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韓國流行趨勢的搜尋結果,共05

  • 古裝劇《延禧攻略》妝容考古 引爆討論話題

    古裝劇《延禧攻略》妝容考古 引爆討論話題

    最夯古裝劇《延禧攻略》以乾隆時代作為背景,隨著收視率節節攀升,也成為社群話題焦點,海外瀏覽人次飆破30億,數據仍持續刷新,清宮劇背後考究的美學也獲得好評,包括服裝、建築、色調,製片人于正更一改過往華麗風,展現柔美畫面,除此之外,原本被詬病的哈韓咬脣妝,也讓製作人于正親上火線澄清,這些妝容是考古不是哈韓。 \n \n《延禧攻略》妝容考究「一耳三鉗、柳葉眉、絳脣妝」,「一耳三鉗」是當時的滿族傳統,當時的女兒出生後,會在耳朵穿上3個洞,戴上耳環,象徵權勢、地位,配戴的飾品也決定身份尊卑,而絳脣妝則是當時流行的妝容,與現在韓國帶動的咬脣妝十分相像。 \n \n資深彩妝師Azzurro表示,《延禧攻略》脣妝與時下流行的咬脣妝、花瓣脣十分相近,重點在脣周輪廓不明顯,如果要學劇中人妝容,可以先用遮瑕把脣形修飾掉,在從中間加上脣色,中間暈染的顏色偏玫瑰色調,他建議,可以使用小型眼影刷去刷,脣型邊緣不會那麼強烈。而清劇流行的眉型,則是像柳葉眉,弧度比較小,有點接近韓國流行的平眉妝感。 \n \n脣彩話題熱議,也讓劇中飾演魏瓔珞的吳謹言在微博上分享妝容tips,整體而言,如今韓國帶動的妝容趨勢,正是清朝流行的妝容,看來現代美妝不是哈韓,是哈清,隨著《延禧攻略》劇情進入高潮,妝容備受討論之際,劇中人物的飾品、台詞也都成為焦點。

  • 台灣22K遇上韓國全拋世代

    台灣22K遇上韓國全拋世代

    \n \n台韓兩地的對應,特別是年輕世代,一邊是22K,一邊是全拋世代;前者是被政策拖累的受害薪資天花板,後者則是年輕人直接控訴這個不友善社會。 \n \n \n作者簡介 陳慶德 \n \n作家、韓國社會文化專家。旅居韓國10年,韓國國立首爾大學西洋哲學組博士候選人。博士階段,透過現象學方法,分析語言學習經驗與文化觀察,著有《首爾大學博士生的韓語文法筆記本》(聯經)與《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唐山)等書。目前以(口)譯者、專欄作家身分,出沒於UDN鳴人堂「再寫韓國」、關鍵評論網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等各大專欄。 \n \n \n再寫韓國-臺灣青年的第一手觀察 \n \n作者:陳慶德 \n定價:NT$280 \n出版:月熊出版 \n \n \n語言是活的。 \n \n特別是觀察當地社會的流行用語(유행어)或新造語(신조언),時常可以發現人們對於現今生活世界的體會,如台灣年輕人往往被老一輩的人指責「草莓族」、「水蜜桃族」,甚至年輕人也自創「媽寶」、「靠爸族」、「22K」等語彙,自嘲當代社會氣氛與處境,這些都有脈絡可循。但我們面對這些語詞,也不用急著下價值判斷,反倒要探討這些詞語發生的脈絡與反應的社會現象-韓國也是如此。 \n \n 比較兩地年輕人處境,當前廣受台灣社會使用的22K流行語,也在韓國上演,只不過韓國人是以「88萬元時代」(880,000만원세대,約台幣25k)來稱呼。 \n \n 88萬元時代早在10年前就已出現,但廣被人使用則是在2007年由朴權日(音譯,박권일)執筆,創作出同名書籍《88萬元時代》之後。朴權日筆下的88萬元時代,指稱韓國當代年輕人領著低薪生活之悲壯,其中他還提到韓國成年19歲年輕人,出了社會若是擔任非正職的約聘員工,平均月薪約為119萬元韓元(折合台幣約34k),但這些非正職員工卻有高達74%以上之人數,月薪僅有88萬韓元,且集中在20至30歲年輕人。低薪生活苦不堪言,他所描寫的現實如此真實,也讓此詞在韓國社會不脛而走。 \n \n 然而,在「88萬元時代」流行不到三、四年期間,韓國年輕人也自創出許多「拋棄世代」新語,來形成一幅晉級又進擊的全拋世代。 \n \n 2011年,韓國當地出現「三拋世代」(삼포세대)流行語,此語為《趨勢新聞》(경향신문)特別企劃組,在「談談福利國家」特集內偶然創造出的。「三拋世代」指的是現今年輕人對於「戀愛(연애)、結婚(결혼)、生小孩(출산)」怯步,甚至拋棄與放棄。 \n \n 當代年輕人之所以會拋棄此三項活動,如同拋棄的排列順序,從戀愛、結婚到生小孩後的教育費,所需要的花費一項比一項龐大,雖然三拋時代如同88萬元時代,皆指出年輕人無寬裕的經濟能力,但更深層的一面,即讓人看到年輕人斷絕與他人(異性)的交際關係,更壓抑自己的情緒與對社會之不滿。 \n \n 如同我的林姓韓國女性友人(1992年生),4、5年前至中國學習漢語,學成歸國後,因對教育懷有熱忱,想介紹韓國文化、歷史給外人知,故她所找的第一分工作就是文化教育單位職位。她參加師資培訓班,接受一些正規韓語教學、韓國歷史與文化等知識,計畫在成為正式員工後,可被派遣到國內外的貿易公司行號內當講師,教導外國人瞭解韓國民情等。 \n \n 然而她的約聘身分,領的薪水只有韓元100萬出頭,大約台幣3萬;而工作時間跟正職員工一樣,早上9點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時不時還得加班。去年暑假,林姓友人因為配合公司承辦3天2夜的全國文化教育師資講座大會,連續加班1個月到半夜一兩點,製作與會者手冊、場地申請管理,打電話邀請國內有名的歷史、國語、地理等講師,申請尋求贊助商等,林姓友人所做的工作,完全是正職員工的分量,但領的卻只有正職員工不到一半的薪水。 \n \n 我時常在半夜一兩點接到她的電話,對我哭訴回國工作的初體驗。 \n \n 但對時代不滿的流行語仍在發酵,且流行語被創造出來的速度越來越快。 \n \n 2015年,20至30歲的年輕人拋棄得更多了,不僅拋棄4年前所提到的戀愛、結婚、生小孩,還加上人際關係(인간관계)與購房(집),形成「五拋世代」(오포세대),指控韓國當代社會內交際應酬之辛苦與昂貴花費外,也顯示出高房價高漲之現況。 \n \n 居住正義的問題同樣也發生在台灣,如2015年,台北市長柯文哲因舉辦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緣故,前去韓國光州接旗,同時也前往首爾考察,與首爾市長朴元淳會談到「社會住宅」等議題。朴元淳曾自稱自己為首位福利市長,並提出「首爾要讓人人住得起」的政策,迄今,首爾社會住宅擴建到23萬戶左右,且預計在2018年要拚到36萬戶等發言舉動,都再一次顯示,欲試圖回應與解決年輕人所欲拋棄的「房子」,甚至是精神性「成家」等議題,台韓年輕人都面臨相同的苦境。 \n \n 但又如何?朴市長的回應似乎沒有得到年輕人太大的迴響,因為短短一年之間,2016年年初出現了「七拋世代」(칠포세대)流行語。 \n \n 這次韓國年輕人除了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有形、可見的物質生活外,更指向了「無形的精神生活」,即拋棄了自身夢想(꿈)與希望(희망)。 \n \n 年輕人連夢都不敢想,不懷抱任何希望活著,這也難怪韓國當地自殺率屢創新高,居世界第一。韓國年輕人越拋越多,對社會與時代的悲痛吶喊越來越大,但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 \n \n 「七拋世代」一語,流行不到短短一年時間,同年年底,韓國年輕人社群內,默默產生可填入任何想要放棄的東西之「N拋世代」(N포세대)一語,正式宣告什麼都可以放棄,當下行樂,對什麼都不抱有理想,來形容自身所處的社會之困境。 \n \n 而這個用詞仍不斷地晉級與進擊中,有人嫌「N拋時代」用到英文太過於隱晦,改由全漢字的「全拋世代」(전포세대)來指稱更為適合。但與其爭論語詞譯名之探討,讓人好奇的是,韓國年輕人從三拋、五拋時代,逐一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家等外物,轉向七拋對於內在之夢想與希望,這些晉級又進擊流行語都呈現出一貫脈絡,皆產生於一個國家未來的希望-年輕人社群。 \n \n 繼三拋、五拋、七拋、N拋到全拋,這些對社會、生活否定的流行語,會不會讓韓國年輕陷入到自身絕對之否定,成為台灣當地為他們所創的「多餘時代」呢?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72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至「博客來網路書城」購買指定期數雜誌,只需加購價399元,就送「麗寶樂園門票1張(全票1張價值800元)」,數量有限,欲購從速,詳情歡迎電洽客服專線:0800-033088。

  • 中國大陸腸病毒流行 帶孩子旅遊要注意

    衛福部疾管署今天說,近期中國大陸、東南亞等國腸病毒疫情都呈上升趨勢,且中國大陸流行病毒株以腸病毒71型為主,家長若帶孩子出國旅遊應注意。 \n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副署長莊人祥下午在疾管署疫情週報時表示,全國已進入腸病毒流行期,疫情持續上升,但目前為止社區流行的病毒還是輕症為主的克沙奇A型,預計6月底會進入高峰。 \n 根據疾管署監測資料顯示,第18週(5月1日至7日)全國門、急診腸病毒就診人次共計1萬3225人次,較前一週上升17.8%。 \n 今年截至5月9日,台灣共檢出24例腸病毒71型個案(19例輕症、2例疑似重症、3例重症個案),分布於台北市、新北市、宜蘭縣、桃園市、台中市、彰化縣、屏東縣、花蓮縣。 \n 疾管署表示,第18週沒有新增重症個案,今年至今共通報38例疑似腸病毒重症,3例為腸病毒71型確定病例、11例檢驗中、24例排除。 \n 疾管署疫情中心主任劉定萍表示,近期中國大陸、越南、韓國、澳門及新加坡等國腸病毒疫情呈上升趨勢或處相對高點。中國大陸疫情流行病毒以腸病毒71型為主,有7成社區流行為71型;新加坡今年累計病例數已為去年同期1.4倍,也比過去前5年為高。 \n 台灣和中國大陸人民往返密切,是否影響台灣腸病毒疫情?莊人祥表示,大陸一直都以腸病毒71型為主,且腸病毒主要影響小孩,大陸旅客進來對腸病毒影響有限,但7月暑假時,民眾到大陸旅遊就須特別注意。 \n 劉定萍說,現在家長很常帶小孩出國,如果帶國小或稚齡孩子出國,應特別防範腸病毒,雖然腸病毒71型重症較常發生在5歲以下孩子,但腸病毒很常是哥哥、姊姊傳染給幼童,家長要提高警覺。 \n 疾管署維持疫情資訊的公開、透明,民眾可透過疾管署全球資訊網(http://www.cdc.gov.tw)統計資料查詢最新疫情動態。1050510 \n

  • 產官學合作 打造台南設計村

     台南是紡織業大本營,且又有十七所大專院校卅九個相關設計系所,市府看好這些先天條件豐厚,積極發展流行時尚產業,經發局計畫建構一個設計村,培育創作人才並將創作理念交由業界生產,期打造台灣版的韓國東大門。 \n 經發局昨天於工研院南分院南創園區舉辦「流行時尚趨勢」座談會,邀台南企業曾方儀設計師主講「流行時尚趨勢」,現場也有來自紡織業、成衣業、鞋業、袋包業、文具設計業、成衣公會、皮革公會業者代表及設計師等人與會。 \n 經發局主祕殷世熙指出,目前經發局朝打造設計村及建構一個平台,希望讓個別創作者及學生可以發揮設計長才,並結合產業界的力量,將這些人的創意具體呈現。 \n 他說,去年舉行的「時尚設計競賽」是市府孕育設計種子的開端,設計作品也由宏遠紡織廠提供與世界運動品牌大廠同級的機能性布料,當作為競賽材料,設計系所也將此競賽融入學校課程,市府盼藉此帶動台南在地設計時尚產業。 \n 殷世熙也以韓國東大門為例,在二千年成立首爾時尚設計中心後,每年創造兩千七百億台幣產值。台南為製鞋、紡織業重鎮,有機會將時尚產業發展成為臺南市具特色指標性產業。

  • 台灣女裝品牌 Red House進軍大陸

    台灣女裝品牌 Red House進軍大陸

     台灣老字號西進又多了一家!有46年歷史的台灣女裝品牌Red House(紅屋服飾)經過十多年的考察,終於決定今年底到上海、北京、深圳、成都等4個城市先開旗艦店,進軍大陸市場。 \n 作為紅屋第二代媳婦,蕾赫斯國際流行事業(Red House)企劃總監陳紅麗往來兩岸十幾年,一直在廣東找代工做服飾加工,尤其是手工刺繡部份;直到兩年前她驚覺時機到了,籌劃年餘,總算在今年底要到大陸掛牌開店,賣台灣製的成衣。 \n 陳紅麗很喜歡粵繡,尤其是汕頭的女紅,針針精細,繡工好、配色好。她看過繡女們的針線在針織衫上遊走,彷彿戲水的魚、正在冒芽的花瓣,只消幾分鐘的工夫,針織衫上就浮出盛開的花朵,有些好的繡品,簡直讓人愛不釋手想珍藏。 \n 但一直以來,紅屋服飾只把成衣配件和純手工的部份交由內地加工,她說:「品牌很重要,我不能把公公辛苦創建的成衣廠在我這一代搞砸,剛開始聽到一些同行為了節省成本,到內地去找便宜的代工,後來因為布料、染色、針線等問題壞了招牌,得不償失,也毀了台灣這塊金字招牌。」 \n 上海已經成為 世界流行櫥窗 \n 陳紅麗指出,台灣製的成衣早年外銷歐美,手工精細僅次於日本,流行度和價錢則次於香港,口碑極佳,所以紅屋服飾才採保守做法,堅持品質。 \n 但這兩三年來,陳紅麗感受到「M.I.C.(中國製造)」長足進步與快速,成衣界起了急遽變化,光是上海南京路上名品旗鑑店的櫥窗就夠她欣賞很久,以前她每年都要到歐美日本觀察流行趨勢,但目前在上海,她就經常看到日本、韓國成衣商或設計師駐足。 \n 中國大陸紡織品再也不是靠著低廉代工取勝,陳紅麗的女兒(一位台大畢業到美國深造,一位到英國念高中)都是她最好的「行情探測觸角」,女兒打電話回來報告:「媽咪,這附近百貨公司的專櫃又增添了MIC的商品,好不好看,時不時麾,感覺如何」,這些家常對話都是陳紅麗測試市場溫度的指標。 \n 在陳紅麗的眼中,中國大陸進步真的太神速,如果再不走向這個「世界工廠」,自己的腳步就要變慢了,獲得家人,以及公司的開發、行銷、設計部支持,同時看到同行也是一個接一個地西進,有的則是摩拳擦掌、準備行動,更堅定了她赴大陸發展的決心。 \n 台灣人口銳減 服飾業寄望大陸 \n 台灣的消費稅是5%,大陸的消費稅是17%,以成本會計來看,只做一般服飾絕對不划算,況且大陸年輕一代對服裝要求得高、也消費得起,所以陳紅麗說:「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n 她分析:台灣的生育力降低,1998年新生兒只有27萬,比起前一年劇減5萬多人,而且此後年年負成長;以前台北最大的老松國小1966年有11000位學童,現在僅有778人;以前世界學童密度最高的秀朗國小學生數破萬,現在也只有4300人,所以童裝做不起來。大陸雖然一胎化,但人口數還是相當可觀,而且父母捨得給孩子買東西,童裝看似一片榮景。 \n 陳紅麗比台灣的人口專家還了解台灣人口走勢。她指出,年輕人口減少,以現有164所大學,就算大家都可進大學,預估兩年內還是要關閉60所,而台灣有的年輕人出國進修就不回來,有的應聘到大陸工作,少淑女服裝業也逐漸凋零中;反觀大陸內需市場幅員廣大,生活水準一日千里,是流行服裝飾品的好市場。 \n 台灣生產 大陸銷售 \n 陳紅麗說:「台灣服飾佔優勢的是品味跟品質,這不是一兩天就能學得起來的。」她要去大陸發展是打著台灣製造的品牌進攻市場,而不是在大陸生產製造,一來「台灣製造」有口碑,不用再多費唇舌,二來兩岸工資差不多,沿海和一級城市的工資有的比台灣還貴。 \n 工資在內陸和沿海有天壤之別,做少淑女服和仕女服又不同價,但總跑不掉基本工資2500人民幣,工人又不好請,很多女工寧可到餐飲和洗腳等服務業去輕鬆工作,也不喜歡一天8小時,甚至趕工要12小時在縫紉機前辛苦工作。 \n 而且,如果訂單沒有達到一定數量,開生產線,產銷不能平衡,還不如在台生產製造,拿到消費力強的市場去販售比較穩定。 \n 陳紅麗多次進出大陸考察,覺得單打獨鬥已行不通,於是和老台商合作,從今年開始在上海、北京、深圳、成都開旗艦店,打出知名度後,再延伸到二、三線城市打通路。目前旗艦店面有的已在簽約階段,今後她將更積極地往來於兩岸之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