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雲林地層下陷區的搜尋結果,共11

  • 口湖養殖專區 將不納入種電

    口湖養殖專區 將不納入種電

     雲林縣被畫入不利耕作區的沿海鄉鎮養殖區,吸引許多綠能公司向地主租地,引發種電業者與養殖業者與爭地,經雲林縣府向經濟部反應後,口湖養殖專區可望全部排除於可種電範圍。  申請通過業者願撤出  農委會2017年公告雲林地層下陷區有21區,口湖鄉養殖專區是其中一區,吸引許綠能業者搶進。因租地價格遠高於魚塭業者能付的租金,頗受地主歡迎,不少漁民去年前往雲林縣議會請願,呼籲縣府轉達心聲請農委會排除在該鄉種電。  雲林縣議員蔡孟真4日質詢縣府,口湖養殖專區是否繼續有業者申請種電?縣府建設處長李俊興答覆說,口湖養殖專區已排除種電範圍之外,早先已申請通過的業者要求在保障其饋線與售電費率前提下,也願意撤出該區。  椬梧滯洪池暫停施工  口湖鄉椬梧滯洪池南池也有業者申請種電,去年遭漁民抗議未獲核准就施工,經前往縣議會陳情呼籲縣府正視椬梧滯洪池南池是引水養殖的來源,若設置太陽能板日後可能產生水源汙染問題。  水利處長許宏博答詢說,椬梧滯洪池南池搭設太陽能板工程,已要求業者在未與漁民達成共識前暫停施工。  縣長張麗善表示,她不認同滯洪池種電,包括椬梧滯洪池、興建中的北港滯洪池,甚至連蘭潭、湖山水庫都被納入種電範圍;雲林縣日照時間長,比其他縣市條件比較好,但如果會影響到生態、水質、農業生產,她是反對的。

  • 雲林賽龍舟 雲豹組隊搶旗

    雲林賽龍舟 雲豹組隊搶旗

     今年,雲林縣迎來最熱鬧的端午節。由縣府首次舉辦的划龍舟比賽,在口湖鄉宜梧滯洪池熱鬧展開,吸引116支隊伍報名參賽,龐大的參觀群眾亦為當地帶來可觀的觀光效益。值得一提的是,大眾組報名的30隊中,包含雲豹能源等多家綠能業者也跨縣市參賽,與雲林民眾共度端午佳節。  素為台灣「農業首都」,雲林縣境有豐沛日照,每天平均日照時數3.51小時的優勢,為最具綠能開發潛力的地區。為善用其天然優越的地理條件,雲林縣2016年亦積極成立「綠能推動專案辦公室」,藉以提升行政效率,吸引包括雲豹能源等指標性綠能廠商相繼進駐,投入當地綠能電站建設。  平時熱心地方公益,為了此次龍舟比賽,雲豹能源與永鑫能源共組「風起雲‧永」龍舟隊,雲豹日光董事長張建偉、雲豹能源執行長譚宇軒與永鑫能源董事長湯孟翰亦經過密集特訓,親自下海參與競賽。張建偉說,綠能與龍舟競賽都是正面的活動,雲豹能源不只投資雲林,也將其視為自己鄉里。此次參與活動,除欲促進與當地居民互動,亦希望瞭解當地民眾對綠能廠商的期許,藉此為地方作出更多貢獻。  雲豹能源為綠能績優廠商,國內許多指標性案場都是由雲豹能源與永鑫能源攜手完成,包括第一座位於雲林四湖地層下陷區的地面型電廠、全球第三座綠能國會、助台船建置高雄市最大屋頂型太陽光電系統等。值得一提的是,雲林台西鄉地面型太陽能電廠也讓該公司於第十八屆國家建築金獎頒獎典禮中,抱走公共建設優質獎與環保綠能特別獎,與雲林的情感連結不言而喻。  譚宇軒表示,雲林土地廣,日照充足,是農業之都,除了農地農用,發揮台灣糧倉之最大效益外,雲林還有很多不適合耕作地方,與其拿政府補助,將其開發作太陽能,政府可以省一筆錢,民眾也有收入。對於養殖業而言,藉由綠能業者,將畜舍屋頂改造成太陽能屋頂,還可有結構補強,降低畜舍及魚塭溫度之作用。  張建偉說,將地層下陷不易耕作土地用來發電,荒地可以創造經濟效益,地主所得到的種電收益,亦遠比補貼多達十倍以上;且透過能源廠商的養護,荒地周遭環境可以維持整潔,土地可藉此恢復地利,無核家園的目標亦可築夢踏實。  張建偉:「台灣長期南北發展不均,中南部鄉鎮人口老化、外移嚴重,綠能發電是南北軸線翻轉的契機。」他相當樂見在綠能建設下,國際型資金進駐,雲嘉南高鐵站往來變得熱絡,地方亦展現出新氣象。雲豹能源取之雲林,用之雲林,從興建到後續營運管理,大多採用地方人力,未來亦將更積極參與地方公益,為雲林發展投入更多心力。

  • 雲林設置太陽能板衝擊漁民生計 李進勇與議員舌戰

    雲林設置太陽能板衝擊漁民生計 李進勇與議員舌戰

    農委會公告雲林地層下陷區(即可設置太陽能板)與口湖鄉養殖專區重疊,加上縣府將於口湖鄉椬梧滯洪池南池設置太陽能板引發漁民疑慮水質恐遭汙染,縣議會多名議員認為有制定自治條例規範的必要,但縣長李進勇認為法源已足夠,雙方14日在縣議會舌戰。 縣議員蔡孟真表示,農委會把雲林縣地層下陷區與養殖區重疊劃設,縣府未提出異議,椬梧滯洪池的太陽能板工程原本停工又復工,漁民擔心生計受到衝擊,縣府要配合中央的政策,也要顧及雲林縣經濟弱勢漁民的權益。 黃文祥、林建鴻、陳俊龍、李明哲等多名議員接連質疑,縣府遲遲不制定自治條例,是對太陽能業者大開方便之門。 針對綠能政策、自治條例之必要、太陽能板回收與清洗等議題,李進勇與議員們舌戰不休一度動氣,蔡孟真指責李「任性」,李希望議員「互相尊重」。 李進勇表示,「太陽能政策好像變成一個惡法,這也讓我們感到很困擾。」 李明哲回應,「是善法還是惡法是看縣府怎麼執行」,中央為達成非核家園政策要用極大的面積做綠能發電,造成雲林漁民生活衝擊、環境衝擊無法解決,衝了第一名那又如何? 議員們強烈要求縣府制訂自治條例,李進勇表示,不是地方上任何事務都必須用自治條例規範,自治條例無法做到天羅地網、鉅細靡遺,縣府目前沒有訂定太陽能自治條例,並不代表無法可管,中央部會各有審核法規。 蔡孟真回擊,學校有校規,但學生都會遵守嗎?社會上每一個人有行事風格,道德標準也不同,縣府不能夠冒著道德風險信任廠商?李進勇再三強調「審核過程會嚴加把關」。

  • 新聞透視-純真樸實風貌 農村最佳資產

     即使沒有大山大水,雲林人亦毋需自怨自艾,甚至自暴自棄,如何吸引遊客駐足流連?其實最純真樸實的農村日常、鄉野風貌,就是最吸引人的特點。  雲林曾是全國社區營造的領頭羊,社造成果輝煌豐碩,不少社區在全國赫赫有名,例如古坑石壁、樟湖、虎尾頂溪、北溪、崙背貓兒岸等,各自就在地人文元素,彰顯出迷人獨特風采。  雲林中區平原到沿海,被列為地層下陷嚴重區,縣府化危機為轉機,規畫口湖金湖優質休閒農業區,和古坑華山山海相呼應,並以高鐵沿線的黃金廊道為線,串起遍布滿地的珍貴珍珠,各鄉鎮農會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力推特色農業旅遊。  農業縣宛如不施胭脂的素顏美女,氣質與氣場自然和貴氣逼人的都會貴婦大不同,雲林毋需刻意擦脂抹粉,展現真實的素雅面貌,就能讓看盡燈紅酒綠的都會人嚮往。虎尾鎮農會推出股東花生田便是最好的例證,承辦人員原本擔心乏人問津,沒想到一開放網上認股登記就秒殺,足見農村的日常,就是都市人最想品嘗的。

  • 李進勇中常會力爭綠能建設

    李進勇中常會力爭綠能建設

    雲林縣長李進勇明日將在民進黨中常會報告雲林縣內整體綠能發展、台西綠能專區及椬梧滯洪池計畫,擬當面向蔡英文總統力爭綠能建設及觀光建設經費。 李進勇指出,雲林縣推動綠能進度先於中央政府,截至今年底,太陽光電部分占全國比例逾1/4,總裝置容量為317.33 MW,連續4年在太陽光電裝置容量拿下全國第一,風力發電部分則占1/10,總裝置容量為76.6MW,並且已有約600MW的離岸風電正在環評階段。目前正積極推動台西綠能專區以及椬梧滯洪池太陽能系統發電計畫,將雲林沿海地區經濟弱勢轉為發展機會。 李進勇表示,雲縣府去年8月成立綠能推動辦公室,積極整合土地,預計有意願地主所持有的土地面積逾80%,待土地整合完成後立即開發,相關期程已提前約2年,期透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讓雲林發出亞洲最大綠能專區第一度電,活絡雲林綠能發展。 李進勇說,目前有鑑於由農委會公告地層下陷不利耕作18區未有整合性開發,只由地主及業者聯繫,造成地面行太陽能外專區化發展,衍生相關民眾陳情事件,為協助業者加速整合以及親自扮演把關角色,縣府成立能源控股公司與地主進行聯繫,作為第三方契約的把關者,為民眾爭取最大福利,開闢政府新局面。

  • 雲林打造農業綠能示範縣

     雲林縣為農業大縣,縣長李進勇除持續推展農業,也積極展開綠能計畫,全力打造「農業、綠能」雙首都,讓雲林縣成為全台農業與綠能的示範縣,9日啟動縣內最大地面型太陽能電廠,雙首都計畫更具雛型。  雲林縣地層顯著下陷面積已超過全縣一半面積,8成鄉鎮淪陷中,縣長李進勇為解決地層下陷問題,提出養水種電、光電綠能計畫,配合鼓勵漁民海水養殖,3管齊下活化地層下陷區。  李進勇表示,現階段雲林沿海的台西工業區已著手解編,其中有許多海埔新生地魚塭,下陷情況相當嚴重,未來將朝向太陽能發電發展,讓綠能與漁業共生共榮。  另外,農委會針對雲林縣規畫地層下陷耕作困難農地做為光電綠能專區,今年4月已由國內知名電子工業公司大同公司與四湖鄉農民合作,共同經營地面型太陽光電廠。  縣府指出,昨天台西鄉太陽能電廠的啟用,證明太陽能電廠有其未來前景,才能吸引廠商持續投入,未來縣府將籌組雲林電業公司,由農漁民、縣府與電力業者各出資1/3,藉此保障農漁民的權益。

  • 雲林最大太陽能電廠啟動

    雲林最大太陽能電廠啟動

     雲林縣政府積極推動綠能政策,鼓勵廠商在地層下陷區興建太陽能電廠,9日在台西鄉舉行雲林最大地面型太陽能電廠啟動儀式,電廠占地達2公頃,預計每年發電量約222萬度,減碳量每年約1172公噸,相當於4座大安森林公園。  台西鄉太陽能電廠為雲豹能源科技公司出資、永鑫能源公司興建,昨日啟用儀式由縣府祕書長黃玉霜、經濟部專委陳崇憲、台西鄉長趙瑞和、四湖鄉長蘇國瓏、口湖鄉長林哲凌、前縣議會議長蘇金煌等人共同主持。  黃玉霜表示,地層下陷區設置太陽能電廠,不僅讓苦於農地淹水不利耕作的農民有收益,也有助於環境的永續。  陳崇憲指出,新政府上台後宣示要在2025年實現非核家園理想,太陽能裝置容量要達到20GW目標,很高興看到業者投入,未來也希望中央與地方繼續合作。  縣建設處長蘇孔志說,農委會今年8月修正「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辦法」,並公告「嚴重地層下陷地區內不利耕作得設置綠能設施」範圍,其中包含雲林縣台西、口湖和四湖等13區,雲林縣平均日照3.15小時為全國之最,吸引許多太陽能業者前來接洽設廠。  雲豹能源董事長張建偉指出,公司在過去1年投注很大心力推動太陽能產業,至今已在雲林完工13座電廠,裝置容量達5.4MW,目前尚有16座電廠工程進行中,預計今年地層下陷區電廠裝置容量將達13MW。  負責興建電廠的永鑫能源董事長湯孟翰表示,這座電廠採用上市公司所產太陽能板、一線品牌逆變器、東鋼的震鋼材與高強度支架,並以最嚴苛的環境假設來設計結構系統,可抗瞬間最大17級風,同時因應未來可能持續的地層下陷。

  • 養水種電、光電綠能、海水養殖 李進勇:3管齊下 活化地層下陷區

     雲林縣地層顯著下陷面積已超過全縣一半面積,8成鄉鎮淪陷中,雲林縣長李進勇因此提出養水種電、光電綠能計畫,配合鼓勵漁民海水養殖,3管齊下活化地層下陷區。  雲林縣全縣面積1291平方公里,顯著下陷面積(年下陷速率超過3公分)由2014年的307.6平方公里,增至2015年的658.6平方公里。  住在去年全台下陷最嚴重的土庫鎮,許姓民眾不只擔心下陷情況能不能有效改善,也憂心高鐵、高架路段的行車安全,所幸土庫鎮位於內陸,水平面較高,所以並沒有出現住家比道路低的情況,希望政府持續防治地層下陷,以免步上沿海後塵。  雲林縣府對地層下陷展開因應計畫,李進勇表示,屏東縣的養水種電經驗,對雲林是很大的鼓舞,現階段雲林沿海的台西工業區已經著手解編,其中有許多海埔新生地魚塭,下陷情況相當嚴重,未來將朝向太陽能發電發展,讓綠能與漁業共生共榮。  另外,農委會針對雲林縣規畫地層下陷耕作困難農地做為光電綠能專區,今年4月已由國內知名電子工業公司大同公司與四湖鄉農民合作,共同經營地面型太陽光電廠。  李進勇強調,雲林縣未來首要發展綠能區域之一為地層下陷區,核定範圍共計1030公頃,縣府計畫籌組雲林電業公司,由農民、縣府與 電力業者各出資1/3,以盡到保護農民的責任。  除了縣府的養水種電、光電綠能計畫,民間的觀樹教育基金會也積極在口湖鄉推廣不抽地下水的「海水養殖」計畫。另外經濟部水利署為調節雲林地區的水資源利用,減少抽用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提出「雲林縣湖山水庫工程計畫」,今年4月開始蓄水,7月1日通水給自來水公司,目前淨水場試運轉中,預計年底前正式供水,每年可減少雲林縣抽取上億噸的地下水。  而在屏東林邊鄉早期四處可見魚塭,業者多抽取地下水引淡水養魚,因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每逢颱風、大雨來襲一定水淹住家;現在地下水因超抽所剩不多,不過現存魚塭並沒有因此荒廢,反而因綠能產業引進,走出另一片新天地。有業者在魚塭架設太陽能光電板,不僅能發電轉賣,還能供應魚塭用電,一箭雙鵰經營手法,讓林邊養殖業持續存在。

  • 全台4縣市下陷嚴重 雲林奪冠

     台灣西南沿海地區因發展養殖漁業,超抽地下水情況嚴重,數十年來地層不斷下陷,且下沉面積仍在不斷擴大。雲林為全台地層下陷速度「冠軍」,換算一年下陷7.1公分。  彰化、雲林、嘉義、屏東4縣市,為全台「地層下陷危險區」。雲彰嘉地層下陷問題,更一度引發高鐵運行安全疑慮。  台灣自來水公司日前表示,將在雲林發展「湖山水庫下游自來水工程計畫」,未來將取用水庫、攔河堰等水源,搭配淨水處理場運作,取代現行地下水源不足。  經濟部水利署與成功大學對雲林地區地層下陷分析,指出民國70年代起,養殖業利潤優厚,沿海地區農地大量變更為漁業養殖。養殖業需要大量淡水保持魚池水質潔淨,在地面水源缺乏情況下,轉而抽汲地下水,進而引發地層下陷。  雲林「下陷中心」也從早期的口湖鄉金湖、台西鄉蚊港,逐漸移往內陸。而高鐵正經過雲林最嚴重的下陷區。水利署最新數據指出,雲林高鐵站今年下陷6.6公分,但認為「仍在安全範圍」。立委則質疑,若下陷情況再惡化,高鐵經過雲林將成雲霄飛車。  累積下陷最多地區在屏東,目前持續下陷面積44.5平方公里,歷年累積下陷量3.49公尺。屏東林邊、佳冬一帶,過去遇到風災水災幾乎「全鄉淹沒」,一片汪洋只看得見屋頂。遇到漲潮淹水,甚至祖墳也被泡在水裡。

  • 湖山水庫預計106年啟用 優先供應雲林民生用水

    湖山水庫預計106年啟用 優先供應雲林民生用水

     總計畫經費高達204.75億元的湖山水庫,預定今年底主體工程完成。經濟部水利署透露,預定104年7月開始蓄水,106年供水,將優先供應雲林縣的民生用水;若行有餘力時,還可支援目前使用水井的雲林大企業或工廠用水,藉以降低當地抽取地下水,並緩和地層下陷。  至於台塑麥寮六輕廠區的工業用水,水利署強調,湖山水庫主要是供應民生用水,不供應工業用水及農業灌溉用水,所以,該水庫不供應六輕的工業用水。  目前台塑六輕廠區的工業用水,是由南投的集集攔河堰,透過專管輸送原水供應,每公噸原水價格為1.147元,加上台塑六輕廠需分攤工業管線費用,及後段的水處理費,使六輕廠每公噸用水費達10元以上,目前六輕每日原水需求量在30萬公噸以下。  水利署說,完工後的湖山水庫,將與集集攔河堰聯合運用,平時由集集攔河堰,供應林內淨水場用水;湖山水庫盡量引取清水溪剩餘水量蓄水備用。  至於枯水期,因濁水溪水源不足,或豐水期,濁水溪濁度太高時,改由湖山水庫的原水,供應林內淨水場所需水量。  湖山水庫完工後,台灣自來水公司可透過新建的湖山淨水場與既有的林內淨水廠聯合運用供應雲林的民生用水,估計最高每日供水量約43.2萬公噸。  位於雲林縣的湖山水庫,是目前台灣唯一正在興建中的水庫,有效蓄水量5,218萬公噸。目前水庫的大壩已填築至壩頂的216公尺,溢洪道主體結構完成,引水隧道也於今年6月9日貫通,其他主要工程,正在趕工中。  水庫壩體由湖南壩、湖山副壩,及湖山主壩等三個壩組成;水庫計畫涵蓋雲林及南投縣,庫區位於斗六市及古坑鄉。水庫完成後,將結合地方觀光休閒,可建構「一個安全有山有水雲林後花園」。

  • 社論-地下水嚴重超抽 水權制度快補漏洞

    據報載,雲林地層持續下陷,高鐵跨越台七八線處墩柱角度變化首度超出警戒值。該處七年來已經累積下陷了五五公分,光是基礎地層去年的年沉陷速率就高達六.五公分,超出了高鐵設計的警戒範圍。行車速度動輒超過二○○公里的高鐵呼嘯而過,即使在高架橋墩下辛苦工作的農民也人心惶惶。 經濟部水利署則強調,該地區已畫設「地層下陷區禁抽地下水示範區」,希望雲林縣政府加強取締違法水井。不過雲林縣長蘇治芬卻表示,水利署決策倉促草率,如果只問封井、不提對策,「雲林縣政府絕不會執行封井」。又是一場中央與地方不同調演出,民眾卻看得霧煞煞。 根據水利單位的資料,雲林高鐵站預定地至七八號快速公路間區內水井數約計一一一五口。除十五口合法具有水權登記外,餘約九成九的一一○○口井係屬違法水井。而且該地區係屬地下水管制區之嚴重地層下陷區,依水利法之規定,違法水井取締乃必要之措施。雲林有十一萬口井,只有二%合法,違法水井高達九八%。 看到這樣的數據,我們要對於雲林縣政府長期不執行取締違法水井感到不解!而這也是負責督導的中央水利官員長期放任、地方水利官員未依法行政、有權糾彈的監察委員長期不作為的結果。 水利法第二條,水為天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不因人民取得土地所有權而受影響。相關水權取得與管理規定不但有水權專章,而且多達卅條以上,其中第二十八條規定「水權登記,應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為之,水源流經二縣(市)以上者,應向中央主管機關為之;流經二省(市)以上者,應向中央主管機關為之。」 水利法第三十三條更明確指出「主管機關接受登記申請,應即審查並派員履勘,如有不合程式或申請登記時已發生訴訟,或顯已有爭執者,應通知申請人補正,或俟訴訟或爭執終了後為之」。就水利法而言,地方政府應依法執行非法水井的取締工作,殆無疑義,根本就沒有不執法的空間。 更荒謬的是,水利署官員透露,雲林縣政府曾來文要求補助款,以配合查封水井,水利署也撥了二○○○多萬元,但縣政府最後卻又將錢退回,並說無法執行。要錢,也給錢了,但碰到民眾一反彈,即坐視問題而不作為,讓公權力停擺,這樣不就是瀆職嗎?監委諸公們難道就這樣視而不見嗎? 台灣地區地層下陷問題不始於今天,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經有了。它造成全台十分之一平原土地陸沉,從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沿海地區一直到屏東,甚至連北部的宜蘭都無法倖免於難。問題雖然嚴重,但都未見地方政府確實執法。也就是說非法超抽地下水,已不是單一雲林的問題,這顯示現行水權制度設計上出了問題,中央水利單位應重新制定一套可執行的水權制度,否則陸沉問題將越來越嚴重。 現行水權制度最大的問題是法律規定相當週延,但地方卻缺乏執行人力,負責的官員都是少數幾個人,有的甚至還只是兼辦。如此一來,地方官員只能做紙上審核,至於不來申請的違法者,根本沒有執法人力,看著非法水井,也只能徒呼負負。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法令明文規定的事項,地方政府可以不編列執行人力、與執行經費?中央政府掌握了大部分資源,但卻不是執行單位,中央與地方資源配比是否也出了問題?凡此種種,都是應最優先檢討的課題。 高鐵雲林段地層下陷問題存在已久,早在高鐵規畫路線時,相關單位就清楚此一問題。但,目前看來,交通部和台灣高鐵亦沒有任何積極作為,只有消極「觀測」。高鐵聲稱安全無虞的說法,完全是打太極;高鐵下陷問題告訴我們,台灣從中央到地方都「生病」了,而且還病得不輕。地層下陷不會自己好起來,必須要有苦口良藥,更積極的作為,才有可能治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