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聽安的搜尋結果,共74

  • 觀念平台-雲深不知處的稅制未來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選民將走進投票所決定後續四年台灣的政治未來;然問鼎大位的兩位主要總統參選人,除可有可無、寥寥數端的淺隘發言外,租稅政策的遠景與藍圖,只在縹緲虛空中。面對全球經濟環境的變遷以及我國稅制發展的現實,建請考慮諸稅重中之重者—所得稅的基礎改革。

  • 同安同佳傻傻分不清 管碧玲護航糗爆

    同安同佳傻傻分不清 管碧玲護航糗爆

    港女命案凶嫌陳同佳來台投案一事,蔡政府變變變,前後說法反覆,民進黨立委24日到立院質詢的時候,卯起來護航。不過,管碧玲連嫌犯的名字都搞不清楚,一臉氣噗噗地模樣連珠炮地連喊錯「陳同佳」的名字,喊錯成「陳同安」。

  • 觀念平台-三流租稅負擔率 怎有一流政府?

    觀念平台-三流租稅負擔率 怎有一流政府?

     面臨全球性的人口結構變遷(高齡化與少子化),素有「租稅女王」之稱的所得稅,皇冠上璀璨的明珠,已失去昔日丰采,相形下,較不受人口結構影響的消費,作為稅基的重要性日益提升。

  • 守株待兔的勞保改革

     雖然下一次精算還有1年半,但日前勞保局新舊局長交接,使勞保財務問題又成焦點。勞保最近一次的精算報告揭露,今起7年,7022億的勞保基金餘額將罄盡;115年度一「破產」即有835億的負債。 \n 官方表示,雖然勞保年金改革方案修法尚未完成,仍會於109年總預算編列200億撥補勞保基金。但沒有說的是,一次性撥補200億,如杯水車薪於事無補,徒增國庫負擔。因為撥補後,基金仍會於115年破產。勞保需要大幅度的改革。 \n 勞保財務的根本問題在於費率與給付不成比例。說穿了,只存了1元卻要領回3元、期待2元會從天而降,正是這種心態造就了目前勞保的財務困境。 \n 行政院不顧《國家年金改革方案》將勞保費率上限提高到18% 之建議,於106年3月30日院會通過費率上限12% 的行政院方案;目前尚待立院審查。該方案改革的3大方向就是:多繳、少領、政府撥補。「多繳」指的是將保險費率急拉;每年調高0.5%,而非原來的每兩年調高0.5%。「少領」的部分是降低給付計算基準之平均月投保薪資;以投保薪資最高的180個月來算平均,而非原本的60個月。而「政府撥補」就是每年由總預算中編列200億來撥補勞保基金。如果從108年起開始施行,並將基金資產報酬率提高1成5,自3.5% 逕升至4%,基金可以多撐2年,至117年破產。 \n 勞保的財務壓力來自兩大部分:一為先前費率過低造成的「過去未提存負債」,平衡費率為9.8%;另一為既有費率調整機制無法因應之「未來會增加的服務成本」,平衡費率為18.1%。因此,改革方案必須要能分劍共擊,以達成實際滿足收支平衡費率27.9% 為目標。針對前者,受雇勞工、雇主與政府應按保費分擔比例承受。例如,一般情形之費率,受雇勞工分擔20%、雇主70%、政府10%。在精算出過去未提存負債數額後,20%可以透過縮減給付由受雇勞工吸納;70%建議以營利事業所得稅附加捐方式分年補足;10%屬政府負擔部分,則應分年編入預算撥補。至於未來服務成本的部分,可經由逐年提高費率至18% 的方式,由受雇勞工、雇主與政府共同負擔。 \n 勞保的財務壓力,非一日之寒。長期的低度提存,遭逢人口結構丕變,基金的永續經營面對很大的挑戰;而改革往往屈於選票壓力,盲理濫情、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主國政者,如不能從守株待兔的勞保改革心態中省悟,一旦開始擠兌,將引發整體社會安全體系的崩解,屆時老無所養,後果不堪設想。(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守株待兔的勞保改革

    雖然下一次精算還有一年半,但日前勞保局新舊局長交接,使勞保財務問題又成焦點。勞保最近一次的精算報告揭露,今起7年,7022億的勞保基金餘額將罄盡;115年度一「破產」即有835億的負債。 \n \n根據該報告,精算負債為9.81兆;對照7022億的基金餘額,未來每100元保險給付,僅有7.2元的資產因應。官方表示,雖然勞保年金改革方案修法尚未完成,仍會於109年總預算編列200億撥補勞保基金。但沒有說的是,一次性撥補200億,如杯水車薪,於事無補、徒增國庫負擔。因為撥補後,基金仍然會於115年破產。勞保需要大幅度的改革。 \n \n勞保財務的根本問題在於費率與給付不成比例。精算50年內基金收支平衡的費率為27.9%,然而目前受雇勞工、雇主與政府三方合計,不過繳納了1/3多一點—即今年開始之10% 的法定費率。說穿了,只存了1元卻要領回3元、期待2元會從天而降,正是這種心態,造就了目前勞保的財務困境。 \n \n行政院不顧「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國家年金改革方案》將勞保費率上限提高到18% 之建議,於106年3月30日院會通過費率上限12% 的行政院方案;目前尚待立院審查。該方案改革的三大方向就是:多繳、少領、政府撥補。「多繳」指的是將保險費率急拉;每年調高0.5%,而非原每兩年調高0.5%。「少領」的部分是降低給付計算基準之平均月投保薪資;以投保薪資最高的180個月來算平均,而非原本的60個月。而「政府撥補」,就是每年由總預算中編列200億來撥補勞保基金。 \n \n此改革方案之效果為何?根據精算,如果從108年起即開始施行,並將基金資產報酬率提高一成五,自3.5% 逕升至4%,基金可以多撐2年、至117年破產。 \n \n勞保的財務壓力來自兩大部分:一為先前費率過低造成的「過去未提存負債」—平衡費率為9.8%;另一為既有費率調整機制無法因應之「未來會增加的服務成本」—平衡費率為18.1%。因此,改革方案必須要能分劍共擊,以達成實際滿足收支平衡費率27.9% 為目標。針對前者,受雇勞工、雇主與政府應按保費分擔比例承受。例如,一般情形之費率,受雇勞工分擔20%、雇主70%、政府10%。在精算出過去未提存負債數額後,20% 可以透過縮減給付由受雇勞工吸納;70% 建議以營利事業所得稅附加捐方式分年補足;10% 屬政府負擔部分,則應分年編入預算撥補。至於未來服務成本的部分,可經由逐年提高費率至18% 的方式,由受雇勞工、雇主與政府共同負擔。 \n \n勞保的財務壓力,非一日之寒。長期的低度提存,遭逢人口結構丕變,基金的永續經營已經面對很大的挑戰;而改革又往往屈於選票壓力,盲理濫情、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結果有如韓非子所言「釋耒守株」之宋人,冀求「兔走觸株、折頸而死」;錢會從天而降、勞保財務問題會自己解決。主國政者,如不能從守株待兔的勞保改革心態中省悟,一旦開始擠兌,將引發整體社會安全體系的崩解,屆時老無所養,後果不堪設想。 \n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富人稅豈可一廂情願

     不僅在政見發表會的講台上說得斬釘截鐵,下了台的郭台銘仍然躊躇滿志地表示一定能課到1600億元的富人稅。然而租稅之課徵,豈可依一人心之所繫?我國《憲法》保障國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等基本權利;《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則力求實現課稅公平及貫徹正當法律程序。 \n 郭董提出的政見計畫對綜所稅繳稅前1000名大戶,分為前100名、第101~500名及第501~1000名共3層課富人稅:繳稅最高層每戶定額徵收3億元,次高層2億,第3高層1億,總計可收到1600億。 \n 郭董的富人稅本質為綜所稅之附加稅。由於按定額課徵,在我國綜合所得稅稅基不完整的情形下,此稅會進一步傷害稅制應有的基本正義。 \n 首先,回歸富人稅設計的根本,如何定義富人?國際間,富人稅倡議者多主張應以存量的財富淨值為根據,而非流量的所得,更不會按已繳納的稅額來決定。其次,在郭董的設計下,收到富人稅稅單者必然會有乖乖繳了很多稅,卻又再被補一刀的感受。相較於所得相同或更高,因善於「租稅規畫」,未列入繳稅前1000名而不須繳納富人稅者,郭董的富人稅無疑是懲罰誠實納稅者;所謂「富人稅」實為「富仁稅」。 \n 再者,對於所得性質相同、高低相近的兩家戶,其一所得略高而須繳納3億(例如排名為第100名者),而另一所得略低僅須繳納2億(例如第101名者),將可能造成前者於繳納富人稅後之所得反而較低。以繳稅多寡來區分富人與非富人,會造成富人成為非富人,非富人反倒成為富人的謬誤。 \n 因此,郭董的富人稅乍看似乎按照能力課徵、符合量能課稅精神,其實大不然。但是如能改採增設更高稅率級距的方式,當可解決前述稅後所得排序倒轉的問題。 \n 我國曾於民國104、105及106年間,因施行「財政健全方案」,以「回饋稅」名義,針對1000萬以上之所得淨額,自原本適用的40%綜所稅稅率,提高至45%。若以這3年的稅收估算,郭董要取得1600億稅收,所得淨額1000萬以上家戶的稅率恐怕至少要從60%起跳。 \n 依106年統計,繳稅最多的前9590戶,平均每戶應納稅額高達1144萬元!追求稅制的進步,首當檢討的不是這些既富亦仁者,而是所得很高,但在不健全稅制下不須繳稅或繳很少稅的「富而不仁」者。就此而言,朱立倫提倡的面對地下經濟問題與韓國瑜主張的檢討稅基,都是正確的大方向。 \n 最後提醒郭董:行善,如以一家之財供天下之費,則家財散盡;治國,應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圖社稷恆足之利。(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富人稅豈可一廂情願

    不僅在政見發表會的講台上說得斬釘截鐵,下了台的郭台銘仍然躊躇滿志地表示一定能課到1600億元的富人稅。然而租稅之課徵,豈可依一人心之所繫?我國《憲法》保障國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等基本權利;《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則力求實現課稅公平及貫徹正當法律程序。 \n 郭董提出的政見計畫對綜所稅繳稅前1000名大戶,分為前100名、第101~500名及第501~1000名共3層課富人稅:繳稅最高層每戶定額徵收3億元,共300億;次高層每戶定額徵收2億,共800億;第三高層每戶定額徵收1億,共500億;總計1600億。由於綜所稅應納稅額完全決定於綜合所得淨額,故郭董之富人稅,本質為綜所稅之附加稅。由於按定額課徵,在我國綜合所得稅稅基不完整的情形下,此稅會進一步傷害稅制應有的基本正義。 \n 首先,回歸富人稅設計的根本,如何定義富人?郭董要已經繳很多稅的富人再多繳。國際間,富人稅倡議者則多主張應以存量的財富淨值為根據,而非流量的所得,更不會按已繳納的稅額來決定。 \n 其次,在郭董的設計下,收到富人稅稅單者必然會有乖乖繳了很多稅,卻又再被補一刀的感受。相較於所得相同或更高,因善於「租稅規畫」,未列入繳稅前1000名而不須繳納富人稅者,郭董的富人稅無疑是懲罰誠實納稅者;所謂「富人稅」實為「富仁稅」。 \n 再者,對於所得性質相同、高低相近之兩家戶,其一所得略高而須繳納3億(例如排名為第100名者),而另一所得略低僅須繳納2億(例如第101名者),將可能造成前者於繳納富人稅後之所得反而較低;同理,須繳納2億者與僅須繳納1億者之間,也可能造成前者稅後所得反而較低。郭董的富人稅以繳稅多寡來區分富人與非富人,會造成富人成為非富人,非富人反倒成為富人的謬誤。 \n 因此,按繳稅高低分3層徵收,郭董的富人稅乍看似乎按照能力課徵、符合量能課稅精神,其實大不然。但如能改採增設更高稅率級距的方式,當可解決前述稅後所得排序倒轉的問題。 \n 我國曾於民國104、105及106年間,因施行「財政健全方案」,以「回饋稅」名義,針對1000萬以上之所得淨額,自原本適用的40%綜所稅率,提高至45%。若以稅率提高前的平均稅率設算,此3年間稅率上升所增加的稅收分別為:49.28億、48.9億及42.65億元;若要取得1600億稅收,所得淨額1000萬以上家戶的稅率恐怕至少要從60%起跳。 \n 其實,像郭董般規矩繳稅的富人,每年真的繳了很多的稅。根據剛出爐的106年統計,區區9590戶的大戶(所得淨額1000萬以上者),結算申報應納稅額占全國應納稅額總數的33.26%;平均每戶應納稅額高達1144萬元!追求稅制的進步,首當檢討的不是這些既富亦仁者,而是所得很高,但在不健全稅制下不須繳稅或繳很少稅的「富而不仁」者。就此而言,朱立倫提倡的面對地下經濟問題與韓國瑜主張的檢討稅基,都是正確的大方向。 \n 最後,我們提醒郭董:行善,如以一家之財供天下之費,則家財散盡;治國,應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圖社稷恆足之利。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政府不宜過度介入養育

     郭台銘提出「0至6歲國家養」政見,外界聚焦雖多在錢從哪裡來的討論,但也當深思政府過度介入養兒育女,在非經濟面的正當性;金錢與市場實有道德的界線。 \n 從經濟角度來看養兒育女,私人決策如未能將完整的養育成本納入考量,必然造成過度生育、低度教養的結果;而政府以數人頭的方式給錢,甚至可能造成以生小孩謀一己之私的道德危機。此間所造成的問題,不只是一般市場失靈、財貨或資源的配置錯誤;每個生命都需要細心照顧,政府如何以金錢與市場填補不足的愛與呵護?又該由誰來承受7歲開始教養上更大的經濟負擔? \n 根據郭董估算,小孩國家養政策每年所需經費為1800億、約占目前中央政府年度歲出1成;按目前財政收支僵化的情形,必須另闢財源。郭董提出之短期方案有三:一、成立國家主權基金、以該基金運用所獲得之報酬;二、盤點直轄市與縣市政府既有相關之預算;三、課徵富人稅。 \n 首先,成立國家主權基金並非創新的主張,不少人都曾提過。郭董所點名之作業與特別收入兩類非營業特種基金,根據108年預算,該兩類基金共有100個附屬單位預算、合計解繳國庫總金額僅有81億;扣掉國庫對其撥補之115億,對國庫的淨貢獻為負31億。因此,即使成立主權基金、且基金報酬也能夠如郭董所願大幅增加。該兩類基金如能做到收支平衡,就已是大有功,仰賴其挹注國家養小孩的財源,有如鑿冰取火。又作業基金與特別收入基金年度業務總支出合計超過2兆,規模相當於中央政府年度總預算。一旦全球經濟情勢丕變、主權基金運作出現虧損,尚須由總預算撥補,奢言以其作為養小孩政策之財源。 \n 其次,所謂盤點直轄市、縣市政府相關的預算,其實是要地方政府就其既有預算,撥交中央使用。但現今地方政府面臨的財政窘境是自有(自籌)財源嚴重的不足;直轄市合計80%(57%)、縣市合計則僅有53%(29%)。因此,目前地方施政已是大量依靠中央奧援,而今反倒要地方政府撥補中央,無異緣木求魚。 \n 最後,富人稅的問題更大。郭董計畫對於綜所稅繳稅前1000名大戶按排序前100名、第101到第500名及第501到第1000名,分別定額徵收3、2及1億元,預備徵起共1600億。但由於所得依來源不同,租稅負擔不同,按郭董的富人稅設計,除扭曲高所得者賺取所得之誘因外,還會造成所得較高家戶不用繳納富人稅、所得較低家戶反倒要繳納的不合理情形。此外,又由於採定額附加課徵,也會造成須繳納較高富人稅之家戶,繳稅後所得反而低於只須繳納較低富人稅之家戶的所得排序逆轉,形成重分配謬誤。 \n 我們敬佩郭董的慈悲憐憫,其「散盡家財、在所不惜」的宣誓更讓人動容;然此番超級慈善家風格,絕非治國之道。國家財政,計校府庫、量入為出,首重圖恆足之利,不宜為一時政策一擲。(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政府不宜過度介入養育

    郭台銘提出「0至6歲國家養」政見,外界聚焦雖多在錢從哪裡來的討論,但也當深思政府過度介入養兒育女,在非經濟面的正當性;金錢與市場實有道德的界線。 \n 從經濟角度來看養兒育女,私人決策如未能將完整的養育成本納入考量,必然造成過度生育、低度教養的結果;而政府以數人頭的方式給錢,甚至可能造成以生小孩謀一己之私的道德危機。此間所造成的問題,不只是一般市場失靈、財貨或資源的配置錯誤;每個生命都需要細心照顧,政府如何以金錢與市場填補不足的愛與呵護?又該由誰來承受7歲開始教養上更大的經濟負擔? \n 根據郭董估算,小孩國家養政策每年所需經費為1800億、約占目前中央政府年度歲出1成;按目前財政收支僵化的情形,必須另闢財源。郭董提出之短期方案有三:一、成立國家主權基金、以該基金運用所獲得之報酬;二、盤點直轄市與縣市政府既有相關之預算;三、課徵富人稅。 \n 首先,成立國家主權基金並非創新的主張,不少人都曾提過。郭董所點名之作業與特別收入兩類非營業特種基金,根據108年預算,該兩類基金共有100個附屬單位預算、合計解繳國庫總金額僅有81億;扣掉國庫對其撥補之115億,對國庫的淨貢獻為負31億。因此,即使成立主權基金、且基金報酬也能夠如郭董所願大幅增加。該兩類基金如能做到收支平衡,就已是大有功,仰賴其挹注國家養小孩的財源,有如鑿冰取火。又作業基金與特別收入基金年度業務總支出合計超過2兆,規模相當於中央政府年度總預算。一旦全球經濟情勢丕變、主權基金運作出現虧損,尚須由總預算撥補,奢言以其作為養小孩政策之財源。 \n 其次,所謂盤點直轄市、縣市政府相關的預算,其實是要地方政府就其既有預算,撥交中央使用。但現今地方政府面臨的財政窘境是自有(自籌)財源嚴重的不足;直轄市合計80%(57%)、縣市合計則僅有53%(29%)。因此,目前地方施政已是大量依靠中央奧援,而今反倒要地方政府撥補中央,無異緣木求魚。 \n 最後,富人稅的問題更大。郭董計畫對於綜所稅繳稅前1000名大戶按排序前100名、第101到第500名及第501到第1000名,分別定額徵收3、2及1億元,預備徵起共1600億。但由於所得依來源不同,租稅負擔不同,按郭董的富人稅設計,除扭曲高所得者賺取所得之誘因外,還會造成所得較高家戶不用繳納富人稅、所得較低家戶反倒要繳納的不合理情形。此外,又由於採定額附加課徵,也會造成須繳納較高富人稅之家戶,繳稅後所得反而低於只須繳納較低富人稅之家戶的所得排序逆轉,形成重分配謬誤。 \n 我們敬佩郭董的慈悲憐憫,其「散盡家財、在所不惜」的宣誓更讓人動容;然此番超級慈善家風格,絕非治國之道。國家財政,計校府庫、量入為出,首重圖恆足之利,不宜為一時政策一擲。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其邁:國安五法修正 可阻退將赴中「獻媚」

    陳其邁:國安五法修正 可阻退將赴中「獻媚」

    立法院今天三讀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少將以上的高階退將、還有涉密的政務副首長以上人員,將「終身」管制參與中國(含港澳)相關政治活動行為,儘管外界看法不一。但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說,退將、退休政務官到中國獻媚,例如向中國國歌致意、聽習近平演講拍手的畫面,將成為過去式! \n \n陳其邁認為,國安五法修法三讀,守護台灣更有力!2016年,中國舉辦孫中山紀念活動,儀式現場赫然發現有我國退將出席,並且在播放中國國歌時起身致意,引發軒然大波。然而,退將、退休政務官到中國獻媚,例如向中國國歌致意、聽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演講拍手的畫面,將成為過去式! \n \n陳其邁說,今天立法院三讀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少將以上的高階退將、還有涉密的政務副首長以上人員,將「終身」管制參與中國(含港澳)相關政治活動行為。如果向中國的國旗、國徽、國歌行禮或唱誦,就會認定妨害台灣國家利益和尊嚴,情節重大將被剝奪月退俸,領一次退休俸者可處200萬元至1000萬元罰鍰。 \n \n陳其邁並稱,他在擔任立法委員時,也曾推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條文修正,很高興看到這一次的修正案,更加完備。

  • 廢印花稅 須有替代財源

     從年初的稅收紅利爭議開始,財政部對於稅制修正與財政制度的興革顯然已經失去主導權了。 \n 一場「行政立法政策協調會報」即讓財政部言之鑿鑿「暫不考慮」的「長期照護特別扣除額」,「秒過」行政院會;而面對全台各縣市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房屋稅租稅競爭,財政部除了「不樂見」的評論外,至今仍提不出對策。日前有工商團體建議廢除印花稅,不見財政部表達立場,行政院長蘇貞昌就當場回應,會研議取消稅率,並要求財政部在1個月內提出作業方式;若地方稅收因此有短收,由中央全額補足。財政部主管國家財政大計,而今棄守財政專業,淪為貫徹上級意志的執行機器。 \n 租稅之課徵,最終目的在於獲取稅收以因應施政所需。然而就稅制設計而言,租稅開徵應有適當的經濟稅基;按其性質,經濟稅基可分為所得、消費與財產。雖然任何國家的租稅系統大抵可按經濟稅基予以歸類,但未必各稅都一定有其對應之經濟稅基。 \n 我國的印花稅是對境內書立之特定憑證於交付或使用時,從價或從量課徵。由於憑證之書立多為完成經濟交易的過程,例如銀錢收據與不動產買賣契據等,因此印花稅實為交易成本,不利交易。 \n 重要的是,經濟交易的結果或可產生所得(可據以課徵所得稅),或可滿足消費(可據以課徵消費稅),或取得財產(可據以課徵財產稅),但憑證本身既非所得亦非消費或財產,以憑證書立為課稅標的之印花稅並無適當的經濟稅基。 \n 利用憑證書立時課徵稅負,通常在經濟發展初期、欠缺課稅資料時所為;已開發國家雖也有印花稅,但多作為干預市場的工具,未必為了稅源。因此若非財政困難,也沒有干預市場的理由,政府是可考慮印花稅的退場。 \n 民國75年,現制營業稅施行的同時,即停止隨營業發票課徵之印花稅;當時並規畫長期視稅收情況,考慮在適當時機全面廢止印花稅。現行印花稅與現實脫節的情形,從仍沿用早已沒有法源的銀元(1銀元折合新台幣3元)可見一斑。 \n 根據最新統計,107年全年印花稅實徵淨額為121.47億元。由於印花稅為直轄市及縣市稅,稅收100%歸屬各直轄市及縣市,因此印花稅若退場,中央如不能補足地方的稅收損失,則不具正當性。 \n 此外,行政院不僅每年須拿出120億元埋單,根據《財政收支劃分法》,法律之修正有減少收入者,應同時籌妥替代財源;因此,行政院依法必須提出相對收入來源,恪守稅收中立。目前營業稅徵收率為5%,行政院有權調高至10%;根據去年營業稅實徵淨額4154.09億元反推回去,行政院只要調高徵收率0.2%,回補印花稅廢稅之稅損就綽綽有餘了。 \n 證券交易稅、期貨交易稅、契稅與印花稅性質相同,皆為交易之成本。政府在檢討印花稅之際,似也應一併即早規畫。(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大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廢印花稅 須有替代財源

    從年初的稅收紅利爭議開始,財政部對於稅制修正與財政制度的興革顯然已經失去主導權了。 \n 一場「行政立法政策協調會報」即讓財政部言之鑿鑿「暫不考慮」的「長期照護特別扣除額」,「秒過」行政院會;而面對全台各縣市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房屋稅租稅競爭,財政部除了「不樂見」的評論外,至今仍提不出對策。日前有工商團體建議廢除印花稅,不見財政部表達立場,行政院長蘇貞昌就當場回應,會研議取消稅率,並要求財政部在1個月內提出作業方式;若地方稅收因此有短收,由中央全額補足。財政部主管國家財政大計,而今棄守財政專業,淪為貫徹上級意志的執行機器。 \n 租稅之課徵,最終目的在於獲取稅收以因應施政所需。然而就稅制設計而言,租稅開徵應有適當的經濟稅基;按其性質,經濟稅基可分為所得、消費與財產。雖然任何國家的租稅系統大抵可按經濟稅基予以歸類,但未必各稅都一定有其對應之經濟稅基。 \n 我國的印花稅是對境內書立之特定憑證於交付或使用時,從價或從量課徵。由於憑證之書立多為完成經濟交易的過程,例如銀錢收據與不動產買賣契據等,因此印花稅實為交易成本,不利交易。 \n 重要的是,經濟交易的結果或可產生所得(可據以課徵所得稅),或可滿足消費(可據以課徵消費稅),或取得財產(可據以課徵財產稅),但憑證本身既非所得亦非消費或財產,以憑證書立為課稅標的之印花稅並無適當的經濟稅基。 \n 利用憑證書立時課徵稅負,通常在經濟發展初期、欠缺課稅資料時所為;已開發國家雖也有印花稅,但多作為干預市場的工具,未必為了稅源。因此若非財政困難,也沒有干預市場的理由,政府是可考慮印花稅的退場。 \n 民國75年,現制營業稅施行的同時,即停止隨營業發票課徵之印花稅;當時並規畫長期視稅收情況,考慮在適當時機全面廢止印花稅。現行印花稅與現實脫節的情形,從仍沿用早已沒有法源的銀元(1銀元折合新台幣3元)可見一斑。 \n 根據最新統計,107年全年印花稅實徵淨額為121.47億元。由於印花稅為直轄市及縣市稅,稅收100%歸屬各直轄市及縣市,因此印花稅若退場,中央如不能補足地方的稅收損失,則不具正當性。 \n 此外,行政院不僅每年須拿出120億元埋單,根據《財政收支劃分法》,法律之修正有減少收入者,應同時籌妥替代財源;因此,行政院依法必須提出相對收入來源,恪守稅收中立。目前營業稅徵收率為5%,行政院有權調高至10%;根據去年營業稅實徵淨額4154.09億元反推回去,行政院只要調高徵收率0.2%,回補印花稅廢稅之稅損就綽綽有餘了。 \n 證券交易稅、期貨交易稅、契稅與印花稅性質相同,皆為交易之成本。政府在檢討印花稅之際,似也應一併即早規畫。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大財政系副教授)

  • 長照扣除額只是急就章

     去年9月,甫上任兩個月的財政部長蘇建榮指出:稅制優化方案將於今年1月1日上路,根據財政部試算,綜合所得淨額占總額的比重會由37%下跌至24%,綜所稅稅基「非常脆弱」,貿然引入長照扣除,將「危及稅制健全、衝擊財政根基」;他願意承受各界壓力、「戴鋼盔踩煞車」,雖然增設長照扣除是財政部的優先考量,但應在評估108年報稅(109年5月)之整體狀況後決定。此番政策宣示後,除在野黨團傳出有「毀諾」的質疑外,外界對財政部審慎的態度多能肯定。 \n 孰知8日行政立法協調會報傳出了長照扣除額「復活」的消息,而且隨排入11日行政院會通過。而立法院執政黨團總召也對外表示:外界對於長照扣除有很大的期待,希望在本會期過關。 \n 財政部對於《所得稅法》修正,向來一貫的立場是盡可能不牽動該法第17條關於扣除額項目的調整。原因在於歷屆立委皆有為數不少新增或修正扣除額項目與金額的修法提案;以本屆立委來看累計已有60餘案。行政院版修法若提案新增扣除額項目,不過是在既有60餘案上再添上1案,如何說服立委將其等所自提的60餘案全棄之不顧?看來選舉還真是解決「惱官」難題的管道。 \n 試問:在野立委,選舉當前,何敢背負拖延減稅法案過關、不讓人民減稅立即有感的「罪名」?因此在執政黨團護航、在野不敢攖減稅法案之鋒的情形下,壓根不用擔心行政院長照扣除修法如何能夠殺出重圍。不僅如此,提案速度之快,連行政院要求各機關所研擬之法律或法規命令草案,至少應公告周知60日的「宣告期間」規定,也都拋在一邊。 \n 其實緩減因家中親人病困床褥,而在長期照護上所擔負的經濟壓力,本是政府應該做的事;在目前「長照2.0」受益對象有限的情形下,以稅制協力,也未嘗不可。讓人遺憾的是,行政部門先前矢志不移的態度卻在選前丕然突變,讓一項惠民德政反倒成為選舉紅包,人民未必會領情而交出手中寶貴的選票。 \n 此刻提醒主其事者的是:長照扣除之政策目的既然是為了緩減家中有長照需求親人的經濟壓力,對於納稅能力無虞的高所得者,此項扣除並沒有政策效果;因此,適當「排富」的設計有其必要性,也可壓低稅損。其次,身心障礙特別扣除自12萬提高至20萬元,有其自身的政策演進背景,不能將其與長照扣除額度合計考慮。最後,如以「外加免稅額」的方式規畫長期照護之租稅緩減,能有一樣的效果,但相較採新設特別扣除項目的方式,或可避免後續引發諸多新增扣除要求比照跟進的效應;如能以「扣抵稅額」方式為之,則有更佳的所得重分配效果。(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長照扣除額只是急就章

    陳聽安、陳國樑》長照扣除額只是急就章

    去年9月,甫上任兩個月的財政部長蘇建榮接受專訪指出:稅制優化方案將於今年1月1日上路,根據財政部試算,綜合所得淨額占總額的比重會由37%下跌至24%,綜所稅稅基「非常脆弱」,貿然引入長照扣除,將「危及稅制健全、衝擊財政根基」;他願意承受各界壓力、「戴鋼盔踩煞車」,雖然增設長照扣除是財政部的優先考量,但應在評估108年報稅 (109年5月) 之整體狀況後決定。此番政策宣示後,除在野黨團傳出有「毀諾」的質疑外,外界對財政部審慎的態度多能肯定。 \n \n孰知8日行政立法協調會報傳出了長照扣除額「復活」的消息,而且隨排入11日行政院會通過。而立法院執政黨團總召也對外表示:外界對於長照扣除有很大的期待,希望在本會期過關。按此事態發展研判,增設長照扣除已成定局;財政部所能承受的是「外壓」、非「內壓」。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財政部在被打臉後,連算術也出了問題。 \n \n根據中央社去年9月報導,賦稅署以10萬元長照扣除額度試算,稅損逾60億元;另據聯合報8日報導,行政院發言人表示,以12萬元額度試算,粗估稅損約為53.15億元。是以相較6個月前,雖然增加了2萬元的扣除額度,稅收損失不僅不會增加12億元、竟然還能「回補」近7億元!沒有算錯的話,只有一個可能,有為數不少的長照需求者或在6個月間神奇的康復、或已不幸離開人世。總之對於長照不再有需求。按此推演,或許再等6個月,扣除額度可以提高至14萬、而稅損可以降至46.3億?此豈近理乎?兩則報導至少其一為「假新聞」。 \n \n據了解,財政部對於《所得稅法》修正,向來一貫的立場是盡可能不牽動該法第17條關於扣除額項目的調整。原因在於歷屆立委皆有為數不少新增或修正扣除額項目與金額的修法提案;以本屆立委來看,累計至今已有60餘案。行政院版修法若提案新增扣除額項目,不過是在既有60餘案上再添上1案,如何說服立委將其等所自提之60餘案全棄之不顧?現在看來選舉還真是解決「惱官」難題的管道。 \n \n試問:在野立委,選舉當前,何敢背負拖延減稅法案過關、不讓人民減稅立即有感的「罪名」?因此在執政黨團護航、在野不敢攖減稅法案之鋒的情形下,壓根不用擔心行政院長照扣除修法如何能夠殺出重圍。不僅如此,提案速度之快,連行政院要求各機關所研擬之法律或法規命令草案,至少應公告周知60日的「宣告期間」規定,也都拋在一邊;形成自己違反程序的脫法亂象。 \n \n其實緩減因家中親人病困床褥,而在長期照護上所擔負的經濟壓力,本是政府應該做的事;在目前「長照2.0」受益對象有限的情形下,以稅制協力,也未嘗不可。讓人遺憾的是,行政部門先前矢志不移的態度卻在選前丕然突變,讓一項惠民德政反倒成為選舉紅包,人民未必會領情而交出手中寶貴的選票。 \n \n此刻提醒主其事者的是:長照扣除之政策目的既然是為了緩減家中有長照需求親人的經濟壓力,對於納稅能力無虞的高所得者,此項扣除並沒有政策效果;因此,適當「排富」的設計有其必要性,也可壓低稅損。其次,身心障礙特別扣除自12萬提高至20萬元,有其自身的政策演進背景,不能將其與長照扣除額度合計考慮。最後,如以「外加免稅額」的方式規畫長期照護之租稅緩減,能有一樣的效果,但相較於採新設特別扣除項目的方式,或可避免後續引發諸多新增扣除要求比照跟進的效應;如能以「扣抵稅額」方式為之,則有更佳的所得重分配效果。 \n(作者陳聽安為政大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大財政系副教授)

  • 分享經濟成長紅利成鬧劇

     行政院記者會8日宣布,蔡總統的「經濟成長紅利」方案總金額386億,未來規畫運用在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照顧弱勢與非洲豬瘟對策三大方向,若還有剩餘將用於償債。記者會看似「滅火」,但實有負總統初衷。 \n 首先,自蔡總統新年談話後,各界對經濟紅利如何發放就爭論不休。但行政院開記者會只說明不會以現金、消費券或負所得稅方式實施,並未有具體方案,而相關財政數據財政部早已掌握。在總統講話1周後,行政機器還端不出菜色,過程還徒耗社會資源爭議不休。 \n 其次,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強調,經濟成長紅利之發放必須「從長計議、謹慎周延處理」,這與蔡總統新年談話所說的「盡快提出方案」背道而馳。若果真於109年總預算編列提出,則至少有1年的落差。 \n 最重要的是,「不舉債」的說法避重就輕。根據審定決算數,106年總預算歲入減歲出的差額僅有25億元,但行政院記者會公布的106年歲計賸餘卻有151億元,耐人尋味。其實151億的歲計賸餘是加計融資財源,換言之,就是把借來的錢也算進去。 \n 由於106年總預算債務舉借高達840億元,因此106年的151億賸餘,可說全是借來的!怎麼會沒有舉債?更有甚者,翻開特別預算,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特別預算中,106及107年分配舉債161及910億元;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的107年分配舉債金額104億元,兩年特別預算債務舉借合計編列1175億,這不是舉債是什麼?蔡總統所謂的財政紀律,不會是睜著眼睛看總預算、矇著眼睛看特別預算吧! \n 其實不論是蔡總統所言的經濟紅利,或施俊吉說的經濟果實,就財源來看,100%是歲計賸餘。現若將歲計賸餘冠以經濟紅利或果實之名而使用殆盡,爾後任1年度的歲計賸餘是否皆應比照?又如果爾後任1年度發生歲計短差,是否應於次年度追加增稅? \n 蔡總統不論在新年談話或是8日的臉書,所言皆為照顧收入較少與弱勢的民眾,那行政院所規畫的「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與「非洲豬瘟對策」從何而來?這是畫蛇添足,還是政策急轉彎? \n 蔡總統想讓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的美意,卻因為由上而下、臨時起意的政策指示,變成一場虎頭蛇尾的鬧劇,也凸顯目前賴內閣在看守狀態的窘境。 \n (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分享經濟成長紅利成鬧劇

    \n 行政院記者會8日宣布,蔡總統的「經濟成長紅利」方案總金額386億,未來規畫運用在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照顧弱勢與非洲豬瘟對策三大方向,若還有剩餘將用於償債。記者會看似「滅火」,但實有負總統初衷。 \n 首先,自蔡總統新年談話後,各界對經濟紅利如何發放就爭論不休。但行政院開記者會只說明不會以現金、消費券或負所得稅方式實施,並未有具體方案,而相關財政數據財政部早已掌握。在總統講話1周後,行政機器還端不出菜色,過程還徒耗社會資源爭議不休。 \n 其次,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強調,經濟成長紅利之發放必須「從長計議、謹慎周延處理」,這與蔡總統新年談話所說的「盡快提出方案」背道而馳。若果真於109年總預算編列提出,則至少有1年的落差。 \n 最重要的是,「不舉債」的說法避重就輕。根據審定決算數,106年總預算歲入減歲出的差額僅有25億元,但行政院記者會公布的106年歲計賸餘卻有151億元,耐人尋味。其實151億的歲計賸餘是加計融資財源,換言之,就是把借來的錢也算進去。 \n 由於106年總預算債務舉借高達840億元,因此106年的151億賸餘,可說全是借來的!怎麼會沒有舉債?更有甚者,翻開特別預算,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特別預算中,106及107年分配舉債161及910億元;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的107年分配舉債金額104億元,兩年特別預算債務舉借合計編列1175億,這不是舉債是什麼?蔡總統所謂的財政紀律,不會是睜著眼睛看總預算、矇著眼睛看特別預算吧! \n 其實不論是蔡總統所言的經濟紅利,或施俊吉說的經濟果實,就財源來看,100%是歲計賸餘。現若將歲計賸餘冠以經濟紅利或果實之名而使用殆盡,爾後任1年度的歲計賸餘是否皆應比照?又如果爾後任1年度發生歲計短差,是否應於次年度追加增稅? \n 蔡總統不論在新年談話或是8日的臉書,所言皆為照顧收入較少與弱勢的民眾,那行政院所規畫的「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與「非洲豬瘟對策」從何而來?這是畫蛇添足,還是政策急轉彎? \n 蔡總統想讓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的美意,卻因為由上而下、臨時起意的政策指示,變成一場虎頭蛇尾的鬧劇,也凸顯目前賴內閣在看守狀態的窘境。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n

  • 自欺欺人的還稅

     蔡總統於新年談話表明了「還稅」的政策宣示,要行政院盡快拿出具體方案,以使「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夠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但此政策考量未盡周延,更可能債留子孫,政府不可不慎。 \n 根據統計,國內過去5年經濟都有成長,而連續5年稅收也都超出預期。總統只提過去2年,言下之意,似乎並不把國民黨執政的103至105年3個年度稅收也超出預期的結果一併納入考量,似乎未盡周延。 \n 其次,總統似未理解稅收超出預期,並不意味一定有多餘的收入可供支用。根據106年度決算,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1兆9213億、歲出1兆9310億,短缺97億,再加上根據總預算必須提列之債務還本743億,106年度舉債數字合計為840億。而106年度稅收實徵數大於預算數為536億,因此若要將106年度所謂「超徵」稅款還稅,尚須舉債536億;每還稅1元,都必須另行舉債,正是債留子孫。 \n 可以不舉債還稅的前提在於──歲計餘絀(歲入減歲出)必須為正數、且此一餘絀減除當期總預算提列之債務還本數後仍有正的餘額,而非在於稅收超出預期。就總預算來看,107年度似乎有退稅的空間。初步試算,107年度餘絀約有1050億。然一國之財政是否有餘絀,不能僅就總預算而言,還須將特別預算一併納入考慮,方能呈現全貌。 \n 一旦加計「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與「中央政府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的107年度分配數之債務舉借,分別是910億與104億,當年度歲計餘絀僅有36億,再減除總預算債務還本所編列的792億後,餘額為負756億。行政院僅以餘絀1050億減除債務還本的792億,並以此帳面餘額宣稱「107年度約有300億額度可供支用」,實在是自欺欺人。 \n 報載,行政院高層表示另有175億來自以前年度的歲計賸餘。然而根據《預算法》,歲入、歲出之差短,以公債、賒借或以前年度歲計賸餘撥補之。現今若將所有累計以前年度的歲計賸餘還稅而消耗殆盡,則下一年度起之歲入、歲出差短,唯有以公債或賒借撥補一途,這還是向後代子孫伸手拿錢。 \n 最後,總統似乎將稅收超出預期,理所當然地視為經濟成長的紅利,此一連結未必正確。稅收超出預期很有可能是短估、財政拖累或其他因素所致,未必是經濟成長的紅利。 \n 由於對政府收支體系了解不足,民間一直有還稅的訴求;總統非財政專業,基於照顧人民生計出發而提出還稅,讓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的說法,我們也能理解。啟人疑竇的是,主計長及財政部長皆為財稅學者出身,應能清楚向總統解釋,亦或總統另有政治考量?無論如何,還稅於民的政策都望政府再慎思。(作者陳聽安為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陳聽安、陳國樑》自欺欺人的還稅

      \n 蔡總統於新年談話表明了「還稅」的政策宣示,要行政院盡快拿出具體方案,以使「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夠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但此政策考量未盡周延,更可能債留子孫,政府不可不慎。 \n 根據統計,國內過去5年經濟都有成長,而連續5年稅收也都超出預期。總統只提過去2年,言下之意,似乎並不把國民黨執政的103至105年3個年度稅收也超出預期的結果一併納入考量,似乎未盡周延。 \n 其次,總統似未理解稅收超出預期,並不意味一定有多餘的收入可供支用。根據106年度決算,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1兆9213億、歲出1兆9310億,短缺97億,再加上根據總預算必須提列之債務還本743億,106年度舉債數字合計為840億。而106年度稅收實徵數大於預算數為536億,因此若要將106年度所謂「超徵」稅款還稅,尚須舉債536億;每還稅1元,都必須另行舉債,正是債留子孫。 \n 可以不舉債還稅的前提在於──歲計餘絀(歲入減歲出)必須為正數、且此一餘絀減除當期總預算提列之債務還本數後仍有正的餘額,而非在於稅收超出預期。就總預算來看,107年度似乎有退稅的空間。初步試算,107年度餘絀約有1050億。然一國之財政是否有餘絀,不能僅就總預算而言,還須將特別預算一併納入考慮,方能呈現全貌。 \n 一旦加計「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與「中央政府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的107年度分配數之債務舉借,分別是910億與104億,當年度歲計餘絀僅有36億,再減除總預算債務還本所編列的792億後,餘額為負756億。行政院僅以餘絀1050億減除債務還本的792億,並以此帳面餘額宣稱「107年度約有300億額度可供支用」,實在是自欺欺人。 \n 報載,行政院高層表示另有175億來自以前年度的歲計賸餘。然而根據《預算法》,歲入、歲出之差短,以公債、賒借或以前年度歲計賸餘撥補之。現今若將所有累計以前年度的歲計賸餘還稅而消耗殆盡,則下一年度起之歲入、歲出差短,唯有以公債或賒借撥補一途,這還是向後代子孫伸手拿錢。 \n 最後,總統似乎將稅收超出預期,理所當然地視為經濟成長的紅利,此一連結未必正確。稅收超出預期很有可能是短估、財政拖累或其他因素所致,未必是經濟成長的紅利。 \n 由於對政府收支體系了解不足,民間一直有還稅的訴求;總統非財政專業,基於照顧人民生計出發而提出還稅,讓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的說法,我們也能理解。啟人疑竇的是,主計長及財政部長皆為財稅學者出身,應能清楚向總統解釋,亦或總統另有政治考量?無論如何,還稅於民的政策都望政府再慎思。 \n(作者陳聽安為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n

  • 吳祥輝四問高雄計程車司機 市長選情竟然一面倒

    吳祥輝四問高雄計程車司機 市長選情竟然一面倒

    作家吳祥輝日前邀請《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曼來台,葛特曼指控台北市長柯文哲是「Liar」,並影射柯文哲涉及器官移植仲介,引發各界關注。昨(11)日,吳祥輝到高雄市逛六合夜市,其間搭了四次計程車,他問運將司機對高雄市長選情看法如何?直接面對面民調竟然得到一面倒結果:陳其邁穩贏的。與多項民調指陳其邁、韓國瑜兩人支持度五五波拚鬥完全不同,最後結果只能等11月24日開票,才知吳祥輝這次小黃民調反映真或假。 \n \n吳祥輝在臉書貼文:「阿輝哥逛六合。今天坐四次高雄計程車。」他問運將司機支持那位市長候選人,結果是「A.問:你們高雄現在市長選舉是搬兜一齣的?司機:陳其邁贏沒20萬票就算漏氣。」、「B.問:市長這擺安那看?司機:愛乎陳其邁做。伊這個人很溫和,賣亂斯做。」、「C.問:聽講計程車司機支持韓國瑜?司機: 看到鬼。去乎鬼打到。」、「D.問:你聽人客講來講去,市長行情安那看?司機:沒辦法像陳菊贏那麼多。亂筊免帶錢。那隨便喊一喊就有用,國民黨派個高雄人不就好。」 \n \n 網友留言也蠻支持吳祥輝的小黃民調,有人表示:「我是高雄人,我會投給陳其邁」、「我家人住高雄、他們都說陳其邁一定會當選」、「沒贏50萬票才漏氣」、「 南部人絕對不會像台北天龍國自私的思惟」,但也有人表示「這陣子都是韓的新聞,真讓人焦慮」。

  • 保持體態 陳勢安重訓聽翻轉世界

    保持體態 陳勢安重訓聽翻轉世界

     陳勢安11日出席全新音樂實境節目《午茶音樂食光》開跑記者會,為轉戰網路實境秀主持的飛碟電台DJ瑪麗站台,並大秀廚藝,與另一位主持人廚師彭一起動手做柚香芥末生鮪魚沙拉。 \n 平時會自己下廚,但謙稱是中等廚師的陳勢安,表示為達到健身目標,大多吃食物原型,不多加料理或調味,如煎牛排配水煮花椰菜,只用少許鹽調味,但笑稱擺盤還不錯:「已經沒有什麼味道了,至少要讓賣相好一點,補到滿分。」 \n 陳勢安的健身目標是體脂維持10%以下,其它就視工作需求而定。像是這次配合新專輯的曲風轉變,想讓自己看起來很瘦,所以就把練好的肌肉甩掉,這也意味他需要更嚴格的飲食控制。 \n 他笑說,等宣傳行程告一段落,再把肌肉練起來:「太習慣自己壯的樣子。」 \n 身為音樂人,陳勢安健身時也會搭配音樂,做重訓時,聽的是新專輯的〈翻轉世界〉、〈壞掉的大人〉,跑步時聽具有海灘風的〈舒服〉;雖然他享受工作與生活結合的樂趣與過程,但強調工作壓力絕不帶回家,或讓壓力影響家人、朋友:「工作上的目標與負擔要分離,讓自己有放鬆的機會,給自己一個出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