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韓衛國的搜尋結果,共06

  • 《兩岸星期人物》朱日和軍演指揮  中共陸軍司令韓衛國

    《兩岸星期人物》朱日和軍演指揮 中共陸軍司令韓衛國

    兩岸星期人物 中共陸軍司令韓衛國 \n今年8月31日,原共軍中部戰區首任司令韓衛國接替李作成,接掌陸軍司令。 \n韓衛國在中共「八一建軍節」前夕晉升上將,之後擔任7月30日「朱日和閱兵」的總指揮。韓衛國是共軍組織再造時唯一以中將階級擔任戰區司令的將軍,是一匹「黑馬」,也是五大戰區編成時主官中最年輕者。 \n \n摘要: \n2017年8月31日(61歲),接掌陸軍司令。 \n2017年7月28日晉升上將(61歲),30日擔任「朱日和閱兵」總指揮。 \n2016年2月1日(60歲),破格出任首任中部軍區司令。 \n2015年7月(59歲),晉升中將。 \n2013年12月(57歲),跨軍區任北京軍區副司令。 \n2008年9月(52歲),調任第12集團軍(徐州)少將軍長。 \n2006年7月(50歲),晉升少將。 \n2005年(49歲),任副軍長。 \n2003年(47歲),任第31集團軍副參謀長、參謀長。 \n1996年(40歲),以步兵第91師副師長職務參與「八八」洪水救災。 \n1993年4月,升任第91師副師長。 \n1989年10月(33歲),任第31軍91師271團團長。 \n1985年(29歲),任第31軍91師273團副團長。 \n1979年(23歲),任福建省軍區獨立師偵察兵集訓隊大隊長。 \n1974年(18歲),加入共產黨。 \n1970年4月(14歲),入伍從軍。 \n1956年1月,生於河北省井陘石棋峪村。 \n \n2016年2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區成立大會在北京「八一」大樓隆重舉行。成立大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上將宣讀了習近平主席簽發的中央軍委關於「組建戰區機關及其領導班子成員任職命令和決定」。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五大戰區先後授予軍旗並發佈訓令。其中,中部戰區司令、政委分別由原北京軍區副司令韓衛國中將、總政治部副主任殷方龍上將擔任。 \n \n軍區改編為戰區,象徵著共軍組織再造邁出了重要一步,但誰都沒想到的是,在這五大戰區十位首任軍政主官中,只有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為中將軍銜、副大軍區級,其餘均為上將軍銜、正大軍區級,可謂是組織再造高層人事調整中殺出的一匹黑馬。作為唯一一位從軍區副司令職位上走出來的戰區司令,韓衛國必有過人之處。而且他是三年級的各戰區主官中是最年輕的,時年60歲。 \n \n共軍的級別,分為正/副大軍區、軍、師、團、營、連、排。級別是軍職,而不是職務,共軍陸軍已經「旅級化」,但級別仍為師級和團級。共軍級別與地方政府對應的級別為正/副國、省部、地廳、縣處、鄉科。 \n \n出身臺海前線精銳部隊的將軍 \n韓衛國,1956年1月生,河北井陘石棋峪村人,其父為南下幹部。1970年4月,韓衛國就在父親的大力支持下從軍報國,才14歲,可能還沒上高中,堪稱「娃娃兵」。但他肯吃苦,有理想,保家衛國情懷盈胸,因此在部隊非常努力,1974年入黨。關於韓衛國軍旅生涯的前期,目前網路並未有完整資訊揭露。大陸媒體由零星資料推斷,他當兵是在福建,部隊應是福建省軍區獨立第2師,雖然是地方部隊的番號,但當時獨立第2師隸屬於剛成立的陸軍第29軍建制,執行機動作戰任務,也算是地方部隊中的主力,軍事訓練與野戰部隊差別並不大。 \n \n1975年4月,獨立第2師調歸福建省軍區領導。1976年2月,改番號為福建省軍區獨立師。在這支部隊,韓衛國從基層士兵做起,歷任排長、連長、作訓參謀、營長、團參謀長,1979年還當過獨立師偵察兵集訓隊的大隊長。獨立師在1980年撤銷,只保留了步兵第1團改為福建省軍區獨立團。1983年該團撤銷,部分連隊又改為武警,韓衛國不想就此轉為內衛部隊,他的志向還是在直接在戰場上戰鬥的野戰部隊,因此他提出請調野戰部隊。考慮到韓衛國出色的工作表現,上級批准,將他調至陸軍第31軍91師273團任參謀長。 \n \n1985年中共實施百萬大裁軍,同在福建的陸軍第29軍和第31軍併編為南京軍區陸軍第31集團軍(駐廈門),韓衛國升任為第273團副團長,年僅29歲,是團領導階級中最年輕的。1989年10月,韓衛國調任同師的第271團團長。271團正是著名的「濟南第二團」,在1948年9月的濟南戰役中立下大功,中央軍委批准授予稱號,與「濟南第一團」(第27軍79師235團)同為解放戰爭時期華東解放軍僅有的被軍委表彰命名的部隊。1993年4月,韓衛國升任第91師副師長。此後幾年,韓衛國一步一個臺階,先後晉職為第31集團軍副參謀長、參謀長(2003年)、副軍長(2005年)。2006年7月,韓衛國被晉升為少將軍銜。2008年2月調任徐州的第12集團軍,接替王教成少將任集團軍軍長。5年後,2013年12月,韓衛國跨軍區升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成為副大軍區級別將領。2015年7月,韓衛國晉升為中將軍銜。半年之後,韓衛國被破格提升為中部戰區首任司令。 \n \n1948年9月16日至24日,華東解放軍進攻濟南,粟裕統一指揮攻城和打援,許世友和譚震林率部分東、西兩個集團對濟南實施鉗形突擊。主攻的西集團由宋時輪(10縱)、政委劉培善指揮,攻占機場和商埠;助攻的東集團由聶鳳智(9縱)、政委劉浩天指揮,首先占城東要點,爾後協同西集團攻城。聶鳳智擅自將「助功」的命令改為「主攻」,他指揮的第九縱隊第一個攻入濟南,獲得「濟南第一團」稱號。 \n \n經過8晝夜激戰,共軍攻克重兵防守、工事堅固的濟南,首開共軍奪取大城市的先例。周恩來後來說:「三大戰役的序幕是濟南戰役。」此役國軍陣亡22,423人, 61,873人被俘,2萬人變節。此役,華東野戰軍以14萬人攻城(國軍防守兵力11萬人),18萬人打援,打援兵力超出攻城兵力,受嚴陣以待的打援兵團所懾,國軍徐州剿匪總司令部3個兵團17萬人未敢北上援濟。時任國軍參謀長陳誠在回憶錄中稱「濟南為山東心臟,濟南一失,整個山東就全成了一塊死棋,而打通津浦,連貫南北,遂全然絕望。...其在共軍方面,既已掌握了山東,自可抽調山東的共軍,轉移使用於其他戰場,於是無論東北、華北、華中,均將造成我軍之力日消、敵軍之力日長的趨勢」。 \n \n話說回來,韓衛國入伍至今已有48年,他的軍旅生涯大部分時期其實只是穩步平緩,但不積跬步何以至千里(出自《荀子‧勸學》)?過去一步一腳印的工作歷練,正是今天得到承擔重任的基礎。韓衛國入伍時僅為中學水準,在部隊時憑藉自身努力,學歷在1999年就已達到研究生,被授予軍事學碩士學位。重要的是,他是國防大學聯合戰役指揮專業畢業,與身份和使命非常相稱。 \n \n凡事親力親為,與士兵一起光著上半身幹活 \n同其他戰區上將主官一樣,韓衛國也有自己鮮明的個性和人格魅力。他喜歡「聽下級真話」、自己也「敢講真話,以身作則」,而且年齡適中,年輕有為,經歷過各個職務的歷練,訓練作風彪悍。無論從「黨員標準」、還是軍事素養,韓衛國都是佼佼者。 \n \n作為長期在東南沿海服役的北方人,韓衛國不僅始終保持了北方人「剛勁有力、做人厚道、做事踏實」的良好品質,還養成了南方人「心思縝密、觀察細微」的習慣,特別在帶兵方面,韓衛國知兵愛兵,注重官兵一致和身先士卒,要求官兵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 \n \n韓衛國曾在《解放軍報》發表《彰顯人格的力量—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系列談》,文中說,領導幹部的威望光靠權力、地位不行,靠能力、水準也不夠,還需要「人格魅力」。「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領導者的品行本身不是道理,卻往往勝於道理;不是規範,卻往往勝於規範;不是命令,卻往往勝於命令。人格力量具有巨大的影響力、感召力和凝聚力,既是重要的領導特質,又是重要的領導藝術。 \n \n有老兵回憶到,1986年韓衛國還是步兵第273團副團長時,他帶領士兵們修整團部到靶場的道路,挖塘種樹,親力親為,幹到熱火朝天時,也和士兵們一樣,光著膀子,喊著號子。其隨和親切、不擺架子讓當時目睹之官兵印象深刻,30年不忘。 \n \n1996年閩西「八八」大洪水發生時,當時駐閩南漳州的步兵第91師奉命緊急出動救災。時任副師長的韓衛國帶領46名官兵在9日淩晨首先趕到長汀河田下蔡坊村,面對被洪水圍困的「孤島」上群眾的呼救,毫不猶豫,率先跳入急流,指揮官兵用身體築起一道人牆,讓橡皮艇從身邊駛向對岸。韓衛國和幾十名官兵在水中整整浸泡了6個多小時,硬是讓橡皮艇來回160多趟,把被洪水圍困了一天一夜的630多名民眾解救出來。 \n \n2008年9月,為解決長期困擾步兵第179旅(即臨汾旅)靈山營區被肉類加工工廠生產異味污染營區環境、南營區排水不暢、南北營區無交通標誌和紅綠燈等5大問題,已任第12集團軍軍長的韓衛國親自致函給南京市委書記,言辭懇切,心憂官兵,得到了地方領導的高度重視,迅速展開調查,有效解決了反映的問題。 \n \n執掌全軍預備隊,展現上級信任與厚望 \n韓衛國曾執掌的中部戰區,是以北京軍區為主要基礎組建的,轄區包括北京、天津及河北、山西、河南、湖北等省市,戰區聯合指揮中心駐地為北京。戰區陸軍有82集團軍(原38集團軍)、83集團軍(原54集團軍),這兩個單位是是共軍的王牌主力,裝備精,戰力強。戰區空軍方面,航空兵部隊裝備一般,但防空飛彈和雷達預警部隊實力為各戰區空軍之首。此外,中共唯一的一支空降兵軍(原空降第15軍)也在中部戰區,格外引人注目。經過幾十年的建設發展,該軍已整建制列入全軍快速反應部隊,具備了「隨時能飛、到處可降、降之能打、打之能勝」的全方位、全天候空降作戰能力,成為共軍戰鬥序列中一支令人生畏的快速突擊力量。 \n \n無疑,從防衛區域和兵力部署上,中部戰區既有保衛中央及「首都」安全的任務,也是作為大後方,以戰略預備隊和快速反應部隊對其它四大戰區提供進一步支援。如此重兵重任,足見中央軍委對中部戰區的重視和對韓衛國的信任及期望。 \n \n眾所周知,共軍這幾年特別重視「軍事訓練」(指軍事理論教育及作戰技能教練),習近平要求部隊要牢記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強軍之要就是「能打仗、打勝仗」,強化「戰鬥隊思想」(指軍隊是為了戰爭而存在),把英勇善戰、敢打必勝的優良傳統發揚光大,確保「黨中央」、「中央軍委」一聲令下,能夠決戰決勝、不辱使命。韓衛國就任中部戰區司令後,不忘自己從軍初衷,不忘軍人本色,始終保持警惕,戰備思想積極。他深知,當代軍人,只有兩種狀態,一是打仗,二是準備打仗。 \n \n今年9月29日,陸軍司令韓衛國給全體新兵寫了一封信。信中,這位上將向新兵們噓寒問暖,「吃得飽嗎?訓練苦嗎?班長粗暴嗎?」。他對新兵們說:「軍人是一個非常光榮的職業,你們在今後的生活中會越來越熱愛這支軍隊。還像長輩一樣叮囑大家,把第一個節過好,一定要曬曬被子、洗洗軍裝、尤其是刷刷臭鞋……」 \n \n雖然說的件件都是平常的事,可句句都透出肺腑之情,飽含著對將士們的關愛和對部隊的深情。建設一支能打勝仗的軍隊,韓衛國把「官話」改成了官兵樂於聆聽的「親切語言」。他們的距離有多遠?也許就在這短短的一席話之間。 \n \n  \n \n

  • 習掌握槍桿子 韓衛國成雙料上將

    習掌握槍桿子 韓衛國成雙料上將

     中國大陸官方媒體證實,由中部戰區司令員改任陸軍司令員的韓衛國在不到兩年時間第3次職銜變動,成為此輪軍改後「首位既是軍種又是戰區軍事主官的『雙料上將』」。 \n 《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報導,8月31日上午,中國共產黨北京衛戍區第9次代表大會閉幕,陸軍司令員韓衛國出席並講話,間接披露了解放軍高層人事調動消息。 \n 《環球時報》所屬環球網報導,在5位首任戰區司令員中,韓衛國是唯一從軍區副司令員職位上走出來的戰區司令,在這次調整中,韓衛國從副大軍區級將領調整為正大區級。 \n 韓衛國2015年7月由少將晉升為中將;而在今年7月28日晉升上將軍銜。剛滿2年即晉升上將,速度在現役上將中是最快的,也打破慣例。 \n 依照《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軍銜條例》,解放軍軍官軍銜設3等10級。晉升中將滿4年、擔任正大區級職務滿2年的將領,再考慮軍齡、履歷等因素,被「選升」上將。韓衛國晉升上將兩天後的7月30日,慶祝共軍建軍90周年閱兵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即以閱兵總指揮身分亮相。一般來說,閱兵總指揮基本都是閱兵地所屬軍事單位的軍事首長。此次閱兵所在的朱日和訓練基地隸屬中部戰區,因此韓衛國出任閱兵總指揮。韓衛國從戰區司令員改任陸軍司令員成為首位跨越戰區和軍種的上將。 \n 韓衛國曾任戰區司令,了解現代戰爭需要什麼樣的陸軍,此次職位調整可以看作是解放軍正在打造一支新型陸軍。 \n 韓衛國長期在南京軍區服役,曾任南京軍區第12集團軍軍長。南京軍區的防區,含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掌中央前任職地福建、浙江、上海等。習近平要求軍隊絕對忠誠,不但熟識南京軍區的人事,此軍區的將軍被視為「習近平槍桿子」,特別受到重用。習近平重用韓衛國是為能夠更加深入和直接控制中部戰區,保障北京,保障中南海的安全。

  • 解放軍三軍先後換將 習家軍成形

    解放軍三軍先後換將 習家軍成形

     年初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陸空三軍先後換帥。軍改後,陸軍首任司令員為李作成;海軍司令員、空軍司令員則分別由兩名中央軍委委員吳勝利、馬曉天擔任。日前,解放軍指揮層再做調整,陸海空三軍司令員分別為韓衛國、沈金龍、丁來杭。新上任的沈金龍、丁來杭都是中將軍銜,韓衛國為上將軍銜。這也意味著由習近平一手主導的軍改已見成效,「習家軍」成形。 \n 解放軍空軍9月1日,2000餘名新舊飛行學員,接受解放軍空軍司令員丁來杭檢閱。這是丁來杭首次以空軍司令員的身分亮相。過去,空軍司令員由中央軍委委員馬曉天擔任。 \n 海軍司令員沈金龍,1956年10月出生,上海南匯人,入伍後一直在海軍服役,歷任驅逐艦第10支隊支隊長、旅順保障基地司令員、大連艦艇學院院長等職。2011年任海軍指揮學院院長。 \n 沈金龍全面執掌海軍 \n 沈金龍職位屢獲變動,先調任南海艦隊副司令員,後升任原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司令員。2016年7月,沈金龍晉升海軍中將軍銜。半年後晉升海軍司令員,從2014年三次職務調整,從副大軍區職務升任正職,僅用2年時間。沈金龍是解放軍海軍成立以來的第八位海軍司令員,也是第一位從軍區副司令員兼艦隊司令員直接升任海軍司令員的將領。 \n 朱日和閱兵式總指揮 \n 新任的解放軍陸軍司令韓衛國畢業於國防大學戰略班,軍事學碩士學位,曾任南京軍區第12集團軍軍長,2013年底由南京軍區跨區擢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2015年7月,韓衛國由少將軍銜晉升為中將軍銜。 \n 韓衛國由北京軍區副司令員,調任中部戰區司令員。在五大戰區司令員中,是唯一一位由正大軍區副職晉升而來,成為五大戰區中最年輕的司令員,今年7月28日升上將軍銜。兩天後,韓衛國擔任解放軍朱日和沙場閱兵總指揮。韓衛國是偵察兵出身,曾在解放軍王牌軍之一的「第12集團軍」服役多年,是該集團軍軍長。他說過,軍隊只有「打仗」和「準備打仗」兩種狀態。 \n 丁來杭出生於1957年9月,畢業於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曾任空軍航空兵第二十四師七十一團副團長、團長、副師長、北空訓練基地司令員、空軍某部參謀長、空軍福州指揮所司令員、空軍指揮學院院長等職。2012年,升任原瀋陽軍區空軍司令員,次年晉升空軍中將。

  • 朱日和閱兵總指揮韓衛國 出任陸軍司令員

    剛在七月底中共解放軍朱日和沙場閱兵上,擔任閱兵總指揮的解放軍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在十九大召開時間公布之際,又更上一層樓,接替李作成,接任陸軍司令員。 \n \n原陸軍司令員李作成8月26日被大陸國防部證實,接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長」,並在塔吉克出席國際反恐會議。時隔不到一周,陸軍司令員的接替人選公布,由原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接任陸軍司令員。 \n \n北京日報9月1日報導,昨(8月31日)上午,中國共產黨北京衛戍區第九次代表大會閉幕,陸軍司令員韓衛國出席並講話。官媒公布的時間點,恰巧是8月31日傍晚新華社公布中共十九大召開時間的同一天。 \n \n韓衛國2015年7月才晉升中將,僅隔兩年,今年7月28日晉升為上將,這一晉升速度在大陸現役上將中是最快的。緊接著又在朱日和閱兵擔任閱兵總指揮,時隔一個月,再接任陸軍司令員,屢屢獲得媒體關注。

  • 朱日和閱兵總指揮 韓衛國接任解放軍陸軍司令

    朱日和閱兵總指揮 韓衛國接任解放軍陸軍司令

    據大陸新浪新聞報導,先前在解放軍建軍90週年的朱日和大閱兵中,擔任總指揮的原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上將,現已履新接任陸軍司令一職。從去年大陸軍方改制為五大戰區後,被拔擢為最年輕司令的韓衛國,就已是媒體關注的焦點,這位從福建基層單位出身的司令官,不僅是唯一从军区副司令升為戰區司令的將領,當年更以60歲之齡,成為最年輕的黑馬司令官。 \n \n現年61歲的韓衛國,河北井陘人,父親是基層幹部,14歲時就在父親支持下入伍,最早分配在駐守於福建的福建省軍區獨立第2師,屬於地方的主力之一。從士兵做起,一路爬升至排、連、營和團參謀長,不過1980年獨立師編制裁撤,部份官兵轉調為武警,韓衛國申請轉調第31軍91師273團任參謀長,並在5年後的百萬大裁軍時,以29歲之齡升為副團長的職務。不久後再升為「濟南第二團」271團的團長,從此之後,韓衛國官運平步青雲,2006年正式晉升少將軍銜。 \n \n陸媒指出,韓衛國入伍至今已有46年,雖入伍時僅有中學學歷,但軍旅生涯中仍不斷進修的他,已取得國防大學聯合戰役指揮專業文憑和碩士學位,與他目前的職務相當吻合。被禁升為少將後,他調任駐徐州的第12集團軍軍長,2013年北上升為升任北京軍區副司令,並成為副大軍區級別的將領。從2015至今約2年時間,韓衛國連升兩級,從少將被拔擢為上將軍銜,又在十九大前接任陸軍司令一職,看來這位黑馬上將將可能是解放軍中的另一顆明日之星。 \n

  • 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先後滅了六國 但為何遲遲不滅衛國?

    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先後滅了六國 但為何遲遲不滅衛國?

    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趙氏,名政,秦莊襄王之子,出生於趙國都城邯鄲,十三歲繼承王位,三十九歲稱皇帝,在位三十七年。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戰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華夏大一統的鐵腕政治人物。建立首個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國家,曾採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構成「皇帝」的稱號,是古今中外第一個稱皇帝的封建王朝君主。 \n然而秦始皇在公元前230到公元221年的時間裡先後滅了韓、趙、魏、楚、燕、齊等六個國家,但唯獨沒有滅掉「衛國」,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距離太過遙遠?還是有什麼樣的原因? \n \n滅韓 \n前230年,秦王政派內史騰率軍突然南下渡過黃河,攻破韓國首都鄭(今河南新鄭),韓王安投降,韓國滅亡。秦國遂在韓地設置潁川郡,建郡治於陽翟(今河南禹州)。 \n滅趙 \n前229到前228年,秦滅韓後第二年,秦軍乘趙國遭受旱災之際,兵分兩路,南北合擊趙都邯鄲。前228年,破趙軍,攻占邯鄲,俘趙王,趙國滅亡。趙國公子嘉逃到代(今河北蔚縣東北),收拾好殘部自立為代王。前222年,王翦之子王賁率軍在攻滅燕趙殘餘勢力,俘代王嘉。 \n滅魏 \n前225年前225年,秦國將領王賁率兵出關中,攻占了楚國北部的十幾座城,保障了攻魏秦軍側翼安全後,旋即回軍北上突襲並圍困住魏都大樑(今河南開封),魏軍依託大樑的城防工事死守,秦軍強攻毫無奏效,於是引黃河水灌入城內。三個月後,大樑城被水浸壞,魏王假投降,魏國滅亡。秦在魏國地區設立碭郡。 \n \n滅楚 \n前226到前223年,秦王派李信和蒙恬率20萬秦軍攻楚,楚將項燕率軍抵抗,結果大敗秦軍,李信敗逃。前225年,秦王命老將王翦率60萬大軍再次伐楚,兩軍在陳相遇,王翦以逸待勞,按兵不動。前224年,楚軍多次挑戰,秦軍亦不與交戰,項燕只好帶兵東歸,秦軍趁楚國撤退之時迅速出擊,並在蘄大敗楚軍,又強渡淮水,直抵楚都壽春(今安徽壽縣)城下。前223年,秦軍乘勝追擊,攻占楚都壽春,俘虜楚王負芻,楚國滅亡。 \n秦在楚地設九江郡。項燕敗退至長江以南,立昌平君為楚王。滅掉楚國的王翦大軍繼續南下,造戰船渡長江,消滅項燕餘部和昌平君,並於前222年攻陷越國都城的會稽,俘虜分散於江南的越國王族後裔。而秦在越地設會稽郡。 \n \n滅燕 \n前226到前222年,秦軍破趙以後,王翦屯軍中山故地,準備下一步攻打燕國。前227年,燕太子丹派荊軻赴秦,準備以獻督亢的地圖和秦國逃將樊於期的首級之名刺殺秦王,望造成秦國混亂,以解被滅亡的危險,結果陰謀敗露,荊軻被殺。前226年,秦王以此為藉口,派王翦率兵攻打燕國,秦軍在易水大敗燕軍和前來支援的代軍,攻陷薊,燕王喜與太子丹率殘部逃往遼東。後燕王喜殺太子丹,將其頭獻秦。前222年,秦將王賁進軍遼東,殲滅燕軍,俘虜燕王,燕國滅亡。 \n滅齊 \n前221年秦國重金收買了齊相後勝,使齊國即不合縱抗秦,也不加強戰備。齊王建聽信了後勝的主張。秦國滅五國後,齊王才頓感到秦國的威脅,慌忙將軍隊集結到西部邊境,準備抵禦秦軍的進攻。前221年,秦王以齊拒絕秦使者訪齊為由,命王賁率領秦軍伐齊,秦軍避開了齊軍西部主力,由原來的燕國南部南下直奔齊都臨淄(今山東淄博北)。齊軍面對秦軍突然從北面來攻,措手不及,土崩瓦解。齊王不戰而降,齊國滅亡。秦在齊地設置齊郡和瑯琊郡。 \n \n當年秦滅六國,卻留下了一個衛國,而且終秦始皇一生沒有去絕衛祀,這不能不說是一個謎。《史記·衛康叔世家》記載「衛國到衛元君時已經只留下濮陽一地了,秦滅了魏國後把濮陽劃入東郡,而把衛國從河南東北部遷到了西北部的野王縣。」而商鞅和呂不韋都是衛國人,這兩人對秦國的統一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因此保留了他們的祖國,直到秦二世上任的時候,衛國才被滅掉。 \n衛國的最後一個國君叫君角,奇怪的是,「君角九年,秦並天下,立為始皇帝」之後,秦始皇卻一直沒有去滅衛,直到秦始皇死了十多年以後的「君角二十一年,『秦二世才』廢君角為庶人」,衛國這才算是壽終正寢了。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