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學臺的搜尋結果,共04

  • 他PO一圖斷言:人民對民進黨的憤怒正慢慢張開

    他PO一圖斷言:人民對民進黨的憤怒正慢慢張開

    總統蔡英文21日出席臺船基隆廠「新海研一號交船典禮」,未料有超過百名基隆廠員工在廠外拉起白布條抗議指出,臺船4年多虧損達120億,要求管理方下臺!警方則拉起防鞋網,避免有人朝總統車隊扔擲物品。對此,前國民黨立委陳學聖斷言,人民的憤怒正慢慢張開! 臺船的百名員工昨天在蔡座車抵達前高呼口號,便被大批警力包圍起來,總統車隊要離去時,不少員工突圍,想對總統表達訴求,員警則把員工堵在門口,並架起防鞋網,避免有人丟擲隨身物品。 對此,陳學聖在臉書表示斷言「人民的憤怒正慢慢張開!」陳學聖表示,好熟悉的鏡頭又回來了,但對蔡英文來說,這場景未免來得太快! 陳學聖表示,反對黨的抗爭,民進黨向來是不在乎的,但當民間司改會、獨派團體批評民進黨背棄理想,連被視為挺綠的青年團體也示警,「民進黨權力傲慢,恐重蹈2018年敗選覆轍。」他直呼,民進黨自己看著辦吧!

  • 脫下白袍實踐公衛理想 陳秀熙走不悔人生路

    脫下白袍實踐公衛理想 陳秀熙走不悔人生路

    在媒體前侃侃而談、精闢分析新冠肺炎的疫情趨勢,臺大公衛學院副院長陳秀熙對流行病學研究具高度的專業,但這竟不是他從小就立定的志向;而是在牙醫臨床訓練過程當中,逐漸發現自己喜歡科學研究的樂趣,毅然決然走入公共衛生研究領域。 轉戰公衛,服務社區 陳秀熙談起當初選擇脫下白袍,轉戰公共衛生社區服務的心情,有感而發地說:「這個社會仍需要加入一點異質性,要有不同跨領域的人才培育,才可維持台灣於健康醫療領域上保有的頂尖地位。」為讓健康醫療更多元,必須要有醫療背景的專業人士,逐漸引入其他理工文社範疇,而陳秀熙,就是在時代變化下,最早受到衝擊的一群。 在牙醫臨床訓練過程當中,曾遇到過各類的口腔問題,陳秀熙心中思考著:「似乎許多病患遇到的問題,都不只是個人的事,這樣的牙醫臨床工作,真的能達到預防保健的目的嗎?」他觀察,許多疾病的起源不只在個案身上,而是會牽涉到病患行為與環境的交互作用,甚至與心理及社會政策等,都有很大的關聯性。 這啟發了他想研究的精神,因此,在實習過程中便積極接觸公共衛生相關領域,更被流行病學及生物統計的研究方式所吸引,於是繼續攻讀當時的陽明醫學院(現為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 負笈歐洲,拓展視野 研究所畢業之後,陳秀熙一度想進入公務體系,用己之力加入保家衛國的行列,於是參加衛生行政高考,並順利取得高考資格;更積極爭取公費留學,順利申請進入英國劍橋大學,開始公衛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於英國劍橋大學攻讀的是生物統計博士學位,當時即深受歐洲社會主義制度思維所薰陶,積極關注民眾健康平等的標準,並思考如何將更先進的醫療服務普及化,進而帶回台灣,回饋社會。 在因緣際會下,陳秀熙參與了瑞典的癌症篩檢計畫,「歐洲的社會主義國家很早就有癌症篩檢的觀念」,他認為國家有義務保護民眾免於可預防的慢性疾病與癌症,因此,政府不餘遺力的推動健檢計畫,並落實在社區之中。反觀美國,因為有健康保險制度,但必須透過私人契約才能得到健康保障,對於無法負擔保費的人,就無法享受好的醫療服務,「醫療應該要加入更多對民眾健康關懷的課題,才算完備。」 懷抱理念,回饋社會 1996年返國後,恰逢國內全民健保制度剛起步,國內醫療制度處於更迭之際,且健康檢查概念也正萌芽,「台灣民眾應該也要像歐洲社會主義國家人民一樣,擁有健康平等的權益。」抱持這樣的理念,他想將在瑞典所做的實地研究經驗,應用於國內公共衛生服務上,便積極參與規劃屬於本土的醫療健檢研究。 無論是教學或研究,都是陳秀熙所喜愛的,因此,即使當時已經接任臺大公衛學院教職,但仍透過學校教育工作培育基層衛生工作人員,加強相關知識背景,當作預防保健的種子;另一方面,也積極參與社區癌症篩檢計畫,著手規劃「社區整合式闔家歡篩檢」活動,結合乳癌、大腸直腸癌、口腔癌、肝癌、子宮頸癌等,與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等慢性病整合,從家庭為單位出發,深入社區及偏鄉。該模式更為日後許多縣市衛生單位所引用,並受到美國癌症醫學會及家庭醫學會讚許。 更進一步地,他也透過數據資料,用數學統計方式成功建立篩檢平台,能準確地進行民眾健康評估,並建立乳癌的個人化醫療模式,及開發出大腸直腸癌的危險性診斷標記。 教育使命,培育新血 有臨床醫師的背景,又有學者身分,同時還肩負教育下一代的任務,陳秀熙仔細分析這些不同角色對自己的意義。他指出,臨床醫師對病患的照顧有其侷限,影響力也有限,「但若要進入預防醫學領域,會牽涉到國家政策;政策屬於公共事務,學者可以有更多的著力點。」 他以公共衛生領域來解釋,「公衛完整的內涵,應該是公共行政事務加上健康議題所組成的跨領域學問,以國外來說,過去大學教育內並沒有獨立的科系,而是在每個系所內都要有公共衛生專業一門學問,是替公眾用政策與法律規範的方式,讓群眾的健康能達到最大的幸福標準。」但若只是臨床醫師,只能看到單一病患,能照顧到的人有限,這與學者專注於研究上的思維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熱愛研究,陳秀熙也背負著強烈的教育使命,「生於戰後嬰兒潮的中年世代,就像『流沙族』,也是所謂的三明治世代,既有高堂父母要照顧、還有後代子女需要養育拔擢。」因為感觸極深,也就更重視傳承使命。 「做為學者,還須有一項本領,就是要站在產業與政策的最前線,不斷求新、創新,以協助政策的發展,這也是最吸引人的部分。」他說,自己另一個身分是教授,因此樂於提攜後輩,也經常勉勵學生:「人生一路走來並非每件事情都如原先的預期與規劃,必須要在過程中不斷學習、充實自己,等到日後有用之時就能派上用場。」 畢竟確定人生目標很重要,但前往目標的方法不只有一種,可能是隨機發生的任何一種,但有實力,就能掌握先機。 公衛潮流,IT當道 提及如今國內公衛體系現況,陳秀熙認為,從體制上來看,科技已經深刻影響年輕人的想法,尤其在IT產業蓬勃發展下,已然進入後IT時代,教育制度也隨之改變,影響所及涵括了所有的醫學教育。 「現在,公共衛生都需要結合大數據資料來做分析,大數據的應用改變了年輕世代的教育制度,以及各領域的產業結構,包括物聯網及手持裝置的應用等,教育內涵也必須隨之改變。」 如同日前陳秀熙受邀於「2020精準防癌高峰論壇」中所倡議,利用大數據作為精準醫療的基礎,可以達成個人醫療在精準化的同時,也能產生有效分配醫療資源的效用,這可讓臺灣在追求有價值的健康照護下,將有限資源用在需要幫助的人身上,將健康效益極大化。 他也為精準醫療做出明確的定義,利用有限資源,產生最大的效益,例如把昂貴的抗癌藥物用在最需要、成效最顯著的癌友身上,以提高平均餘命。「以全民健保為例來看,健保資料庫所產生的大數據,既有效率、可近性又高,能產生決策,提供與民眾健康議題相關的措施,也能精準臆測疾病的發生,這才是現代公共衛生必備的專業領域。」 宗教義理,舒心養身 平日研究、教學業務繁忙,到底有沒有時間休息?一提到養生方法,陳秀熙笑的靦腆:「我其實很少休假,即使休息,也都在動腦。」不過,年輕時期他相當熱愛登山,在爬山的過程中可享受思考,只是現在忙碌工作、在時間有限,膝蓋又不好情況下,漸漸地改為慢跑或健走。 「一週我會慢跑兩次,一次可以跑五公里」,他說自己會運動,單純是為了遠離三高,且以往都選擇在健身房跑步機上跑,現在因新冠病毒疫情嚴峻,已經改到河堤慢跑或健走,在跑步過程中,也不斷思考創意的想法,以及教學、待人處世上的種種疏失與改善之道。 至於他的紓壓方式也很特別,「我把研究寫作,當作紓壓休息;完成一篇研究文章的成就感,就是一種放鬆。」此外,陳秀熙也經常研究各種宗教的教義,用科學的角度來解讀佛經、聖經、可蘭經等,「精讀透徹之後,就會發現現實中許多問題,都能找到解方;有時只要轉個念,就能找到出路。」 延伸閱讀:

  • 陳亞蘭榮獲臺師大「傑出學生」獎! 感謝恩師鼓勵再學

    陳亞蘭榮獲臺師大「傑出學生」獎! 感謝恩師鼓勵再學

    藝人陳亞蘭多年致力推廣唯一源自台灣的戲曲文化-歌仔戲,就讀臺灣師範大學國際時尚高階管理碩士在職專班(GF-EMBA)期間優秀就學表現,5日在臺師大慶祝98週年校慶大會上獲頒「傑出學生」獎,她也是歷年來碩士在職專班學生首次獲「傑出學生」殊榮者。 對於獲頒「傑出學生」,陳亞蘭表示這可說是她人生中非常意外的精彩,因為從來沒有想過會踏進師大的校園,也從沒有想到可以拿到這個獎,她前一晚只睡了一個小時,上去領獎的時候心還噗通噗通地跳,被院長笑說:「妳不是上過那麼多大舞台,台下觀眾還很多,為什麼上去還會緊張?」但陳亞蘭覺得這對她人生有不一樣的意義,所以非常開心還帶點緊張,雖然只睡一個小時但被誇看起來還是非常美,她笑說:「我讀的是GF-EMBA時尚管理學院,所以一定要認真好好的打扮一下。」      陳亞蘭感謝一直在背後默默支持她的楊麗花、校長、學校老師以及同學們。她感性表示:「謝謝恩師楊麗花楊阿姨,因為是她鼓勵我再學,她說要活到老學到老學無止境,才讓我下定決心報考師大。也非常謝謝台師大校長還有所有教導過我的老師,以及我的同學們,他們都很幫忙我,甚至還有成立一個群組叫《推歌仔戲》,因為他們知道我來這邊學習就是希望我們唯一源自於台灣的戲曲文化能夠透過在台師大所學,發展到國際,讓歌仔戲更發光發亮。」她感謝同學的認同與支持,得這個獎他們也出了一份力。已修完36個學分的她,碩士論文還在努力中。 陳亞蘭能夠兼顧學業與工作,除了覺得自己擅長一心多用外,她認為「你要對你做的事情有熱愛」,「我非常非常熱愛歌仔戲,我為了歌仔戲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只要能夠為歌仔戲好的事情我一定會去做,來這邊讀書也是希望能夠推廣歌仔戲,在別人身上學到可以用在歌仔戲上的知識與事物,所以我覺得是因為我熱愛歌仔戲,讓我完全不覺得累。」很多人都不敢接近在進行歌仔戲拍攝工作的陳亞蘭,因為那時候的她就是一頭栽在裡面,無比專注與認真,對此她也表示:「希望做出更好的作品,跟時代接軌,接下來要推出的戲我們也會秉持這個信念去做,因為要讓台灣的在地文化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臺師大傑出學生獎由全校各學院初步推薦及資格審查,由校委員會進行複審及決定。陳亞蘭以臺師大精神堅持終身學習,並以己身於藝術界正向影響力回饋社會,在公益服務及人文藝術之貢獻,獲臺師大管理學院之推薦及肯定。除此,陳亞蘭亦於1997年獲紐約市文化局及林肯藝術中心國際藝術交流會「亞洲傑出藝人獎」,是受獎者中年紀最輕的。

  • 中共代理人第一槍!大陸公立學校任職也違法?

    中共代理人第一槍!大陸公立學校任職也違法?

    國民黨籍立委陳學聖今日(10日)召開記者會指出,蔡英文總統力推中共代理人法,在法案通過前陸委會搶先開出第一槍,導致去中國人民大學任教的前中研院研究員劉孔中成為第一個犧牲者,「被請辭」中研院兼任研究員,但依照教育部主張,去大陸黨校、軍校之外的公立學校任職並不在禁止範圍內,相關規定若未釐清,將會引發學者職涯選擇的惶惑不安,政治干預學術的做法更會貽笑國際。 中研院回復陳學聖辦公室的公文中指出,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劉孔中退休後先前往新加坡管理大學任教,並在中研院法律所兼任研究員,後來法律所接獲反映劉孔中於中國人民大學擔任專任教師,中研院向陸委會洽詢後得知,大陸地區的大學屬於陸委會2004年公告禁止之大陸「政務系統」範疇,導致劉孔中「被請辭」。 陳學聖指出,依照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臺灣人民不得擔任經陸委會公告禁止之大陸黨務、軍事、行政、具政治性組織之職務,擔任未經禁止之大陸黨務、軍事、行政、具政治性組織之職務應經許可,但學校是否屬於黨務、軍事、行政、具政治性組織?大學現職專任教師不得去大陸兼職,但其他民眾可否去大陸擔任大學教師?陸委會和教育部的說法不一樣。 陳學聖表示,教育部主張擔任黨校、軍校之任何職務雖屬不宜,但擔任其他公立學校之教職及學術行政不在公告禁止範圍內。陸委會卻認定黨校、軍校乃至於北大清華等其他公立學校都屬公告禁止任職之組織,至於擔任的具體職務是否違法,仍應以名譽性、非常態性、兼任性、學術性、有無固定薪資為判斷標準,衡量有無涉及國家認同或基本忠誠度、對臺統戰工作、妨害國家安全或利益之虞等因素,不能一概而論。 陳學聖質疑,依照陸委會見解,連研究生去大陸求學,攻讀學位期間擔任教學或研究助理都有違法疑慮,恐面臨新臺幣10萬到50萬元間之罰鍰,基於明確性原則的要求,豈能以「不能一概而論」輕鬆帶過,留下選擇性執法的模糊空間,否則去單純大陸從事學術工作,未來卻可能莫名其妙成為中共代理人,有羅織入罪之嫌。 對此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教育副參事林世英表示,教育部認為去大陸一般公立大學任教是人民的選擇,比較不該給予限制,教育部目前也沒有國人去大陸學校任職人數的資料,一般國民去大陸學校任職沒有法規要求他們需要報備。 至於去大陸公立學校任教或碩博士去大陸當助教是否需要報備要陸委會許可?陸委會法政處副處長何達仁指出這部分一般由教育部認定處理,陸委會是法規主管機關會提供判斷準則讓教育部個案判斷。他還指出教育部雖根據陸委會的函,宣稱去大陸一般學校任職非屬禁止範圍,但該函只是相關機關間的討論,並沒有公告,陸委會發布過的公告內容都是一致的沒有改變過。 但陳學聖質疑,依照陸委會說法都要報備的,只是以前沒事,如今民進黨將推出中共代理人法,沒有報備的人是否可能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照中共代理人法,在大陸任教的都可能被視為中共代理人,請陸委會回去通盤考量相關解釋,確認去大陸學校任職者是否需要報備?會不會違反法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