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韓國瑜拒見的搜尋結果,共06

  • 為何郭台銘拒不碰面 遭爆糾結韓4月這句話

    為何郭台銘拒不碰面 遭爆糾結韓4月這句話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宣布棄選2020後,國民黨態度趨於和緩,韓國瑜也多次表示希望能夠盡快碰面,然郭台銘始終拒見,屢次透過辦公室發言人蔡沁瑜表示「不用麻煩了」,據了解郭台銘不滿之處在於韓國瑜4月一句話。 根據《TVBS》報導,郭台銘會拒絕與韓國瑜會面,並非初選結果導致,而是糾結於韓國瑜4月的5點聲明中,指控國民黨總統初選是「權貴密室協商」,讓郭相當不滿,反駁完全是子虛烏有,要求韓還清白,否則見面免談。 面對韓國瑜釋出風聲要與郭台銘見面,甚至表示已經有三組共同友人在協商安排,蔡沁瑜回應卻是酸溜溜,表示完全不知道有這些「共同友人」,更表示她也透過這些「共同友人」來喊話,要韓不要再來了;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團長張善政則表示,韓國瑜依舊持續釋出善意,建議韓可以「十顧茅廬」打動郭台銘,以利團結。

  • 郭董,懂嗎

     國內目前最受人注目的選舉新聞就是台灣首富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動向。郭台銘白手起家,以管理企業嚴格有效率見長,亦為社會形象不錯的企業家,在民間有一定的支持度。郭台銘企業遍布全球,有廣闊的國際視野,對台灣的國際處境及兩岸關係惡化亦有深刻了解,這次能棄商從政,亦顯現他熱愛台灣的初心。  惟郭台銘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失利後,一直拒見韓國瑜,並擬與王金平、柯文哲市長合作,不僅可能造成藍營分裂,亦嚴重打擊國民黨支持者士氣。選情如此牽拖,除了郭本人心中罣礙未除外,亦與周遭幕僚勸進,國民黨內部權力核心態度曖昧等有很大關係。  其實郭台銘參選前,即對於韓國瑜年少輕狂歲月有所了解,因此於初選時提出總統候選人要有備胎的建議,以便韓被掀底時,可以取而代之。無奈爆料黑韓者引發藍營公憤,楊秋興及陳宏昌被開除黨籍,黃光芹成為被告。  近日民進黨不斷釋放國民黨即將換韓消息,而郭陣營亦提出報備參選的想法,造成藍營軍心大亂,韓粉責怪黨主席未能即時強勢回應,基層亦要求對郭台銘及王金平之參選應予開除黨籍處分,民情顯與當年換柱時不同,亦是當初國民黨菁英們遊說郭台銘參選時始料未及之事。  蔡英文政府執政以來,國民黨黨產被清空,黨工薪水有時都發不出,常賴郭台銘慷慨解囊,有此厚澤,要讓吳敦義斷然處置甚是困難,如果真的開除郭的黨籍,國民黨未來可能將失去郭的財務挹注,對國民黨黨務運作會有所衝擊,這或許才是吳主席所說「那就麻煩大了」的潛台詞。  郭台銘在商場縱橫捭闔,少有失誤,未料這次首度參選總統初選民調大輸韓國瑜17%,顯然其幕僚團隊對韓粉的能量過於低估,而對擁郭名嘴、媒體的支持力量過於高估。但即使如此郭仍有27.7%的支持度,顯示郭台銘正派經營企業多年,仍然吸引了不少中產階級及年輕人。  迄今郭董動向未定,除了聯合王金平及柯文哲外,亦傳聞與親民黨宋楚瑜接觸,對於前者合體,電視名主持人李艷秋在臉書評論「你看到貪嗔癡?還是智仁勇?」以為回應;至於與宋楚瑜合作,許多人亦認為是歹戲拖棚。  儘管黑韓及郭、王動態不明造成韓國瑜目前民調下降,國民黨菁英即使想要換人已不可能,因為藍營基本盤包括退休軍人與公務員團體,及地方基層均已表態挺韓,何況換瑜全無正當性。  郭董初選失敗不表示他對台灣的貢獻被否定,他的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讓國民黨總統選舉有了公正、透明的機制,他若能放下心結,遵循初選時的承諾,全力支持韓國瑜,不僅能提升藍營士氣,他在台灣民主政治歷史的價值將與他所創造的鴻海企業一樣,不會被遺忘。(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土地資源系兼任教授)

  • 韓國瑜有辦法拔下魔戒?柯文哲:不容易

    韓國瑜有辦法拔下魔戒?柯文哲:不容易

    台北市長柯文哲原定今(18)日要在桃園與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會面,但因為柯文哲團隊提早曝光消息而破局;柯文哲今日受訪表示,對此事不感到擔心,一切都是市場決定論,只要台灣有需要,合作都有機會成行。 柯文哲表示,「桃園三結義」的取消也好,畢竟現在身處佛門之地,別讓世俗的事來干擾,未來都有機會。 柯文哲進一步解釋「郭王柯會」是市場決定論,如果台灣社會有需要就會出現,如果不需要怎麼弄都弄不起來,他引用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名言「我們要生產市場需要的東西,而不是生產已經生產的東西」,強調台灣社會有一種政治上的需要,但問題是這個組合是不是符合社會需要仍待討論。 提到三方結盟遇到的困難,柯文哲表示,人活在世界上不是孤零零一個人,每個人都有很多牽絆和瓜葛,有親朋好友、七情六慾、愛恨情仇,每個人的人情世故不會完全一樣,不要說外面的朋友,就連夫妻也沒有每一件事意見都一致,所以對他來說都還好。 柯文哲曾兩度被韓國瑜拒見,柯文哲表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衷,他都可以理解。而被問到韓國瑜被「魔戒」,也就是柯文哲所謂的「權力」與「金錢」所困,柯文哲表示,要拔下魔戒、脫身並不容易,要像他這樣慢慢修行比較容易。

  • 柯文哲替韓國瑜澄清:他沒什麼變

    柯文哲替韓國瑜澄清:他沒什麼變

    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在桃園出席佛教法會,被問到兩度被韓國瑜拒見,柯文哲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強調可以理解,對於韓國瑜被「權力」與「金錢」的「魔戒」所困,柯文哲切合法會稱「禪宗頓悟並不容易」,自詡:「要像我們這樣慢慢修行比較容易。」  柯文哲談「韓柯會」,認為世間一切順其自然,每個人有自己身處的情境,他覺得滿自然的,可以理解。他進一步談到韓「魔戒套上去拔不下來」,以佛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呼籲,但也指出禪宗的頓悟不是那麼容易,「我倒覺得像我們這種慢慢修行比較容易!」  柯文哲也提到人生這麼長,何必去講一輩子的事,駁斥「再也不會同台」說,直言自己從來不講幾年後,像是在看台灣的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如果連明年的利率都不知道,怎麼去預測50年後BOT的獲利?所以會有超額利潤的概念,意思就是講好大家要怎麼做,但他認為環境會改變,讓他預測幾年後要講什麼話都沒有必要,人世間本來就變化無常。  被問題韓國瑜有變嗎?柯文哲替韓澄清沒有什麼變,卻欲言又止,最後僅說:「我們才剛剛開完法會,全身法喜不要這樣子!」  面對國家機器監看一說,他笑言:「哪裡需要國家機器,走到哪裡,SNG車跟到哪裡!」他認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不能一邊要享受媒體的光環,每天媒體聲量大,卻都要求媒體只能報好的,凡事有利有弊,網路聲量大不免會被批評,會被批評也蠻正常的。

  • 天天賭命-禿子帶著胖子瘦子 勇闖深綠區

    天天賭命-禿子帶著胖子瘦子 勇闖深綠區

     一開始,韓國瑜不被看好。高雄市是民進黨的「西瓜區」,還是個大西瓜。2014年高雄發生氣爆,陳菊非但沒有被震垮,年底尋求連任,還以將近一百萬票當選。韓國瑜打陳其邁,怎麼可能當選?  剛起步,他的「團隊」只有三個人,小吳、小黃和他,他們自我調侃為「三子」─禿子、胖子和瘦子。禿子帶著胖子和瘦子,大膽挺進深綠區。  韓國瑜第一次與深綠「石化工會」成員碰面,所有人用懷疑的眼光看他。「國民黨的黨部主委,怎麼會來我們這個地方?」韓國瑜見招拆招,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們今天不談政治,只交朋友!來來來,大家喝!喝酒!」他們對韓國瑜刮目相看:「這個韓國瑜,跟以前的主委不一樣!」接下來,他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等到第三次的時候,韓國瑜的幕僚私底下做了個測試。「如果以十個人計算,過去支持陳菊或楊秋興的比例是多少?」「八比二!」但是理事長私底下透露,「韓國瑜來了第三次,可能已經有十萬票跑到他那裡去,陳其邁少掉十萬票,一來一回,韓國瑜等於拿了二十萬票。」  國營事業、公家機關把韓國瑜拒在門外,企業界因為怕生意受影響,也不敢跟他見面。他想到北農總經理時期,與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往來頻繁,或許可以到他那裡拜會。沒想到,對方跑到大門口來擋駕,當看到他一臉的尷尬,不想為難他,掉頭就走。他只剩宮廟可以拜。  韓國瑜說,他不知道誰推薦他,但有一天吳敦義親自南下找他,要他接黨部主委,他當然清楚家人絕對反對。「但吳敦義有句話打動了我,他對高雄很有感情!衝著這句話,我願意留下。」回家之後,他把決定告訴李佳芬,果然,她的反應激烈:「你退了就退了,不要再玩了!我從來不對國民黨抱任何希望,或許交到你手上,還有一點希望,但是黨主席選舉慘敗,證明他們不要你!況且,你對高雄這個城市那麼陌生,主委要怎麼當?」  李佳芬再度重申:「韓國瑜是眷村子弟,他如果決定了,就會賭命!」韓國瑜在高雄的每一天,真的是在賭命。他住進市黨部,每天睡在簡陋的行軍床上,大約有半年之久。2017年7月,李佳芬第一次去看他,看到他和小吳兩個大男人,什麼東西都不會用,也沒有洗衣機,洗衣服都用手搓。飲食不正常,一日三餐,經常用一杯咖啡、兩片餅乾,就打發了。  李佳芬許久沒到高雄,那次去看韓國瑜讓她大吃一驚。「我住在福華飯店,晚上才8點45分,整條街又空又暗,感覺很蕭條!」於是她改變主意,支持韓國瑜參選。「如果你自認高雄在你手上有救,那你就選吧!不過,輸了你就退!」對我來說,退下來並非難事,反正自己再重新面對自己一次就是了。  (本書摘自P144~147)

  • 禿子夜襲挺進西瓜區 李佳芬:他決定了就會賭命!

    禿子夜襲挺進西瓜區 李佳芬:他決定了就會賭命!

    軍歌〈夜襲〉裡有一句歌詞─「挺進在漆黑的原野上」。韓國瑜在北農、在選黨主席時的處境,就像這句歌詞一樣。直到高雄市長選戰打到最後,月亮才現身幫他照路。禿子跟著月亮走,支持者則跟著禿子走。一開始,韓國瑜不被看好。高雄市是民進黨的「西瓜區」,還是個大西瓜。二○一四年高雄發生氣爆,陳菊非但沒有被震垮,年底尋求連任,還以將近一百萬票當選。韓國瑜打陳其邁,怎麼可能當選? 一開始,他的「團隊」只有三個人,小吳、小黃和他,他們自我調侃為「三子」─禿子、胖子和瘦子。禿子帶著胖子和瘦子,大膽挺進深綠區。 韓國瑜第一次與深綠「石化工會」成員碰面,所有人用懷疑的眼光看他。「國民黨的黨部主委,怎麼會來我們這個地方?」韓國瑜見招拆招,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們今天不談政治,只交朋友!來來來,大家喝!喝酒!」他們對韓國瑜刮目相看:「這個韓國瑜,跟以前的主委不一樣!」接下來,他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等到第三次的時候,韓國瑜的幕僚私底下做了個測試。 「如果以十個人計算,過去支持陳菊或楊秋興的比例是多少?」「八比二!」但是理事長私底下透露,「韓國瑜來到第三次,可能已經有十萬票跑到他那裡去,陳其邁少掉十萬票,一來一回,韓國瑜等於拿了二十萬票。」 國營事業、公家機關把韓國瑜拒在門外,企業界因為怕生意受影響,也不敢跟他見面。他想到北農總經理時期,與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往來頻繁,或許可以到他那裡拜會。沒想到,對方跑到大門口來擋駕,當看到他一臉的尷尬,不想為難他,掉頭就走。他只剩宮廟可以拜。 韓國瑜說,他不知道誰推薦他,但有一天吳敦義親自南下找他,要他接黨部主委,他當然清楚家人絕對反對。「但吳敦義有句話打動了我,他對高雄很有感情!衝著這句話,我願意留下。」 回家之後,他把決定告訴李佳芬,果然,她的反應激烈:「你退了就退了,不要再玩了!我從來不對國民黨抱任何希望,或許交到你手上,還有一點希望,但是黨主席選舉慘敗,證明他們不要你!況且,你對高雄這個城市那麼陌生,主委要怎麼當?」 李佳芬再度重申:「韓國瑜是眷村子弟,他如果決定了,就會賭命!」韓國瑜在高雄的每一天,真的是在賭命。他住進市黨部,每天睡在簡陋的行軍床上,大約有半年之久。二○一七年七月,李佳芬第一次去看他,看到他和小吳兩個大男人,什麼東西都不會用,也沒有洗衣機,洗衣服都用手搓。飲食不正常,一日三餐,經常用一杯咖啡、兩片餅乾,就打發了。「這樣下去不行,快入冬了!」後來有民眾主動說,有間空房子,裡面有洗衣機,可以租給他,他才真正找到落腳的地方。 李佳芬之所以擔心韓國瑜參選,是因為民進黨的追殺,不會停息,後來果真如此。首先是維多利亞雙語學校被「查水錶」,在韓國瑜通過國民黨初選提名之後,執政黨幾乎出動八部二會的力道,把學校像翻地毯一樣,徹底翻了一遍。「查稅、勞檢、環境……等各方面,都遭到最嚴格的檢驗,就以環境清潔來說,連水溝、廚房都被嚴查,還好我用了幾個歐巴桑,平常很愛乾淨,一有閒,就這裡擦擦、那裡清清,所以到處都一塵不染、清潔乾淨,讓他們無功而返!」 從北農、黨主席選舉,一直到韓國瑜選高雄市長,就一路跟隨的幕僚黃文財和司機吳啟全,也遭受池魚之殃。吳音寧在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任北農總經理,八月一日就出手,將他們降調轉任最底層的理貨員,其中黃文財被連降七級,第二天就遞出辭呈;吳啟全五天後跟進,甚至在辭呈上述明「拒絕報復性轉職」,吳音寧以用辭問題,拒絕批准,雙方隨即進入勞資爭議的攻防當中。 與吳音寧在地檢署相逢,韓國瑜十分感慨。當檢察官或律師,要他舉證指控吳音寧,他展現厚道本質說:「我跟這小女孩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她?」韓國瑜因「菜蟲案」被查帳,查他的會計師,也是高雄人,最後透過她的姐姐轉達李佳芬:「我沒有看過一個人的帳,像韓國瑜那麼乾淨。妳跟他說,我支持他!會回去把票投給他!」 李佳芬許久沒到高雄,那次去看韓國瑜讓她大吃一驚。「我住在福華飯店,晚上才八點四十五分,整條街又空又暗,感覺很蕭條!」於是她改變主意,支持韓國瑜參選。「如果你自認高雄在你手上有救,那你就選吧!不過,輸了你就退!」對我來說,退下來並非難事,反正自己再重新面對自己一次就是了。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