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雪卷的搜尋結果,共07

  • 《百貨股》白飯小偷又來了!全家韓式蟹膏系列開賣

    看好此波韓流旋風及生吐司風潮,全家(5903)宣布推出限量「韓式蟹膏飯糰」及「江原道雪蟹蟹膏細卷組」,以及獨家導入「江原道雪蟹蟹膏-辣味口味」商品,並於7月30日開放訂購新推出冠軍監製「生吐司」與「萬丹紅豆生吐司」兩款商品,希望能帶動韓式商品及生吐司產品銷售。  全家便利商店今年2月搶先全台獨家販售有白飯小偷之稱的「江原道雪蟹蟹膏」,創下開賣一周即銷售1萬5000盒佳績,看好此波韓流旋風,「全家」再推出創新鮮食商品,將蟹膏直接入料變身為「江原道雪蟹蟹膏飯糰」以及「江原道雪蟹蟹膏細卷組」,均限量推出,且為滿足愛吃辣的朋友,且再獨家導入「江原道雪蟹蟹膏-辣味口味」限量5萬盒,成為白飯小偷隊伍的新殺手。  全家表示,即食蟹膏已成為觀光客念念不忘的風味,為滿足疫情期間無法赴韓旅遊的出國癮,推出韓國便利商店也瘋搶的江原道雪蟹蟹膏飯糰,直輸使用江原道雪蟹蟹膏入料,搭配韓國特有麻油風味海苔,還原韓式經典食用方式,並同步推出江原道雪蟹蟹膏細卷組,以壽司飯注入蟹膏及韓式拌飯搭配小黃瓜做成雙口味細卷,外出攜帶一顆一口不僅方便食用,雙色感外觀,也能立刻成為當天搶鏡王。  此外,生吐司風潮席捲全台,全家便利商店也搶市推出由世界麵包冠軍師傅-陳耀訓監製的「生吐司」與「萬丹紅豆生吐司」兩款商品,目前僅於「全家」店舖群組限定販售,嚴選日本進口麵粉食材,單純無添加,以湯種製法讓吐司香甜柔軟,更用心選用台灣在地食材,加入有蜜中之王稱呼的屏東紅柴蜂蜜,富有濃郁香氣,而「萬丹紅豆生吐司」使用紅豆之鄉的萬丹紅豆,顆粒飽滿不空心,煮起來香味濃溢、質感酥鬆,預計7月30日、8月6日兩階段於店舖群組開放訂購。

  • 網友揪團掛失律師執照 只因羅瑩雪3個字

    網友揪團掛失律師執照 只因羅瑩雪3個字

    有網友在「靠北律師」臉書粉絲團發文揪團一起把律師執照掛失,因為不想要在律師執照上有羅瑩雪的名字。法務部長羅瑩雪今天上午至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備詢,對此表達難過,「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值得他們深惡痛絕?我替他們感到難過,因為他們被嚴重欺騙。」 另外,前立委蔡正元爆料日前馬來西亞遣返的20名詐欺嫌犯因為卷證不足,在機場就被縱放,沒想到當晚一行人就去酒店狂歡。羅瑩雪受訪表示,有聽說這樣的事情,她也提到最近澳洲也有台人詐騙案例,她長嘆一聲,「唉,台灣怎麼辦?」 赴陸協商團今天出發,羅瑩雪表示,我方派出國際及兩岸法律司長陳文琪,對方公安部將會派出同等或是以上層級的官員協商;媒體詢問若協商超過520是否會全部重來,羅瑩雪則強調,520後的協商團隊還是原班人馬,應該會繼續談下去。 至於日前點名黃國昌就是新聞稿指出的「自己錯了還怪人」的立委,羅瑩雪表示,會點名是因為當天委員會主席要求指出是誰,她手邊剛好有這份資料,法務部當時堅持先有卷證再把人帶回來,但黃國昌當時催促快把人帶回來,未談到帶回卷證。

  • 又是外星人傑作?小鎮居民目睹詭異現象

    兩星期前在美國愛達荷州的費爾菲爾德小鎮出現了「雪卷」這一奇怪現象。在雪地上好似排列著一團團的棉花糖,仔細觀察可發現雪卷中心是空的,並且外表有好幾層,猶如把白色的棉被捲起來,雪卷的旁邊印著一條條,類似被風吹過的軌跡。 據氣象專家推測,雪卷形成的過程是:地表上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冰層,冰層的表面上又有一些鬆散、有濕度而又處在結冰溫度的雪,加上強風​​高速移動,薄冰被吹得捲起,形成了雪卷。雪卷的形成需要好幾個滿足 「天時地利」的因素,但是氣象專家們尚未研究出具體的因素有哪些。 2009年在愛達荷州也曾發現過相同的現象。不過那時雪卷出現在北部的劉易斯頓,而這次卻發生在南部的費爾菲爾德。雪卷的結構讓人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甚至有人懷疑是外星人的傑作。據測量,每團雪卷的高度都超過60厘米。一些雪卷及其輕薄,容易破碎。2009年在劉易斯頓,一名消防員有幸目睹了這在氣象專家眼中都為罕見的自然現象,並拍下了照片。 1978年在美國西弗吉尼亞州的帕克斯堡也曾發現過雪卷,人們認為它像一卷廁紙。

  • 法務部:5死囚殘暴泯滅人性

     法務部核准死刑執行令,槍決戴文慶等5人,這是部長羅瑩雪上任後首度執行死刑。法務部說,5人犯罪手段殘暴、泯滅天良。  羅瑩雪昨天批准死刑執行令,法務部專人將5名死刑犯的卷證送到最高檢察署,由最高檢派專人送卷,統一在今天晚間6時30分在台北、台中、台南、花蓮4地,槍決鄧國樑、劉炎國、杜明雄、杜明郎、戴文慶5名死刑犯。  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晚間舉行記者會指出,5名死囚分別犯強盜殺人、強制性交故意殺人、殺人等罪,總共導致11人死亡、4人受傷、30多人財物被搶,手段冷酷凶殘、泯滅人性,使被害人受盡痛苦折磨而死。  陳明堂表示,最高法院三審定讞判處死刑,經法務部死刑執行實施要點審核後,確定5名死囚沒有再審、非常上訴、聲請釋憲,或心神喪失、懷胎等不能執行的理由,法務部考量案發時間遠近、對被害人家屬造成重大傷痛、危害社會治安,決定優先執行5人。  陳明堂重申,法務部立場是「維持死刑,但減少使用」,懇請反對死刑團體出於同理心、考量部分死囚求死意志堅強,體諒被害人家屬等待司法正義所受煎熬,法務部必須依法行政執行死刑。1030429

  • 魔幻世界畫展 從死海古卷到艾雪畫卷

    魔幻世界畫展 從死海古卷到艾雪畫卷

    「錯覺藝術大師─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 為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館首度將展品借展至亞洲,該館國際巡迴展主任Sivan Eran-Levian將從以館背景到其獨特藏品做深入淺出的介紹。 觀眾將有機會瞭解目前最古老的希伯來文聖經抄本–死海古卷,及豐富完整的艾雪作品,當中並包含本次特展展出之長達三公尺的艾雪畫卷《變形二》(Metamorphosis II, 1939-1940 )。

  •  巫齒和一些侍從馬上衝過來把雪國人抱入後殿,留下蕭朗在地上自己喘氣。過了一會,巫齒從後殿走出來,問:「你叫什麼名字?」  蕭朗說:「我叫蕭朗。」  巫齒說:「蕭朗跪下。」  蕭朗不動,旁邊的雪國兵把雪弩指在他的後腦,蕭朗便跪向巫齒,巫齒又從袖子拿出一卷紙,念道:「封蕭朗為翼靈軍大將軍,美翼爵,賞一千娥,將軍甲,美眷二十,即刻上任。」  說著有人把鎧甲抬起,蕭朗擺擺手說:「我現在穿不動,能讓我們待一會嗎?」  巫齒點點頭,揮手示意雪國兵們退下,不一會兒,殿內只剩下這一千翅鬼,蕭朗說道:「我先睡會,你們把面具都摘了吧。」  五  我把面具摘下,想上前去看看他的傷勢,他的上衣和血黏在一起,看著可怖。可想到他現在已經貴為大將軍,剛才他差點被雪國武士摔死,我也沒敢上前幫忙,這時候再上去獻殷勤,不知他會不會不認識我,便只是往前擠了擠。這時候剛才被蕭朗打敗的小個子走到他身邊,蹲下查看他的傷勢,這人也就是二十一二歲的年紀,眉清目秀,不像是習武之人,倒像是書生。蕭朗睡得很香,鼾聲如雷,他真是灑脫,滿身是血,翻身便能睡著,單就這點脾性,就夠一位大將軍。小個子把蕭朗從頭到腳摸了半天,示意大家他的傷勢無礙。這時我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所有翅鬼都把面具摘下,圍攏在蕭朗身邊,成了一個厚厚的人圈,可殿內一直是靜悄悄的,四周把守的雪國兵也沒發出一點聲音,只聽見蕭朗的鼾聲忽大忽小,有時候嘴裏發出吃東西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蕭朗醒了,他站起身,翅鬼們忽的全都跪下,我也跟著跪下,蕭朗說:「都站起來吧,誰能幫我把這鋼釺綁上?」  言語中自有一種威嚴。小個兒離的最近,上前一步說:「願為大將軍效勞。」(33)

  • 三少四壯集-伯遠帖

    王珣的「伯遠帖」是晉人真跡筆墨,沒有雙勾填墨的平板滯礙,線條收放間流暢灑脫,像一片一片正在綻放的花瓣;墨色在轉折處的濃淡變化與重疊,也都如煙雲幻滅,可以看到許多書寫過程中的頓挫捲舒。 一夜雨聲淅瀝,滴滴答答,有一點惱人。春天多細雨無聲,不走在雨中,不會有聽覺上的干擾。夏天的雨多如放聲嚎啕,傾盆而下,痛快淋漓,來得快,收得也快,沒有冬天雨聲無休無止的纏繞,像可憐哀怨又於事無補的嘮叨,瑣碎卻不能有任何現況改善,最是煩人。 不知道乾隆在他小小的「三希堂」,是否也有過這樣寒冬雨聲在窗簷屋簷下的煩擾?不知道那樣的寒冬之夜,一人獨坐暖炕,他是否也會順手拿出一卷「快雪時晴」來看? 乾隆是喜歡在名作上題記賦詩的,光是「快雪時晴」,前前後後,大概在上面題了六十幾次。每次在故宮展出原作,在乾隆密密麻麻的題記中,許多人都找不到本文那二十八個字。 乾隆是愛熱鬧的人,也少了點對「留白」的領悟。乾隆有初初富有的快樂,恨不得把富有全都攤在外面,生怕別人看不見,有時竟也糟蹋了富有。真正富有的愉悅,其實是可以很安靜而不喧嘩的。恰恰像春雨潤物細無聲,不聲不響,天地萬物都受到了滋潤。 乾隆在小小的「三希堂」裡,還是想證明炫耀自己擁有名作的得意,也因此少了對南朝「帖」的平實的理解。 以今天來看「三希堂」,是有一點誇張的說法。「三希」裡「快雪時晴」是唐人摹本,不是原件,「中秋帖」更是晚到宋代米芾的臨本,都不是東晉人真正的「江左風流」。唯一還能一窺南朝文人雋朗丰神笑貌的,其實只有一件「伯遠帖」。所以「三希」,其實是「一希」。乾隆喜歡誇張聳動,也很懂現代商業的置入性行銷,「一希」就變成了「三希」。當然,「三希」是有賣點的,至今也還可以用它開餐廳賣茶,是成功的行銷策略。 王珣的「伯遠帖」在乾隆丙寅年(1746年)收入清宮內府,成為乾隆最喜愛的收藏之一。 因為王羲之、王獻之傳世的書帖已大多是唐宋以後摹本,雖然形貌相似,卻失去東晉人行筆運氣的丰神氣韻。王珣的「伯遠帖」是晉人真跡筆墨,沒有雙勾填墨的平板滯礙,線條收放間流暢灑脫,像一片一片正在綻放的花瓣;墨色在轉折處的濃淡變化與重疊,也都如煙雲幻滅,可以看到許多書寫過程中的頓挫捲舒。在眾多臨摹本中,「伯遠帖」是觀察晉人原跡手帖的最好依據。 「伯遠帖」也是一封信,王珣跟朋友談起「伯遠」這個人,在青年求學時表現優秀,一群人中特別突出。因為身體不好,淡泊優遊山水。沒想到剛出仕不久,卻亡故了,生死永隔,再也見不到面── 「珣頓首頓首,伯遠勝業情期,群從之寶。自以羸患,志在優遊。始獲此出,意不剋申。分別如昨,永為疇古。遠隔嶺嶠,不相瞻臨。」 王珣(350~401)是王導第三個兒子王洽的孩子,王洽三十六歲逝世,兩個兒子王珣、王珉都很優秀。王珉字僧彌,王珣字元琳、法護,小名阿瓜,後來封東亭侯,《世說新語》裡提到他常稱為「王東亭」。 王珣在《世說》裡記錄不少,他個子矮小,卻很聰明,常跟弟弟爭強鬥勝。他曾經做桓溫的主簿,桓溫很信任他,也藉用他出身王導孫子的顯赫家世。 王珣在政治上周旋於權力核心,連孝武帝這樣的君王身份也曾經託他為子女謀親事。在大臣間爭權角力之時,王珣常常表現出他政治世家出身的權謀機智。「世家」子弟有不凡的教養,王珣與謝安交惡,坐在同一部公務車裡,彼此不言語,但是王珣還能神色自若,好像沒看見謝安這個人。謝安逝世,王珣也依禮前往祭弔,謝安手下一個督帥極不客氣,大聲斥罵王珣,王珣卻一言不發,在靈前盡哀行禮完畢,飄然離去。 讀「伯遠帖」,常常就似乎有《世說》裡王珣的影子,看到他隨異域來的高僧提婆學習「阿毗曇」經論。在政治現世權謀與生命本質實有虛無之間,王珣這樣的魏晉世家子弟是特別心事複雜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