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雲朵作品的搜尋結果,共07

  • 2020台灣燈會在台中 花燈競賽5燈王亮相

    2020台灣燈會在台中 花燈競賽5燈王亮相

    2020台灣燈會在台中,今年全國花燈競賽參賽作品共計598件, 經由專業評審從整體效果、造型、色彩、創意、燈光及技巧等各面向,連續2天辦理夜間評審及日間複評後,2020台灣燈會全國花燈競賽成績已揭曉,得獎名單已公布於臺中市政府教育局全球資訊網及全國花燈競賽網,將於2月22日下午2時於台中市后里區后綜高中辦理頒獎典禮。 \n \n親子組由豐原區豐田國小師生共同創作的「森林秘之音樂」獲得燈王。其創作理念:「在森林深處,正躲著一群小動物們,密謀著要在森林舉辦一場熱鬧音樂饗宴。在花栗鼠DJ帶領下,森林裡的小昆蟲齊聲合唱,瓢蟲及鍬形蟲也手舞足蹈。一場音樂饗宴在皎亮的月光下,歡欣鼓舞熱鬧開演。」此作品裝置細緻用心,並搭配音樂,結合聲光效果,活潑有趣、美輪美奐。 \n \n國中組由光榮國中師生製作的「復仇者聯盟X -拯救地球海洋生態」榮獲燈王頭銜。其創作理念:「面對地球暖化,環境污染,生物滅絕,拯救家園需要你我共同的努力,藉復仇者聯盟抵禦外敵的精神意象為創作發想,表達我們也可以組成復仇者聯盟,拯救地球海洋生態,捍衛家園。」此作品結合知名的圖像,更加吸引眾人目光,加上色彩鮮明、燈光搭襯,整體畫面活潑生動,洋溢著青春活力,使環保的觀念更深入人心。 \n \n台南市光華高中幾乎年年組隊參加全國花燈競賽,且數次榮獲佳績,這次製作的「喜從天降」,以喜氣洋洋的迎親隊伍為構思主題,再度得到高中職組燈王的榮耀。雙鼠相背的姿態活靈活現,整體畫面精緻且趣味十足。 \n \n大專社會組,由北屯區仁美國小創作的「銀花萬簇迎金鼠」榮獲燈王。這作品以飛鼠帶著財神爺和媽祖飛高高作為花燈設計的主角,象徵新的一年臺灣國泰民安、金玉滿堂。這作品融入鼠年意象,及台中歌劇院、大甲媽祖的在地元素,且花燈底座以雲朵架高,非常具有視覺效果。 \n \n競爭最激烈的機關團體組燈王,再度由法務部矯正署台中監獄獲得。「鳳凰展翅平安到,牡丹盛開吉祥來」,這作品以祥瑞的鳳凰為主角,祈福美麗的寶島,如鳳凰展翅扶搖直上,平步青雲;且美麗寶島孕育出繽紛的牡丹,展現蓬勃生命力。花燈精緻的做工與創意,令人驚嘆!

  • 羅馬新地標落成 巨無霸雲朵藏身新建築

    義大利建築設計師夫婦馬西米里亞諾‧福克薩斯(Massimiliano Fuksas)和多莉安娜(Doriana Fuksas)創作出開創性設計20年後,羅馬半世紀以來最大的新建築今天舉行落成典禮。 \n 這項備受爭議且延遲許久的作品終於完成,這棟名為「雲朵」(Nuvola)的建築物運用玻璃和鋼筋當建材,一朵巨無霸雲飄浮在大樓內部,與羅馬競技場(Colosseum)和萬神廟(Pantheon)一同成為首都羅馬的著名地標。 \n 法國24台(France 24)引述法新社報導,在義大利文裡,Nuvola是雲朵的意思,不過這個玻璃纖維包覆的白色內部構造,據說也宛如肺臟或其他體內器官。 \n 在微光中從外部瞥見這棟建築,看起來似乎就像是用超音波掃描胎兒的畫面。 \n 興築「雲朵」的經費大多來自納稅人,這棟能夠容納多達1萬2000人的新建築將作為會議中心。 \n 馬西米里亞諾形容,這是生涯中最令他洩氣的作品,但也表示,對這棟建築能按最初計畫落成感到自豪。 \n 72歲的他說:「我們的構想最初是在1995年萌芽。一路走來換了好多個市長,我甚至無法記得他們所有人的名字。」 \n 他說:「但我們沒有做出任何改變。假如看過我們最初的草圖,這就是它看起來的模樣。」(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1030 \n

  • 法國得獎作品被台灣小孩亂撕 家長:只拔一下

    一位女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PO出一段投訴影片,從影片中可見到一堆小孩正公然破壞街頭藝術裝置,畫面中還可看見家長在一旁開心拍照,經了解此藝術裝置為擺設在中山捷運站的雲朵作品,一群小朋友把雲朵撕的滿地都是還開心玩耍,不少人路過後上前勸導,沒想到在一旁的家長還裝傻稱「我的小孩沒拔」、「只拔一下啊」,該名網友看不下去氣憤地錄下影片傳上網投訴。 \n該名網友在臉書上寫道:「這是可以拆下來玩的嗎?媽媽還在旁邊拍照…家教呢?」,另有同樣在現場的網友立刻留言稱,當時他們去制止這種誇張行為時,拍照家長竟辯稱「我幫我的小孩拍照都沒有看到他們拔棉花啊!而且他只拔了一下球而已。其他不是我的小孩拔的。他們只玩地上的棉花而已,說不定作者就是想要有這樣的互動啊」,過了沒多久工作人員及原創者到現場處理,原創者則無奈表示這是有得獎的作品,擺在這裡為了與大家分享,在法國參加的時候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怎麼回來台灣後卻變成這樣。 \n如此不可取的行為讓網友們相當氣憤,不僅是小孩的行為有待教育,那些在一旁的家長更是可惡,網友紛紛留言痛罵「 沒水準第一名ㄟ」、「原創看到心淌血吧!」、「如果是我的作品,我一定大崩潰」、「是雲帶壞我的孩子」、「媽媽還拍得很爽」、「覺得父母比較該打,有人上前勸說就該停止,哪來有臉再那邊理直氣壯」。 \n

  • 藝術品進球場 富邦LPGA美不勝收

    富邦LPGA開打,長期推動「藝術生活、生活藝術」理念的富邦這次也將藝術品帶進球場,盼藉盛大的賽事,讓國內外選手、球迷看到台灣企業推動藝術與文化的用心。 \n 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巡迴賽(LPGA)總獎金200萬美元(約新台幣6284萬元)的2016富邦LPGA台灣錦標賽,今天起在美麗華高爾夫鄉村俱樂部進行4回合共72洞的賽事,LPGA獎金榜前20名的選手中有14人來台參賽。 \n 比賽除了卡司堅強,長年致力於生活美學推動的富邦藝術基金會,也在賽場周邊讓3位藝術家的16件藝術作品進駐,為賽事帶來活力與優雅並行的風貌。 \n 進到會館大廳,一隻隻色彩繽紛的可愛動物,是蔡潔莘以擅長的紙漿為媒材所創作的藝術品,透過紙漿表現的拙趣感,傳遞的是最難喚回的簡單,與心中原初的美好感動。 \n 走到戶外空間,球場坡地旁則可見到3位藝術家的大型作品。 \n 佇立在草地上的「有機之靈」,是台灣鋼鐵雕塑藝術家張子隆,以鋼鐵廢料回收重新創作出線條俐落的大型有機作品,作品的精髓在於邀請民眾進到作品內部,觸摸材質並體會空間的奧妙。 \n 沿著球場步道直行,再見到蔡潔莘的玻璃纖維作品,大型的彩色雲朵,錯落在草地間,為球場增添溫暖與色彩,而此作品與室內的「彩虹雨村落」相呼應,蘊藏著藝術家對於人與動物的無限關懷。 \n 此外,日本藝術家大石曉規(Akinori Oishi)透過簡單的線條及其創作角色所擁有的招牌微笑,為VIP帳棚帶來更多活力,讓參與的球員與民眾都能感受到作品所傳遞的熱情與喜悅。1051006 \n

  • 合成照?攝影賽規範不明惹議

    合成照?攝影賽規範不明惹議

     國慶煙火在苗栗及國際藝術季熱鬧中圓滿結束,國慶煙火攝影比賽接著登場;然而,在最近一連踢爆得獎作品涉嫌合成爭議聲中,這項參賽規則卻未規範不得合成或後製,讓一些傳統嚴謹派的攝影同好怒批「無疑鼓勵作品造假」,讓攝影藝術蒙塵,有人在未詳閱簡章下,更是後悔參加這場像「玩數位遊戲」的賽事。 \n 最近攝影比賽得獎作品被踢爆造假的爭議,像連鎖反應在各地連環爆。宜蘭傳藝中心主辦的「全台最有年味的地方」攝影賽,奪金作品的天空雲朵被質疑與參加福壽山農場攝影賽作品雷同,當事人否認;苗栗市公所主辦的國際風箏節攝影比賽第三名遭質疑為合成作品,但經當事人與評審委員說明,認定無合成造假之虞。 \n 另外,中華景康藥學基金會主辦的攝影比賽,獲得銅牌的作品「牛車採蚵」,被檢舉滿天彩霞是以西班牙天空背景合成;今年客委會主辦桐花攝影比賽的首獎作品,遭踢爆後已取消獲獎資格。 \n 苗栗縣稅務局主辦的國慶煙火攝影比賽,前三名獎金有八萬、六萬、三萬,總獎金逾四十九萬,攝影同好更是摩拳擦掌希望來個名利雙收,十五日資格審查後有六千零七十九件,進入廿及廿一日的初審和複審。但一些堅持嚴謹創作的同好發現,簡章參賽規則竟沒限制禁止合成,紛紛撻伐此舉讓攝影藝術蒙塵。 \n 反對人士投訴說,攝影比賽若可合成,就不必仰賴真實技術與藝術涵養,大家在電腦上比賽創意、比科技就好了,造假出來的影像可能在煙火現場根本是看不到了,不如改為創意比賽!況且,若拿外國月亮或煙火來合成,評審真能辨識嗎? \n 稅務局則表示,在訂定參賽規則時,在這方面也有嚴謹討論,最後尊重專業人士的意見。 \n 苗栗縣攝影學會理事長曹德瀛表示,攝影大師郎靜山早在六十年前即有集錦創作,和現在的合成實有異曲同工之妙,都要有相當功力才能呈現攝影高尚藝術,亦能彌補因天候、地點不利條件。他強調,評審全程觀賞廿二場煙火,資格審就嚴格把關,影像出現不是這幾場煙火或實際的地形地物都會失格;再者,合成也必須合理、位置配景要完美。 \n 他認為,合成照片固然爭議多,限不限制各方都有意見,近來也因而造成主辦單位與評審困擾,即使限制合成後製,結果揭曉後也難保沒有紛爭。

  • 同朵雲出現2地? 攝影獎又爆假

    同朵雲出現2地? 攝影獎又爆假

     攝影比賽又遭爆造假?宜蘭傳藝中心舉辦「二○一一傳藝‧全台最有年味的地方」攝影比賽,奪下金牌的宜蘭攝影學會成員謝文枝遭質疑合成,照片中的天空及卷雲與謝在「福壽山農場二○一一攝影比賽」的作品如出一轍,謝文枝受訪強調作品沒問題,要網友「拿出證據!」但專家比對後直指「是合成的!」 \n 二○一二桐花攝影比賽於九月初遭網友揭露首獎照合成,作者陳炳遭客委會取消得獎資格,事後網友又踢爆陳炳在「浮洲正豔攝影比賽」合成,陳炳也放棄得獎資格。但由於攝影比賽獎金誘人,合成作品參賽爭議仍未間斷。 \n 部落客流浪貓日前發現,傳藝中心去年三月舉辦的攝影比賽,謝文枝奪金牌的作品《坐船到傳藝》,天空雲朵竟和其於福壽山農場攝影比賽的佳作照片如出一轍。該部落客將爭議的部分畫圈標示,指兩處拍攝地點距離甚遠,卷雲卻是一樣不變,質疑相同的雲朵一用再用。 \n 該部落客再指出,福壽山農場攝影比賽的其他得獎作品,雲朵和謝文枝的作品差異甚大,質疑同一地點的同一片天空卻可拍出不一樣的雲朵,且攝影賽正值二月,宜蘭出現卷雲機率不高,謝竟可拍出卷雲,諷刺「還不如買刮刮樂算了!」 \n 謝文枝先前參加「第四屆景康盃攝影比賽」,其得獎作品同樣遭該部落客檢舉合成,主辦單位已在本月八日在官方部落格宣布取消謝的得獎資格,這也是繼銅牌作品《牛車採蚵》遭檢舉取消資格後,景康盃二度取消獲獎人的得獎資格。 \n 謝文枝昨天澄清說,參賽時已提供原始檔光碟,評審驗過沒問題才頒發金牌。他抨擊網友是故意侮辱,要「拿出證據!」強調自己攝影資歷長達廿年,曾任宜蘭攝影學會常務理事,「有可能造假嗎?」 \n 但對於遭取消景康盃得獎資格,謝文枝則稱,最近沒上網,沒確認取消一事。 \n 國立師範大學視覺設計學系主任許和捷,昨天放大照片比對後表示,謝文枝兩張作品卷雲部分相似度很高,可能是合成外,他還指出,《坐船到傳藝》照片中,天空雲朵和水中倒影完全不對,猜測是用軟體筆刷修改,直言:「絕對是拷貝的!」 \n 主辦單位統一蘭陽藝文公司表示,民眾六日在官網投訴,但至昨日前還沒和謝文枝取得聯繫,將會請評審重新鑑定,一旦有違反規定造假情事,會取消謝的得獎資格,但是否收回五萬元獎金,則尚待內部討論。

  • 此時此地 再無其他

     在斷垣殘壁、遍地傷者的景象裡,影像彷彿被投入深海的巨石,而遠方的樂音像是來自很遠很遠的岸邊……或許就快要靠岸了,無論是內心的傷痛,又或是肉體所承受的痛楚。在光源的另一邊,一定還有著美麗的岸邊讓我們停靠──《此地》呈現的就是這樣一個時空模糊的災難場景。 \n 在今年的亞洲藝術雙年展中,新加坡藝術家何子彥的《此地》(Earth)絕對是最為出眾的作品之一。 \n 突破繪畫與電影的疆界 \n 何子彥以高畫質影像的視覺質地,來實現卡拉瓦喬(Caravaggio)、傑利柯(Theodore Gericault)等巴洛克畫家的終極理想──也就是以細緻的光影變化來凸顯生命的磨難。無比嚴謹的場面調度,讓《此地》成為一具穿梭藝術史上的時光機器,讓那些存在於18世紀藝術家們腦海裡的場景得以還魂,栩栩如生地展現那一具具受困掙扎的肉體。如同涓滴水流的幽微光線在50個角色間流轉,同時也逝亮了他們身上的傷痕與周遭的腐敗之物。雖然只是一部長約40分鐘的影片,但它就像一幅繪畫一樣,沒有真正的開頭、也沒有適切的結尾,只以膠著的當下一遍又一遍地凌遲著那群無法逃離畫面的角色們。他的作品像是要將卡拉瓦喬或傑利柯筆下的畫面從凝止的狀態中釋放出來,同時又要證實這些畫家想表達的戲劇張力即使能被賦予動態,也會呈現出一種無比緩慢又冗長的視覺節奏。 \n 因此,與其說何子彥的作品是影像藝術或實驗電影,倒不如說它是充滿動能的繪畫,然而這樣的動能又並非未來派畫家所強調的速度感,而是電影學者巴贊(Andre Bazin)在論述新寫實主義時所強調的「寫實主義出於對時間的尊重」,這樣的概念被德勒茲(Gilles Deleuze)加以發展,成為了影響當代影像藝術的關鍵概念:時間影像。蔡明亮是將這個理念實踐得特別透徹的亞洲導演之一,他曾說過的名言就是:「如果要拍一個角色抽了五根菸,我不會拍菸灰缸裡有五根菸蒂,而是會拍這個角色抽五根菸的真實時間。」然而何子彥要拍的不只是真實時間的時延(例如五分鐘的事件在螢幕上就以五分鐘來呈現),而是要試圖揣摩情感時間的真實長度。例如人們承受病痛與傷害時的時間感,就可能與日常生活中的時間感截然不同;正因如此,《此地》裡那遍地傷患的畫面,才會顯得如此緩慢、冗長,彷彿時間故障、拒絕運轉。 \n 除了以影像來思考情感經驗的真實時延,何子彥也試圖以裝置的概念來擴延與探索情感的生產。例如他今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作品《無知的雲朵》(The Cloud of Unknowing),就在30分鐘的影像作品之外添入聲響、燈光與煙霧效果,以各種途徑來增強觀者面對作品時的情感經驗。何子彥不但要讓巴洛克式的畫面還魂,還要將觀者拉進那栩栩如生的畫面裡,進行一場實境漫遊。 \n 建立新的電影類型 \n 在嘗試了諸多長度最多約三四十分鐘的影像作品後,繪畫、劇照與運動影像之間的關係成為何子彥不斷深入探索的美學主軸,而這樣的美學路徑也使他試圖建立一種新的電影類型,並且開始以身兼導演與編劇的角色來創作劇情長片。2008年的《愛在這裡,錯在那裡》(HKAFF)以謀殺案來開展對愛情記憶的探索,2009年的《此時》(Here)結合繪畫、觀念藝術、聲音藝術與電影,將精神病院所蘊藏的強大心理能量幻化為充滿視覺肌理的場景。何子彥表示,《此時》要講的是劇中角色們「活在螢幕上的此時」、「彷彿被困在螢幕裡」的狀態,而他認為這樣的影像特徵其實與精神病院的狀況十分相似。他也希望透過視覺力道強大的影像,來讓觀者們覺得自己透過觀看,而「活在螢幕上的此時」,甚至將自己的肉體投影到螢幕的世界裡去,彷彿除了螢幕裡的此時此地,再無其他存在、也再無所謂時間的流動與愛恨情仇的糾纏。 \n 為星國在藝壇建立穩固地位 \n 何子彥以大量閱讀藝術史與藝術理論的方式來訓練自己對影像的敏感度,加上他在碩士期間所受的東南亞研究的訓練,使得他的影像一方面能流露高度精緻的視覺效果,另一方面又套藏了許多他對新加坡、甚至東南亞與整個亞洲文化之變動與流通的思考。2003年的作品《每個在歷史裡的名字都是我》(Every Name in History is I)就探究了新加坡殖民時期前的歷史。何子彥對成長之地的關注不但使得他自己成為備受矚目的年輕藝術家,也使得新加坡在眾聲喧嘩的當代藝壇中顯得別具特色。何子彥先後在2009年獲得新加坡藝術文化優秀青年獎、又在2011年獲選為唯一代表新加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家等事實,就充分解釋了他對新加坡藝術圈的影響力。他的作品以突破繪畫與電影的疆界為出發點,提陳了電影藝術與新加坡當代創作的新典型,也為亞洲藝術的走向點出明路──在這條路上,無論影像如何紛飛、科技如何演變,我們都該追尋一種「此時此地,再無其他」的強大之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