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離我遠一點的搜尋結果,共06

  • 黃少祺墜崖落海、災難不斷!謝承均跪求:可以離我遠一點嗎

    黃少祺墜崖落海、災難不斷!謝承均跪求:可以離我遠一點嗎

    黃少祺與謝承均是近期三立八點台劇《金家好媳婦》苦命一對寶,兩人27日ㄧ早就拍攝一場開車墜崖而落海劇情。由於黃少祺28日將暫別劇組前往大陸拍戲,所以這週連續趕拍戲,每天幾乎都只睡幾小時,他笑說自己快要爆肝。謝承均也開玩笑說:「拜託金彥均(黃少祺飾)離我遠一點、別一直找我!否則我就要一直與他上山下海,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n \n黃少祺表示,這幾天上山下海不停地拍攝,就是「海陸全餐」的概念,昨天他們還吊鋼絲,從四、五層樓高的山崖邊掉落海裡,今天又繼續拍落海戲,因此一早就到金山萬里外海。敬業又樂觀的黃少祺苦笑說:「這幾天說真的都把命交給劇組了。」 \n \n由於東北季風關係海浪拍打超大,水很深踩不到底,拍攝前黃少祺和謝承均還互相提醒,下去前要先做暖身運動,不過落海後還是被浪打得暈頭轉向。且個頭高大的黃少祺,竟連在海裡也遇到讓他害怕的東西,進而驚聲大叫。原來他最怕的就是蟑螂,所以也怕海蟑螂,特別是岩壁有一大堆竄來竄去,加上海水超混濁,崖邊有不少垃圾,讓他實在忍不住大叫,還自嘲:「泡在海水裡都可以起雞皮疙瘩。」 \n \n由於暫時要去大陸拍戲,黃少祺特別覺得依依不捨,《金家好媳婦》一拍將近十個多月,三百多個日子裡和演員們、工作人員朝夕相處,感情特別深厚,他開玩笑說,怕到大陸拍戲時會太想念大家,請大家一定要等他回來。由於每天趕拍,他忙到竟然連行李都無法整理,只好全部交給萬能的老婆了。

  • 拜託!離我遠一點!5個工作上超雷夥伴的特徵!

    拜託!離我遠一點!5個工作上超雷夥伴的特徵!

    \n1、\t陽奉陰違、表裡不一的人 \n表面上跟你維持友好關係,私底下卻到處跟人講你的壞話,造成職場霸凌,這種人往往是最奸詐、最難察覺,背地裡捅人是他們的興趣,必須趕緊看清這類型的職場小人,否則將後悔莫及。 \n \n2、\t工作能推就推掉的人 \n當同事需要幫忙時,明明手上沒有事情,卻不願意分擔一些任務,甚至開始裝忙,諷刺的是這類型的人遇到困難時,最會裝得楚楚可憐,厚著臉皮要別人幫忙,我想請問你懂得團隊合作四個字怎麼寫嗎? \n \n3、\t喜歡講人閒話的人 \n愛聊八卦的類型好像在任何職場都會有,雖然可以利用這種利用八卦打交道的人來獲得一些消息(也別太相信),但是千萬小心別把自己的事情透露出去,請提高警覺避免被人惡意中傷。 \n \n4、效率很差的人 \n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卻需要拖到六天,所有人的進度都因為這種人而延後,而且花的時間比較久就算了,卻還做得很糟糕,交差了事的感覺。工作已經很多做不完了,卻還要幫超級豬隊友收拾善後。(怒) \n \n5、態度消極擺爛的人 \n如果能力不好卻很願意學習就算了,能力不好卻一樣擺爛真的最討厭了!不僅加重其他同事們的負擔,甚至拖垮整個團隊的效率,不懂得做好自己的本分,只會出trouble,除了雷還是雷阿! \n

  • 吳承璟羞看深吻宋柏緯

    吳承璟羞看深吻宋柏緯

     伊林娛樂小鮮肉吳承璟挑梁演出CHOCO TV網劇《離我遠一點》,首度挑戰同志題材,劇中他與宋柏緯的男男情,兩人角色名「程清」、「豐河」被腐女粉絲封為「清河CP」,21日播出後,點擊量成為CHOCO TV收看排行榜第一名,打敗朴寶劍的《雲畫的月光》、李國毅的《如朕親臨》及李鍾碩《W─兩個世界》,證明台產BL劇已引起高度關注。 \n 劇中宋柏緯無意識地替吳承璟抹去嘴脣泡沫,讓吳開始心動,粉絲留言說「被電慘了」、「每一集都要看300遍」、更有粉絲大膽示愛「柏緯眼神好電」、「是我的承璟」,吳承璟角色霸氣主動,他昨說,大學時曾被男同學告白,他原想逃避,但對方不放棄,他最後鼓起勇氣講清楚,兩人反成了麻吉。他第一次看播出時,害羞到用手遮眼,第3集有吻戲,看的時候還快轉,媽媽急問他哥哥在哪裡播,哥哥反問他「到底要不要告訴媽媽」?

  • 吳承璟談情任女友宰割

    吳承璟談情任女友宰割

     伊林娛樂潛力新星吳承璟主演的CHOCO TV自製劇《HIStory系列二部曲─離我遠一點》,21日首播,他劇中飾演萬人迷大明星,還霸氣對宋柏緯「沙發咚強吻」,但戲外的他個性截然不同,自招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壁咚、強吻相關經驗,交女友時更是典型的「唯女友是從」,最誇張的是,某任前女友不僅有公主病還是控制狂,不准他跟同公司男模、女模有任何接觸或聚會,他也乖乖聽話,不料最後慘遭劈腿收場! \n 擁有貴公子氣質的吳承璟,外型酷酷冷冷,但其實私下是個大暖男,他坦言談戀愛時,只要對方要求,自己什麼都會答應,包括要看他手機、審核臉書交友互動,他也配合,對方還一度不准他加研究所女同學為臉書朋友,後來一畢業,便強迫他「可以刪除了吧」,因為愛,對方所有無理要求他都照辦。 \n 宋柏緯放空入戲 \n 吳承璟回憶,儘管任由對方予取予求,但女生最後卻劈腿,他發現後,因她哭哭啼啼而心軟原諒,期間又分分合合多次,最後實在是劈腿證據太確實,他只好選擇用電話分手,「因為看不到對方哭,才能真正分手!」 \n 他在《離我遠一點》與宋柏緯被封「清河CP」,劇中上演令人臉紅心跳的「沙發咚強吻」,被強吻的宋柏緯表示,因為處於被強勢壓制的狀態,就放鬆讓腦袋一片空白,因此能更入戲、完整詮釋被強吻時的驚訝感,而且當下挺享受這「滿足感」。

  • 反課綱生嗆父親「離我遠一點」

    反課綱生嗆父親「離我遠一點」

     反課綱群眾昨天凌晨衝入教育部,周大觀公益基金會創辦人周進華帶著妻子郭盈蘭,焦急地想帶念高二的兒子周天觀回家,兒子不但不領情,還勒住父親脖子扯他頭髮,並狠推父母多下,嗆聲:「我在為台灣未來努力!你做了什麼貢獻?」,周天觀甚至對抱住他的父親大喊:「離我遠一點。」再用手將父親的頭挾在腋下,2人跌跌撞撞,一路走向快車道,情況危險。 \n 媽媽怨抗議教壞小孩 \n 周父一臉哀傷向兒子表示:「你不要這樣,這是車道,聽爸爸的話。」「我是爸爸啊」。周天觀則怒罵:「那你先放手!」接著就對父親狠嗆:「我在為台灣未來努力!你做了什麼貢獻?」 一直在旁邊的郭盈蘭聽到這番話,忍不住上前拍了兒子,周天觀回身猛推母親一把,大喊:「你走開!」 \n 周家人吵成一團時,其他抗議者原以為有人鬧場,陸續跑過來聲援周天觀,但後來發現周進華是家長,這才試圖將父子分開,沿路提醒他們:「冷靜一點。」 \n 凌晨2時10分,周天觀似乎氣消,才願意跟著父母一起回家,但郭盈蘭沿路不斷向抗議群眾抱怨指責:「多少家長在擔心,都是你們這群人!」、「拜託你們不要教壞小孩!」但卻遭眾人回嗆:「你才教壞小孩!」在周家人離去時,還有人說:「妨害言論自由!這就是我們要爭取的東西!」 \n 這場革命我必須參與 \n 周天觀事後在臉書表示,「這場革命,我必須參與在其中,這是我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我不容許任何人破壞,就算是家人也一樣,我已和政府革命,我並不介意在家裡再來一次,反正我都已經動手打我爸了QAQ(意指悲傷的符號)…」但是昨天下午他已將這段留言刪除。 \n 而周媽媽、郭盈蘭昨受訪時泣不成聲直說:「很心痛,好像又失去了一個兒子」,孩子變成政治人物操弄的對象,希望政客停止煽動。 \n 「我們試圖把弟弟帶離抗爭活動現場,但他卻抗拒,把我們推開」。 \n 郭盈蘭表示,周遭人士不斷地鼓譟,批評家長「孩子在做對的事,為什麼要帶回家?」並且譏諷「歹竹出好筍」。「但是弟弟才17歲,高二升高三、準備考學測的年紀,為人父母,擔心在所難免。」 \n 一場抗爭撕裂了家庭 \n 周進華昨未受訪,但郭盈蘭轉述「爸爸很傷心、難過」,身上有不少傷口,感嘆一場抗爭撕裂了家庭情感、父母的心。 \n 郭盈蘭哽咽的說,很心痛一場抗議行動,造成家庭失和,兒子平常不是這樣,不會有那麼衝動的舉動,可能因為與過世的林冠華交好,聽聞好友自殺情緒很激動,「他一直說冠華不能白白犧牲」。周天觀昨凌晨3、4點返家後心情仍難平復,仍持續關注反課綱動態,早上10點才入睡。 \n 郭盈蘭認為,這場反課綱行動是政治鬥爭,學生爬進立法院的工具,是立法院外面公投盟帳篷提供的,「政黨煽動未成年學生是教唆犯罪!」懇請政黨「不要把孩子當成政治操作的工具」、煽動孩子當旗子、將政治汙染到校園,「政治是一時的,道德才是永遠的」。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台灣人在大陸-距離的禮貌

     在大陸至今無法適應或說仍無法接受的一點,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身體實際的距離。 \n 在台灣好像學校也沒教過,但是人與人之間會依彼此的關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家人、同事、朋友、戀人或是路人間的距離,各有不同。個性熱情與冷漠的距離感或有差異,但原則上陌生人是不會緊貼著你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也是尊重他人的空間。 \n 但不知為何,在大陸似乎完全沒有「距離的禮貌」這回事,不知道要與人保持「禮貌的距離」。或許這個社會從來不講個人空間的,所以過去廁所不需要有門。抑或是在人口多競爭激烈的社會,好像有點空間卻不往前占上就會輸,失了先機似的,人與人之間完全沒有距離這回事。 \n 以前公司有位來自湖北的律師,和你說話時就習慣性緊貼眼前,幾位女台幹都覺得很不自在。說過他幾次這個問題,但老毛病難以糾正,一次他跟我說話時又習慣性的向我靠近,我馬上後退一步,希望他有所自覺。沒想到他似乎是缺乏安全感又向前一步,眼見二人在辦公室就要跳起國標舞來了,我幾近歇斯底里的大叫「你離我遠一點!」真是破壞形象又沒氣質,他大概也被我嚇到了。 \n 這種認識的人還可以說說,街上的路人就不能一個個吼了。去上海參觀國家館,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排在我後面的一位大嬸,操著聽不懂的鄉音,也上了年紀,老實不客氣把全身的肉倒在我身上,我只能一直說「別擠」、「別推」,努力縮小腹希望為我們兩人騰出些空間。但每當我挪出一些空間,她馬上就向前占滿,肚子及大腿整個貼著我也不以為意。又不能對老人家大吼離我遠一點,或是說她沒禮貌,整個排隊的過程,我只能像隻蟲不停的蠕動,調整背包和姿勢,希望身體接觸面積越小越好,真不是愉快的經驗。 \n 還有許多時候,大陸同胞不會對擋在前面的你說「借過」或是「讓讓」,而是直接用手把你撥開,常會被這突如其來的手嚇到。 \n 雖說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是因人而異,但大陸對此似乎完全無感,不覺得有何不妥,或許是種另類共產主義的產物吧,沒有什麼個人可言。 \n 不知是否有一日會認同保持適當距離是種禮貌,我倒是下定決心,以後要避免到這種人山人海的地方,就算是再偉大、再難得的展覽,打死也不去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