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韓宜邦的搜尋結果,共27

  • 韓宜邦囂張拍戲躺著賺 江國賓嗆「遲早都要還」

    韓宜邦囂張拍戲躺著賺 江國賓嗆「遲早都要還」

    韓宜邦與林萱瑜在三立八點台劇《天之驕女》飾演苦命情侶檔「豪美CP」,兩人歷經逃亡、重傷住院、捐肝等各種苦難,連結婚都是在病房內完成,讓林萱瑜無奈的笑說:「真的很命苦」。韓宜邦因為有許多躺在病床上的戲,所以自封是榮登躺最多的男人,他笑說大家可能以為躺著演很輕鬆,其實反而更難演,但沒想到他的理由竟是「怕睡著」! 他表示:「要躺在那邊閉著眼睛一個半小時不睡著真的很困難,有時候很怕自己不小心打呼、說夢話。」囂張程度連江國賓都忍不住虧他:「你再繼續躺!遲早都是要還的。」果不其然隔週就收到長達6、7頁的台詞要背,讓他苦笑說真的要開始還債了。 平常就很愛對林萱瑜惡作劇的韓宜邦,有一場戲要在病床上驚醒,林萱瑜上前安撫他,沒想到試戲時韓宜邦忽然從床上彈起來,害林萱瑜當下腦袋瞬間空白,嚇到忘詞NG,只好趕緊向在場的工作人員說:「對不起!」此段影片也被兩人放在社群上,受到網友熱情討論並誇讚「萱瑜的反應太自然可愛了」、「重複看好幾次,太好笑了」、「最喜歡看你們兩個互動了」。  林萱瑜表示排戲時,韓宜邦就常常自己加台詞和稱號,像是叫她「小胖」、「紅豆麵包」都是劇本上本來沒有的,當韓宜邦這樣稱呼她時,剛好被編劇聽到,就這樣寫進了台詞裡,導致她的阿嬤看到播出後還問她是不是變胖,所以編劇才會這樣寫,讓她既無奈又好笑,也決定要「報仇」,於是在排戲時幫韓宜邦加了「大胖」這個稱呼,想不到編劇索性都把它寫進劇本裡,讓林萱瑜得意的表示復仇成功,兩人私下的有趣互動也為該劇增添不少趣味性。  劇中苦命的林萱瑜要一直照顧多災多難的韓宜邦,林萱瑜自信表示私底下也很會照顧人,若是朋友發燒,她是屬於在旁邊一直幫對方換濕毛巾降溫的人,韓宜邦馬上吐槽:「對我來說她就是一個小我10歲的小朋友,照顧人的能力不是很強大,但在片場會貼心糾正我的台語發音與走位。」林萱瑜笑說:「那是因為我阿嬤都會說『尚豪台語講錯,妳怎麼都不提醒他?』」並回嗆韓宜邦是老先生的思維,都覺得自己才是最懂得照顧人的人,兩人在現場你來我往,互相拌嘴,展現好交情。

  • 嘆很多朋友跑出門運動 男星揭關鍵作為:疫情降溫絕對快很多

    嘆很多朋友跑出門運動 男星揭關鍵作為:疫情降溫絕對快很多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全台三級警戒持續,並希望民眾減少不必要的外出,且端午連假將至,指揮中心跟各地政府都繃緊神經,全力呼籲眾人不要返鄉,以免因移動而讓疫情擴散,藝人Junior(韓宜邦)今凌晨po文,表示有些話考慮了很久,決定還是要說出來,透露身邊仍有不少朋友會外出運動,雖然他能理解這個想法,但其實很憂心,也揭開一項關鍵作為,表示如果能做到:「疫情降溫的速度絕對會快很多的」。 Junior在臉書透露,自疫情爆發以來,他還是有不少愛運動的朋友,會戴著口罩去人少、相對安全的地方跑步,他覺得能理解但還是很不安,「仔細想想,為什麼希望我們沒事別出門?其實是種自我隔離」,覺得應該思考的方向,不是不出門、不接觸人就不會被感染,而是「把自己當個染疫者」。 他認為自我隔離,是為了保護他人,把身上可能的病毒守在家裡,「你也許會說,我都趁沒人的時候或找沒人的地方去跑步啊~換個方向思考,如果一個染疫的人這樣跟你說,你接受嗎?」,Junior自認是高風險群之一,所以疫情一爆發,就通知經紀人非必要不用來帶他去通告,他涉足的危險是無可避免的,但至少希望能保護家人、朋友,直言想著1、2個人不算群聚的當下,「你應該思考的是如果自己是染疫者,你著實的害了你的朋友」。 Junior表示,自己不是要譴責那些愛運動的朋友,「我瞭解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痛苦,」也表示口罩戴好,當然還是能做那些想做的事情,但他想說的是,「不要把自己當作未染疫者,反過來把自己當成染疫者吧,疫情降溫的速度絕對會快很多的」。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 防範新冠肺炎,應使用肥皂勤洗手,搭乘大眾運輸或無法保持社交距離時,務必戴上口罩! 回國若身體不適請主動通報,14天內出現疑似症狀請先撥打防疫專線,並戴上口罩儘速就醫,務必告知醫師旅遊史。 ※免付費防疫專線:1922、0800-001922

  • Junior認分手7年空姐女友 半年前才同遊淡水療傷

    Junior認分手7年空姐女友 半年前才同遊淡水療傷

    韓宜邦(Junior)11日出席大愛劇場《飄洋過海來愛你》新戲首映,劇中是寵妻魔人的他,被問到現實中是否也有跟空姐女友結婚的想法,他突然表示:「分手一段時間了!」不過去年九月兩人還被拍到同遊淡水,女友當時陪他散心度過失去好兄弟黃鴻升(小鬼)的痛,對於分手多久,他沒明確回應,因為要趕拍三立八點檔,隨即跟經紀人離開。 由於兩人交往7年,一直被認為感情穩定,突然分手相當令人意外,被問是否有小三、小王問題?Junior說,沒結婚哪來的小三、小王,但表示兩人是和平分手。是否因「結婚共識」問題卡關?他則沒有回答。他說,對方是圈外人,不該被跟拍、被討論,這些本來就不是她該承受,所以一直很低調。他在《天之驕女》與林萱瑜配對一起同甘共苦,戲外也經常放閃,之前跟同劇的吳婉君也感情不錯,還一起經營YT頻道,與同劇女演員都相處愉快,不料戲外卻感情觸礁。

  • 韓宜邦加入《炮仔聲》 願當吳婉君的小王

    韓宜邦加入《炮仔聲》 願當吳婉君的小王

    韓宜邦Junior加入三立《炮仔聲》,與劇中「男神收割機」吳婉君對戲,他飾演貨運行小開,是吳婉君的上司,有望成為劇中吳家雯的第6任追求者,韓宜邦笑說甘願做女神的「後宮佳麗」。 近日《炮仔聲》劇情吳婉君面臨「被離婚」的危機,暖男上司韓宜邦面對下屬家庭失和,工作狀態不佳,讓他這個老闆傷透腦筋。韓宜邦上一檔戲演渣男,立馬轉換成暖男,他表示自己都不設限,還預測自己劇中可能成為吳婉君與劉至翰的第三者,笑說:「甘願當吳婉君的小王。」有「吳大哥」暱稱的吳婉君則開玩笑說,那她要演nbsp;man的「太監」,要韓宜邦反串「宮女」。 韓宜邦第2次演出八點台劇,坦言最大罩門是他本身「不會講台語」,「大家一定對我有誤解,我看起來像很會講台語的臉嗎?」這幾年演了好幾檔台語戲,台語仍會不小心「走音」,笑說還需要磨練。 聊到近年接八點檔心得,他說有趣的是可以交到很多好朋友。他唯獨最害怕與本劇大反派江宏恩對戲,因為他發現只要跟江宏恩有關係的人,不論事棚內或外景都非常慘,不僅教訓壞人的台詞落落長,還要搭配動作戲,想到就覺得吃不消,目前還是先當「小王」藏在家裡就好。 累積了非常多作品的韓宜邦面對不同的角色都很樂於嘗試,之前飾演過漸凍人,之後若有機會也想嘗試精神病患、人格分裂、植物人這種具挑戰性的角色,他也表示,如果有同志劇本找他也非常樂意,他很想演那種很Man很幽默的Gay,他笑說:「前提是不能露屁股。」 更多 CTWANT 報導

  • 《大時代》「志前」投奔《炮仔聲》!「志開」跟進成為她第6任追求者

    《大時代》「志前」投奔《炮仔聲》!「志開」跟進成為她第6任追求者

    三立八點台劇《炮仔聲》近日韓宜邦(Junior)進組如火如荼的拍攝中,主要與本劇「男神收割機」的吳婉君對戲,他飾演貨運行小開,是吳婉君的上司,有望成為劇中吳家雯的第六任追求者,韓宜邦笑說甘願做女神的「後宮佳麗」。 《炮仔聲》是韓宜邦第二次演出八點台劇,他坦言其實還是有點無法適應八點檔的生態,因八點檔步調快,對於不會講台語的他來說,需要比較多時間消化台詞:「大家一定對我有誤解,我看起來像很會講台語的臉嗎?」其實他明明完全不會講台語,但很感謝這些年的台語劇邀約,讓他可以不斷挑戰自己,以台語演出,雖然無法像其他演員拿到劇本就馬上過目不忘,但也因為八點檔的磨練,讓他現在背劇本比較順,只是在音調上還是常常會「走音」,還需要磨練。 近日《炮仔聲》劇情中,吳婉君正面臨「被離婚」的危機,韓宜邦面對下屬家庭失和,工作狀態不佳,讓他這個老闆傷透腦筋。現實生活中遇到朋友跟另一半吵架,他絕對不會給意見,「勸和」結局若是不美滿,不忍看兄弟難過;「勸離」若是兩人復合反而傷兄弟之間感情。韓宜邦笑說自己曾經很「白目」的在好兄弟夫妻吵架時,揪其他朋友買了爆米花可樂去看熱鬧,雖然說絕對不會給意見,但透過這樣的方式也能幫兄弟化解一些火爆的氣氛。 韓宜邦這次在《炮仔聲》中飾演外冷內熱的「暖男上司」,與上一檔八點檔的「渣男」一角有很大的不同,他表示拍攝八點檔可以經歷很多不一樣的角色,不論是「暖男」還是「渣男」都不設限,他也很樂觀的預測自己高機率成為劇中吳婉君與劉至翰之間的第三者,笑說:「甘願當吳婉君的小王。」 韓宜邦表示拍攝八點檔另一個好玩的地方是可以交到很多好朋友,與他們之間的革命情感是非常可貴的,期待與更多的演員對戲,但唯獨最害怕與本劇大反派江宏恩對戲,因為他發現只要跟江宏恩有關係的人,不論事棚內或外景都非常慘,不僅教訓壞人的台詞落落長,還要搭配動作戲,想到就覺得吃不消,目前還是先當「小王」藏在家裡就好。累積了非常多作品的韓宜邦面對不同的角色他都很樂於嘗試,之前飾演過漸凍人,之後若有機會也想嘗試精神病患、人格分裂、植物人這種具挑戰性的角色,他也表示如果有同志劇本找他也非常樂意,他很想演那種很Man很幽默的Gay,他笑說:「前提是不能露屁股。」 nbsp;

  • 《大時代》今晚完結篇    「志開」被揭真面目是...

    《大時代》今晚完結篇 「志開」被揭真面目是...

    韓宜邦拍攝的八點檔《大時代》日前剛殺青,這是他首次接邊拍邊播的on檔戲,與以往拍戲經驗相比,「蠻顛覆我原本的想像,感覺很新鮮特別」。他因長時間緊繃,打開身體嗜睡模式,「以前睡不多,但在on戲的日子,每天碰到床都秒睡,我都不知道自己有這種能耐」,但要他休長假,他卻搖頭:「我是工作狂啦。」 他表示,與其他八點檔劇組相比,這次合作團隊不論排班表或是休息時間都安排得充分,但仍有不習慣之處,「以前拍戲可以知道完整的劇情走向、角色個性,但這次因為邊拍邊播,往往才看到劇本就要馬上揣摩人物」,不諱言角色的切換難免會讓心理比較疲累。 韓宜邦戲劇演出經驗累積已42部,他自稱工作狂,在戲劇殺青後馬上告知經紀人:「我可以接著演下一部戲了。」經紀人驚訝反問:「真的不需要放長假充電嗎?」他笑說:「就利用戲和戲之間的空檔休息,安排短程出國就好!」 韓宜邦除了演員身分,拍戲之餘還「斜槓」鑽研幕後技術。他受同戲演員吳皓昇影響而迷上攝影與後製,信心滿滿說:「開始學一些剪輯技巧,別看我平常都跟皓昇哥在『練肖話』,但我還是有在用功的。」日後不排斥也兼做幕後工作。

  • 《大時代》韓宜邦慶生 舊愛新歡都到齊

    《大時代》韓宜邦慶生 舊愛新歡都到齊

    韓宜邦日前拍民視八點檔《大時代》,同劇演員在劇組幫他慶生,韓宜邦笑說「我今年29歲應該不能過生日」,令旁人笑到噴飯,其實他是過38歲生日。他說生日願望就是希望身邊人身體健康,以前覺得這種願望不切實際,現在反而覺得真的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另一個是《大時代》收視持續長紅。 經紀人兼臉書小編特地送他很愛的玻璃對杯,讓他很感動。韓宜邦表示,自己是收集玻璃杯的人,家中一面強滿滿都是玻璃杯,開始收集也是因為玻璃杯製作的過程都有很動人的故事,他深受感動,每次用玻璃杯喝酒格外有Fu,有次快喝醉,他也會很小心先玻璃杯洗好放好,才能安心睡覺。 韓宜邦說,很開心劇中老婆李又汝送禮物給他,只是李又汝把禮物包成4層,讓他拆很久,原來去年聖誕節,韓宜邦準備一張商店儲值卡送她,卻用了10個箱子包裝,讓大家印象深刻,這次她把滴雞精包進去,讓他體會一下很難拆禮物的感覺,沒想到韓宜邦隨身有小剪刀,笑說想考驗他沒那麼容易。

  • 韓宜邦自曝臉皮鬆 「顏面抽搐」甩偶包做鬼臉奪冠

    韓宜邦自曝臉皮鬆 「顏面抽搐」甩偶包做鬼臉奪冠

    韓宜邦(Junior)首次拍ON檔連續劇,獻給民視8點檔《大時代》,他劇中飾演富二代,與王瞳有不少對手戲,自然洗鍊的演技頗受觀眾好評。但他其實壓力爆棚,除了被要求瘦身,還要習慣4機拍攝作業,所幸劇組演員相處融洽,等戲時常自娛娛人,他日前和余秉諺、陳妍安、馬韻婷、李又汝、羅巧倫等人玩起「誰不是大偶包」鬼臉比賽,他以臉部抽搐表情入鏡,甩開形象穩坐冠軍,他透露扮鬼臉祕訣笑說:「我就是臉皮鬆,鬼臉就容易做得誇張。」 日前眾演員在《大時代》劇組排戲,李又汝突然提議玩自拍,韓宜邦突然作勢親余秉諺,眾人順勢起鬨一起扮鬼臉,事前還先約法三章玩真的,要看誰偶包最重。眾人原本料想偶像出身的韓宜邦放不開,沒想到在大家都還在熱身階段,他就連續做出「五官觸電」、「受驚厥過去」等抽搐表情,誇張模樣笑壞其他演員,無異議讓他榮登最沒偶包寶座。韓宜邦表示,因為大家朝夕相處,培養出家人般的情感,所以互動就十分自在,但他笑著解釋:「雖然我表情很誇張,不是我私下很常練習喔,而是我的皮很鬆,很容易調動,而且動的幅度很大,不過這樣皺紋就很多啦!」 韓宜邦首拍ON檔連續劇,壓力很大,他坦承:「因為現在都4機拍,不像以前單機比較自在,因為多機拍,走位與角度都要記清楚。」儘管要留意的地方變多,但他不敢鬆懈自己的演技,「拍戲現場壓力挺大的,但我還是堅持自己不借視線、哭戲不用眼藥水,讓情緒能確實傳達給電視機前的觀眾」。他這次進劇組前被要求瘦身,他笑說自己只能靠飲食控制和有氧運動塑身,「沒辦法,我只要一練重量訓練,整個人就會變很大隻」,靠著集中代謝與飲食控制,他最後完美達標瘦身7公斤。

  • 「爸爸」江俊翰為瘦身染毒 Junior靠運動節食瘦7公斤

    「爸爸」江俊翰為瘦身染毒 Junior靠運動節食瘦7公斤

    江俊翰為演出民視八點檔《大時代》快速減肥,2個月瘦8公斤,卻選擇用毒品這錯誤方法,引發軒然大波。劇中飾演他沒血緣關係兒子的韓宜邦(Junior),12日出席大愛台新戲《超完美任務》首映會時坦言,他也同樣被製作人王珮華要求減肥,自己是靠運動和節食,兩個月瘦了7公斤。 Junior說這是他第一次跟江俊翰合作,覺得他很是nice的人、很棒的演員,所以看到新聞也是嚇到,原來他遇到困難也不太講出來。 他說自己平常工作力大會靠吃來紓壓,拍《超完美任務》時,不用講台語,場次也沒那麼滿,心情輕鬆,劇組不管在台中、花蓮拍攝,他們都到處吃,當時心寬心胖,也不太敢量體重,只記得最後一次量是70公斤。 後來接拍《大時代》,被要求減重,他自己也有壓力,因為演他哥哥的余秉諺身高190公分,又高又瘦,「我如果胖,就會像蕃薯!」所以才積極運動減肥。阿喜今天是事隔數月幾個月再見到Junior,直說他瘦得「很驚人」。 曾少宗也坦言一直都在減肥,「我已經35歲了,一定要控制飲食,不然會有35歲的氣息」,他已經好幾年不吃油炸食物、零食,只要拍戲,就吃一大和生菜和肉 ,儘量不碰澱粉。

  • 余秉諺當爸眾人翻白眼

    余秉諺當爸眾人翻白眼

     八點檔《大時代》第二部曲即將登場,王瞳、余秉諺、韓宜邦、李又汝、馬俊麟、黃少谷13日相約PK保齡球為戲造勢,伊林娛樂藝人余秉諺趁機宣布喜訊:「我當爸爸了!而且小孩已經5歲了!」正當大家恭喜聲連連時,他才透露,是和老婆王依蕾領養一隻遭遺棄的毛小孩「佳佳」,被耍的眾人馬上怒翻白眼。  余秉諺說,他和老婆都很喜歡狗,兩個月前在網路找領養資訊,原以為佳佳是被丟棄很可憐的狗,沒想到牠竟是「天之驕子」,被遺棄當天就找到新主人,不僅全身乾淨、健康,且非常聰明又會看臉色,一帶回家就知道床在哪、廁所在哪,甚至會拿喬。唯一令他納悶的是,那麼聰明的狗就是教不會在尿布上尿尿,「我都想親自尿給牠看了」。  該劇演員之前全被製作人王珮華下達減肥令,王瞳練國標舞瘦一圈,竟再被要求必須「增胖」恢復可愛圓臉,首次演八點檔的歌手黃少谷和韓宜邦(Junior)都瘦了3、4公斤,黃少谷一天只吃一千卡路里食物,Junior對澱粉過敏,讓他瘦身更順利。

  • 余秉諺結婚5年終於報喜「我當爸了」 聽到真相眾人秒翻白眼

    余秉諺結婚5年終於報喜「我當爸了」 聽到真相眾人秒翻白眼

    民視八點檔《大時代》第二部曲即將登場,王瞳、余秉諺、韓宜邦、李又汝、馬俊麟、黃少谷13日相約PK保齡球為戲造勢,伊林娛樂藝人余秉諺趁機宣佈喜訊:「我當爸爸了!」一旁的王瞳興奮大喊:「終於著床成功嗎?」他還加碼說「而且小孩已經5歲了」。正當大家恭喜聲連連時,他才透露,是和老婆王依蕾最近領養一隻遭遺棄的毛小孩「佳佳」啦!被耍的眾人馬上翻白眼、差點怒摔麥克風。 余秉諺說,他和老婆都很喜歡狗,一、兩個月前就在網路上找領養資訊,原以為佳佳是被丟棄很可憐的狗,沒想到牠竟是「天之驕子」,被遺棄當天就找到新主人,不僅全身乾淨、健康,而且非常聰明又會看臉色,一帶回家就知道自己的床在哪、廁所在哪裡,他驚嘆這毛小孩實在太聰明,聰明到會「拿翹」,唯一令他納悶的是,那麼聰明的狗就是教不會在尿布上尿尿,「我都想要親自尿給牠看了」。 他每天除了工作就是陪狗玩、帶她出門散步,因為他一直想要養大狗、可以跟狗狗玩飛盤,佳佳是小型犬,只愛玩球,但他不死心還真的買了個飛盤,哪知狗狗一眼都沒興趣,「我真的自己丟自己咬給她看,她看都不看」,滿嘴都是育狗經。 該劇演員之前全被製作人王珮華下達減肥令,最近政策鬆綁,為練國標舞練到瘦一圈的王瞳,甚至被要求要「增胖」恢復可愛圓臉!首次演八點檔的歌手黃少谷和韓宜邦(Junior)也都瘦了3、4公斤,黃少谷一天只吃一千卡路里的食物,Junior透露剛好自己對澱粉過敏,尤其吃米飯多醣類會起紅疹,讓他瘦身更順利,他4、5年才發現吃米飯會過敏,但吃麵包、麵條等單醣類的食物就不會,一旁的王瞳就說跟她家的狗一樣,馬上開玩笑叫Junior「哈嚕」。 隨著第二部曲即將登場,劇中小孩們「轉大人」,飾演第二代的王瞳、余秉諺、韓宜邦、李又汝、馬俊麟、黃少谷13日到保齡球館PK球技,為戲造勢,最後由王瞳領軍的韓宜邦、黃少谷獲勝,敗隊李又汝、余秉諺、馬俊麟則小輸,被贏家畫臉懲罰,人緣極好的余秉諺,被畫成哆啦A夢跟奪魂鋸主角的翻版,笑翻全場,但他也說自己完全沒包袱,沒在怕的,每次進棚頭髮造型都很邋遢,經常嚇歪大家。王瞳許諾只要收視率破7就要穿比基尼來答謝,一旁的余秉諺、韓宜邦、李又汝、馬俊麟、黃少谷則幫腔說要全力配合。 余秉諺說10多年前保齡球全盛時期,他曾打出250多分,喜歡拿16磅的超重保齡球,本來還想自己訂製球,但因球太貴而作罷。王瞳也說當年保齡球流行時,一家人很常一起去打球,這一次再進保齡球館,總覺得爸爸當年對她耳提面命怎麼打球的聲音又冒出來了。對於即將登場的二部曲,王瞳直說壓力很大,因為原本的童星太會演,連她都十分喜愛「小伍妹」,為了讓觀眾無違和感,她還特地看小伍妹的神情,學她的小動作「挖鼻孔」,有一次不小心還噴出鼻屎,超糗的。 馬俊麟和黃少谷劇中演兄弟,兩人直到今天深聊才發現原來是同校同屆同學,黃少谷是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馬俊麟是美工科,兩人同屆但不認識,白家綺是兩人的小學妹,但當年他們對學妹都沒印象。馬俊麟後來就讀台藝大美術系、師大美術研究所,拍戲之餘仍經常作畫,他謙稱自己稱不上畫家,但算是藝術工作者,9月還要跟太太一起開畫展,也算是喜訊,希望大家有空也可以來參觀他的畫作。

  • 韓宜邦人生首拿識別卡  聽到「嗶」聲就超high

    韓宜邦人生首拿識別卡  聽到「嗶」聲就超high

    韓宜邦(Junior)近期開始進入民視8點檔《大時代》劇組,飾演第二代富少,民視為了方便演員出入電視台攝影棚,特地幫他申請出入識別卡。韓宜邦一拿到識別證,竟喜出望外露出雀躍神情,頻問經紀人要去哪裡買證件套,經紀人要給他簡易的塑膠套還被打槍,認真地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拿到一家公司的出入證,要好好保存起來。」 韓宜邦自學生時代就出道當模特兒,接著組成「丸子」3人唱跳團體闖蕩演藝圈,後又轉型專攻戲劇,從沒進過一般公司行號當過1天上班族,這次是他人生首度拿到公司識別卡,難掩興奮,隔沒幾天就買了一個識別卡皮套,還在經紀人面前炫耀,「妳看,精心挑選的,繩子還可以伸縮」,讓經紀人忍不住賞他白眼。 他拿到識別卡後,每次進出民視時,總欣喜掏出識別卡皮套,享受感應器那一瞬間「嗶」的一聲。有一回他與經紀人進入民視停車場,經紀人身上無識別卡,韓宜邦喜孜孜炫耀,「嘿嘿,妳沒有卡,我有」,搞笑行徑被經紀人虧「簡直像10歲小孩」。

  • 男星為戲吃苦頭 「變臉」後長這樣

    男星為戲吃苦頭 「變臉」後長這樣

    韓宜邦(junior)主演的大愛新戲《阿英的成長日記》日前上檔,他飾演角色必須戴上暴牙,一出場就吸引觀眾目光。他為新劇「變臉」吃足苦頭,為了製作暴牙齒模,他頻頻上牙醫診所,他坦言製作過程有點緊張,「因為若齒模沒有弄好,硬戴假牙會連自己的牙齒都變形」。 韓宜邦表示,由於第一副假牙太小,戴上去比例看起來不好看,也不舒服,為了讓假暴牙更服貼臉型,前後做2次齒模、調整3次才大功告成。他為求真實,在開拍前就反覆戴假牙練習,中間歷經流口水、偏頭痛,開拍後最長還曾一口氣戴上10多個小時,箇中辛苦,外人難以想像。 他回憶拍戲過程:「拍一般說話戲都還好,最麻煩的是拍吃飯戲,畢竟是假牙,嘴唇不習慣異物,咬東西會有不舒適的感覺。」他十分看重這次演出,為求戲好,他甚至在開拍前幾天就先把假牙帶回家反覆練習,讓假牙融入自己的食衣住行,希望觀眾能看到自己不一樣的演出。

  • 與女友步紅毯欠衝動    junior先當證婚人

    與女友步紅毯欠衝動   junior先當證婚人

    韓宜邦(junior)事業運大發,近期一連軋《愛上ㄆㄤˋ滋味》等3部戲,也幾乎同時殺青。他的好運氣帶旺周圍親友,《愛》劇組的女化妝師、攝影師看對眼,戲殺青就登記結婚,韓宜邦和2人建立好交情,新人邀他擔任證婚重責,「還真沒想到,拍戲拍到當證婚人。」 他回憶起拍攝過程,虧新人在劇組不透露半點端倪,戲殺青才公開在一起。韓宜邦笑說,女方就像自己妹妹,「之前讓她補妝時,常常逗她,亂動讓她畫歪」,也因為劇組同事感情都很好,相處起來像一家人,在溫馨氣氛下,有緣人成為眷屬,「我覺得這緣分很特別,所以就和導演當他們的證婚人。」他和女友甜蜜多年,證婚之餘是否有衝動結婚?他哈哈一笑,直說:「這問題太麻煩了,還牽涉到女友啦。」顯然還很享受2人戀愛世界。 他主演的大愛新戲《阿英的成長日記》即將上檔,他劇中徹底「變臉」,首次裝上暴牙齒模,試牙過程歷經流口水、偏頭痛,所幸最終效果極佳,讓他演得過癮。他第一次套上暴牙齒模,回憶:「戴上暴牙一開始很不舒服,一戴上就流口水,還會牽動眉頭肌肉,時間久了還會頭痛。」為了讓暴牙更逼真,他前後找牙醫報到、調整3次才大功告成。他這次表演做足功課,期待觀眾能見識到他演技的突破。

  • Junior菜鳥拍戲不敢領便當 見識黑幫友人開會試槍

    Junior菜鳥拍戲不敢領便當 見識黑幫友人開會試槍

    緯來電影台自製電影《魚躍龍門》今開鏡,由新銳導演洪子鵬執導,洪子鵬、盧彥澤編劇,韓宜邦、林意箴、汪建民、邱昊奇、歐陽倫、馬維欣、吳海寧、胡佩蓮等主演。 歌手出身的Junior韓宜邦分享從綜藝轉型戲劇領域,剛開始雖有鏡頭,但演出時卻連一句台詞也沒有,他淡淡說:「當時只要有演出機會就會想去演,沒有時間想這個鏡頭有沒有我,覺得有演出就很棒。」 幸好後來讓他拿到一個絕佳表演機會,入圍金鐘男主角,「剛入行最委屈是休息室沒有位置坐、甚至連便當都不敢拿,以前也不敢跑去導演旁看螢幕回放,因曾經看過其他演員被導演罵『你覺得不ok嗎?』那你來當導演啊」。 在《魚躍龍門》飾演誤闖黑幫當臥底的演員,Junior韓宜邦現實生活也認識黑幫背景朋友,「男生多少會認識這樣的朋友,但他們真的跟電影不太一樣,有次開會突然聽到砰一聲,玻璃破了,還以為是誰吵架摔玻璃,結果是他們正在開會試槍」。Junior說:「20歲那年也跟著朋友去大哥的生日派對,一進小房間前帶我進去的哥哥說,任何人拿給你的東西都不准說不,才到門口看到桌上各種藥都有嚇傻了,當下選擇離開」。 在《魚躍龍門》飾演黑幫女老大,林意箴說:「我有朋友是幫派老大的女兒,她們生活沒有太大的不同,且也沒特別提自己的背景,但相當有義氣,濟弱扶貧,有次跟她爸爸打撲克牌很緊張,因為怕贏了回不了家。」 出道三年的林意箴,亮眼的表現成績備受矚目,但她也曾經歷不斷試鏡被打槍的經驗,苦笑說:「拍第一部戲之前,為了試廣告,1個月曾經試了30次,運氣好可以有1支,運氣不好可以全軍覆沒,試到後來真的很受打擊,要很堅強才能做這件事,後來我再也不試廣告。」 沒戲拍時就去咖啡廳打工,林意箴也因此看到人生百態,也成為她表演的養分,「當一個演員沒有經歷過,在表演上的『感覺』是出不來的,在咖啡廳與人互動的過程,都可以被放在角色裡,總歸,我是幸運的」。 《魚躍龍門》故事描述一個跑龍套的演員,陰錯陽差臥底進了聞風喪膽的黑幫,一場血性、奇幻、烏龍爆笑的故事,就此展開。導演洪子鵬致力於表演教學,創立表演班,有不少大牌藝人、或正在演藝圈奮鬥打拼的新生代都是他的學生,他表示:「我很尊敬”演員”這個職業的人,再大牌的人都跑過龍套,這個行業很值得被尊敬,他們很脆弱,為了爭取一個角色可以面對被導演罵、被觀眾批評,每個人都有自己最適合的出場時機,不一定是現在,也許是以後,能做的只是儲備能量,時機到了,就可以出場」。

  • Junior躁鬱入戲太深 在餐廳摔杯與女友吵架

    Junior躁鬱入戲太深 在餐廳摔杯與女友吵架

    Junior(韓宜邦)日前隨著公視《誰來晚餐》節目到大溪漁港賣魚的陳沛婕與她的家人。Junior知道陳媽媽一直以來為憂鬱症所苦,曾演過躁鬱症角色的他表示,有時入戲太深,現實生活也會受到角色性格牽制,因此很能體會陳媽媽的感受。Junior說,為了詮釋劇中患有躁鬱症的角色,那段時間即便下戲後,仍會跟著角色的心情起伏,現實生活中也隨之變成暴躁的人,甚至在餐廳裡用餐會摔杯子、跟女朋友吵架,當時身旁的人也替他的狀況感到十分擔心。 Junior透露身邊要好的朋友也同樣患有躁鬱症,讓他更能同理他們的躁鬱,他以過來人認為,很多人都會跟躁鬱症患者說,「不要每天想不開心的事,不要老是去想負面的東西」,但其實他們最討厭聽到這樣的話,「就好像你胃痛,人家跟你說你不要胃痛,一樣的道理」。

  • 挑戰歌壇失利成一片歌手 他們換領域後成績更亮眼

    許多藝人都是「演而優則歌」,像是小天后張韶涵或是南韓歐巴蘇志燮等等,都是演藝圈成功例子,不過有些藝人則是出道挑戰歌壇失利,但是轉戰其他領域後,反而有不錯成績,也證實「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會再為你打開另一扇窗」,接著就來看看以下有多少成功轉換跑道的例子。 蔡裴琳,13歲時為滾石唱片年度主打少女團體「Kiss」成員,曾在台灣發行一張單曲及專輯,由於銷量不佳宣告解散,不過接下來接拍《吐司男之吻》等偶像劇,逐漸在演藝圈嶄露頭角,但2007年因吸食大麻被捕,事業陷入低谷,戒毒後便投入多部本土劇拍攝,在《世間情》、《甘味人生》等劇中都有亮眼表現,其中在《甘味人生》飾演惡女人杜薇薇一角,更是讓觀眾恨得牙癢癢,甚至在粉絲專頁怒嗆「把妳媽喪事辦一辦」,可見將該角色詮釋得相當完美。 殷悅,在台灣以歌手出道,當年與陶喆的一段情在演藝圈廣為流傳,不過推出專輯時雷聲大雨點小,銷量並未預期般出色,便轉戰戲劇圈演出多部電視劇,婚後更淡出演藝圈轉為通告藝人,2014年帶著雙胞胎「左左右右」上美國知名脫口秀節目「艾倫愛說笑」,擔任翻譯的她因為流利口語表達能力驚艷全球網友,因此獲得許多節目邀約,如今則推出書籍分享婚姻相處之道及育兒經,深獲粉絲認同以及支持。 郭書瑤,出道時因為廣告台詞一句「殺很大」,加上內容刻意突顯「童顏巨乳」特色,讓她立刻爆紅躋身「宅男女神」行列,唱片公司藉此推出首張EP《愛的抱抱》,雖然推出後奪下多大排行榜冠軍,但不甘就此被定型便轉戰電視劇演出,在2012年拍攝以拔河為主題的電影《志氣》,親身進行拔河和體能訓練,更藉著該片勇奪第50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 黎明柔,大多數的人對她印象停留在主持中廣《人來瘋》的知名DJ,殊不知她在1995年時曾加入魔岩唱片,還與豬頭皮合唱《女總統在上面》一曲,而在當年算是保守的年代,首支創作單曲《呼風喚雨》更把「毛主席」、「蔣介石」、「江青」唱進歌詞,就連專輯《我賴你》都走電子風,不過風格過於前衛,並未被當時市場所接受,但主持廣播節目《人來瘋》後成績斐然,由於內容包羅萬象,並從輕鬆角度嘲諷政治、或把生活瑣事出成考題考驗聽眾,甚至進而分享生活點滴,輕鬆幽默的風格廣受支持,但可惜的是黎明柔已在二月請辭節目。 韓宜邦,對觀眾而言或許是陌生的名字,但提到藝名Junior,多數人對他的印象仍停留在「通告藝人」,但他剛出道時可曾與黃鴻升及綠茶組成「丸子」,雖然首張專輯《關東煮》主打歌幽默詼諧,不過在當時男團輩出的年代無法脫穎而出,推出專輯不久後便宣告解散,接著便轉戰戲劇圈及各大談話性節目,不過成績依舊平平未見起色,但演出《雨後驕陽》表現出色,更獲得第49屆金鐘獎提名入圍《戲劇節目男主角獎》,雖然角逐金鐘視帝以一票之差輸給李銘順,不過卻讓在演藝圈打滾十多年的他,熬出屬於個人代表作。 馮德倫,大家對他的印象絕對停留在「演員」身份,不過鮮少人有印象1999年曾推來台灣出首張國語專輯《愛不夠》,不過未獲得迴響便繼續在戲劇圈發展,出道前期主演《玻璃樽》、《特警新人類》等港片,片中精湛演技令人驚艷,2007年轉換跑道,執導緋聞女友莫文蔚MV《天下大同》,便榮獲第18屆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導演獎》,2010更榮獲第十四屆全球華語音樂榜中榜「最佳新晉導演」,接著便與好友吳彥祖合開製作公司,投身電影幕後製作,2012年執導的《太極1從零開始》更進入第69屆威尼斯電影節非競賽單元首映和第37屆多倫多電影節「特別展映」單元,都讓人對這位導演界的後起新秀備感期待。

  • 韓宜邦拍吻戲有障礙 連靜雯一句話激將成功

    連靜雯與韓宜邦在三立、八大台灣好戲《白鷺鷥的願望》大玩甜蜜索吻,拍出的效果感覺連靜雯像被強吻了,她笑說:「當時民風保守,又是初吻,當然要害羞拒絕呀!」但鏡頭外的現場,卻是她要求對方:「你就大膽演,快來呀,不要彆彆扭扭。」怎知韓宜邦拍戲的死穴就是拍親熱戲,加上經驗不多,只要和女主角一貼近就全身不自在,他直指連靜雯是經驗老到,有時會激他說「你放不開就是不給我面子!」 連靜雯、韓宜邦拍吻戲,鏡頭前要表現害羞。(三立) 連靜雯、韓宜邦拍吻戲,鏡頭前要表現害羞。(三立)連靜雯、韓宜邦劇中談戀愛害羞甜蜜。(三立) 兩人劇中許多談情說愛場景如中壢的花海或九份,都拍攝唯美,連靜雯坐在韓宜邦的摩托車上,他一句「妳抱住我,我替你擋風」,順勢將連靜雯手放入他的外套口袋,浪漫媲美偶像劇,連靜雯笑說:「我們劇中談戀的的風格,很有當時『二秦二林』的Fu,我們連服裝也是當時最流行的款式。」本週五播出的劇情描述韓宜邦要親自向連靜雯求證,她是否真願意接受訂婚的要求,進而向她索吻,只是韓宜邦拍親熱戲有障礙,「拍吻戲最難拿捏,如果親不好重來多次,也許會被誤會是吃女生豆腐。」他笑說自己人生初吻不順,學生時代他曾鼓足勇氣要向一位女同學告別,當時牽著對方的手,很自然問說:「我可以吻你嗎?」沒想到這要求竟然遭拒,才造成陰影。被指很有經驗的連靜雯笑說:「我是沒有經驗老到啦!但也是沒有在害羞,導演一喊開始,我就工作魂就上身,只是靠我太近還是會尷尬,會停止呼吸,所以盡量裝鎮定。」她透露拍親熱戲有一套SOP,就是拍前盡量不吃,只要有水就要刷牙,不希望口腔有味道而被嫌棄。 文章來源:中時/林淑娟/台北報導延伸閱讀gt;gt;gt;史上最萌沒有之一,最強手工卡通便當怎麼捨得吃~ gt;gt;范冰冰絕美古裝精選,後宮三千佳麗沒人美得過她!gt;《灰姑娘與四騎士》 網友熱議「到底誰是男一?」

  • 韓宜邦拍吻戲有障礙 連靜雯一句話激將成功

    韓宜邦拍吻戲有障礙 連靜雯一句話激將成功

    連靜雯與韓宜邦在三立、八大台灣好戲《白鷺鷥的願望》大玩甜蜜索吻,拍出的效果感覺連靜雯像被強吻了,她笑說:「當時民風保守,又是初吻,當然要害羞拒絕呀!」但鏡頭外的現場,卻是她要求對方:「你就大膽演,快來呀,不要彆彆扭扭。」怎知韓宜邦拍戲的死穴就是拍親熱戲,加上經驗不多,只要和女主角一貼近就全身不自在,他直指連靜雯是經驗老到,有時會激他說「你放不開就是不給我面子!」 兩人劇中許多談情說愛場景如中壢的花海或九份,都拍攝唯美,連靜雯坐在韓宜邦的摩托車上,他一句「妳抱住我,我替你擋風」,順勢將連靜雯手放入他的外套口袋,浪漫媲美偶像劇,連靜雯笑說:「我們劇中談戀的的風格,很有當時『二秦二林』的Fu,我們連服裝也是當時最流行的款式。」 本週五播出的劇情描述韓宜邦要親自向連靜雯求證,她是否真願意接受訂婚的要求,進而向她索吻,只是韓宜邦拍親熱戲有障礙,「拍吻戲最難拿捏,如果親不好重來多次,也許會被誤會是吃女生豆腐。」他笑說自己人生初吻不順,學生時代他曾鼓足勇氣要向一位女同學告別,當時牽著對方的手,很自然問說:「我可以吻你嗎?」沒想到這要求竟然遭拒,才造成陰影。 被指很有經驗的連靜雯笑說:「我是沒有經驗老到啦!但也是沒有在害羞,導演一喊開始,我就工作魂就上身,只是靠我太近還是會尷尬,會停止呼吸,所以盡量裝鎮定。」她透露拍親熱戲有一套SOP,就是拍前盡量不吃,只要有水就要刷牙,不希望口腔有味道而被嫌棄。

  • Junior試鏡找小鬼作伴 沒想到兩度被搶飯碗

    Junior試鏡找小鬼作伴 沒想到兩度被搶飯碗

    Junior(韓宜邦)2003年和小鬼(黃鴻升)、綠茶組團「丸子」出道,雖然目前團體已經解散,但3人依舊維持很好的感情,且Junior和小鬼早在組團前就認識,是長達15年的朋友。小鬼近日接受專訪時自爆,曾兩度陪Junior去試鏡,都意外搶走他的演出機會。 據《ETtoday》的專訪報導,小鬼透露自己曾經陪Junior去參加電影《夢遊夏威夷》的試鏡,他在一旁無聊把玩眼鏡,卻意外被導演相中,而Junior則是落選。後來小鬼再度陪Junior去面試,這次是兒童節目《下課花路米》的主持人,沒想到製作單位認為小鬼較符合主持人條件,小鬼再度獲選,Junior面試再度以失敗收場。 但小鬼表示Junior並不在意,也非常開心兄弟能獲得工作機會,兩人15年的真摯情誼果然不是浪得虛名,Junior過去也曾透露,如果小鬼演唱會找他們一起登台,他也非常樂意重溫「丸子」的美好時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