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玉勳的搜尋結果,共65

  • 浮生繪影》陳季敏巧用衣Q 縫綴人生

    浮生繪影》陳季敏巧用衣Q 縫綴人生

    『JAMEI CHEN』品牌創辦人陳季敏,30年前因法國瘋馬秀表演者的一句「made in Taiwan」負面嘲諷,立志要做出最好的服裝。當時的一個表演橋段,是沒拿穩的盤子掉到地上摔碎了,表演者卻嘲諷地說「made in Taiwan!」這讓坐在台下的她心裡覺得很難過,那個時代,在外國人眼中「台灣製造」是品質不好的代名詞。於是,陳季敏在創立『JAMEI CHEN』時就想著,一定要做出具有國際水準,並屬於自己風格的品牌。

  • 《阿莉芙》跨性別演出 陳竹昇奪男配!

    《阿莉芙》跨性別演出 陳竹昇奪男配!

    第54屆金馬獎今(25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找來導演陳玉勳搭檔林美秀頒發最佳男配角獎,最終由在《阿莉芙》飾演跨性別者的陳竹昇奪得,他以一口流利台語在台上發表得獎感言,讓不少網友看了相當感動。 \n \n陳竹昇一上台就笑說:「本來沒有很緊張,每天被問都緊張了」,接著感謝幕後工作人員,劇場人出身的他,得到拍電影的機會,讓他相當感恩,在台上不時以台語、中文交錯發表感言,謝謝導演王育麟、好友吳朋奉的鼓勵,也不忘感謝家人,「當一個藝術者,對自己的家庭負責很少」,向老婆告白「我愛妳」,感恩她長年以來的支持。 \n \n最後,陳竹昇更眼眶泛淚向已故老師李良仁、李國修喊話「我很想你」,讓不少人跟著紅了眼眶,一番真摯告白,連頒獎者林美秀、舒淇也感動泛淚。

  • 《健忘村》配角個個不簡單 大肌肉土匪身分曝光

    《健忘村》配角個個不簡單 大肌肉土匪身分曝光

    《健忘村》導演陳玉勳開直播,直接和網友面對面有問必答,並揭秘知名的食尚玩家主持人阿松其實也是村民演員之一。阿松說:「要發現我其實不容易,因為村民扮相很難被認出。這也是第一次拍電影,現場都很緊張,好怕被導演罵。但沒想到戲殺青後,導演還找我去拍廣告,非常感謝啊!」 \n \n另外,《健忘村》上映後許多影迷留言好奇:「一片雲裡面有一位肌肉很大塊的演員是誰?」原來在片中土匪集團裡有一位都沒穿上衣,時刻展露好肌情的演員陳禕倫,他除了是凱渥的模特兒之外,也有參與植劇場的演出,最新播出的《天黑請閉眼》有相當亮眼的表現。這一次也是首度在大銀幕展露頭角。 \n \n陳禕倫說:「因為參加植劇場的演員訓練後,有一天收到《健忘村》通知來試鏡,沒想到就這樣參與了《健忘村》,可以和這麼多演技派的前輩一同演出,興奮又緊張」。對於導演安排他是劇中唯一沒有上衣穿的,他說:「平時也有在當健身教練,拍《健忘村》的時候為了不辜負勳導的好意,在恆春一有時間就加緊健身。」勳導則說:「看他健身真的會激勵到,也是給觀眾眼福啦!」該片全台熱映中。

  • 陳玉勳刪戲怕演員發現 張孝全唱跳落拍 被虧專心演戲

    陳玉勳刪戲怕演員發現 張孝全唱跳落拍 被虧專心演戲

     賀歲片《健忘村》25日在西門國賓影院舉行首映會,主演張孝全、楊祐寧和林美秀上台就被主持人黃子佼拱著跳〈村長好〉舞蹈,之後又和所有演員以及導演、監製合唱主題曲〈一片雲〉,場面熱鬧。不擅長歌舞的張孝全在台上顯得有些侷促,唱歌經常跟不上拍子,林美秀幫忙求饒,表示大家昨天才被要求把歌詞背起來,張的經紀人表示:「他還是適合專心演戲。」 \n 另外2位主演缺席:大陸演員王千源未能來台,舒淇疑因有孕缺席。導演陳玉勳表示首映前心情緊張,「整部片剪了幾十個版本,最怕演員發現自己的戲分變少。」坦言在剪接室裡大展「剪刀手」,許多演員上台時也紛紛表達對戲分的擔心,很怕「被消失」。 \n 昨首映場眾星雲集,侯孝賢、邱 }寬、王偉忠、鈕承澤、王大陸都出席看片,《總舖師》班底夏于喬和導演男友林書宇也連袂捧場。電影26日上映。

  • 唐立淇寫進電影主題曲 笑認解憂吉祥物

    賀歲片「健忘村」今天上映同步推出Q版LINE貼圖。星座專家唐立淇被寫進由演員林美秀演唱的電影主題曲「一片雲」歌詞,笑稱「我跟美秀都是解憂吉祥物」。 \n 「健忘村」是導演陳玉勳自編自導,2度與監製李烈、葉如芬合作,金馬影后舒淇、張孝全、王千源、林美秀、楊祐寧等人打造古裝奇幻喜劇。描述一個遙遠村落,因神祕之客「天虹真人」帶來神奇寶物「忘憂神器」,引發一連串荒謬事件,更改變村子命運。 \n 上映日同步推出手機通訊軟體LINE貼圖,購買下載就可有舒淇、張孝全、楊祐寧、王千源、林美秀等人Q版新年祝賀貼圖,不僅有新年吉祥話,也有「健忘村」經典台詞,像是「村長好」、「再等等」、「忘憂」等,還有舒淇甜笑恭賀新年快樂。 \n 林美秀演唱主題曲「一片雲」,昨天發布引起網友點閱,被寫進歌詞的唐立淇也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表示,「我被健忘村這支可愛的片子給洗版了」,「重點是歌詞裡有我、有我、有我」,最後一句「還有煩惱,你就去問唐立淇」,完全打中她的虛榮心。 \n 昨晚導演侯孝賢、易智言、鈕承澤、邱(王黎)寬等人捧場首映,有觀眾觀影過程發現後方笑聲超大,還笑個不停,回頭看發現是侯孝賢;易智言在臉書貼文直呼喜歡「健忘村」,向陳玉勳及其團隊致敬,並稱讚陳玉勳有種「庶民的天賦」。 \n 曾以「總舖師」創下全台票房新台幣3億元佳績,陳玉勳表示,「健忘村」不是「總舖師2」,不一樣的故事,保證觀眾會喜歡。1060126 \n \n

  • 新片《健忘村》服裝台南亮相 陳玉勳戀戀府城小吃

    新片《健忘村》服裝台南亮相 陳玉勳戀戀府城小吃

    即將於農曆春節上映的《健忘村》從場景到造型都非常精緻,服裝由金獎大師吳里璐一手打造設計,其中舒淇、張孝全、林美秀劇中所穿的服裝,目前正在台南林百貨一一陳現,導演陳玉勳特地回到台南舉辦講座,因為3年前的《總舖師》是在台南拍攝,獲得當地鄉親熱情支持,更帶動台南觀光,至今劇中的「愛鳳小吃店」的拍攝場景已成台南知名觀光景點。 \n \n陳玉勳導演最懷念台南美食,才一到台南就馬上帶全家吃了炒鱔魚,拍《總舖師》時在台南住了快3個月,每天收工都想著台南小吃,早也吃晚也吃,他笑說看以前拍《總舖師》的照片也說自己胖得不像話。不論是在台南或是屏東拍戲,最讓人難忘的就是濃濃的人情味,陳玉勳說:「希望台南鄉親支持《總舖師》也支持《健忘村》,上片後一定要帶演員一起回台南謝票,一路謝回屏東。」 \n \n在座談會上也分析對自己拍電影時的「堅持」,陳玉勳說:「我拍的每部電影看起來都是喜劇,其實都在講「自我」。《熱帶魚》面對聯考劉志強卻不知為何而考;《愛情來了》裡頭每個人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總舖師》小婉不想當廚師,但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到了《健忘村》藉由「忘憂」忘掉過去是不是真的就能沒有煩惱?也是一段尋找自我的過程。」

  • 舒淇張孝全健忘村服裝 林百貨展示

    導演陳玉勳拍攝的古裝電影「健忘村」,全片在台灣拍攝,雖然在屏東搭設的村落已拆除,不過台南林百貨現正展出「健忘村」服裝造型,民眾可到現場拍照留念。 \n 「健忘村」的造型服裝由吳里璐一手打造設計,其中舒淇、張孝全、林美秀劇中所穿的服裝,現在都在台南林百貨展示。 \n 導演陳玉勳也特地回到台南舉辦講座,因為三年前的「總舖師」在台南拍攝,也帶動台南觀光,至今劇中的「愛鳳小吃店」的拍攝場景已成台南知名觀光景點。 \n 提到台南,陳玉勳最懷念台南美食,一到台南馬上帶全家吃炒鱔魚,在座談會上也分享從「總舖師」到「健忘村」不一樣的拍攝經驗與回憶。 \n 陳玉勳說,「我拍的每部電影,看起來都是喜劇,其實都在講自我」,「熱帶魚」面對聯考劉志強卻不知為何而考;「愛情來了」裡頭每個人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總舖師」劇中小婉不想當廚師,但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到了「健忘村」藉由「忘憂」忘掉過去是不是真的就能沒有煩惱?也是一段尋找自我的過程。1060122 \n

  • 被冠反服貿 陳玉勳:無妄之災回歸電影

    導演陳玉勳新片「健忘村」今天舉辦媒體試片,會後接受記者訪問談到先前遭陸媒冠上「反服貿導演」時說,「是有一點無妄之災,但還是心存善念,希望電影回到電影」。 \n 耗資新台幣3億多元拍攝的「健忘村」,26日將在台灣、中國同步上映,後續越南也會上映,今天上午搶先在台灣舉辦媒體試片,會後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葉如芬也接受媒體訪問。 \n 談到先前被陸媒冠上「反服貿導演」,陳玉勳淡淡地說,「當然是有一點無妄之災,但還好啦,覺得大家還是心存善念,電影回到電影」;李烈也說,「希望用作品讓大家看到我們很努力」。 \n 「健忘村」全片在台取景拍攝,包括新竹、高雄、屏東、南投,尤其還在恆春滿州鄉搭建村莊,可惜這些場景在拍攝完全都拆除,只剩下服裝、道具現在於台南林百貨展示。 \n 耗資3億多元,對於票房的期望?李烈、葉如芬說,「現在還不敢想這些」,尤其票房無法預估,但藉由「健忘村」,希望可以證明台灣是可以做到高品質、高水準的作品,「這部不是取巧的片子」,有別一般春節電影。 \n 「健忘村」21日搶先全球在高雄首映,26日在全台上映。1060113 \n

  • 健忘村演員唱跳都來 張孝全唱拍不準

    導演陳玉勳的電影幾乎都穿插歌舞,在「總舖師」有「金罵沒ㄤ」,這次在「健忘村」一樣讓演員載歌載舞,但他說,這批演員都沒舞蹈天份,張孝全不但放不開、唱歌拍子還不太準。 \n 耗資新台幣3億多元拍攝的「健忘村」,26日將在台灣、中國同步上映。 \n 陳玉勳的電影有種台式幽默的喜感,尤其他總是會在片中加入歌曲、舞蹈,每每讓觀眾出了戲院,都還印象深刻。像是在「總舖師」就有演員林美秀唱「金罵沒ㄤ」,2013年電影上映時,這首歌幾乎成為洗腦神曲。 \n 這次在「健忘村」,片中一樣有一個橋段是全劇演員一起唱「沒有田貴怎麼辦」,包括舒淇、張孝全、王千源等,全都一起載歌載舞。 \n 不過陳玉勳說,這批演員都沒有舞蹈天份,大家練了很久,尤其張孝全最放不開,唱歌時「拍子不太準」,要他「娘一點」,張孝全也努力做到,「但有一些動作,可愛一點,就有一點尷尬」,起初張孝全還很尷尬,跳到後面才比較放得開,單是這場唱歌跳舞的畫面就拍了一天。 \n 另外這次陳玉勳也加入「B-Box」,讓在片中飾演強盜的林美秀、黃健瑋、楊祐寧、柯宇綸、陳竹昇、陳褘倫一起合唱,陳玉勳說,這群強盜的組合有點像是個樂團,「但又不能讓他們拿樂器,就用嘴巴唱」。 \n 不過陳玉勳也爆料,黃健瑋是音盲,柯宇綸的低音還不錯,當中的琵琶聲音,都是林美秀B-Box唱出來。 \n 「健忘村」21日搶先全球在高雄首映,26日在全台上映。1060113 \n

  • 被指台獨 陳玉勳:我反服貿黑箱

    被指台獨 陳玉勳:我反服貿黑箱

     導演陳玉勳5日發表聲明,強調「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直指新片《健忘村》兩岸春節同步上映前,被網軍「霸凌」,以他2014年「太陽花運動」發生時期,因反對不公不義,在臉書抗議立法院通過兩岸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一文,惡意指他有台獨立場,冠以「反服貿導演」。 \n 對於陳玉勳5日大動作發聲明一事,《健忘村》製作公司表示,一切如聲明所述,不再發表意見,但否認該片在大陸的上映受到此事的影響,將如常在大年初一(1月28日)於大陸上映。 \n 「勳導」的聲明中,一開始就澄清自己的立場:「過去的五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人說過我是台獨,但是隨著《健忘村》上映的日子越來越近,部分有心人士在網路上惡意栽贓我是『台獨分子』。」 \n 聲明中,陳玉勳直接了當地表示自己贊成兩岸服貿、貨貿,反對是官方的黑箱作業模式及「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與「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而不是「反服貿」,卻被斷言是「台獨」,讓他不能理解。 \n 這次事件也讓陳玉勳見識到兩岸政治關係惡化後,對一個關心及期許兩岸電影能夠緊密合作的文化工作者所產生的傷害;他期盼兩岸民眾敞開心胸,放下成見,增進互信,兩岸的影視產業交流也能更加順暢。 \n 此事不免讓人聯想到近來媒體屢次以「大陸網友」之名,點名台灣演藝人員有「台獨立場」或「台獨發言」,揚言封殺,甚至傳出大陸文化部擬出「封殺」名單,要求大陸影視圈不能採用這些被「封殺」藝人的假消息。這似乎是利用兩岸政治關係緊張之際,傷害台灣影視從業人員,企圖阻擋或封鎖他們在大陸發展的空間。

  • 陳玉勳聲明「非台獨」 董智森說話了

    陳玉勳聲明「非台獨」 董智森說話了

    導演陳玉勳因為昔日支持太陽花學運的背景,被貼上台獨標籤,導致新片《健忘村》遭大陸網友抵制,昨更在微博發表聲明,澄清「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對此,名嘴董智森今(6日)就在廣播節目中直言:「很多事情,你做過了人家都會(知道),現在是網路世界嘛。」 \n \n董智森不願再提陳玉勳過去言論,稱自己並非落井下石的人,也欣賞陳玉勳作品,要網友自己去搜尋民國102年6月24號陳玉勳被登在媒體上面的言論,他說:「那時候剛好太陽花,你就可以看到,他(陳玉勳)當時講了什麼話,我不要再多說,因為大家可以上網。」 \n \n董智森接著又感嘆,台灣社會很小,接下來會怎樣,每個人都在擔心,因為台灣換了政府、美國換總統、英國又脫歐,「這麼多的因素,我們還在搞自閉,而且執政政府民進黨還在欺騙台灣老百姓。」 \n董智森直言別人是巨人,就該站在巨人肩膀上,跟著一起成長,若不想跟隨巨人,也要想出其他辦法,看還有沒有其他巨人能站在旁邊。 \n

  • 《商業周刊》從台詞、選角下手 台製電影通吃兩岸

    《商業周刊》從台詞、選角下手 台製電影通吃兩岸

    2017農曆年,由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和葉如芬打造的電影《健忘村》,將在兩岸同步上映。該片斥資3億元,創下台灣史上最高成本賀歲片,也開啟兩岸合拍片的新紀元。 \n \n時間回到2016年2月,位於台灣屏東恆春的一片荒野,搭起200公頃的古代村子。來自香港的造型大師吳里璐帶領30人團隊而來,一旁則有中國和韓國等技術人員忙進忙出。 \n \n這是台灣難得一見的拍片現場,因該片背後有9家投資方,包含萬達影視、影一製作所、台灣華納兄弟電影、光環影業、華文創、北京影行天下、光環傳媒、緯來電視和相信音樂等,創下兩岸影業紀錄。 \n \n在這之前,中國年平均上映40部國際合拍片,台灣為第二大合拍方,僅次香港,從1989年起,至今共合拍101部電影。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副總經理徐淑君解釋,合拍片必須符合中國資金不低於1/5、中國主要演員比例1/3,及劇情須與中國相關等要素,「但多數台灣電影題材較單一,格局也不夠大。」 \n \n嚴選投資方,有錢不是老大 \n \n陳玉勳坦言,有天他和朋友閒聊到健忘症的毛病,原本僅是想要拍小成本電影,但他一下筆故事越寫越龐大,與兩名監製估算電影成本後,三人有了找對岸合拍的共識。 \n \n當時,正逢萬達影視開發中心第二工作室副總經理忻寧寧來台拜訪,她一口氣讀完《健忘村》劇本,便決定合作。她說不同於中國市場習慣爆笑喜劇,《健忘村》的黑色幽默,增添人性的深度思考。 \n \n但要如何面對眾多投資方?他們選擇一視同仁,「不只是錢,挑選合作對象,是能在電影製作和宣傳方面有實質幫助的。」李烈解釋,前後十多家公司洽談合作,但並非來者不拒,而是先取得雙方共識,包含禁止干涉劇情內容、禁止商品置入等。 \n \n葉如芬坦言,由於中國影業行政作業繁複,再加上涉及兩岸合作,光簽合約、電影審查等紙本作業,前後花了半年之久,中國官方細審完整劇本才核發合拍證,也有嚴格規定血腥畫面不能拍特寫等,「這比單純做一個台灣電影還難上幾倍。」 \n \n腳本大磨合,讓兩岸都共鳴 \n \n搞定合約,接下來是設定電影內容。要如何讓一個題材,被全然不同的兩岸市場埋單?《健忘村》試圖將故事背景刻意模糊化,設定在清末民初一個神秘小鎮,並沒有特別指明地點,為的就是讓兩岸觀眾有彈性的情感投射空間。台詞和歌詞上,一字一句修訂成兩岸都能通的用語。更重要的是謹慎選角,不僅要知名度遍及兩岸,能吸引中國二、三線城市的演員,在演技上也要能詮釋又哭又笑的黑色喜劇,最終由王千源和舒淇出線。 \n \n其中,最難掌握的是電影節奏。「中國觀眾需要直白一些。」忻寧寧分析,相較於台灣電影善於鋪陳與營造氣氛,中國觀影習慣是劇情較簡潔有力、片長也要縮短。葉如芬認為,「兩岸說故事的方法不同,這當中有妥協,但是不能影響電影本質。」 \n \n當中國影業一年創造人民幣400億元商機,《健忘村》帶台灣電影走出新的路。擁有文化、地緣等優勢,未來台灣將迎來更多合拍機會,如何以台灣為本,打造適合題材,並透過合拍模式搶攻兩岸市場,將是不可避免的挑戰。 \n \n【 更多報導 】 \n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陳玉勳發表聲明:不是台獨人士

    導演陳玉勳日前被陸媒冠上「反服貿導演」,沉寂多日後,陳玉勳今天發表聲明說,「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 \n 隨著陳玉勳拍的「健忘村」即將上映,日前也有陸媒將陳玉勳冠上「反服貿導演」,還扯到「前有雞排妹、戴立忍,後有『健忘村』導演支持反服貿卻在大陸拍片,真當大陸人民都健忘」,陳玉勳今天發表聲明,澄清他「不是台獨人士」。 \n 陳玉勳在聲明當中表示,「過去的五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人說過我是台獨,但隨著『健忘村』上映的日子越來越近,部分有心人士在網路上惡意栽贓我是『台獨份子』,對此,我必須要站出來聲明: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 \n 陳玉勳表示,他只不過是一個靠拍片維生的導演,和很多老百姓一樣,關心社會,關心我們生存的環境,「我反對不公不義,支持所有美好與公理,我贊成服貿貨貿,我反對的是當時的當局對服貿的黑箱作業,反對的是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反對的是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 \n 他提到,「明明是一個好政策,為何無法透過好的溝通及說明繼續推動下去,反而引起當時的社會動盪。這跟『反服貿』是不一樣的。我真的不懂了,是什麼樣奇怪的邏輯有這樣的結論說這就是「台獨」?」。 \n 陳玉勳也指出,「網路是一個很容易傳播謠言的地方」,作為一個塵世中的影像工作者,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透過他拍的電影,讓更多人感受到歡樂,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期續新的一年,「兩岸民眾能夠敞開心胸,放下成見,增進互信,更期盼兩岸的影視產業交流也能更加順暢」。1060105 \n 《健忘村》導演陳玉勳聲明 \n 過去的五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人說過我是台獨,但隨著《健忘村》上映的日子越來越近,部分有心人士在網路上惡意栽贓我是「台獨份子」。 \n 對此,我必須要站出來聲明: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這次部分人士斷章取義地把「太陽花運動」時期我在臉書的發言截圖下來,加上部分別有用心的媒體歪曲事實、加油添醋的報導,作為誣陷我的證據。而這樣的經驗,也讓我見識到了近來兩岸的政治關係惡化後,對我作為一個關心及期許兩岸電影能夠緊密合作的文化工作者所產生的傷害。 \n 老實說,我只不過是一個靠拍片維生的導演。和很多老百姓一樣,關心社會,關心我們生存的環境。我反對不公不義,支持所有美好與公理。我贊成服貿貨貿,我反對的是當時的當局對服貿的黑箱作業,反對的是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反對的是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明明是一個好政策,為何無法透過好的溝通及說明繼續推動下去,反而引起當時的社會動盪。這跟「反服貿」是不一樣的。我真的不懂了,是什麼樣奇怪的邏輯有這樣的結論說這就是「台獨」? \n 網路是一個很容易傳播謠言的地方。每個人都曾經誤解過別人,每個人也都被誤解傷害過,只有心存善念、寬容理解才能讓人快樂。作為一個塵世中的影像工作者,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透過我拍的電影,能夠讓更多人感受到歡樂,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n 新的一年,期盼兩岸和平。期盼兩岸民眾能夠敞開心胸,放下成見,增進互信。更期盼兩岸的影視產業交流也能更加順暢。 \n 感恩。陳玉勳2017年1月5日 \n

  • 《健忘村》在陸遭網友抵制 陳玉勳:不支持台獨

    《健忘村》在陸遭網友抵制 陳玉勳:不支持台獨

    由陳玉勳執導,舒淇、張孝全、王千源、楊祐寧、林美秀等人主演的《健忘村》將在春節上映,近來因陳玉勳昔日反服貿言論,遭大陸網友發文抵制此片,對此,陳玉勳稍早透過健忘村官方臉書澄清:「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 \n曾擔任《總舖師》導演的陳玉勳將推出賀歲新片《健忘村》,集結兩岸三地許多大牌演員,令影迷相當期待,然而近來大陸網友紛紛起底陳玉勳過去支持反服貿背景,連署抵制此片,使陳玉勳不得不發聲明強調是遭惡意人士將他過去發文斷章取義、貼標籤。 \n陳玉勳更表示,他只是個拍片維生的導演,關心社會,「我反對的是當時的當局對服貿的黑箱作業,反對的是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反對的是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這跟『反服貿』是不一樣的。我真的不懂了,是什麼樣奇怪的邏輯有這樣的結論說這就是『台獨』?」 \n陳玉勳聲明全文如下: \n過去的五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人說過我是台獨,但隨著《健忘村》上映的日子越來越近,部分有心人士在網路上惡意栽贓我是「台獨份子」。對此,我必須要站出來聲明:我從來就沒有台獨的理念,也不支持台獨、更不是台獨人士。 \n這次部分人士斷章取義地把「太陽花運動」時期我在臉書的發言截圖下來,加上部分别有用心的媒體歪曲事實、加油添醋的報導,作為誣陷我的證據。而這樣的經驗,也讓我見識到了近來兩岸的政治關係惡化後,對我作為一個關心及期許兩岸電影能夠緊密合作的文化工作者所產生的傷害。 \n老實說,我只不過是一個靠拍片維生的導演。和很多老百姓一樣,關心社會,關心我們生存的環境。我反對不公不義,支持所有美好與公理。我贊成服貿貨貿,我反對的是當時的當局對服貿的黑箱作業,反對的是像玩笑一樣的立法程序,反對的是忽視民眾合理建議的態度。明明是一個好政策,為何無法透過好的溝通及說明繼續推動下去,反而引起當時的社會動盪。這跟「反服貿」是不一樣的。我真的不懂了,是什麼樣奇怪的邏輯有這樣的結論說這就是「台獨」? \n網路是一個很容易傳播謠言的地方。每個人都曾經誤解過別人,每個人也都被誤解傷害過,只有心存善念、寬容理解才能讓人快樂。作為一個塵世中的影像工作者,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透過我拍的電影,能夠讓更多人感受到歡樂,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n新的一年,期盼兩岸和平。期盼兩岸民眾能夠敞開心胸,放下成見,增進互信。更期盼兩岸的影視產業交流也能更加順暢。 \n感恩。 \n陳玉勳 \n2017年1月5日

  • 陳玉勳新片兩岸將上映 陸媒又扯反服貿

    導演陳玉勳的新作「健忘村」昨天才辦發布會,隨即有陸媒為陳玉勳冠上「反服貿導演」,還扯到「前有雞排妹、戴立忍,後有『健忘村』導演支持反服貿卻在大陸拍片,真當大陸人民都健忘?」 \n 觀察者網報導電影「健忘村」大年初一將在大陸上映的消息時,首先提到,導演戴立忍今年7月因反服貿挺太陽花學運被大陸網友抵制,導致他主演的電影「沒有別的愛」胎死腹中。 \n 報導接著說,「明年1月28日,也就是大年初一,由參與台灣反服貿太陽花學運的另一導演陳玉勛導演的電影『健忘村』將在大陸上映」。 \n 報導詳細羅列陳玉勳曾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到立法院為抗議學生打氣。太陽花學運從立法院退場,陳玉勳在臉書po照,當中寫著「世界可能不會變好,但你會」,並寫下感謝這場學生領導的公民運動,激發出台灣新的思維。 \n 甚至「健忘村」電影的兩位監製葉如芬和李烈也被網友翻出,曾表示不排斥將太陽花運動拍成電影。 \n 電影「健忘村」27日在台舉行發布會,監製李烈、葉如芬、導演陳玉勳、片中主演舒淇、王千源、林美秀等人都出席宣傳。1051228 \n

  • 林美秀粗眉臉有疤 化身最殺俠女

    演員林美秀在電影「健忘村」化身「最殺俠女」,個性冷酷、不苟言笑,以臉上有疤及粗黑眉毛造型亮相。為電影勤練武術、吊鋼絲,還有激烈武打戲。 \n 「健忘村」是導演陳玉勳執導、李烈及葉如芬聯手監製,耗資新台幣3億元打造,集結演員舒淇、王千源、張孝全、楊祐寧、林美秀、曾志偉、顧寶明、許傑輝等人;描述在清末民初的小村落因神祕意外引發一連串荒謬事件,改變這個村及村民命運,搶攻2017年春節賀歲檔期。 \n 林美秀是片中最重要靈魂人物,一改過往好媽媽、好媳婦角色形象,從頭到尾不苟言笑。今天發布正式預告透露林美秀關鍵劇情。 \n 電影「總舖師」中林美秀被陳玉勳打造為「膨風嫂」唱「金罵無ㄤ」,陳玉勳說,「美秀這麼會演」,當然要將不同那面讓觀眾看到,她不是只有一種樣貌;林美秀表示,「大家都說我是阿勳的班底,其實只要他找我不論什麼角色我都願意」。 \n 陳玉勳構思劇本時就打算讓林美秀成為俠女,林美秀笑說,「阿勳說這角色真的很特別,是個俠女,我就想俠女的樣子輕飄飄的、武功高強,像林青霞那樣」。一到現場,導演要求臉要有疤,還要黏上粗黑的假眉毛,一切都和她想的不一樣。 \n 當林美秀造型完成,陳玉勳直喊「太帥了,就是這個樣子」,林美秀坦言武打戲全程都有韓國動作指導協助,不是最困難,反倒是騎鐵馬,因劇情需要得摔很多次,「明明會騎腳踏車還要演得很不會騎,這樣很難耶」。1051117 \n

  • 陳玉勳跪服舒淇神哭技 影后下戲變仙姑治百病

    陳玉勳跪服舒淇神哭技 影后下戲變仙姑治百病

     金馬影后舒淇最近忙拍新片《健忘村》,神演技讓導演陳玉勳(勳導)折服,「她戲很好,頭一天來就把我打敗。」他大讚舒淇培養情緒掌握得宜,哭戲超會抓哭點,一場她邊吊鋼絲邊落淚的戲,落淚的點難以形容,但她仍精準掌握,讓勳導驚豔到「想跪下來拜」。 \n 讚她隨和沒架子 \n 勳導一直想和舒淇合作,以前只覺得她演技好,是影后、國際巨星,合作後見識到她的敬業,「她很認真,是很完美、很可愛的女生。」他說她每天一到片場就開始培養情緒,無論上戲多少次都不會有誤差,就算要她落一滴眼淚也難不倒,「前一秒可能還嘻嘻哈哈,下一秒馬上進入狀況,好強喔!」 \n 舒淇隨和沒架子,主動幫勳導按摩,知道他腸胃不好,每天關心他的腸胃,「她不知道哪裡學的醫術,像個仙姑一樣,帶幾個助理就像仙女團一樣!」她不僅每天關心勳導的狀況,還會對症下藥,給他不同的藥,叮嚀他要記得吃。 \n 有一次舒淇送一對米老鼠娃娃給勳導,要他隨身攜帶「擋災難」,神奇的是他覺得「之後真有好一點」,她笑說因為是鼠年,所以選老鼠娃娃,但其實今年是猴年,這讓監製李烈笑說:「妖言惑眾!」勳導則說:「住健忘村的都這樣。」 \n 勳導挑戰洗腦歌 \n 《健忘村》耗資3億,是今年規模最大的兩岸合拍案,預計明年春節檔兩岸三地同步賀歲,勳導除編導還包辦寫歌、寫詩及編舞,他說:「寫詩花了3天,不像曹植七步成詩。」歌曲則是簡單對著手機哼唱,可望繼《總舖師》的〈金罵沒ㄤ〉、〈三八阿花吹喇叭〉後再創洗腦歌,「如果發原聲帶我就可抽版稅了!」

  • 鼠年猴年分不清 舒淇入村就健忘

    鼠年猴年分不清 舒淇入村就健忘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屏東29日電)導演陳玉勳拍「健忘村」和周遭朋友都健忘有關,他大讚影后舒淇「人超好」,舒淇說今年是鼠年,送陳玉勳米奇、米妮擋災,但其實今年是猴年,才發現進這村莊的人真的都很健忘。 \n 陳玉勳編導的「健忘村」在屏東搭景拍攝,預計4月底殺青,當初之所以有「健忘村」的構想,因為周遭的朋友都很健忘,而大多人的健忘都是好笑的事情,覺得拍這個題材會有共鳴,如果這部賣得好,之後還打算要拍「健忘村」三部曲。 \n 演員張孝全首次參與演古裝喜劇,陳玉勳說,要解放張孝全,拍片期間常要張孝全豁出去,但張孝全時有包袱,一場跳舞戲簡直讓張孝全要崩潰,NG了十幾次。 \n 對於舒淇,陳玉勳直呼她「人特好」,拍攝期間陳玉勳腸胃不舒服,舒淇每天帶著她的助理們,有如「仙女團」一樣,拿出不一樣的藥方給他, 像是仙姑一樣變出藥丸、椰子油等秘方,還幫他按摩,最後還拿出米奇、米妮的玩偶,要陳玉勳拿來擋災。 \n 監製李烈原本用獅子造型的手機殼,被舒淇發現後,立刻要她換掉,舒淇說,今年是鼠年,獅子是貓科,剋老鼠,要李烈換掉,經媒體提醒今年其實是猴年,李烈才驚呼,「大家都被舒淇呼攏了」,進了「健忘村」大夥都失憶。 \n 不過陳玉勳還是直誇舒淇「很可愛」,驚訝她完全沒架子、很隨和,劇組人員都很喜歡她,每天逼大家烤肉給她吃,真正烤了她已收工沒吃到,隔天來吵著要吃,沒人理她。 \n 先前陳玉勳的電影「總舖師」由馬念先寫詞曲「金罵沒ㄤ」、「三八阿花吹喇叭」,這回他自己寫兩首歌,其中一首只花一小時就完成,另一首即興想到「哥哥妹妹去爬山呀去爬山,叔叔嬸嬸去爬山呀去爬山…」,簡單的歌詞有望繼「金罵沒ㄤ」後,再度成為全民朗朗上口金曲。 \n 陳玉勳當初看了「鋼的琴」、「解救吾先生」就對王千源印象深刻,這次找他來演,看到大陸演員的敬業,王千源一看到劇本就很喜歡,即便演喜劇也很認真。 \n 「健忘村」預計2017年春節檔期上映。1050329 \n

  • 王千源恆春拍戲 不忘健身吃水煮菜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屏東28日電)大陸演員王千源首次在台灣拍「健忘村」,認為在恆春拍戲像旅遊。習慣健身的他,到恆春持續運動,他和劇組演員張孝全經常只吃水煮菜,之後在片中也有打鬥戲。 \n 電影「健忘村」今天邀請媒體到恆春鎮滿州鄉拍攝現場探班,這齣由導演陳玉勳編導的古裝奇幻喜劇,故事劇情虛構,背景定調在清末民初大陸西南方不為人知的村落。 \n 這次是王千源首次在台灣拍片,在片中飾演村長,他今天頂著一頭亂髮、穿著綠色長袍,劇組人員在一旁叮嚀不能透露劇情,王千源一出場就說,「那我就直接透露劇情」,還問一旁飾演村長夫人的舒淇,「妳喜歡村長嗎?」,還要張少懷「你先誇誇我吧」,展現搞笑風格。 \n 許傑輝在劇中飾演土豪,近年來都在教表演的他,被陳玉勳一句「你在片中飾演高富帥」吸引來拍片,沒想到卻是扮相暴牙的土豪,「陳玉勳說,你演血壓『高』、有小『腹』,這樣就很帥」,頗有陳玉勳風格。 \n 張孝全第一次拍古裝片,不僅要把全身塗黑,每次化妝要畫1小時,他說,「第一次拍古裝很好玩,但要忍笑」,他的服裝開扣露到胸襟,被舒淇虧說,「很性感」。 \n 王千源平常有健身習慣,但劇組吃得很好,讓他和張孝全都只能吃水煮,王千源說,練健身是為了之後有武打戲,在體力上也較好。 \n 陳玉勳的戲一定都有主題曲,「健忘村」也不例外,監製李烈說,大家唱得都很可愛,舒淇說張孝全最可愛,但唱的時候都不敢看他,「怕會笑場」。 \n 「健忘村」預計2017年春節檔上映。1050328 \n

  • 耗資5千萬 陳玉勳恆春打造健忘村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屏東28日電)台灣、大陸合拍的喜劇電影「健忘村」,耗資新台幣5000萬元在恆春鎮滿州鄉搭景,還搭了一座橋,預計4月底殺青,這塊占地200公傾的拍攝現場,地主就有20至30人,如要保留有困難。 \n 電影「健忘村」今天邀請媒體到恆春鎮滿州鄉拍攝現場探班,一到現場,監製李烈、葉如芬拿著旗幟解說村落,這部以清末民初為時間背景,描述在大陸西南方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村落,故事全為虛構,當初之所以會選在台灣搭景,葉如芬表示,這種場景在大陸很常見,但台灣電影工業也能做得出來,投資方也都很贊成。 \n 一進入「健忘村」,先是看到村落廣場上村民用來打玉米的木臼,包括村長家中掛的玉米也是真的、村莊連通外界的橋、石版屋、茅屋、廟等,全都是劇組人員花了7個月打造,不過場景可能在4月底殺青後就得拆除,因土地牽涉到20至30個地主及墾管處所擁有,要保留下來恐有困難。 \n 李烈表示,這塊地屬於農地,劇組在打造房屋時全沒有打地基,當初一路從台中、高雄找場地最後找到滿州鄉,這裡陽光普照,適合劇中情節,全劇100%都在台灣拍攝,幕後人員包括台灣、香港、韓國、大陸人,在現場看到的每一棟建築物,都可以真的在裡面生活,不只是蓋個樣子。 \n 「健忘村」拍攝場景遍布全台,從新竹新埔鎮的南園、苗栗卓蘭鎮大峽谷、南投鹿谷鄉小半天竹林、高雄磐龍峽谷等,都在劇中呈現。劇情描述這個小村落,因神祕意外引發一連串荒謬事件,改變這個村與每一個村民的命運。 \n 「健忘村」預計2017年春節檔上映。105032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