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才謂的搜尋結果,共03

  • 台首大僑生陳才謂 研發幼兒教材獲4項專利

    台首大僑生陳才謂 研發幼兒教材獲4項專利

    台灣首府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學生陳才謂,在該校教授黃美月指導下,從事幼兒輔助教材的設計及研發,以「觸覺軟墊遊戲組」、「充氣式多功能遊戲設備」、「嬰幼兒組裝遊戲組」及「嬰幼兒運動彩虹架」等4項設計取得智慧財產局專利,若有廠商合作將可望將產品商品化。 \n \n就讀該校幼教系4年級的僑生陳才謂,家族從大陸福建移民到馬來西亞,到她則是第4代,因為看好幼兒教育的發展潛力,才不遠千里到台灣求學,陳才謂說,台灣在教育方面的水準頗高,她想在學習後將經驗帶回故鄉,所以不只本科幼教,她還跨系選修資訊、多媒體學程,想融合運用。 \n \n幼教系的教學輔具除了部分外購,大多數都是由師生共同製作,但僅作為系上教學之用,陳才謂則和同學組成了團隊進行教材研發,並且透過現在最新的3D列印方式,讓設計實體化,最後乾脆向智慧財產局申請專利,最後全數通過,只要再進行材質的更改,就能夠商品化。 \n \n陳才謂不只研發能力強,她也順利考上台北教育大學幼教所碩士班,同時她也面試上新加坡的幼稚園,最後決定畢業後先教2年書再回台進修,讓理論與實務能更能結合。

  • 陳光誠姪兒判刑 美批司法缺失

     美政府卅日表示,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的姪兒陳克貴遭判刑一事,司法上有重大缺失,也意味中國大陸未能信守國際承諾,令美國遺憾,美國籲請北京當局重新檢視此案。 \n 陳克貴被依故意殺人罪處徒刑三年三個月,美國務院例行簡報會上,發言人盧嵐一條條細數本案缺失。她說,美國對此憂心,因陳克貴受審及判決過程,缺乏應有的司法程序保障;法庭沒有他聘請的律師,也不讓他本人為自己辯護,「審判過程有嚴重缺失」。 \n 盧嵐說,陳克貴雙親一再要求探視卻遭拒;官方指定的辯護律師拒絕向陳克貴家人提供任何訊息;陳克貴家人在開庭前極短時間才獲法院通知;幾位律師願協助陳克貴,但遭警告,謂如果他們代表陳克貴出庭,律師執照會被暫時吊扣。 \n 盧嵐說,這些事在在顯示「中國是否實施法治,是否遵守其對國際人權宣言的承諾,令人嚴重關切」。她說,中國未能遵守其國際承諾,令人遺憾,我們要求中國重新檢視此案件。

  • 兩岸史話-蔣介石的愛與恨

     結婚是人生大事,才15歲的陳潔如必然沒齒難忘。很遺憾的,蔣日記卻了無記錄。謂蔣故意隱瞞,顯然不符合他的習性。何況當時蔣正在溪口忙於張羅母親墓葬之事,不可能違反禮俗舉行另一場婚禮。 \n 羅家倫所述是真有其事。2006年胡佛研究所首批開放蔣介石1927年至1931年的日記,之前筆者曾到該所檢視日記。因受《陳潔如回憶錄》的影響,在好奇心驅使下,特別留意日記中有關陳潔如的記事。瀏覽之餘,隨手抄錄幾則,可資為印證羅家倫所言不虛。 \n 下午,回部(黃埔司令部),終日與潔如作玩。 \n 昨夜又與潔如纏擾。英雄氣短,自古皆然。 \n 早醒,與潔如纏擾,七時後起床辦公。 \n 可是,蔣也有節制的時候,如:「以後兩星期內,戒與潔如交媾,保重病體。」 \n 關於蔣介石與陳潔如關係起自何時,《陳潔如回憶錄》斬釘截鐵地說是1919年暑期。但是翻閱蔣當年日記,並無隻字記載「潔如」,續查1920年日記,也一無發現。以當時蔣毫不掩飾記錄涉足花叢「逐色」的坦然態度,以及嫌惡「妓女」愛錢無情的深沉省思,對天真無邪的少女新歡陳潔如不至於未置一詞。或許是陳潔如後來刻意杜造,藉以拉長與蔣的情緣,亦不令人意外。 \n 日記頻現潔如身影 \n 莫非陳潔如除了乳名「阿鳳」之外,另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名號,而在蔣日記中以密碼形式存在?不過,蔣日記裡以「潔如」名字出現,首見於1922年11月27日的記載:「下午,訪潔如。」當時蔣人在上海,數日後赴寧波,探視姚冶誠與緯國。12月15日回到上海,記道:「抵申,回大東旅社。晚,潔如來陪」其後出現「潔如」頻率與日俱增,如:「由上海出帆,10時,潔如送我」、「披閱潔如箋,愛戀我之情,無異孺慕也」、「復潔如函」、「11時到滬,潔如弟來陪」、「下午與靜江商交易所事。晚,潔如來陪」、「晚,潔如來陪」、「晚,潔如來陪」、「晚,潔如來陪」、「靜江問潔如之病,復接潔如函,知其病已痊,心稍安」、「8時到滬。下午,潔弟來談,10時後回大東睡」、「今日在大東旅館與潔如弟談天」、「下午,預備回甬(寧波)。晚與潔如、經兒乘車兜風」。 \n 1923年8月,蔣介石奉派赴蘇俄訪問,自上海啟程,陳潔如送行。是月16日記載:「正午,兩兒及果、駪、甘三侄、潔如,皆在大東送行。1時由大東出發,1時15分登●丸,2時啟椗。」蔣訪俄回國,入宿大東旅館,12月15日,日記載:「上午7時,船入吳淞口,9時著岸登陸。回室,潔弟猶未起也,與之同睡。」由蔣在1923年日記關於陳潔如的記事,兩人在上海並未同住一處。蔣獨居「大東旅館」。 \n 從蔣日記的直接記載以觀,他與陳潔如關係,在1922年12月已經明朗化。當然,這並不能據以作為他們兩人交情之始。1921年就有接觸和交往,應為較合理的推測。《陳潔如回憶錄》記載:她與蔣於1921年12月5日在上海永安大樓「大東旅館」的大宴客廳舉行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禮。蔣送她一台柯達照相機,她送蔣一隻Waltham牌金質懷錶。 \n 結婚是人生大事,才15歲的陳潔如必然沒齒難忘。很遺憾的,蔣日記卻了無記錄。謂蔣故意隱瞞,顯然不符合他的習性。何況當時蔣正在溪口忙於張羅母親墓葬之事,不可能違反禮俗舉行另一場婚禮。只要查對蔣當天日記記載:「晚,輯先妣哀思錄。」真相便見分曉,上海結婚之語,純為陳潔如故弄玄虛,故意塑造她與蔣擁有實質的夫妻關係,甚至有意藉此貶損蔣的道德形象。拿日記對照1927年9月蔣在上海報紙刊登的啟事:「民國10年,原配毛氏與中正正式離婚,其他二氏本無婚約,現已與中正脫離關係。」蔣的說法可信度較大。 \n 結婚一事有待商榷,但蔣介石與陳潔如在1921年滋生愛苗,是可以接受的論點。如上所述,蔣日記中稱「潔如」,固首見於1922年11月27日,其實在此之前,陳潔如已走進蔣的生活。她是以本名「璐」出現在日記中。最早提到「璐」的,是9月9日的記載:「下午,發緯兒諭,惠寄璐妹書。」其次為11月17日的記載:「下午籌辦喪事。給訊璐妹。」由於服喪期間,蔣對她僅止於通訊,不敢逾越。 \n 不過,等到母棺於23日下葬後幾天,蔣即與親戚商議和毛福梅離異事,似乎有意討好陳潔如。 \n 北伐不忘魚雁往返 \n 12月13日上午,蔣到上海,投宿大東旅館。「晚,璐妹迎侍。」迎侍之語,耐人尋味,可能是他們發生親密關係的開始。此後,兩人交往頻繁,感情日益密切。1922年日記有關記事明顯增多,可以為證。這1年,蔣介石常在粵、桂,襄助孫中山北伐,不時通信,蔣還特地照相寄給「璐妹」,表達思念。 \n 蔣到上海,2人約會、出遊、觀劇,如膠似漆。6月,陳炯明叛變之際,蔣介石奉孫中山電報催促,尚置身上海,曾記道:「晚,與璐妹並坐汽車,遊覽夜景,以粵難無法解救,聊以寫我憂耳。」次日6月25日,毅然南下廣州護駕。8月,蔣隨護孫中山到上海後,與「璐妹」往來更切,有時夜宿璐妹家,甚至「日夕,訪璐妹3次。」兩人私會,都在旅館,可以想見關係非比尋常。人在寧波的姚冶誠得知消息,嫉態時現,讓蔣不樂。(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