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青衣江的搜尋結果,共08

  • 長江再傳汛情 水淹樂山大佛

    長江再傳汛情 水淹樂山大佛

     大陸長江再傳汛情!四川因連日罕見連續性暴雨造成嚴重澇害,四川省防汛指揮部18日啟動一級防汛應急響應,更指青衣江雅安城區段出現百年一遇的洪水,情況相當嚴峻。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18日前往日前洪澇災重災區的安徽阜陽進行考察,了解當地防汛救災和災後恢復生產等情況,同時對受災民眾進行慰問。  另外,四川樂山市位處3條河流交匯地,此次亦發生嚴重洪災,當地著名景點「樂山大佛」遭洪水淹至大佛腳趾,是1949年大陸有紀錄來首次發生。  雅安城 現百年一遇洪水  四川省防汛指揮部18日發布消息,指青衣江雅安城區段出現百年一遇的洪水,並將防汛應急響應調升為最高的1級,預計整個青衣江流域、大渡河和岷江都將超出保證水位,防汛形勢十分嚴峻。當地氣象預報指出,自17日晚間起,全市351個偵測站有169站出現暴雨、45站出現大暴雨,雅安市多條橫跨青衣江的對外橋樑封閉或管制。  除青衣江外,大陸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在18日晚間升級發布長江上游支流岷江洪水紅色預警,預估18日晚間洪峰將出現超出保證水位3.4公尺的高度,有機會打破歷史最高水位;另一方面,三峽水庫入庫流量19日預估也將超過每秒70000立方公尺,為今年度最大紀錄。  黃河 亦迎今年第5號洪水  位在青衣江、岷江、大渡河交匯地的四川省樂山市汛情更為嚴峻,自18日上午起,3條河流水位受上游洪水影響開始暴漲,一度淹至當地著名景點「樂山大佛」的腳趾;據稱,這是自1949年有紀錄以來,樂山大佛首次被洪水淹至腳趾。  緊鄰四川的重慶同樣未能倖免於難,由於四川盆地強降雨影響,重慶嘉陵江、長江流域相繼各出現2次編號洪水,據當地水文部門預測,嘉陵江恐將出現歷史次高的水位;重慶市當局在18日下午也將防汛應急響應調升至最高的1級。  北方的黃河同日亦有洪水情勢,據當地媒體報導,黃河中游陝西渭南段在18日凌晨測得每秒5050立方公尺的流量,達洪水認定標準,這是黃河2020年第5號洪水。

  • 水退了!四川樂山大佛露腳趾 民眾齊聲歡呼

    水退了!四川樂山大佛露腳趾 民眾齊聲歡呼

    近日因暴雨引發四川洪水災情深受各界矚目,其中樂山大佛昨日出現70年來首次淹至腳趾,更引發未來可能出現超級洪水的擔憂。所幸19日早晨樂山大佛腳下的岷江水位已緩慢回降,大佛露出腳趾及座下平臺,四川民眾與關切災情的網民紛紛在網上歡呼「水退了!大佛露出腳趾」。 據四川樂山市官方微博報導,8月19日8時30分,從航拍視頻顯示,樂山大佛的腳趾已重新露出水面,水位退至佛腳平台以下,一江之隔的鳳洲島水位也已退下。 陸媒爭相報導指出,江水夜裡緩慢下降,到上午9時多,已經從大佛腳趾消退,水位降至佛腳平台約2米以下。 報導說,四川前後下了一整周的暴雨,各地江水暴漲,位於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交匯的樂山市洪峰匯聚,18日知名古蹟樂山大佛腳下江水暴漲,出現1949年以來佛像首次被淹至腳趾的景象,引發各界對後續洪水可能造成嚴重災情的擔憂。 陸媒指出,目前長江第5號洪水、嘉陵江2號洪水陸續通過重慶主城中心城區,兩江過境洪水仍在上漲,重慶中心城區各網站水位均已超過保證水位。 網民見到樂山大佛腳下洪水退去,擔憂的情緒也稍見緩解,紛紛開起玩笑模仿大佛說話:「我就洗個腳,放心啦!」許多網民仍擔憂後續可能還有災情,但至少眼前情況已略緩解,相對安全了些。在歷經疫情的衝擊後,再接上洪水,確實讓人心理不安,希望此後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 頭條揭密》沱涪岷嘉4洪齊發 樂山大佛70年首度洗腳的危機

    頭條揭密》沱涪岷嘉4洪齊發 樂山大佛70年首度洗腳的危機

    上周四川樂山大佛受到岷江、青衣江、水渡河洪峰匯聚而淹掉佛腳平台,引起不少人擔憂這波災情可能相當嚴重。隨著長江第4號洪峰通過四川時,破了70年紀錄,再次淹了樂山大佛的腳趾,其後還跟著長江第5號洪峰,洪水未來的發展更是讓人膽戰心驚。專家估計,樂山大佛洗腳絕不會只是樂山的危機,而是四川省境內長江段的危機,目前四川的4條大河沱江、涪江、岷江、嘉陵江同時發生罕見洪水,若匯入長江,加上其後金沙江與重慶的洪水,可能形成高達每秒10萬立方米的洪水流量,這會是大陸有歷史紀錄以來的最大洪水。 有千年歷史的四川樂山大佛可說是人盡皆知,這尊通高71米的摩崖石刻造像坐落在岷江之上,是世界最高佛像,也是人類文化與自然的雙重遺產,對多數華人來說,還多了層宗教上的意義。因此,岷江、青衣江、大渡河匯聚時讓樂山大佛洗腳,特別讓人心驚。雖然為保護佛像,大陸已在佛腳部份以水泥包覆,像是穿了鞋一樣,雖然看似怪異,但這次卻也發揮了些保護的功能。 樂山大佛位於岷江邊上,暴雨過後岷江水位上漲淹到佛像腳趾,據當地官員表示,這狀況是近70年來首見。另一條在樂山交匯的青衣江近日水量更為驚人,一度測得超過每秒3萬立方米的流量,已是中共建政以來的第2高,這使得匯入後的岷江下游,流量逼近1949年的最高紀錄。 陸媒指出,樂山大佛洗腳帶來的危機不僅是樂山,也是整個四川盆地乃至整個長江川江段的危機。因為長期以來岷江都是成都平原最重要的水資源,以都江堰為代表的灌溉工程造就四川成都平原為「天府之國」。如今,四川暴雨導致沱江、涪江、岷江和嘉陵江等4大江口都發生了罕見的洪水,對整個四川或其下游的湖北都是重大威脅。 目前岷江流量超過每秒1.8萬立方米,加上支流與大渡河,匯入長江後可能達到每秒3.5萬立方米,加上涪江每秒2.3萬立方米、沱江洪峰每秒1.2萬立方米等接近或超出歷史最高紀錄的流量,以及匯入嘉陵江每秒2萬立方米的流量,4江洪峰合併後至少為長江增加每秒4萬立方米的流量。如果再合計源頭金沙江與重慶,洪峰流量可能高達每秒10萬立方米。這已經是歷史最大的洪水狀態,四川及其下游湖北面對的險情,令人十分憂心。 分析指出,現在還好有各級水利工程調度,可以把各河流的洪峰略為錯開,延後或分散洪水來襲的威力,再加上三峽水庫的攔截,可減輕不少長江中下游的洪水災情,但四川本身面對的嚴峻洪水仍不敢掉以輕心。樂山大佛淹到腳趾就已如此驚險,一旦淹到更高位置,就幾乎可以確定避免不了嚴重災情,對於四川的大量人口與重要的農業產出,救災都會是很沉重的負擔。

  • 百年最大洪水橫掃四川處處險情 堆沙包搶救樂山大佛

    百年最大洪水橫掃四川處處險情 堆沙包搶救樂山大佛

    罕見的持續暴雨致四川省多地暴發洪水,四川18日啟動史上首次一級防汛應急回應。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水位迅速上漲,位於3江交會的樂山市,在今早10時許,洪水已經漫過樂山大佛腳趾,這也是大陸建政以來的首次,防汛部門已在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周圍構築防洪堤,全力保護大佛。 據《中新社》報導,四川遭遇持續暴雨天氣,強降雨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西部和川西高原及攀西地區,暴雨持續時間長、覆蓋範圍廣、累計降雨量特別大,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已於18日一早啟動史上一級防汛應急回應。 4天降雨量有多地累計高達數百毫米,其中累計最大雨量出現在德陽市旌陽區黃許鎮,達865.0毫米,綿竹、龍泉驛2站創有氣象記錄以來單日雨量最高紀錄,北川、江油2站為有氣象記錄以來第3高值。 報導說,目前青衣江雅安城區段已出現百年一遇洪水,預計整個青衣江流域將全面超過保證水位,大渡河下游、岷江下游也將出現全面超警超保洪水,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在災情方面,四川省雅安市城區和部分鄉鎮多處發生街道和房屋被淹、山體垮塌、河堤損毀等險情,已緊急轉移民眾11721戶36345人。 《新華社》報導指出,日前已受到注意的青衣江、岷江、大渡河交匯的樂山市形勢異常嚴峻,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水位迅速上漲,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再次進水,且洪水已漫過佛腳腳趾。這是1949年以來,樂山大佛首次被洪水淹至腳趾。樂山市組織民警與景區工作人員和民兵,冒雨接力傳遞沙袋到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在佛腳周圍構築防洪堤,全力保護大佛。樂山市鳳洲島大佛壩近1020餘名民眾被困,已組織救援撤離。 四川綿陽市境內涪江流域水位迅速上漲,對寶成鐵路涪江大橋造成影響,為保護橋樑不被洪水沖垮,當地調用總量超過8100噸的重載貨物列車推上大橋,以「重車壓樑」方式抗洪護橋。 此外,多處高速公路遭泥石流阻路沖壞,雅西、都汶、成樂等高速公路已斷道。眉山、雅安等多地旅遊景點也臨時關閉,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九寨溝景區道路受阻、河水暴漲,已宣佈臨時閉園。

  • 頭條揭密》顯靈傳言不斷 樂山大佛淹腳目預兆大事發生?

    頭條揭密》顯靈傳言不斷 樂山大佛淹腳目預兆大事發生?

    大陸四川省日前普降豪雨,幾條長江上游支流河水暴漲,位於河邊的全世界最大石刻佛像樂山大佛的觀景平台被淹沒,河水漲高至佛像腳趾,於是有民眾依過去幾次傳言樂山大佛顯靈事件,紛紛猜測是否近期大陸還有大事發生?靈異之事雖大都屬無稽之談,多數是民眾對現實世界的心理反應,或許因大陸近年受新冠疫情與國際政治內外交迫,才引起民眾議論樂山大佛顯靈。 四川省從8月11日起多地普降豪雨,岷江、大渡河、青衣江3江上游河水暴漲,而樂山大佛正好位為這3江的交匯處的樂山市郊。連日來洪峰匯聚,江水淹沒了江邊樂山大佛佛腳平台達20公分高,遊客也被禁止靠近。樂山防汛部門說,這次岷江洪水重現為10年來首見,也是樂山境內岷江流域25年來最嚴重的一次。 所幸2日後洪峰退去,災情並不嚴重,亦無災民死亡或失蹤報告。雖然如此,網上已有不少人在討論歷年來樂山大佛顯靈事件,許多網民認為,汛期尚未結束,樂山大佛都快淹腳目了,這可能預兆著將有大事發生,好是壞的情況尚不明朗,網民間相互間提醒做好萬全準備。 樂山大佛位於樂山市郊的岷江、大渡河、青衣江3江交匯處,靠岷江旁的凌雲山中段,山上有凌雲寺,與大佛都建於唐代。樂山大佛為唐代開元年間名僧海通和尚創建,歷時90載才全部完成,佛像依山開鑿,高71米,腳背寬8.5米,為當今世界第一大佛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樂山大佛形勢雄偉,有詩人讚曰:「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大陸熱門電視武俠劇《風雲》有句廣為傳頌的經典台詞「水淹大佛膝,火燒凌雲窟」,指的就是樂山大佛與凌雲寺,也讓這個古蹟蒙上一層帶有武俠氣息的神秘面紗。 樂山大佛千百年來有不少顯靈傳聞,有些還見諸史籍,這些現象最多的是佛像閉眼與流淚,另外則有佛像頭頂出現日暈光環,或是其周邊現出霞光。而其中閉眼流淚多出於天災人禍頻仍年代,日暈光環或霞光多屬豐年祥瑞之兆。 近幾十年來最有名的顯靈是1959-1961年的3年大饑荒(官方稱3年自然災害)時,當年四川餓死者不計其數,很多人死了就拿破草蓆捲起扔進江中,死屍隨江水而下,常會推擠在3江交匯口再往下游漂流,而樂山大佛正處於3江交匯口形成的回水處。據說因浮屍不斷飄過,大佛不忍見眾生慘狀,以致一夜之間突然閉上雙眼。官方曾組織專家做了調查,最後仍是不了了之。當年大佛閉眼還保存有照片,照片目前在樂山大佛博物館內陳列。 樂山大佛此後還有一次閉眼是在1963年,當時大饑荒剛結束沒多久,政爭極為激烈,對毛澤東的造神運動逐步展開,最後導致十年文革浩刧,事後有人將大佛閉眼解釋為預示中國大陸將面臨中華文化的浩刦與慘絕人寰的災難。 這兩次是樂山大佛顯靈較為知名的事件,其餘被認為大佛流淚的次數亦不少。近期有些專家解釋其成因,可能是酸雨長期腐蝕石像而形成的痕跡,看在民眾眼裡,反映出當時社會與民眾自己的心理狀態而有此解讀。為避免形成民眾心理上的恐慌,現在大陸文物保護部門還為大佛編列預算進行清洗與整修。 不過樂山大佛除了閉眼示警之外,也曾現祥瑞之兆,例如2000年樂山大佛頭頂佛光乍現,一整圈環狀日暈預兆吉祥眾生。時人解讀為當年大陸有幾件可載入史冊的重要發展,包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融入國際經濟體系,同時北京奧運會也申辦奧運成功。有說法稱,神跡多是人類對現實世界的心理反應,而非神警示人類的預言,看來此言不假。

  • 梅派演唱藝術的形成與發展

    梅派演唱藝術的形成與發展

     梅蘭芳出身在十九世紀末,京劇這個新興劇種剛剛成熟,生機盎然,蘊藏著旺盛的精力,有如滿枝蓓蕾,只待春風春雨,便將喜綻怒放。北京的街頭巷尾到處都可以聽到人們哼著,不是「小東人……」就是「金鳥墜……」;再不就是「伍員馬上怒氣沖……」(以上三齣是以當年最享盛名的老生孫菊仙的《三娘教子》,譚鑫培的《碰杯》,汪桂芬的《文昭關》順次戲中名唱段的首句唱詞)。  而青衣的唱腔除了在茶園、書寓外很少聽到,當時青衣唱腔藝術沒有像老生行當取得那樣高的成就。旦角沒有挑大樑的,旦角戲只占百分之一二而已,「對兒戲」(即生旦並重的劇碼)也不過百分之二三,青衣行當唱大軸是沒有的。但當時青衣旦角演員中已有了胡喜祿、梅巧玲、時小福、陳寶雲、龔翠蘭、余紫雲,陳德霖等有影響的名演員,票友中也出現了像孫春山、林季鴻那樣既富有文學修養,又精通音律、善創新腔。  梅蘭芳談起:「論到陳,胡兩位前輩……恐怕要算我們青衣這一行當的開山主帥了。」陳胡兩位都善創新腔。胡以工整熨貼見長,陳則以巧取勝。當時旦角唱時口緊得幾乎聽不清唱的什麼字,徽音較重。而胡喜祿在一定程度上已採用了較鬆的唱法,雖不如以後的王瑤卿那樣使人完全聽清楚,但已有了很大的革新,他所創造的「十三咳」的腔一直保留至今。  繼胡喜祿、梅巧玲、陳寶雲之後是余紫雲和時小福。余紫雲青衣戲,私淑胡喜祿,花旦戲繼乃師梅巧玲(梅先生的曾祖父),並容花旦聲腔于青衣,演唱時咬字清楚,嗓音高而明亮。時小福專工青衣,追隨胡喜祿,雅典純正。梅蘭芳的開蒙老師吳菱仙就是時小福的得意弟子。  在時、余之後、王瑤卿之前,陳德霖是青衣演員中的代表人物,當時在正工青衣中是具有權威性的,他唱法接近時小福,嗓音圓潤、氣力充沛,唱來高亢嘹亮、以剛勁為其特點,雖音色纖細,但旋律非常優美,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崑曲根基厚實,非常講究字音聲韻,發音咬字準確,梅蘭芳的崑曲戲的成就得自他的親授。  綜上所述,概括了梅蘭芳的師承和梅派唱腔的起源。前輩藝術家的成就及其影響,對梅派唱腔藝術的形成有著密切的關係,梅蘭芳十分尊重傳統,在他各個時期的唱腔藝術都滲透了前輩留下的精華。  第一個階段,學戲和實習階段中,梅蘭芳在唱腔上沒有自己的創造,演的全是正統青衣戲,如《祭江》,《祭塔》,《落花園》,《彩樓配》,《二進宮》,《搜孤救孤》(程嬰妻),《桑園寄子》等四十餘齣傳統唱工戲及配角戲。大約是在十八歲之前,幾乎天天演出,刻苦的磨練為以後取得那樣高的成就奠定了基礎。十八歲脫離了科班,列入了主要演員的行列,撘班演出,擁有了一定的叫座能力,開始顯露了唱工方面的根底和隱約的藝術創造的才華。  梅蘭芳師承吳菱仙、拜過陳德霖、宗福小福的一派,演唱風格更接近于陳德霖,以陽剛為主,剛多於柔。《祭江》的二黃慢板中的第二句「背夫君撒嬌兒兩地離分」中的「君」和「分」字最為典型,簡潔得像金石一樣結實,字字鏗鏘,絕無單落輕飄之感,「夫」字前後參有氣口,非但沒有給人於生硬的感覺,反而使人感到飽滿充沛,而最後一小節中一般氣口在<譜1> 處,而梅卻唱在<譜2>處,亦給人一氣呵成之感。無扎實幼功是不可想像的。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梅蘭芳的演唱已有了一種近乎于傳統而又出於傳統的新的跡象,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當時傳統唱法閉口音比張口音運用得好得多,常發細高的聲音,唱腔直線多於曲線。梅蘭芳以驚人的毅力苦練張口音,使張口音和閉口音取得平衡,而使行腔的彈性增強了。其二,是在發聲全面的前提下,他又吸取了余紫雲咬字清晰而明朗的特點。  這兩方面雖然當時還不像後來發展的那樣突出,但確已作為梅蘭芳風格而出現。使人感到平易近人、易於理解。較保守的老先生也覺得他功底深厚,而獲得內外行一致好評,這在當時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與此同時,梅先生對當時青衣傳統唱法中直線多於曲線,開始意識到這種唱法所包含的感情是不夠複雜多樣的,而產生改革之萌芽。  (文轉B9版)

  • 大陸創新京劇 10月來台拚場

     台灣常以創新自詡,如國光劇團推出《金鎖計》等數齣創新京劇。不過大陸近年也屢有新創傳統戲曲作品,2009年獲得「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榮銜的《走西口》將於10月來台,讓民眾見識彼岸創新能量綻放的成果。  《走西口》描述山西晉商創業故事,近年同為熱門影視題材,這回由文化部直屬的「中國國家京劇院」擔綱。中國京劇院在台灣一向擁有大量戲迷,不但因該院歷史輝煌,首任院長為京劇大師梅蘭芳,歷代名家輩出;而且該院愛惜羽毛,每回演出都是精銳盡出。  200名角 共襄盛舉  這回來台,除頭牌老生于魁智和當紅梅派青衣李勝素之外,還有大陸程派旦角票選排名第一的李海燕、最佳葉派小生江其虎、荀派花旦管波、姜派小生張威、文丑鄭岩、陳國森;並特別外邀大連京劇院著名花臉楊赤、北京戰友京劇團著名張派青衣張萍、山西省京劇院著名老旦朱麗和著名花臉張巍等加盟演出;其中多位主演榮獲大陸戲曲界最高榮譽梅花獎與梅蘭芳金獎榮銜,全部陣容浩浩蕩蕩達200人。  交響伴奏 不落俗套  《走西口》描述康熙末年山西德裕商行大掌櫃常雨橋以「誠」與「義」贏得人心,轉危為安,打通了對俄貿易的通道,並推動清朝與沙俄兩國政府簽訂邊境貿易的《恰克圖條約》。它號稱交響京劇,意謂傳統鑼鼓有了全新風貌,扮演更吃重的伴奏角色,擔任指輝的是前中央民族樂團音樂總監胡炳旭。  除《走西口》外,中國國家京劇院還帶來《文姬歸漢》、《霸王別姬》、《鳳還巢》、《艷陽樓》、《陳三兩爬堂》、《三江越虎城》、《望江亭》、《滿江紅》等經典戲碼,10月19日起在台北國家戲劇院登場。

  • 名旦張火丁 荒山淚、白蛇傳戲迷追捧

    以典雅清麗氣質受到戲迷追捧的京劇程派名旦張火丁,3月中旬在上海天蟾逸夫舞台演出《荒山淚》和《白蛇傳》票房成績優異,台下戲迷瘋狂追捧的程度,不輸時下流行音樂的演唱會。 在低迷的京劇演出市場,素來低調的張火丁是少數極具票房號召力的名角之一。近幾年來張火丁每次到上海演出都創下票房佳績。即使本次演出《荒山淚》、《白蛇傳》恰好遇到上海大劇場連續十數場「京昆群英會」和東方藝術中心「名家名劇月」請來的于魁智、李勝素2位京劇名角的前後夾擊,票房仍在啟售1個月內搶盡,其中包括來自中國各省的「火迷」。 《荒山淚》是二、三○年代程派創始人程硯秋創排的一部悲劇,以戲劇演繹「苛政猛於虎」的寓意。《白蛇傳》則是京劇舞台上常見的劇目,但程派《白蛇傳》為張火丁首創,被認為是「程派張音勻」的代表作,對於素來擅演大青衣、不擅武戲的張火丁是一大挑戰。 張火丁精湛的演技、身段、唱腔吸引了許多死忠的戲迷,然則張火丁在學戲的過程中並不順遂,3次報考戲校落榜,15歲才以自費生身分進入天津戲曲學校。以行內眼光來看,張火丁起步甚晚。後師承程派名家趙榮琛,並在2000年獲得中國戲劇最高獎項梅花獎,表現漸受肯定,也累積了大批的戲迷。她的戲迷以年輕人居多,喜歡她扮相美、身段美、水袖美、唱腔美,也著迷於她台下的那份清冷避世。中國戲曲學院教授、戲曲理論家傅謹評價:「張火丁的收斂與節制,使她能游刃有餘地把程派唱腔裡那些前人未曾充分發掘出來的細微之處,展現在觀眾面前」。 今年年初張火丁的劇照集《青衣張火丁》才剛出版。出版人張立憲,對於選擇張火丁的作品出版表示:「她是天生的青衣,以簡勝繁,以靜制動,以柔克剛,遍觀當今京劇舞台,這樣懂得克制和收斂,不過分、不刻意的演員,已是非常少見了」。書中搜羅了《鎖麟囊》、《春閨夢》、《荒山淚》、《白蛇傳》、《江姐》等9齣張火丁的程派青衣戲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