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離家不遠的搜尋結果,共06

  • 《離家不遠》 符宏征獲第十屆華文戲劇節優秀導演獎

    《離家不遠》 符宏征獲第十屆華文戲劇節優秀導演獎

    台灣動見体劇團本月初受邀參與香港「第十屆華文戲劇節」,演出代表作之一《離家不遠》,演出完畢大獲好評,導演符宏征獲頒「華文戲劇獎之優秀導演獎」。 \n \n 《離家不遠》於2012年首演,由導演符宏征和13名演員在合力編劇,解析華人社會的傳統家庭觀念中的親暱與疏離,導演符宏征表示:「從選材而言,這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通俗劇,只因通俗是真實的。」 \n \n 符宏征表示,隨著家中上一代的長輩逐漸逝世,傳統家族的生活觀念或許也隨之崩解,但屬於「家」的價值卻是永遠值得探討與記憶的事情。

  • 動見体《離家不遠》 前進香港「第十屆華文戲劇節」

    動見体《離家不遠》 前進香港「第十屆華文戲劇節」

    李欣恬/台北報導 \n \n 台灣動見体劇團受邀參與「第十屆華文戲劇節」,今(8日)於香港西灣河文娛中心演出代表作之一《離家不遠》。 \n \n 《離家不遠》於2012年首演,由導演符宏征和13名演員在合力編劇,解析華人社會的傳統家庭觀念中的親暱與疏離,導演符宏征表示:「從選材而言,這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通俗劇,只因通俗是真實的。」 \n \n 《離家不遠》從一場告別式後的團圓飯開始,原是有溫馨意味的飯桌,但諸多家務事與爭吵卻也是在飯桌上發生,如情緒問題、手足分家產、家人間的財務糾紛、代溝等,因著這些斷不開牽連,更顯現出是家人。 \n \n 符宏征表示,隨著家中上一代的長輩逐漸逝世,傳統家族的生活觀念或許也隨之崩解,但屬於「家」的價值卻是永遠值得探討與記憶的事情。 \n \n 《離家不遠》今(8日)起至10日於香港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演出。

  • 兒離家逾半月 7旬母盼大眾幫忙

    兒離家逾半月 7旬母盼大眾幫忙

    「神明指示不太理想...」大溪74歲林姓老婦的48歲長子簡宗標,因20年前頭顱受傷開刀失業在家,上月底離家至今逾半月未歸,她除報警及尋求民代幫助,也求神問卜,但得到指示未盡理想,隨時間分秒流逝,年邁老母懸宕的心,全顯在緊鎖的眉頭。 \n上月27日下午3時許,簡洗澡後如往常離家未交代去向,未料一去不返,家人四處尋人未果,29日報警求助,並找上議員陳治文幫忙。林婦說,也曾求助大溪大小廟宇,但結果不甚樂觀,希望早日傳來佳音,盼大眾幫忙。 \n綽號「阿標」的簡宗標,原以木工為業,約30歲那年頭顱受傷開刀,自此無法工作失業在家,幫忙母親削蘿蔔皮、做粿等,空閒時在大溪鎮內拾荒販賣,活動範圍離家不遠,鄰居也都稱讚他孝順。 \n思子心切的林婦表示,兒子有糖尿病及癲癇症狀,曾有拾荒路倒被送醫紀錄,擔心兒子離家無法服藥身體不適。由於老婦只知簡平時僅與1不知名拾荒老伯有交集,但他也不知簡的去向。 \n警方詢問轄內資源回收廠,得知簡最後一次出現是失蹤前的3月中旬;比對簡失蹤至今大溪、龍潭消防單位的送醫紀錄,6名無名傷病患也確認非簡宗標。警方表示,會努力幫助林婦找尋兒子,讓長輩能早日安心。 \n「神明指示不太理想...」大溪74歲林姓老婦的48歲長子簡宗標,因20年前頭顱受傷開刀失業在家,上月底離家至今逾半月未歸,她除報警及尋求民代幫助,也求神問卜,但得到指示未盡理想,隨時間分秒流逝,年邁老母懸宕的心,全顯在緊鎖的眉頭。 \n上月27日下午3時許,簡洗澡後如往常離家未交代去向,未料一去不返,家人四處尋人未果,29日報警求助,並找上議員陳治文幫忙。林婦說,也曾求助大溪大小廟宇,但結果不甚樂觀,希望早日傳來佳音,盼大眾幫忙。 \n綽號「阿標」的簡宗標,原以木工為業,約30歲那年頭顱受傷開刀,自此無法工作失業在家,幫忙母親削蘿蔔皮、做粿等,空閒時在大溪鎮內拾荒販賣,活動範圍離家不遠,鄰居也都稱讚他孝順。 \n思子心切的林婦表示,兒子有糖尿病及癲癇症狀,曾有拾荒路倒被送醫紀錄,擔心兒子離家無法服藥身體不適。由於老婦只知簡平時僅與1不知名拾荒老伯有交集,但他也不知簡的去向。 \n警方詢問轄內資源回收廠,得知簡最後一次出現是失蹤前的3月中旬;比對簡失蹤至今大溪、龍潭消防單位的送醫紀錄,6名無名傷病患也確認非簡宗標。警方表示,會努力幫助林婦找尋兒子,讓長輩能早日安心。

  • 新藝見-空間與肢體的意象演繹

     作品:《離家不遠》/動見体劇團時間:2012/11/24地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作品:《逆旅》/創作社時間:2012/11/30地點:中央大學黑盒子表演藝術中心 \n 連續兩周看了兩個有重量感的戲劇新作演出。 \n 其一,動見体劇團的《離家不遠》,在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的鏡框式舞台上,佈滿沙土,之中放著一張大餐桌、幾張椅子,桌上有杯碗盤壺、紅酒、綠色盆栽……無聲中,兀自給人一種「荒蕪中的盛宴」的聯想。 \n 《離家不遠》為導演符宏征與演員集體即興創作的文本;情節從一場告別式開始,擷取日常語言和諸如泡茶講手機料理裝盤等瑣碎細節,調配表演者在台上的進出、爬行、擁抱、互背、思念、哭泣等等,交錯流轉,清晰的傳達出關於「家」的複雜與矛盾,甚至透露了某種殘酷的本質。 \n 難得看到如此一齣戲:表演者能夠凝結出場上同步呼吸的張力,將壓抑的悲痛的暴烈的內在情緒推波助瀾往一種深沉的內斂的、又荒蕪又熱切的情境裡去;關於家的意象與內涵、建構毀棄或懷抱死守、自我的出路或盡頭……尤其是通過那些詩意的身體動作,讓人默然,靜靜地體會著依舊明顯、但較諸過往多了幾分舒緩柔美轉折進展的符式肢體劇場風格。 \n 其二,創作社的《逆旅》,一走進中央大學的黑盒子劇場,L型觀眾席面對著三面舞台的設定,搭起層層疊高的舞台,有著多道斜切動線的坡道,橫越舞台三根不同高度的桿子上披掛著十餘塊大大白布,彷彿遮掩同時將揭露什麼,陳舊木框玻璃窗後透著微黃的黯黯光亮,又似標點了某種過往時代的氣息、以及那個年代人們所面對的黑暗與光亮。戲未開演,已經娓娓無聲地訴說了許多。 \n 《逆旅》為2011年台灣文學獎劇本金典獎作品,這回加了副標題:「一個關於謝雪紅的單人旅行」,不難想見其詮釋的重點取向。 \n 導演徐堰鈴運用舞台區隔成的不同表演區域呈現劇中跨越一百年的時空,並且在日常生活切片之間融入刻意雕琢靜定的身形,更添詩意美感:例如劇中以攝影師的身分穿梭謝雪紅等女性生命故事的第二代女人情夫的兒子,經常手持相機出沒、觀看、取景、定格,成了燈光下聚焦的塑像亮點,手法凝鍊細膩;又如其中一段三代女人(謝雪紅、曹海安、Vivi)各自提著行李,定點變化的肢體動作、穿插互相丟擲行李等設計,充分凸顯了旅行的意象、以及女人之間命運相關的共同體感,相當鮮明而動人。 \n 該劇敘述時代政權或親人基於不同立場的解讀與壓迫、湮沒與揭露,與舞台設計的三道布幕隨著劇情或升或降,相襯相應;幾個斜線坡道共構出多層次的動線與內收的張力,似乎隱喻戲劇主人翁生命境遇的狹隘閉鎖;投射到布幕上的歷史影像與文字,雖說可藉此傳達更多的訊息,然能否達成預期助益,尚有待討論。 \n 全劇從謝雪紅開始的三代女性自我追尋,編織個體對他人、時代不公的反抗奮戰所累積的力量,到了劇情結尾,轉成Vivi和年輕攝影師的互動,或可理解為此乃帶領觀眾穿越過往舊事回到當代此刻現實的企圖,亦可解讀為副標題所說「關於謝雪紅的單人旅行」所延伸出的新發現,但仍不免造成相當的突兀,頓感失落。 \n 簡言之,感到兩齣戲沉甸甸的重量感,與創作主題相關,也來自表演團隊與設計群的水準整齊,表演空間裝置的視覺符號與表演者肢體的詩意風格,交織成為生動而豐富的意象,演繹著表演文本發出「我是誰?我想成為何種人?生命意義為何?」的大哉問。 \n 是以在長長的喟嘆之後,欣喜於在年末冷雨襲人之時,得以欣賞到創作用心、製作扎實的台灣現代劇場新作品。 \n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 符宏征《離家不遠》 詩意搬演寫實人生

     過年期間的家族聚會,圓桌上的澎湃饗宴,在看似平和圓滿的對話之間,卻因幾個敏感話題的啟動,搞得家族聚餐走樣。十幾口人的本性漸露,吵著算遺產分家、互相推託照護老人的任務,還扯出女人流產的祕密。這是動見体導演符宏征的新作《離家不遠》,透過詩意緩慢的畫面調度,大段大段的獨白,引爆了這個藏在大家族下的地雷。 \n 兩年前的農曆年節前,符宏征回到馬來西亞的家,因為姑姑過世,家族所有人聚集到一家餐廳吃飯,席間卻因繁瑣的後事、分產的爭議,讓親密的家人們變了模樣,也讓他很有感觸。 \n 他說,後來與演員交換一下心得,發現這樣的狀況好像每個家庭裡都有。於是,透過集體即興的方式,大夥發展出《離家不遠》,搬演寫實人生,情節通俗熟悉到宛如當今的台灣八點檔。 \n 符宏征透過慢節奏、長篇幅的獨白方式表現故事發展,取代激烈的對話,點出華人家庭常見的那種不好說、不可說又以和為貴的家庭關係處理方式。劇中演出了許多家庭的辛酸爭吵,像是家中長輩生病需要照護,家人卻藉口推託的嘴臉,還有搶著賣房子、分家產的爭執,以及血緣關係的親疏認定等,惹人流淚,心生感慨。符宏征笑說,這可能是自己畢生導演過的最寫實的作品,「但那通俗性正是真實人生。」 \n 《離家不遠》自即日起至十二月二日在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演出。

  • 合肥參訪團抵台北:離家不遠

    對大部分台灣人來說,合肥的印象有點遠。如果說那是「包青天」包拯的故鄉,可能會拉近些距離。前天才到台北的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謝剛說,其實合肥和台北並不遠,直飛的班機一個半小時就到了。 \n事實上直線距離並不遠,早上出發晚上就可以輕鬆地在台北市任何的一處角落大啖台灣料理。謝剛說,過去沒有來過台北,對於台北的印象都是書面上的資料,書裡面的和眼睛看的還是有些不同,但從飛機上落到市區,感覺上和合肥市的市區沒有太大的區別,談不上熟悉但也不是很陌生。並沒有離家太遠的感覺。 \n合肥正大規模建設 \n「天氣上,合肥市還比台北熱一些,所以從家裡出發的時候,就帶了一件輕薄的外套」,謝剛說。 \n對於合肥市和台北市的比較,謝剛表示,還沒有真去親身感受和了解,從初步的觀察應該和合肥的都市印象沒有太大的分別。他的看法,台北市300萬的人口,和合肥市近500多萬的人口差距不遠,台北有捷運,合肥市現在正在規畫和興建多達7條線路的地下鐵,走的目標是朝向未來800萬人口的設計,完工之後,配合現有的高速公路和既有道路,若干年後整個合肥市容將有徹頭徹尾的改變。再過幾年用台北的眼光來看合肥市可能會有不同於過去的評價。 \n當地台資企業已逾400家 \n近年來,合肥為淨化城市空間,城市管理局從9月分開始,在全市主要道路實施沿街建築「洗臉工程」。整個城市已洗淨了3208處,沿街462高樓層大樓,市容和過去已有很大差別。 \n謝剛說,現有在合肥市的台資企業或合同企業超過400家,在合肥市算是很有力量而且有貢獻的外資企業,其中旺旺在合肥市也算十分知名而且被市場所接受的食品大廠,在合肥沒有人不知道旺旺兩個字。此次合肥市台灣參訪團,除了人大常委謝剛之外,還來了合肥市政府副祕書長王予安和人大常委農經工委調研員熊自新等一行人共8人。8天的行程要把台灣給走了一圈,除了台北留3個晚上,日月潭、墾丁、花蓮和不能少看的故宮博物院都是重要的行程。當然晚上更少不了夜市的安排,而位於台北市24小時不休息的「誠品書店」,也是這一群客人所想要造訪的地方。 \n8天行程要繞台灣一圈 \n出面接待的旺旺集團總監王仁銓則說,台北市很多地方值得去細細觀察,除了眼睛看得到的硬體設施,在人文方面、交通便利性上都可以比較和合肥市的不同。好的部分兩方都可以做為改正和調整的地方,不好之處也可以當做日後修正的參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