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非石油的搜尋結果,共206

  • 全球原油需求看增 油價振奮

    全球原油需求看增 油價振奮

     儘管Delta變種病毒迅速傳播,導致經濟復甦前景蒙塵並拖累汽油需求,但各大產油國仍押注,全球在明年前將需要更多原油供應,而這意味著油價將維持強勁。

  • 新加坡5月非石油國內出口不如預期

    根據新加坡企業發展局17日公布,新加坡5月非石油國內出口(NODX)年增8.8%,主要因為機械、製藥和化學品需求上揚,不過數據遜於市場預估的增加14.65%。5月非石油國內出口經季調後月減0.1%,亦不如市場預估的月增4.5%。

  • 新加坡4月非石油出口遠低市場預期

    新加坡企業發展局17日公布4月非石油出口年增6%,只有市場預估12%的一半幅度,也明顯低於3月的年增11.9%。主要是對歐美日等主要市場的出口均呈現惡化所拖累。 4月的電子產品出口年增10.9%,跟3月份年增24.4%相較是腰斬逾半。非電子產品的4月出口年增4.7%,增幅也只有3月份年增9.2%的一半。 在4月非電子產品出口項目裡,化學原料出口飆增104.6%表現最強,石化產品大增63.3%,特殊機械也成長54.3%。但藥品出口卻年跌40.9%。 對外出口呈下跌的主要市場裡,對美國的4月出口年跌幅度,從3月的19.8%惡化至42.3%。對歐盟出口從年增31.6%逆轉為年跌30.2%。對日本出口從年跌28.7%擴大至年跌33.2%。 在對外出口呈現成長的市場裡,對馬來西亞的4月出口年增幅度,從3月46.9%擴大至57.1%。對中國大陸出口從46.4%擴大至55.5%。對香港是從年跌13.1%扭轉為年增30.9%。儘管如此,但對新加坡整體出口表現沒有明顯幫助。

  • 氣候峰會前夕 產業界推2大行動

     美國本周將舉辦全球氣候峰會,峰會召開前夕,產業界推兩大對抗氣候危機的行動,由品浩(PIMCO)為首的投資團體呼籲銀行業者訂定更嚴格的氣候目標,國際環保團體ClientEarth則提議,石油公司打廣告時比照菸草業者,需標示氣候健康警語。  美國拜登政府主辦的領導人氣候峰會本周四登場,將舉行兩天,預計就對抗氣候變遷提出更強力的因應措施。  以品浩與法通投資(LGIM)等投資公司為首的團體周日提出呼籲,要求銀行業訂定更嚴格的排放目標,包括就最晚本世紀中甚至提前達到零排放設定暫時目標。  英國資產管理公司Sarasin Partners主管蘭德米爾斯(Natasha Landell-Mills)表示,「我們當前面臨的問題是,太多的銀行在做放款的決定時未考慮氣候的風險,而且有太多的資金放款到我們急需移除的碳密集相關經濟活動。」  這個氣候變遷機構投資人協會目前共有35個會員,總資產管理規模高達11兆美元。  此外,環保法非營利組織ClientEarth則於周一提議,要求石油業打廣告時比照香菸廣告需標示健康警語,否則不得在電視與社群媒體刊登廣告。  ClientEarth同時公布一項最新研究報告,指控部份全球前幾大石油業者錯誤陳述自家公司在氣候危機所扮演的角色,同時誇大轉型至乾淨能源的進程。ClientEarth的律師懷特(Johnny White)指出,「造成全球暖化的幾個主要禍首石油業者,現在都斥資好幾百萬美元打廣告,宣傳他們以永續為核心的營運計畫。」  他進一步強調,「這種漂綠(greenwashing)的作法是一個大問題,因為它會誤導大眾有關持續使用化石燃料的實際環境成本,並扭曲大眾對於氣候問題急迫性的廣泛討論,進而阻礙減緩氣候變遷的相關計畫。」

  • 急抗疫 委內瑞拉盼用石油換疫苗

    委內瑞拉面臨第2波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之下,總統馬杜洛今天提議「以石油換疫苗」,但境內石油業早已因經濟制裁而大受影響。 馬杜洛(Nicolas Maduro)公共電視上露面時說:「委內瑞拉有油輪,有客戶要買我們的石油…拿石油換疫苗。」 目前為止,委內瑞拉只授權使用俄羅斯「衛星-V」(Sputnik-V)疫苗,和中國國藥集團(Sinopharm)生產的疫苗。 且委內瑞拉已於本月15日告知泛美衛生組織(PAHO )說,他們將不接受透過COVID-19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訂購的140萬至240萬劑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疫苗。 根據委內瑞拉官方數據,境內COVID-19確診病例有約15萬例,略低於1500人病故。這個數字遭委國反對派和非政府組織的高度質疑。 身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一員的委內瑞拉危機纏身,而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Petroleos de Venezuela)2019年遭美國制裁之後,斷了對美輸出這條路,也嚇跑其他買油客戶,讓委國石油產量跌至數十年來新低。

  • 新加坡2月非石油出口年增4.2% 低於預期

    新加坡企業發展局周三公布2月非石油出口年增4.2%,低於市場預估的年增6%,遠低於1月的年增12.7%。 對中國、台灣與韓國等出口,分別年增17.4%、17.2%和29.6%;但對歐盟、日本和美國等出口,分別年跌34.7%、18%和5.3%。

  • 油價回升 OPEC+考慮增產

    油價回升 OPEC+考慮增產

     美國眾議院27日通過1.9兆美元新冠紓困法案,令市場對於經濟復甦的預期轉趨樂觀,帶動國際油價1日反彈。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與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組成的OPEC+將於4日開會檢討油市需求,分析師預估油價回升可能促使他們考慮增產。  紐約西德州原油4月期貨價1日盤中上漲1.43%,每桶報62.38美元,而倫敦布蘭特5月期油勁揚1.32%,每桶報65.27美元。兩大油市指標升抵2020年1月以來新高,今年迄今漲幅皆逾25%。  油價周一上漲,主因在於美國眾院通過大型紓困法案,加上嬌生(Johnson &Johnson)藥廠研發疫苗獲得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緊急使用授權,市場預期經濟可望好轉並提振石油需求。紓困案仍須送交參議院表決通過。  OPEC+將於4日(周四)開會,市場早已傳聞這些產油國可能在會中討論增產,增產力道每日最多可達150萬桶。OPEC+自2017年起開始減產以挽救油價,但油價上漲令他們考慮縮減減產幅度。  Forbes Manhattan銀行創辦人巴帝(Stan Bharti)表示,新冠疫情重挫石油需求,令原油生產國遭到嚴重衝擊,如今他們當然要趁著油價回升之際增產獲利。  巴帝指出,隨著布蘭特油價重回60美元以上,俄羅斯可能不願再配合減產。若此事發生的話,那油市下半年恐遭遇逆風,西德州原油今年底每桶價格預測約65美元,布蘭特油價約70美元。  投資公司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主管鄧肯(Chris Duncan)指出,原油需求回升帶動油價上漲,但OPEC+增加原油供應可能對於油價帶來下行壓力。不過,若他們持續維持減產的話也可能傷及自家市佔率。  新加坡華僑銀行分析師表示,只要OPEC+每日合計增產不超過50萬桶,那對於油價便會是利多消息。

  • 星國10月非石油出口意外衰退

    新加坡官方17日(周二)公布,受累於電子業與非貨幣黃金出口下滑,10月非石油出口意外較去年同期縮減3.1%,遠遜於市場預期,此為出口連續4個月增長後首見衰退。 根據路透調查經濟學家看法,原估上月出口成長5.7%。星國官方資料顯示,9月非石油出口增幅略微上修至5.8%。 經季節性調整,新加坡10月出口月減5.3%,不如經濟學家估的月增4.6%。9月出口月減11.4%。 10月份電子出口額下滑0.4%,非電子業出口則走低3.9%,其中非貨幣黃金出口銳減61%。反觀9月份電子與非電子業出口各走揚21.4%、1.7%。

  • 慘!國際石油巨頭支出砍到見骨 專家爆只剩一條路

    慘!國際石油巨頭支出砍到見骨 專家爆只剩一條路

    由於新冠疫情重挫能源需求,石油和天然氣價格連續幾個月低迷不振,國際石油巨頭財務吃緊,紛紛削減支出或股息來因應。美媒指出,現在各大石油公司基本上已經「砍無可砍」,只能寄望油價回升來挽救。 根據美國財經媒體報導,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雪佛龍(Chevron)、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道達爾(Total)及英國石油公司(BP)皆已盡可能減少2021年支出,但槓桿率仍然接近令人不安的區間,只有雪佛龍、道達爾疫情前的資產負債表尚稱穩健。 不過,其他公司也好不到那裡去,例如埃克森美孚一年前設的2021年資本支出為350億美元,現在計畫砍半,本周更宣布到2022年將裁減15%員工和承包商,共計高達1.4萬人。即使如此,到了2022年仍會入不敷出,資本和股息支出將消耗完所有現金。執行長Andrew Swiger認為,石油業現在對供應的投資不足,未來遲早出現短缺,意味著油價將會上漲。 報導分析,油價能否回升還要取決於另外兩件事,即需求增加、石油輸出國組織及非成員產油國(合稱OPEC+)的減產協議,而減產協議,主要是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之間能否有共識。前述的大型石油公司即使在疫情前也只占全球石油需求的不到15%,終究得看OPEC+協議內容來決定。 然而,地緣政治並非石油公司能力範圍,只能靠減少無利益生產、支出、未來投資及裁員來自救。目前看來,這些行動暫時取得了成果,五大西方能源公司中有四個Q3報出盈利,但恐已沒有可削減的項目。美國一些大型獨立石油生產商高層認為,美國可能永遠回不到年初的生產高峰水準,且到了2021年,還會進一步的下降。

  • 野草時代的任正非

    野草時代的任正非

     編者按1987年,一個44歲的男人面臨了他的中年危機。他在一筆生意中慘遭惡意坑騙,失去了工作,妻子也於此時求去,上有年邁的父母要奉養,下有一對兒女需撫養,還得兼顧六個弟妹的生活。一家人擠在深圳的老舊住宅區裡,三坪多的房子,煮飯、吃飯都在陽台上解決。  一個人的死裡求生,造就一個產業的奇蹟。一個原本低調的名字,在5G戰場親上火線,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馬雲更稱他為:「被遺忘的高人。」究竟華為有何能耐?任正非有何本事?讓美國視為頭號勁敵、追著往死裡打。  周顯亮所著《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描繪出這位5G霸主,從6人公司到海放全球的登峰告白。  在軍隊待過多年的任正非終究還是太單純了,不懂什麼是市場經濟,不懂人心險惡,甚至都不好意思談錢,也不懂得防範別人,就這樣一頭栽進險惡的商業生態圈,結果可想而知。慣做技術的任正非這時還不是商業英才,只是一塊璞玉。  如今的「九○後」、「○○後」,已經很難理解那個特殊年代的人了。  無處可去創建華為  用「野草」來比喻他們,絕非貶低,而是事實便是如此。  二十世紀八○年代的中國,是一個真正的野草時代,又是一個真正的大時代。浩蕩的颶風再次席捲中國,沒人能夠逃脫。  原來管控嚴密的社會漸漸放寬限制。那個年代的中國人,天生就像野草,當一批人懷抱著「中華興亡,匹夫有責」的夢想創業,當更多人在「發財致富」的欲望推動下野蠻生長,蜷縮的巨人開始恣意伸展自己的身軀時,全中國爆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戰鬥力。  失去壓制的野草瘋狂生長,後來,它們有的成為參天大樹,有的半路夭折,有的長成了稀奇古怪的形狀,中國第一代企業家就此誕生,「企業家元年」於焉開始。  在世界歷史中,有一個神祕的「軸心時代」。西元前五○○年前後,在中國、印度和西方等國家和地區,人類文化出現密集突飛現象,奠定了各自文化的基礎和模式。那是一個哲學家、思想家百花齊放與群星璀璨的時代,中國有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等諸子百家,印度出現了釋迦牟尼,古希臘出現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二十世紀八○年代後的中國,則在經濟方面開始大爆發,四十多年的時間,便讓中國躍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能夠藉由這股浩蕩的颶風成為一名「捕風者」,是那一代人獨特的機遇和幸運。這種機遇,再也不會有了。  讓我們把鏡頭轉向二十世紀八○年代初的深圳。幾年後,萬科、中興、華為將在此誕生,再過些年,騰訊也將在這裡登上舞臺。  這是一個剛剛從偏遠貧窮縣城變身特區的淘金之地,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全中國關注的焦點。  書生氣概的下海者,野心勃勃的悲情英雄,不擇手段、一夜致富的投機者,坑蒙拐騙的不法分子,構成了這座城市的基本樣貌─這是一個令人振奮、充滿激情的城市,也是一個濁浪滔天、魚龍混雜的城市,轉業軍人任正非的下半生,即將牢牢拴在這樣一個地方。  一九八三年,任正非以技術副團級的身分轉業。與普通的轉業不同,任正非轉業是因為國家調整建制,撤銷了基建工程兵。但這並不表示任正非是一名被淘汰者,事實上,他是軍人中的佼佼者,部隊很希望他留下,把他安排到一個軍事科研基地。那是不錯的出路,但已身為兩個孩子父親的任正非還是選擇了轉業。如果任正非當初選擇留在部隊,自然就不會有後來的華為了。  獨特的機遇和幸運  南油集團,是當時深圳最好的企業之一,負責對深圳經濟特區西部約二十三平方公里的區域進行綜合開發建設和管理。任正非與妻子一起復員,轉業至南海石油的後勤服務基地。這一年,任正非三十九歲,馬上屆不惑之年。  就這樣累積資歷,也是一種安穩人生,可惜那不是任正非想要的人生。  任正非從來都是一個不安分、自我驅動力極強的人,在部隊時,他就有過多項發明創造,研製出空氣壓力天平,兩次填補國家科技空白。一九七七年十月,任正非所屬的基建工程兵在北京舉行工作會議,與會的有一千多名領導幹部和先進典範。十月二十四日,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參加會議的全體代表,表彰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其中就有任正非。  第二年,任正非出席了全國科學大會。參加這次大會的知識菁英超過六千人,其中三十五歲以下的不足一百五十人,任正非就是其中之一。  一九八二年,任正非參加了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擁有這樣耀眼履歷的任正非,看到集團的一些領導麻木度日、得過且過,直來直往的他提出要「承包」其中一家公司,並願意立下軍令狀,結果得到的是白眼。  為了安慰任正非,集團領導安排他擔任一家電子公司的副總經理。  沒想到,任正非在這裡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個「滑鐵盧」:他在一筆生意中被人坑了,公司二百多萬元人民幣貨款收不回來!  在軍隊待過多年的任正非終究還是太單純了,不懂什麼是市場經濟,不懂人心險惡,甚至都不好意思談錢,也不懂得防範別人,就這樣一頭栽進險惡的商業生態圈,結果可想而知。慣做技術的任正非這時還不是商業英才,只是一塊璞玉。  任正非也不諱言自己當初的失敗和窘迫:「走入民間後,不適應商品經濟,也無駕馭它的能力。一開始我在一家電子公司當經理,也栽過跟斗,被人騙過。後來也是無處可以就業,才被迫創建華為。」(待續)

  • 野草時代的任正非──華為突圍哲學(一)

    野草時代的任正非──華為突圍哲學(一)

    編者按:1987年,一個44歲的男人面臨了他的中年危機。他在一筆生意中慘遭惡意坑騙,失去了工作,妻子也於此時求去,上有年邁的父母要奉養,下有一對兒女需撫養,還得兼顧六個弟妹的生活。一家人擠在深圳的老舊住宅區裡,三坪多的房子,煮飯、吃飯都在陽台上解決。 一個人的死裡求生,造就一個產業的奇蹟。一個原本低調的名字,在5G戰場親上火線,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馬雲更稱他為:「被遺忘的高人。」究竟華為有何能耐?任正非有何本事?讓美國視為頭號勁敵、追著往死裡打。 周顯亮所著《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描繪出這位5G霸主,從6人公司到海放全球的登峰告白。 正文開始: 如今的「九○後」、「○○後」,已經很難理解那個特殊年代的人了。 無處可去創建華為 用「野草」來比喻他們,絕非貶低,而是事實便是如此。 二十世紀八○年代的中國,是一個真正的野草時代,又是一個真正的大時代。浩蕩的颶風再次席捲中國,沒人能夠逃脫。 原來管控嚴密的社會漸漸放寬限制。那個年代的中國人,天生就像野草,當一批人懷抱著「中華興亡,匹夫有責」的夢想創業,當更多人在「發財致富」的欲望推動下野蠻生長,蜷縮的巨人開始恣意伸展自己的身軀時,全中國爆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戰鬥力。 失去壓制的野草瘋狂生長,後來,它們有的成為參天大樹,有的半路夭折,有的長成了稀奇古怪的形狀,中國第一代企業家就此誕生,「企業家元年」於焉開始。 在世界歷史中,有一個神祕的「軸心時代」。西元前五○○年前後,在中國、印度和西方等國家和地區,人類文化出現密集突飛現象,奠定了各自文化的基礎和模式。那是一個哲學家、思想家百花齊放與群星璀璨的時代,中國有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等諸子百家,印度出現了釋迦牟尼,古希臘出現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二十世紀八○年代後的中國,則在經濟方面開始大爆發,四十多年的時間,便讓中國躍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能夠藉由這股浩蕩的颶風成為一名「捕風者」,是那一代人獨特的機遇和幸運。這種機遇,再也不會有了。 讓我們把鏡頭轉向二十世紀八○年代初的深圳。幾年後,萬科、中興、華為將在此誕生,再過些年,騰訊也將在這裡登上舞臺。 這是一個剛剛從偏遠貧窮縣城變身特區的淘金之地,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全中國關注的焦點。 書生氣概的下海者,野心勃勃的悲情英雄,不擇手段、一夜致富的投機者,坑蒙拐騙的不法分子,構成了這座城市的基本樣貌─這是一個令人振奮、充滿激情的城市,也是一個濁浪滔天、魚龍混雜的城市,轉業軍人任正非的下半生,即將牢牢拴在這樣一個地方。 一九八三年,任正非以技術副團級的身分轉業。與普通的轉業不同,任正非轉業是因為國家調整建制,撤銷了基建工程兵。但這並不表示任正非是一名被淘汰者,事實上,他是軍人中的佼佼者,部隊很希望他留下,把他安排到一個軍事科研基地。那是不錯的出路,但已身為兩個孩子父親的任正非還是選擇了轉業。如果任正非當初選擇留在部隊,自然就不會有後來的華為了。 獨特的機遇和幸運 南油集團,是當時深圳最好的企業之一,負責對深圳經濟特區西部約二十三平方公里的區域進行綜合開發建設和管理。任正非與妻子一起復員,轉業至南海石油的後勤服務基地。這一年,任正非三十九歲,馬上屆不惑之年。 就這樣累積資歷,也是一種安穩人生,可惜那不是任正非想要的人生。 任正非從來都是一個不安分、自我驅動力極強的人,在部隊時,他就有過多項發明創造,研製出空氣壓力天平,兩次填補國家科技空白。一九七七年十月,任正非所屬的基建工程兵在北京舉行工作會議,與會的有一千多名領導幹部和先進典範。十月二十四日,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參加會議的全體代表,表彰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其中就有任正非。 第二年,任正非出席了全國科學大會。參加這次大會的知識菁英超過六千人,其中三十五歲以下的不足一百五十人,任正非就是其中之一。 一九八二年,任正非參加了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擁有這樣耀眼履歷的任正非,看到集團的一些領導麻木度日、得過且過,直來直往的他提出要「承包」其中一家公司,並願意立下軍令狀,結果得到的是白眼。 為了安慰任正非,集團領導安排他擔任一家電子公司的副總經理。 沒想到,任正非在這裡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個「滑鐵盧」:他在一筆生意中被人坑了,公司二百多萬元人民幣貨款收不回來! 在軍隊待過多年的任正非終究還是太單純了,不懂什麼是市場經濟,不懂人心險惡,甚至都不好意思談錢,也不懂得防範別人,就這樣一頭栽進險惡的商業生態圈,結果可想而知。慣做技術的任正非這時還不是商業英才,只是一塊璞玉。 任正非也不諱言自己當初的失敗和窘迫:「走入民間後,不適應商品經濟,也無駕馭它的能力。一開始我在一家電子公司當經理,也栽過跟斗,被人騙過。後來也是無處可以就業,才被迫創建華為。」(待續)

  • 委內瑞拉石油業凋敝

    委內瑞拉石油業凋敝

     委內瑞拉政府數十年來貪污嚴重、管理不善,使得該國石油產量銳減、石油業一蹶不振。  ■After years of corruption, mismanagement and more recently U.S. sanctions, Venezuela's oil output has dropped to a tenth of what it was two decades ago.  委內瑞拉石油蘊藏豐富,二戰期間曾是同盟國能源主要供應國,亦是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創始國之一,但在歷經政府多年貪腐、治理不當,加上美國近期實施制裁,導致該國石油產量降至20年前的十分之一,石油業停滯成長並陷入低迷。  從西部馬拉開波湖(Lake Maracaibo)地區到東部奧里諾科石油帶(Orinoco Belt),委內瑞拉境內廢棄油井在陽光照射下斑駁鏽蝕,小偷忙著搜尋是否有值錢金屬。委國最後一個鑽井計畫已於8月停工,該國今年原油產量可能僅比美國懷俄明州高出一些。  曾在已故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時代擔任大使的門多薩(Carlos Mendoza)表示:「委國石油蘊藏占全球的20%,但無法變現的話就沒有意義,我們已進入後石油時代。」  民眾對於氣候變遷的擔憂加劇,加上風力、太陽能等再生能源崛起,進而壓縮石油使用量、不利於石油業發展。對於高度依賴石油收入的委國而言,這可是動搖國本的危機。  今年經濟恐萎縮逾三成  經濟學家里昂(Luis Vicente Leon)預測,委國今年的石油營收,可能低於金礦開採與海外公民匯款收入。諮詢機構Ecoanalitica表示,受到油價崩跌與新冠疫情衝擊,委內瑞拉今年經濟可能萎縮逾30%。  數據顯示,委國18個月前每日原油產量將近百萬桶,如今減至30萬桶,分析師悲觀預估年底時可能下探至20萬桶。  Ecoanalitica經濟學家孔托(Giorgio Conto)表示,按此情況推估,政府每年石油收入可能降至40億美元,相當於2012年石油熱潮時期兩周便可獲得的金額。  數據顯示,委國約96%的民眾處於赤貧狀態、生活困頓。聯合國報告則指出,過去五年來,逃至其他國家的委國民眾高達500萬人。能源業衰敗影響百姓生活,除了開車石油難以取得,連烹煮用油也短缺。  政府貪污加速石油業崩跌  經濟學家表示,儘管美國制裁對於委國石油業帶來極大打擊,但更大問題在於查維茲與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數十年來貪污嚴重、治理不善,導致外國合作企業紛紛求去。  舉例來說,查維茲1999年上台後誓言縮小貧富差距,他打破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PDVSA)獨立經營態勢,並在該公司表態抗議後進行高層改組。他將油價以接近免費的價格提供給國民,並給予古巴等盟國石油折扣。  查維茲2006年時變本加厲,他片面撕毀與國際企業簽訂合約,強迫這些公司將石油開採計畫大部分經營權讓給PDVSA,導致埃克森美孚等石油巨擘憤然離開該國並減少投資,連帶使得該國石油產出下滑。  由於當時中國經濟崛起、油價飆漲,委國極少人關心或在乎此問題。查維茲將石油收益用於糧食補貼而非維持能源業,甚至挪用資金為自己私用,加上PDVSA內部貪腐嚴重,導致該國能源業開始走下坡。

  • 專家傳真-數據經濟的重要性

    專家傳真-數據經濟的重要性

     環顧全球經濟,你可以看到一家美國公司正在開發下一代無人駕駛汽車,一家中國金融公司將貸款提供給過去缺乏信貸機會的小商店,以及一家瑞士製藥公司的研究人員正在開發針對慢性病的療法。儘管發生在不同的地區、不同的經濟部門,但這些具有價值的經濟活動有何共同點?答案很明確,它們都仰賴:數據(data)。在今日,數據已與土地、資本、勞動力、石油並列為重要之生產要素,透過數據及人工智慧演算法可進行各種預測,包括上述的無人車、藥物測試、信貸分配等商業應用。  而當今全球規模最大的一些企業,早已將數據應用視為其業務的核心,像是阿里巴巴、Alphabet及Facebook等數據密集型公司的市值在近年已快速飆升。此外,將數據經濟五大參與企業與傳統實體企業營收市值表現作比較,可發現Apple、Amazon等參與數據經濟程度高的企業,已快速追趕甚至超越傳統具代表性的實體企業的市值。  Google經常舉辦機器學習競賽,提供高額獎金,鼓勵參與競賽的科技團隊開發出最佳演算法來進行各項預測。這也成為Google或Facebook的賺錢方式,他們不靠出售數據來獲利,而是利用擁有的大量數據進行加值研究,如透過演算法進行精準行銷(Precision Marketing)。換個說法,每當我們使用Facebook、Google的服務,系統會追蹤並蒐集我們的資料瀏覽紀錄,知道我們曾經拜訪過的網站、關注的商品等,並據以跳出符合我們喜好的購物廣告,可提升廣告點擊率及相關商品消費,擴大企業收益。  數據經常被比作新石油,暗指數據是未來經濟的燃料;而數據具有的「排他性」,例如數據可透過加密技術來排除他人的使用,也就像是石油般的私有財。然而,數據與石油等傳統生產要素不同之處在於,數據具有特殊的「非敵對性(Non-Rivalry)」,即數據不會因為愈多人的使用而產生減少或耗損,數據被某一人使用後,其他人仍可自由使用;因此,有人將數據比擬為如同陽光般的公共財,當數據能被廣泛共享時,社會所能獲取的整體利益最大。同時,數據也具有其特殊的「隱私外部性(Privacy Externalities)」,即當企業交易或分析消費者的個人數據時,數據提供者的隱私可能受影響,卻未獲得相應回報,形成外部成本。  綜上,我國應該將數據相關應用視作陽光般盡情揮灑,以達到最大效益;或是效法美國,將數據視為石油,嘗試對數據定價、公平界定所有權歸屬,使市場自動達到柏拉圖均衡:抑或是參考歐盟作法,在開放銀行的同時,讓最嚴格的個資保護法GDPR同時上路?筆者認為效率與隱私看似矛盾,但兩者或許是可以相輔相成的:在擴大數據應用服務,達到經濟效率的目的下,同時以公平及隱私保護的規範作為配套,才能加速數據經濟的發展,不致產生弊病,這也是許多主要國際機構(如IMF)贊許歐盟GDPR的原因。因此,盼我國政府能盡快加速個資法的修訂,並爭取歐盟GDPR適足性認定,以營造健全數據經濟發展的友善環境,方得以善用數據這個21世紀的關鍵生產要素,同時兼顧數據發展之「效率」及「隱私」。

  • 新加坡加碼80億新元救經濟 7月非石油出口年增6%

    新加坡政府17日宣布加碼80億新元(約新台幣1,730.4億元),援助深受新冠肺炎疫情重擊的經濟。另一方面,拜黃金出口激增所賜,星國7月非石油出口年增6%,大幅優於市場預期。 新加坡副總理兼財長王瑞杰在電視演說中表示:「疫情對經濟造成嚴峻衝擊,全球經濟依然十分疲弱,復甦將取決於各國對疫情的控制情況。」 星國前四輪振興方案規模合計將近1,000億新元,約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0%。 最新一輪振興方案延長許多現有措施,包括薪資補貼至多延長七個月至2021年3月,企業可獲得的補助金額取決於各產業的估計復甦狀況;對航空業額外提供1.87億新元助補;對失業或因疫情導致薪資大幅減少,以及低薪勞工發放現金。 此外,新加坡政府本次還提出3.2億星元觀光補助,以提振國內旅遊。 王瑞杰表示,政府不會動用儲備金來支應最新一輪振興計畫,政府打算重新分配原先預計用於其他計畫的資金,例如因疫情延期的開發支出。 另一方面,新加坡企業發展局同日公布,7月非石油出口額年增6%,升幅遠遠高於經濟學家預估的3.4%,不過仍遜於6月的年增13.9%。 報告顯示,星國電子產品出口繼6月年增22.2%後,7月增加2.8%。非電子產品出口年增幅由11.7%縮減至6.9%,其中非貨幣黃金出口躥升227.9%,特殊機械年增60.1%,製藥出口攀升15.5%。 就地區來看,星國7月對美國出口揚升98.7%,遠遠高於6月的年增23.1%;對韓國出口勁升56.3%,相較於6月的增加85.6%。 新加坡是大陸以外最早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國家之一,根據星國衛生部數據,截至17日下午,新加坡累計確診病例超過5.58萬人。

  • 商品期貨趨勢專欄-供需不明 油價走勢震盪

     新冠病毒在美國每日確診屢屢創高,美國ISM製造業指數上升了9點,此增幅創1980年8月的新高,美國的非農就業人數增加了480萬人,創了歷史新高,另外,OPEC協議減產的石油在6月產量,也創了20年最低,達2,269萬桶,細數這些數據之最,但石油始終在前波高點至37.5元上下震盪,顯示供需狀況不明確。  反觀黃金,在第二波疫情的推波助瀾下,突破了箱型區間正邁向了1,800元美元大關,近期英國央行(BOE)總裁貝利(Andrew Bailey)對各銀行喊出了為負利率做好準備,英國一旦將貨幣政策調整為負利率,這將會是該央行成立逾300年來首次利率由正翻負,這項利多也為黃金在未來加了不少上漲的動能。  在黃金方面,全球最大黃金ETF道富財富黃金指數基金(SPDR Gold Shares, GLD)3日黃金持有量增加9.35公噸至1191.466公噸,續創逾七年新高,可見投資者對黃金後市看好,值得留意後續的表現。  以台灣期交所的布蘭特原油期貨的技術面觀察,布蘭特原油期貨近期走勢相當震盪,但近兩天已站上所有均線之上,均線呈麻花捲近期將表態。  再從台灣期交所黃金期貨的技術面觀察,在6月23日噴出後,黃金期貨均線開花正式為多頭走勢,KD也開始鈍化,黃金有望再創新高。(永豐期貨提供,李娟萍整理)

  • 高盛:石油需求 2022年前恢復水準

     高盛預估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將萎縮8%,2021年反彈6%,並在2022年前完全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準。  高盛分析師在報告中指出,由於通勤活動回復、民眾多利用私人交通工具,以及基礎建設支出增加,全球石油需求可望在2022年前完全回到炎疫情前水準。  在所有石油產品當中,汽油的需求將最快復原,主要因為民眾通勤時改用私人交通工具,而非大眾運輸系統,且國內旅遊以開車取代搭飛機,特別是美國、歐洲和大陸市場。  此外,拜政府擴大基礎建設計畫所賜,高盛預期2021年柴油需求可望回復到2019年的水準。  飛機燃油需求將是新冠危機的最大輸家。在疫苗尚未問世的情況下,消費者對搭乘飛機的信心偏低,高盛認為至少在2023年前,燃油需求都不會回到疫情前的水準。  高盛分析師表示,就長期而言,石油需求在2030年前不會觸頂。  國際油價在第二季大幅反彈,創下30年來最大季度漲幅,布蘭特和西德州期油分別躥揚80%與91%,不過兩項油品依然深陷熊市,各較2020年初時水準大跌逾三分之一。  美國西德州8期油3日盤中下挫1.4%,報40.07美元,布蘭特9月期油下跌1.3%,降至42.57美元。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前景,原油期貨價在4月崩跌至歷史低點,美國指標期油甚至跌至負值,創下史上首見。  封城防疫措施讓全球交通頓時靜止,對能源市場帶來前所未見的需求衝擊。英國石油(BP)與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皆以疫情為由,下修原油均價預測。  國際能源總署(IEA)6月預測,2020年石油需求將創下史上最大跌幅,第二季每日石油需求較一年前同期萎縮將近1,800萬桶,但預估接下來幾個月需求可望反彈。

  • 高盛:全球石油需求 2022年前回復疫情前水準

    高盛預估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將萎縮8%,2021年反彈6%,並在2022年前完全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水準。 高盛分析師在報告中指出,由於通勤活動回復、民眾多利用私人交通工具,以及基礎建設支出增加,全球石油需求可望在2022年前完全回到炎疫情前水準。 在所有石油產品當中,汽油的需求將最快復原,主要因為民眾通勤時改用私人交通工具,而非大眾運輸系統,且國內旅遊以開車取代搭飛機,特別是美國、歐洲和大陸市場。 此外,拜政府擴大基礎建設計畫所賜,高盛預期2021年柴油需求可望回復到2019年的水準。 飛機燃油需求將是新冠危機的最大輸家。在疫苗尚未問世的情況下,消費者對搭乘飛機的信心偏低,高盛認為至少在2023年前,燃油需求都不會回到疫情前的水準。 高盛分析師表示,就長期而言,石油需求在2030年前不會觸頂。 國際油價在第二季大幅反彈,創下30年來最大季度漲幅,布蘭特和西德州期油分別躥揚80%與91%,不過兩項油品依然深陷熊市,各較2020年初時的水準大跌逾三分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前景,原油期貨價在4月崩跌至歷史低點,美國指標期油甚至跌至負值,創下史上首見。 封城防疫措施讓全球交通頓時靜止,對能源市場帶來前所未見的需求衝擊。英國石油(BP)與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皆以疫情為由,下修原油均價預測。 國際能源總署(IEA)6月預測,2020年石油需求將創下史上最大跌幅,第二季每日石油需求較一年前同期萎縮將近1,800萬桶,但預估接下來幾個月需求可望反彈。  

  • 摩根大通:布蘭特油 2年內重返60美元

     摩根大通(J.P. Morgan)報告指出,石油需求歷經史無前例的崩盤後,隨著產油商大幅削減投資,帶動全球產量下滑,有助布蘭特油價在2年內重返每桶60美元關卡。  今年油價累跌逾40%,石油與天然氣公司相繼削減開銷。根據摩根大通預估,到2020年代結束,總計十年支出大砍6,250億美元。  布蘭特原油在4月一度下探每桶16美元的低點,當時疫情迫使全球實施封鎖,經濟幾近停擺。目前油價已恢復至每桶40美元左右。  這家華爾街投資銀行預期,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平均達單日9,100萬桶,比先前預估值減少900萬桶,要到2021年11月才會回復至疫情前單日1億桶的水準。  摩根大通認為,消費模式改變導致接下來十年的石油單日需求比先前預測短少300萬桶。另因產油商取消擴產投資及一些油井關閉,全球單日供應量估將減少500萬桶。  摩根大通強調,沙烏地阿拉伯握有最低生產成本與最大產量的優勢,成為搶攻市占的利器。該銀行分析師馬利克(Christyan Malek)表示,「隨著非石油輸出口國家組織(OPEC)與美國產能消退,沙國將在這場市占爭奪戰勝出。」  該投行預估,過去十年產量急速竄升的美國頁岩油,未來十年將勉強增長,日產量從今年的1,090萬桶,到2030年僅升至1,100萬桶。  在油價重跌前,頁岩油日產量原估在2030年達1,700萬桶。摩根大通預料,一旦油價升抵每桶60美元,OPEC成員將填補供給缺口,這是OPEC國家可達到預算平衡的價位。  報告指出,OPEC成員在全球石油占有率將從2020~21年的33%,至2025年升抵40%,其中沙國市占將由2020年的11.6%升至15%,此為1980年代以來未曾出現的水準。

  • 油國延長減產 油價意外先漲後跌

     主要產油國同意把減產行動延長至7月底,加上中國大陸5月原油進口量創新高,帶動國際原油期貨價周一盤中創3個月新高。但專家警告油價上漲速度過快反會傷害石油需求,加上減產時間比市場預期來得短,油價稍後翻黑。  紐約西德州7月期油盤中每桶上漲2.2%報40.44美元創3月6日來新高後,即翻黑急跌逾1%報39.2美元,失守40美元大關。  倫敦布蘭特8月期油盤中上漲2.6%報43.41美元,同樣在創3月6日來新高後,反轉下跌1%,失守42美元。由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跟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被外界稱為OPEC+聯盟在上周末,同意把每天減產970萬桶原油的執行限期,從6月底延長至7月底。  達成延長減產協定後,OPEC+裡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就調高其7月原油報價。但墨西哥能源部長那赫勒(Rocio Nahle)以部份產油國未遵守減產約定為由,表明墨國不參與延長減產行動。  根據OPEC+約定,若參與減產的國家在5月和6月內未遵守所負責的減產額度,就必須在7月到9月之間完成之前未執行的減產額度。  在OPEC+延長減產期限外,之前油價走跌吸引中國買家趁低加購,讓中國5月平均每天進口1,130萬桶原油創新高,也是刺激油價上揚另一因素。儘管近期油價回升,但仍明顯低於美國大部份頁岩油商的開採成本,讓美國產油量沒有跟上來,也是支撐油價走高原因之一。  根據貝克休斯(Baker Hughes)資料,迄6月5日止當周,美國還在運作的石油與天然氣井等數量連續5周下降。  但顧問公司JBC Energy警告,油價繼續走高反而會降低油市買氣,全球疲弱復甦的經濟也會受影響,最終反過來拖累石油需求。其認為油市必須不斷有讓人驚喜的利多,才能讓油價維持目前水準。

  • 猛!油價狂噴 驚爆沙俄下一步盤算

    猛!油價狂噴 驚爆沙俄下一步盤算

    石油輸出國組織及其盟國(OPEC +)將於開會商討延長減產,加上美國非農就業人數意外增加,經濟復甦可期,帶動國際油價周五暴漲超過5%,累計本周噴漲逾11%,來到39.55美元,逼近4字頭,創下3個月來新高。 華爾街日報報導,OPEC+將於周六(6日)進行視訊會議,兩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打算將5、6月每日減產970萬桶的協議延長至7月底,但若未達成共識,OPEC+將於7月至12月每日減產降至770萬桶。 能源市場分析師 Marshall Steeves表示,即使沙俄達成延長1個月的減產協議,如果原油市場供需無法達成平衡,或者價格復甦不如預期,8月不排除再延長,未來可能成為每月一次檢討減產過程。 此外,美國周五非農就業報告優於外界預期,5月新增就業人數攀升至250萬人,失業率也從4月14.7% 降至13.3%,市場預期經濟復甦腳步將加快,激勵買盤瘋狂搶進,道瓊指數暴衝829.16 點(或3.15%),收在27110點。 分析師認為,美國就業市場報告令人喜出望外,而且油價也持續反彈,經濟正在復甦中,可望大幅提振原油消費信心。 周五紐約7月期油暴漲5.72%、收報每桶39.55美元,本周累計大漲11.4%;布蘭特8月期油大漲5.78%、收報每桶42.3美元,本周總計上漲11.8%。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