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露水的搜尋結果,共13

  • 不被收進旅行書的紐約8

     10 \n 此刻她在旅館,在加勒比海女人扒光她的一切後。 \n 她不知為何身在此地,她感覺身體發著熱,高燒狀態,但她的頭皮卻好涼。像是頭顱裡有座火山,頭皮卻如冰山。 \n 她從此將一無所有。 \n 終於門外有電梯停在此層了,她抱膝等待陌生客尋芳問柳,她已無芳,柳枝卻在。 \n 是好看的男人,她浮起第一個念頭。寂寞的男人,放下背包尋向她來。那一刻她感到涕零,她宛如望見在戰地情人之前的經典情人,經典情人禁錮異鄉,某夜突破防線召妓,一個韓國女來。他曾對她說,如果他有愛滋,那是唯一的可能。他們從台北東區一路騎摩托車欲往宜蘭九彎十八拐的夜晚途中休憩於新店,新店高處的碧潭飯店,俯瞰碧潭深水,原本一切悠悠,但隔壁交歡者以男女高音的撞擊在告知著他們在一家飯店,經典情人抱著她,突然他想起了自己曾有的深深寂寞,無以排遣的寂寞最後以召妓緩解,卻自此得了記憶的熱病。 \n 她把情人前面都加上了形容詞,以藉此區分。經典情人戰地情人普通情人無明天情人幻想情人,一直到今天即將要發生的露水情人。 \n 她見到男人推門進入的第一眼,她知道他們將成為情人,雖然只是露水之將消溶於白日。 \n 第一晚,男人疲累地只是要她抱他睡覺,和衣而睡。(待續)

  • 露水姻緣鬧得滿城風雨 吳綺莉如何迷倒成龍?

    露水姻緣鬧得滿城風雨 吳綺莉如何迷倒成龍?

    吳綺莉的美宛如曇花一現,眾所周知她與成龍的那段情,不過是露水姻緣卻鬧得滿城風雨,最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她堅持生下小龍女。說她有多愛成龍,見不得,更像是賭氣吧!一個花樣年紀的女人,卻為了一個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孤注一擲,連條後路都不留給自己,真的夠傻! \n吳綺莉,1972年9月23日生於香港。1990年香港亞洲小姐選美冠軍,之後曾為亞洲電視拍下不少劇集,後轉投無線電視。1999年年底生下了女兒吳卓琳,2011年回到香港,並擔任主持。吳綺莉依然想回到娛樂圈,但卻年華漸老。除了成龍曾給予她的光環和恥辱外,或許能令觀眾記得的也只是她亞姐冠軍的頭銜。演藝圈中的美人太多,吳綺莉有多美呢?或許在當時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的一朵,畢竟張敏、邱淑貞、王祖賢、鍾楚紅、黎姿等女星比她美太多。 \n相傳成龍與吳綺莉相識於朋友派對,在朋友的派對上,成龍與吳綺莉相見,或許彼此相互吸引的緣故,成龍走到吳綺莉面前微笑著叫:「吳綺莉!」面對國際巨星成龍的微笑,吳綺莉有些吃驚地說:「你知道我是誰?」成龍則微笑著答:「亞姐冠軍吳綺莉,問問香港有誰不知道?」吳綺莉確實有些受寵若驚,得到巨星成龍的意外讚賞,吳綺莉心情頗為激動和興奮,隨後兩人在派對的角落坐下傾心相談,有當年在場的朋友回憶說:「當時看他們那樣子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這種感覺,當晚參加派對的人基本都已經看出來了,當時圈內的人都已經明顯感覺到,香港接下來要走紅的明星肯定是吳綺莉,同時也將是成龍的紅顏知己。 \n小龍女懷於成龍生日前後,眼快到成龍生日了,有幾個圈中朋友表示要為他慶祝一番。於是吳綺莉自告奮勇,要為成龍張羅。4月7日是成龍的生日。這一天,朋友為他舉辦的生日派對盛況空前。事後吳綺莉懷孕,公開預產期,熱心人幫吳綺莉推算了一番,驚訝地發現,播種期正是在成龍生日前後。至此香港傳媒們才如夢方醒地大叫上當,大家公認自己當時被這個亞洲影帝的一流演技給騙了。五六月間,吳綺莉休假。成龍這時在加拿大拍戲。吳綺莉便將休假地選在加拿大。 \n經過思考也經過與親人、朋友的商量,同時多少也有點報復成龍的意思,吳綺莉終於做出了最後決定,將孩子生下來!之後,吳綺莉再沒有跟成龍打招呼,退了加拿大的飯店房間,獨自回到了香港。接著就向無線遞交了為期半年的事假申請,然後回家休假去了!接下來的幾個月,兩人的世界靜悄悄。直到10月份吳綺莉向傳媒爆出懷上龍胎的新聞而石破天驚!新聞媒體和娛樂界像撒進水的油鍋,頓時沸騰起來。 \n1998年10月,吳綺莉在鄭裕玲主持的節目中確認成龍是肚子裡的寶寶的經手人之後,香港媒體立即行動,尋找成龍的蹤跡。但是他們發現,自吳綺莉懷孕消息爆出,一向不隱瞞行蹤的成龍一反常態,早已經不知所蹤了。據說當時的成龍已飛赴洛杉磯,向太太林鳳嬌負荊請罪。 \n當時,全港記者都在等候成龍大哥的出現,11月10日《東方日報》突然傳出個驚人消息,指有人擁有一盒吳綺莉與成龍對話之錄音帶,內容足以證明吳綺莉腹中孩子的經手人身份。若然將來成龍不肯面對或承擔責任的話,這盒錄音帶就很可能成為最有力的證明,也是待孩子長大後,向這個孩子交代身世的證據......迫於壓力,成龍終於回應了。他給香港記者留下一句經典「金句」:我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n如今成龍的私生女吳卓林已經17歲了,自從2001年隨母吳綺莉移居上海後,成龍那標誌性的大鼻子也在小龍女逐步發育的臉上留下了痕跡,連房祖名看到她的照片都驚呼:好可愛,像我像到死!但因為吳綺莉的所作所為,成龍始終只能對小龍女心存愧疚。林鳳嬌不容易,一個女人再好再寬容也有個度,成龍不可能再把林鳳嬌置於風口浪尖,再次對不起她。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之事負責,在這件事上,小龍女吳卓林是最無辜的。

  • 命理師:兩人露水姻緣

     羅志祥17日認愛周揚青,姓名學老師吳美玲認為「兩個人滿適合的」;雖今年入秋後,兩人的婚姻宮會有障礙,但過了明年秋天,若沒因障礙而分開,就會結婚,且這段戀情反而是男方會帶旺女方。 \n 吳美玲表示,單就姓名學來看,周揚青是「有個性」的女生,且羅志祥這兩年財運、事業都很不錯,反而是女方明年財運不好,所以女方對於男方的事業並沒直接幫助。 \n 而通靈魔法命理師沈嶸則表示,兩人的感情「不是正姻緣」,是露水姻緣;女方雖然很喜歡男方,想共組家庭的意圖高,但男方沒有,會不會結婚要看女生手段,兩人屬於激情式關係,尚未穩定,除非意外懷孕,否則兩人不會結婚。

  • 《紅顏露水》 Rain、劉亦菲片場照曝光

    《紅顏露水》 Rain、劉亦菲片場照曝光

    電影《紅顏露水》導演高希希,昨在微博上寫到:「大家好,好久不見,我的電影取景於上海、維也納多地,歷經50天拍攝完成,現已如火如荼進行後製,最後非常感謝Rain、劉亦菲等演員及現場工作人員們。」他並放一張劉亦菲和Rain在拍攝現場的照片,讓粉絲先睹為快。

  • Rain拍戲第一天說中文 劉亦菲訝異

    Rain拍戲第一天說中文 劉亦菲訝異

    韓國男星Rain與劉亦菲、陳冲、王學兵等人昨(26日)出席新片《紅顏露水》上海記者會,劉亦菲大力稱讚Rain,她表示,之前曾跟日本演員合作時大家都各說各的,但Rain開拍第一天就說中文令她十分驚訝,她自己則根本不敢想像能用韓語演戲。 \n \n《紅顏露水》是Rain退伍後復出娛樂圈的第一部電影,他目前正在努力學中文,已可以簡單與劇組工作人員溝通。昨天記者會上的流利中文讓現場媒體印象深刻,不過他也笑說「中文真的非常難學,特別是發音語法」。 \n \n電影《紅顏露水》改編自張小嫻小說《露水紅顏》,該片預計今年11月11日在大陸上映。 \n

  • Rain與劉亦菲出演「紅顏露水」中國電影

    南韓歌手Rain,將首次出演暫定名稱為「紅顏露水」的中國電影。所屬的經紀公司CUBE娛樂今天表示,Rain將在中國導演高希希的新作「紅顏露水」中,擔任男主角(徐承勳),女主角(邢露)由劉亦菲飾演。Rain將於3月中旬,前往上海開始拍攝。(王長偉 首爾報導) \n電影中的男主角(徐承勳),是東南亞最大企業的唯一繼承人,也是充滿激情和才華橫溢的青年畫家。他與電影中的女主角(邢露),懷著不同的目的接近對方,但無可救藥地墜入愛河。Rain將與劉亦菲一同演繹真實而偉大的愛情。

  • 喝露水躲樹下 日客驚魂4天

    喝露水躲樹下 日客驚魂4天

     七十八歲日籍旅客鈴木節兵衛,四天前在瑞芳黃金博物館園區失蹤,警消連日搜山無所獲,五日下午,他竟一身狼狽出現在離失蹤地十餘公里外的濱海公路,被趕來的員警送醫。鈴木滿身被芒草刺傷、嚴重脫水,被問及四天如何度過?他哽咽說:「完全記不得了」。 \n 鈴木節兵衛二日上午隨日本旅行團一行十七人到黃金博物館,逕自脫隊後失聯,警消二日晚間八時接獲通報,連日派出兩百多名人力在五公頃大的園區內搜索,遲遲不見老翁人影。 \n 歷時九十六小時,正當所有人以為凶多吉少時,十三層舊礦場的警衛昨天下午在台二線發現一名形跡奇怪的老人,原以為是竊賊,打電話報警,鼻頭派出所員警欒承趕到現場,馬上認出他就是失蹤的鈴木節兵衛。 \n 鈴木癱軟在員警身上,用剛學的中文說「好累,救救我」,員警見他嚴重脫水又沒吃東西,趕緊拿水、乾糧幫他解飢止渴。 \n 該團導遊得知團員尋獲,立刻到場安慰老翁,導遊一句「大丈夫」(日語沒事了),老翁再也忍不住情緒,一串串淚珠潸然而下,送醫後已無大礙。 \n 警消研判,日人身上有多處遭芒草割傷傷痕,衣褲溼透、身體脫水,應該是誤入深山而迷途。 \n 四天三夜怎麼度過?年事已高的鈴木卻怎麼都記不起來,只說「不斷在芒草高過他的荒野走不出來,累了就躲在樹下或空屋中」,「全身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溼透的」,他也曾喝露水,藉此求生。 \n 期間,他依稀記得有人經過「卻都很快不見」,他下意識的朝著遠處路燈及下坡處走,最後才在一處工廠落腳,被警衛發現而獲救。 \n 鈴木說,這是他第一次來台灣旅遊,為了到台灣,先前拚命苦讀中文,沒想到首次到台灣卻遇到他這一生最嚇人的意外,完全沒有料想到。 \n 帶團的陽達旅行社導遊,直到二日晚間才報警,被質疑有業務疏失。陽達旅行社表示,目前確定老翁安全後,將進一步調查,若有疏失,一定處分。

  • 都會時評-不要露水姻緣

     為了安撫合併後溪北人心,台南市議會打算花一筆上百萬元的修繕費用,搬師舊南縣議會召開臨時會,這個會期掐頭掐尾,實際開會不到十天,會後依然人去樓空,鏡花水月,有如一段露水姻緣,不要也罷。 \n 台南縣市合併後,迄今各級單位存在一條無形的線,區隔縣與市。市府設永華、民治雙行政中心,首長、官員兩邊跑,用心良苦宣示一視同仁,但兩邊人員齟齬風波時聞,水乳交融需要時間。 \n 市議會內,兩邊民代撕扯更加不遮掩,市區民代對舊縣議會視如敝屣,加上舊南縣溪南環抱市區,當地民代有便捷性,不太願意挑起這個話題,溪北民眾愈發感覺遭邊緣化。 \n 這次,市議會擬搬師舊議會召開臨時會,問題是,在新營實際活動頂多八天,來去如蜻蜓點水,殊不可能給溪北區帶來實質利益,再說又要花上百萬元修繕費用,恐換來浪費公帑之譏而已。 \n 舊議會閒置兩年,一次臨時會並不能回復昔日風華,更無法期待市議會從此進駐溪北地區,這種設計有如放煙火,一閃即逝,根本不切實際,錢不如省下來,做更有效的運用,以免惹來罵名。 \n 如何再運用舊議會,設美術園區、推動南藝大設系所、結合糖產業引進糖果廠商設展館等等,都是不錯的點子,雖被視為天馬行空,但溪北民代要展現志氣,登月一開始不也是天方夜譚嗎?

  • 凍露水

    凍露水

     兩人爭著酒喝,身體勾纏了起來,一不小心,雙雙跌入溪中,歡笑聲伴著驚叫聲,夫妻倆就在溪中交歡,彷彿一輩子未曾快活過…… \n 女人家的心事,只能在夜裡對著男人說,無奈這臥房裡不只睡他們一家三口,兩個小姑也和他們一起睡,她還幫兩房小叔各帶一個孩子,加起來等於七個人擠一張床,逼得她只好用氣音說話。 \n 「我就說,你這樣寵這女孩子早晚出事,把人家打到見血,叫我怎麼跟人交待?我一個人光是照顧你們一家老小就已經忙不過來了,你還要我怎樣?你要幫我想一想。」 \n 獨生女刁蠻任性,一天到晚闖禍,男人卻一味寵著,這下出了大事,她狠狠教訓一頓,不料男人一回到家,又哄又騙的,壞了規矩,一切全功盡棄。這筆帳,得跟他算。 \n 雖然是氣音,沙沙沙的如芒花拂動,教人聽得心煩,但男人早已筋疲力盡,睡到不知人影,無動於衷,她索性翻身趴到他的胸口繼續說。 \n 她從來都是這樣跟她的男人示愛,他個性土直,從不對她獻殷勤,不是不愛她,只是不解風情,她要,就得明示,用這樣的方式躺在男人懷裡,雖然略嫌粗魯,但唯有這樣,她的男人才懂。 \n 這叫撒嬌。 \n 雖然還是教訓的口氣,不過有了肌膚之親,罵人的速度和力道,瞬間減弱。 \n 跟你袂煞! \n 「你不要老是讓我一個人煩這麼多事情,女兒都這麼大了,我已經教不動了,我再怎麼兇她,她也無動於衷,她只聽你的,你要幫我管管她,野成這副德性,以後要怎麼做人家的媳婦,你不要跟我說她不嫁,不要跟我說這種痟話,我會捶死你。」 \n 愈說愈激動,她重重捶了男人的胸口,怎料他竟然「唉喲」一聲,讓她心頭一驚。 \n 「你安怎?」她知道,她的男人太會忍,鐵打的身體,耐操耐磨,除非撐不住了,否則就算再嚴重的傷,也不會出半點聲。 \n 「沒安怎,小傷,沒代誌。」 \n 女人追問:「是怎樣受傷?傷到哪裡?」 \n 「就坑內稍微崩一下~」 \n 雖然只是輕描淡寫,她卻感到一陣暈眩,雙腳也跟著發軟,呼吸困難。 \n 雖然她的男人活生生就在她眼前,天知道此刻她撫摸的可能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n 「還說沒安怎,你是要嚇死我是否?你是要死了,我跟你袂煞!」女人邊說邊捶著她的男人,他忍著痛不敢哀號,竟咳了起來,愈咳愈兇,咳到令人驚慌,她連忙將他扶起身坐直。 \n 「來,咱來去浴間,我幫你擦藥,緊~」 \n 女人的刀子口就此打住,內心早已完全融化,兩行熱淚奔流,直接從下巴滴下來,浸濕了男人粗壯的手臂,在傷口上留下刺痛的感覺。 \n 讓妻子如此擔憂,他感到過意不去,大男人不會表達自己的心意,攙扶之間,只能在她臉頰上輕吻,反倒讓她的情緒瞬間潰堤。 \n 她緊擁男人身驅,不停啜泣,不停吮吻他身上的傷口…… \n 浴間有人 \n 這一切,兩個小姑都看在眼裡,青春少女早就習慣大人床第間的把戲,就當看好戲,只怕戲演得太短,草草結束,沒意思;他們的女兒並未睡著,但歷經一日驚濤駭浪,身體不聽使喚,加上根本不懂大人之間的事,也就不想嚕嗦,連眼睛都沒睜開。 \n 夫妻相扶走出房門,露水濃重,迎面襲人,但兩人全身暖烘烘,一點都感覺不到涼意。走到浴間只小小一段路,此刻竟顯得漫長,夫妻想的事差不多,卻也不敢多想,肌膚之親是最直接的慰藉,最好讓慾念戰勝煩惱。 \n 怎料推開浴間,裡頭還有別人,婆婆阿蘭在幫文祥叔擦澡,黑暗間仍可見兩個半百老人赤條條一絲不掛。 \n 她感到不好意思,很快將門帶上。 \n 夫妻倆有些不知所措,回房也不是,不回房也不是,只得在前門石階上坐下,望著夜空裡略顯單薄的上弦月,對坐無語。 \n 半晌,她的男人才說:「文祥叔也受傷了。」 \n 隔了半晌又說:「我把他抬出來的。」 \n 才想起那年礦坑落磐,公公被壓在坑裡,抬出來的時候早已血肉模糊,面目難辨,事隔多年,記憶猶新,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之後婆婆便失蹤,由她和男人扛這一家子,沒想到十三年後,婆婆帶著另一個男人及兩個孩子回來投靠。 \n 往事歷歷。 \n 女人輕嘆:「為什麼要這麼艱苦?」 \n 男人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緊握她的手。 \n 是他讓她受的苦,打從她十六歲嫁進家門,就沒讓她過過好日子,只怪自己沒出息,拚了老命,似乎也改變不了現狀。 \n 溪水不冷 \n 其實女人並不怪他。 \n 她從不盤算三天以後的事,只是讓自己像個陀螺一樣拚命的轉呀轉,嘴巴不停歇的叨叨念念,盼因此日子能過得快些,盼一家人都能聚在一起永不分離,就算吵吵鬧鬧,也讓人感到踏實。 \n 她最開心的事,莫過於每天睡覺的時候,依偎在男人身邊,伴著他的巨大鼾聲入眠,沒這轟轟轟的聲響,她反而睡不著,彷彿這鼾聲,才是她的幸福。 \n 想到這裡,她就寬心,長吁一口氣,執起男人的手:「來,咱來溪邊洗,傷口還是得清一清,不然會爛掉。」 \n 她到廚房熄了炭火,取半桶熱水,再進房拿了浴巾、傷藥、換洗衣物,和一勺私釀的米酒,挽著男人的手步入夜色中,心情頓時輕鬆了起來。 \n 待到溪邊,將男人脫得一絲不掛,在淡薄的月光下,用布沾著米酒為他消毒,細細清理他的傷口。 \n 男人聞到酒香,不禁拿來嘗了一口,女人不准他喝,自己卻搶來喝了一半,兩人爭酒喝,身體漸漸勾纏了起來,一不小心,雙雙跌入溪中,驚叫聲伴著歡笑聲,夫妻倆就在溪中交歡,彷彿一輩子未曾如此快活。

  • 業者自刻土地神像 遊客紛膜拜

    業者自刻土地神像 遊客紛膜拜

     阿里山鄉著名登山路線起點豐山村,得天獨厚的「石林」地理環境成為遊客度假首選,民宿業者簡天賞耗時十餘年闢建「賓拉賞農場」,在天然蟾蜍狀山洞開鑿土地公廟,自刻面容慈祥的Q版土地公,與簡有幾分神似的土地公相傳十分靈驗,遊客紛來求「錢水」。 \n 海拔約八百公尺的豐山村,因先人到此開墾時,放眼望去盡是巨石(石鼓)林立,因此取名「石鼓盤」,簡天賞表示,石鼓盤風景區內有多處大斜壁和巨石之間的裂縫、小徑,顯示豐山地區曾歷經劇烈的板塊運動,成為阿里山區獨特地景。 \n 十多年前簡開始打造當地農場觀光,每回苦思設計藍圖時,最愛到外型如蟾蜍的巨石裂洞中靜坐,因洞穴形狀特別,一旁又有源源不絕的天露水,他順勢鑿起屋頂如一瓦的「一瓦廟」供奉土地公和地基主,從水台、供桌甚至金爐、土地公像都由他一手刻製,造型古樸饒富趣味。 \n 這座似蟾蜍俯瞰天地又有露水泉湧,與民間蟾蜍招財和古語「常年有天甘露降臨為錢水」不謀而合,吸引遊客紛至膜拜「求錢水」,除了求財、保平安,相傳這尊與Q版土地公也十分靈驗。簡天賞表示,土地公常提供設計靈感,農場內「楓樹步道」、「藏露地窖」和鐵達尼石等景點才能一一成型,而他的軍職友人來參拜後,一路升官發財,不得不相信靈驗的土地公。

  • 金針可度

     黃花菜在我們村裡叫「金針」,焯水後,調蒜,它最適合涼拌。有時母親也配其他菜來炒,但都不如涼拌金針爽口。還有一種吃法,曬乾的黃花菜會被母親儲存起來,裝在塑膠袋子裡,封好口子,用於冬天作菜餡,包菜包子。 \n 少年時從書上知道,黃花還叫萱草花,我們這裡稱作金針。在世界上康乃馨未出現以前,它一直都是傳統中國的母親花。我姥爺說,古書上,凡是萱堂都是指母親。 \n 寫得最好的母親詩是詩人孟郊:「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門,不見萱草花。」他的名句「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應該還是寫金針花。 \n 我家院子裡過去一直栽種萱草,作菜用。記得那時田野的萱草有兩種,紅,黃。我家種的是那種黃色的,是我從黃河大堤坡移來的。母親生前給我說過,她小時候,村裡也長滿金針,開花季節,每天都跟我姥爺摘金針花,村外滿樹林裡長滿金針,那些金針花摘時要趁早晨有露水時,是骨朵未開時。 \n 開放,時間就老了。 \n 萱草儘管叫忘憂草,對我來說,卻是世上的憂愁之草。愁已靠岸,渡不去愁了。 \n 北中原有一位叫石語的篆刻家,二十年前給我治一印章,內文是「金針可度」。這麼多年,我還在使用。只是這一支金針早不是母親那一棵金針。 \n 我的那些與萱草花有關的親人如今都不在人間。 \n 只有一枚章,在紙上,孤寂地在開著一種紅顏色的金針花。都探入到舊日往事裡了,那裡應該是早晨未開的露水。

  • 人間詩選-與人論作詩

     今日天氣佳,惟白雲舒卷 \n 在我胸次浮沉,舉凡意象符號 \n 與聲韻等皆隱約築起心牢將你我 \n 於拗峭椶梠間幽禁,再也 \n 聽不見箜上下交響,看不 \n 見水邊有陰影迅速自樹巔跌落 \n 或破碎的形狀印證無妄之波光粼粼 \n 允許我以破曉時份目睹 \n 那啓明一等星的光度為準 \n 既知短時間裡眾宿合絃罷 \n 都將紛紛熄火,滅去,如賢愚不肖 \n 各取歸途,在午後細雨中分別 \n 趕路:零亂的腳程踏過彼此倉惶 \n 多風的胸次 \n 停雲 \n 風的意志顯著衰歇,索漠 \n 天地間,即使那些早年曾經擁有 \n 曾經為我們爭馳過大暑的火星群 \n 也都黯然隱晦,分解為 \n 微末的不明飛行體 \n 惟有我們一度相與認同的蝃蝀依舊 \n 在東,潛伏於山谷的真空 \n 日光惺忪引退,與不捨的 \n 海水繾綣 \n 疏離 \n 葵花園 \n 像螢火熄滅了的葵花園,傳說 \n 與露水先後退卻,以及所有我們 \n 依恃的數字,圖象,長久經營的 \n 主題,只餘衰蟬棲定對準光圈一點 \n 他日重來,各自換了新羽猶認識 \n 對方臨風的姿態,在偏高枝頭 \n 那樣期待的神情,在螢火熄滅了 \n 傳說與露水都已經退卻的葵花園

  • 長沙重視生態 顯山、露水、透綠

     長沙近年來積極改善生態環境,不僅設立中部最大的城市濕地公園——洋湖濕地公園,也恢復了岳麓山的林象,包括產值能耗比、空氣優良率及水質達標率也都後來居上,在大陸省會城市中處於領先地位。 \n 2007年12月大陸中央批准長株潭城市群為兩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陳潤兒日前在接受海外華文媒體參訪團採訪時表示,近4年來,長沙市在兩型社會建設已取得階段性成果,節能減排目標全面完成,生態環境明顯改善,空氣優良率達到100%。 \n 「顯山、露水、透綠」是長沙的生態目標。位於長沙大河西先導區、中部最大的城市濕地公園——洋湖濕地公園在6月開園,成為長沙「綠肺」。總規畫用地達702公頃,目前第一期完成66.2公頃休閒區,最大特色是利用生態技術深度處理城市汙水,實現汙水資源化利用、零排放。 \n 長沙也花了16億元人民幣搬遷岳麓山的居民以恢復林象。2010年,上萬隻白鷺在闊別10年後再度飛回岳麓山,顯見復育成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