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韓都衣舍的搜尋結果,共05

  • 電商惡意壟斷 陸官方強力看管

    電商惡意壟斷 陸官方強力看管

     即使雙十一購物節才剛啟動,之前,大陸監管部門就已經密集約談電商負責人,並於10日公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完全不管市場反應。原因很簡單,就像網上小額信貸,大陸電商已經大到、亂到不能不管的地位,像《反壟斷指南》明確禁止的電商強要廠商「二選一」的行徑,早就成為大陸市場的潛規則。  電商就像一些百貨公司一樣,限制廠商「如果想在我這裡上架,就不能在其他通路上架」。9月份,也是經營精品銷售的電商平台「愛庫存」公開發表聲明,呼籲抵制「唯品會」的不當競爭;據稱,唯品會明令要求商家二選一,不得與愛庫存繼續合作,否則強制下架相關商品。  官方禁令 唯品會不甩  被公開指控後,唯品會也不理會。愛庫存發言人向《科創板日報》抱怨,來自唯品會的二選一行為並未禁止,截至目前,該平台共有超500個品牌商家受到唯品會二選一影響,在三部委明確禁止二選一的背景下,僅在2020年11月,該平台受唯品會二選一影響的服飾類品牌商家就有接近150家,商家、店主和消費者的利益同時受損。  因此,對於《反壟斷指南》的公布,愛庫存發言人表示,國家和行業主管機構正在積極介入,有效規範市場秩序,該公司「期盼已久」。  幾乎所有傳統通路對廠商、消費者的奧步,電商都有,而且青出於藍。單從銷售抽成來看,電商不比傳統百貨公司高,但是在網上的推廣(即衝流量)費用就不是一般中小型企業負擔得起。  網路推廣費 高達一成  連續6年獲得雙11互聯網服飾品牌冠軍的女裝品牌「韓都衣舍」,單是2019年雙十一當天,全網交易額就達到了4.7億元。「韓都衣舍」推廣中心經理袁明印2018年曾向媒體表示,「韓都推廣費大約占銷售額的10%,今年11億的銷量,推廣費就要一個多億,這一個多億花在什麼地方--當然絕大多數在淘寶。」  「韓都衣舍」店鋪總流量中,付費流量的比例高達30%左右,其中淘寶「直通車」一次點擊成本就在1至1.2元左右。花大錢衝流量,成了電商不能不花的成本。

  • 韓都衣舍 2016年繳稅破億人民幣

    韓都衣舍 2016年繳稅破億人民幣

     在大陸本土服裝品牌來說,只要有網購經驗的,都一定知道韓都衣舍這個品牌,從韓國衣服代購開始,現在已成大陸第一大的網路服裝品牌。消息人士透露,去年光是繳稅,就花了破億元(人民幣,下同),這在殺聲震天的女裝市場來說,能夠擊敗國際知名服裝品牌,也是因為充滿了「中國特色」。  2016年12月28日,韓都衣舍頂著「互聯網服飾品牌第一股」的光環趕在年尾掛牌新三板;該公司6日發布公告顯示,2016年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預計為「盈利6000萬元到7500萬元」,而2015年時,數字僅有3385萬元,跟2014年還是赤字比起來,可說是成長迅猛。  其實隨著大陸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2015年已經浮現供過於求的資本寒冬,不少小型的電商品牌都因此倒閉,然而韓都衣舍業績卻逆勢上揚,連年在雙11活動上登上熱銷榜,去年光是雙11當天,韓都衣舍電商集團整體銷售3.62億元,是唯一進入前10名的網路服飾品牌。  韓都衣舍創辦人是因胖胖體型而被媒體戲稱「安西教練」的趙迎光,他不是時尚人士,而是大學時念韓語,所以比較早到南韓工作、接觸流行文化,2006年設立公司主要做代購,但2008年看好「韓流」,把南韓流行「接地氣」,在大陸「二次設計」並生產,定位為「韓風快時尚」。  一路至今,已與南韓數百家時尚品牌建立業務聯繫,找來真正的南韓明星代言,以及找李冰冰、黃曉明、任泉等大陸明星當股東,活用偶像光環來行銷。  而這個從大陸本土誕生的快時尚品牌,善用多年來累積的「多款少量、快速翻單」而培養出的經驗與供應鏈體系,除了自家的10幾個自創品牌,現在更開始「接單」作別人的生意。  韓都衣舍的盈利模式,除了自己設計、委託加工完成後網路販售,也開始利用其品牌推廣、營銷、客服物流等方面的優勢,幫原本傳統實體店面的品牌、網紅品牌、以及外國品牌等提供「電商代運營」服務,收取服務費。

  • 反淘寶聯盟 一度暫停攻擊活動

     因為不滿淘寶商城而集結5萬賣家的「反淘寶聯盟」,在近日連續對韓都衣舍、歐莎、七格格、優衣庫等淘寶商城大賣家,實施「拍商品、給差評、拒付款」的惡意操作後,該聯盟突然於14日宣布停止攻擊活動,並強調再給淘寶1天的時間做回應,否則就要繼續進行攻擊。  據大陸媒體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16日零點,原本是反淘寶聯盟給淘寶商城作出回覆的最後期限,聯盟此前表示商城如果沒有回應,將會繼續對商城中的大商家展開圍攻。但從15日下午4點多開始,零星的惡意團購就已經開始了。  此前,反淘寶聯盟暫停對淘寶商城大賣家的攻擊,表示給淘寶1天的時間溝通。但15日下午,組織者稱放棄等待,對賣家發起新一輪攻擊。以韓都衣舍為代表的大賣家,再次遭到中小賣家的攻擊。  其中,被攻擊最嚴重的韓都衣舍公關部經理陳新表示,從11日聯盟開始發動惡意團購以來,韓都衣舍損失慘重。  對於商家的權益,淘寶發言人沖虛則表示,淘寶會盡一切的手段和方法來保障、保護淘寶商城這些無辜商家的權益,不要受到這種惡意攻擊的侵害,但他不願透露將採取何種方法。  但從陸媒的報導來看,為了解決此次事端,有網路傳言淘寶也出資260萬人民幣,希望能攏絡「反淘寶聯盟」高層及收購買家集結的YY頻道,以平息事故。不過,究竟這是不是沖虛所指的「解決方法」,目前在淘寶未做出回應前,一切尚不得而知。

  • 韓都衣舍 買手小組闖天下

     今年5月在杭州舉行的「第3屆中國服裝電子商務高峰會議」,「韓都衣舍」的創辦人趙迎光一開講,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半個小時的演講,連其獨門武器,買手小組制度,都做了詳細的介紹,這家去年創造1億(人民幣,下同)營業額的網路賣家,今年的目標是3億元。  9年前,趙迎光一邊上班一邊在淘寶上開了個小網店,如今他的「韓都衣舍」在淘寶上已經有了兩家網店,集市店五皇冠,商城店金冠。  的確,平均每天賣出1300筆單子衣服的驚人銷售,從自己一人兼職做網店到如今20個部門、600名員工的創業傳奇,只要是做網店的人,無一不想知道「韓都衣舍」成功的秘密。趙迎光到底做了什麼?趙迎光最引以為豪也讓他深感頭痛的,就是前文提到過的買手小組制度。  改良既有商業模式  「韓都衣舍」顧名思義,賣的是韓版服裝。但在如何把韓國時裝引入大陸市場的方式上,出現過三種模式。最早是代購模式的「時尚起義」,第二種是代銷模式的「千尋網」。但這兩種代購、代銷模式有四大缺點,第一個是等待時間太長,第二個是頻繁的斷貨和缺貨,第三是無法退換貨,第四是性價比不高。因此趙迎光的團隊商量決定進行整合,就成了「韓都衣舍」的買手小組制度。  自2009年起,「韓都衣舍」開始組建買手小組,每個小組有5個成員,包括擔任組長的選款師,選款助理、文案製作員、訂單庫管員和文員。每個買手小組的作用是:負責追蹤諸多韓國品牌的產品動態,從中選出他們認為款式不錯的產品,然後進行樣衣採購、試銷,然後再根據試銷情況在大陸找工廠量產。  趙迎光給每個小組一小筆啟動資金,然後由小組自行完成接下來的採辦銷售工作。別看小組人不多,創造的利潤卻很驚人,最厲害的小組月銷售額能超過200萬元。公司對小組進行考核,小組之間相互競爭,有力的促進了整個公司營業額的提高。「這樣就使得我們款式非常多,更新非常快,產品品質和服務品質都有一個基本的保障」,趙迎光說。  廣告競價解內部競爭  目前,每個買手小組每天要看近千款衣服,40多個買手小組每天共可以推出幾十個新款。按照計畫,2013年,買手小組將達到300個,每天至少上100個新款,亦即,一年可以推出近4萬新款。反觀在全球以快時尚著稱的ZARA,現在每年的新款數量也不過2萬款。  但管理好這麼多的買手小組並非易事。每個買手小組都自行決定選款、下單、產品定價等工作,並自負盈虧。公司每個月對買手小組進行業績考核,考核標準是毛利潤和庫存周轉率,「毛利高,庫存周轉又快的話,獎金就高,反之則獎金就低。」  這導致小組之間存在競爭關係。比如,對流量的爭奪,每天有大量上市的新品,但首頁資源有限,如何分配?其次,韓都衣舍並未給小組分配固定品牌,每個品牌如果有新款推出,小組相互之間就可能出現搶發;再次,如果一個小組的某款產品賣得不錯,另一個小組則可能在款式上稍作修改後,以更低價進行衝擊。  為解決流量爭奪的問題,「韓都衣舍」開發了一套廣告競價系統,將首頁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6個月以上的小組,需要花錢競拍;第二部分是未滿6個月的小組,考慮到他們資金缺乏,公司允許他們在每週的固定時間去搶拍,誰手快就是誰的。第三部分留給產品部門經理和市場部經理,根據公司整體規劃分配。另外,「韓都衣舍」的ERP系統專門設計了選款功能,一款新品誰最先發布了,都會由系統做記錄,其他人不能再發布這個款式了。  趙迎光稱,他們已經在如何管理買手小組上摸索出不少門道,這也是「韓都衣舍」的一個競爭門檻。

  • 韓都衣舍獲風投注資未來3年搶速度

     「韓都衣舍」堪稱山東互聯網界的「另類」:2008年以來的3年裡,營收分別創下130萬元、1300萬元和1億元的紀錄。員工數量也從2008年的17人到2009年的180人,再到2010年的400多人,目前這個數字已經翻新至800多人。在淘寶上,「韓都衣舍」可以連續55天蟬聯「月度熱賣排行榜」第一。  這讓IDG合夥人楊飛覺得,「韓都衣舍挺特別」。2010年,IDG向「韓都衣舍」注資千萬美元。在楊飛看來,一方面電子商務成為近兩年最熱、發展最快的領域,另一方面,所謂電子商務,「電子」只是工具,「商務」才是核心,「韓都衣舍」將韓風服飾的引入與電商結合,這種結合算得上是天時、地利、人和。楊飛在投資之前已經對服裝市場做過研究。他發現,服飾代表的是一種潮流,設計師的感覺有時可能會落後於市場,近幾年服裝界包括傳統服裝品牌的一個新趨勢是,看到什麼流行,就去模仿,然後以管道和價格取勝。在楊飛看來,「韓都衣舍」將中韓文化進行結合,借助互聯網快速修正的特點與流行趨勢保持一致,是一種模式創新。  為了加強對韓國品牌的理解和溝通,「韓都衣舍」專門設立了韓國分公司。雖然定位於買手制的管道品牌,趙迎光認為,挑選本身就是一種設計,他們也並不排斥買手小組進行設計,他們的選款師本來就畢業於服裝設計專業,懂韓語,也在根據大陸消費者的特點將產品進行適當改良。趙迎光透露,公司早在IDG入股前就已經實現盈利。但現階段,盈利卻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快跑」被「韓都衣舍」視為當下的第一要務。  目前,「韓都衣舍」已經做好了未來3年的發展規畫:2011年,預計實現3個億的銷售目標,隨著買手小組的增加,採購、生產、行銷等部門的員工人數也將隨之激增,總人數將達1000人;而到2013年,這兩個數字力爭改寫為20億元以上和4000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