灣產業界所需的人力,還可能造成一些辦不好的學校,「從原本的賣文憑變成賣身分證」。 \n \n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今天舉行「是教育沒有培養出人才,還是企業沒有善用人才」座談會,基金會董事長黃昆輝表示,台灣產業界對人力「供需失調」與「學用落差」抱怨已久,而研究者認為主要是因為欠缺「人力規畫」與「產學合作」所致,不過教育界對產業界也有不少怨言,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值得探討。 \n \n為了解決產業人力不足問題,政府擬設法招收更多新南向國家的僑外生,大專僑外生畢業後留台工作5年、高中職僑外生留台工作7年,可望開放入籍我國。 \n \n陳博志說,產業界需要的人才,國內教育界無法提供,才有需要從國外引進。譬如台灣缺乏軟體人才或打鐵匠,政府才有必要從國外引進來補足,但這項招收僑外生的政策,完全沒有看到產業需求,很有問題。 \n \n「未考慮產業需要所引進的人才,搞不好是來搶工作而已。」陳博志說,國內學校培養出來的台灣人才不為企業所用,他們改而培養僑外生就可以扭轉嗎?他認為,這項招收僑外生的政策,可能讓一些辦學不好的學校繼續生存下去,「但從原來的賣文憑改為賣身分證」。 \n \n資深媒體人盧世祥說,他看到許多一輩子未當過記者的老師,卻在新聞學院教學,他們其實是很不夠資格的,類似狀況,學校教育應該改進。此外,他有一個學生應徵上《路透社》的工作,在就職前,社方要他先到新加坡職前訓練3個月,國內產業界應該學習。 \n \n高苑科技大學前校長曾燦燈說,這幾年國內大學「吃喝玩樂」科系大幅擴張,譬如中部一所科大,餐飲、觀光科系學生就高達7000人,但學生素質卻不好,怎麼可能教成人才?他們不要混日子就很好了。

  • 總統府資政陳博志:台不夠重視「戰略」 對決心實力討論不夠

    總統府資政陳博志今表示,20多年來國人花太多時間在爭論「對外關係」的策略,卻不夠著重「戰略」,即提升內部決心跟實力的努力,台灣在對外關係的「圓滑」增益太多,但對於決心及實力討論不夠多、做得不夠多。 \n \n台灣研究基金會今舉行「台灣大戰略—全球政治經濟變局下台灣的生存與發展之道」。受邀出席的陳博志指出,現在中國也許已較不需外國的經濟協助,但中國若想成為經濟強權,應更重視國際形象,因此國際支持仍能約束中國的盲動。 \n \n對照過去與現今的台灣經濟發展,陳博志指出,政府現在雖然對人才採取「開放」態度,但都只是針對一般的技術人員,但台灣需要的是非常高級技術人員,「需要多幾個張忠謀」,台灣的國際地位就會不一樣。 \n \n對於新南向政策,陳博志說,過去的南向政策有個客觀情勢,當年有大批產業外移,因此南向政策是讓產業不要集中在中國大陸,而是分散至東南亞,但如今沒有太多產業要外移。 \n \n他建議,新南向應從文化面拓展,如《通靈少女》在東南亞獲得蠻好評價,是基於語言、文化有共通,這是我們可以利用的。

  • 央行新龍頭各界看法-陳博志:期許青出於藍

     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昨(27)日受訪時肯定楊金龍的能力,並期許未來能夠青出於藍。他同時認為,不管是不是「彭規楊隨」,政策不是為了變而變,而是應該隨環境變化而調整,外界也不需要一直與現任總裁彭淮南相比較。 \n 陳博志也曾被視為央行總裁適任人選,但他相當肯定內升楊金龍的作法。他認為,楊金龍在彭淮南身邊學習很久,想法應該相當類似,整體政策不會有重大改變,穩定的央行政策對經濟比較好。 \n 陳博志表示,央行總裁有法律保障的獨立性,希望楊金龍不要受到外界壓力影響,應該秉持學理與國家利益做出正確決定,不應該被一部分人的利益影響去動搖政策,而是要全面性的來看問題。 \n 至於對外溝通的能力,他認為央行總裁對外溝通方式比較複雜,比一般政務官還要難。第一,一般官員應該誠實面對民眾,不過前任央行總裁謝森中曾經說過「央行總裁有說謊的權利。」因為央行政策事前必須保密,也不能清楚講出來,更不能讓大家亂猜,他笑稱:「彭淮南很大的本事,就是投機者猜不到他在想什麼。」 \n 其次,央行政策執行後,要解釋清楚也不容易,牽涉產業、經濟、國際壓力等多個面向。陳博志舉例指出,央行每年盈餘繳庫1000多億新台幣,以4000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來看,台幣每升值一塊,就等於央行「欠了」4500億元,央行還有盈餘繳庫嗎? \n 至於楊金龍有小彭淮南的稱號,是否未來將要延續彭淮南的作法?陳博志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做自己,而且不要為了想要與彭淮南不同而改變,應該是看環境在改變,政策隨之調整。他說:「不是為了表示我跟彭淮南不一樣,所以我要改,這就沒有必要。」 \n 陳博志也認為,外界不要一直拿楊金龍與彭淮南比較,如果能夠好好做,成為小彭淮南有什麼不好?如果做了一段時間可以青出於藍,相信大家都會很高興。

  • 吳榮義、陳博志:時代變了

     下任中央銀行總裁是否必須具備公股行庫董座經驗?吳榮義、陳博志二位綠營財經國師都認為,時代不同沒有必要,只要不會亂搞,肯聽外界建言,不必把「央行總裁」位置看得太嚴重,陳博志也引前總裁謝森中的話說,「央行總裁應獨立而不孤立」。 \n 台北大學教授、前央行業務局長李勝彥日前受訪曾表示,從1960年央行在台復業以來,徐柏園、俞國華、張繼正、謝森中、梁國樹、許遠東、彭淮南等7位歷任總裁,有二個很大特色,一、沒有從內部升任先例;二、全部當過公股行庫董事長。例如彭淮南就是由中國國際商銀董事長(兆豐銀前身)調升央行總裁,比較能了解實務運作。 \n 對此,台杉投資管理公司董事長吳榮義表示,時代不同,有無當過公股行庫董事長不是必要條件,總裁人選很難找一位學經歷俱足人選,只要不要亂搞,認真做事的人就好。吳說,全球央行對雙率政策最有影響力的,唯美國馬首是瞻,美聯準會(Fed)主席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左右全球金融市場走勢。 \n 吳榮義說,外傳亞洲近期同時有六位央行總裁要異動,只要任期到了,人事更迭是很正常的事。央行總裁繼任者在雙率政策上,只要不偏離美國市場走勢太大,沒有非誰不可。 \n 陳博志也持相同論點,認為有無公股行庫董座經驗不是那麼重要,即使以前有,現在也不需要,因為現在有金管會,以前很多金融政策必須由央行決定,現在金融政策有很多由金管會研議,央行只需著眼總體經濟的發展穩定,範圍變小了。 \n 央行總裁換人不必看那麼嚴重,陳博志引謝森中的話說,央行雖是獨立機關,但要「獨立而不孤立」。所謂「獨立」指站在央行獨立職責去作決策,維持經濟安定;「不孤立」是指各方利害關係及各方意見要納入思考。央行總裁具獨立性,「不能用關起門來一意孤行的人」。陳博志認為,只要多聽各方意見,檯面上被討論的人均可勝任。

  • 證交所董座為何由黑馬許璋瑤出線?綠營人士揭密

    證交所董座為何由黑馬許璋瑤出線?綠營人士揭密

    前證交所董事長施俊吉在9月內閣改組高升副閣揆,遺缺由誰出任傳言紛飛。根據網路媒體引述綠營人士說法表示,原本府院屬意的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明確表達婉拒之意後,做事低調、踏實,人品操守沒問題又與小英有革命情感的許璋瑤,就成為重要人選,「這位子不是爭取就可以,非得要小英點頭才行」。 \n \n證交所與資本市場、經濟發展,以及公司掛牌交易等利益有密切關係,加上證交所董事長1年薪水、獎金合計高達800萬,是不少人眼中的肥缺。因此小英政府相當重視證交所這個單位,不論總統府或行政院在考量董事長接任人選時相當謹慎,除了財經背景是必備條件外,品德操守更是首要考量因素。 \n \n根據《信傳媒》報導,先前被點名的證交所董事長接任人選,除前央行副總裁陳師孟、陳博志等綠營重量級財經大老外,還有兆豐金董事長張兆順、悠遊卡董事長林向愷、台灣金董事長呂桔誠,以及傳出總統府資政吳榮義推薦的國泰證前董事長朱士廷。其中陳博志一直是府院屬意人選,小英曾委請陳的熟識好友前往探詢意願,賴揆也曾親自登門拜訪邀請,最後陳仍婉拒出任。 \n \n《信傳媒》引述知情人士說法,許璋瑤不屬「財政幫」系統,是少數在2008年政黨輪替後離開公職,熱心參與綠營智庫的政務官,也與小英互動很好、有革命情感,後來在小英基金會成立擔任監察人。許璋瑤做事低調、踏實,人品操守沒問題是出線的重要原因,因為小英對證交所董座的人選很小心,一定要是小英信得過且點頭才行。

  • 4200億前瞻過關後 陳博志:不能讓前瞻變分贓

    4200億前瞻過關後 陳博志:不能讓前瞻變分贓

    「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在藍綠各退一步,日前立院臨時會三讀通過,從8年8400億元縮減至4年4200億元。先前建議「前瞻軌道建設」應緩下來的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表示,蔡政府在整件事情上有所退讓,大方向是正確的,未來關注的焦點是每個案子都要檢視、監督,「絕不能讓這樣一筆錢最後變成是分贓」。 \n陳博志接受信傳媒專訪時提到,前瞻條例調整成4年4200億,算是比較理想的情況,接下來每個案子要逐一檢視,在資源有限的前提下,錢要花在最重要且最迫切的刀口上,比如,能夠提高我們的國際競爭力、提高產業生產力以及提高我們薪資,這是當前最重要的;其次如果要改善生活,高房價、長照以及幼托等這些都是必須要優先注意的。 \n「軌道是一個重要的產業,問題是我們多花那些錢,多蓋那點軌道,發展起來就會有競爭力嗎?」陳博志認為,過去台灣不管是鐵路電氣化、高鐵跟捷運花的錢可能好幾兆了,但軌道產業並沒展起來,並質疑現在再多花4000億甚至8000億元,軌道產業就可以發展起來?況且軌道建設4000億裡有很多跟軌道無關,而是花在土地上面或是土木建設,以桃園鐵路地下化花1000億來看,跟軌道產業完全扯不上,是營建業受益。 \n此外,對於前瞻條例藍綠各退一步,三讀拍板過關,陳博志提醒,「蔡政府要學習讓步,還是那句話,要學習認錯,錯沒有甚麼不對,不認錯才是最不對的。」 \n

  • 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談前瞻 蔡政府敢認錯 人民更尊敬

    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談前瞻 蔡政府敢認錯 人民更尊敬

     蔡政府力拚明天要完成《前瞻》草案三讀,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昨晚沉重地說,有三句話想告訴政府,第一是做重大決策,若沒聽到反對意見,請先別做;第二,即使是敵人講的話也一定有參考價值;第三,蔡政府千萬別陷入「途徑依賴」,明知做錯事,卻仍想繼續走,「敢認錯,敢修改,人民才會更尊敬!」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 \n 朝令有錯 夕改又何妨 \n 曾任蔡英文2012競選總統時「十年政綱」起草人的陳博志,被問到如何看待行政院以「前瞻醞釀已久、並非突然拋出」為由,捍衛政策正當性,他說,這就像男學生想追1位女同學,若對方不適合自己,就算追100年,也不表示這件事是對的。 \n 民進黨揚言前瞻草案一定要過,陳博志受訪時嘆了一口氣說,「我想我有3句話想跟蔡政府說一下」。他表示,第一,民進黨在野的那些年,他常拿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話告訴大家,就是「做任何重大決策,如果沒有聽過反對意見,就先不要做」;幾次當他提出反對意見,也都會提醒大家要多思考。 \n 敵人講話 也可當參考 \n 接著,陳博志說,2012年小英基金會曾辦過系列演講,請來前副總統蕭萬長與傳統上不支持民進黨的人與會,他覺得這樣很好,因為能聽見不同聲音。他當時還特別告訴大家,「我們一直要記得,即使是敵人講的話,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這是他想說的第二句話。 \n 第三,陳博志表示,等到小英選上總統,他曾提醒新政府別陷入「依賴途徑」。也就是許多時候,當我們事情做了一半,明明發現這是不好的,卻不願改變,原因就出在若要改變,就必須付出代價,造成我們常會變成不管對錯,只想繼續做下去。 \n 重大決策 傾聽反對意見 \n 他進一步說,發現問題,該改就要改,不要怕政策已說出口,改了會失去威信、失去地位;該道歉就道歉,就像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說「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 \n 陳博志直言,蔡政府不敢修改提出的政策,可能是怕指責,「但我覺得不需要這樣擔心,錯的政策,要是敢認錯、敢修改,人民會更尊敬!」 \n 陳博志強調,彼得杜拉克也曾說過,政府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不知道把已被證明是錯誤、行不通的政策拋棄掉,反而會一再說「我們再努力吧」;所以蔡政府此刻若願意修改,真的沒關係,畢竟會犯這種錯的不是只有蔡政府,若願意改過,相信人民一定會支持。

  • 不應為選票甚至私利 陳博志︰前瞻挑錯優先重點

     蔡政府力拚本周三讀《前瞻條例》,對此,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昨晚強調,國家發展必須挑選優先重點,此刻最該處理的是生產、生活及創新創業環境改善,而非軌道建設,或為選票甚至私利所做的公共建設。 \n 不僅如此,面對政府為捍衛前瞻正當性,再三強調前瞻醞釀已久,絕非突然拋出,陳博志直言,「這不叫解釋,我想就算『那個女孩』已經想了100年,也不表示那個女孩想的都是對的!」他強調,自己是就事論事,政府若真要讓人信服,就不能只說哪些項目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 \n 立院臨時會明起處理《前瞻條例》,民進黨團準備挾人數優勢,在周三將三讀通過。但前瞻爭議不斷,與蔡總統相識逾20年、曾任蔡2012競選總統時「十年政綱」起草人的陳博志,日前就表明「前瞻計畫不夠前瞻」,並呼籲4200億軌道建設務必緩下。 \n 就在前瞻闖關前夕,昨晚陳博志接受訪問時直言,政府該做的事情或有上千件,但前瞻既是編列特別預算,「你的錢只夠做30件,那你該挑的就是『最該優先做的』,不能只是值得做」。 \n 陳博志舉例,就像男學生在教室,往左看覺得左邊女孩今天不追明天會後悔,往右看也認為不追會後悔,往後看也發現一群人都想追,「問題是能全追嗎?」 \n 陳博志說,馬政府當年砸800億推消費券,但同樣錢可買下韓國半導體海力士,或收購南山人壽,馬政府聽不進去,「就是讓大家家裡只多了個熱水瓶」。 \n 至於何為優先項目?陳博志說,首先,生產環境若能改善,人民薪資所得將提高。例如,政府在生產方面正大力發展5+2產業,對產業界擔心水電供應不足問題,前瞻建設就應優先解決這類障礙。 \n 他也說,生活環境改善也有優先性。既然蔡政府把社會住宅和長照當成主要政策方向,在增加公共建設時,就該把改善生活環境列為重點。 \n 陳博志強調,提升創新創業環境更重要。但前瞻用來協助創新創業的投資基金只區區100億,不如把1、2000億的經費拿來投資新興產業。至於為選票甚至私利所做的公共建設,「選擇標準只有一個,那就是都不要做」。

  • 軌道建設是生活用品 賀陳旦:8年後台灣不必羨慕日本

    軌道建設是生活用品 賀陳旦:8年後台灣不必羨慕日本

    前瞻條例要在立院臨時會闖關,4200億軌道建設是最為外界詬病的部份,負責擘畫此計畫的交通部承受極大的壓力,交通部長賀陳旦透露,軌道能結合當地與環境,還可能帶動產業、觀光,8年後軌道完成,台灣不必再羨慕日本。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賀陳旦表示,台灣人喜歡到日本觀光,就是因為環境乾淨,軌道安全方便,能將當地生活、環境結合。提到台灣空污日漸嚴重,賀陳旦以歐洲小型城市也建輕軌為例,可兼顧市容及避免空污。他認為,歐洲人能高瞻遠矚,總不能台灣永遠不要這種選擇吧。 \n \n總統府資政陳博志曾公開質疑,無人車都上路了,建設顯得不夠「前瞻」。賀陳旦回應說,無人車如商品中的「精品」,軌道則是「生活用品」,其實兩者市場不同,並不互相衝突,「大眾捷運絕對是不可少的」。 \n

  • 郝明義、陳博志批前瞻》盟友也反目 前瞻不應暫停嗎?

    郝明義、陳博志批前瞻》盟友也反目 前瞻不應暫停嗎?

     前瞻基礎建設遭各界強烈批評,連過去在反服貿、反迫遷等多項群眾運動中,與民進黨站在同一陣線的郝明義、徐世榮等人,都站出來公開「拍桌」,顯然反前瞻建設已非政府口中的「藍綠惡鬥」,而是確實值得檢討的議題。 \n 過去批評前瞻基礎建設的聲浪,大多來自要不到預算的藍營執政縣市,為化解阻力,蔡英文總統多次親自下令,要求行政和立法部門要積極對外溝通,蔡英文更是親自下鄉宣導,對外聲稱是打破「國民黨製造的謠言」。 \n 但是前瞻建設並非「因為不了解而反對」,而是因為了解後不相挺;扁政府時代重要財經智囊陳博志日前公開批評,這樣的計畫真的不夠前瞻,「4200億元的軌道建設一定要緩下來」。 \n 陳博志的建言,政府或許可以說這是「個人意見」,但昨天站出來反對的陣容卻已不容再忽視。 \n 郝明義在馬政府時代因反對服貿協議宣布辭去國策顧問,並發表給馬英九的公開信,服貿協議最終引爆太陽花運動,郝明義那一擊有絕對影響力,為了前瞻建設,行政院長林全甚至接受他的專訪,顯然郝明義絕非因為不了解而反對。 \n 魏揚則是太陽花學運中,發起323佔領行政院事件的現場總指揮,被警方判定為主謀,於驅離後當場逮捕;徐世榮則是反迫遷大將,在張藥房「蓋回來」議題上,和民進黨始終站在一起;民間團體沃草當年發起「割闌尾」,更讓多位藍營立委頭疼不已。 \n 當「敵營」說前瞻不好時,執政的民進黨可以說他們是因反對而反對,但昨天跳出來的這些人,都是民進黨昔日盟友,當盟友說有問題時,政府為何不能停下來慎重思考?前瞻計畫是8年的跨年度計畫,除非真如藍營所言是為了縣市長選舉綁椿,否則暫停再更審慎的評估,有何不可? \n 蔡英文曾表示,民眾的聲音如果政府聽不到,可以拍桌,再聽不到可以拍大聲一點,郝明義等人大聲拍桌,以連署方式要求政府重新檢視前瞻建設,但公共政策平台必需等待60天,政府才會回應,而蔡英文卻下令綠營黨團要在7月5日以前通過,這是重視民意的政府嗎?

  • 國師陳博志唱反調  反諷:小英應該要很高興才對!

    國師陳博志唱反調 反諷:小英應該要很高興才對!

    這次基隆淹成這樣,眼前基隆最需要的真是軌道嗎?身為蔡總統重要經濟政策智囊的陳博志公開「唱反調」,提出「前瞻預算得緩一緩」,資深媒體人黃暐瀚轉述,陳博志說:「蔡總統應該要很高興才對啊!」 \n \n黃暐瀚表示,陳博志透過電話,指會提建言,是因為他知道台灣有很多人羨慕日本那樣軌道鋪滿全國的狀況,但軌道建設畢竟是上一個世紀的事情,根本不是甚麼「前瞻」的做法,台灣眼前當務之急,是必須提升產業的競爭力,而非刻意去照顧「某部分人」。 \n \n黃暐瀚在東網評論指出,他問陳博志公開「唱反調」,難道不怕蔡總統不高興嗎?陳博志說:「不會啊!蔡政府不是一開始就說了,要謙卑,是最會溝通的政府?所以我提出這些看法與意見,蔡總統應該要很高興才對啊!」 \n \n但小英總統真因此開心嗎?黃暐瀚指出,從林揆的作法,政府壓根就沒考慮陳博志的建議,只想「繼續下鄉說服」、「降低反對壓力」,沒想過討論,沒考慮重編,沒打算真的溝通,這還算「最會溝通的政府」嗎?頂多算是「最有自信說服別人的政府」罷了。 \n \n陳博志提建言已過4天,黃暐瀚喊話:蔡總統您聽到了嗎?有這樣願意跟您說真話的資政,其實,您真的應該高興才對! \n \n

  • 從基隆淹大水反思前瞻建設 他問蔡總統:您「想想」了嗎?

    從基隆淹大水反思前瞻建設 他問蔡總統:您「想想」了嗎?

    受到梅雨鋒面與西南氣流影響,北台灣昨(2)日開始下起強降雨,各地皆傳出災情,尤其基隆北海岸地區更出現嚴重淹水情形,有居民就表示,20多年來這次最嚴重。資深媒體人黃暐瀚就忍不住地說,看到基隆這次淹成這樣,大家還覺得眼前基隆最需要軌道嗎?他呼籲蔡總統「想想」地方需要什麼建設。 \n \n今黃暐瀚於《東網》專欄撰文,首先黃以此次基隆淹大水為例,稱地方究竟需要什麼建設,每個人答案可能都不一樣;但也正是如此,所以才需要更進一步的討論與研究,因此,他反問蔡總統,「您『想想』了嗎?」 \n \n黃暐瀚說,過去他一直強調,輕軌並非目前台灣各地的首要選擇;而他自己完全支持建設台灣,「但要編甚麼?該花多少?不能問,不必談,只能強行通過?這樣,真的好嗎?」 \n \n接著,黃暐瀚提到,近來總統府資政陳博志公開「唱反調」,認為前瞻計畫必須得緩一緩。不過事後政府的做法,黃暐瀚認為,壓根沒考慮陳博志的建議,『只想「繼續下鄉說服」、「降低反對壓力」。』此舉讓他不禁批評,這哪算最會溝通的政府,頂多只是「最有自信說服別人的政府」罷了。 \n \n最後,黃暐瀚表示,陳博志提出建言,已過了4天,「蔡總統您聽到了嗎?」認為有這樣願意說真話的資政,其實,總統該感到高興才對。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