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難民隊的搜尋結果,共46

  • 今年最慘!利比亞難民船沉沒 上百人恐溺斃

    今年最慘!利比亞難民船沉沒 上百人恐溺斃

    難民赴歐再傳悲劇!一艘搭載250名前往歐洲的難民木船25日在利比亞外海翻覆,利比亞海防隊與當地漁民救出134人,目前只撈到一具遺體,當局擔心另115名失蹤者全數溺斃,恐成今年地中海最慘重難民意外。

  • 中華奧會若被停權 楊忠和:可用獨立運動員或難民隊參賽

    中華奧會若被停權 楊忠和:可用獨立運動員或難民隊參賽

    2020東奧正名行動聯盟昨(20)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包括領銜人「飛躍羚羊」紀政,還有兩名前體委會主委許義雄與楊忠和,強力為東奧正名公投催票。 \n \n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19日前往高雄國家運動訓練中心,跟運動員表達對於中華奧會可能被停權的風險,也呼籲選手自己站出來捍衛自己參賽權益。 \n \n根據中央社報導,東奧正名行動召集人楊忠和強調,就算中華奧會被停權,台灣的運動員仍可以用「獨立運動員」或「難民隊」等方式參加奧運,參賽權益絕對不會受損,就連國光獎金也不會受到影響。 \n \n前體委會主委許義雄認為,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拿停權來恐嚇自家運動員,「都還沒有出征,就造成選手恐慌」。 \n \n不過,奧運射擊四朝元老林怡君19日即已在臉書表示,科威特奧運金牌射擊選手是在他們國家奧會被禁賽「前」就取得奧運資格的,所以可以用獨立運動員參賽。但2020年奧運資格賽,明年才開始!如果中華台北被禁賽,請問要怎麼參加奧運資格賽? \n \n林怡君也質問,「你喜歡頒獎時大會稱呼你為難民運動員嗎?開心得下去嗎?要跟大家說:嗨~大家好,我是難民運動員嗎?」林怡君強調,大家都不想當難民,大家都希望能代表國家參賽。 \n \n

  • 影》她有東奧門票 反正名公投拒當體育難民

    影》她有東奧門票 反正名公投拒當體育難民

    東奧正名公投將在24日進行,有正方聲音認為,即使因公投通過導致中華奧會遭到停權,我國運動員仍可以獨立運動員或難民隊的身分參賽,權益不受影響。即便如此,目前唯一拿到東奧參賽資格的射擊女將田家榛也拒當「難民」,呼籲民眾投下反對票。 \n \n「我今年拿到東京奧運的參賽資格,非常希望2020年能為台灣、中華台北隊取得榮耀,也希望你們投下反對的一票,不要讓我們失去了我們『應有』的舞台。」田家榛說。 \n \n前體委會主委楊忠和日前至宜蘭宣傳東奧正名公投時,曾表達「政府可以解散奧會」、「政府會力挺選手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出賽」的看法。前奧運鉛球選手張銘煌21日則駁斥說,不論是以獨立運動員或難民隊身分出賽,前提都要取得奧運參賽資格,若失去會籍無法參加資格賽,要如何前進奧運? \n \n科威特軍人阿迪哈尼(Fehaid Al-Deehani),雖然國家奧會因政治干預遭到停權,仍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在2016里約奧運奪金,也是已先取得參賽資格。台灣運動員到目前為止,只有田家榛已經拿到東京奧運門票,但很顯然的,她也不要以難民或獨立運動員的身分參加。 \n \n現年34歲的田家榛在今年1月當了媽媽,產後努力回到賽場,9月雅加達亞運結束不到1周,她就在南韓昌源射擊世錦賽女子25公尺運動手槍射下第4名,拿到東京奧運門票。 \n \n根據洛桑協議,我國以「中華台北」為隊名參加國際賽,對運動員來說,或許不是最好的方式,但更沒有人想當難民,射擊女將林怡君點出,洛桑協議就是保障我國運動員表演舞台的保護傘,射箭女將雷千瑩則說:「我們簽訂了洛桑協議,遵守這些規則,並不表示我們不愛我們的國家、不愛台灣,我們只希望有舞台證明給世界看!」

  • 若奧運被禁止出賽 他指民進黨解套方式可能是組「台灣難民隊」

    若奧運被禁止出賽 他指民進黨解套方式可能是組「台灣難民隊」

    2016年里約奧運開幕,史上首支由難民組成的代表團進場,捕捉世界的目光。如今某些獨派人士一意孤行推動「東奧正名」公投,中華奧會遭到國際奧會停權或是除籍的機率非常高。前立委蔡正元指,民進黨認為中華台北奧會被取消資格也沒關係,可能屆時援用過去難民參賽案例,組成台灣難民隊,保障選手參賽權。若此事成真,東京奧運時恐看到台灣幾十人難民團入場。 \n \n某些獨派人士一意孤行推動「東奧正名」公投,一旦中華奧會被停權,國內各單項協會也隨即會被國際單項總會停權,運動員就無法出國比賽。如果中華奧會被國際奧會除籍,到時候就是台灣體壇的末日,因為一旦被除籍,中華台北就永遠消失,消失後想要復籍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更不是紅十字組織成員,國際奧會憲章早有規定,想要入會籍必須有上述兩種資格。 \n \n前立委蔡正原在臉書說「實在搞笑!有位民進黨時代的體育官員說東奧正名公投過關,中華台北奧會被取消資格也沒關係。因爲國際奧會還是會保障選手參賽權,可能援用過去有難民參賽的案例組成台灣難民隊。」 \n2106年里約奧運開幕時,史上首支由難民組成的代表團排在倒數第二個進場,他們在奧會五環旗的帶領下走進會場,雖然沒有傲人的資源,但卻緊緊捕捉著世人的目光,獲得了全場起立鼓掌。國際奧會(IOC)主席巴赫當時致詞時,特別向這10名失去家園的傑出運動員表達致意,並肯定他們在面臨動亂所展現出的勇氣與決心,同時也傳達了光明與希望。 \n若台灣最後真的走到用難民身份參加奧運的那一步,將會看到有數十名成員的超大難民隊進場。

  • 大政治大爆卦-無色覺醒》難民隊都可參加 紀政狂言想把台灣變怎樣?

    藍營前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日前親自證實自己將接任中華奧會秘書長,並表示,不樂見「東奧正名」的推動,因對我選手參賽有風險,「不希望它發生」。對此,紀政昨(3)日出席「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書送件記者會時表示,2016年里約奧運,有2個隊伍拿奧會五環旗相關隊旗,一個是「難民隊」,一個就是我們「中華台北」隊,「連難民都可以參加了,國際奧委會有什麼權利能夠把我們的選手驅逐在奧運會門外」? \n \n每週一至週五下午14:00,敬請鎖定中時電子報同步中天新聞52頻道的《大政治大爆卦》。

  • 羅興亞危機 凸顯東協分歧

    羅興亞危機 凸顯東協分歧

     緬甸軍方對西部若開邦極端分子進行鎮壓,導致逾50萬羅興亞人逃到鄰國孟加拉,令聯合國開始正視這場人道危機。但羅興亞人道危機卻意外曝露了東南亞國家組成的東協(asean)之間存在的分歧和巨大鴻溝。 \n 東協輪值主席國菲律賓的外交部長凱耶塔諾上周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發表聲明,支持緬甸當局「為了和平、穩定與法治,以及推動族群和諧」所做的努力。聲明中也不用「羅興亞 」一詞描述淪為難民的穆斯林少數族裔,與緬甸當局立場相符合。 \n 不過,同為東協會員國的馬來西亞外長阿曼表達異議,毫不留情地批評菲律賓聲明「歪曲情勢」,也不符合東協的共識決原則。這種公開表達異議的作法以東協成員而言相當少見。阿曼不尋常的表態,是因為總理納吉布基於宗教立場始終站在羅興亞人這一邊。不論在國際場域或者國內政治集會,他都會抓住機會為羅興亞人發聲,指控緬甸當局鎮壓此少數族裔是「對伊斯蘭的侮辱」。納吉布還呼籲聯合國採取行動介入,9月初赴美國會晤川普時也表達同一立場。 \n 除了言語支持,以信奉回教為主的馬來西亞宣布,該國海岸防衛隊不會再排拒羅興亞難民入境,承諾暫時收留他們。據聯合國估計,馬國收容了5萬9千名羅興亞難民,但實際人數可能趨近10萬人。 \n 反對納吉布的人則指出,他力挺羅興亞完全出於政治考量。因為馬來西亞大選最遲將在明年8月前舉行,納吉布企圖掌握國內穆斯林支持,為選舉鋪路。 \n 另一個東協成員印尼也對羅興亞難民表達同情,總統佐科威日前宣布派飛機載運救難物資到孟加拉,包括食物、帳篷與毛毯等,幫助無家可歸的難民。然而,3年前參加總統大選敗給佐科威的退伍中將蘇比安托批評,佐科威只是為了作秀,增進個人形象。 \n 緬甸人道危機意外讓東協成員間的政治分歧浮上檯面。前東協秘書長蘇林最近在一篇社論發出語重心長的勸告:「如果東協繼續對羅興亞人的苦難不聞不問,這個區域組織在國際上的信譽與名聲將面臨崩解的風險」。

  • 「鼓」動人!慈濟青年志工練鼓為難民祈福

    「鼓」動人!慈濟青年志工練鼓為難民祈福

    由近百名來自北、中、南區的年輕人組成的鼓隊,經彩排3個多月,在台中祈福音樂會精彩演出,替敘利亞難民祈福,也希望傳達大愛之心。 \n \n 慈濟基金會表示,一群實業家為廣邀社會大眾援助國際難民,舉辦國際大愛心蓮滿人間祈福音樂會,其中「勤行頌」鐘鼓齊鳴呈現,由年輕人鼓隊與慈院醫師共同呈現。 \n \n 組成鼓隊的92名年輕人中,以中區40人為主,多數由慈濟大專青年及慈濟志工的小孩、孫子組成。 \n \n 這群年輕人來自各行各業,多數為事業正起步時,或還有在求學的,熱心投入3個多月的彩排與義演。 \n \n 老師劉家玲表示,彩排雖然很累,時間也許不太夠用,但每個人都是排除時間來成就演繹,因此每次彩排,對她而言也像充電一樣,當她知道這場義演是為了幫助敘利亞難民,她為自己與家人捐款,出錢出力,盼能幫助更多難民。 \n \n 剛大學畢業的張竣傑,父親是慈濟志工,聽了難民的故事,他感到在平安的台灣很幸福,希望行有餘力能幫助小孩快點有家,因此加入鼓隊的行列。 \n \n 學過爵士鼓的張竣傑,原本以為只是打鼓,彩排時才知還需受肢體的訓練,參加鼓隊後因為有訓練、流汗,不只身體變好了,晚上很好睡,也省下跟朋友出去玩、吃喝的錢。 \n \n 全程參加的曾榕志,盼號召年輕人站出來很好,3個月來過得很充實,為成就一件好事,年輕人盡管意見有時相左,演繹前調整動作,為讓演出更臻完美,意外上了一堂人際關係溝通課。 \n \n 慈濟基金會表示,年輕人是社會的力量,盼透過同儕之間的鼓勵,一同發揮生命良能,對社會付出創造有價值的人生。

  • 地中海兩船沈沒 逾200人失蹤

    聯合國機構今天表示,地中海上周末又發生兩艘難民船在利比亞外海沈沒,生還者表示,至少有11名難民喪生,還有近200人失蹤,恐怕凶多吉少。 \n \n根據中央社引述法新社報導,第一艘遇難船隻是充氣的橡皮艇,船上有132人,5日一早離開利比亞,但幾小後就開始漏氣,最後翻覆,失蹤難民中包括婦女和兒童 \n \n丹麥馬士基集團(Maersk)貨櫃輪「亞歷山大號」(Alexander)接獲義大利海岸防衛隊通報後,轉向救起約50名生還者,昨天把他們送到西西里島南部城鎮波沙洛(Pozzallo)。 \n \n利比亞紅新月會(Libyan Red Crescent)人員表示,在首都的黎波里西方50公里城鎮札維耶(Zawiya)的海灘發現11具遺體,包括10名婦女和一個兒童。 \n \n利比亞漁民和海岸防衛隊昨天也在的黎波里海岸外救起7名難民,包括一位婦女和六名男子。國際移民組織人員與他們見面後表示,他們所搭乘船隻至少有120人,包括約30名婦和九個兒童。

  • 敘利亞難民撤離車隊 遭炸彈攻擊126死

    敘利亞難民撤離車隊 遭炸彈攻擊126死

    \n \n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報告指出,準備從敘利亞撤離的難民車隊上周六(15日)遭到汽車炸彈鎖定攻擊,周日(16日)死亡人數已經上升至126人,其中有68名兒童遇難。 \n \n據《CNN》報導,該列車隊預計撤離Al-Fuah和Kafriya兩城約5千名左右難民,另有超過2千名來自馬達亞(Madaya)和扎巴達尼(Zabadani)的反抗軍及其家屬,和其他平民也在撤離行列之中,這些車隊將前往阿勒坡(Aleppo),但在途中遇到偽裝成運送兒童食物的車輛,發動炸彈攻擊,造成多輛撤離巴士連環爆炸,現場很多載有難民的巴士和箱型車都被燒得一片漆黑,爆炸發生後死傷人數不斷攀升,目前已知有126人死亡,至少55人受傷。 \n \n目前尚無團體出面聲稱犯案。 \n \n聯合國發言人針對敘利亞撤離人員遇到汽車炸彈攻擊事件表示譴責,並且希望各界能夠確保等待撤離難民的安全和保障,並呼籲將肇事者繩之以法。 \n

  • 海空突襲 索馬利亞難民船42死

    海空突襲 索馬利亞難民船42死

     聯合國難民署(UNHCR)證實,一艘滿載索馬利亞難民的船隻16日晚間在葉門外海約50公里處,遭到不明軍用船隻與武裝直升機攻擊,造成至少42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目前尚無任何方面出面坦承犯行。 \n 這起悲劇不僅再度突顯無辜難民的處境,也顯示紅海南端這條連接葉門與非洲之角的難民遷徙路線十分危險。 \n 國際移民組織(IOM)葉門辦公室主任波埃克表示,遇襲的難民船上估計有140至160名來自索馬利亞的難民,他們都持有聯合國難民署簽發的身分證明文件,分別從葉門南部數個地點出發,預定前往蘇丹。當地時間晚間9時左右,這艘難民船行駛到曼德海峽(Bab al-Mandab)附近,1艘軍用船隻突然向其開火,1架武裝直升機也隨即開始射擊。目前已找到42具難民遺體,另有約90名難民生還。 \n 在葉門什葉派叛軍團體「青年運動」占領區荷台達(Hodeidah),1名海岸巡防隊成員表示,該艘難民船是遭到1架阿帕契直升機攻擊。「青年運動」指控沙烏地為首的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聯軍犯下這起殘忍暴行,不過已遭到聯軍否認。 \n 船上1名幸運生還的難民穆罕默德表示,事發當時大家都很驚慌,嚇壞的難民們拼命揮舞手電筒,企圖向對方示意船上都是平民。但當直升機停止攻勢,已有數十人死亡。慘劇發生後的現場照片與影片可看到,還有許多難民在攻擊中受傷,甚至四肢不全。聯合國難民署17日在推特上表示,這起悲劇事件顯示平民仍然是葉門內部衝突的最大受害者。 \n 曼德海峽是連接紅海與亞丁灣及阿拉伯海的戰略要道,每天都有近400萬桶石油運經此處。葉門難民經常穿過這裡以躲避家鄉的內戰,許多非洲難民為了前往阿拉伯尋找更多工作機會,也不惜冒險渡海,再穿越烽火連天的葉門。

  • 索馬利亞難民船遭阿帕契攻擊 31死80人獲救

    索馬利亞難民船遭阿帕契攻擊 31死80人獲救

    一艘載運百餘名索馬利亞難民的船隻在葉門海岸遭不明阿帕契武裝直升機攻擊,造成31死亡,另有80人獲救。 \n \n據路透報導,事件發生於當地時間16日晚上,葉門海防隊稱,他們救起的遇襲難民說,攻擊他們船隻方是一架阿帕契直升機擊。目前還不知道是誰發動這次對難民船的襲擊。 \n \n葉門海防警衛歐阿雷(Mohamed al-Alay)說,難民身上帶有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文件,難民船由葉門出發預訂前往蘇丹,在連接紅海和亞丁灣的曼德布海峽(Bab al-Mandeb strait)遇襲。 \n \n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發言人Joel Millman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目前情況還在調查,他們擔憂死亡人數可能不只31人,而已獲救的80名難民已被送往葉門荷台達(Hodeidah)的醫院接受治療。

  • 《商業周刊》救命!我們正在下沉⋯⋯義大利難民島悲劇直擊

    這裡是義大利最南、擁有「歐洲之門」之稱的蘭佩杜薩。2016年末,《紐約時報》以「超載的義大利」為題,報導在土耳其管控下,義大利如何成為2016年受難民潮壓力最大的歐盟國家。 \n \n它離非洲僅113公里,離義大利反而是2倍遠。至今,蘭佩杜薩仍曾在一天內迎接8千難民,2016年湧向歐洲的難民潮,有一半路經這片海域。2016年,超過5千條人命葬身在這片海域,比擁有百萬難民潮的2015年硬是多出1,300名。 \n \n島上唯一醫生,從海中拉起25萬個生死難民 \n \n身處風暴中心,島上的一天常是這樣開始: \n \n「救命!救命!我們這裡有200多人,有婦女、有小孩,我們需要急救!」慌張的聲音吐出幾個生硬的英文單字。 \n \n電話來自一艘非法船隻,船在離開非洲陸地不久就失去動力,船上載的人數是最大乘載量的數倍,這樣的日子蘭佩杜薩過了25年。做為島上唯一醫師,巴特羅從沒錯過一艘船、一通電話,25萬個來到島上的難民、移民,第一個要過的關、握的手就是他。「他們已成為我的一部分了,我的生命必須完成這件事,」他問我,能不能想像全身白皮膚的非洲人? \n \n要從非洲搭船來,難民每個船位約3千美元起跳,最多出現過800人的船。當船離岸後失去動力,只能用漂的等救援,若坐底層都可能致命。另一風險,便是海水與柴油混合後浸濕衣物,直接造成皮膚灼傷,成為巴特羅口中「白皮膚的非洲人」。 \n \n「有時候我會做惡夢,夢到我自己走在死掉的人身上,他們就一排一排的躺在我面前,而我束手無策⋯⋯,」60歲的他紅了眼。 \n \n25萬個難民在他面前走過,會不會麻木? \n \n「不、不,我是不可能麻木的,」他說,「每一次我看到一個孩子出生、一個母親活下來哭著道謝,你不用多問一句就知道自己必須做下去,也無庸置疑的,會繼續有一顆炙熱的心。」 \n \n從在島上發現難民至今,巴特羅25年的奉獻,讓他成為紀錄片《海焰》的主角,也成為下一屆諾貝爾和平獎的可能人選。他卻搖頭:「叫他們不要再頒獎給我了!趕快把問題解決,可以嗎?」 \n \n孤獨女市長,在選票與人道中兩難 \n \n「我們就像一艘孤獨在海上漂浮的船,」蘭佩杜薩市長、50多歲的尼可里尼如此形容,當歐盟各國領導者選擇轉身背對,小島超載,市長正是第一個受害者。 \n \n就在去年,尼可里尼也曾被視作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人選,但從20出頭就在當地經營市政的她選擇留下。小島資源有限,她努力找資源紓解難民問題。但在今年的選舉中,她卻可能被島民們的憤怒推下台。尼可里尼就如歐洲各國領導人一般,面臨選票及人道間的選擇。 \n \n比起歐洲大陸各國的冷漠跟衝突,蘭佩杜薩的人民,即使有反彈,依然單純、善良、開放,不只有志工隊、隨叫隨到的醫生,有餘裕的在地居民,還自發性的收養難民。 \n \n被迫離家求生的難民,搭著貪婪的人蛇船,遇上歐洲邊緣小島,及同樣掙扎生存的6千島民,人性的最美跟極限,在島上交集,成為難民危機這場悲劇中最重要的幕後。 \n \n但小島能撐到什麼時候?即使小島上的人性光輝盡力照亮,難民潮的前線,因是政治賽局的外圍,始終只能隱身於黑。 \n \n【 更多報導 】 \n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聯合國:今年5千多移民難民命喪地中海

    在又發生2起船難後,聯合國今天表示,今年橫越地中海的難民和移民死亡人數超過5000人。 \n 法新社報導,聯合國難民署(UNHCR)引述義大利海岸巡防隊的報告表示,昨天兩艘橡膠艇在地中海翻覆,估計造成100人溺死。 \n 聯合國難民署10月宣布2016年為最多移民難民葬身地中海的1年,當時共有3800人喪生。 \n 聯合國難民署在聲明中表示:「2016年每天平均有14人葬身地中海。」(譯者:中央社陳昱婷)1051223 \n

  • 維和部隊棄營逃跑 中指惡意炒作

    維和部隊棄營逃跑 中指惡意炒作

     今年7月,南蘇丹首都朱巴爆發衝突,近日曝光一份由美國非政府組織撰寫的調查報告,內容指稱中國維和官兵在衝突升級後「棄營逃跑」;大陸國防部10日回應稱,衝突加劇後,中國維和步兵營堅守各個警戒哨位,2名士兵犧牲、多名受傷;報告對中國維和部隊的指責根本不符合事實,純屬惡意炒作。 \n 大陸《環球時報》11日報導,位於美國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衝突中的平民中心」(Civic),針對7月南蘇丹朱巴暴力事件及聯合國的應對進行調查。經訪查百餘位平民及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相關文、軍職人員,該內容稱在當地執行維和任務的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未能履行職責,無法給衝突中的平民提供保護。 \n 報導指出,該份報告描述中國維和人員只顧自身安危,一度放棄崗位;一位聯南蘇團的官員表示「中方一度放棄難民營,這是一個事實,中方不願過度暴露自己。」報告還暗示,中國維和戰士向在聯合國營地的避難民眾發射催淚瓦斯。 \n 大陸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10日還原當時過程,南蘇丹國內衝突加劇後,中國維和步兵營堅守哨位,一輛步戰車遭火箭彈襲擊,中國維和士兵李磊、楊樹朋犧牲,5人受傷。其間,有部分武裝分子潛入難民營,由於衝突雙方交火時部分流彈落入難民營內,導致難民產生驚慌。而根據聯南蘇團指令,聯合國警察、尼泊爾防暴隊和中國維和步兵營部分兵力一起,盡力控制局勢,平撫難民情緒,並妥善安置。 \n 楊宇軍表示,目前,聯合國正在對南蘇丹衝突期間維和部隊表現進行調查,在聯合國的調查結果公布前,任何針對聯合國維和行動和維和人員莫須有的指責,都是不負責任的。 \n 南蘇丹於2011年獨立,但政局動盪不斷;2013年12月,南蘇丹總統基爾解散內閣,並指控第一副總統馬查爾策畫政變,南蘇丹內戰爆發。這場戰亂主要在基爾領導的南蘇丹最大族群丁卡,與以馬查爾為代表的族群努爾之間的戰鬥。

  • 單日新高 義大利1天海上救起6千名難民

    單日新高 義大利1天海上救起6千名難民

    義大利海岸防衛隊週一總共從海上船隻救起6,055名跨海想要到歐洲的難民,創下單日新高。 \n \n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海岸防衛隊表示至少有9名難民死亡,另外有1名懷孕婦女和1名小孩被直升機送往義大利藍配杜薩島(Lampedusa)上的醫院。 \n \n這些船隻大多數是在利比亞海岸外約30哩處被救上岸的,光是其中一條橡膠船就搭載了725名難民,義大利海岸防衛隊一天下來進行了約20次的難民船救援行動,救援了10條難民船,義大利海軍和人權組織也參與了救援行動。 \n \n周一也剛好屆滿藍佩杜薩島386名難民死亡的船難事件三周年,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表示,今年已經有13.2萬名難民抵達義大利,但也有3,054名難民不幸在途中死亡。

  • 地中海救6500人 險象環生幾乎天天上演

    義大利海岸防衛隊表示,約6500名移民今天在利比亞外海獲救。險象環生的畫面過去3年在地中海南部幾乎天天上演。 \n 法新社報導,其中1場救難任務的驚人畫面顯示,約700名移民擠進1艘漁船,「衛報」(The Guardian)網站報導,船擠到某些人的腳不得不懸吊在船外。救援行動引發騷動,部分穿著救生衣的移民直接跳入海中,游向救難人員。 \n 衛報網站報導,這些照片是在今天的援救任務中所拍,當中許多人來自厄利垂亞和索馬利亞。 \n 根據參與救難任務的無國界醫生組織(MSF),獲救移民包括許多幼兒,其中還有出生才5天的嬰兒,已透過直升機送往義大利醫院。 \n 義大利海岸防衛隊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指揮中心協調40趟搜救任務」,包含來自義大利、人權組織及歐洲國際邊界管理署(Frontex)的船艦,救起「約6500名移民」。發言人告訴法新社:「我們今天特別忙。」 \n 昨天同個區域也有1100多名移民獲救。 \n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和義大利海岸防衛隊,今年抵達義大利的總人數現在是11萬2500人,略低於去年同期統計的11萬6000人。(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50830 \n

  • 里約奧運》奧運落幕 難民泳將姊妹繼續為人權發聲

    里約奧運》奧運落幕 難民泳將姊妹繼續為人權發聲

    巴西里約奧運22日圓滿落幕,來自敘利亞的馬蒂妮姊妹,尤拉絲(Yusra Mardini)和妹妹莎拉(Sarah Mardini)的故事撼動人心,而她們的新篇章將在移居德國後續寫,莎拉將從事人權工作,本次代表難民隊出賽的尤拉絲則要為從事運動的女性繼續發聲。 \n \n一年前,生長於大馬士革的馬蒂尼姊妹,還在前往希臘列士波斯島(Lesbos)的逃難艇上載浮載沉,引擎故障之際兩人和另一名女性奮不顧身跳下船,游了3個半小時才將船拖到安全處,拯救18人的性命。 \n \n「我的人生就此改變」,里約奧運代表難民隊出賽的尤拉絲在女子100公尺蝶式預賽中游出1分9秒21,比完當下她說,「這很不可思議,一年前的今天, 我們甚至還在海中搏命。」 \n \n妹妹莎拉逃難當晚弄傷肩膀,無法繼續游泳訓練,擁有阿拉伯語和英語能力,將以志工身分回到希臘,照顧更多難民,她也成為柏林人權機構的一員,「我希望能回饋給其他人,如同當初幫助我們姊妹的人一樣,不只是敘利亞,而是全世界。希望我們能成為所需要的人的靠山。」 \n \n尤拉絲除了游泳選手身分,也盼能為更多從事運動的女性發聲,尤拉絲表示她收到世界各地寄來的email和推特訊息,都因為她的故事而受到啟發,「在敘利亞,從事運動的女性會被稱作賤貨,這會影響她們的自我價值。我們很幸運出生自支持我們游泳的家庭,希望讓更多女性運動員的價值被看見。」 \n

  • 里約奧運》雖敗猶榮 難民隊柔道選手和世界冠軍交戰

    里約奧運》雖敗猶榮 難民隊柔道選手和世界冠軍交戰

    以難民隊身分參加今年里約奧運的剛果籍柔道選手米桑加(Popole Misenga)週三出乎預料,打贏了印度選手、贏得全場歡呼,可惜他接下來遇上世界冠軍,雖然他一度和冠軍僵持不下最後仍輸了,但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好像贏的人是米桑加一樣。 \n \n根據法新社(AFP)報導,米桑加在週三的比賽中,超乎預料打敗在在世界90公斤級排行71名的印度選手Avtar Singh,但在比前16強的賽事中米桑加碰上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南韓選手郭東漢(Gwak Gong-Han)。 \n \n在規定的五分鐘比賽時間內,米桑加有四分鐘的時間,成功的擋下郭東漢的攻擊,觀眾忍不住大聲呼喊:「Popole!Popole!」,當其中一名裁判判米桑加違規時,觀眾也發出噓聲。但是郭東漢突然使出一招使得米桑加動彈不得、只好認輸。當兩人起身的時候,為米桑加鼓掌的聲音震耳欲聾,好像米桑加才是贏家一樣。 \n \n負責監督米桑加和另一位剛果籍難民選手Yolande Bukasa的巴西資深奧運教練Geraldo Bernardes說,米桑加做了像個英雄一樣的事,郭東漢的攻擊非常凌厲,每個選手都相當敬畏他的攻擊力,但連郭東漢都未能立即將米桑加摔倒。 \n \n米桑加非常高興他成功擠進前16強、贏了一場比賽,而且他還成功抵禦了世界第一柔道選手的攻擊,使得他有信心尋求更好的佳績。對於全場觀眾為他加油歡呼這件事,他非常感動、覺得獲得全巴西的支持。 \n \n但另一位難民選手Bukasa就沒有太多表現機會,第一輪她就遇上世界排名第11的以色列柔道選手Linda Bolder,因此沒有機會晉級。但Bukasa說這個比賽不只是和柔道有關,和她的生命更有關係,她希望她還在剛果的家人能夠分享她的喜悅,雖然她無法得知他們能否獲得比賽的消息。Bukasa說:「如果他們還活著或看得到我比賽的畫面,我想傳達的訊息就是我真的很想他們,ˇ我的家人已經變成為了歡呼的巴西人民。」 \n \n米桑加和Bukasa在剛果成長時都面臨長年的戰爭,接受柔道訓練時也常面臨嚴苛的環境如:被監禁或是失去一半的糧食。他們的糧食券在里約被腐敗的官員偷走後,他們只能逃跑,最後來到里約非政府組織Instituto Reacao,這個訓練中心是由巴西奧運金牌得主Flavio Canto創立,訓練出的選手包括今年巴西第一位獲得金牌、出身貧民窟的柔道選手席瓦(Rafaela Silva)。 \n \nBernardes說,他們倆人身上當時沒有錢也沒有衣服,心理也受到許多創傷,但儘管如此奧運為他們打開一個新的機會。米桑加說他會變得更強壯,再度挑戰世界冠軍,他想要告訴剛果的孩童和其他難民說:要相信自己。

  • 美國飛魚魅力無邊 奧運難民隊泳將盼合照

    敘利亞泳將安尼斯(Rami Anis)以奧運史上首支難民隊的選手身分在里約比賽,他夢想能與心目中的英雄-美國「飛魚」費爾普斯(Michael Phelps)自拍留念。 \n 法新社報導,安尼斯去年跟隨1波難民搭著小艇穿越地中海,冒險踏上危機四伏的旅途,以逃離家鄉的戰爭。 \n 25歲的安尼斯今天在100公尺自由式比賽拿下第6名,他告訴路透社記者:「費爾普斯是我理想中的榜樣。」 \n 「我希望未來能與他見面並且合照。」 \n 馬迪尼(Yusra Mardini)也希望能與費爾普斯拍照留念。18歲的她過去利用游泳技巧,協助將1艘漏水的小艇拖上希臘海岸,讓船上的難民免於溺水,這項義舉成了世界各地的頭條新聞。 \n 「我從沒錯過任何一場奧運比賽,小時候我會對著電視大叫:費爾普斯!費爾普斯!耶!」 \n 與安尼斯一樣,馬迪尼視如珍寶的費爾普斯合照仍未到手。 \n 她說:「我不會走向知名選手並要求合照」、「我不喜歡在他們試著做事時上前打擾,也許最後我會要到合照。」(譯者:中央社周莉芳)1050810 \n

  • 里約奧運》難民隊超萌少女泳將 勵志故事爆紅

    里約奧運》難民隊超萌少女泳將 勵志故事爆紅

    里約奧運的各項精彩賽事已經陸續展開,各選手都為自己的國家全力以赴。不過此屆奧運有一位特殊的運動員馬迪尼(Yusra Mardini),她是位泳將,今年十八歲,卻是沒有國籍以難民身份出賽。 \n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報導,馬迪尼來自戰火紛飛的敘利亞,從小就熱愛游泳,一直希望成為游泳運動員。去年8月為了生存逃離了自己的國家,與上百萬難民一樣搭船前往歐洲。馬迪尼與她的妹妹莎拉搭乘的難民船,在經愛琴海時就引擎故障逐漸滲水,馬迪尼與妹妹莎拉一起抓著繩索游泳拖拉小艇,歷經三個小時終於抵達陸地,幫助其他20名同船難民獲救。 \n馬迪尼之後輾轉來到德國,加入10人組成的難民奧運代表隊,她同時是敘利亞難民代表,也將為給予自己第二人生的德國出賽。 \n雖然歷經磨難,但是馬迪尼依然保持開朗樂觀的心,她說起參加奧運的心情:「一切都令我感到吃驚,在奧運賽場上與與這些偉大選手一同參賽這曾是我畢生的願望。現在發生的一切都令我興奮。」 \n \n馬迪尼通過了100公尺蝶泳的預賽,但是很可惜沒能入選準決賽。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