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涵彤的搜尋結果,共08

  • 舉重金牌選手 獎金助癌父醫病

    舉重金牌選手 獎金助癌父醫病

     大內國中舉重隊今年在全國中等運動會勇奪4金2銀3銅,高男62公斤級金牌謝尚成,父親在比賽前夕罹口腔癌,直到兒子奪金才道出病情,尚成拿出歷年獎金醫父,孝行讓一肩扛起拉拔弱勢生的楊豐田、陳涵彤夫婦感動不已。 \n 父母種芭樂的謝尚成生性寡言,獲金牌當下,本要打電話向雙親報喜,電話那頭卻傳來「爸爸得口腔癌要開刀」,雀躍心情被擔心取代,他二話不說,拿出歷年存下獎金,吩咐媽媽「給爸爸做最好的治療。」 \n 陳涵彤說,尚成目前讀新榮高中,一路跟著他們夫妻練習,舉重隊孩子很弱勢,透過舉重圓夢、賺獎金存錢,自食其力還能照顧家庭。 \n 近年,各界捐款挹注夫妻倆栽培舉重隊,只是,外界給予再多資源、獎牌數再多,陳涵彤心中仍有缺憾,她說,縣市合併近4年,市府迄未開出正式教練缺,夫婿楊豐田21年來,靠著自掏腰包、募款培育舉重隊,至今卻仍只是守護弱勢生舉重大夢的「約聘僱」教練。 \n 陳涵彤說,外縣市一直有釋出正式教練缺,楊豐田始終不為所動,只想留在故鄉幫助在地弱勢生,但約聘僱與編制內的正式教練月薪差2萬多元,「多這筆錢,我們能做更多事。」 \n 她直言,五都僅台南未釋出正式教練職缺,市府一直認為教練缺額已滿,但問題關鍵在於未設退場機制,讓有心人及年輕人苦無機會卡位。 \n 她說,歷年栽培優秀舉重選手,有的務農、有的在外縣市當約聘教練,替外縣市栽培選手,一旦招考,各縣市政府仍優先進用在地人,「這些孩子在故鄉卡不到位,去外縣市也沒機會,市府何時給他們一個舞台?」

  • 「出事 我會心痛」 用愛收服剽悍少年

     大內舉重館內的小選手,年齡層分布從小五到高三,正是最叛逆的階段。超過1/2的家庭結構不完整,有時孩子鬧彆扭搞失蹤,更會讓教練夫婦疲於奔命,四處上演躲貓貓。陳涵彤說,「我找到孩子都只問,吃了、睡了嗎?出事怎麼辦?為了找你,我們都沒辦法休息。」 \n 陳涵彤說,成長中的孩子最需要注意力與關心,必須一次又一次證明你的愛與在乎,並不會因為他們調皮而消失。當他們以為出事是害教練要「負責」時,陳涵彤只說,「出事,我會心痛。」以心換心,收服一個個剽悍少年。 \n 有選手因家庭失能、自覺被貼上「弱勢」標籤,而影響心情。陳涵彤耐心開導,父母也許現階段無法給予充分照顧,但社會上卻有許多正向力量、資源匯入舉重館,「我一再跟孩子強調,大家捐錢不是為了想看獎牌,而是希望你們不要變壞,長大幫助更多人。」讓孩子知道弱勢只是暫時,只要不放棄自己,遲早有能力回饋。 \n 楊豐田與陳涵彤育有2女,目前家中有17個選手一同作息,每人都有值日家務,做完才可休息。女兒從小跟著哥哥姊姊長大,買零嘴都要買到足以分給每個人的份量,也會在舉重場上擔任小工讀生負責寫白板,懂事乖巧,一大家子長幼有序、和樂融融。 \n 「我常想,奧運沒拿牌,是上天希望我退下世俗競賽,全力帶這些孩子。」被選手們叫「乾媽」與「老大」的陳涵彤與楊豐田,以運動員不屈不撓的精神與身教,舉起龐大一個家。

  • 「存錢給媽媽」當誘餌 撿回舉重小天才

     葉富貴現在就讀新榮高中一年級,當他在2013年全中運三破大會與全國紀錄時,沒有人記得他是個小五時,大字不識幾個、滿嘴髒話的小文盲。 \n 「我是在回娘家的路上撿到他。」5年前,陳涵彤在路上突然聽見有男孩的聲音在路邊吵架,狂罵三字經。定睛一瞧,赫然發現罵人的男孩身形矯健、人小手大,「真是個才啊」!一眼認定這是個有舉重天賦的孩子。 \n 在遊說葉富貴加入舉重隊的過程中,陳涵彤發現,葉富貴的父母早已分居,他常自己在家「一塊一塊湊錢,買一碗泡麵吃」。他沒聽過舉重,但當陳涵彤說舉重練好可以賺獎金時,「存錢給媽媽」的誘惑讓葉富貴一口答應。陳涵彤感慨,有時愈是弱勢的孩子,愈是早熟、愈想改善家境。 \n 沒人盯功課,葉富貴到小五還不太識字,陳涵彤卻發現他的悟性驚人。播放國際賽事影片時,他看不懂中文字幕也聽不懂英文,卻可比畫出標準動作,看到鏡子、拿到掃把,隨時隨地想到就練習。 \n 然而,訓練辛苦,加上「什麼時候才有獎金」的疑問,讓葉富貴偷跑過,也一再被教練找回來,斥責後還是包容,讓葉富貴鐵了心勤奮苦練,去年一「舉」成名。 \n 「我答應他,練出成績,就回家、回母校貼紅榜,讓大家祝賀。」陳涵彤帶著體魄與氣質已經是標準運動員的葉富貴返鄉,讓學弟妹看看這位曾讓校方非常頭痛、「魔鬼一般」的大學長,因為找到才華、學會自重,走起人生路步步有力、踏實。

  • 舉重夫妻 龐大家計甘願扛

    隨著城鄉發展差距、青壯離鄉,台灣農村中經濟弱勢、單親,與隔代教養的家庭愈來愈多,導致許多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因家庭功能不彰而容易行為偏差。在台南市大內區,有兩位舉重專任運動教練注意到這個狀況,期望以教育運動員的專業、精神與品性,引領偏鄉孩子走出一條改變人生的道路。 \n \n應本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之邀,大內國中舉重專任運動教練、大內舉重促進會創辦人陳涵彤接受節目主持人、《中國時報》社長王美玉專訪,分享她與丈夫楊豐田在地培育舉重選手20年的甘願人生。 \n \n家庭狀況影響表現 \n \n楊豐田與陳涵彤皆是土生土長大內人。1970年次的楊豐田家境清寒,靠母親做板模,並半工半讀才得以完成體專學業。考上舉重專任運動教練後,1993年回母校大內國中任教。當時,才14歲的陳涵彤因運動會賽跑的卓越成績,讓楊豐田「一眼相中」,成為他第一批子弟兵。 \n \n舉重隊成軍初期,器材與經費皆得「無中生有」。楊豐田東拼西湊起簡陋的裝備,生病母親甚至親自車縫高拉帶,以最精簡的設備訓練選手。陳涵彤回憶當年,「拿根童軍棍就可練習」。 \n \n在刻苦環境下,隔年舉重隊便在全國賽事奪下名次。但與此同時,楊豐田驚覺,選手因家庭功能不佳導致作息紊亂,影響訓練成效。 \n \n陳涵彤與妹妹自幼父母離異,兩姊妹與每月領3千元老人年金的祖母相依為命。 \n \n集中管理規律作息 \n \n為幫忙家計,「從小學三年級就學洗頭、摘水果,到處打零工,連吃飯都有問題。」教練雖讚美她的舉重資質,但同儕號召遊樂與賺現金更有魔力。她常偷空去玩或打工,「晚歸」、「洗頭洗到手爛」,都讓她表現不穩。 \n \n為了杜絕學生沾染惡習,楊豐田開始將選手帶在身邊,供吃住、教品格、訓練承擔家務、培養規律作息,集中管理讓他們狀況穩定,屢奪國際佳績。 \n \n陳涵彤坦言,舉重「太過辛苦,一般家庭的孩子根本不會來」,但經濟門檻低,特別適合吃得了苦、出身弱勢的孩子,而當他們得到充分照顧與管教,成績就出來了。她的家庭故事,也是多數走入舉重館中的孩子縮影。 \n \n陳涵彤大學時與楊豐田墜入情網,2004年,她奪下雅典奧運舉重第6名後,結束5年愛情長跑,與相識11年的教練走入婚姻。 \n \n借錢蓋微型選手村 \n \n然而,陳涵彤婚後才發現,原來許多選手煮補、學費、生活開銷都是丈夫的積蓄或借支而來。她苦惱兩個窮教練的薪水如何照顧那麼大一家子,丈夫只淡淡回應,「你也是這樣帶上來的。」 \n \n一咬牙,陳涵彤將自己積攢的獎金全數提出,再向農會貸款買下2分農地,夫婦集資蓋了一座微型選手村。從此,舉重館選手的生活作息、學業品性、專業訓練,兩人攜手共同承擔。 \n \n練出腳踏實地精神 \n \n「選手並不是一輩子都站在舉重抬上,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出成績。」陳涵彤說,丈夫總認為舉重只是一時,教育才是根本,「社會上多一些有運動家精神的人,比多一些有名運動員更重要。」 \n \n舉得好的,固然可往國際舞台發展,但夫婦倆最看重的,還是協助選手練出腳踏實地的精神、勇於舉起自己的人生。 \n \n與舉重結緣20年,楊豐田夫婦投入全副身家,不放棄每個來到舉重館的孩子,不單訓練專業,更給予滿滿的愛。 \n \n「因為我們的原生家庭都不完整,最知道孩子要的是什麼。」陳涵彤雖笑稱自己是「被洗腦」,但只要孩子受教進取,一切甘之如飴。

  • 新故鄉願景-舉重夫妻 龐大家計甘願扛

    新故鄉願景-舉重夫妻 龐大家計甘願扛

     隨著城鄉發展差距、青壯離鄉,台灣農村中經濟弱勢、單親,與隔代教養的家庭愈來愈多,導致許多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因家庭功能不彰而容易行為偏差。在台南市大內區,有兩位舉重專任運動教練注意到這個狀況,期望以教育運動員的專業、精神與品性,引領偏鄉孩子走出一條改變人生的道路。 \n 應本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之邀,大內國中舉重專任運動教練、大內舉重促進會創辦人陳涵彤接受節目主持人、《中國時報》社長王美玉專訪,分享她與丈夫楊豐田在地培育舉重選手20年的甘願人生。 \n 家庭狀況影響表現 \n 楊豐田與陳涵彤皆是土生土長大內人。1970年次的楊豐田家境清寒,靠母親做板模,並半工半讀才得以完成體專學業。考上舉重專任運動教練後,1993年回母校大內國中任教。當時,才14歲的陳涵彤因運動會賽跑的卓越成績,讓楊豐田「一眼相中」,成為他第一批子弟兵。 \n 舉重隊成軍初期,器材與經費皆得「無中生有」。楊豐田東拼西湊起簡陋的裝備,生病母親甚至親自車縫高拉帶,以最精簡的設備訓練選手。陳涵彤回憶當年,「拿根童軍棍就可練習」。 \n 在刻苦環境下,隔年舉重隊便在全國賽事奪下名次。但與此同時,楊豐田驚覺,選手因家庭功能不佳導致作息紊亂,影響訓練成效。 \n 陳涵彤與妹妹自幼父母離異,兩姊妹與每月領3千元老人年金的祖母相依為命。 \n 集中管理規律作息 \n 為幫忙家計,「從小學三年級就學洗頭、摘水果,到處打零工,連吃飯都有問題。」教練雖讚美她的舉重資質,但同儕號召遊樂與賺現金更有魔力。她常偷空去玩或打工,「晚歸」、「洗頭洗到手爛」,都讓她表現不穩。 \n 為了杜絕學生沾染惡習,楊豐田開始將選手帶在身邊,供吃住、教品格、訓練承擔家務、培養規律作息,集中管理讓他們狀況穩定,屢奪國際佳績。 \n 陳涵彤坦言,舉重「太過辛苦,一般家庭的孩子根本不會來」,但經濟門檻低,特別適合吃得了苦、出身弱勢的孩子,而當他們得到充分照顧與管教,成績就出來了。她的家庭故事,也是多數走入舉重館中的孩子縮影。 \n 陳涵彤大學時與楊豐田墜入情網,2004年,她奪下雅典奧運舉重第6名後,結束5年愛情長跑,與相識11年的教練走入婚姻。 \n 借錢蓋微型選手村 \n 然而,陳涵彤婚後才發現,原來許多選手煮補、學費、生活開銷都是丈夫的積蓄或借支而來。她苦惱兩個窮教練的薪水如何照顧那麼大一家子,丈夫只淡淡回應,「你也是這樣帶上來的。」 \n 一咬牙,陳涵彤將自己積攢的獎金全數提出,再向農會貸款買下2分農地,夫婦集資蓋了一座微型選手村。從此,舉重館選手的生活作息、學業品性、專業訓練,兩人攜手共同承擔。 \n 練出腳踏實地精神 \n 「選手並不是一輩子都站在舉重抬上,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出成績。」陳涵彤說,丈夫總認為舉重只是一時,教育才是根本,「社會上多一些有運動家精神的人,比多一些有名運動員更重要。」 \n 舉得好的,固然可往國際舞台發展,但夫婦倆最看重的,還是協助選手練出腳踏實地的精神、勇於舉起自己的人生。 \n 與舉重結緣20年,楊豐田夫婦投入全副身家,不放棄每個來到舉重館的孩子,不單訓練專業,更給予滿滿的愛。 \n 「因為我們的原生家庭都不完整,最知道孩子要的是什麼。」陳涵彤雖笑稱自己是「被洗腦」,但只要孩子受教進取,一切甘之如飴。

  • 得獎前出賽 靠教練自掏腰包

     楊豐田擔任舉重專任運動教練長達20年,從訓練第一批選手起,就是國家級教練,帶領國手走向人生「最大舞台(奧運)」,屢次拿下佳績。然而,說起國內舉重環境,卻感嘆舉重少受重視,出成績前的培訓與比賽,通常得靠教練補貼才得以成行,也鮮少冠上什麼「之光」。 \n 陳涵彤補充,舉重是弱勢體育項目,「出成績之前,沒人看得到」;加上有「長不高」迷思,家長也不願意將孩子送來學習,導致經費、選手兩不足的困境。 \n 其實,因量級不同,選手身材要求也不一,185公分的楊豐田也曾是舉重選手。教練選才時,看重的是運動員最需要的協調性、力量、反應能力,關於身高實在無需多慮。 \n 再說,矮並沒有不好。陳涵彤從小個子就是班上最迷你的,「放在哪裡都會凹下去,非常格格不入」。但站在舉重抬上時,143公分的她卻是「一顆閃閃發亮的鑽石,矮得那麼恰到好處、討人喜歡」。她更強調,身高是天生的,但一個人站出去氣質好不好,會先於身高被看到。 \n 2008年,經媒體曝光,社會大眾得知大內有兩位國家級舉重教練、選手退居基層,自掏腰包以舉重項目在偏鄉推廣運動員精神,善款陸續湧入。為了以合理管道接受善款,楊豐田與陳涵彤夫婦成立「大內舉重促進會」,希望可以透過協會運作,讓社會更加了解大內狀況,放心交付教育孩子的責任。

  • 王美玉專欄-養19個孩子的小媽媽

    王美玉專欄-養19個孩子的小媽媽

     陳涵彤,身材嬌小,只有143公分,48公斤,34歲,所以我叫她「小媽媽」。她和先生楊豐田兩人養了19個孩子,2個是自己親生,另外17個孩子是他們的心肝寶貝。「一家人」有共同的理想,擺脫貧窮,勇敢追求不一樣的人生。 \n 《中國時報》製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上周訪問陳涵彤,聽她講述自己的「舉重人生」,說到傷心處,她用手抹掉淚水,吸口氣,堅定的說「只要我有一口飯吃,孩子也有一口飯吃!」身材超級迷你,意志卻無比堅強。 \n 練舉重 舉起自己的人生 \n 其實,她是舉重國手。2004年在雅典奧運拿下第6名的成績,如果不是見到她本人,實在無法想像48公斤的小女人,當年在國際體壇怎麼舉起100多公斤的舉重。從國手退休後,她和先生在大內國中擔任舉重教練,他們用自己的人生故事說服家長和孩子,練舉重可以有不一樣的人生。 \n 陳涵彤的故鄉在台南市大內區,是一個人口外移的小鄉鎮,只有1萬人左右。是典型的老人多、小孩多、年輕人少的偏鄉。她自己就是來自單親家庭、和阿嬤相依為命的隔代教養孩子。夫婦兩人現在收留的17個孩子中有一半以上是和她當年一樣,單親、隔代教養、外配的孩子,「有一餐,沒一餐,連吃都有問題,更不要說讀書」。當年父母離異,她和妹妹兩人是靠阿嬤一個月幾千元的老人年金,和叔伯輩的支持,勉強過日子。 \n 舉重是一門冷門的體育,國中時教練認為她和妹妹都是可以訓練的人才。但是家裡窮,姊妹兩人必須一邊到美容院洗頭,一邊練舉重。每天幫人洗頭,把手都洗爛了,再練舉重,手痛,成績當然不好。教練要他們專心練舉重,不要去洗頭,才有機會出頭天。但是家裡實在缺錢啊!陳涵彤的教練有時會拿錢資助她,支持她在舉重室裡改變人生。教練楊豐田後來成為她的先生,也改變了她的人生,她在雅典奧運拿下第6名的成績,她繼續升學,現在當老師。 \n 陳涵彤說,當初妹妹沒有堅持,離開了舉重室,妹妹在外賺錢,還寄回家幫忙家計,可惜因為選擇不同的路,後來妹妹早婚、吸毒、坐牢。現在會在「Line」裡看到妹妹,但是不知道她人在哪裡?姊妹情深,她淚水止不住的說,「妹妹是我心中永遠的痛」。如果當時堅持不放棄舉重,妹妹的人生一定會不一樣。 \n 要改變人生,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最重要是要能吃苦,她在家鄉費力的把孩子挨家挨戶找來,為了說服家長,夫妻兩人用舉重比賽贏來的獎金加上貸款蓋了宿舍,就像個小選手村,借錢、標會堅持把所有孩子帶在身邊,供吃、供住,還要教孩子功課。 \n 教小孩舉出不一樣人生 \n 這個龐大的「家」曾經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想放棄。她的先生反問她「你自己不就是舉重,讓你的人生變得不一樣?」陳涵彤說「這些孩子如果救得起來,就像我,救不起來的就會像我妹妹」,回首自己的人生,她覺得自己做到了,是因為有「楊教練」的幫忙,她也堅持要為這群孩子,能擁有不一樣的未來,埋頭付出。 \n 最感人的是,陳涵彤說,曾經有企業要資助他們,但是條件是要把舉重成績差的孩子淘汰,留下成績好的栽培。夫婦兩人拒絕對方要求,因為他們要的不是孩子的舉重成績和獎金,而是讓孩子經過舉重擁有不一樣的人生。 \n 所以每天除了練舉重外,「楊教練」要求孩子一定要背國文。陳涵彤說,有些孩子閱讀都成問題,他們堅持「數理太難,不懂沒有關係,但國文一定要會,因為如果連報紙都不會讀,要怎麼在社會上站起?」他們努力付出,要教會孩子如何在社會生存。 \n 訪問結束,我給這位堅強的「小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和她都是來自貧窮的單親家庭,但是她小我足足20歲!對她的堅強、勇敢真的是佩服!

  • 陳葦綾 抓、挺舉與總合破大會

    北京奧運銅牌國手雲林縣陳葦綾,因赴海南島移地訓練兩個月,等到昨天才親手領到98年運動精英最佳女運動員獎。中華女英雄因練習導致渾身是傷,但仍在全運女子舉重48公斤級抓、挺舉與總合3破大會紀錄,「這個結果我很滿意!」 \n陳葦琳指著雙膝、腕、臂,細數身上大、小傷,尤其是在8月赴海南島集訓前先上阿里山訓練,不慎被槓鈴壓傷頸椎與雙膝,又以雙膝傷勢較為嚴重,所以當她握著運動精英獎與全運會金牌時,一時感慨萬千:「賽前痛苦訓練,現在都變得有意義了!」 \n陳葦綾無論抓、挺舉起跳重量都比所有選手第3舉還重,她抓舉82公斤及挺舉111公斤,合計193公斤,雖未能超越京奧抓舉84公斤及挺舉112公斤紀錄,還是順利連霸成功,以及獲得雲林縣政府金牌獎金32萬元的犒賞。 \n女子48公斤銀、銅牌得主為台南縣陳涵彤和高雄市張凱琳;而台南縣楊景翊在「小巨人」王信淵退賽下,以總合245公斤(抓舉110公斤、挺舉135公斤)輕鬆摘金;另外雲林縣楊信雄在男子62公斤、台南縣方秝錞在女子53公斤級分別稱王封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