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陸配+宿舍的搜尋結果,共03

  • 外國商務客可來「小明」卻不行? 藍籲政府儘速讓小明和陸生返台

    外國商務客可來「小明」卻不行? 藍籲政府儘速讓小明和陸生返台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李德維今日召開「小明和陸生返(來)台路迢迢」公聽會,替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無法返台的「小明」(無中華民國國籍但持有居留證的大陸配偶子女)和陸生發聲,他們質疑為何外國商務客都可以來台了反而小明不行?因此國民黨呼籲政府,儘速消弭對於陸配子女和陸生種種不合理的歧視性作法,讓小明們家庭團聚,讓已經在台註冊的陸生們早日返校復學。 出席的小明家長均哽咽表示,他們的小孩都是早就選擇中華民國國籍,只因申請時間漫長才遲遲未能獲得身分,現在才會被困在大陸。而陸配家屬則表示,不明白為何一般外配可來台,但拿團聚證的陸配卻不可以? 陸生代表也提出四項訴求,包括隔離費用高,是否能用學校的防疫宿舍代替一般的防疫旅館,以節省同學們的支出。其次,上個學期被拒於門外的陸生學費、健保費、學雜費等,是否可以減免?第三,視訊教學不適用於需要實作的理工科或藝術類課程。最後,許多陸生在外租屋,卻被一些不肖房東清空宿舍,希望教育部能幫忙處理。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質疑,連外國商務人士也可以來,為什麼小明不可以?她點名陸委會、內政部官員,說下周起她輪值內政委員會召委,如果政府還沒正視人民心聲、互踢皮球,她將周周排考察請官員改善。 真理大學法律系張志偉教授則批評陳時中的「選擇國籍」說在法律邏輯上非常荒謬,建議受影響的陸配在民意代表的幫助外,也可以尋求司法部門的協助,透過訴訟來解決問題。不過他坦言,一旦行政處分有違憲疑義,後續恐怕還有國賠問題。 國民黨也質疑,為何外籍商務人士、就醫者、小小明可以來台,兩歲以上小明其他卻不可以?這麼多疫情比大陸還嚴重的國家學生可以返台復學,在學陸生卻不可以?敦促政府儘速改變消弭對於小明和陸生不合理的歧視性作法,讓小明們家庭團聚,讓已經在台註冊的陸生早日返校復學。

  • 陸資來台買不動產 首季未縮手

     即使近年陸客來台觀光、居留、投資緊縮,不過陸資在台購置不動產仍處於高檔,據內政部地政司公布最新統計數字,今年第一季陸資來台購置不動產共21件,總金額約2.08億元,高於近年平均每季約16件左右。  地政司統計顯示,自2002年開放陸資來台購置不動產以來,累計陸資在台已取得597件、約109億元不動產。2012年至2017年多維持逐年成長態勢,最興盛的2017年當年有超過百件、總金額約25億元陸資在台買房,不過2018、2019年則衰退至約每年60多件、十多億元的購置動能,今年首季有21件,顯示台灣房地產對陸資吸引力,並未隨著兩岸互動降溫而有明顯退燒。  台灣房屋智庫發言人張旭嵐指出,大陸人士來台置產審核流程通常至少需三個月,今年首季核准案件多為去年底前送件,由於陸資在台購屋限制多,也有不少買盤循其他身分,如僑外資、第三國護照等來台購買,以自然人身分購買的則以陸配為多,或常來台洽公的商務人士、購置宿舍之用,這類多為自用需求,加上台灣不動產為永久產權,對有意在台久居生活的大陸人士,仍有一定吸引力。  陸資在台取得不動產受到「三四五條款(三年內不得轉售、最多在台停留四個月、貸款不超過五成)」限制,也有一年土地13公頃、建物400戶、同社區不得超過總戶數一成的總量管制,也需陸委會、國安、國防、移民等單位許可,相對於每年全台有30萬件的交易量,陸資在台每年取得房地產件數約僅占總交易量的萬分之2。  以陸資歷年在台灣取得的597件房地產分布來看,新北市154件最高,高雄市137件居次,台中市106件第三,桃園市、台北市則各有55件、42件;非直轄中則以苗栗18件最多、基隆15件居次。

  • 國防部漠視人權下重手!老兵辭世 綠委窮追猛打 陸配被趕出宿舍

    國防部漠視人權下重手!老兵辭世 綠委窮追猛打 陸配被趕出宿舍

     位於台北市大安區的國軍單身退員宿舍「和平新莊」,在喧囂的市區,彷彿是被廢棄的營區。在宿舍昏暗的燈光裡,住著為國奉獻的老兵,以及照顧他們起居的陸配。這些陸配們儘管住在簡陋的地方,20、30年來也盡責地照顧老兵到終老。然而,很多人在年底前,要被迫遷出這塊已經是他們像「家」一般的地方。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今年3月指控丈夫已離世的陸配,占用「國軍單身退員宿舍」,要求國防部處理。國防部下達通牒,要求這些陸配在年底前遷離。陸配泣訴,因年事已高,無謀生能力,如何找住處?「根本是槍斃。」  王定宇認為,依規定,退員兵若已婚就應搬離宿舍,許多老兵既已過世,遺留的陸配,甚至還帶大陸親戚入住。況且陸配還不必付水電費,政府每年得花上億元支付這些水電費。  住戶吳淑媛指出,如果老兵在結婚時就要遷出單身退員宿舍,為何國防部20多年來從未要求過?現在住戶都年過70後,才強迫遷移,太沒人性。  至於水電費的部分,吳淑媛強調,許多住戶都曾要求國防部裝設水電表,願意自付水電,國防部大概是擔心日後被陸配主張產權問題,遲遲不肯答應,卻講得好像住戶占國家便宜一般。  若實地走訪單身退舍,環境有如「豬籠城寨」,走廊照明昏暗,每人的房間僅約6、7坪,作飯燒菜要在走廊上,公共浴廁久未整修,狹窄而老舊。陸配王女士便感嘆,大陸親戚偶而來探望,但因環境不好,親戚不會久住。  吳淑媛也提到,和平新莊位於台北市精華地段,扁政府時期就有建商有意向國防部購買那塊地,建商當時為了準備安置花了不少功夫,後來遇到政黨輪替,就不了了之。如今國防部要求遷出,卻沒給人配套,「連安置都沒有,政府比建商還不如。」  吳淑媛痛批王定宇只是想炒作意識形態,搞仇中、反中、去中國化,身為陸配彷彿像是「原罪」。如今國防部甚至拿出「照護同意書」,要求陸配與陸配與老兵之間,從「夫妻」變成「僱傭」關係,「隨意扭曲他人之間的婚姻,這國家還有人權嗎?」  吳淑媛感嘆,台灣對陸配有很多的誤解,總覺得陸配為錢而來。但會結婚都是緣分。以她為例,在大陸時還是個醫生,退休後子女看到媽媽是單身,介紹她與老兵壽先生在一起,才嫁來台灣照顧老先生。  兩人是投緣,8年前壽先生癌症過世後她也非常難過,兩人是真心相愛,如今自己已70多歲,對台灣這塊土地有感情,也住習慣了,儘管宿舍環境不好,對她來說也是個家。  另一位已經78歲的退舍住戶李阿姨(化名),在兩岸開放探親後,因緣際會嫁來台灣照顧老兵,不僅未拿老兵一分錢,還去洗碗補貼生活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