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青藏高原的搜尋結果,共113

  • 「陸版黑鷹」直20 傳出將在十月亮相

    「陸版黑鷹」直20 傳出將在十月亮相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中國大陸低調研發許久的「直20」(Z-20 )通用直升機可能在今年10月1日正式亮相,這款直升機被視為大陸版本的UH-60黑鷹直升機,外觀與任務屬性相當類似。

  • 中外專家在四川藏區進行青藏高原岩畫考古調查

    8月7日至10日,數十名中外專家學者齊聚在素有「石刻藝術王國」之稱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針對青藏高原古代岩畫與石刻藝術的發現與研究、保護和利用進行學術討論。專家團隊還現場考察了石渠縣雅礱江流域近年來發現的多處岩畫遺跡。

  • 夏河丹尼索瓦人化石發現地 青藏高原最早考古遺址

    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發虎帶領的蘭州大學環境考古團隊近日在一次會議上最新公佈,夏河丹尼索瓦人發現地——甘肅省甘南州夏河縣白石崖溶洞保存有豐富的舊石器文化遺存,包括大量石器和動物骨骼化石,初步測年結果顯示,該遺址上部文化層至少形成於距今4萬年,下部地層年齡正在測試中,該遺址確定為青藏高原目前已知的最早考古遺址。

  • 陸首隻人工繁育雪豹 可出嫁了

    陸首隻人工繁育雪豹 可出嫁了

     青藏高原野生動物園10日宣布大陸首隻人工繁育成活雪豹「傲雪」成年,並將在今年加入繁殖序列。過去受限於飼養環境、醫療條件及育幼階段的經驗缺乏,所有人工繁育的小雪豹都夭折了,這次的成功,對於雪豹種群建設意義重大。

  • 陸中科院施放繫留浮空器觀測大氣 7003公尺世界第一高

    陸中科院施放繫留浮空器觀測大氣 7003公尺世界第一高

    大陸研究團隊今天(5月24日)宣布,昨天早上在青藏高原成功施放繫留浮空器至海拔7003公尺,一舉刷新同類型同量級浮空器駐空高度的世界紀錄。

  • 研究發現:16萬年前人類已登上青藏高原

    研究發現:16萬年前人類已登上青藏高原

    「古人類的一支——夏河丹尼索瓦人16萬年前已登上青藏高原,並成功在那裡生活。」大陸中科院院士陳發虎團隊對甘肅夏河白石崖溶洞中發現的一枚長約12釐米的丹尼索瓦人右下頜骨化石進行研究後發現。2日淩晨發表於《自然》雜誌的成果,將人類在青藏高原活動的時間從4萬年前推至16萬年前。

  • 五位女藝術家 把青藏高原搬進台北剝皮寮

    五位女藝術家 把青藏高原搬進台北剝皮寮

     「很喜歡藏人大日子都平常,小日子都慎重的生活態度!」上周在「剝皮寮歷史街區」展出的「哦呀!藏地野餐吃故事」,感動了不少生活在水泥森林牆裡的台北市民。

  • 4萬年前 人類首次登上青藏高原

    4萬年前 人類首次登上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是南、北極外被稱為第三極的地方,人類是何時出現在這處極地呢?中國科學院11月30日在北京宣佈,該院科研人員在藏北羌塘高原發現一處具有原生地層的舊石器時代遺址「尼阿底」,證實古人在距今4至3萬年前已踏足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區,這一發現將人類首次登上青藏高原的歷史推前到4萬年前,也寫下史前人類征服高海拔極端環境的最高、最早的紀錄。 \n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高星專案組與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是在2013年發現了尼阿底遺址。該遺址位於拉薩東北約300公里的那曲縣,面積約2平方公里,北臨色林錯湖和錯鄂湖。在4萬年前,這裡是一片相對溫暖的湖濱之地。 \n 海拔4600米 保存佳 \n 此次發現的尼阿底遺址位於海拔4600公尺,是一處規模宏大、地層保存完好、石製品分佈密集、石器技術特色鮮明的舊石器時代曠野遺址,有連續的地層和可信的年代資料,所賦存的資訊彌足珍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高星說,這是迄今青藏高原最早、世界範圍內最高的舊石器時代遺址,刷新了學術界和大眾對青藏高原人類生存歷史、古人類適應高海拔極端環境能力的認識。 \n 石葉工具 似瑞士軍刀 \n 這些最早踏足高原的探險者是誰?考古學證據將線索指向了中國西北方和西伯利亞的早期現代人或丹尼索瓦人。曾有遺傳學分析認為,藏民可能從5到3萬年前生活於西伯利亞地區的丹尼索瓦人那裡得到耐寒基因。 \n 石葉,就是如葉片狀、邊緣鋒利的石片,它們被稱為史前的「瑞士軍刀」。在尼阿底遺址計挖掘出3863件石製品;令人宛若置身史前「作坊」。 \n 高星說,石葉技術體系是極為典型的、西北方人群的風格,更早時期曾流行於非洲、歐洲、西亞。在5到3萬多年前,西伯利亞同時生活著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和早期現代人,那裡有更早、更典型的石葉工具。 \n 遺傳學研究推測,西藏是丹尼索瓦人向南遷徙的通道,但一直缺少考古實物的證據。 \n 因為西藏地處青藏高原腹地,史前人類遺跡非但不會隨地層而深埋,反而會因地殼的抬升和剝蝕作用,而在地表消失。 \n 高星說,尼阿底遺址的石葉製作技術特點、地層序列和測年結果,為遺傳學的推測「提供了考古學證據」。 \n 他進一步指出,在年代、地理位置和文化相關性上,尼阿底和新疆駱駝石、寧夏水洞溝等恰好相互銜接,「共同形成一條丹尼索瓦人群向南遷徙及其與當地族群融合的證據鏈」。國際學術期刊《科學》雜誌當天也在線上發表此一成果論文。

  • 《大陸經濟》青藏高原澀北氣田,連8年穩產逾50億立方米

    位於柴達木盆地的澀北氣田是保障青藏高原居民用氣需求的主要供氣基地,目前已累計產氣650多億立方米,連續8年每年穩產在50億立方米以上,為青海、西藏等周邊省區經濟社會發展做出積極貢獻。 \n 澀北氣田由中石油青海油田採氣一廠管理,產氣量佔青海油田的80%以上,為目前中國石油陸上第四大氣區。但由於澀北氣田為大陸國內外罕見的第四系生物成因的氣藏,氣藏具有儲層岩性疏鬆、氣層多而薄、含氣井段長、氣水關係複雜等地質特點。經過多年的技術攻關,澀北氣田形成了儲量挖潛、均衡採氣、防砂衝砂、排水採氣、動態監測等疏鬆砂岩氣藏特色技術,為氣田持續穩產提供了技術支撐。 \n \n 奎明清介紹,截至11月25日,澀北氣田今年已生產天然氣49.02億立方米,目前日產氣達1600萬立方米,預計全年可產氣54.8億立方米。 \n \n

  • 陸科學家稱青藏高原冰川消融 水資源及氣候失衡加劇

    陸科學家稱青藏高原冰川消融 水資源及氣候失衡加劇

    地球溫室效應已對青藏高原造成嚴重影響,正在變暖、變濕,造成冰川大面積消融速度加劇,預示未來水資源失衡問題將日益嚴重,而因此造成的氣候改變,將導致大陸、全亞洲乃至非洲、北美中緯度地區的溫度和降水異常。 \n大陸科學家9月5日表示,自1976年至今,藏東南冰川退縮幅度平均達到每年40公尺,有的地區退縮幅度甚至超過60公尺,雖然當地湖泊擴張、河流徑流量增加,但當冰川完全消融後,將會面臨水資源短缺問題,青藏高原會出現冰湖潰決、洪水、泥石流,發源自此地的河流,中、下游將面臨缺水危機。 \n此外,青藏高原的溫度升高,當地向大氣輸送的熱量大幅增加,從而對大氣環流產生更大影響,氣流向西,在地中海附近下沉,並激發出非洲的上升氣流異常,增強非洲大陸的低壓系統,伴隨著低層從東大西洋到非洲大陸的西風加強,從而影響非洲降水。

  • 青藏高原 扮生物演化樞紐

     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簡稱「第二次青藏科考」)首期成果報告會,5日在西藏拉薩舉行,科考成果提出的「高原樞紐」生物演化模式,指向高原隆升前的藏北,曾存有大片熱帶、亞熱帶森林;而大陸自主研製的「多波段多波長大氣成分主被動探測系統」近日也通過驗收,在海拔4300公尺的西藏羊八井完成部署。 \n 去年大陸中科院與西藏合作組織啟動第二次青藏科考,迄今取得多項階段性重大成果。成果報告會上,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院士姚檀棟表示,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脈為喜馬拉雅造山帶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也是對青藏高原研究的前期性問題。 \n 姚檀棟指出,喜馬拉雅造山帶差異隆升,為此次科考提出「走出西藏」、「高原樞紐」共存的生物演化模式,提供相當重要的依據。以「高原樞紐」模式而言,科考發現的植物化石組合,證明高原隆升前的藏北存在大片熱帶、亞熱帶森林,結合歐洲、北美的化石同類,可見青藏地區在新生代早期,曾是植物擴散、交流的「樞紐」。 \n 此外,大陸自主研製的「多波段多波長大氣成分主被動探測系統」(簡稱「APSOS」)近日部署於西藏羊八井,為進一步展開青藏高原大氣科學研究,提供強有力的技術支援。「這套系統能夠對從地表到1100米高度的垂直大氣層進行多要素連續觀測。」APSOS專案負責人、中國科學院院士呂達仁表示,將可彌補現有衛星觀測、地基站網觀測不足之處。

  • 圖輯》7月罕見大雪!共軍裝甲車開進青藏高原

    圖輯》7月罕見大雪!共軍裝甲車開進青藏高原

    \n台灣天氣即將進入最熱的「大暑」節氣,中國大陸各地也是持續高溫,然而青海最近卻出現了罕見的飛雪。海拔4600公尺的青藏高原腹地,山間四處是白雪,讓人難以想像這是盛夏的景象。 \n \n然而,解放軍陸軍部隊卻反其道而行,利用難得一見的高海拔惡劣氣候,展開嚴酷的地形+天候實戰訓練。一輛輛裝甲車開進青藏高原腹地,立刻被降下來的大雪覆蓋成白色。 \n \n青藏高原呈現一片霧茫茫的雪白色,地上只有車行經過的軌道痕跡。但是,仍有士兵在大雪中執行訓練任務。 \n \n \n

  • 陸最大鮭魚養殖場 竟在青藏高原

    陸最大鮭魚養殖場 竟在青藏高原

     說起鮭魚(大陸稱三文魚),大家都會聯想到挪威或加拿大,其實大陸青藏高原早就開始養殖鮭魚。在高原上建成中國最大的鮭魚養殖場讓人驚嘆,靠的是顛覆想像的科技力量,目前大陸市場上有3分之1的鮭魚產於此。 \n 青海省共和縣龍羊峽鎮村民羅占元日前來到五號漁場,準備進行當天的捕魚任務,捕撈的5千5百尾魚要發往上海、北京與西安。羅占元在龍羊峽鎮土生土長,祖祖輩輩都是捕魚好手。幾年前,他第一次在家門口的鮭魚養殖場看到鮭魚。如今青藏高原上的鮭魚越養越紅火,每年的銷售量都不斷增加。 \n 養殖魚苗 不容一絲雜質 \n 陸媒報導,龍羊峽水庫是黃河進入峽谷區的第一峽口,在這片383平方公里水域下,隱藏著中國目前海拔最高,也是最大的鮭魚養殖場,顛覆性技術正在為生產方式帶來改變。 \n 養殖過程是一道道艱辛的難題。龍羊峽生態水殖技術部部長王炳剛表示,鮭魚苗都從國外進口,由於鮭魚卵、魚苗的階段對水質的要求苛刻,不能含有一絲雜質,要想在海拔2600公尺高原上將這些魚寶寶孵化成功,十分棘手。 \n 苗種養殖階段,是特別難過的一關。負責育苗工作的顏生龍表示,當初看著自己每天二十四小時辛苦照顧的魚苗一次次大批死去,有著說不出的難過。這情況在2017年採用了自動循環水設備之後,透過高科技全自動監控循環水的氨氮、亞鹽、鹽度、PH值等指標數值,魚苗的成活率從原來的40%增長到現在80%以上。 \n 就地取材 自產飼料 \n 對於鮭魚養殖來說,能否健康成長,飼料的配比極為關鍵。青海大學老師馬睿平日上課之餘,都在實驗室研發飼料。「飼料是高原鮭魚的品質當中最關鍵的因素,吃什麼,怎麼吃,吃多少,關係著肉質和健康程度。」 \n 馬睿表示,現在大陸養殖鮭魚的飼料大部分都依賴進口,不僅價貴,還容易因長期運輸導致質量下降。因此馬睿決定就地取材,試驗並配置出不同營養成分的陸產飼料,最終篩選出適合高原條件下高品質鮭魚成長的配方。 \n 如今,龍羊峽水庫裡捕魚的方式發生翻天覆地變化。從前都是通過吊機進行捕撈,而進口的高科技自動捕魚宰殺平台可以輕鬆將鮭魚從養殖場中直接吸出,經過電擊、放血、冷藏,不到1分鐘就可以完成,將鮭魚品質保持在最佳階段。 \n 看著因為科技改變這一切的村民羅占元說,「以前出魚的時候,大吊機最少有11個人才能把魚圍過來後再進行捕撈,現在我們只用4個人就可以把魚輕鬆抽到自動宰殺平台裡。」

  • 能裝殲20可防鑽地彈 陸西部高原頻冒新機庫

    能裝殲20可防鑽地彈 陸西部高原頻冒新機庫

    最近大陸軍事論壇公開的衛星照顯示,中國西部高原出現了好幾座機場,其中有座機場正在打造一條直通深山的滑行跑道。 \n大陸軍事微博百戰刀指出,這意味山中會有新建的隱蔽式防炸機庫。以山體高度來看,這類機庫足以抵抗先進鑽地炸彈的直接攻擊。除了這座機場外,其他幾座機場也在修建類似南海島礁機場的大型密封式機庫,預料會有很好的抗風沙能力,以及完備的維修保障設施。 \n分析指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共空軍殲-11、殲-10等3代戰機,空警-2000等特種支援飛機駐訓高原時,只能露天停放。但這樣不僅隨時會面對強烈的紫外線,還會遇到如狂風、暴雪等等更危險的自然情況。此外,露天停放對戰機地面維修和保養也很不利。在惡劣的氣候條件下,甚至會影響到燃油加注與各種設備檢測。 \n分析指出,從去年底開始,中國海拔3,700米以上的高原機場便開始修建以鋼筋水泥為材料的加固型機庫。從外觀來看,這些機庫酷似南海島礁機場的機庫,應該具備抗風沙、防水功能,甚至不排除某些高級機庫還有恒溫恒濕功能。分析認為,這些高級機庫預料未來可供解放軍自製隱形戰機殲-20駐訓高原時使用。 \n而等這些機庫建成後,中國空軍戰機將能結束以往每次駐訓,都只能維持幾個月,而且一般不跨年的狀況。未來無論是3代機、3.5代機,或4代機等,都可以長期部署,甚至往後空軍駐內地各戰機部隊高原輪訓的時間也能拉長,甚至實現跨年部署。 \n就在解放軍打造這些位於青藏高原機場的山中防炸機庫,還有大型封閉式機庫期間,據央視和軍報報導,中國自製3.5代戰機、殲-10C,甚至殲-16,都已赴高原駐訓過。 \n分析指出,由於衛星照解析度過低,無法判定是殲-16還是殲-11系列自製戰機,只能看出是重型雙發戰機在高原機場駐訓。而在這一排戰機的斜對面,幾座大型機庫正在建造,其中約有3個已經成形。 \n分析認為,歷經這一輪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後,青藏高原不少機場對戰機的保障能力將有質的飛躍,保障水準甚至可能不亞於東南沿海的一線機場。 \n這些深山機庫拜高山和綿延的山體之賜,別說鑽地彈,或許小當量戰術核彈都未必能有效摧毀機庫。而這些高原機庫的修建,對中國空軍高原戰力的提升,其實不亞於裝備殲-20、殲-16、蘇-35等先進戰機。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青藏高原暖化加劇

    青藏高原暖化加劇

     三江源地處地球「第三極」青藏高原腹地,青海省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戴升日前表示,繼2016年三江源地區氣溫突破極值後,2017年三江源地區氣溫持續偏高,列歷史第二極值。隨著全球氣候變暖,青藏高原的暖化也不斷加劇。 \n 中新社日前報導,青海省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馬占良說,據青海省氣候中心氣候資料分析,受高原暖化影響,2017年,三江源地區氣溫持續偏高,平均氣溫1°C,較常年(1981年至2010年,下同)偏高1.3°C。其中,冬季氣溫偏高最明顯,較常年偏高2.4°C,其次是秋季,較常年偏高1.7°C。 \n 「從個別地區來看,地處三江源腹地的果洛州甘德縣2017年均溫較常年偏高4°C,玉樹州清水河地區2017年均溫較常年偏高4.2°C,列2009年來最高值。」馬占良分析,除了溫度持續偏高外,受高原暖化影響,三江源地區的降水量也較多。2017年,受華西秋雨偏強的影響,導致三江源地區全年降水偏多近1成。 \n 氣溫持續偏高、降水持續偏多,對三江源地區的生態環境也帶來積極的影響,秋冬季氣溫偏高對三江源牧區的牧草長勢極為有利,同時,當地的牲畜也能安全過冬;而降水偏多則對三江源地區湖泊、水域的增加、河流徑流量的增加有積極的影響。這些對三江源區的生態改善、植被恢復極為有利。

  • 陸製ARJ21飛機 高原試飛成功

    陸製ARJ21飛機 高原試飛成功

     經過5天8架次的高原及高高原驗證飛行,ARJ21-700飛機已在青藏高原上成功完成試飛,證明這款由大陸自主研發的飛機已具備在高原及高高原安全飛航能力。中國商飛公司19日也將第3架ARJ21新支線噴射式客機交給成都航空,ARJ21已展開量產。 \n ARJ21新支線飛機是大陸首次按照國際民航規章自行研製、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短程新型支線飛機,有78至90個座位,航程2225到3700公里,主要用於從中心城市向周邊中小城市輻射型航線使用。 \n 到花土溝機場試飛 \n 青海機場公司18日表示,此次試驗目的主要是驗證ARJ21-700飛機是否具備高(高)原航線飛行能力,結果ARJ21-700成功完成了青海轄區內的西寧─德令哈─花土溝─德令哈─西寧航線和西寧─格爾木─西寧航線的試飛任務。 \n 今年2月底到3月初,ARJ21-700曾在西寧曹家堡機場試飛成功,具備在高原環境安全飛行的能力﹔9月底又首次在海拔2945公尺的花土溝機場完成高(高)原機場的試飛,證實ARJ21-700已符合高(高)原機場飛行要求。 \n 目前累計433架訂單 \n 中國商飛公司19日也將第3架ARJ21新支線噴射客機交給成都航空,這架新機屬全經濟艙布局,全機90座,已獲得「國籍登記號」B-3386。 \n ARJ21-700飛機已投入商業營運1年多,執飛上海虹橋至成都雙流、經停長沙黃花機場的往返航班,已累計載客超過2.5萬人次。ARJ21目前累計有20家客戶共433架訂單。中國商飛計畫今年交給客戶5架以上,另有108架機完成整機噴漆及相關功能試驗。109到114架處於總裝裝配、功能試驗階段。 \n 小 靈 通高原驗證飛行 \n 依據國際規範,海拔在1524到2438公尺的機場被列為高原機場;2438公尺以上則是高高原機場,就以高高原機場為例,在全球排名前10的高高原機場中,大陸就占了6座,因此對於高(高)原飛行的要求,大陸比其他世界各國更嚴格。 \n 由於高(高)原地區氣象條件特殊,對飛機和駕駛員要求更高,因此新飛機在營運前需要嚴格的高原驗證飛行;也因為高原空氣稀薄,高原機場的跑道長度要求更高,在執行飛行時燃油攜帶量也遠高於普通飛行,面臨更大挑戰。(李鋅銅)

  • 青藏高原試飛成功 陸ARJ21-700客機開始量產

    經過5天8架次的高原及高高原驗証飛行,ARJ21-700飛機已在青藏高原上成功完成試飛,證明這款由大陸自主研發的飛機已具備在高原及高高原安全飛航能力。中國商飛公司19日也將第三架ARJ21新支線噴射式客機交給成都航空,ARJ21已展開量產。 \n \nARJ21新支線飛機是大陸首次按照國際民航規章自行研製、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短程新型支線飛機,有78至90個座位,航程2225到3700公里,主要用於從中心城市向周邊中小城市輻射型航線使用。 \n \n青海機場公司18日表示,此次試驗目的主要是驗証ARJ21-700飛機是否具備高(高)原航線飛行能力,結果ARJ21-700成功完成了青海轄區內的西寧─德令哈─花土溝─德令哈─西寧航線和西寧─格爾木─西寧航線的試飛任務。 \n \n今年2月底到3月初,ARJ21-700曾在西寧曹家堡機場試飛成功,具備在高原環境安全飛行的能力﹔9月底又首次在海拔2945公尺的花土溝機場完成高(高)原機場的試飛,證實ARJ21-700已符合高(高)原機場飛行要求。 \n \n中國商飛公司19日也將第三架ARJ21新支線噴射客機交給成都航空,這架新機屬全經濟艙布局,全機90座,已獲得「國籍登記號」B-3386。 \n \nARJ21-700飛機已投入商業運營1年多,執飛上海虹橋至成都雙流、經停長沙黃花機場的往返航班,已累計載客超過2.5萬人次。ARJ-21目前累計有20家客戶共433架訂單。中國商飛計畫今年交給客戶5架以上,另有108架機完成整機噴漆及相關功能試驗。109到114架處於總裝裝配、功能試驗階段。

  • 通往西藏秘境 2分鐘飽覽世界最高青藏鐵路奇幻世界

    通往西藏秘境 2分鐘飽覽世界最高青藏鐵路奇幻世界

    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鐵路——青藏鐵路,它被世人尊稱為「最靠近天堂的鐵路」,在還沒開通以前,西藏就像是覆蓋著神秘面紗的一片淨土,在群山中超然屹立著,不少旅人不得其門而入。歷經半世紀的傳奇鐵路,在飽受環保、經濟等爭議中,直到2006年才總算開通,得以讓人一探西藏聖地。 \n \nYouTuber Jie & Jess 在「旅行,路上。」頻道,分享了成都到拉薩,這段全程3360公里、44小時車程的列車風光,介紹沿途的磅礡景致、車上的餐飲及設備。原PO提到,4人一間的上下舖,是列車上最高級的車廂,比6人一間的硬臥車廂寬敞,車廂有房門相對也比較安全,亦不必擔心手機與筆電沒電,車廂內備有插座可以充電! \n \n至於餐飲部分,是重口味的四川料理,但最讓他們感到訝異的是,餐廳阿姨竟沒看過魚罐頭,最後還是廚師用菜刀幫忙他們打開,讓他們不禁直呼「第一次在火車上的餐廳吃飯,一切都是那麼新鮮有趣!」此外,列車上也有提供便當推車,乘客可以直接在臥舖車廂門口打菜,可吃到多菜色,價錢也較便宜。 \n \n聲勢浩大的青藏鐵路行駛在高原上,沿途美景不勝枚舉,有許多人會選擇從西寧站出發,直接迎接最壯麗高原路段,高原路段沿途高低起伏,經過的地方千變萬化,三千多公里的漫漫長路,但原PO選擇從成都出發,在看遍了沿途風光,他也不禁感嘆「很難想像外頭的奇幻世界,就僅僅隔著一片窗戶,偶爾可以看到高寒草原上的氂牛羊群與藏羚,所拍下的照片也只有眼睛所見僅僅不到萬分之一吧!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再遙遠的路途都阻擋不了…人們一輩子想要搭上一趟青藏鐵路的原因吧。」但他也提到「高原反應真的是一輩子難忘的『痛苦』美好回憶啊…」 \n \n網友看了影片後也紛紛留言回應「一生搭過一次,此生無悔」、「夢寐以求,此生朝聖之地」、「昆崙山一段風景絕美!」、「途中會經過大渡河、怒江、金沙江、雅魯藏布江,沿途還會看到貢嘎雪山、然烏湖、娜迦巴瓦雪山,景色美的不得了!」

  • 對印度戰爭利器? 中國新超級坦克利高原作戰

    對印度戰爭利器? 中國新超級坦克利高原作戰

    \n中國和印度的對峙上個月和平落幕,但兩國邊境卻是動作頻繁,中國日前才宣布正在修建一條穿越喜馬拉雅山的公路,印度軍方也稱將對邊境增兵,兩國較勁意味濃厚。而中國軍方山地作戰坦克ZTQ-105月前已經在青藏高原也進入測試階段,儘管官方稱不針對第三方,但新輕型坦克的成功將為中國在高原上對付印度軍隊增加優勢。 \n \n據美國《國家利益》報導,相較於西方或俄國的主戰坦克大約都在50噸到70噸的範圍內,解放軍的「新輕坦」的重量約在33噸到36噸之間,這個設計顯然是縮小版的中國VT-4坦克,儘管並非是水陸兩棲型坦克的設計,但這種重量較輕的坦克可以通過降落傘直接進行空降。 \n \n「新輕坦」尾部裝載的渦輪增壓柴油發動機功率高達1000匹馬力,使該款坦克能夠爬上陡峭的斜坡,再加上高原地區稀薄的空氣會使發動機無法帶動較重的坦克,所以這種輕型坦克適合在高海拔地區執行作戰任務。另外,新輕克使用的液壓氣動懸掛裝置,也讓坦克更加平穩且可根據克服崎嶇山路或沼澤地形的需要來調整車輛的離地距離。 \n \n「新輕坦」的主利武器是105毫米全穩定膛線炮,可以發射可穿透500毫米厚的硬化鋼板的鎢合金穿甲彈,雖然這要得穿透力不足以穿透如今主戰坦克的正面裝甲,但或許足以擊敗較老的T-72型坦克。而「新輕坦」的有效射程約為3公里,其反坦克和直升機導彈可向5公里外的目標發射。另一項優勢則是在自動上彈器的幫助下,「新輕坦」只需要3名操作人員:炮手、司機和指揮員。 \n \n另外這款坦克裝備了先進的傳感器和火力控制系統,除了為指揮員和炮手提供熱成像外,還與風力傳感器相連接的瞄準系統,可自動調整瞄準方向、定位敵方坦克。其他先進設備包括雷射測距儀、全球定位衛星導航系統,以及,可以跟友方車輛行進的戰鬥管理軟體。 \n \n儘管輕型坦克總是以犧牲生存能力為代價,來換取機動性和進場機會,像是蘇聯的PT-76水陸兩用坦克和BMD空降戰車,以及美國陸軍M551「謝里登」(Sheridan)輕型坦克都是這樣。不過中國和印度認為,在喜馬拉雅山一帶的邊境對抗中,輕型裝甲車仍有用武之地。 \n

  • 溫室效應 青藏高原冰川加速消融

    溫室效應 青藏高原冰川加速消融

     青海省氣象科研所表示,青藏高原是地球生態系統的調節器、地球生命的中樞神經與地球季風氣候中心,青海湖則是維繫青藏高原東北部生態安全、控制西部荒漠化向東蔓延的天然屏障,生態環境特徵及其演變,反映青藏高原整體生態環境的變化趨勢,對柴達木盆地、三江源、祁連山等地區均有較大影響。 \n 青海湖面積增大,有利於周邊氣候變濕變暖,青海湖流域的植被、濕地明顯恢復,有助於遏制周邊沙漠化及生態保護。不過,青海湖面積擴大,主因表面上是降水增加,歸究原因,還是溫室效應造成的後果。 \n 專家表示,過去幾十年,海拔5000公尺以上高山的氣溫基本低於攝氏零度,冰川相對穩定;近年全球暖化加劇,青藏高原的冰川、凍土融化,如位於青海省唐古喇山鄉的各拉丹冬峰姜古迪如冰川,雪線後退幅度,已從1990年代前的每年2公尺,增加為每年6公尺,因而產生大量的融冰雪水及凍土地下水,順流入青海湖等青藏高原湖泊,湖泊面積因而增加,雖然擊退湖泊周邊的沙漠化趨勢,卻也代表暖室效應影響加劇,可能帶來另一場生態浩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