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音調的搜尋結果,共06

  • 蓬佩奧批陸言論 環時社評:把離譜音調「放一放、晾一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五接受電台採訪時再度批陸,稱「每一個挑釁都會得到美國強有力的回應」,大陸環球時報27日社評指出,隨著華盛頓發出的音調越來越離譜、刺耳,中國沒必要、也沒有功夫合著這個音調起步。北京該忙的事情很多,有的事情有麻煩難處理,不妨先放一放、先晾一晾,「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n \n蓬佩奧稱,川普政府意識到美中兩國之間的競爭關係,「中國的一些行為對美國人民的利益造成威脅,這包括盜竊知識產權、貿易不平衡、南海衝突、對太空領域的發展和軍事擴張等」。 \n \n社評指出,這不是美國高官第一次宣示要和中國「死磕」,將中國確定為主要對手之後,他們開始利用各種不同場合和機會,提高「中國威脅論」的調門。這一極端化的政治運作,目標之一顯然是吸引粉絲眼球,凝聚中期選舉的人氣。 \n \n文章稱,這導致對中國的「妖魔化」,進入了一個上升螺旋,針對中國的攻擊,愈來愈強烈地顯示出美方非理性的狂躁。 \n \n但社評也強調,未必其它國家會跟美國一樣判斷,「更多國家將中國視為同行者、合作者。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他們的發展目標相輔相成,激發了攜手前行的動力」。同時,白宮要靠中國威脅的話題來提升人氣,並沒有更多的真實可信的「料」。

  • 如外星人唱歌 她能同時發兩種音調!

    如外星人唱歌 她能同時發兩種音調!

    所謂的「泛音」;在聲學及音樂中指一個聲音中除了基頻外其他頻率的音。泛音唱法源自於蒙古、西藏、西伯利亞等地,這種唱法是到了19世紀時才傳入西方,雖然特殊但並非魔術,也不是因為這些地區的人的聲帶特殊,只是這項技術需花時間訓練及學習。 \n就有一位來自德國的女子名叫Anna-Maria Hefele;她對這種歌唱技巧感到強烈的興趣,從2005年開始學習,如今她已經是一位出過泛音專輯的歌手了,並有許多媒體報導她那優美空靈的歌聲,讓人感到心靈上的平靜及安定。有不少網友表示在做冥想時聽她的音樂會感到放鬆,也有人對於她這像外星人唱歌的技能感到佩服。

  • 經常一對一說話 提升嬰兒說話能力

    美國的最新研究顯示,一對一的對嬰兒說話,有助於嬰兒發展說話的能力。而且大人如果加重母音或提高音調,也有助於提升嬰兒的說話能力。 \n這項研究指出,例如對嬰兒說,「How are you」(你好嗎),把you說成youuuu;或者對嬰兒說,「This tastes good」(真好吃),把good說成goooood;並且提高調門,對嬰兒牙牙學語是有幫助的。 \n這項研究指出,常常對嬰兒一對一的說話,並且加重母音且提高音調,嬰兒到2歲時可以知道433個字彙。相對之下,沒有這樣做,嬰兒到2歲時只知道169個字彙。

  • 我有話說-聆聽程懋筠

     今天,十一月二十一日,晚間七時三十分,我們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聆聽程懋筠先生。中華民國國民,多半會唱中華民國國歌,但很少人知道,作曲者是程先生。程先生只活了五十七歲,卻譜了一百多首曲子,第一首就是國歌。這樣的際遇,幾家能夠? \n 中華民國國歌,原本是國民黨黨歌。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海《申報》披露,當時徵求曲譜,共得一百五十餘件,經專家精選出四首,交南京男中和女中學生試唱,並邀教師同唱,而請蔡元培、胡漢民、戴季陶、蔣夢麟四位審聽。結果,第八十號的曲譜脫穎而出,作者即為程先生。黨歌成為國歌後,傳唱海內,聲揚國際。一九三六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柏林舉行,我國國歌獲選為世界最佳國歌,猶勝地主國。 \n 程先生曾解釋黨歌的歌譜,以歌詞中最鄭重之句,為「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故用莊嚴的音調表現。中段表示動作進行的命令口氣,自有雄壯莊嚴的氣概,不可謂之「跳宕輕浮」。末段描寫反覆叮嚀的聲調,故用回旋模仿的樂句,又表示決心貫徹的精神,故音調漸趨高亢。這樣的說明,原為答覆質問者。卻也頓開我的茅塞,或謂國歌「難唱」,正因兼具平和與激昂吧? \n 國歌成為程先生「好的開始」,此時他僅二十八歲,二十一年間,他創作了大量的愛國歌曲,以及藝術歌曲等。一九四九年後,他留在大陸,被打入「另冊」,從生前到身後,冷凍了半個多世紀,直到二○○七年才正式解禁。台灣則因他「淪陷匪區」,除國歌外,未聞其餘的曲子。今天,終於開唱!完全免費,開放給有緣人。

  • 秦腔俗稱亂彈 音調高亢激盪

    秦腔是中國最古老的地方戲曲之一,起源於古代陝西、甘肅一帶的民間歌舞,如今流傳於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地。這種戲曲因為採用棗木所製的梆子作為節拍樂器,因此俗稱「梆子腔」;而這種梆子打節拍時,會發出一種「恍恍」的聲音,也被稱為「恍恍子」 \n秦腔因流傳地區的差異,衍生出四種流派,包括東路秦腔、西路秦腔、南路秦腔和中路秦腔。中路秦腔又稱為西安亂彈,在各流派中最占優勢。根據古代文獻記載,秦腔的特點是「大鑼大鼓,宮商雜糅,冠冕堂皇之中,兼具中正和平之美。此秦腔之故有風格也,亦亂彈所成立之要素也。」 \n從「亂彈」這個俗稱也可想見:秦腔迥異於崑曲的婉約雅緻,相反地,源於黃土高原的它往往音調高亢激越,節奏強烈而分明。歌手慣用真音演唱,以便展現原始、粗獷、豪邁的風味。在這種情況下,演員的唱腔、舞台肢體動作,都會顯得格外強烈而誇張,讓舞台上的喜、怒、哀、樂、悲、愁、憎、恨等種種情緒得以凸顯。這種表演風格對某些省分的人來說並不習慣,因此「唱戲吼起來」曾被形容為陝西十大怪之一。 \n然而,大陸所有戲種彼此交流激盪,秦腔在發展過程中,也受到崑腔、弋陽腔、青陽腔的影響,因此在高亢激越中,仍不乏細膩纏綿的唱腔。除《周仁回府》、《鍘美案》兩齣本子戲外,這回陝西戲曲研究院青年團也將演出《悟空借扇》、《訪鼠》、《白逼宮》、《桃園借水》、《殺狗勸妻》、《斷橋》等折子戲。

  • 新生兒用哭聲「講」母語

    研究發現,嬰兒在子宮便開始一點一滴學習父母的口音,因此各國新生兒因所在地母語不同,哭聲也會跟著不同。這項研究將發表於十二月《當代生物學》期刊。 \n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的學者維爾姆克(Kathleen Wermke)是研究主持人,他說,實驗證明嬰兒早在子宮內就學習語言,且一出生就用哭聲「講」母語了。 \n研究團隊由三個德國人、一個法國人組成,他們錄下六十個出生三到五天的法國與德國新生兒哭聲。 \n而研究發現,法國嬰兒哭聲由低到高,音調上揚,就像法語單字或句子的音調;德國嬰兒的哭聲則是由高到低,這也符合德語的音調。簡言之,嬰兒可能「哭」出他們在出生前認識的音調輪廓,並靠模仿母親語調,建立母子間的連結。維爾姆克研究認為,哭泣已是語言發展開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