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顏頂生的搜尋結果,共03

  • 鵲華秋色現代版 顏頂生化繁為簡

    鵲華秋色現代版 顏頂生化繁為簡

     山東濟南的鵲山外型像顆饅頭,華不注山看起來則像個角錐,這兩座「形狀怪異」的山,因為入了元大家趙孟頫的畫作《鵲華秋色圖》而流傳千古。台灣當代藝術家顏頂生自2010年開始創作「鵲.華.秋.色」系列,靈感便來自對趙孟頫這幅畫作的回應,並加以重新詮釋,化繁為簡成為純化的抽象山水。 \n 顏頂生現於非畫廊推出個展「鵲.華.秋.色:仮境」,將他最喜愛的中國山水名畫化繁為簡,純化成抽象符號的山與水的關係,如畫面上有鵲山的圓弧造型、華不注山的三角狀等,雖然簡潔低調透著內斂,卻又充滿韻味。 \n 顏頂生1980年代即活躍藝壇,早期隸屬於南台灣新風格的畫家之一,1983年國立藝術專科學校畢業,2004年取得國立台南藝術學院造形藝術研究所碩士,他的繪畫裡經常出現書法形式與樣態、陰陽頓挫的符號及感性的筆觸,來自他長時間的演練及書寫的結果,宛如心靈的煉金術,透過徹底的勞動和身體的實踐,成為生命動能的一部分。 \n 唐朝王維的詩《鹿柴》有云:「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描寫了鹿柴附近的空山深林傍晚時分的幽靜景色,「仮境」二字即是從當中的「返景」轉化而來。王維精通佛學,不少山水詩自然融會了禪意,《鹿柴》便是一例。顏頂生則是透過筆墨探討與山水禪境詩境,簡練、純粹、幽微,進入抒情謹嚴的色面抽象,與王維的山水詩形成不同時空的對話。 \n 特別的是,顏頂生對中醫藥材的色彩及質感有深入研究,很早就採取中藥的特殊性顏色,加入高彩度的壓克力顏料當中,混合中藥材的顏料改變的不只是色彩的彩度,更強化顏色的稠度及密度,也從中體驗中醫的堂奧,呈現自然、土地及生命之間的關係。

  • 助理拍片上傳 顏聖冠盼向秦慧珠道歉

    助理拍片上傳 顏聖冠盼向秦慧珠道歉

    (15:50更新,李柏璋臉書道歉內容)台北市議員秦慧珠為了釐清「護童專案」,昨飆罵市警局長邱豐光被市議員顏聖冠助理用手機拍下,上傳網路被瘋狂轉載;顏聖冠今表示,李姓助理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很緊張,也太衝動,該名助理平常在服務處,來到議會認為議會生態很新鮮,給秦慧珠帶來困擾,她盼向秦道歉,今讓助理自己待在家裡反省,她不希望助理行為造成議會不和諧。 \n \n顏聖冠的助理李柏璋稍後也在個人臉書發文道歉,他的四點聲明如下: \n第一、對於影片事件的後續效應造成秦議員的困擾我感到很抱歉。我會向秦議員負起全責,而且對於秦議員的提告也絕不逃避。 \n第二、這個事件是在顏聖冠議員離開議會後發生,整件事情她完全不知情。 \n第三、我對於我個人行為造成顏議員的困擾感到非常的抱歉。 \n第四、我個人頂多算實習生,並非議會公費的助理。

  • 顏頂生繪出「心」的嘉南平原

     距離上回在台北舉辦個展已有十五個年頭,今年五十二歲的藝術家顏頂生推出「鵲.華.秋.色」個展,畫作一反過去潑灑筆調,轉以簡練幽微的色塊表現,嚴謹中帶著中國文人畫氣質的抒情雅逸。這是他透過心眼觀照的嘉南平原景象,沒有熱烘烘的繽紛色彩,也沒有南台灣生猛火辣的具體圖象,而是內斂得讓人不禁放慢腳步的沉謐意境。 \n 「一般人用視覺看東西,但是你把眼睛打開、微微張開,或看了之後眼睛馬上閉起來,或眼睛閉起來進入冥想狀態,『看』到的東西都會不同。」顏頂生緩緩說著:「我畫的山水不是自然外光的,而是靜坐冥想時我和大自然的對應,經常閃出藍紫色的光。」 \n 顏頂生喜歡元代大家趙孟頫的《鵲華秋色》,這幅畫被視為中國文人山水的典範之作,描繪山東境內鵲山、華不注山的秋天景色。畫中鵲山像顆圓饅頭、華不注山則陡峭如三角狀,兩山之間是平坦的原野,散落幾間茅舍,河攤上有張網的漁人。兩座山峰以深藍上色,洲渚和樹葉則以深淺不一的青色,形成同色系的變化。 \n 顏頂生說,《鵲華秋色》描繪的風景更貼近自己熟悉的嘉南平原。「我住的地方往東看,晴天可看到阿里山脈稜線,離海邊也才五公里,我常去海邊走動,《鵲華秋色》的移動視點比較接近我看到的生活風景。」他的畫作中常見長長水平線分割畫面,大片色塊是灰、灰藍到紫藍。 \n 出身中醫世家的顏頂生,一九八○年代末開始嘗試在高彩度的壓克力顏料中混合特調的中藥配方,不僅可以改變彩度、強化色感,也增強稠度與密度,增添畫面的沉靜感。 \n 顏頂生八○年代便活躍於南台灣藝壇。他一九八六年和中南部藝術家黃宏德、林鴻文、葉竹盛、洪根生成立「南台灣新風格畫會」。兩年後畫會結束,顏頂生又參與阿普畫廊創立,是當時南台灣藝術交流的重要平台。 \n 一九九七年他在台北舉辦個展之後,面臨瓶頸,十年期間斷斷續續創作,卻沒對外發表,「我很怕重複、無法超越自己。」二○○三年考取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並閱讀東方哲學與宗教經典。 \n 「我認為畫抽象的人應該要和生活更貼近,之前瓶頸可能是因為一直關注創作本身,反而變成虛空。每一張畫都是一個工作,畫面的變化是透過身體的勞動衍生而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