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顛沛的搜尋結果,共15

  • 辛酸苦辣-顛沛流離 日思夜想

    辛酸苦辣-顛沛流離 日思夜想

     一場國共內戰的烽火造成在1948到1950這短短兩三年間,數百萬人從大陸各地來到臺灣。無論是「自願」或「被迫」,那家庭破碎、顛沛流離之痛苦,刻苦椎心,數十年來對大陸故土的眷戀、對親人的懷念,日思夜想。  30年前彈指間,分割骨肉受熬煎,身臨其境切膚痛,月缺陰冷何時圓?  如今,海峽兩岸的往來和交流確實像走親戚的一樣熱絡頻繁,也方便自由多了,這在三十幾年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據官方統計大約有1000多萬人次的臺灣同胞來過大陸,近1000多萬人次的大陸同胞去過臺灣。「兩岸一家親」說的一點沒錯,儘管這樣,其實兩岸人員往來的前提是,所有人必須持兩種不同的有效證件方能成行。臺灣同胞進大陸必須持「臺灣居民往來大陸通行證」和中華民國護照。大陸同胞進臺灣必須持「中華民國臺灣地區許可證」和「大陸居民往來臺灣通行證」。這就說明了海峽兩岸存在著兩個政府的實體在統治管理著中國不同的疆域。  漫長的人生歲月,其實不過百年,書中很多當事者,他們是幾歷浩劫,風燭殘年的老人,呼喚著久別的親人們。他們少小離家,如今已滿鬢白髮,步入古稀耄耋之年。嚐盡了人間辛酸苦辣,他們毀掉了一生最寶貴的年華。盼歷史永遠不要重演,本書是最好的回答。

  • 星期人物》以電視台為家 胡雪珠與她大時代的顛沛家族

    星期人物》以電視台為家 胡雪珠與她大時代的顛沛家族

    提起胡雪珠,看老三台新聞長大的人,一定都知道她。從跑新聞、播氣象一路走來,在中視歷經數十寒暑,胡雪珠在電視台比在自己家的時間還多。接下中視總經理的棒子,人稱「雪珠姐」的她覺得責任沈重,但因為對中視的了解和感情,胡雪珠接掌中視,是公司內部認同的最大公約數,更是對她累積數十年真情投入的肯定。 出身在傳統大家庭的胡雪珠,有寫不盡的家族史。她在家中排行老十,和一半以上的哥哥姐姐,分隔兩岸四十多年才相逢,算是龍應台「大江大海1949」那個時代的真人版故事。胡雪珠1歲就到台灣,不太記得那時的故事,只知道小時候大家都喊她「胡小妹」,連身份證名字都是「胡小妹」,一直到準備上小學前,才有了「胡雪珠」這個名字。 胡雪珠的親姪子胡海鷗是知名大陸學者,曾寫過「四姨的故事」系列,其中的跨越兩岸的大家族背景,就是胡雪珠家族真實寫照,胡家留在大陸的七位兄姐們,和在台灣兩個哥哥加上她的故事,是兩岸成長差異最真實的寫照,在胡雪珠的生命歷程中遇見了。 @大時代顛沛家族的故事 胡家第十個孩子雪珠 「我女兒和別人介紹時都說外婆是清朝人」,胡雪珠說媽媽生在民國前,真的是清朝人,1949年那個年代,還在襁褓中的她,是媽媽抱著來台灣的,對留在中國大陸的哥哥姐姐們一點印象都沒有,爸媽還說是她把家變窮的,因為抱來台灣時,胡雪珠的手臂上掛滿黃金,原本以為不會查小孩,沒想到在過海關時,才1歲的胡雪珠一直哭,結果藏在身上黃金被發現後,胡家帶出的家當,自然就全數充公了。 還好年紀小沒印象,胡雪珠長大過程中,只覺得自己的家和別人不太一樣,爸媽年紀比較像爺爺奶奶,家規也很多,出門回家都要和爸媽報告,逢年過節,很多親友們都會來和爸媽跪安,即使爸媽不在家,還會對著他們的座椅磕頭。在這樣傳統保守的家庭長大,讓胡雪珠成長過程覺得很悶,平時也不淮出門,所以她很早她就想離家生活,考上軍校反而成了她人生的解脫。 @小時候沒名字 戶籍登記「胡小妹」 在上小學之前,胡雪珠沒有自己的名字,出生登記是傳令兵負責的,當時戶口名簿只登記了「胡小妹」,這個名字一直沿用到快上學前,才去正式改名為胡雪珠,因為在大家族中是最小的成員,胡雪珠覺得自己成長時不開心,很希望像別人家小孩一樣,可以自由自在到處跑跳,也希望和爸媽更親近,沒有這麼多家規。 除此之外,胡雪珠兩個哥哥都非常優秀,從小功課好又活躍,讓她覺得自己像家族中的魯蛇,功課很爛、天天被罵,所以當她決定到軍校唸書時,並沒有先得到家人同意,考上了決定要去唸才說,媽媽只好同意。 對胡雪珠來說,外界認為會被操的軍校成長過程,卻是她非常開心的階段,也找到她人生中的兩個最愛,一個是主持廣播,一個是另一半。更有趣的是,當年報考軍校,還是受到鄰居翟瑞靋姐妹的影響,胡家和翟家有二代情,爸爸都是政戰學校的教授,一個教中文、一個教歷史,也都在北投長大,長大後竟然也都在中視工作,緣份非常深。 軍校生活對胡雪珠而言,幾乎充滿了快樂的記憶,可以在外面住和同學混,還能主持學校的廣播,到現在還記憶深刻,有一次和同學打賭吃四季豆包,她不但一口氣吃了10個包子,又吃了10根香蕉,打敗所有人,甚至還逃學去打彈子,快樂的軍校生活,讓胡雪珠現在一面說還一面笑,也是她對人生和新聞工作都充滿熱情的基礎。 胡雪珠小檔案 星座:金牛座 幼時別稱:胡小妹妹 學歷:政戰大學新聞系 經歷:中視新聞記者、主播、採訪主任、新聞部經理、副總兼新聞部總監 現任:中視總經理、旺台兩岸互信基金會執行長。

  • 名作家華嚴 永恆戀歌憶顛沛親情

    名作家華嚴 永恆戀歌憶顛沛親情

    知名作家華嚴在新作《永恆的戀歌》一書中,追憶她父親生前的點點滴滴。當年她和父親分隔上海、福州,雙方透過書信往來,卻是無法寄達。直到姊夫辜振甫擔任海基會董事長前往大陸,才把這些遺失的書信帶回,不勝感傷。  華嚴算是文學界的異數,她27歲時,已是4個小孩的媽,這才開始她的創作人生。初時是向報社投稿,直到35歲,她寫了第一部長篇小說《智慧的燈》,一舉成名,卻也是她與父親分離的一刻。  華嚴的父親嚴琥,是中國近代思想啟蒙家嚴復的第三個兒子,嚴琥一直留在大陸,與妻子兒女分隔兩地。《智慧的燈》出版時,當時他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得知華嚴出書,他想辦法輾轉拿到,根據華嚴自己的說法,「老人家在病苦中勉力把它讀完,我何幸可以有一冊作品呈現在他的眼前;又何其不幸,接著便得到他仙逝的消息。」  華嚴14歲的時候,抗日戰爭已經如火如荼,透過母親林慕蘭娘家的安排,她跟著母親一起到上海避難。後來她進入南洋模範高中,又考進上海聖約翰大學中文系。 家世極顯赫 戰亂分東西  林慕蘭的媽媽陳芷芳有位顯赫的哥哥,便是末代皇帝溥儀的老師陳寶琛;父親則是台灣望族板橋林家第四代林維讓的兒子林爾康。現在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是林家第七代,林慕蘭是他的姑姑。抗戰結束,民國38年,林慕蘭帶著5個小孩來到台灣。其實,嚴琥和兒子本來也要跟著來台灣,可惜入境證寄遲了一步,只得留在家鄉。  華嚴跟著母親到了上海,嚴琥則一直留在福州協和大學教書,講授國文和哲學。抗戰爆發後,嚴琥帶著2個兒子,隨同學校向內地遷徙,前後到了閩西的劭武和南平。  嚴琥待在劭武和南平,每個星期都會寫信給人在上海的林慕蘭,但戰亂時期,林慕蘭經常收不到信。同樣地,林慕蘭寫給嚴琥的信件,往往也是石沉大海。華嚴說,直到60年後,海峽兩岸開放,透過海基會和海協會會談,恰好她的姊夫辜振甫是海基會董事長,才把這些信件交到她手上。  華嚴在《永恆的戀歌》一書中,收錄了2封父親的信件,1封是寫給母親,1封是寫給她和姊姊辜嚴倬雲;同時也收錄父親親筆3幅墨筆生活素描。 兄弟皆從軍 父病逝福州  嚴琥在寫給林慕蘭的信中提及,上海物價非常之高,如何久住?希望林慕蘭能設法帶著小孩回福州,勉強可以度日。而且,協和大學有提供房子,一家人搬到魁歧之後,用度可以略省。  他還說,「自己本來也要去上海,但因功課關係走不動,做教育的人有許多拘束。如果要我去上海,必須等到9月看假期長短而定。」而他寫這封信是在6月。另一封他寫給華嚴和辜嚴倬雲的信,一開始就提到,他寫了7、8封信,均遭退回,「真令我駭異!怪不得我每月最少有2封信,但你們的信卻說久不見我隻字。」  他又說,學校要遷回福州,他也要跟著回去。之前他曾託1位在軍隊中的學生,想要去把他們帶回來,但對方卻急電告知,地址不對,怪極!信中還提到華嚴的哥哥和弟弟都已從軍,在206師。  華嚴表示,她的父親留在大陸期間,因為嚴厲批評時政,遭受監視。他病了,營養不足,醫藥欠缺,民國51年9月22日病逝於福州,死因是哮喘和心臟衰弱症。 本名嚴停雲 筆名來自華嚴經  華嚴本名嚴停雲,陶淵明的古詩有「靄靄停雲,濛濛時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她提及,家族女孩子的名字共用雲字,上面1字則帶有立人旁。她的堂姊妹叫倚雲、係雲,她的胞姊叫倬雲。  至於她的筆名,當時報社的總編輯幫她取過李霞、葉英,但她自己篤信佛教,看到父親給她的佛像,旁邊一行字寫著「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遂用海潮音或潮音。其實,這是楞嚴經中文殊師利法王子奉佛慈旨說偈中的一句:「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救世悉安寧,出世獲常住。」  她自己則說過,華嚴取自佛學經典華嚴經,中「華」之產,「嚴」氏女兒,「華」麗莊「嚴」。  華嚴的先生是資深新聞人葉明勳,曾是中央社第一位台灣特派員,先後擔任過《中華日報》、《自立晚報》社長,過世前為世新大學董事長。他和華嚴育有3女,文心、文可、文茲,1子文立。葉文心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東亞研究所所長,也在《永恆的戀歌》中寫序。葉文立則是安吉斯媒體集團大中華地區董事長。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24期《時報周刊》,本期2本一套零售特價69元;長訂雜誌更划算、贈品多多。 1、本刊與樂扣樂扣Lock Lock合作,推出「Life 樂生活」贈獎活動,凡訂閱雜誌1年期(新訂戶2,997元、續訂戶2,830元),即享以下好禮6擇1免費送。(A)全聯福利中心禮券500元。(B)樂扣樂扣英雄不鏽鋼保溫杯2件組(市價1,490元)。(C)樂扣樂扣HARDLIGHT彩色好潔輕鬆煮炒鍋(市價1,349元)。(D)樂扣樂扣大容量真空不鏽鋼保溫瓶(市價1,399元)。(E)《愛女生》雜誌一年。(F)《時報周刊》雜誌8期。 2、本刊再與KYOCERA新合作,推出「陶瓷美刀專案」,訂購雜誌1年期,可選送【日本京瓷紅色三件組】獨家組合◆12.5公分鋸齒陶瓷刀◆ 陶瓷削皮刀 ◆ 抗菌砧板附直立架。(總價值達 NT$3,340元)數量有限,送完為止。欲搶好康,請洽專線:0800-000668 時周「新官網」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訂《時報周刊》一年,送樂扣樂扣彩色好潔輕鬆煮炒鍋,限量優惠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 顛沛分離20載 佛首金身合璧 星雲慨捐 北齊佛像回歸河北

    顛沛分離20載 佛首金身合璧 星雲慨捐 北齊佛像回歸河北

     現代版「完璧歸趙」真實上演!河北幽居寺一尊1500年歷史的釋迦牟尼佛神像,遭不肖人士盜竊,造成佛身、佛首顛沛分離近20載,去年在佛光山金身合璧。21日舉行回歸儀式,3月1日佛像將踏上返鄉萬里路,未來永久收藏於河北博物館。  這尊釋迦牟尼神像造於西元556年北齊年間,由趙郡王高睿命皇室工匠用整塊漢白玉雕刻而成,原供奉河北幽居寺塔,1996年佛首遭盜,流落海外多年,直到台商買回捐贈佛光山,星雲大師基於「文物是人類共同遺產」理念,決定物歸原主、無償捐贈。  昨星雲大師完成國寶回歸宏願,感動地頻頻拭淚。他直說,「金身合璧、佛首回歸」盛事,媲美20年前「佛指舍利來台」萬人空巷盛況;幽居寺神像回歸故里,象徵兩岸雖有海峽阻隔,但共同的中華文化血脈外力無法斬斷。  河北佛像金身合璧過程曲折離奇,2014年因緣際會輾轉到星雲大師手中,佛陀紀念館館長如常法師四訪大陸,並實地赴河北勘查,經中國國家文物局專家鑑定,確定佛身頸部鑿跡與佛首頸部的鑿跡密切吻合,去年5月23日於佛光山大雄寶殿舉行「金身合璧」儀式,並供奉展出9個月,創下逾114萬信徒瞻仰禮拜紀錄。  昨回歸典禮在《恭送佛首歌》悠揚樂中登場,上千人見證佛首、佛身金身合璧回歸大陸,3月1日先在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短期展示,未來由河北博物館典藏。

  • 兩岸史話-歷代名人醫療外史 暴君童年顛沛流離(十之七)

    兩岸史話-歷代名人醫療外史 暴君童年顛沛流離(十之七)

     幼年時不幸留下的骨骼畸形後遺症,卻像夢魘般永久地留在身軀,鑲嵌在他的心靈中。  佝僂症是一種骨基質鈣化障礙的疾病,在嬰兒期較常見,起因於體內鈣、磷代謝紊亂而使骨骼鈣化不良。紫外線照射不足、食物中鈣、磷含量不足或比例不當、生長發育過快致使維他命D的供應量不足、慢性呼吸道感染、慢性腹瀉和肝、腎異變等慢性疾病,以及影響鈣、磷吸收的種種因素都是幼兒產生佝僂症的原因。  殘暴疑自生理缺陷  由於嬰兒生長發育特別快,對維他命D和鈣的需求增多,因此最易發病,但佝僂症發病較緩慢,一般難以及時發現,不易被重視,往往錯過治療的黃金時機,使得生長中的長骨幹端軟骨板和骨組織鈣化不全。此病主要臨床表現為骨骼異常,如兩側肋骨與肋軟骨交界處膨大如珠,胸骨中部向前突出形成「雞胸」,或下陷成「漏斗胸」,胸廓還會「肋緣外翻」。  其實只要多曬太陽,及時改善營養,小孩的佝僂症是可以治癒的,但若錯過時機,嚴重者就會留下骨骼畸形的後遺症。嬴政,這位本該儀表堂堂的千古一帝,極可能就是罹患了佝僂症!  嬴政的成長經歷似乎印證了這一切,他並非自幼便錦衣玉食,趙國邯鄲才是他的出生地。當時,雖然他的曾祖父秦昭襄王如日中天,祖父安國君為內定接班人,但父親嬴異人只是安國君眾多子嗣中默默無聞的一位,可有可無,還被扔到趙國當人質,母親趙姬則是呂不韋贈送的江湖舞女。  從小生長在異國他鄉的嬴政,13歲才因父親發跡而榮歸秦國故里。由於幼年長期在敵國顛沛流離,東躲西藏,動不動就受到趙人的死亡威脅,因衣食不繼而營養不良,導致缺乏維他命D是極有可能的。其次,據考證嬴政生於秦昭王48年正月,也就是隆冬時節,此時北方的邯鄲,天氣定然異常嚴寒,剛喜得貴子的嬴異人、趙姬夫婦很可能害怕他受凍,將其長期養在室內,這更容易導致嬰兒接觸陽光不足。  再者,這對夫婦對嬴政的照料可能有所疏忽。此時的嬴異人正在呂不韋的策畫下,一步步巴結父親身邊的愛妾,幾乎把一生都賭在這場瘋狂的宮廷陰謀之上,心思完全沒放在兒子的身心發展上。而趙姬,一個毫無育兒經驗的少女,孤立無援,自顧不暇,對小嬴政的呵護也很難做到周全。  苦盡甘來,當嬴異人逐漸得勢並繼承王位之後,嬴政的處境才慢慢好轉。這時他的身體發育才終於有機會慢慢步上正軌、長成一位關中大漢。然而,幼年時不幸留下的骨骼畸形後遺症,卻像夢魘般永久地留在身軀,鑲嵌在他的心靈中。  歷來關於嬴政焚書坑儒的原因,爭論頗多,而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置千古罵名而不顧,放肆銷毀6國各種典籍和記錄檔案,是否也肇因於考慮到自己殘損的外貌特徵,不宜後傳呢?  這位統一中國的始皇帝,卻以殘暴著稱。當初早早就在寂寞深宮中守寡的趙姬,竟與假宦官私通並生下兩個小孩。這對可愛的同母弟弟,最後被嬴政殘忍地殺害,趙姬則被幽禁。嬴政在秦國的統一戰爭中,延續先祖們的殘暴不仁,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取得天下之後,繼續制訂嚴刑峻法,「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又長年累月大肆營造各種國防工程和私人樂園,視百姓生命如草芥。於是,民怨沸騰,人心惶惶。秦始皇去世不久,大規模的農民戰爭便席捲全國,很快就將嬴政一手打造的超級帝國打碎,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也許正是兒時的生理缺陷使他備受歧視,導致嬴政成年後的心理不健全,潛在的自卑感終於誘發出敏感多疑、報復性極強的暴君性格,這不僅對他個人、家庭,乃至對天下蒼生,都是極大的不幸!  關羽刮骨並非野史  說到生理對心理的影響,世間真有不怕痛的人嗎?《三國演義》的歷史脈絡雖與正史《三國志》基本一致,但不少深入人心、耳熟能詳的情節其實或子虛烏有,或張冠李戴,如關老爺的過五關斬六將、華容道釋曹操;諸葛亮火燒新野、草船借箭等。  不過關羽刮骨療傷這一節卻和正史驚奇地相近:「羽(關公)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後創雖癒,每至陰雨,骨常疼痛,醫曰:『矢鏃有毒,毒入於骨,當破臂作創,刮骨去毒,然後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醫劈之。時羽適請諸將飲食相對,臂血流離,盈於盤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三國志.蜀書六.關羽傳》)  最大的不同僅僅在於正史沒有交代華佗的出現,因為,關羽中箭大概在襄樊戰役前後,那時,華佗早已被曹操殺死多年了。  如此傳神的描繪在陳壽《三國志》中並不多見,此君著書嚴謹,此書內容可信,但與司馬遷的傳奇筆法相比,顯得惜墨如金而枯燥乏味,人物事跡過於簡略,關羽的神人本事幾乎不見蹤影,引起後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唯獨上述一段頗為震撼。  真實的情況是手術者乃一不知名軍醫,雖非華佗但身懷絕技。估計當時軍隊裡大量配置了這樣的專業人才。(待續)

  • 她一生顛沛流離 卻被意淫成歷史第一妖后

    隋唐時期的蕭皇后,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傳奇人物,她的傳奇不同於羋月、武則天這樣的女強人,反而是因為野史上因其服侍六個帝王榮寵不減的故事而出名,但是,歷史真的如此嗎?傳說中的蕭皇后是歷經了隋煬帝、宇文化及、竇建章、突厥處羅可汗頡利可汗兄弟以及唐太宗這六位帝王,所以算下來時間跨度是48年。而能夠在48年的時間裡保持長寵不衰,想來蕭皇后絕對得是駐顏有術的高手才對。你問為什麼?那麼好,我們就先來看看蕭皇后的生年為何。 史書上並沒有明確而直接地記載蕭皇后究竟是何年所生,不過只要有心,仍能從現存史料的蛛絲馬跡中推測出蕭皇后大致的年齡。《北史·隋煬帝本紀》中曾提及:「煬帝愍皇后蕭氏,梁明帝巋之女也。江南風俗,二月生子者不舉。後以二月生,由是季父岌收養之。未歲,岌夫妻俱死,轉養舅張軻家。」從這段話中我們可以得到兩個信息:1、蕭皇后是二月份生的;2、蕭岌夫婦收養了這個侄女不到一年便死了。那麼蕭岌是何年去世的呢? 《北史·梁蕭氏列傳》:「岌,詧第六子也。性和,位至侍中、中衛將軍。巋之五年,卒。贈司空,諡曰孝。」可見蕭岌是在蕭巋登基後的第五年過世的,也就是566年。這樣一來,蕭皇后最遲也得是566年農曆2月出生才符合實際情況。換言之,蕭皇后出生的時候隋煬帝還未出生。你又問為什麼?那麼我們就來看看隋煬帝又是何年出生的。不同於蕭皇后,《隋書》對隋煬帝的生年記載得很明確:「開皇元年,(楊廣)立為晉王,拜柱國、并州總管,時年十三。」開皇元年就是581年,這時候的隋煬帝是13歲,但古時候的人都喜歡算虛歲而不是周歲,所以隋煬帝實際的生年應當是569年。又根據《北史·梁蕭氏》的記錄:「開皇二年,隋文帝備禮納巋女為晉王妃。」可見隋煬帝娶蕭皇后的時候實歲才十三歲,而蕭皇后至少十六歲了,很明顯是「女大三抱金磚」的組合。而這二人的年齡差距正好與《蕭氏族譜》中所說的,蕭皇后要比隋煬帝大三歲的情況相吻合。 等到開皇二年正式嫁給了隋煬帝,蕭皇后一生的命運算是徹底踏上了一條不歸路。雖然傳說中的蕭皇后有著一代妖后的嫌疑,不過正史給予蕭皇后的評價還是相當不錯的。《隋書·后妃列傳》:「后性婉順,有智識,好學解屬文,頗知佔候。高祖大善之,帝甚寵敬焉。及帝嗣位,『詔曰:朕祗承丕緒,憲章在昔,爰建長秋,用承饗薦。妃蕭氏,夙禀成訓,婦道克修,宜正位軒闈,式弘柔教,可立為皇后。』帝每遊幸,後未嘗不隨從。時後見帝失德,心​​知不可,不敢厝言,因為《述志賦》以自寄。」不僅《隋書》,《北史》中也說蕭皇后的性情為人都很不錯,小時候寄養在舅舅家,因為貧困還親自勞作過。只可惜遇人不淑所嫁非人,攤上了隋煬帝這麼個敗家子,不僅自己落得個身死國滅的下場,還連累自己的妻子輾轉賊人之手。 宇文化及殺了隋煬帝後,就將隋煬帝後宮的一干人等全部據為了己有,其中就包括蕭皇后。《隋書·宇文化及列傳》:「化及於是入據六宮,其自奉養,一如煬帝故事。」之後蕭皇后便跟著宇文化及逃到了聊城,等竇建章攻陷了聊城後又被竇建章帶走。誰知竇建章的妻子是個妒婦,容不下隋煬帝的這些美人,就將她們安置在了武強縣。不久就有突厥的處羅可汗派人來迎接蕭皇后與她的孫子楊政道。可惜處羅可汗也不是個長久的主,沒過多久就死了,等他的弟弟頡利可汗上台後,便順理成章地全盤接受了蕭皇后一干人等。 《北史·后妃列傳》:「及宇文化及之亂,隨軍至聊城。化及敗,沒於竇建德。建德妻曹氏妒悍,煬帝妃嬪美人並使出家,併後置於武強縣。是時突厥處羅可汗方盛,其可賀敦即隋義城公主也,遣使迎後。建德不敢留,遂攜其孫正道及諸女入於虜庭。」所以小說中說蕭皇后「身歷六帝」,雖然誇張了點,但未必沒有事實於其中。正史中對蕭皇后的這段遭遇說的比較含蓄,很有可能是因為蕭皇后的族人——比如她的親弟弟蕭瑀,在唐朝可是重臣,所以那些史官算是筆下留情了。但是史官放過了蕭皇后,小說家卻沒能放過這個可憐的女子,而是繼續臆想蕭皇后最終是在唐太宗的後宮中頤養天年了,還順便混了個昭容當當。 如此說來,既然蕭皇后最後還能與唐太宗譜出一段姐弟戀,那麼她與唐太宗之間的年齡差距以及究竟有無可能,我們自然也有必要了解一下。知道唐太宗的父親李淵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嗎?《冊府元龜.卷二.帝王部·誕聖》上說:「唐高祖以後周天和元年十一月丁酉生於長安。」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公元566年農曆11月,李淵在長安出生了。還記得蕭皇后是什麼時候生的嗎?根據前面我們的推論,蕭皇后最晚得在566年農曆2月出生。也就是說,蕭皇后至少比李淵大了9個月,比唐太宗更是至少大了33歲!原來蕭皇后譜得不是姐弟戀而是黃昏戀啊!因為等到貞觀四年(630年)蕭皇后歸唐的時候,李世民32歲,正是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時候,而蕭皇后至少65歲了。 要知道蕭皇后被宇文化及接收的時候至少53歲了,因為《隋書·煬帝本紀》中說過:「上崩於溫室,時年五十。」如果說蕭皇后五十來歲的時候還能勉強認為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那麼此時已六十多歲飽經磨難的蕭皇后,就算再怎麼駐顏有術也難逃歲月的侵蝕吧。而諸位覺得面對這樣一位比自己的父親還要年邁的老太太,唐太宗能對她產生什麼旖旎的想法呢? 而蕭皇后最後究竟是否住進了唐太宗的後宮之中,《北史·后妃列傳》則給出了明確的答案:「大唐貞觀四年,破突厥,皆以禮致之。歸於京師,賜宅於興道裡。二十一年,殂。詔以皇后禮於揚州合葬於煬帝陵,諡曰愍。」看到沒,正史中說的再清楚不過了,蕭皇后從突厥返唐後,唐太宗將其安置在了興道里,即長安城朱雀門外的東邊第一坊。 所以縱觀蕭皇后的一生,拋開那些小說不談,根本就是一個可憐女人的顛沛流離的一生。不僅生前飽受屈辱,死後也要慘遭無良意淫。蕭皇后又是何其的無辜!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收容顛沛難民 歐洲愛在民間

     匈牙利邊界的鐵絲圍欄攔不住大批西行的中東和非洲難民;馬其頓的邊界被難民衝破了,警察束手無策地站在一旁;奧地利東部高速公路上執勤的警察,抱起躲藏在大卡車內的偷渡孩童,溫柔地安慰他們…,一幕接著一幕的景象,串連起歐洲當前面對的歷史性難民潮危機。  這一波難民潮融合了來自中東和非洲不同背景的難民,完全打亂了歐洲原有的一套因應機制,還引起各國政府鬧內訌。然而,西歐乃至北歐的許多民間組織和社區,卻默默地集結個人力量,希望透過個人或一個家庭的貢獻,來幫助這一波難民。  居住在維也納近郊的作曲家克里斯多福和妻子法蘭西斯卡,7月間打開了家門,歡迎與法蘭西斯卡一樣將在9月底臨盆的敘利亞女難民雪文。27歲的雪文是庫德族人,她從約旦經過至少6個國家抵達丹麥,原本要依附住在那裡的丈夫,但丹麥政府卻判定兩人的婚姻不合法,將她驅離。  「我輾轉到了奧地利,在難民拘留所待了一陣子,最後不得不告訴他們我懷孕了。」雪文說,她看到法蘭西斯卡時,感動地痛哭,「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有一個跟我一樣挺著大肚子的金髮年輕女性,收留我和腹中孩子。」  法蘭西斯卡則說,雪文的預產期只比她晚10天,「我可以帶著她一起去看醫生。」這兩個文化和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年輕女人,成了好友。  居住在德國漢諾威近郊的伊爾莎,早在一年前就把家中一個大房間挪出,收留一對來自敘利亞的母女。87歲的伊爾莎寡居多年,第一次波灣戰爭時,她也開放家庭收容難民,「我經過戰亂的痛苦,對我而言,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另在人口僅30萬的冰島,女作家尤文斯狄蒂爾發起「敘利亞的呼喚」運動,呼籲朝野收容敘利亞難民,也引起了廣泛回響。超過1萬2000人連署表示願意提供自己的住所或技能協助這些難民。一位網友說:「我希望能幫助那些流離失所的家庭,和我一樣居住在一個毋須擔心的環境。」

  • 一生顛沛 楊淑琴獲模範母親

    一生顛沛 楊淑琴獲模範母親

    家住板橋的百歲人瑞楊淑琴,18歲跟著軍人丈夫南征北討,更在顛沛流離間生下9個子女;輾轉來到台灣後,含辛茹苦拉拔孩子長大,以樂天知命的性格,享受5代同堂的安逸生活,她獲選新北市模範母親,市長朱立倫21日上午前往拜訪,大讚她是模範中的模範。 朱立倫與楊淑琴碰面時,發現她神清氣爽,肌膚吹彈可破,現場討教青春永駐的祕方,逗得全場哄堂大笑,2人看著家族相片冊時,她興致勃勃地一一介紹,「這個是大女兒,那是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孫子啦!」彷彿母親與兒子分享生活,談天畫面溫馨十足。 朱立倫說,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不同的母親印象,楊淑琴歷經戰爭困苦,從中國、香港再漂泊至台灣定居,期間生育9名子女更收養1子,如今個個事業有成,的確是「十全十美」的家庭,堪稱模範母親的典範。 楊淑琴18歲便與長她11歲的軍官張佑山在北京結縭,卻遭逢軍閥割據與抗日戰爭,致流離失所。她說,戰火期間,在山東、河南等9個地方,生下9個子女,3女兒更是在行軍過程中克難誕生,隨後因丈夫敏感的軍人身分,一家11口在廣州遭解放、流浪到香港時已是冬季,甚至睡在馬路上,忍受風霜。 民國38年,全家隨國民政府抵達台灣,但初到陌生地,除毫無依歸,更窮到身無分文,楊淑琴只能在高雄擺地攤,後輾轉至宜蘭的軍中福利社販賣水煎包,以求糊口的蠅頭小利,含辛茹苦扶養9個孩子,她更發揮大愛,認養一位自山東隻身流落台灣的孤兒。 楊淑琴強調「樂天知命」,只要常保樂觀,生活困難就迎刃而解。10個孩子現在開枝散葉,「玄孫」已經3歲,她珍惜安逸的生活,也享受每逢過年過節,5代同堂時的喜悅。

  • 走過顛沛流離 馬振基無畏逆境

    走過顛沛流離 馬振基無畏逆境

     今年國家講座主持人得主、清大化工系教授馬振基,小時候家裡經營的藥廠被火燒掉,二姊傷重死亡,不久爸爸抑鬱而終,從此媽媽帶著幾個小孩顛沛流離,他在困頓的環境中成長,長大後,任何風雨都無法擊倒他。  「那麼苦都過了,從此我沒有吃不下的東西、沒有睡不著的地方。」馬振基說,小時候那段經歷,並未奪走他的志氣,他反而更有勇氣面對逆境。他是國內高分子複合材料專家,昨獲國家講座主持人殊榮。  現年67歲的馬振基,小時候父親經營藥廠製作中藥丸,有一天藥廠發生火災,留在廠內年僅15歲的二姐生命被奪走,隨後父親因自責抑鬱而終,祖母則由於喪子打擊過大而離世。家裡原本有7個小孩,扣除一位早夭的哥哥及被燒死的二姊,媽媽帶著5個孩子靠替人洗衣度日。  「別人窮是家徒四壁,我們是連家都沒有。」馬振基昨回憶過往,仍忍不住紅了眼眶。他小學到大學搬過13次家,每次房東來趕人,他們只要拿幾片床板及支撐的柱子就可走人;他自懂事以來,就四處賣冰棒、零食和水果來補貼家用。  馬振基回憶,當兵時拿微薄薪水到台北考托福、GRE,搭巴士回到高雄旗山後,原本應花1元2毛錢搭公車回圓潭的部隊,但當時身上僅剩5毛錢,深刻體會到「一分錢可逼死一條英雄好漢」的道理。「錢不夠,我還有兩條腿。」他走40分鐘回去,這也成為他往後的人生態度。  當完兵後,他在成功大學當了2年助教,存了留學的機票錢,出發時,他身上僅有300美元,到了美國,他又將其中250美元寄回台灣給家人,自己僅留50美元。之後他就靠著獎學金及每周六幫人割草的收入,拿到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碩士、博士。  馬振基回應說,他到美國時僅留50美元,現在年輕人擁有的不會比他當年少。他呼籲年輕人「感恩惜福」,正向思考很重要,景氣雖不好,但沒有動亂,應珍惜當下好好學習。

  • 看盡榮華起落 一生顛沛

     溥心畬一生顛沛,歷經清朝覆亡、民國的開國、到國共分家,見證了中國近代的劇變。清朝被推翻、袁世凱圍攻恭王府時,溥心畬倉卒與母、弟避居西山戒台寺,名號「西山逸士」由此而來。溥心畬看盡榮華起落,讓他的一生充滿戲劇性的色彩。  一九四九年溥心畬輾轉來台,初抵台灣因生活貧困,政府曾想延攬他入官職,他考量到自己前朝皇族的身分拒絕,只接受台師大藝術系聘請任教,讓文人畫傳統在台生根。包括故宮前副院長江兆申、藝術史學家傅申等人都是他的學生。傳聞蔣宋美齡曾想拜溥心畬為師,被溥心畬婉拒。  一九六三年,溥心畬診斷罹患鼻癌及淋巴癌,同年十一月與世長辭,享年六十八歲,葬於陽明山。  一九九二年,溥心畬之子溥孝華病危前,親友團組成「八人小組」,將溥心畬作品分託史博館、故宮、文化大學管理。史博館受託作品有一四七件,加上館藏五十六件,共計典藏溥心畬書畫二○三件。今年溥心畬過世五十年,他的圖像權成為公共財,為了提高大眾對於文化資源的應用,史博館規畫系列介紹溥心畬的活動。

  • 《人間好文》君子印記

     毓老師具有神奇的力量,鎮住滿室年輕且毛躁的心,讓圓凳變成鑄劍之爐,火勢熊熊,叫我們鍛造自己。這是毓老師烙給我們的君子印記。這烙鐵,也烙在他身上,一生為學生做出莊嚴的示範,什麼叫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應該是個微寒天氣,猶記得自己三十多年前的樣子︰綁兩條辮子,穿長袖綠格子上衣,黑長褲,球鞋。跟隨一位溫文儒雅的學長,彎入溫州街的巷弄。這是雌雄未辨、我的大一模樣。巷弄裡,據說住著一位很特別的老師,我不知道他是誰。  大一,我唸哲學系,其實醉心的是中文系。甫從一切以聯考為學習目的的高中刻板教學掙脫出來,貪婪地遊走於文學院各系聽課,也饑餓地參加幾個文學性社團,其中之一是國學社。有位理學院學長提到天德黌舍及毓老師,說他講四書非常精彩,建議我們一定要去上課。但必須先拜見老師,看他收不收。  我聽都沒聽過這回事,頗感不解。坊間開班授徒者,無不要求學生廣為宣傳,拉同學邀朋友,打折優惠,以求爆滿,豈有挑學生的?三十多年前的社會雖然還算純樸,但功利的風一向吹拂每個時代,怎有這麼不功利的地方?我好奇。學長如何描述這位很特別的老師,我已忘記,但他言談間所流露之恭敬景仰,令我印象深刻。我想,就去拜見拜見吧,先上看看,要是不喜歡再蹺課。大一沒別的本事,最會蹺課。  孜孜不倦 搶聞淵博教誨  我們在客廳等著,不尋常的安靜,嚴肅。忽然,清喉嚨的聲音從後邊兒傳來,一轉頭,好大的身影逼近眼前,一身象牙白中式衣著,長鬍鬚,戴黑框眼鏡。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古人!」頓時,心生時空錯置之感,不知身在何代。  學長恭恭敬敬地介紹我們,提到我,說︰「她唸哲學系,喜歡寫作。」還說些什麼,不記得了,我一心一意在偷偷打量老師,覺得除了懾人的第一印象之外,在他身上還有一股什麼……。那日,老師的談興似乎不錯,沒讓我覺得他嫌我們只不過是幾個啥都不懂的小毛頭,敷衍幾句就該進行到起立、敬禮、老師再見。他沒問我們問題,純聊天。七十多歲的他忽然有一瞬間像個爺爺,溫且厚、沉而寬的聲音,說著儒家文化、宮中舊事,又提到師承。有幾個名字我在課本上讀過,遂非常唐突地插了話,問︰「某某某的年紀比您小,怎會是您的老師?」只見他哈哈大笑一聲,說︰「傻丫頭,年紀小就不能當老師啊?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也對,韓愈〈師說〉。  辭別而出,往學校走的路上,學長說,沒見過老師笑得這麼開心。我沒搭腔,心想,今天真是傻夠了,恐怕老師不會收的。  這是我唯一一次聽毓老師聊天。此後相見,皆在課堂上,人群中。  課室在地下室,空間不算大,一百多個學生(或許更多)擠在一起。沒有桌子,只有最克難的圓凳子,整齊地排列著。這種配備,適合戶外看野台戲或聽民歌演唱,順便打香腸烤魷魚逛夜市,用來上「論孟」,極其艱辛。別的不說,連打瞌睡都不可能──要不是跌倒在地,就是趴上前面同學的背,再兇猛的瞌睡蟲都不可能在這種環境存活的。  入夏之後的晚上,空氣不流通的課室更是悶熱難當。只有幾支電風扇吹著熱風,不多時即汗流浹背,寫筆記時,手腕黏著紙,前後左右同學的汗味和著自己的,形成一陣陣餿浪,刺激鼻腔,幾度欲昏厥而倒下。總希望有人受不了這種酷刑而蹺課,好讓我寬坐些、多吸一點空氣,沒想到人還是一樣多,貌似打死不退;本想,你們不蹺我蹺好了,但轉念又想,既然你們打死不退,我為什麼要沒志氣地死在你們前面。孔子五十五歲還要周遊列國看人家臉色,我中暑算什麼,不退,撐著。  以身作則 鑄造理想人格  於今回想,簡陋的物質更能激勵求學之心,且足以鍛造意志。當然,不是凳子本身的材質所致,是毓老師,他具有神奇的力量,鎮住滿室年輕且毛躁的心,讓圓凳變成鑄劍之爐,火勢熊熊,叫我們鍛造自己。  老師講課,既無幻燈投影也無圖片、錄音機、道具之助,端坐椅上,全憑口說。他聲如洪鐘,抑揚頓挫之間喚出一個文明古國,朝代更迭,興亡一瞬,盡在那時而高亢時而低迴的聲音裡。老師學問淵博,經史子集盡藏胸臆,信手拈來,皆有典故、出處。是以,一部論語,經他詮釋、延伸、驗證,宛如中國讀書人的聖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們被老師言談間的期許給打動了,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我們如此年輕,回顧學校課堂的教學無不以考試為目的,鑽研辭義、支解章句,鮮有餘暇讓老師於「子曰」之中,喚出謙謙君子的理想形象。「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正因為年輕,渴望尋找典範以有所景仰、追隨,在踏入社會前,能繼承一份精神上的祖產。「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閒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我們靜肅、認真坐在圓凳上聽老師授課,非炫惑於其帝國身世,非為了求取功名利祿,是為了鑄造自己理想中的人格,一生實踐。  這是毓老師烙給我們的君子印記。這烙鐵,也烙在他身上,一生為學生做出莊嚴的示範,什麼叫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回想三十多年前這一段課緣,深感慶幸,卻也因半生庸庸碌碌已過,一事無成,辜負當年課室中之自我期許而有愧,更因未曾有機會向老師致謝而抱憾。輝誠以一年多時間撰寫老師傳記,情深力專,庶幾乎以字報恩。再三捧讀,彷彿重返課室,滿座肅靜,等著木門被推開──  毓老師,重現眼前。  (本文係作者為張輝誠新書《毓老真精神》所撰寫的序文,印刻出版)

  • 半生顛沛 九旬飛官重拾書本

    半生顛沛 九旬飛官重拾書本

     「我的人生雖精采仍不免遺憾」,九十歲胡明濤昔為飛官,卅七年跟著國民政府舉家遷台,五十年開運輸機到大陸做資源運補,飛機故障,就此一困對岸卅餘載,卅三年後才返台;九旬重拾書本,他說,「是填補心靈孤單。」  住台南榮民之家的胡明濤,前半生顛沛流離。高中畢業後,在北京就讀空官,適逢中日戰爭,他先到美國受訓結果還沒結業,日本就投降了。卅七年,他跟隨國民政府來台,派駐在嘉義空軍第四聯隊,五十年,駕運輸機到大陸雲南昭通進行一趟資源運補時飛機故障,就此困在大陸,卅多年有家歸不得。  胡明濤說,當年離家時,長子才一歲半、次子六個月大,家人以為他死了。他輾轉寫信給在美國的友人,請其代為打聽家人訊息,有一天,友人從台灣帶著一張照片到大陸給他,指著相片上兩位男子,問他「你瞧這是誰?」他搖頭說不認識,原來竟是長大成人的兒子,再相見卻成了陌生人,令他不勝唏噓。  他說,以前書讀的不少,但跟不上時代了,趁這次上課從頭學起,希望跟上年輕人腳步。他說,心態最重要,他要永不懈怠學習,讓自己返老還童。

  • 《熙攘之間》寫大時代顛沛流離

    《熙攘之間》寫大時代顛沛流離

     繼《巨流河》、《大江大海1949》之後,書寫大時代小人物顛沛流離的長篇小說《熙攘之間》,適逢中華民國建國百年、辛亥革命百年出版。作者潘松帶以60萬言構築這本時空跨越兩岸三地的著作,透過小說式的自傳手法,將在大陸歷經土改鬥爭、偷渡逃難香港、在台灣面對白色恐怖等過程,如實還原在現代讀者面前。  潘松帶今年已屆78歲高齡,手中抱著這本以近30年光陰完成的著作,難掩心中的興奮和激動,「經過如此苦難,我常想老天讓我來到這世上,就是要我把這些小人物的身影留下紀錄,如今終於對這個時代的人有了交待。」  黃清龍:坦誠交流歷史  昨日新書發表會上,《旺報》社長黃清龍、《文訊》雜誌社長封德屏、作家愛亞、中國婦女寫作協會常務理事丘秀芷等皆到場致意。黃清龍表示兩岸對於過往歷史的認知,必需彼此更坦承交流,才能消弭隔閡,這正是本書的價值所在。丘秀芷指出,此書內容有血有淚兼具時代和文學的價值,文中對於自然、內心刻畫的精采度,讓她不禁讚嘆:「《老人與海》也不過如此。」  潘松帶1958年來到台灣,當時充滿熱血的他,在香港投考中華民國政府「特師科」,本以為自己藉此就能成為「特」務,回鄉拯救苦難的同胞,殊不知此「特」非比「特」,來到台灣才恍然大誤,自己只不過參加了一場單純的小學教師考試。潘松帶說,初抵台灣時,逃難畫面總是在夢中纏著他,驚醒後經常不知身處何地。  在擔任教職期間,他勤於筆耕,陸續在《中華日報》、《師友月刊》等發表文章,50歲時他嘗試以日記的方式,將腦中的記憶一層一層的剝開,過去點滴歷歷在目,「那些事情刻苦銘心,只要經歷忘不掉的!」  大跨度 直擊陸港台  在《熙攘之間》,潘松帶目睹共產黨以雷霆方式施行土改鬥爭,多數地主遭受槍斃;經歷偷渡香港的漁船被炸沈,之後被逮捕監禁人民監獄;踏上寶島被國民黨特務系統列入「黑名單」,身家性命受到威脅。  全書60萬字地點含括兩岸三地,包括解放前後、殖民地香港、國民政府台灣4個社會,牽涉人物角色超過2百個,其中絕大部份是真實的小人物。  潘松帶強調,他並非基於特定的政治立場進行寫作,也不想針對某政權做片面的控訴,因此他選擇以寫實小說的筆法,盡可能忠實還原目睹的一切,然後留待世人自行評價。

  • 寫抗戰時顛沛 《巨流河》推日譯本

     作家齊邦媛二○○九年出版回憶錄《巨流河》,紀錄了自己顛沛流離的家族記憶,也勾勒了一個大時代的歷史,在兩岸引起極大回響。《巨流河》去年在中國發行簡體版,如今更跨出華文世界推出日譯本。齊邦媛說:「台灣、中國、日本,全世界應該了解書中時代的讀者,都到齊了!」  八十七歲的齊邦媛滿頭銀髮,聲量不大卻字字鏗鏘有力。她表示:「我的一生從中國東北漂流到了台灣,我是沒有家的人,但現在,我覺得這本書就是我的家,所有認識我的讀者都是我的家人。」  《巨流河》日譯本是台灣文學館接手文建會「中書外譯」計畫的首部作品,由日本學者池上貞子、深谷真理子翻譯,由日本的作品社出版。昨天在台的日譯本發表會上,齊邦媛(見圖,國立台灣文學館提供)與日本譯者池上貞子,作家李喬、司馬中原,學者梅家玲、柯慶明等人皆出席座談,不少日本媒體到場採訪。  譯者池上貞子現任教於跡見學園女子大學文學部教授,曾翻譯張愛玲、平路、朱天文等多位名家作品。她表示《巨流河》背景複雜,齊邦媛博學多聞,因此翻譯工作困難。  齊邦媛近年深居簡出,每天仍勤看報看書。最早推動《巨流河》日譯的李喬則勉勵她「一定要再寫」,「這本哭哭啼啼地寫,下一本要微笑地寫!」  齊邦媛在八十歲之後,寫完厚達六百頁的《巨流河》,以她家鄉東北的遼河古名「巨流河」為名,從她傳奇的流離一生映照廿世紀波瀾壯闊的兩岸歷史。她寫道:「八年抗日戰爭中,數百萬人殉國,數千萬人流離失所……我在那場戰爭中長大成人,心靈上刻滿彈痕。」當初她更堅持《巨流河》要在七月七日中日戰爭紀念日出版,可見這場戰爭對她的意義。  因此,日文版出版,她的心情複雜,希望「日本人可以藉由這本書,知道中國人怎麼想的,體會原來我們沒有什麼不同,更應超越敵對與戰爭。」  她表示,文學常描述受苦,至今我們還在了解痛苦,她書中以「一切歸於永恆的平靜」作結,「我八十多歲了,今天顫顫巍巍站在這裡,我還沒平靜,我潛心地在回憶,但我能怎麼辦?這是一條很長的路,我希望最後能在文學中得到平靜和救贖。」

  • 顛沛3年 學子勇敢挑戰新生活

     北川縣城位處山坳,在汶川地震造成的山體滑坡中,受創嚴重,死亡、失蹤人數近二萬人。以城區北川中學為例,由於背靠的景家山因地震造成滑坡,全校遭到掩埋,師生一千餘人罹難。  當年是北川中學初二學生的董雲巧,如今已經是重建後新北川中學的高二學生,她清晰記得三年前的那一天,老師正上著物理課,教導學生指南針的使用方法,但突然間,放在桌上的指南針一直轉個不停,大家一開始並不在意,但之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了。  當習於挑動情緒的媒體追問:「還會回去老學校看看嗎?」「會想念罹難的同學嗎?」董雲巧並未迴避,她說,曾經回去看過老學校,燒了一些紙錢;還說,這是一段不太想去碰觸的回憶,但也不會刻意迴避,會去面對。  三年來,董雲巧先轉到另一所學校就學,而後又到了一所帳篷學校,幾經周折,○九年才又回到異地重建的北川中學,住進了新蓋的房子、進入了新建的校舍念書,一年半來,董雲巧說,她還是比較喜歡老學校和老家,因為現在的居住、學習環境雖然都很現代化,但「沒有以前那種感覺」。  她舉例說,以前周邊的山水感覺很親切,不像現在北川新縣城,一切都是人工的。  另一位北川中學的學生則說,現在樓房間的距離太遠了,以前一出門就可以和同學打招呼,現在空間太大了、找不到人了。  汶川地震是一場自然災害,但最為海外詬病的問題,是許多學校校舍倒塌,造成師生大量傷亡。當被問起,當地官員及民眾的回答,多數指向地質結構、地震波因素。  但北川中學一名女學生坦承,她看過說海外專為這個問題拍攝的影片《劫後天府淚縱橫》,她說:「是存在一些問題,但再怎麼查,失去的已經找不回來了」,她「當然希望給那些同學討回一些公道」,但這「不是現在的工作重心」,現在的重心,「應該是重新建立並擁抱新生活」,她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