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星伊的搜尋結果,共07

  • 被說最火爆 陳小春抵台反擊鄭伊健「白痴」

    被說最火爆 陳小春抵台反擊鄭伊健「白痴」

    電影《黃金兄弟》主角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監製曾志偉、邱瓈寬、導演錢嘉樂,15日全員在台,中午進行媒體餐敘,下午在樂聲影城廣場與影迷見面,晚上還要擔任譚詠麟演唱會嘉賓,整天宣傳活動滿檔。陳小春與謝天華15日凌晨才到台灣,問起5人之間的感情,陳小春耍酷地說:「默契還好!」 \n \n陳小春被眾兄弟指「脾氣最火爆」,他20多年前演出古惑仔,認為現在自己脾氣「收斂了」:「想抒發就抒發,覺得不對就會講,憋在裡面好嗎?」最討厭在群組發話後沒人回他。至於拍片期間有沒有生氣?陳小春說:「我生自己氣,因為腰受傷。」在北京時反應彈掛在左邊屁股,炸傷電到屁股周圍,以為傷到椎間盤。本想瞞著老婆應采兒,後來去北京醫院要照核磁共振,還是必須說一下。果然老婆在電話中激動碎念,好在後來發現只是拉傷肌肉和神經。如果跟老婆有爭執會不會跟兄弟吐苦水?他說:「自己吞下去就算了,誰家沒有爭執?」 \n \n他拉鄭伊健下水:「你以為他沒有脾氣啊?他都悶著。」還說鄭伊健像「白痴」一樣,「他是娛樂圈裡最專一的人,不喜歡到夜店,在家裡跟白癡一樣打電動。」拍戲見到鄭帶遊戲機到現場,他都忍不住問「你都幾歲啦」。有沒有為兄弟做過什麼事?陳小春直接回:「沒有。」一旁的謝天華補充:「還是有啦,有一次曉峰被網友攻擊罵他『small potato(小角)』,4個兄弟都去回罵『你可憐啊,沒有兄弟啊』,那個人就消失了。」 \n \n陳小春與謝天華被說是耍酷二人組,其實有苦衷,謝天華說:「當時我們是剛出道的新人(師兄弟), 鄭伊健是老前輩了。」陳小春還在旁模仿鄭伊健撥著飄逸長髮的樣子,相當搞笑。最後5人是因拍完《古惑仔》才真的變熟,陳小春記憶猶新,每拍完一部鄭伊健就自嘲:「我的銀色旅途(星途)又告一段落。」那時不是很想拍《古惑仔》,擔心演藝事業終止。電影21日在台上映。

  • 周刊王200期精彩搶先看

    周刊王200期精彩搶先看

    2018年2月7日~2月13日 \n \n王之道    ►柯P台北價值抗衡小英   06 \n \n龍門客棧   ►雞飛狗跳 過戊戌年   08 \n \n鬼島廷看聽  ►樂見核電全力髮夾彎   10 \n \n泰公開講   ►善用常識 治國很簡單   12 \n \n王語錄    ►呂秀蓮放話選北市 網友:馬英九應戰啊!   15 \n \n蝦米哥周記  ►吳東亮伉儷玩自拍 台新狗年旺旺來   18 \n \n        李遠哲父親名畫 柯建銘大方贈友   18 \n \n 陳景峻選新北 李四川嗆攔胡 18 \n \n 嚴總靠肩喊凍蒜 李亞萍笑開懷 19 \n \n 飆淚女飛官 春節扛戰備 19 \n \n 拚板橋議員 老朱發言人化身葉問 19 \n \n----------- \n \n一周一砲   ►放任老爸心血《華視》台獨化 名導演王小棣欠全民一個道歉  22 \n \n要聞內幕   ►富邦槍擊案主謀現形 蔡明忠心腹閃辭董座內幕   26 \n \n    ►民調翻盤太離譜 謝立功怒批 黨內黑手要幹掉我  30 \n \n       ►網軍緊盯出包64億 彰銀董座糗淪最大咖肥貓   34 \n \n  ►黨中央憂 北市結怨分裂 揭 丁守中岳父狂轟蔣萬安雙親   38 \n \n------------ \n熱門影劇 \n \n \n星勢力    ►甜心虎牙陳伊 夜遊白沙灣裸奔   44 \n \n小米姬捕娛  ►許瑋甯 甜蜜放閃不遮掩   48 \n \n       ►王尹平 胸器鎮天后   50 \n \n ►T.O.P. 遮頭蓋臉扮猩猩   52 \n \n ►女神卡卡 搶獎槓龜擺臭臉   54 \n \n------------ \n精采生活 \n \n \n寵物情緣   ►JR紀言愷 拍拖小胖妹   56 \n \n于模看高球  ►避寒商機 菲律賓搶推高球之旅   58 \n \n明星車庫   ►暖男歌手葉諾帆 獨愛七人座  60 \n \n玩家帶路   ►走春福隆好FUN鬆   62 \n \n地球新鮮事  ►花瓶芭比過人生 垂奶肥肚臉暗沉   76 \n ►昆蟲屍體彩妝師 蜘蛛上臉超驚悚   78 \n------------ \n名家專欄 \n \n \n旺仔爆好料  ►炸物也吹時尚風   66 \n \n姚舜饕話   ►川味年菜喜洋洋   68 \n \n娘娘性沖沖  ►運動型女優的超級魅力   70 \n \n半頹廢男人  ►及時行愛   72 \n \n細說首爾   ►兩韓統一 南北都期待   74 \n \n台股雷算   ►美股失火 精選紅包股   82 \n \n囧學堂 ►考試   82 \n \n \n------------- \n廣告部專線:(02)2302-5933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0期《周刊王》& 2086期《時報周刊》,《時報周刊》自1月10日與《周刊王》聯姻,除上架出刊日從每周五調整成每周三之外,一套雙雜誌僅需「旺透價39元」,4大超商和全聯均有售,請大家未來繼續支持。《周刊王》最新200期隨刊附贈「甜心虎牙 陳伊」跨頁性感海報,值得珍藏。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899元,粉絲切勿錯過,詳情請參看周刊內活動頁。 \n \n \n

  • 瘋傳陳星得意門生是她 前美女主播認了

    瘋傳陳星得意門生是她 前美女主播認了

    補教名師陳星被民代爆料與才女作家林奕含之死有關,日前更有PTT鄉民爆料,台大高材生、前美女主播楊伊湄正是陳星的得意門生,陳星上課時常提起楊伊湄。對此,楊伊湄向媒體低調坦承的確補過陳星國文。 \n楊伊湄被爆是陳星得意門生之一,據《自由時報》報導,她雖坦承高中有上過陳星的課,同時也強調兩人「沒有很熟」,透露陳星對第一志願的學生都蠻好的。不過被追問陳星進一步細節,楊伊湄立刻變得緊張起來,希望媒體別引用她的話,稱自己不在圈內,已非公眾人物。 \n事後楊伊湄也於臉書重申:「距離我高三時補全科班已經是12年的事情了,我真的沒有印象,也不知道後續的事情。」希望該有的真相不被隱瞞,應有的冤屈得以陳雪。

  • 慢飛天使打球 殷仔獻愛上課

    伊甸基金會今天在高雄舉行伊甸慢飛天使「親子棒球體育課」活動,旅美球星陳偉殷擔任活動公益大使,化身超級體育老師與小朋友開心互動。 \n 陳偉殷上午回到故鄉高雄與伊甸鳳山早療中心的孩子「打壘球」,陳偉殷一再放水,讓小朋友頻上壘得分,「輸到脫褲子!」,早療親子隨後以「感謝有您、慢飛無礙」卡片相贈。 \n 這場球賽是為逗早療兒開心而設計,陳偉殷配合演出。他說,早療兒是「慢飛天使」,跟一般小朋友不同,須接受治療,也要透過棒球等運動方式協助,能參加這項公益活動,讓他們開心健康,很有意義。 \n 陳偉殷表示,雖然自己的兩個小孩會到球場看他比賽,他也會陪孩子打棒球,但不會強制他們成為棒球選手,因為他們「開心最重要」。 \n 陳偉殷與20組早療家庭進行「親子棒球體育課」,擔任投手教練,指導早療兒投球,接著進行「幼幼版棒球賽」,劇情設計為9局下半,擔任投手的陳偉殷面臨滿壘困境,不料被早療兒轟出再見全壘打。 \n 活動雖有部分早療兒不懂玩球,甚至因不耐煩而鬧情緒,有的還滿場趴趴走,但陳偉殷仍耐心指導他們投球,家長也在一旁安撫並協助打擊,讓早療兒露出開心的笑容。 1051210 \n

  • 攝影師看不一樣的台北

    攝影師看不一樣的台北

    4年前Life inspired 一個生活品味的頻道,請我去做一個節目,我好奇的詢問他們『怎麼會找我?』他們回答我,全世界的人們都對台灣充滿好奇,他們覺得我對台灣的看法很不一樣,就連 Life inspired GM也這麼認為,因此希望可以用我的角度讓全世界的人看到台灣。 \n首先,身為一個攝影師的我,我相信,台灣的經濟可以上升到一個全球化的水平。 \n我想與大家分享,將開始宣傳台灣並成為一個更多樣化的有趣島嶼,它將是亞洲西方/歐洲的高檔餐館蓬勃發展的產業。台灣人們將一些小店獨立出來,把台灣的文化重新包裝,不失台灣鄉土特色的品味,但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做推廣,Life inspired 希望我身為一個從小國外長大的台灣人去介紹這一些具有特色的小店。 \n因此,展示足部按摩和當地便宜的飲食的特別,但,這只會誘使國外少數族群移居到台灣。 \n現在,我想將台灣重新引入具有非常獨特及更廣泛規模的全球公民,年收入高達千萬的人群,引進入我們的家園。 \n※圖片+文字:Vogue 風格達人-陳星伊 \n媒體眼中最具品味的專業攝影師…各大報導曾大篇幅讚譽:『時尚的新寵兒、不論在任何時尚秀,總是散發著獨特的重要焦點,以前衛的造型,提升時尚指數』

  • 花落葉猶青 追索晚蟬書店與陳星吟傳奇

    花落葉猶青 追索晚蟬書店與陳星吟傳奇

     陳星吟是我第四本書《異鄉之死》(1970﹒1﹒30)的發行人,出身世家,但她毫不矯情,說話坦直如連珠炮,個性果斷豪爽,是個素樸而又浪漫的奇女子。她離台至今四十餘年,其間轉折只能慢慢追索……。 \n 當年出版界最年輕的發行人 \n 1969年夏天,陳星吟從輔大哲學系畢業,年僅22歲就興沖沖成立晚蟬書店,一人校長兼打鐘,11月30日即出第一批書(三冊),是當時出版界最年輕的發行人。她17歲就發表過小說,晚蟬出版也走文學路線,作者俱為中外名家:本國作家包括葉石濤、鍾肇政、李喬、李魁賢、蕭白等;外國作家包括喬伊斯、佛羅姆、三島由紀夫、菊池寬等;一時驚動業界,頻頻打聽「陳星吟是誰?」(2015年陳星吟告訴我,吳濁流當年曾照著版權頁的出版社地址跑去永康街她家;「要來看看晚蟬書店發行人陳星吟。」──交談之後才發現她是老友陳逸松的女兒。) \n 然而晚蟬書店有如「彗星劃過天際」,前後兩年半,叢書十五冊;如以出版時間計算則僅半年多。這又讓文學界友人深感不解,四處打聽「晚蟬為什麼結束?陳星吟到哪裡去了?」 \n 是的,陳星吟到哪裡去了?這也是我很想知道的問題。 \n 那時我的生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其後多年也備受煎熬自顧不暇,沒有能力追索她的去處。然而腦子縫隙仍會不時閃過「陳星吟哪裡去了?」──她不只是我的出版人,還曾帶我去逛寶斗里;光是這一點,你就可以想像她的特立獨行。 \n 「妳要常常走出去,多了解外面的世界。」 \n 1969年7月中旬,陳星吟第一次來我家,是第一個親自登門約稿的出版人。陪她同來的男子叫劉志雄,是她三哥的朋友,愛樂文庫主編;我家地址就是他向我丈夫楊蔚問來的。當時我尚未離婚,楊蔚擔任《聯合報》藝文記者,確實認識很多音樂、美術、戲劇界人士。劉志雄個子不高,留著小平頭,多半在一旁微笑,陳星吟則口若懸河,說她是新成立的「晚蟬書店」發行人,希望出我的書,還說已看中我新近發表的三篇小說:6月初《幼獅文藝》的〈尋找一條河〉;6月末人間副刊的〈異鄉之死〉,7月初《幼獅文藝》的〈河裡的香蕉樹〉,要我再加幾篇作品,整理一本十萬字左右的小說集給她,希望11月底出第一批書;甚至書名她都想好了:「就叫《異鄉之死》。」我5月剛在皇冠出版《泥人與狗》,餘稿不多,一時湊不足十萬字,她說:「那也沒關係,妳再寫幾篇,等第二批再出。」…… \n ──等我湊足十萬字已近年尾,《異鄉之死》排在次年元月第四批,與李喬的《山女──蕃仔林的故事》(即《寒夜》三部曲雛型),徐白的《日本短篇譯集》(二)(三)同時出版。 \n 出書之前,星吟有空就來我家,除了催稿,還說些她對寫作及作品的看法。她不喜歡女作家被稱為「閨秀作家」,認為女性作家必須走出閨閣,拓寬創作視野,也需關懷勞苦大眾。她比我小三歲,卻像個大姊姊勸告我:「妳要常常走出去,多了解外面的世界。」那時我已遭「民主台灣聯盟」案波及,深陷泥淖卻不便坦言,只能開玩笑說每天都有走出去,譬如去幼稚園接送兒子,去菜場買菜……。她卻說:「那不夠,每天那樣,生活圈子太小;譬如說寶斗里,妳一定沒去過對不對?趁妳兒子還沒放學,我帶妳去逛逛……。」 \n 我拗不過她,只好跨上她的摩托車去寶斗里開眼界。下午三點多,有些穿短褲胸罩的女人坐在矮屋門口搖扇子抽菸聊天;一旁的保鑣凶惡地瞪著我們:「喂,少年查某,恁來這衝啥?」有的女人則睨著我們說:「要看就讓她們看,又不會減一塊肉!」…… \n 那趟寶斗里之行,也許是女出版人帶女作家開眼界的創舉,然而那個場景讓我有些慌張,匆匆一瞥而過,終究沒寫一篇寶斗里的小說;這輩子也只去過那麼一次寶斗里。我想,星吟之意不是非要我寫寶斗里,只是要我「常常走出去,多了解外面的世界。」──這就夠讓我感激了。 \n 她聽了也大吃一驚:「妳去過雲端家吃飯?」 \n 星吟第二次來我家時,我讚美她的名字很有詩意,她欣喜的笑著說:「我父親很會取名哦,我上面那個姊姊叫雲端,名字更美!」我聽了大吃一驚:「妳是雲端的妹妹?那我去妳家吃飯怎麼沒看到妳?」她聽了也大吃一驚:「妳去過雲端家吃飯?」 \n 我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只點點頭,不敢說破。她卻無所謂的淡然說道:「雲端是那邊的三姊,比我大一歲……。」 \n 星吟的曾祖父是「開蘭重臣」陳輝煌;可惜祖父早逝,家產被族親侵占。他父親陳逸松是遺腹子(1907~2000),東京帝大法學科政治部畢業,著名人權律師,也熱愛文學藝術。1964年4月吳濁流創辦《台灣文藝》,他從旁出力相助。1966年2月4日元宵節,他請吳濁流約林海音、劉慕沙、黃娟、丘秀芷、劉靜娟及我,清一色台灣女作家去他松江路家中吃晚飯,希望我們常為《台灣文藝》寫稿。吳老事先告訴我們,陳逸松有兩房妻室;大房夫人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基隆礦業巨子顏雲年大房的小女兒(即星吟母親顏媞),生了三男三女;住松江路的是二房(即雲端母親林玲玉),生了四個女兒,提醒我們席間別說錯話。 \n 走進陳家底樓,只見一整層發黃的線裝書,到了二樓才看到清瘦的陳逸松和皮膚白皙臉龐富麗的二太太。吃飯之前,他們請女兒出來見客;三女兒就是雲端……。 \n 我把這個經過說給星吟聽時,她那透亮的大眼睛彷彿有些神往,卻又像聽著別人的故事,平靜的臉上看不出波紋。──我心裡卻是猛然一震:啊,竟有這種事;三年前我就先認識了她父親和她同父異母的姊姊。 \n 一篇專欄找到星吟,2005年10月重逢 \n 2004年5月,我開始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寫為期一年的「三少四壯集」專欄。9月8日發表〈星吟.晚蟬.寶斗里〉,即是寫她來找我出書,我去雲端家吃飯,以及她帶我去逛寶斗里的事。時過三十餘年,我已陸續從媒體和友人處得知,她父親因不滿國民黨,1973年文革未結束就偕二太太輾轉遠赴北京,曾經擔任中共人大常委與政協委員。然而1983年紅色幻夢破滅,離開北京赴美依親,2000年夏在德州休士頓去世;享年94歲。他的女婿之一是立法委員林濁水,號稱「台獨理論大將」;首任妻子就是雲端……。然而我那篇回憶的重點在最後一段的末句: \n 「星吟是大房的么女,備受兄姊疼愛,後來隨家人移民美國,聽說近年在夏威夷養病,一直未婚。我常想起1969年的她:22歲,充滿熱情與衝勁,是唯一帶我去逛寶斗里的出版人。次年她匆匆結束晚蟬,許多文友都覺得遺憾,而且不解。」 \n 星吟的三哥陳希寬是堪薩斯大學化工博士,2004年恰被任職的公司派駐台北,看到〈星吟.晚蟬.寶斗里〉後,立即把報紙及我的聯絡電話寄去夏威夷給她,她看完情緒激動,在我手機留言,語氣興奮不已。次日回她電話,她說很多北一女及輔大同學看到文章也找到她,紛紛給她打電話寫信:「讓我這安靜的養病生活,突然熱鬧了好幾天。」 \n 她還提到她的大姊陳映雪博士,罹癌十三年往生,語氣不勝唏噓。 \n 陳映雪1986年在美國發現乳癌,1988年與夫婿吳成文博士返台,在中央研究院創設生醫所與國家衛生院並親任癌症研究組召集人。然而仍因癌細胞轉移,已於1999年7月19日去世。2001年夏天,吳成文博士根據映雪的病中筆記完成《映雪》一書,由新新聞出版。星吟說,「那本書很棒,妳一定要去找來看。」她也說到自己的病是感冒引發腦炎,曾經昏迷一年,思考及行動都受影響。經過長期療養,情況已漸好轉,希望一兩年內能回台灣小住;「好好敘舊,聊些出版的事。」 \n 2005年10月31日,我終於在民權東路陳希寬家與星吟重逢。她胖了些,說話走路也慢了些,唯獨熱情不減當年;還約了《跨世紀的糾葛》作者胡子丹,以及她的同學陳敏芳、吳樣,說他們也都是看過我寫她那篇文章才又聯絡上的。最意外的是雲端也來了,星吟說她在北投一所國中教書;她緊握著我的手說:「我還記得妳和林海音她們來我家吃飯的樣子……。」 \n 那天重逢,每人與星吟都有許多往事要說,留不出空隙讓我們回顧晚蟬之事。那時我已開始在《印刻文學生活誌》寫《行走的樹》專欄,每月一次,每篇六千多字以上,忙得沒時間再約星吟詳談。以後還有機會的,我想。 \n 意外參加父親《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新書發表會 \n 再次與星吟見面已是2015年11月。一晃眼十年過去,她三哥調回美國並已退休,雲端則剛在8月病逝。她說,前些年坐骨神經痛很嚴重,三次回來都必須坐輪椅,因為行動不便,住在北投雲端家沒約我見面。倒是雲端家附近的老師父很會「喬」骨頭,讓她這次終於能走著回來。二房四個女兒她跟雲端最好,認為她最善良,可惜走得最早。12月3日她請雲端女兒林南薰陪我們上陽明山公墓新闢的花葬區,在那裡徘徊低語,仰望天上的雲端,懷想記憶裡的雲端。 \n 星吟這次是11月18日返台,預備調整好時差後打起精神參加12月6~10日的北一女高中畢業50周年同學會,也「意外參加」了11月21日在「公務人力發展中心」14樓貴賓廳舉行的「跨越時代.為歷史留白──陳逸松和他的時代」紀念座談會及《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聯經出版)新書發表會。她說「意外參加」,是因這個活動由二房姊妹主導,大房兄妹都未收到邀請函;她得知這項活動的時間、地點,是葉芸芸(葉榮鐘之女)輾轉相告的。──她們倆有革命情感:三十多年前葉芸芸在紐約主編《台灣與世界》月刊,星吟常幫忙寫稿且認股相助。 \n 「所以我就不請自來。」──這也算是代表大房。 \n 座談會主持人得知她的身分,在「家屬致詞」時也曾請她說話。遺憾的是,這本回憶錄(註一)依然沒有大房的名字和照片。 \n 「妳看,我母親和我們六個兄弟姊妹,在我父親的生命裡,好像都沒存在過……。」──書後「附錄」吳君瑩〈訪問陳逸松甘苦談〉雖有一句 「至於他和第一位夫人,育有三男三女,也都非常傑出。」但星吟仍不無感慨的說:「唉,大容器容得下小容器,小容器容不下大容器。」 \n 然而,從她那天在會場的談話及其後三次的訪談裡,我得到了簡單的結論:陳星吟會創辦晚蟬書店,因為她是陳逸松的女兒;她會匆匆結束晚蟬,也因為她是陳逸松的女兒。 \n 註一:《陳逸松回憶錄──日據時代篇》(1994.6/前衛出版) \n (上)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n

  • 陳星伊混搭反骨優雅

    陳星伊混搭反骨優雅

    報導/周子傑 \n以「名媛攝影師」打響台北社交圈的陳星伊,大家閨秀的外表之下,充滿高調自我主見,但舉手投足間顯現隨興,卻又充滿風格識別的時尚態度。影像藝術家 陳星伊(Shing-I Chen)主打風格:不按牌理的隨興優雅 \n穿搭風格:在看似正式隆重的優雅風格中,混入叛逆時尚主張,看似隨興不羈,卻充滿自信風采。陳星伊是一位很有感染力的人,有她在,氣氛總是很輕鬆熱絡,很難不被她愉悅的語調吸引,進而留意她的穿著打扮。她的存在感是如此強烈,卻又不會給人一絲壓力,「我媽媽從小教導我們,一定要穿著得體才能出門,但我不喜歡給人一種精心打扮的感覺;與其形容這是一種穿衣風格,不如說是一種精神態度。」在紐約住了13年的星伊,坦承那座混雜多元文化的城市對她影響深遠,以至於每到一個新去處,她總熱愛揣摩當地風土,久而久之,各種風格套在她身上都不顯突兀,很難以單一風格定義這位叛逆且充滿主見的藝術家。 \n「我不太喜歡跟隨潮流或按照既定規則行事,所以在我心中不存在所謂的it item,而且我更熱愛以平底鞋搭配長禮服!」絕不人云亦云的時尚主張,其實是從回台灣之後才愈發強烈,多年之後才發覺其實深受母親的潛移默化。 戴珠寶如自備打光現在的陳星伊更重視「原初模樣」,這種不跟風、不趕流行的絕對自我,才是這位攝影師眼裡最美好的姿態。她不只是單純地「做自己」,而是早已「找到自己」。 \n當問及最常使用的時尚配件,她的回答不像一般「名牌包」、「高跟鞋」之流,而是有點跳tone地回答:「身體與皮膚。」她自稱已經過了「沒帶某樣東西出門便渾身不對勁」的年紀,現在的她對自己充滿安全感。若需出席正式場合,與其花很多時間思考穿戴行頭,她反而更在意自己的氣色,以及用適度的珠寶點綴。「珠寶就像打光,一枚戒指會讓你在暗處瞬間發亮!」有色太陽眼鏡則提供身為攝影師的她最好的「偽裝術」,穿梭大街小巷、觀察路上行人時亦不失禮,從中清楚感受陳星伊鮮明的個人魅力以及時尚初衷。 \n 隨興優雅風格筆記勿一味跟隨主流哲學,潮流最終還是會回歸經典簡約。不過分精心打扮,大膽將個性與喜好融入穿搭之中。長禮服也可以配平底鞋或運動鞋。適度運用配件增加自我亮點。 \n套上一件輪廓簡單且垂墜度絕佳的洋裝,馬上就能出門且依然吸睛。佩戴珠寶就像為自己打光,在人群中製造亮點。經典簡約的配件,搭什麼服裝風格皆宜,若能兼顧實用性則更完美!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