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紹誠的搜尋結果,共12

  • 時尚F4「最後合體」!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黑西裝送高以翔最後一程

    時尚F4「最後合體」!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黑西裝送高以翔最後一程

    男星高以翔因錄製陸綜不幸猝逝,今(15)日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舉辦告別式,當年和高以翔一起出書闖蕩演藝圈的好友「時尚F4」,3人也齊聚合體,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身穿黑西裝來見高以翔最後一面。 \n \n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齊聚告別式合體高以翔,這也成為四人最後一次合體。4人由於家世背景良好,在2008年合體走秀,隔年還一起出書,成為當時台北時尚圈的焦點,直到去年藍鈞天結婚,F4曾經「3缺1」合體,獨缺當時在大陸工作的高以翔,如今卻已是天人永隔。 \n

  • 擺脫中醫迷思 陳紹誠從問中學習

    擺脫中醫迷思 陳紹誠從問中學習

     許多人對中醫都抱有迷思,認為中醫只能看內科疾病,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一名因意外而半身不遂的男子,坐了3年的輪椅,但在經過針灸治療後,重新站了起來。專家表示,迷思的原因在於欠缺正確的學習方式,應借鏡古人智慧,掌握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5個重點。 \n 2019年「TEDxNeihu」年會演講昨登場,邀請了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同時也是陳立夫孫子的陳紹誠到場,以「學習發問、問中學習」為題,分享中華文化中求學問方式,並以醫學為例,點出民眾常見迷思。 \n 曾有一名40歲的男子,5年前經歷車禍後,四肢都斷了,脊椎也受傷,從此只能坐輪椅,一坐就是3年,陳紹誠正好認識不錯的中醫師,便給男子介紹,經過針灸治療1個月,原本戴著尿袋的男子已能正常排尿,取下了尿袋。幾個月後,男子更擺脫了輪椅,重新站起來。 \n 民眾在醫學上的常見迷思包括,感冒時要求醫師開立抗生素,卻不知道抗生素僅能治療發炎、細菌感染,對病毒並沒有用。亦有許多民眾認為,中醫只能治療內科疾病,對中醫也不太相信。陳紹誠表示,這些迷思之所以會產生,原因在於欠缺正確的學習方式。 \n 陳紹誠表示,求學問的過程中,應掌握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5個重點,也就是應蒐集足夠的資訊、審慎地發問、對問題進行推敲、明辨自己得來的訊息是否正確,並且實際地去執行。面對與自己立場不同者,更應跳脫出既有的框架,才能看到一件事的真實面貌。

  • 「時尚F4」最後合體!他淚悼高以翔:我們4個真的很久沒聚一起⋯

    「時尚F4」最後合體!他淚悼高以翔:我們4個真的很久沒聚一起⋯

    高以翔(Godfrey)35歲英年早逝,15日是他的告別式,他與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的「時尚F4」也最後一次以如此悲傷方式合體!他們在告別式後分別在臉書哀悼摯友,許久未在公開場合露面的陳紹誠難過表示:「我們四個真的很久沒聚一起,沒想到這是近來第一次相聚,也是最後一次。Bro,我們三個都很想你,也會一直想念你!」令人看了都忍不住鼻酸。 \n陳紹誠說,今天是Godfrey的告別會,他的心情很複雜,「或許是過去幾週準備昨天下午的TEDx演講,故意不去想Godrey已經不在的事實,也或許是藉由準備演講讓自己不去想和面對Godfrey告別會即將來」。他說,今天老天也為Godfrey作美,天氣很好。告別式很溫馨,讓現場所有人都回憶起Godfrey這個內向的大男孩,也讓大家能將他帥氣及靦腆的一面永遠記著。 \n他表示,本來也一直告訴自己別難過,但當唱名「好友時尚F4」時,「我和Gabby及小丁走上前,看到Godfrey帥氣微笑的照片就在我面前時,我實在忍不住眼裡開始有淚珠,當我行禮時,眼淚更不停的隨著鞠躬兩行流下止不住。」當三個坐下時都不發一語,難過著擦眼睛擤鼻子,等心情平靜點,他剛好坐在中間,於是搭著Gabby和小丁的肩膀說:「有空我們要多聚聚。」但是講完後他馬上又落淚了,「因為我知道我們每次相聚都會想到將永遠缺席Godfrey」。他難過地說:「我們四個真的很久沒聚一起,沒想到這是近來第一次相聚,也是最後一次。。。Bro,我們三個都很想你,也會一直想念你。Godfrey, you are now with God, and you are now free.We will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eventually.」 \n \n \n藍鈞天紅著眼眶離開告別式現場時被記者團團圍住,只能蹦出一句「大家辛苦了」,他事後在臉書寫下送別至交的心情:「這是一場美麗的道別!」,並表示「你的生命是個祝福,你的記憶是個寶藏,對你的愛超越文字,對你的思念無法衡量」,「我不能向你保證我以後想到你不會掉眼淚,但是我答應你我們都會好好的!我將在另一邊見到你,兄弟!」 \n丁春誠也在IG寫道:「這是一個美麗晴朗的日子,上帝張開了臂膀歡迎他進入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n

  • 數十星友心痛淚別高以翔!陽光普照的日子送他「放心高飛」

    數十星友心痛淚別高以翔!陽光普照的日子送他「放心高飛」

    高以翔(Godfrey)個性溫暖陽光,生前以好人緣著稱,他今(15日)告別式剛好就是一個陽光普照、適合他放心高飛翱翔的日子,數十位藝人好友、數百親友及粉絲前來送他最後一程。他與藍鈞天、丁春誠、陳紹誠的「時尚F4」也最後一次悲傷合體!「時尚F3」事後都在社群軟體哀悼摯友,許久未公開露面的陳紹誠難過表示:「我們四個真的很久沒聚一起,沒想到這是近來第一次相聚,也是最後一次。Bro,我們三個都很想你,也會一直想念你!」令人看了都忍不住鼻酸。 \n \n \n \n \n高以翔「放心高飛」的這一天,圈內好友不缺席,陳建州及范范夫婦、毛加恩夫婦、艾力克斯及李詠嫻夫婦、李易及六月夫婦、「時尚F3」丁春誠、藍鈞天、陳紹誠以及連凱、曲艾玲、錦榮、聶雲、楊千霈、王陽明及岳母、汪東城、姚元浩、袁詠琳、李威、倪雅倫、楊晨熙、林莉、簡浩、王棠云、小蜜桃、廖曉喬、葛仲珊、王宏恩、林莉、孫芸芸、楊秀蓉、詹姆士、唐志中、海裕芬、金寶三、恬娃、許維恩等人皆來送他最後一哩路。 \n藍鈞天紅著眼眶離開時被記者團團圍住,只蹦出一句「大家辛苦了」,他事後在臉書寫下送別至交心情:「這是一場美麗的道別!」並表示「你的生命是個祝福,你的記憶是個寶藏,對你的愛超越文字,對你的思念無法衡量」,「我不能向你保證我以後想到你不會掉眼淚,但是我答應你我們都會好好的!」 \n \n \n陳紹誠說,「今天老天也為Godfrey作美,天氣很好。告別式很溫馨,讓現場所有人都回憶起Godfrey這個內向的大男孩,也讓大家能將他帥氣及靦腆的一面永遠記著」。他本來一直告訴自己別難過,但當唱名「好友時尚F4」時,他們3人走上前,「看到Godfrey帥氣微笑的照片就在我面前時,我實在忍不住眼裡開始有淚珠,當我行禮時,眼淚更不停的隨著鞠躬兩行流下止不住」。 \n陳紹誠等心情平靜點後搭著另兩人肩膀說:「有空我們要多聚聚。」但講完後馬上又落淚了,「因為我知道我們每次相聚都會想到將永遠缺席Godfrey」。此外,丁春誠也在IG寫道:「這是一個美麗晴朗的日子,上帝張開了臂膀歡迎他進入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n \n \n3年前在電視劇《遇見王瀝川》劇中飾演高以翔哥哥的連凱,哀痛親送「弟弟」最後一程。連凱表示,高以翔個性善良,沒有負面消息,他很欣賞對方。更表示自己多年來一直抵制真人秀節目,身為演員的他,曾在拍戲中看過好幾次鋼絲斷裂的危險情況,更何況是節目,藝人的安全沒人能保證,認為這次就是節目組的疏失。 \n \n \n曲艾玲哭到鼻子通紅,哽咽表示:「我在心裡對以翔說,我們一定會在天上見,希望再次看到他非常溫暖的笑容,他永遠活在我們家中,沒有離開我們。放心地走吧。」聶雲也不捨地說:「真的很想他溫暖陽光的一面,really miss you,Godfrey!」 \n \n \n \n \n王宏恩說他知道Godfrey很喜歡唱歌,「還好上帝沒給他唱歌的天賦,不然我們真的會沒飯吃!我剛在心裡跟他說,你到天堂後就盡情唱,在那邊準備好你的錄音室。我們有機會會在天堂遇到,再一起練唱」。 \n \n \n李易事後受訪表示,追思會時看著那些影片真的很難過,他不斷流淚大哭,尤其聽到高媽錄音給兒子那一段,就像一般媽媽對兒子說的話,讓為人父母者聽了尤其心痛。他希望大家用以翔的精神好好活下去,「我跟他同期出道、一起進傑星,雖然已經那麼多年沒聯絡,但永遠在想到高以翔這個人時,就會知道他是這麼溫暖、大家都喜歡的男生!所有人對他的感情都好真實 好愛他!」 \n

  • 2019「TEDxNeihu」年會 陳紹誠分享求學問之道

    2019「TEDxNeihu」年會 陳紹誠分享求學問之道

    許多人對中醫都抱有迷思,認為中醫只能看內科疾病,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一名因意外而半身不遂的男子,坐了3年的輪椅,但在經過針灸治療後,重新站了起來。專家表示,迷思的原因在於欠缺正確的學習方式,應借鏡古人的智慧,掌握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5個重點。 \n \n2019年「TEDxNeihu」年會演講今登場,邀請了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同時也是陳立夫孫子的陳紹誠到場,以「學習發問 問中學習」為題,分享中華文化中求學問的方式,並以醫學為例,點出了民眾常見的迷思。 \n \n曾有一名40歲的男子,5年前經歷車禍後,四肢都斷了,脊椎也受傷,從此只能坐輪椅,一坐就是3年。陳紹誠正好認識不錯的中醫師,便給男子介紹,經過針灸治療1個月,原本戴著尿袋的男子已能正常排尿,取下了尿袋。幾個月後,男子更擺脫了輪椅,重新站起來。 \n \n民眾在醫學上的常見迷思包括,感冒時要求醫師開立抗生素,卻不知道抗生素僅能治療發炎、細菌感染,對病毒並沒有用。亦有許多民眾認為,中醫只能治療內科疾病,對中醫也不太相信。陳紹誠表示,這些迷思之所以會產生,原因在於欠缺正確的學習方式。 \n \n陳紹誠表示,求學問的過程中,應掌握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5個重點,也就是應蒐集足夠的資訊、審慎地發問、對問題進行推敲、明辨自己得來的訊息是否正確,並且實際地去執行。面對與自己立場不同者,更應跳脫出既有的框架,才能看到一件事的真實面貌。

  • 王陽明王泉仁陳紹誠竟然同框了 只為這件事

    王陽明王泉仁陳紹誠竟然同框了 只為這件事

    三位不同領域的巨星王陽明、王泉仁與陳紹誠即將在內湖同台,一切都是為了「TEDxNeihu」的演講,這場盛宴即將在12月14日登場,盛宴中,將有13位巨星上台分享自己故事。 \n \n陳紹誠為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董事兼副執行長,不僅是企業家,更是教育家與作家,還是個模特兒,曾與丁春誠、高以翔、藍鈞天被封為「時尚F4」,爺爺則是國民黨大老、前教育部長陳立夫。 \n \n根據《三立》報導,陳紹誠受訪時,過去10多年除了從商,就是花時間鑽研國學與中醫,近年來也大力在推動儒學。陳紹誠說,爺爺陳立夫生前大力推廣中華文化與中醫相關知識,自己只是繼承爺爺遺志而已。他說,現代教育太偏重知識傳授,提高了人們的物質欲,導致炫富、不擇手段獲利事件頻出,忽略了禮儀與道德,他希望透過儒學的傳播,做到當中的「誠仁中行德禮」精神,許多社會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n \n

  • 苦熬4年才演到「男一」 高以翔等不到「最後作品」終結…

    苦熬4年才演到「男一」 高以翔等不到「最後作品」終結…

    男星高以翔(本名曹志翔)驚爆猝逝,在錄製浙江衛視真人秀《追我吧》過程中突然暈倒,現場緊急施行心肺復甦術雖恢復心跳,然送醫搶救後仍宣告不治,享年35歲,消息一出讓外界不敢置信,身高193公分的高以翔最初以模特兒身分出道,俊俏外貌與貴公子氣質隨即擄獲眾多少女心,然他轉換跑道往戲劇圈發展,卻苦熬了4年才演到男主角,如今意外驟逝,令人大為惋惜。 \n挺拔俊俏的高以翔早期因出席時尚活動、電視節目發跡,與丁春誠、陳紹誠、藍鈞天4人被封為「時尚F4」,爆紅成為知名模特兒,之後高以翔向戲劇圈發展,接拍電視劇、電影,2006年演出夯劇《愛情魔髮師》時還是擔任客串,之後兩年接演《天堂來的孩子》、《我要變成硬柿子》、《鬥牛,要不要》等,雖是男配角,然作品人氣不俗,讓他以演員身分在台灣打下良好基礎。 \n高以翔轉往戲劇圈後,苦熬4年,才終於在《我的排隊情人》中飾演男主角,和陳庭妮演出CP對手戲,演技受到肯定,近年高以翔也將事業版圖拓展至對岸,接演《華麗一族》、《武神趙子龍》等人氣陸劇,甚至於2013年進軍好萊塢,在《天使聖物:骸骨之城》中演出神秘巫師馬格努斯,耽美魅惑模樣迷倒中外粉絲,擠身國際舞台,而如今他的新戲《彩虹的重力》正熱播中,下周就要上演精采大結局,然飾演主角的高以翔卻不幸逝世,看不到最後的作品終結。 \n

  • 時尚F4缺高以翔「微合體」 藍鈞天:人民幣比較好

    時尚F4缺高以翔「微合體」 藍鈞天:人民幣比較好

    藍鈞天和老婆Fiona28日舉辦婚宴,找來楊小黎擔任伴娘及丁春誠、陳紹誠等擔任伴郎,昔日時尚F4成員獨缺高以翔,藍鈞天、丁春誠和陳紹誠在婚宴上「微合體」。高以翔人在大陸拍戲無法出席,藍鈞天開玩笑表示:「因為人民幣比較好、比較高,沒有啦!他在拍戲,他一直在想辦法,直到最後一分鐘才知道沒辦法,沒關係!好兄弟就是好兄弟。」 \n \n上次時尚F4齊聚已經是7、8年前,藍鈞天表示,曾有約好四人中不論誰結婚都要到齊,雖在婚宴無緣合體,但他認為高以翔的心和其他人同在。丁春誠過去曾在北京電影學院念攝影學系11個月,目前在當編劇,也在籌備唱片,自認工作繁忙導致感情狀態空白,透露已有3週沒有休息,直言:「我的工作填滿我的感情」。 \n \n吳建豪快閃現身會場,僅透露目前在忙電影《葉問4》,隨即不受訪進入會場,他之後和藍鈞天勾肩聊天,展現十足兄弟情誼。昔日戀人李運慶和李佳豫一起走進會場,李佳豫大方坦承是約好同行,感情已如家人。周湯豪表示近期很多戲劇邀約,但須等專輯完成再討論,他在大陸節目《中國新說唱》後變胖近10公斤,近期想減重,他說:「胖在臉,朋友覺得我稍微變胖,我自己是看不下去了!」

  • 遲來婚宴等了3年 藍鈞天選老婆Fiona生日當天辦浪漫婚宴

    遲來婚宴等了3年 藍鈞天選老婆Fiona生日當天辦浪漫婚宴

    藍鈞天與小提琴家陳羽柔(Fiona)2015年登記結婚,遲來的婚宴等了3年,特地選在10月28日老婆生日當天於君悅飯店補辦婚宴,宴客花費165萬元席開48桌,新娘Fiona共換3套禮服總計138萬元,婚宴開始Fiona身穿浪漫粉金色亮蔥蕾絲婚紗,藍鈞天則身穿一襲白色西裝,女兒Riley則當小花童,一家三口幸福走紅毯成為婚宴的焦點。 \n \n為了這場婚宴藍鈞天與老婆花了3個月籌備期,他透露會辦這場婚宴,是因為女兒Riley也已2歲,日前便跟老婆商量想再拼一胎,但老婆卻反問他:「我的婚禮呢?」所以才開始規劃婚宴事宜,也期望婚宴辦完後,做人計畫能有好消息。 \n \n他透露,老婆Fiona平常工作就是從事婚禮相關產業,這次婚宴大小事情都交由老婆的團隊處理,「對於婚宴老婆的確有很多想法,當老公的則全力配合」,老婆忙到婚宴前的最後一刻,都還在確認每一個賓客的位置。夫妻倆現身婚宴時看到大陣仗媒體,藍鈞天忍不住說:「這個陣仗讓我蠻驚訝的,應該是我出道10多年來媒體陣仗最大的一次吧!」 \n \n婚宴上藍鈞天也邀請昔日時尚F4微合體,成員丁春誠、陳紹誠與親友團組成伴郎團,楊小黎則是女方伴娘團中,唯一受邀的藝人。藍鈞天在婚宴上也獻唱〈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送給老婆外,由於當年他在義大利求婚時,連一張紀念照片都沒有,所以婚宴上特別重現當年求婚現場,讓大家一起見證2人幸福的時刻。

  • 陳立夫紀念音樂會 古典、流行和鳴

     黨國大老陳立夫是中國近代史上重要人物,他跟隨蔣中正北伐、抗日,畢生致力推廣孔孟思想、中華文化復興與中醫學術研究。為紀念陳立夫逝世十周年,由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主辦、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協辦的「跨界共振、心弦和鳴─陳立夫先生紀念音樂會」,將於十二月五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大會堂舉行。 \n 音樂會由陳立夫孫子陳紹誠主持,邀集古典及流行樂界老中青三代音樂人參與,鋼琴家顏安汝,大提琴家尤虹文與劉軒合作,歌手潘越雲、管樂家王吉宣以及海濤青少年管樂團等都投入這場盛會。 \n 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穎曾表示,陳立夫宛若一部活的中國文化寶庫,他對禮樂教育、中醫學術的推動更是走在時代前端,「抗戰時期他擔任教育部長,大力推動禮樂教育,成立許多音樂院;他還把中醫視為中華文化的一部分,認為中醫不只是醫術、科學,而是一種生活態度與道德倫理。」 \n 陳立夫生於一九○○年,逝於二○○一年,享壽一○一歲,自幼立志以工業救國,一路完成北洋大學及美國匹茲堡大學礦業工程學系,回國準備貢獻所學之際,卻因大哥陳果夫推薦,到廣州追隨蔣中正從事救國工作,這一追隨就是半個世紀之久。 \n 抗日期間,陳立夫受命擔任教育部長,期間成立音樂教育委員會、重慶國立音樂院、福建音專,同時協辦中華交響樂團;為激勵民心士氣,陳立夫更曾在重慶舉辦千人大合唱與白沙萬人大合唱。 \n 陳立夫曾於一九三○年召開國醫館籌備大會,提倡「以科學方法整理中醫學術」,被視為近代推動中醫學術的最大功臣,來台後擔任中國醫藥學院董事長並成立醫院,以及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獎勵中醫藥及文化學術研究。 \n 中醫界為感念陳立夫的貢獻,特別發起這場音樂會,鋼琴家顏安汝將演出蕭邦夜曲以及波蘭舞曲,傳達革命家的浪漫情懷;大提琴家尤虹文與劉軒合作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以電音混搭大提琴,為經典增添實驗性與現代感。 \n 此外潘越雲將演唱《天天天藍》、《情字這條路》等多首歌曲,王吉宣則以薩克斯風及黑管演奏《望春風與思慕的人》、《感恩的心》,海濤青少年管樂團演出《新不了情》、《爵士搖擺之王》等。音樂會索票入場,可洽:(○二)二七五四六一一一。

  • 陳紹基情婦 李泳重慶受審

     在長達一年的調查後,9月30日,原廣東衛視主播、前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的情婦李泳在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低調一審。此前,陳紹基案一審審理及判決亦在此進行。 \n 長期在廣東公安系統工作的陳紹基,曾偵破綁架李嘉誠兒子的張子強案,後腐敗為港澳黑社會及「公海賭船」作保護傘、也涉嫌直接參與港澳黑社會的幫派糾紛,同時也包養包括美女主播李泳等多名情婦,2009年案發被捕。今年7月23日,陳紹基因受賄被判處死刑,緩刑兩年。 \n 被譽為「美女主播」的李泳,因深陷陳紹基案,在2009年4月18日被帶走「協助調查」,當年9月11日潛逃香港未果,被攔截拘捕。當時現年34歲的李泳與65歲的陳紹基交往已近7年。 \n 李泳被捕與共同受賄有關。2008年時,李泳向陳紹基提及,公司有同事開著吉普車上班,很是風光。陳紹基隨即應允贈車一部,由李泳挑選款式,香港陳姓商人出資。此港商與陳紹基曾有多筆利益往來。 \n 這筆車款被認定是陳紹基夥同李泳收受賄款之一,李泳則堅稱不知情。 \n 身高168公分的李泳為吉林省延吉市人,未婚,廣東衛視當家主播。李泳身為廣東電視台新聞中心國家一級播音員、副監製,在廣東電視台海外中心、節目中心、體育中心、新聞中心和電視劇中心均曾承擔過大型節目主持工作,2004年並獲得廣東省「金話筒」獎。

  • 16年來只賣基金

     華南永昌投信行銷業務群副總經理陳紹蔚,自謙的表示從學成歸國之後,只做過一種工作、到現在也只會做這個工作,那就是共同基金行銷業務。 \n 不過,說來有趣,民國83年他從美國回國第1個面談的工作,是永昌期貨,後來也曾到永昌投顧面試,但他最後選擇了京華投信行銷業務,做為他的第一份工作,沒想到事隔十幾年後,雖然做的還是基金行銷業務,但在因緣際會之下,還是來到華南永昌集團,於民國96年7月接任華南永昌投信行銷業務群主管迄今。 \n 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業,陳紹蔚於服完兵役之後,緊接著申請到美國南加大的入學許可,等留學南加大、攻讀到公共行政財務組碩士之後,才以年逾30的年紀回國面對生平第1份工作。剛開始毫無頭緒,不知何去何從;所幸國內有很多金融服務業在他回國那陣子先後開放,包括第一波新投信公司及期貨商等。而他就在親朋的介紹之下,和永昌集團的高層進行面談,本來打算進入永昌期貨任職了,沒想到永昌期貨原本懸缺的總經理,在陳紹蔚報到前找到人選了,新總經理為求慎重,再約他做進一步面談,談過之後,覺得他不具備從事期貨工作應有的專業知識,就把他打回票。 \n 後來又在朋友介紹之下,陳紹蔚改到永昌投顧應徵研究員工作,但他嫌研究員的工作太沈悶,最後選擇進入第一批新投信之一的京華投信業務部工作,第一個帶著他跑業務的,就是當時京華投信業務部主管林士喬。陳紹蔚記得當時新投信剛開放不久,加上原有的4家老投信,國內第一代和第二代投信加起來,總共也只有十幾家投信,況且新投信都才剛在起步階段,每一家旗下都只有1、2檔基金,跑業務大都找銀行、法人、企業。 \n 陳紹蔚記得當時第一代新投信募集基金的模式,通常是第1檔為封閉型股票基金,第2檔則為開放型股票基金,然後才轉而募集債券、類貨幣基金。由於供給小於需求,因此,通常募集基金之初都很快就銷售一空。在做投信行銷業務前幾年,陳紹蔚覺得相當順遂,有時候甚至是投資人搶著要買,不必花太多時間去行銷,就可賣得不錯;他還記得當時富邦投信有一檔基金,募集期間還發生投資人熱烈搶購,排隊人潮把公司大門擠壞的情形。 \n 京華投信雖然沒有發生投資人擠破大門的情形,但也曾有過一番榮景;陳紹蔚記得當時在業務部主管林士喬帶領下,行銷業務部只有2位經理,每位經理下面各帶著2個業務人員,就靠這樣的行銷團隊,照樣把1檔股票基金募到100億元。 \n 民國80年代初期的基金銷售,在各投信公司大多都有不錯的銀行、證券背景之下,透過銀行的關係,和大股東的關係,可以拉到不少法人客戶;透過證券公司的關係,則可以拉到不少散戶投資人,除了剛開始的債券基金比較不好賣之外,股票基金普遍都可以賣得不錯。 \n 不過,後來曹幼非接任京華投信總經理,開始有新的行銷思維,他認為投信的行銷業務,不能完全建立在關係企業上,也不能長期依賴證券商的通路,於是京華投信開始強化本身的直營通路,除了總公司之外,在桃園、新竹、台中、員林、台南、高雄設了6處分公司,是少數有這麼多分公司的投信公司。 \n 2000年前後,國內掀起一股外資併購本土投信的整併風,京華投信也在這一波整併風中被英商保誠集團併購,老外入主之後,也帶來了行銷的新觀念,要求多經營金融通路端,進而降低直營銷售據點及人員配置。基金行銷業務又出現了全新的風貌。 \n 老外對台灣的投信自身聘用大票業務人員做基金銷售業務,對銀行既有通路代銷卻不甚重視的情況,感到相當納悶;保誠吃下京華投信第1年,即要求減少一半的直營據點,於是把桃園和新竹合併、台中和員林合併、台南分公司與高雄分公司合併。保誠以在印度的經驗,透過3家銀行通路,就承擔了90%的基金銷售業務,要求台灣的保誠投信也要加強通路經營的工作;現在回頭看,陳紹蔚覺得這個經營理念絕對是正確的。 \n 主要原因是在日益競爭的環境中,投信本身的直營銷售人員,只有自家公司的產品可以賣,但通路端的理專,卻有各家公司(包括海外基金)的產品可供投資人選擇,具有較強的說服力,讓投資人可以在眾多的商品中做選擇。不過,陳紹蔚以將近16年的基金行銷經驗,認為基金直銷務人員,仍有其存在的必要,除了輔助理專的不足之外,也可以避免完全委託通路之後,投信在依賴太深的情況下,會全面受制於人。 \n 陳紹蔚覺得近年來隨著證券、金融市場大幅開放,投資人可以選擇的投資標的多到不勝枚舉,基金行銷業務的困難度也逐漸提升,除了要有好的績效做後盾之外,業務人員在行銷時,宜將過去單刀直入介紹、推銷自家產品的模式,調整成介紹投資組合配置的模式,告訴投資人應該怎樣配置不同的基金產品,比較容易降低風險、增加獲利,然後第二步驟才是跟投資人介紹自家有什麼產品,讓投資人在適當的時機將其納入投資的組合中。 \n 陳紹蔚表示,做行銷業務要涉獵廣泛的知識,並從工作經驗中培養敏銳的判斷能力,這樣才可以和各式各樣的客戶接觸,進而了解他們喜歡什麼、要的是什麼;讓客戶願意傾聽,就有機會談成生意。 \n楊穆郁 \n 華南永昌投信行銷業務群副總經理陳紹蔚,自謙的表示從學成歸國之後,只做過一種工作、到現在也只會做這個工作,那就是共同基金行銷業務。 \n 不過,說來有趣,民國83年他從美國回國第1個面談的工作,是永昌期貨,後來也曾到永昌投顧面試,但他最後選擇了京華投信行銷業務,做為他的第一份工作,沒想到事隔十幾年後,雖然做的還是基金行銷業務,但在因緣際會之下,還是來到華南永昌集團,於民國96年7月接任華南永昌投信行銷業務群主管迄今。 \n 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業,陳紹蔚於服完兵役之後,緊接著申請到美國南加大的入學許可,等留學南加大、攻讀到公共行政財務組碩士之後,才以年逾30的年紀回國面對生平第1份工作。剛開始毫無頭緒,不知何去何從;所幸國內有很多金融服務業在他回國那陣子先後開放,包括第一波新投信公司及期貨商等。而他就在親朋的介紹之下,和永昌集團的高層進行面談,本來打算進入永昌期貨任職了,沒想到永昌期貨原本懸缺的總經理,在陳紹蔚報到前找到人選了,新總經理為求慎重,再約他做進一步面談,談過之後,覺得他不具備從事期貨工作應有的專業知識,就把他打回票。 \n 後來又在朋友介紹之下,陳紹蔚改到永昌投顧應徵研究員工作,但他嫌研究員的工作太沈悶,最後選擇進入第一批新投信之一的京華投信業務部工作,第一個帶著他跑業務的,就是當時京華投信業務部主管林士喬。陳紹蔚記得當時新投信剛開放不久,加上原有的4家老投信,國內第一代和第二代投信加起來,總共也只有十幾家投信,況且新投信都才剛在起步階段,每一家旗下都只有1、2檔基金,跑業務大都找銀行、法人、企業。 \n 陳紹蔚記得當時第一代新投信募集基金的模式,通常是第1檔為封閉型股票基金,第2檔則為開放型股票基金,然後才轉而募集債券、類貨幣基金。由於供給小於需求,因此,通常募集基金之初都很快就銷售一空。在做投信行銷業務前幾年,陳紹蔚覺得相當順遂,有時候甚至是投資人搶著要買,不必花太多時間去行銷,就可賣得不錯;他還記得當時富邦投信有一檔基金,募集期間還發生投資人熱烈搶購,排隊人潮把公司大門擠壞的情形。 \n 京華投信雖然沒有發生投資人擠破大門的情形,但也曾有過一番榮景;陳紹蔚記得當時在業務部主管林士喬帶領下,行銷業務部只有2位經理,每位經理下面各帶著2個業務人員,就靠這樣的行銷團隊,照樣把1檔股票基金募到100億元。 \n 民國80年代初期的基金銷售,在各投信公司大多都有不錯的銀行、證券背景之下,透過銀行的關係,和大股東的關係,可以拉到不少法人客戶;透過證券公司的關係,則可以拉到不少散戶投資人,除了剛開始的債券基金比較不好賣之外,股票基金普遍都可以賣得不錯。 \n 不過,後來曹幼非接任京華投信總經理,開始有新的行銷思維,他認為投信的行銷業務,不能完全建立在關係企業上,也不能長期依賴證券商的通路,於是京華投信開始強化本身的直營通路,除了總公司之外,在桃園、新竹、台中、員林、台南、高雄設了6處分公司,是少數有這麼多分公司的投信公司。 \n 2000年前後,國內掀起一股外資併購本土投信的整併風,京華投信也在這一波整併風中被英商保誠集團併購,老外入主之後,也帶來了行銷的新觀念,要求多經營金融通路端,進而降低直營銷售據點及人員配置。基金行銷業務又出現了全新的風貌。 \n 老外對台灣的投信自身聘用大票業務人員做基金銷售業務,對銀行既有通路代銷卻不甚重視的情況,感到相當納悶;保誠吃下京華投信第1年,即要求減少一半的直營據點,於是把桃園和新竹合併、台中和員林合併、台南分公司與高雄分公司合併。保誠以在印度的經驗,透過3家銀行通路,就承擔了90%的基金銷售業務,要求台灣的保誠投信也要加強通路經營的工作;現在回頭看,陳紹蔚覺得這個經營理念絕對是正確的。 \n 主要原因是在日益競爭的環境中,投信本身的直營銷售人員,只有自家公司的產品可以賣,但通路端的理專,卻有各家公司(包括海外基金)的產品可供投資人選擇,具有較強的說服力,讓投資人可以在眾多的商品中做選擇。不過,陳紹蔚以將近16年的基金行銷經驗,認為基金直銷務人員,仍有其存在的必要,除了輔助理專的不足之外,也可以避免完全委託通路之後,投信在依賴太深的情況下,會全面受制於人。 \n 陳紹蔚覺得近年來隨著證券、金融市場大幅開放,投資人可以選擇的投資標的多到不勝枚舉,基金行銷業務的困難度也逐漸提升,除了要有好的績效做後盾之外,業務人員在行銷時,宜將過去單刀直入介紹、推銷自家產品的模式,調整成介紹投資組合配置的模式,告訴投資人應該怎樣配置不同的基金產品,比較容易降低風險、增加獲利,然後第二步驟才是跟投資人介紹自家有什麼產品,讓投資人在適當的時機將其納入投資的組合中。 \n 陳紹蔚表示,做行銷業務要涉獵廣泛的知識,並從工作經驗中培養敏銳的判斷能力,這樣才可以和各式各樣的客戶接觸,進而了解他們喜歡什麼、要的是什麼;讓客戶願意傾聽,就有機會談成生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