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青森屋的搜尋結果,共03

  • 安坑K2站 青森匯造美式低密度宅

    安坑K2站 青森匯造美式低密度宅

     今年9月安坑輕軌施工難度最高、跨徑達225米的安心橋完成合龍,讓安坑輕軌在2022年通車納入大台北捷運版圖的利多,更加有感。距離安坑輕軌K2玫瑰中國城站約300公尺的預售新案「青森匯」自8月起歷經3個月銷售期銷況也達到7成。現場銷售人員指出,個案基地2264坪,蓋3棟七層樓高建築,23-46坪2至4房,共計160戶住家,地下坡道平面車位,買主多為安坑當地首購族與換屋客,中和、新店首購與退休族亦占2、3成比例。現階段主力銷售33-37坪戶型,每坪成交價約32-35萬元。 \n 「捷運沿線3字頭在新北很稀有,價格是青森匯最大優勢,另外,低密度美式住宅規劃和2年後通車的輕軌利多亦是誘因。」對「青森匯」購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輕軌K2站的價格與K9站旁的央北重劃區價差極大,目前央北重劃區新建案開價都達6字頭,指標建案更開出7字頭新高,相較之下,沿著輕軌移動7站,K2站價格立刻只要一半,成為「青森匯」最吸引人的優勢。 \n 對開車的人來說,安坑3字頭的行情,對比隔壁的中和55-60萬的預售新成屋房價也很具吸引力,離開擁擠的水泥森林環境,買「青森匯」住低密度美式宅,享受基地後方保育林地和周邊包括安坑森林公園、台大實驗農場、二叭子植物園、陽光運動公園的居住環境,加上建案超低公設比29.9%創造的高得房率,在動輒34%起跳的台北都會區,「青森匯」無疑是新店中和地區CP值很高的購屋選擇。 \n 目前安坑可經特一快、安一路連結國道與環快,「青森匯」門口也有12線公車站牌,往返新店與台北各區,社區完工交屋時間與安坑輕軌預計通車時間都在2022年,屆時穿過玫瑰路、步行僅約300米到安坑輕軌K2站上車,不僅多了通勤選擇,可享受捷運通車效應,極具增值空間。

  • 蕭瑞麟專欄》青森屋服務創新:悠與樂的設計

    蕭瑞麟專欄》青森屋服務創新:悠與樂的設計

    之前提到青森屋以飲食溫暖遊客的味蕾,以工藝做為手作體驗。此外,青森屋還以悠閒與娛樂為主題,推出服務設計。 \n悠之設計:園林變成溜馬「森呼吸」 \n青森屋最初接手的時候,是一片遊樂場。青森縣在1800~1940年代雖是戰馬的重鎮,但是現代已經沒人飼養了。如果提供坐騎體驗的話,雖然有吸引力,但是可以體驗的人數有限。因此,星野決定以馬車遊園區,讓更多人能體驗。這個森林園區用走的繞一圈要四十多分鐘,以馬車悠遊則需要二十多分鐘,路上還可以停下來拍照。 \n溜馬森呼吸:馬車的設計也頗富巧思,長型的車廂可以遮陽避雨。吊掛在馬車裡的是當地盛產的蒜頭,呈現農家的氛圍。冬天時,車廂中間是烤爐,保持車內的溫暖,不只取暖,服務人員在路上還會送上烤物,像是烤魷魚、蔬菜、麻糬、糯米糰等。天氣熱的時候還會有水果、仙貝冰淇淋,讓顧客可以一邊欣賞風景,一邊享用下午茶點心。 \n馬車伕穿著古裝,吆喝馬匹前進,不時還會充當導遊,介紹園區的點點滴滴。還有迷你馬幫忙運送行李。「它看起像小馬,但是其實是『成人』,我們可沒有虐待動物喔」,馬車夫工藤宏明笑嘻嘻地解釋著。 \n園區分外環與內環。外環是森林步道,除了給馬車用以外,也可以讓遊客散步呼吸新鮮空氣,看看古民宅,探訪馬牧場。這裏之前遊樂場的主人據說家世顯赫,家中長輩曾是澀澤榮一的貼身秘書。澀澤榮一在東京的舊宅原本要拆除,貼身秘書認為必須保留此歷史遺跡,就將整座宅院搬到青森。 \n澀澤榮一在日本赫赫有名,之前參與岩倉使節團,展開為期一年的歐美創新之旅,回國後擔任財經大臣。他卻在職涯日正當中之時辭官,轉為企業家,雖令許多人遺憾,卻協助造就許多日本現代企業。他提倡將武士道精神應用到企業經營上,推出「士魂商才」的理念,並大力倡導商人要學習論語,以成為令人尊敬的儒商。目前澀澤榮一的古宅並不開放,但可以由園區瞻仰外觀。 \n人工湖旁有內環步道,沿路可以欣賞湖光山色,也可以停下來餵魚。湖的中間放了一隻石雕龍,讓湖面更顯靈氣。岸邊的植栽剪成狸貓與河童的模樣,讓園區變得可愛。天晴時,晚上湖面放出漂浮水燈,更添節慶感。 \n浮湯:另一種悠閑的方式在日本就是泡湯。位居偏遠的三澤市溫泉本來不具有特色,可是後來發現當地的「古牧溫泉」含有碳酸氫鈉成分,號稱有軟化角質與滋潤皮膚的功效。尚不論其科學特性,光是如此宣傳,古牧溫泉就被冠上美人湯的好名聲。但這對男性沒有什麼說服力。 \n在青森屋,吸引男士是浮湯的設計。浮湯是漂浮在湖面泡湯,其實這是透過視覺落差的設計,讓旅客以為溫泉是浮在湖面上。在日間泡湯還可以一邊欣賞小瀑布,對都市人來說是疲憊心靈的療癒。晚上湖面還會飄出睡魔祭的花燈,色彩繽紛在夜間彷彿身臨奇妙世界。想要體驗傳統風味的泡湯,可以搭乘旅館巴士,五分鐘就到達另外一個傳統湯屋,也可以碰見許多當地居民。 \n樂之設計:睡魔祭變身定目劇 \n要留住由各大都市來的旅客並不容易,若是沒有充足理由他們在偏鄉是待不住的。為了讓遊客到偏僻的三澤市卻能感覺好像到了青森縣,青森屋推出睡魔祭定目劇。原本這是青森縣的地方祭典,據說流傳200多年。 \n實際上,青森有數不清的小祭典,每個祭典音樂都不盡相同,比較中型的大約有17種,又可大致分為東、西兩派。東邊祭典的方式以花燈等為主,西邊則是以大型人偶為主。據說各處融合不易,星野集團卻認為這是一個機會,所以整合東、西邊祭典的元素,融入睡魔祭表演。對外地人來說,表演精彩比追求歷史的細節更為重要。 \n祭典定目劇:青森屋的陸奧廳(青森古時屬於陸奧國)變成了定目劇餐廳。舞台設計結合東西兩邊睡魔祭的元素,讓遊客一次可以看到兩種文化特色。節目結合竹笛、太鼓、鑼鈸的伴奏,比起真的祭典毫不遜色,更具娛樂性。熱鬧的傳統音樂過後,就是燈籠花車出動。這些迷你燈籠花車比祭典實際尺寸小了四倍,但只是要兩個人就可以操作。花燈出巡後,觀眾被邀請帶上花斗笠,加入「跳人」行列一起共舞。笛聲、鼓震、鈸鳴配樂,讓遊客如同參與真正的睡魔祭,覺得即使八月初沒有去青森市參加祭典,也不會有遺憾。這項節目推出後,造成龐大的迴響,到這邊用餐看秀需要提早預約才會有位子。 \n這些賣力演出的「演員」,竟然都是青森屋員工。旅館各處都會見到他們的身影,旅客還會驚喜地與他們打招呼。負責演出的主角之一,久保田幹哉解釋:「我們都是來自各單位員工,要維持這樣一個定目劇,找外地專業演員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我們是自己選擇要加入表演組的,平時也要負責各類勤務。」為了讓表演進步,久保田下班時還去補習,回到家擔心吵到鄰居,所以不能練習有聲響的樂器,只能苦練指法與熟記韻律。原本建築專業的他,原來對太鼓、竹笛、鑼鈸一竅不通,現在變成「當家花旦」,而且還負責主持節目。 \n用完餐後緊接在大廳是很另類的三味線表演。傳統的三味線由曲子到演奏方式都深具藝術性,對年輕族群或一般遊客都不容易接受,更與慶典感覺有點違和。有一次,在當地的餐會,一位客人突發奇想拿起身旁的鐵鏟以及啤酒開罐器,配合快節奏的民謠,演出一段逗趣的三味線。青森縣房屋員工覺得很不錯,於是就修改一下表演的形式,推出團隊鐵鏟三味線演出,也讓旅客體驗同歡,成為熱門的節目。 \n這些表演充滿了青森縣的風味,讓人完全忘記這是青森縣的偏鄉。因為深具特色,許多東京旅客常帶著朋友來體驗青森縣文化。表演雖然不及專業水準,都是由青森屋員工擔任演出,因為充滿熱情,也將活力感染給觀眾。 \n一件事持續做,不久就會變成「文化」 \n青森屋目前已經做出特色,問到總經理渡部賢未來還想推出怎樣的創新。渡部賢回答:「青森屋目前已經走到第三代。第一代剛剛接收破產機構,重點是放在設備更新。第二代則是注重轉型,讓員工融入星野集團文化。我是第三代,我希望在既有的基礎上去創造更多的歡樂。一件事持續做,不久就會變成文化。我希望能夠透過這些文化活動讓年輕的一代理解傳承的重要性;也希望透過這些改變讓更多人認識到青森縣,因此了解日本,然後振興地方經濟。」 \n青森屋以獨到的方式轉化劣勢為優勢,設計出令人感動的服務,是靠著三股力量。 \n一、前線的力量,使創新源源不斷:星野集團在轉型過程中並沒有假外人之手,聘用大批管理顧問進場,而是動用前線的員工,讓他們貢獻創意,並落實成為創新。使用者有時候並不知道他們要什麼,但前線員工卻是最清楚的。即刻落實員工反饋,就是對他們最大的鼓勵,不僅讓他們有歸屬感,更讓客戶不斷地有新鮮感。傾聽顧客、聆聽第一線員工建議,是青森屋成為特色旅館的關鍵。 \n二、想像的力量,跳出僵化思維:對在地文化的深度瞭解,是豐富想像力的前題。如果星野集團只是跟隨流行,放入一些大眾化的娛樂設施,那麼青森屋是不會有今天這般的特色。農家的粗食,可以想像為青森媽媽的仙貝蔬菜湯。過去農夫牽著馬匹運送糧食,可以想像悠閒的遊園馬車。睡魔祭傳統節慶,可以想像為繽紛多彩的定目劇。許多傳統之所以消失,或者是被忽略,往往是因為沒有與時俱進,加入新的元素。想像力可以讓傳統元素獲得新生命。 \n三、資源的力量,靠在地智慧轉換價值:要讓資源發揮力量,必須學習先轉換資源的特質,才能轉換資源的價值。關鍵就在找出劣勢資源變成優勢資源的角度。農家菜不精緻,看似劣勢;但注入「七子八珍」的在地元素,又轉變成會席料理,配上南部曲屋的懷舊氣氛,優勢就出現了。傳統工藝面臨淘汰,是劣勢;但化身為手作體驗,重新獲得珍惜。 \n睡魔祭是青森縣散落各地的小節慶,乏人問津,是劣勢;但遠在三澤市的青森屋整合各地的祭典方式,轉化為歡愉的節慶秀,使在地文化被文創化,又讓偏鄉劣勢變成優勢。廣大的荒林是劣勢;但運用馬車轉變為悠遊路徑以及「森呼吸」步道,反而成為優勢。沒沒無名的古牧溫泉原本是劣勢;轉變為美人湯與「浮湯」反而變成優勢。 \n所以,千萬不要被逆境所限制。誠如俗語所說,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任何資源都可用在地脈絡重新活化。我們所認為的困境其實只是思考角度的不同。劣勢的轉機其實隱藏在角落。聆聽前線員工,傾聽客戶的聲音;搜尋在地脈絡,發揮豐富的想像力;換個角度思考,找出劣勢資源的優勢潛力。如此,心存明鏡,制約便可以轉變成最佳借鏡,綻放出正面的創新能量。 \n

  • 蕭瑞麟專欄》青森屋的服務創新:食與藝的設計

    蕭瑞麟專欄》青森屋的服務創新:食與藝的設計

    挽救倒閉的遊樂園 \n十年前,這是一座倒閉的遊樂場,外加一處乏人問津的庭園。十年後卻變成名勝,一位難求。星野集團究竟下了那些功夫,使得位居鄉村的青森屋能變成熱門景點。之前,我曾經整理過這個案例,也採訪到青森屋第一代總經理佐藤大介,但總覺得有一些距離感。取得星野集團同意後,我決定親自跑一趟,探索這十年來青森屋起死回生的旅程。 \n青森屋雖然在青森縣,實際上卻是位處鄉村的三澤市。若是從青森市出發,大約要一個半小時才到達。由青森市火車站搭乘接駁車,穿越八甲山彎曲的道路,我仍然不敢相信青森屋到底有什麼魅力,讓旅客願意由國外千里迢迢的來到這偏郊。待了三天,我漸漸了解,與其說星野集團很會推出創新的服務,不如說這家公司有一套獨特的方法,讓員工能充分發揮創意,讓負面資源激發出正面能量,將阻力化為助力。 \n我們可以由食、藝、悠、樂四個方面來理解青森屋的服務創新。本期先介紹如何由食、藝來設計新服務。 \n食之設計:青森民食變成浪漫想像 \n青森屋有兩個特色餐廳,一個是Noresore(媽媽的味道)食堂,另一個是南部曲屋。餐廳的主題是呼應青森縣的在地食材,有鄉村小菜、醬瓜、燉茄子、蒸蘿蔔等;也有捕魚人吃的海味拉麵,配上其他海鮮、生魚片。帆立貝以及干貝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招牌菜。就算你突然想吃都市食物,像是炸雞,也都可以在自助餐台上找到唐揚雞。然而,這些食物也可以在其他青森的旅館吃得到,並不具特色。青森屋如何推陳出新呢? \n方案是:青森媽媽。相傳江戶時代(1603 ~1867 A.D.,德川幕府時代)青森縣一帶發生飢荒,稻米種植困難,農家發現蕎麥比較能抵抗惡劣的氣候,所以紛紛改種蕎麥。農家用地爐煮大鍋蔬菜湯,將白菜、青菜、野菜、蘑菇等放進去,視覺上看起來頗為豐盛;再用蕎麥做成仙貝煎餅,折半丟入蔬菜湯,配湯吃則有飽足感,成為青森道地味道。 \n \n員工建議,最好蔬菜湯由一位真的媽媽來盛給客人,讓客人體會青森的人情味。青森屋馬上執行這個創意。扮演「青森媽媽」的員工本身也是真的媽媽,大約四十歲,在餐檯旁幫客人盛湯放入仙貝。這樣的小動作讓都市客頗為感動,不只在網路上流傳,也在媒體上競相報導:在Noresore食堂可以吃道地的蔬菜湯,由青森媽媽「款待」。 \n之前,2010年網路上爆紅的一隻流浪狗,似秋田犬,頭形卻像獅子,被一雜貨店婆婆收養,取名Wasao(哇沙噢)。一群大學生把照片放到網路上,這個感人的故事就會傳開了,還拍成電影《哇沙噢與我》(藥師丸博子主演)。遊客特別去看哇沙噢,順便吃婆婆的烤魷魚。 \n但多數旅客沒辦法跑去津輕西海岸找哇沙噢,青森屋於2016年就推出烤魷魚。剛剛烤好的魷魚送到旅客餐盤中,大家關心的不是魷魚,而是媽媽表演的「烤魷魚」。扮演青森媽媽的花田英美子解釋:「我的成就感大概就是看到顧客跟我說,感覺真的好像來到青森農家,食物很有媽媽的味道。」 \n「南部曲屋」是另一在地特色餐點——「七子八珍」會席,需要提早預約。南部曲屋是過去青森縣一帶養馬人家的民宅。在古時南部藩主的時代,青森縣是培育戰馬的基地。戰馬是稀有資源,一不小心沒有照顧好,馬一生病或死亡,對飼養農家將造成重大損失。所以農家就將馬養在家裡,以便就近照顧。於是,房屋就建成L型;長邊住的是農家,短邊養馬匹,故稱之為曲屋。 \n \n取名為「七子八珍」也是借助青森的在地名產。青森富魚產,有「七子、八珍、九品、十隱」之美譽。七子就是七種魚卵:海參卵、章魚卵、扇貝卵、鮭魚卵、鱈魚卵、鱩魚卵。八珍就是八種珍貴的海鮮:栗蟹、蝦姑、海參、海膽、藤壺(味道類似蟹肉)、白魚、鯊魚心、海鞘。 \n九品(堂堂九品)是九種青森特產的漁獲:目張、油目、赤魷、扇貝、鮃魚(一種比目魚)、秋鮭、真鱈、鯖魚、鰯(沙丁魚)。十隱(高評價的十種海鮮,因為太好吃所以要隱藏起來)則包含:石投(毒鮋科,有毒魚類)、水章魚、曾以、鰈魚、青魽鲹、嘉臘、鮟鱇魚、鮪魚、櫻鱒。 \n \n \n古時候農家吃的簡單,都是一堆小菜。可是都市人不習慣吃粗食,所以青森屋料理長乙部春夫已在地食材設計出會席餐。「七子八珍」並非完全按照青森海產來做,因為真的都用讓這些食材,恐怕很多客人吃不慣;而九品與十隱過於複雜,暫時先不放入菜單設計。青森屋的「七子八珍」採用得當令海鮮,像是鰈魚、鮪魚(配山藥)、蛸柔煮(醃製章魚小菜)、白魚、烏賊、帆立貝、燻鯖魚等醃製小菜,加上鮪魚、鯛魚、帆立貝等生魚片,配上蒸蟹。 \n這些都是魚類。為了豐富口味,料理中再加上牛肉(或換成豬或雞)做為主食,讓客人在鋤頭型狀的鐵板上煎烤,頗有壽喜燒粗曠的氣勢。接著,送上很具噱頭的「八甲田積雪的峽谷冷涮鍋」,就是涮涮鍋配沙拉,旁邊有一座八甲山形狀的小冰山,出菜時底層還會浮現出乾冰。用餐過程中,桌旁會點起地爐,就如同電視劇《阿信》家裡的吊爐一般,火炭旁邊插著一支一支的岩魚,鹽燒後上菜,又是另一種農家菜體驗。結尾時,又來一道冷蕎麥麵,旁邊突然出現在地的「南部煎餅」,附上冰淇淋與水果。這完全滿足都市人對鄉下風味的想像,又有懷石御膳的超值感。 \n藝之設計:手做的感動 \n為了讓遊客體驗節慶的氣氛以及青森縣傳統工藝,青森屋在一樓佈置了一條日本老街風貌的走廊。整條街掛滿象徵幸運的金魚燈籠,中間還放置大型花燈,令人聯想到過年。這是六月到八月的主題,燈籠每季會更換新主題。街頭擺設兩隻大型的金魚燈籠,中間是一個更大的驅魔僧人花燈,外加一個表演舞台,也是遊客最愛跳上去照相的地點。 \n每年睡魔祭之後,星野會挑選具特色花燈在旅館繼續展示,有的放在湖上讓泡湯的住客欣賞。在街道中央有一顆裝飾用的蘋果樹,樹幹上有個水龍頭,可以直接跑出蘋果汁,這是今年的創意(九~十一月限定)。因為有趣,住客大排長龍去體驗。 \n青森縣有兩個主要傳統工藝:南部裂織以及津輕塗。前者是利用廢棄的衣物重新整理,抽取織線後重新編織。後者是一種上漆手法,用特殊手法在器皿表面研磨出獨特花紋。南部裂織技術難度比較大,很難體驗,必須到附近的民俗工藝中心。青森屋於是想出以燈籠以及津輕塗來體驗手作「民藝」的樂趣,遊客可以在一小時內完成,頗有成就感。燈籠體驗是先給一個空白的竹編金魚燈籠,讓顧客自己挑選色彩;指導員一旁再將導上色與暈彩的技巧。許多小朋友就拿手作燈籠回去當暑期作業,家長也很開心。 \n一位體驗的遊客解釋:「透過親手製作讓我注意到更多細節和手法,像是觀察到每個金魚的漸層鱗片,需要特別注意顏料和水分的比例;也了解到家家戶戶掛金魚燈籠祈福的意義。這是很難得,也蠻有趣的體驗。」 \n製作津輕塗有些難度,所以重點是讓顧客體驗研磨與拋光的過程。顧客拿到一雙已經上漆的筷子,隨著指導員練習研磨,讓筷子表面跑出圖樣。經過一小時後,手酸了,也體會到職人的辛苦,後面的程序就交給工作人員,放假回到家的時候就可以收到自己的作品。 \n青森屋除了以食、藝來設計服務創新外,也運用悠、樂的原則來翻轉在地資源,將於下集介紹。(本文作者蕭瑞麟為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