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陸外管局長的搜尋結果,共08

  • 陸外管局副局長:通脹預期正在明顯抬升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23日表示,從各國貨幣政策面對的主要矛盾來看,全球流動性保持充裕,通脹預期正在明顯抬升。目前來看,流動性寬鬆維持多久及其對貨幣、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影響很可能是持久而深遠的。 此外,陸磊還表示,大陸貨幣政策加上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不斷完善,貨幣政策價格型調控框架逐步成型。 21世紀經濟報導,陸磊在2021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中發表「中國金融政策報告2021」時表示,在具體推動金融高品質發展進程中,大陸要把握兩個著力點和優先順序。目前,服務大陸總體經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需要,為補齊經濟發展方式短板,發展綠色金融和建設有利於推動實體經濟創新的金融服務體系,是迫切需要緊抓的主攻方向。 第一個著力點是大力發展綠色金融。2020年以來,金融部門透過金融資源配置、風險管理和碳價格發現,逐步完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監管和資訊披露要求、政策激勵、產品和市場體系、國際合作等綠色金融體系五大支柱建設。據大陸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等部門預計,大陸碳領域投資規模估算約人民幣70兆~140兆元,發展前景廣闊。 第二個著力點是著力完善支持創新的金融體系。大力發展直接融資,透過暢通科技型企業大陸上市融資管道,增強科創板「硬科技」特色,提升創業板服務成長型創新、創業企業功能,鼓勵發展天使投資、創業投資,更好發揮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和私募股權基金作用。 陸磊指出,2020年以來的金融政策實踐再次證明,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是實體經濟的血脈。金融運行的本質規律在於,科學的金融政策與高效的金融資源配置,是應對內外部經濟金融變局、開創新發展格局並最終實現金融業高品質發展的必要條件。

  • 陸外管局副局長:常態化發放QDII額度

    大陸外管局副局長鄭薇28日表示,將根據國際經濟金融形勢變化和大陸發展戰略需要,研究推進新的外匯管理改革開放措施,服務新發展格局。其中,包括常態化地發放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 澎湃新聞報導,鄭薇在2020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中表示,將從三方面穩妥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 一是全面放寬直接投資領域外資准入,確實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對此,鄭薇表示,將落實和推動簽署雙邊、多邊貿易與投資協定,創新直接投資方式,推進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QFLP)和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QDLP)外匯管理方式改革,更好符合市場主體的跨境投資需求。 其次是推動跨境融資交易和匯兌環節統一協調,制訂私募投資基金跨境投資的政策框架,實現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加行業負面清單的管理,提升跨境融資便利化水準。 此外,鄭薇指出,加快提升金融市場國際化水準,推動實現符合國際慣例的證券投資開放政策,常態化地發放QDII額度,實施「跨境理財通」試行,整合金融市場開放管道。

  • 陸外管局副局長 任粵副省長

    陸外管局副局長 任粵副省長

     大陸的「金融副省長」再添一人。根據了解,廣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第十七次會議在9日表決通過,決定任命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張新為廣東省副省長,這不僅是2020年第一位拍板確定的「金融副省長」人事案,截至目前為止,大陸各省市總共已有多達15位來自銀行系統或金融監管機構的專業人士出任各省市「二把手」,此次張新的出線,再度讓「金融副省長」一詞引發各界關注。  對於大陸的「金融副省長」密集出線,分析人士指出,近期金融系統高管密集出任省級政府副職,或有兩方面原因:一是加強地方金融風險防範,處置P2P網貸、中小銀行等潛在風險;二是「去槓桿」,聚焦處置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  張新被視為人行少壯派  以此次履新廣東省副省長的張新,其在大陸及海外金融體系的歷練相當完整,1992年他從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畢業後,又在1996年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金融與經濟學博士,而後就職於紐約美林證券,任高級投資分析師。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張新應邀加入世界銀行「亞洲金融危機處理特別行動小組」,被任命為世行金融市場局高級金融學家,負責韓國、泰國等國的金融危機處理,以及銀行、證券市場的重整工作,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維護現代金融市場穩定工作的實戰經驗。  2000年至2019年,張新歷任大陸證監會高管及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後者也讓外界把張新視為是人行體系的少壯派。  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來,大陸的來自金融、證券系統的高階人才紛紛出任各省市的「二把手」,光是2019年,就出現了8位「金融副省(市)長」,包括北京、上海兩大一線城市的副市長,也都是分別來自人行及證監會高管,截至目前為止,大陸的「金融副省(市)長」已達15位,在大陸34個省級行政區中,占比將近一半。  防止地方債爆雷  分析人士指出,大陸的金融副省長之所以密集出現,其關鍵詞只有一個──「防範金融風險」。從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到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過去一段期間內的公開談話中,無不把防範金融風險作為對各級政府耳提面命的警示。  尤其在包商銀行遭到接管、沿海銀行被擠兌等事件發生後,大陸主管部門對於這類風險的把控更為謹慎。  分析人士指出,就大陸當前的政治制度而言,如果出現重大風險,地方政府應按照屬地原則,牽頭擬定風險化解處置的方案,以維護地方金融穩定。  其次,大陸地方債風險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焦點,根據統計,截至去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高達18.39兆元人民幣,債務率76.6%,如何讓地方債不成為各地方政府的「地雷」,甚至進一步「拆雷」,非得倚靠金融專業人士不可。  因此,從「防風險」的角度來思考,近兩年大陸密集出現「金融副省長」也就不令人意外了,對地方政府而言,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是當前的重點。來自大型金融系統的幹部對金融業務比較熟悉和了解,特別是促進金融機構與地方政府戰略合作,盤活地方存量資源,引資入省,甚至還能解決地方融資難題。

  • 外管局副局長陸磊:人民幣匯率將更具彈性

     人民幣匯率近期波動劇烈,官方政策格外受到關注。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昨(13)日表示,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方向不會改變,人民幣匯率也將更具彈性。  中國人民銀行在近期暫停徵收外匯風險準備金,市場認為,這將有助於大陸外匯市場的匯率機制更加靈活和市場化,且外匯可望轉為淨流入,被外界視為抑制近期人民幣急升的措施。  人民幣兌美元也在近日終結單邊升勢,人行於昨日下調人民幣中間價105個基點,報6.5382,為連續2天大幅下調;在岸人民幣則在連跌2天後,昨反彈41個基點,收報6.5309。  中國經濟網報導,陸磊昨出席「人民幣和外匯市場論壇」時指出,中國還是一個「新型加轉軌」的金融市場,發展過程中,由於開放不足,規則還不能完全和國際市場接軌,套利的情況就會在多個場合發生。如果有更多的陸資主體走向市場,同時有外資主體走向大陸的貨幣債券和資本市場,「羊群行為」的特徵有可能得到改變。  陸磊稱,大陸經過「811匯改」後,匯率更具彈性,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方向不會改變。他說,具體操作將會堅持改善「收盤匯率及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  陸磊認為,未來理想中的在岸市場和離岸市場,人民幣在全球市場應該是統一的,只是由於時差的原因在不同的地方有交易,但是參與主體應該是一樣的。陸磊表示,如果是這樣就不會形成明顯的離岸價和在岸價的差異,並進而形成套利性跨境資金。

  • 《大陸金融》陸外管局局長,潘功勝兼任

    財新29日消息,據了解,人行副行長潘功勝昨日已被任命兼任外管局局長,原外管局局長易綱不再擔任此職,但仍擔任央行副行長兼中財辦副主任。

  • 陸外管局換將 楊國中接副局長

    中國國務院今宣布,免去王小奕的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職務,任命楊國中為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 國家外匯管理局官方網站顯示,楊國中,經濟學碩士,高級經濟師。曾在重慶商學院、中國人民銀行工作。2011年9月起任國家外匯管理局黨組紀檢組組長、黨組成員。 王小奕曾在中國人民銀行多個部門工作,2007年12月起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

  • 陸外管局副局長李超 轉任證監會副主席

    根據中國政府網的公告,中國國務院任命李超為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免去其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職務。國務院並免去莊心一的證監會副主席職務。 另外,任命劉建超為國家預防腐敗局副局長,免去其外交部部長助理職務。

  • 陸外管局長:人幣上下波動已進入均衡區間

    信報財經報導,中國外滙管理局局長易綱表示,人民幣上下波動已進入均衡區間,目前波動區間夠用;同時,資金流進流出總與投資流動總體正常。 易綱表示,預料今年可以保持國際收支的基本平衡;他指出,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自然的市場化過程,對這個過程不着急;至於中央銀行及行政機關,並沒有用行政手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其完全是一個自發的過程,符合市場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的規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