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零派遣的搜尋結果,共42

  • 帶頭歧視工會!國美館派遣公司遭勞動部認證

    帶頭歧視工會!國美館派遣公司遭勞動部認證

    國立台灣美術館傳勞資爭議!國美館在2018年換約之際,當時得標的「雷德曼保全股份有限公司」以該公司主管要抽出參與工會的3名勞工資料,並表明「我是希望進來就是乾乾淨淨的」等語構成不當勞動行為,勞動部也依工會法開罰6萬元。

  • 派遣歸零變全面資遣?台電200人恐年前丟工作

    派遣歸零變全面資遣?台電200人恐年前丟工作

    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曾提出派遣歸零政策,但未料落實上卻成了全面資遣?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今天表示,原本心想派遣歸零,應該可以轉成直接聘僱,沒想到最終執行時卻變成「全面資遣」,反而影響勞工權益甚劇,如台電200名派遣員工全數要在年底前被資遣,這就是所謂的「派遣歸零」嗎? \n \n據行政院人事總處統計,截至9月底為止,中央各部會派遣員工仍有逾3千人。派遣工會秘書長施士青說,「派遣歸零」,不是轉成「勞務承攬」不然就是「直接資遣員工」。如今年年底2百餘名長期在台電的工程師,被迫離開他們長期任職的單位,如果要繼續留在台電工作,就要接受公開招考。 \n \n在台電工作18年的員工現身說法表示,原本心想可以直接聘僱,沒想到卻變成直接資遣,雖然提供媒合,但有的薪資減少太多、有的距離太遠,媒合成功率很低。 \n \n施士青認為,公部門禁用勞動派遣、勞務承攬,各部會應直接僱用其人力需求,以符合保障勞工就業穩定,照顧勞工的立場;真正的派遣歸零政策,應是由政府「直接僱傭」過去長年以來本應該由政府直接僱用的假派遣人力。 \n \n派遣工會委任律師蔡晴羽指出,台電在過去以直接面試錄用員工、再轉掛至派遣公司,雖然現在勞基法明文禁止此類行為,但早已經聘僱的是否可以適用?工會仍會持續與台電協商,但若未能回應,將會走勞資爭議調解,也不排除與台電對簿公堂。

  • 政府帶動派遣歸零 蔡英文盼實現雇主責任

    總統蔡英文今日出席高階文官共識營時表示,過去為公務員加薪,來鼓勵民間企業跟進。現在政府也以身作則,要在兩年內達成公部門派遣歸零的承諾,實現作為雇主應負的責任。 \n蔡英文指出,高階文官培訓營的成員來自中央和地方,身上都擔負著重要的職務和責任,深值肯定。國家要進步發展,絕對需要公務員克盡職守,做最有力的推手。過去三年來,政府為台灣做的每一項工作,像是經濟轉型、投資台灣、新南向政策等等,都是許多同仁運用專業,突破法規障礙,才有辦法克服難關,來持續推動。 \n她強調,政府的作為對社會有帶頭作用,過去為公務員加薪,來鼓勵民間企業跟進。現在,政府也以身作則,要在兩年內達成公部門派遣歸零的承諾,實現作為雇主應負的責任。 \n蔡英文提出三點期許,希望大家也能帶回機關,影響團隊以及同仁。第一,要保持熱忱。有些人可能認為政府機關順利運作很平常,但看似平常的順利,就是公務員背後努力的成果。希望大家不要忘了工作的初衷,保持熱情、持續學習,在專業上精進,成為國家穩定的力量。 \n第二,要加強整合。現在許多政策,涵蓋的層面是跨領域,無法單靠一個部會或機關來完成。因此,大家務必強化聯繫協調和整合管理的能力,讓目標不僅能順利達成,還要提高達成的效率。第三、要開放創新。最近大家都應該有所感受,政府在政策宣傳上,透過社群、透過影片,方式是越來越活潑,民眾也容易了解內容。這就是跳脫既定的框架,最好的例子。

  • 勞動節兌現承諾 蔡英文要求加速3法案推動

    總統蔡英文接見全國模範勞工,她表示,請勞動部再接再厲,好幾部重要的法案,包括《最低工資法》、《勞工職業災害保險法》及《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都務必加快腳步推動,加速實現政府對勞工朋友的承諾。 \n蔡英文細數過去一年勞動政策成績單,第一,告別了「低薪的代名詞」22K。今年開始,基本工資的月薪正式調升到2萬3,100元,3年來累計漲幅超過15%。打工族的時薪也從她上任前的120元,調升到150元,增加了整整四分之一。把基本薪資保障拉高,這是政府該做的事,而且成長幅度已經超過上一任政府。 \n第二,透過法律保障了派遣工的權益。上週立法院剛完成《勞動基準法》修法工作,明文保障派遣工的權益。派遣工不能是「用過就丟」的免洗筷,派遣公司如果積欠薪資,真正使用派遣的「要派單位」,必須負擔給付責任。 \n政府也以身作則,將在兩年內達成公部門派遣歸零的承諾,實現作為雇主該負的責任。透過法律保障非典型勞工,這項承諾,我們也往前跨出一大步。 \n第三,正在建立一個更公平、更快速的勞工調解和訴訟程序。去年底,《勞動事件法》已經三讀通過,這是司法改革的一環。司法院將依據這部全新的法律,設立勞動專業法庭,並減免勞工或工會提起訴訟時的費用。等《勞動事件法》正式實施後,未來勞工朋友如果遇到勞資糾紛,將可以在更專業、平等的調解和訴訟程序中,爭取自己的權益。 \n勞動部許銘春持續以安穩、安心、安全作為努力目標,積極提升勞動環境,值得肯定。 \n蔡英文請勞動部再接再厲,好幾部重要的法案,包括《最低工資法》、《勞工職業災害保險法》及《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都務必加快腳步推動,加速實現政府對勞工朋友的承諾。 \n增加對勞工的保障,也不只是勞動部的責任。最近她見證了不少跨部會共同努力的成果。包括整體投資成長及產業升級轉型,都為勞工朋友創造出更多優質又有前景的就業機會。或是今年5月進入報稅季,請大家看一看稅單,基層勞工朋友要繳的所得稅,已經全面減低。 \n蔡英文強調,全力拚經濟的同時,也不會忘記分配的問題,把經濟果實分享給勞工,多照顧勞工朋友的生活,這就是她做總統,每一天努力的目標。雖然政策轉換成成績,總是需要時間,不過,只要一步一步的努力,成果終究會逐漸浮現。勞工朋友們的待遇、勞動的環境、以及勞權的保障,依然都會穩定上升。 \n蔡英文感謝全體勞工朋友對台灣做出的貢獻,台灣因為勞工而偉大。

  • 勞工三法 蔡英文要求勞動部加快腳步

    今天是勞動節,蔡英文總統表示,她要請勞動部再接再厲,務必加快腳步推動《最低工資法》等勞工三法,加速實現政府對勞工的承諾。全力拚經濟的同時,也不會忘記分配的問題,把經濟果實分享給勞工,「這就是我做總統,每一天努力的目標」。 \n \n 蔡英文今天接見全國模範勞工及眷屬,說明政府勞動政策推動的進度,她說,過去這一年來,有一些重要的成績。首先是告別了「低薪的代名詞」22K。 \n \n 今年開始,基本工資的月薪調升到2萬100元,3年來累計漲幅超過15%。打工族的時薪也從她上任前的120元,調升到150元,增加了整整四分之一。她說,「把基本薪資保障拉高,這是政府該做的事,而且成長幅度已經超過上一任政府」。 \n \n 第二,透過法律保障了派遣工的權益。上週立法院剛完成《勞動基準法》修法工作,明文保障派遣工的權益。派遣工不能是「用過就丟」的免洗筷,派遣公司如果積欠薪資,真正使用派遣的「要派單位」,必須負擔給付責任。 \n \n 蔡英文指出,政府也以身作則,將在兩年內達成公部門派遣歸零的承諾,實現作為雇主該負的責任。透過法律保障非典型勞工,「這項承諾,我們也往前跨出一大步」。 \n \n 第三,建立一個更公平、更快速的勞工調解和訴訟程序。去年底,《勞動事件法》已經三讀通過,這是司法改革的一環。司法院將依據這部全新的法律,設立勞動專業法庭,並減免勞工或工會提起訴訟時的費用。 \n \n 蔡英文說明,等《勞動事件法》正式實施後,未來勞工如果遇到勞資糾紛,將可以在更專業、平等的調解和訴訟程序中,爭取自己的權益。 \n \n 她也請勞動部再接再厲,好幾部重要的法案,包括《最低工資法》、《勞工職業災害保險法》及《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都務必加快腳步推動,加速實現政府對勞工的承諾。 \n \n 蔡英文強調,全力拚經濟的同時,也不會忘記分配的問題,把經濟果實分享給勞工,多照顧勞工朋友的生活,這就是她做總統,每一天努力的目標。 \n \n 雖然政策轉換成成績,總是需要時間,不過,她認為,只要一步一步的努力,成果終究會逐漸浮現。勞工朋友們的待遇、勞動的環境、以及勞權的保障,依然都會穩定上升。

  • 中央派遣人力砍對半 2年歸零

     為改善國內低薪狀況,中央政府帶頭,調降50%派遣人力,7000多人砍半至3000多位,預計2年內歸零。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施能傑昨表示,1月起已有機關陸續完成調整,原派遣人力改為政府自雇臨時或約聘雇人員,差別在於這些人可望有年終獎金能領,薪資將逐步調整趨近3萬元。 \n 此外,華航機師勞資協商如火如荼,但國內人數已逾81萬人的派遣工若要與雇主(派遣公司)進行團體協商,以往需要派遣工會成員人數達到公司所有派遣員工2分之1以上,才有協商資格,勞動部日前對此做出函釋,未來只要工會人數達到派遣公司所派案場員工人數2分之1以上,即具有協商權,雇主不得拒絕,拒絕即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n 施能傑說,過去社會上不接受政府使用派遣人力,是既已委外,但政府對派遣工,又要指揮監督,但真正委外是政府不再當監督人,為避免矛盾,因而建議政府如果需要人力,就不要再用派遣,應直接自雇。 \n 施能傑並說,派遣後改為政府自雇臨時人員後,一年一約,適用勞基法,就勞健保支出而言,沒有太大差別,但政府不必再付服務費給派遣公司,也會設法為臨時或約聘雇,發給年終獎金,過去月薪低於3萬者,將逐步漸進隨低薪方案上調,趨近3萬元,待遇更好。

  • 政府派遣人力減員 今年砍半 2年內歸零

     行政院人事總處人事長施能傑13日指出,今年將積極推動減少政府機關派遣人力的政策,執行率將達到5成,目標2年內歸零,自2021年起不再使用派遣人力。 \n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任內宣示,政府機關將不再使用派遣人力,改由各機關自行聘用,並於2019年元旦正式實行。 \n 目前中央機關的派遣人力約為7,000人,以農委會最多。施能傑表示,派遣人力改為機關自僱的過渡期為2年,今年將減少50%的派遣人力、約減少3,000多名派遣人力目標在2021年起不再使用派遣人力,政府的人力需求將改為自僱,讓僱用跟指揮監督的權利義務關係更明確,以保障勞工權益。

  • 政府帶頭抗低薪 人事長施能傑:今年減少約5成派遣人力

    政府帶頭抗低薪 人事長施能傑:今年減少約5成派遣人力

    為解決低薪問題,政府今年起降低派遣人力50%,將從7000多人砍半,減少3000多名派遣人力,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施能傑表示,1月起有些機關已陸續完成調整,未來派遣人力將轉為政府自雇的臨時人力或約聘雇人員,差別是這些人可望領到年終,薪資也將逐步調整趨近3萬元。 \n \n施能傑表示,過去社會上不接受政府使用派遣人力的原因,是明明法律上規定委外,結果派人來政府工作,又要接受政府指揮監督,真正的委外是政府不再當監督人,為避免矛盾,建議政府如果需要人力,就不要再派遣,應直接用自雇。 \n \n施能傑並說,改為派遣之後最大差別就是不會有派遣公司,政府也減少服務費開支,而派遣人員改為政府自雇臨時人員,多數會增加年終獎金,過去月薪低於3萬者,也將逐步漸進隨低薪方案上調,趨近3萬元,待遇更好。 \n \n人事總處表示,行政院設定2年度為期,逐步推動派遣歸零,並規劃自2021年起不再運用勞動派遣,目的是讓公部門多元人力的僱用及指揮監督回歸同一雇主,更直接及妥適保障勞工權益。經人事總處瞭解,行政院所屬各機關已陸續啟動零派遣計畫執行的相關作業,預計到今年底,將會減少運用約5成的派遣勞工。 \n \n行政院去年檢討低薪問題,原因之一是非典型就業,當時統計公務機關、國營事業、政府投資事業、政府捐助法人及政府機關的派遣人員,總薪資未達3萬元者約1.6萬人,政院決定將漸進式提升其總薪資至3萬元。

  • 人事總處:政院派遣人力歸零 不會造成承攬人力大量增加

    賴揆核定中央機關逾7000派遣工兩年內歸零,遭指將改為勞務承攬,賴揆上午指出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施能傑對外說明,強調將來9成的勞動派遣人力將轉為政府的自雇人力,只有不到10%會轉為其他方式辦理聘用,以避免形成錯誤視聽。人事總處則表示,政院派遣人力歸零改自僱人力,不會造成承攬人力大量增加。 \n \n賴揆在院會上表示,過去兩年來,在蔡總統領導下,許多社會長期追求的改革工作都已逐一完成。在基層有一些肯定,但也有部分懷疑,勞動團體長期追求將派遣人力轉為政府正式編制內人力或臨時人力,政府雖有決心要解決,卻有部分團體質疑將政府派遣人力轉為承攬工作。 \n \n人事行政總處隨後發出新聞稿表示,行政院日前核定「行政院暨所屬機關(構)檢討勞動派遣運用實施計畫」,設定以2年度完成零勞動派遣,並針對現行派遣人員所辦理的業務性質,檢討調整用人類型,超過9成將改為政府自僱人力,少數屬於不需要機關指揮監督之業務,如事務性、操作性之單純工作項目,才能以勞務承攬方式辦理,所以零派遣計畫不會造成承攬人力大量增加。 \n \n人事行政總處進一步指出,凡是不需要指揮監督的業務改以承攬方式辦理時,也將完全依照「政府機關(構)運用勞務承攬參考原則」等相關規定辦理,以保障承攬人派駐勞工權益,不會有不當運用勞務承攬和損及人員權益的問題。

  • 派遣歸零卻轉承攬 勞團批:殺了派遣工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拍板行政院及所屬機關7千多名派遣人員在兩年內歸零,大部分派遣工改為政府自雇的臨時人員,但電話總機、清潔、檔案管理等「非核心業務」則轉變為勞務承攬。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批評,政府說要讓派遣工消失,卻將他們推入更不穩定的勞動環境,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工會要求賴清德以「直接僱傭」方式,達成消滅「勞動派遣」的終極目標。 \n \n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理事長吳月霞指出,她服務的台中榮總長期使用派遣人力,每隔3到4年重新招標、勞工就要換一次約,服務年資全部都歸零,後來才籌組工會向中榮爭取年資併計。吳月霞說,明明都在同一個工作地點做一樣的工作,卻要一直換老闆,工作條件越來越差。賴揆今天這樣處理,真的是「殺了派遣工、挖了承攬坑」,希望能爭取直接雇用。 \n \n勞動視野協會理事邱羽凡說,今天的政策重點不是有沒有派遣,而是有沒有直接雇用,否則用承攬、委任都一樣,勞工處境不會有任何改變。邱羽凡也提及,政府想要採用勞務承攬,那對承包商的規範制度是如何?如果政府沒有規範承包商,把問題往外推,只會讓這些弱勢、不穩定的非典型勞動者處境更糟。 \n \n工會除了要求政府在兩年內盤點全國公部門非典型僱傭人數,立即讓這些非典型勞動者回復與中央部門及地方政府的直接僱傭關係外,也要求政府應在短期內修訂「政府採購法」相關規定,明文排除違法侵害派遣工勞動權益的外包廠商投標,保障勞工的勞動環境。

  • 派遣勞工保護法才是正道

     行政院長賴清德拍板中央政府機關派遣人力於2年內歸零,並強調「改以機關自雇人力為主,並不是要直接減少用人」。減少中央機關現有的7238名派遣員工,回歸行政機關自雇人力,由政府率先企業實施,確實展現政府有心解決20多年來的奇怪現象─全國使用最多派遣勞動力的雇主,竟然是政府! \n 但中央政府為什麼要用那麼多勞動派遣人力,卻是許多人的疑問。 \n 立法機關為管理中央政府機關員額,增進員額調配彈性,提升用人效能,民國99年4月1日起施行《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將中央政府所有的人力分成5類,機關員額總數最高限為17萬3000人。第一類是政務人員,第二類俗稱「約聘雇人員」,兩者都有員額限制,在人力仍不足的情況下,各機關又進用了所謂的「臨時人員」。後來又因行政院人事行政局要求各行政機關限制進用臨時人員,除非有「重大政策須進用臨時人員之專案、計畫或特殊事由」,各機關只好將臨時人員的人事預算改為業務預算,以委託外包人力方式辦理。這就是行政機關使用派遣勞工的主因。 \n 中央行政機關真的需要那麼多派遣勞動力嗎?台灣在解嚴以後,法令增長速度非常快,政務和行政業務急劇增加。以勞動部勞工保險局為例,民國39年台灣試辦勞工保險時,只是台灣省政府社會處下屬的一個小事業單位,精省後隸屬中央,最後改制為勞動部勞保局。 \n 但勞保局的人力成長趕不及業務的增長。民國73年《勞動基準法》施行,有了「積欠工資墊償基金」的業務,找勞保局!78年施行農民健保,也找勞保局!84年開辦全民健保,要挖腳熟悉的行政人員,也從勞保局找!勞保局幾乎切出一半的人員到當年的中央健保局,剩下的人員仍要負責所有的業務。 \n 91年實施就業保險,94年實施《勞工退休金條例》,97年國民年金保險開辦,重擔也都落在勞保局!請問:勞保局的行政人員是神還是超人?雖然勞保局的員額根據《勞動部勞工保險局組織法》,不計算在中央總員額內,但員額總數仍限制在1915人,而且目前仍未補足。 \n 中央行政機關計畫終結「勞動派遣」,勞動力的需求若以「臨時人員」雇用,政府必須依照《勞基法》及相關勞動法令保障其權利。未來若因使用網路或科技技術後可減少勞動力,也必須訂有完整的精簡人力配套法令和計畫,避免再次發生類似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實施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後,造成國道收費員權益爭議事件。 \n 其次,應避免需求的勞動力轉向對工作者更不利的「個人勞務承攬」。 \n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盡快完成「派遣勞工保護法」的立法,這才是保障派遣勞工的正道。 \n (作者為銘傳大學法律系教授)

  • 劉士豪》派遣勞工保護法才是正道

    行政院長賴清德拍板中央政府機關派遣人力於2年內歸零,並強調「改以機關自雇人力為主,並不是要直接減少用人」。減少中央機關現有的7238名派遣員工,回歸行政機關自雇人力,由政府率先企業實施,確實展現政府有心解決20多年來的奇怪現象─全國使用最多派遣勞動力的雇主,竟然是政府! \n 但中央政府為什麼要用那麼多勞動派遣人力,卻是許多人的疑問。 \n 立法機關為管理中央政府機關員額,增進員額調配彈性,提升用人效能,民國99年4月1日起施行《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將中央政府所有的人力分成5類,機關員額總數最高限為17萬3000人。第一類是政務人員,第二類俗稱「約聘雇人員」,兩者都有員額限制,在人力仍不足的情況下,各機關又進用了所謂的「臨時人員」。後來又因行政院人事行政局要求各行政機關限制進用臨時人員,除非有「重大政策須進用臨時人員之專案、計畫或特殊事由」,各機關只好將臨時人員的人事預算改為業務預算,以委託外包人力方式辦理。這就是行政機關使用派遣勞工的主因。 \n 中央行政機關真的需要那麼多派遣勞動力嗎?台灣在解嚴以後,法令增長速度非常快,政務和行政業務急劇增加。以勞動部勞工保險局為例,民國39年台灣試辦勞工保險時,只是台灣省政府社會處下屬的一個小事業單位,精省後隸屬中央,最後改制為勞動部勞保局。 \n 但勞保局的人力成長趕不及業務的增長。民國73年《勞動基準法》施行,有了「積欠工資墊償基金」的業務,找勞保局!78年施行農民健保,也找勞保局!84年開辦全民健保,要挖腳熟悉的行政人員,也從勞保局找!勞保局幾乎切出一半的人員到當年的中央健保局,剩下的人員仍要負責所有的業務。 \n 91年實施就業保險,94年實施《勞工退休金條例》,97年國民年金保險開辦,重擔也都落在勞保局!請問:勞保局的行政人員是神還是超人?雖然勞保局的員額根據《勞動部勞工保險局組織法》,不計算在中央總員額內,但員額總數仍限制在1915人,而且目前仍未補足。 \n 中央行政機關計畫終結「勞動派遣」,勞動力的需求若以「臨時人員」雇用,政府必須依照《勞基法》及相關勞動法令保障其權利。未來若因使用網路或科技技術後可減少勞動力,也必須訂有完整的精簡人力配套法令和計畫,避免再次發生類似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實施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後,造成國道收費員權益爭議事件。 \n 其次,應避免需求的勞動力轉向對工作者更不利的「個人勞務承攬」。 \n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盡快完成「派遣勞工保護法」的立法,這才是保障派遣勞工的正道。 \n \n(作者為銘傳大學法律系教授) \n

  • 派遣歸零 掩耳盜鈴

     基於保障勞工權益,也為了實踐競選政見,行政院宣布各部會派遣人員兩年內歸零,未來將改以公開遴選臨時人員的方式取代。表面上看似好事一樁,實則因7000人的海選,未來不知是否會演變成一場更大的災難,或只是將業務改以「個人承攬」的煙火秀。如果勞工不能因此而享有更佳的薪資與福利,豈不只是「掩耳盜鈴」,徒留笑柄在民間。 \n 行政院計畫將「派遣工歸零」但其實派遣減量早於2014年便已施行,結果是派遣改用「承攬」代替,使得行政機關的派遣人數自2014年起確實下降了,但勞務承攬者卻逐年增加,至2017年反而多了19%。 \n 那麼派遣與業務承攬有何不同?其實業務承攬就是外包,它與派遣最大的不同,在業務執行者所能得到的保障有別。在派遣三角關係中,派遣公司提供要派單位(行政機關)所需人力,可知派遣公司是派遣工的雇主,按理應依《勞基法》之規定給予員工基本保障。但承攬則意味著行政機關與承包商間是業務委託關係,除非執行人員發生職業災害,否則法律並未明定承包商的責任。而且承攬權大多是競標取得,所以承包商會因得標金額不同,使得旗下業務執行人員收入不固定,同時沒有特休假或資遣費等福利。 \n 雖說公部門臨時人員於2008年已納《勞基法》適用範圍,但當年不少公家機關正是考慮須額外負擔這群人的勞保及勞退金提撥費用,而將其改以派遣或勞務承攬。現在又因派遣尚未法制化,無法強行要求派遣公司落實《勞基法》,遂採限期歸零措施,再經公開遴選聘為臨時人員,根本是重回原點。 \n 但以臨時人員任用後,就能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嗎?猶記得臨時人員適用《勞基法》那年,便曾發生「一年一聘」若有連續事實,能否將「定期契約」視為「不定期契約」?對此身為當事人的高雄市勞工局,以臨時人員所屬工作乃「特定性工作」為由,將其排除在「不定期契約」門外。顯然未來公部門與臨時人員間之勞資關係會如何,考驗似乎才正要開始。 \n 今日公部門就是因為受制於預算,才有約聘僱人員、臨時人員、派遣工及業務承攬等勞動關係,使得非公務員中既有適用約聘人員的法令及《勞基法》者,亦有得自行到職業工會加保的業務承攬人。足見「錢」才是勞工權益可否實踐的關鍵,蔡政府如想釜底抽薪徹底解決問題,除了健全法制外,還是要拚經濟,政府稅收充裕後,才可能讓公部門中的非公務員有好日子。(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經濟》中央拚2年內零派遣,政院:23日說明具體做法

    行政院長賴清德拍板敲定行政院暨所屬機關要在2年內達成「零派遣」目標,行政院人事總處表示,相關做法及配套措施已訂有規範,下周一(23日)將邀集各機關說明詳細具體做法、並交換意見,將以務實穩健做法將多數勞動派遣人力逐步轉換為自僱人力。 \n \n人事總處表示,為落實總統勞動政策、強化勞工勞動條件保障,行政院長賴清德核定零派遣計畫,計畫目的在於依業務性質改變用人方式。此計畫並非要直接減少用人,而是依業務性質改變用人方式,改以機關自雇人力為主。 \n \n人事總處指出,由於政府業務性質多元,核心業務以進用編制內公務人員為主,非核心業務則採非編制自僱人力、或委外獲得所需人力為普遍做法。截至今年首季,共有10個地方縣市有運用派遣人力,進用總人數為213人,其中6縣市進用人數低於10人。 \n \n人事總處表示,為執行零派遣計畫,相關做法及配套措施已在計畫中訂有規範,為利各機關後續執行,將於23日邀集各機關說明詳細具體做法並交換意見,同時也會副知地方政府,在尊重地方自治權責下鼓勵地方政府參考辦理。 \n

  • 中央零派遣惹議 Kolas:是「鼓勵」地方跟進 人總下周一向機關說明

    賴揆透過臉書宣布重大政策,強調行政院暨所屬機關構要在2年內達成零派遣。台北市長柯文哲抱怨,常常在報上看到政院的政策「真可怕」應該先知一下,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表示,中央機關帶頭作,只是鼓勵地方政府跟進,但還是會尊重地方政府決定。昨到政院出席災防座談的嘉義市長涂醒哲說,他支持中央政策,「去問派遣工應該會很高興有這樣的制度」。人事總處表示,下周一將邀集各機關說明零派遣詳細具體做法並交換意見。 \n \n賴揆核定「行政院暨所屬機關構檢討勞動派遣運用實施計畫」,設定以2年度完成零勞動派遣。這項政策沒有舉行記者會,而是透過臉書對外公布,引起柯文哲不滿,但Kolas表示,她不曉得柯文哲是透過何種管道知道訊息,但政院的決定是中央機關帶頭作,建議各縣市地方政府盤點非典型勞動力人數,鼓勵地方政府跟進,但地方要不要跟進還是尊重地方政府決定。 \n \n人事行政總處表示,零派遣計畫目的在於依業務性質改變用人方式,大多改以機關自僱人力為主,並不是要直接減少用人。為執行零派遣計畫,相關做法及配套措施已在計畫中訂有規範,為利各機關後續執行,人事總處將於下周一(23日)邀集各機關說明詳細具體做法並交換意見。 \n \n人事行政總處也說,另有關地方政府部分,根據今年第1季統計資料,現行有運用勞動派遣者為10個縣市,其進用總人數為213人,其中有6個縣市進用人數低於10人,上開零派遣計畫行政院也會副知地方政府,在尊重地方自治權責下,行政院鼓勵地方政府參考辦理。 \n \n人事行政總處指出,由於政府業務性質多元,在核心業務上以進用編制內公務人員為主,至於非核心業務採用非編制自僱人力或委外方式獲得所需人力,是普遍做法。所以零派遣計畫是以務實穩健做法將多數勞動派遣人力逐步轉換為自僱人力,並落實勞動權益保障。

  • 林昭禎》派遣歸零 掩耳盜鈴

    林昭禎》派遣歸零 掩耳盜鈴

     基於保障勞工權益,也為了實踐競選政見,行政院宣布各部會派遣人員兩年內歸零,未來將改以公開遴選臨時人員的方式取代。表面上看似好事一樁,實則因7000人的海選,未來不知是否會演變成一場更大的災難,或只是將業務改以「個人承攬」的煙火秀。如果勞工不能因此而享有更佳的薪資與福利,豈不只是「掩耳盜鈴」,徒留笑柄在民間。 \n 行政院計畫將「派遣工歸零」但其實派遣減量早於2014年便已施行,結果是派遣改用「承攬」代替,使得行政機關的派遣人數自2014年起確實下降了,但勞務承攬者卻逐年增加,至2017年反而多了19%。 \n 那麼派遣與業務承攬有何不同?其實業務承攬就是外包,它與派遣最大的不同,在業務執行者所能得到的保障有別。在派遣三角關係中,派遣公司提供要派單位(行政機關)所需人力,可知派遣公司是派遣工的雇主,按理應依《勞基法》之規定給予員工基本保障。但承攬則意味著行政機關與承包商間是業務委託關係,除非執行人員發生職業災害,否則法律並未明定承包商的責任。而且承攬權大多是競標取得,所以承包商會因得標金額不同,使得旗下業務執行人員收入不固定,同時沒有特休假或資遣費等福利。 \n 雖說公部門臨時人員於2008年已納《勞基法》適用範圍,但當年不少公家機關正是考慮須額外負擔這群人的勞保及勞退金提撥費用,而將其改以派遣或勞務承攬。現在又因派遣尚未法制化,無法強行要求派遣公司落實《勞基法》,遂採限期歸零措施,再經公開遴選聘為臨時人員,根本是重回原點。 \n 但以臨時人員任用後,就能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嗎?猶記得臨時人員適用《勞基法》那年,便曾發生「一年一聘」若有連續事實,能否將「定期契約」視為「不定期契約」?對此身為當事人的高雄市勞工局,以臨時人員所屬工作乃「特定性工作」為由,將其排除在「不定期契約」門外。顯然未來公部門與臨時人員間之勞資關係會如何,考驗似乎才正要開始。 \n 今日公部門就是因為受制於預算,才有約聘僱人員、臨時人員、派遣工及業務承攬等勞動關係,使得非公務員中既有適用約聘人員的法令及《勞基法》者,亦有得自行到職業工會加保的業務承攬人。足見「錢」才是勞工權益可否實踐的關鍵,蔡政府如想釜底抽薪徹底解決問題,除了健全法制外,還是要拚經濟,政府稅收充裕後,才可能讓公部門中的非公務員有好日子。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n

  • 林佳龍支持派遣工歸零 應先由政府做起

    林佳龍支持派遣工歸零 應先由政府做起

    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布將在2年內讓中央及所屬機關派遣人力歸零,台中市長林佳龍20日表示,他支持賴揆這項政策,這也與他施政方向一致,台中市府還有七十幾名派遣人力,將向中央爭取應有的員額進行制度化,讓勞資合作關係更好。 \n \n林佳龍今天在出席「中台灣會展產業聯盟」時受訪指出,他很支持賴揆這項提議,派遣工歸零工應由政府機關做起,事實上,這也是他擔任市長後努力推動的方向,針對市府內部派遣同仁進行了解,並陸續採取行動。 \n \n台中市府目前還有70幾名派遣人力散布在各機關單位,林佳龍說,台中市政府受制於員額規定,六都之中公務員與市民比例是負擔最重的,市府將持續跟行政院爭取應有的員額進行制度化,提升較好的勞資合作關係。 \n \n他也舉例,1999便民專線之前是委託中華電信以派遣人員擔任,人數約70多名,為了提高服務品質與工作士氣,他已將全部的話務人員改為市府約僱任用。 \n \n「我們怎麼善待基層員工,同仁就會怎麼看待我們,這是一體兩面!」林佳龍強調,1999從派遣工轉為市府約僱人員,效率跟效果都非常好,連續三年得到服務業奧斯卡獎,今年又再次蟬連,充分顯示政府不該帶頭使用大量的派遣人力。

  • 派遣專法上路前 三原則先行

     行政院長賴清德宣示,2年內要達到「零派遣」目標,改由政府擔任雇主。在《派遣勞工保護法》專法出爐之前,勞動部表示,擬先從行政指導開始,把同工同酬、共同負責、禁止簽署短期間「登錄型」定期契約等三大原則入法。 \n 至於總統蔡英文的政見之一的派遣工專法,政院發言人谷辣斯表示,勞動部正在研議立專法或補強現行行政法規命令,相關立法進程仍在討論中。 \n 勞動部過去曾推動《派遣勞工保護法》立法,但對於使用派遣行業究竟要採正面表列、還是負面表列,及企業使用派遣比率等限制,勞資雙方意見差距很大,所以即便勞動部曾在2004年擬出草案、送進行 \n 政院,但至今仍未完成立法。 \n 勞動部次長施克和則強調,不會因派遣工專法暫未立法就沒有保障方式,勞動部下半年擬先從行政指導著手,目前已訂定包括「勞動派遣權益指導原則」、「派遣勞動契約應約定及不得約定事項」,未來會先把較具共識部分,例如派遣工與正職勞工同工同酬、派遣公司與要派公司承擔共同責任(例職災補償、工資補充),禁止派遣公司與勞工簽署「登錄型」定期契約等3大原則先入法。 \n 施克和說,相關事項要入什麼法,何時入法,都還需要討論,勞動部下半年會跟專家學者、雇主團體、勞工團體密集討論。 \n 谷辣斯(Kolas)昨也指出,派遣人員與臨時人員差異在於,派遣人員先受A公司聘雇,後至B公司服務,常有權責不明確情況,因此政院2年內讓派遣人員歸零,政府直接成為聘僱員工的老闆,藉此守護勞工權益。 \n 行政院及所屬中央政府機關今年第一季共聘用7,238名派遣人員,經賴揆拍板後,將於2年內逐步歸零,改以公開遴選之程序聘用臨時人員,至於公開遴選如何進行,谷辣斯表示,由各需用政府機關成立遴選小組,以公開程序自行招聘臨時人員。 \n 另各部會所屬事業機構369名派遣人員,谷辣斯也說,要同步在2年內歸零,分別隸屬經濟部、財政部與央行,其中198名派遣人員都在台電,負責建廠工程人員;財政部134人在台銀,負責學貸款對保、催收、信用卡申辦及舊幣搬運工;央行事業機構37人則在鑄幣廠和印刷廠,都是清潔人員。

  • 中央零派遣宣示守護勞工權 籲地方跟進

    行政院長賴清德「行政院暨所屬機關構兩年內達成零派遣」,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卡達)上午表示,這項宣示代表政府要「守護勞工權」未來零派遣後,所需人力將由各機關構自己組成遴選小組,透過公平、公正、公開的遴選過程,重新遴聘所需臨時的非典型人力,也呼籲地方政府跟進。 \n \nKolas表示,要達成中央零派遣,非常重要的是配套措施,在依照派遣人力合約終止後,應由中央機構自己組成遴選小組,透過公平、公正、公開的遴選過程,重新遴聘非典型人力;由於政府機關的確有許多是需要非典型人力來支援,賴揆所做的決定,是往前踏出一步,希望宣示保障勞工權利的重要立場。 \n \n對於同樣是非典人力,由派遣人力改成臨時人員,究竟有何差別?Kolas說,派遣跟臨時人員的差別,就是希望擺脫過去派遣人力爭議,例如由A公司聘雇,卻把人派到B公司服務,導致權責不分,尤其在發生爭議時,工作者容易成為人球,這次希望中央派遣人力歸零,就是希望改變契約型態,把派遣合約改成臨時人員合約,簡而言之,就是讓政府來當老闆,由政府直接聘雇員工,付薪水、督導,政府也必需直接面對勞基法相關規定。 \n \n至於外界質疑改為各機關構各別遴選臨時人員,會不會產生酬庸?Kolas強調,相關遴選是透過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進行,這是重要精神,未來各機關都要定遴選辦法及流程。此外,Kolas也說,在中央帶頭的情況下,政院也呼籲地方政府跟進零派遣的政策方向。 \n \n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帶頭零派遣,未來還要不要將派遣單獨立法,Kolas回應,到底要不要單獨立法,還是針對現有的法規命令修正,勞動部正積極研討當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