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顧景舟的搜尋結果,共06

  • 顧景舟天價紫砂壺 陷真假疑雲

    顧景舟天價紫砂壺 陷真假疑雲

     日前北京一場秋季藝術品拍賣會上,宜興紫砂壺大師顧景舟一套松鼠葡萄茶具,由大陸影劇圈人士楊子以9200萬元人民幣(約台幣4億6000萬)高價競得,創下大陸紫砂壺拍賣最高紀錄,也一掃5年前因致癌紫砂、代工紫砂等負面話題影響,造成收藏市場頹勢。 \n 這套松鼠葡萄茶具,是顧景舟1955年為人民大會堂特別製作,一共分一壺、一缸、四杯、四托,共計十頭。刷新去年中國嘉德春拍時,同樣由顧景舟製作的九頭詠梅茶具,創下2875萬元人民幣(約台幣1億4千多萬)拍賣紀錄。 \n 刷新身價 掃致癌黑名 \n 「顧老作品本來就少,再加造壺外型精妙,做工精細,沒有多年千錘百鍊難以成就。」2002年曾為APEC會議五國首腦製作「玉璧提梁壺」的工藝師沈暗指出,傳統紫砂壺是全手工技藝,從打泥片、圍身筒起,做一把壺至少得200道工序,也是價值所在。 \n 宜興紫砂壺,起源於宋代,成熟於明清。早年因港台地區收藏火熱,發展快速,紫砂作品在拍賣市場頻出高價,帶動紫砂行業繁榮。雖受黑名所累,但近年來紫砂壺在中國嘉德拍賣會上,已現回春景象。顧景舟系列作品拍賣價不斷被刷新,提璧組壺、六方壺等,都拍出1782.5萬人民幣身價。 \n 網友質疑 虛假行銷 \n 不過,這套天價紫砂壺卻鬧出真假羅生門。海峽線上報導指出,9200萬元人民幣成交的紫砂壺,被網友質疑為虛假行銷的烏龍壺。因為人民大會堂1958年才有動議和設計,1959年才建成。此外,天價壺沒有正常的顧景舟落款,引來諸多疑問。 \n 顧景舟的弟子,中國紫砂大師汪寅仙和潘持平則認定這是顧老作品。另一弟子李昌鴻編撰的《出入龔時、譽越遠亨——百年景舟》書中,披露拍攝於1955年一張照片,畫面上正是顧景舟和另一宗師朱可心,兩人正在研究松鼠葡萄壺。 \n 只是一套沒有顧景舟正常落款的作品,竟拍出9200萬元人民幣天價,遠遠超過所有作品,天價紫砂壺的背後,留給各界不少懸念。

  • 顧景舟湖帆壺 億元成交

    顧景舟湖帆壺 億元成交

    由大陸紫砂泰斗顧景舟製作、吳湖帆題書並珍藏的大石瓢壺在19日在北京以2450元人民幣落槌,一把名壺超過億元台幣。 \n \n新華社報導,這把大石瓢壺由顧景舟作於1948年,當時34歲的顧景舟正值壯年。他精心製作了5把大石瓢壺,以輕舟運往上海,經上海鐵畫軒第二代傳人戴相明攜壺隨畫家江寒汀到吳湖帆家中,請吳湖帆為5把壺做書畫裝飾。 \n \n吳湖帆在5把壺坯上題詩兩句,其中四把壺上各畫「風動疏竹」,第五把則由江寒汀題孤雀寒梅。書畫成,仍由戴相明交貨船帶送顧家,並由顧景舟親自鐫刻。後來,這5把石瓢壺燒成後顧景舟自留一把,其餘4把分贈江寒汀、吳湖帆、唐雲、戴相明。 \n \n目前,這5把紫砂壺已有「寒汀壺」、「相明壺」、「唐雲壺」相繼現身拍場,並均曾創下當時紫砂壺拍賣紀錄,加上此次吳湖帆收藏的「湖帆壺」現身,目前僅顧景舟家人收藏的「景舟壺」仍秘不示人。 \n \n顧景舟製作的石瓢壺,把現代美學思維融入壺中,一改清初以來纖細繁瑣、堆砌浮華之氣,追求線型的流暢舒展和權衡比例的協調秀美。壺上宜書宜畫,工藝精到、技法老辣,頗受市場青睞。 \n

  • 藝品賞析-顧景舟〈僧帽壺〉寬15.4公分,高10.6公分

    藝品賞析-顧景舟〈僧帽壺〉寬15.4公分,高10.6公分

     顧景舟被譽為「壺藝泰斗」,他畢生致力於紫砂陶藝,不斷進取,勇於創新,帶領幾代名人為紫砂事業增光添彩。其以博大的胸懷,精湛的技術,在紫砂發展史 上寫下了輝煌的篇章,為紫砂壺藝的持續繁榮有著極大貢獻。 \n 僧帽壺最早出現在中國元代,是元代創制的瓷器造型。最早載體為瓷器,明以後隨著大量瓷器工匠轉移到紫砂器具的製作,也將此器形移植至紫砂壺的壺器形體。僧帽壺壺式因壺口形似僧帽而得名,造型為口沿上翹,前低後高,鴨嘴形流,壺蓋臥於口沿內,束頸、鼓腹、圈足、曲柄。具有強烈的少數民族風格。 \n ■〈翡翠鳳嘴壺〉清代(1644-1911) 長17.6公分,高13.5公分(不含座) \n 翡翠的名稱來自鳥名,這種鳥的羽毛非常鮮豔,雄性的羽毛呈紅色,名翡鳥,雌性的羽毛呈綠色,名翠鳥,合稱翡翠,明朝時,緬甸玉傳入中國後,就冠以「翡翠」之名。 \n 翡翠質地通透亮麗,作天雞壺形式。蓋上以高浮雕技法刻作鳳凰啣纏枝牡丹,意寓富貴不斷之意,壺身亦高浮雕飾鳳凰花卉圖,耳把,圈足,天雞活環嘴,工藝精湛,打磨細膩,整體皇家氣質濃厚。較大料的翡翠在當時並不多見,此壺有一定之尺寸,且完整程度極佳,海棠式如意雲紋原裝底座尚在,實為難得。

  • 顧景舟朱泥文旦素壺 價比黃金高

     江蘇省宜興紫砂工藝獨步全球,近年拍出的天價紫砂壺更是時有所聞,甚至價比黃金高,專家表示,紫砂壺可從原料、工藝師、造型來挑選,一把大師製造的紫砂壺,未來增值潛力無限。 \n 紫砂壺的興起是始於文人階層,講究造型與實用功能,逐漸賦予紫砂壺文人藝術品的特質,裝飾雕以書畫或塑器,且留有作者印款,是宜興特有陶瓷工藝品。 \n 日前紫砂壺名家顧景舟製的朱泥文旦素壺,曾在一場加拿大的中國藝術品拍賣會上,最後拍出39萬加元(約1,100萬元新台幣)高價,寫下海外最貴紫砂壺紀錄。 \n 大陸目前對紫砂製品沒有一定監管標準,一把紫砂壺也從幾百元到上百萬元不等,江蘇省宜興紫砂工藝廠廠長徐建榮分析,每一把好的紫砂壺均配有收藏證書,上面會標明工藝美術師的姓名、單位、專業、證號。 \n 鑑價時,首先要看紫砂泥原料純不純;再者,製作時的工藝師傅等級也會大幅影響紫砂壺價格,最後,造型也是影響價格的關鍵,例如近來炒作行情較高的仿古、石瓢壺等,都會讓未來行情持續穩中有升。 \n 好的紫砂壺甚至比等重的黃金還貴,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徐秀棠分析,其中最具價值性的不是原料,而是其文化含量,紫砂藝術品的藏點是作品的文化內涵、藝術家自身的藝術造詣。 \n 1名宜興紫砂壺工藝師觀察,紫砂壺以前賣到台灣很多,「現在基本賣台灣少,光賣大陸就夠了。」且因為價格瘋炒,近年也有不少台灣紫砂壺回流大陸。

  • 顧景舟紫砂壺 拍出上千萬元台幣

     紫砂壺延燒海外,「顧」領風騷。上周末加拿大多倫多一場中國藝術品拍賣會,其中以大陸紫砂壺名家顧景舟製的朱泥文旦素壺(見圖,摘自網路),格外吸睛。該品最後拍出卅九萬加元(約一千一百萬新台幣)高價,寫下海外最貴紫砂壺紀錄。 \n 加拿大樂得寶國際拍賣公司在北美時間二日舉辦首場中國藝術品拍賣會,吸引全球百餘競標者。顧景舟製朱泥文旦素壺為全場最大亮點,各方競喊價,終以卅九萬加元成交,超出估價一萬五千加元,足足廿六倍。 \n 在大陸素有「壺藝泰斗」美譽的顧景舟,製作的紫砂壺不僅工藝精湛,近年更受拍場青睞;一一年北京保利秋拍會上,一件提璧組壺(共十一件)以人民幣一七八二‧五萬元天價拍出,創下紫砂壺拍賣最新世界紀錄。 \n 紫砂壺拍賣興起不過幾年光景,但價格大翻身,目前漲幅已達十五倍,市場更戲稱,紫砂壺「沾顧」必漲。拍賣場合夥人袁康家也引用清代汪文柏「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形容紫砂珍品的珍貴。

  • 分享收藏 林木和人生更豐富

    分享收藏 林木和人生更豐富

     (文接A22版) \n 顧景舟石瓢壺的奇遇 \n 問:你有過歷經多重困難才買到手的古董嗎? \n 答:我有一把顧景舟的石瓢壺,歷經一波三折才得以擁有。 \n 那是20年前,一位朋友通知我,說在上海文物商店看到一把顧景舟的茶壺,開價15萬外匯券,折合90萬台幣,問我想不想要。我請朋友幫我跑一趟,沒想到去晚了,被另一位台灣人江先生捷足先登。 \n 這把顧景舟的石瓢壺是他與上海書畫名家吳湖帆、江寒汀、唐雲、戴相明4人,共同合作的一組茶壺之一。上海出現的這把是吳湖帆送給好友之後,再輾轉流出來的,相當難得。 \n 我馬上找到江先生,請他讓這把茶壺,他出155萬元,我沒買。過沒幾天,一位王先生買走了。我實在捨不得這茶壺,就向王先生表達想購買的意願,王先生這回出價400萬元,我考慮幾日,勉強同意,沒想到他又變卦,要求我連另3把茶壺一起買,總價1900萬元,我沒有答應。半個月之後,王先生突然打電話來,說我若肯付230萬元現金,就可馬上把這把茶壺帶走。我趕快領了現金,請人去拿茶壺回來。 \n 茶壺剛拿回來,一位陳姓朋友看見,愛不釋手,一直央求我讓給他,我看他喜愛這把壺的程度猶勝於我,最後以230萬元的原價轉讓給他,但有個附帶條件,希望他永遠留存這把茶壺,若要出讓,一定要賣還給我。這位朋友信守承諾,多年以後,有天他主動跟我說,他留不住這把壺了,我就以230萬元買回,歷經多年我終於擁有了這把茶壺。 \n 挑藝術品掌握5要訣 \n 問:你收藏時有什麼原則? \n 答:收藏可說是相當專業的一門學問。我一路收藏,最深刻的認識是「一定不能貪便宜」。對於價格,我並不太計較,對藝術品價值的判斷與衡量,也有自己的定見,不太會受到外界影響。我不討價還價,所以往來的古董商對我開價也都實在。我認為與商家建立長期的互信關係,讓彼此的互動密切,這樣才能夠增加取得精品的機會。 \n 收藏絕對需要時間的累積,即使再精明的收藏家都可能犯錯誤,會有收到10~15%膺品的機率。我的原則之一,不懂的藝術品再便宜我也不會買。如同我對器物深入研究,自然比較不會碰到真偽難辨的情況。 \n 我挑選藝術品的思路很簡單明確,就是「真、精、新、妙、少」五個要訣。任何品類都適用這個道理。收藏的第一要項「目鑒」就是辨別真偽;其次是審視它的精彩度;接著檢查保存狀況;再者品評藝術性;最後才論斷作品本身的稀有性。這些都可以說是資深收藏者的經驗之談。 \n 衡量自己能力做收藏 \n 問:你在長達30年的收藏資歷中,對收藏抱持的心態有過轉變嗎? \n 答:收藏這件事是講究緣分的。以前我都勸告人家,喜歡的古董就要買,雖然湊錢時會心痛,但錢付了,心就不痛了;要不然以後每次看到圖錄,心就會再痛一次。但經過多年慢慢鍛鍊之後,我現在已經可以做到「忍著不買」。我告訴自己,這次不買,錢留下來,下次有機會可以買到更好的。 \n 我認為收藏應該是「豐儉由人」,衡量自己的能力去做收藏,不要有壓力,也不要強求。因為強求往往要付出代價。現在讓我看得上眼的古董幾乎都要上億元以上,與其「買到也心痛、買不到也心痛」,那就不如看開,「隨緣」就好。特別是當朋友想要時,我絕對不搶。 \n 現在我對藝術收藏已經比較隨性自在,可以享受從收藏中得到的平靜與滿足,那份「暫得於己」所擁有的瞬間片刻,是最令人快樂的。 \n 收集古籍圖書供參考 \n 問:身為忙碌的企業家,你如何提升自己的鑑賞能力? \n 答:我對圖書文獻、古籍資料收集所花的心血,並不比我對文物藝術品收藏的用心少。我在台灣的舊書攤和日本的老書店,收集到不少早期藝術相關的參考圖書,也曾在日本著名的書店一條街——神保町,運好幾箱絕版書回來。經過20多年的累積,目前我的藏書超過上千冊,其中有大量的古籍圖書,有很多都是絕版書。張大千在世時的巡迴展圖錄,我幾乎都有。 \n 雖然現在網路發達,許多資料上網搜尋就可以找到,但假如買到的作品,可在過去出版的書上查到資料,那這本書就更有價值了。像我有一次在拍賣場上買到清代書法家桂馥的作品,回來後在日本昭和初年印製的《支那南畫大成》裡找到這幅作品,得到印證,覺得很開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