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家溝的搜尋結果,共06

  • 就愛中國武術 太極拳發燒到海外

    太極拳在全球漸發燒,有秘魯人巴斯克斯連續20年每年到大陸學太極拳,在得到真傳後回到秘魯開班授課,美國學太極拳的平均年紀也在下降,許多年輕人愛上了這項傳統的中國武術。 \n \n巴斯克斯與太極拳結緣於上世紀70年代初。當時他在大學唸書,有一天,他推開華人社團武館的大門,看到一位來自廣東的拳師行雲流水、出神入化般的表演,決定雙管齊下:既學空手道,又練太極拳。為了再深入學太極拳,巴斯克斯又在1992年前往大陸河南省溫縣陳家溝拜陳正雷為師學藝,此後,巴斯克斯每年都去大陸,聆聽陳正雷的教誨。經過近20年苦練,2011年陳正雷正式收巴斯克斯為入室弟子。 \n \n1994年起,巴斯克斯開始在秘魯推廣和教授太極拳,如今,聽過巴斯克斯講解太極拳的秘魯人已超1萬人,平時每天上課的學生超過100人。 \n \n在北美洲,太極正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減壓手段之一,而且學習者不光是老人,漸多年輕人也被吸引。CNN5日的報導指出,這項「古代中國武術」點燃了很多尋求減壓的年輕人的興趣。 \n \n在洛杉磯教了30多年太極的Terry Dunn表示,過去一年半,想跟他學習太極的科技行業年輕男性越來越多,包括來自雅虎等公司的年輕員工。一名武館經營者David Chang也表示,過去顧客基本都是老年人,30歲以下的人很少見,「現在出現了很大變化」。

  • 太極拳師遭秒殺 陳家溝下戰帖討公道

    太極拳師遭秒殺 陳家溝下戰帖討公道

    近日,一段號稱「中國MMA第一人」的徐曉冬KO太極拳師雷雷的視頻,在網路瘋傳。對決中,一位太極拳師雷雷遭徐曉冬爆打。在比賽才剛開始20秒鐘後,太極拳師就被打倒在地,對決雙方實力的懸殊,引發社群媒體上對傳統武術的質疑,也激起太極拳界反彈聲。 \n \n 據悉,微博名為「陳家溝微博」在社交平台公然向徐曉冬下戰帖:陳向武座下弟子黎光晉,王戰軍兄弟攜弟子韓飛龍,陳自強門下也有多名選手已正式向徐發起戰書。目前,徐曉冬未對此做出任何回應。 \n \n 其中,王戰軍是陳式太極拳王西安拳法第二代傳人,也是2008年武林大會陳式太極拳年度總冠軍,被稱之為是太極拳實戰第一人。他也是徐曉冬在接受采訪時聲稱的三個最想挑戰的對手之一。 \n \n 網友們對於這場有可能進行的對決,相當期待,「挺希望太極贏的。加油爭口氣!」、「到時能開直播嗎?」、「太好了!終於有人站出來匡扶正義!」

  • 溫縣陳家溝 造訪太極拳起源之地

    鼎鼎大名的中國武術太極拳,其是以天人合一、萬物皆化的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為中心理論體系,並且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及人的自我平衡,其發源地,就在河南省焦作市溫縣陳家溝,也有「太極拳聖地」的美譽,充滿了傳奇色彩。 \n \n太極拳是由明末陳王廷所創,因此一步入太極拳祖祠,便可看到陳王廷石像佇立在正中央,其旁還有歷代宗師的生平簡介,祠中也供奉了歷代太極拳祖師。再往祠內,當中的「中國太極拳博物館」,展列了陳氏太極拳歷代文物、詳述了太極拳的發展軌跡。 \n \n在經過數百年的演進發展之後,太極拳已經成為聞名世界的中國武術,陳家溝更是吸引了不少名人造訪,鄧小平曾揮毫寫下「太極拳好」;蔣中正也曾寫下「鍛鍊身心」題字,都能證明太極拳在中國歷代名人心中,相當重要的地位。 \n \n1992年,溫縣被大陸官方訂為武術之鄉,而作為太極拳發源之地,陳家溝每年都會吸引大批太極拳愛好者前來拜師學藝,遊客更是絡繹不絕,此外、陳家溝人不論大大小小,幾乎都能來上兩招,因此也有了「喝了陳溝水、都會蹺蹺腿」的說法。

  • 水牛的消失與重生

    水牛的消失與重生

     「水牛犁田」是過去農村常見的情景,在機械化耕作時代後,水牛逐漸消失了。台南後壁的土溝農村曾經以「最後一頭水牛」為號召,凝聚農民改造農村,打響名號;一批台南藝術大學的學生也加入行列,幫水牛「起厝」,打造新家。如今水牛沒了,水牛精神卻生根土地。 \n 呂耀中等四位南藝大的前後期畢業生,退伍後,選擇繼續留在這個偏僻的小農村,分別開了兩家藝術與設計公司,召喚更多年輕人投入農村改造的藝術行動,成為新時代的「水牛之子」。 \n 「摸牛嘴,大富貴;摸牛角,賺錢穩當當;摸牛尾,賺到全家伙。」土溝的老農們摸著水牛公園的石牛雕像,七嘴八舌地向我們介紹這首打油詩。幾個打赤腳的田庄阿伯仔風趣地說:「我們和那頭水牛同款啦,每天憨憨地在田裡打拚,腳上穿的『皮鞋』,是真皮的,皮很厚,很耐用,也不用換,一世人都穿不壞啦!」一群人回憶當初砍草整地,搬磚種樹,動員老少開闢公園的過程。講到趣事,大伙笑成一團,流露無比自信與驕傲的神情。 \n 復興運動 從最後一頭水牛出發 \n 民國九十年起,一群土溝村的青壯輩農民開始關心農村營造,他們不願看到農村衰敗,幾番腦力激盪後,從兒時記憶找回農村價值,當時村裡的清秀伯還養著全村僅剩的一頭水牛,就以「最後一頭水牛」為出發點,進行一系列農村復興的改造運動。 「水牛是一把鑰匙,打開了社區營造大門,也凝聚了村民的認同與感情。」當地社造要角、前土溝村長張佳惠說,全村只有一千多人,過去極盛時期,曾經養了三百多頭水牛,幾乎家家戶戶都養水牛,水牛和農民的情感很濃厚。透過水牛的概念,重溫昔日的回憶,重新找回人與人的感情,找回農村的人情味,也發現社區有多麼美麗,肯定自己的生活空間,「有了認同,才有自信,才有尊嚴。」 \n 土溝居民邀請石雕師雕刻水牛,打造水牛公園,成為居民共同活動的地方,也是土溝村的精神象徵,並且整理與修復老農車,舉辦一系列水牛或牛車有關的活動,包括牛車踩街、為水牛祝壽等,社區活動的演講台特別搭在牛車上面,連前副總統呂秀蓮等官員都曾在牛車上致詞。 \n 土溝水牛 精神永遠不會消失 \n 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總幹事蘇朝基也說,全村都為了水牛動了起來,未來當地農特產品也可打出「水牛牌」名號,「水牛成為土溝的象徵,連我們協會的圖案與名片上面都有一頭水牛標誌。」 \n 八十幾歲的清秀伯年歲漸高,沒有體力照顧老牛,幾年前,只好賣掉家中的水牛,不過,「水牛精神」已經成為社區共同的傳承。社區一度討論是否繼續飼養這頭水牛,但水牛與農人關係是伙伴,並非是社區的寵物,村民認為養牛的意義並不大。張佳惠說:「我們希望能傳承的是無形的水牛精神,不是有形的水牛。最後一頭水牛消失了,社區的志工反而都變成老牛了,水牛精神永遠不會消失。」 \n 愛上農村 都會青年掀改造行動 \n 不僅是土溝村民化身為「水牛」,就連曾經參與社造的外來年輕人,也變成了傳承水牛精神的力量。六十八年次的呂耀中,綽號「小黑」,原本是台中都會區長大的小孩,但身上的黝黑膚色,就像農民經歷風吹日曬的印記,注定愛上農村的宿命。他從研究所一年級就參與土溝的農村改造行動,有一年,颱風吹倒了清秀伯的牛棚,呂耀中帶領學弟妹為水牛蓋新家,以失傳將近四十年的「傳統土埆工法」興建,整個過程寫成《水牛起厝》一書,也得到青輔會的「青年公共參與獎」社區行動類獎項。 \n 他在土溝完成了碩士論文,有了感情,也有認同。退伍後,在土溝開了一家設計公司,租下農田邊的三合院當成工作室,公司就取名為「水牛設計部落」。「我不喜歡都市汽機車的廢氣味道,我寧可聞到農村的豬屎味,最重要是當地的人情味。」 \n 「水牛設計部落」是間小公司,雖然看似不起眼,地處偏鄉,隱身在鄉間小路,客戶經常找不到,卻擁有八位員工,也有返鄉工作的青年,創造了當地的就業機會。公司的招牌上面刻了一頭水牛,呂耀中每天都會為水牛的招牌灑水。「因為水牛怕熱,需要沖水啊!」他露出笑容說。 \n 藝術加持 農夫生活也可以優雅 \n 不僅呂耀中選擇留下,他的學弟張龍吉,如今也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另外兩位學弟黃鼎堯、陳昱良則合組另一家耕藝耘術公司。四個大男孩不約而同都選在土溝繼續築夢,彼此合作,有人負責建築與設計,有人負責藝術策展。 \n 他們來自台中、高雄與屏東等地,土溝不是原本生長的地方,卻同樣當成了第二個家鄉。他們發揮所長,號召青年籌組「田園藝術特攻隊」,以公共藝術設計涼亭、座椅、農用棚架等設施,提倡「優雅農夫生活運動」,顛覆傳統社會對農村的刻板印象,讓農村注入青春、時尚與藝術的力量。 \n 土溝,一個曾被忽視的地方,一個曾經被傾倒廢土的農村。因為一頭水牛扭轉了命運,喚回了社區共同的回憶,也帶來了更多年輕人的活力。如今這股力量仍在繼續延燒中。

  • 掃墓騎車「探索」故鄉 少女魂斷水溝

     和父母返鄉掃墓的少女陳靜萱,三日下午騎機車外出「探索」社區,竟一去不回,家人擔心如葉小妹一樣遇上大野狼,報警協尋,警方和村民找了一天一夜無所獲,四日深夜,被巡守隊發現陳屍小排水溝,家人聞訊心碎。 \n 十六歲的國三女生陳屍在距家約兩公里外的斗南石龜火車站前溝排內,衣著完整,臉部朝下,檢警根據路旁被壓偃的長草,以及機車旁的擦痕推測,死者意外摔車滑落溝內的可能性高,檢警相驗,初步排除他殺。 \n 警方指出,陳父老家在靖興里,年輕時就北上打拚,逢年過節才返家,三日上午六點,帶著全家從新北市板橋回故鄉掃墓,陳小妹對故鄉很好奇,下午掃完墓,向家人表示要出去繞繞,便騎著機車出去。 \n 直到天黑卻未見陳小妹回來,家人心急到處找人,由於少女人生地不熟,加上莿桐葉小妹遭害的前車之鑑,家屬不但透過村里廣播請附近里民依機車牌幫忙找人,到午夜毫無所獲,遂報警協尋。雖然未超過廿四小時的失蹤人口報案規定,警方不敢大意,立刻通報,但找了一天一夜都無所獲。 \n 四日近晚,張姓婦人行經石龜火車站前農路,在溝渠內發現陳女機車,卻未見陳女蹤影。石龜溪社區巡守隊協同警方在附近搜尋,終於找到陳女,但已氣絕並發出臭味。 \n 返鄉祭祖掃墓,竟奪走一條人命,家屬難以接受,質疑該路段車道縮減,不但未有護欄,且無照明,公共設施缺失是造成孩子喪命的主因,不排除聲請國賠。

  • 騎士撞護欄掉大圳 妻在後車目睹……

     水電工鄭詔友前晚從工地騎機車返家,途經嘉南大圳「嘉田橋」,疑因大雨視線不佳,撞上橋墩旁邊的鋁條護欄,護欄應聲敞開,人車隨即墜入大圳;專程送雨衣給丈夫的越南妻子陳氏碧鸞駕車尾隨全程目睹,廿二日撈上岸已成僵硬屍體,家屬指責鋁製護欄如紙糊擬提國賠。 \n 鄭詔友(四十歲)娶越南配偶陳氏碧鸞七年,育有兩子,感情甚篤。前天下午台南地區降豪雨,鄭某在後壁鄉的工地工作到晚上七時許,越配擔心丈夫淋雨騎車著涼,特地駕車送雨衣;她本來要丈夫將機車放工地,一起搭車回家,但先生怕翌日沒交通工具,夫婦倆一前一後返家。 \n 駕車尾隨的陳氏說,丈夫騎機車經過後壁鄉土溝村南九一線嘉南大圳「嘉田橋」時,突然機車尾燈由上往下掉,瞬間消失,她停車查看,發現丈夫人車已消失在滾滾大圳,而護欄則被撞開一道缺口。 \n 陳氏疾呼路過者協助報警,並沿堤岸搜尋丈夫人車下落,惜不見蹤影,警消漏夜搜救無果,昨天早上九時許,協調水庫降低水位後,才在下游水閘找到早已冰冷的遺體與機車,陳氏放聲大哭。 \n 鄭某家屬對於嘉田橋兩側鋁製材質護欄,基座只有一個螺絲釘、鋁條護欄信手一攀即左右晃動,完全沒有保護功能,質疑這道護欄形同虛設,不用機車猛撞,恐怕人體稍用力前衝,就失去防護功用,向檢警異議擬提國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