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顧維鈞的搜尋結果,共22

  • 三少四壯集-負來負去負不完

     民國人物說不完。說到美男子,顧維鈞是其一,汪精衛當然是其二,而我深覺前者比後者好看和耐看得多了。 \n 奇怪,身邊朋友似乎沒有太多人覺得「建黨偉業」好看,只我一人對之頗為著迷,或許因為我對民國人物的言行風範向來極感興趣。 \n 戲裡,其中一個搶我眼球的角色是陳道明,他飾演的是顧維鈞,他的演技當然好,但若跟現實對比,當然完全不像,跟周潤發演袁世凱一樣,都是造型徹底相反,令看過民國照片的人忍不住發笑。袁世凱外號「袁大頭」,又矮又胖又醜又粗,到了銀幕竟然變成又高又瘦又俊又斯文的發哥,這真是「史上最強」的袁世凱,廿一世紀的年輕人都是看戲多而閱讀少,或會從此一想起袁世凱三個字,便想起周潤發的俊朗五官,袁宮保泉下有知,可以含笑矣。 \n 顧維鈞的處境則剛好相反。 \n 陳道明演他,亦是跟現實造型距離甚遠,但並非陳影帝不夠英俊,而只因為,他的長相過於陽剛,屬於「魅力大叔」型,跟顧維鈞的五官形格剛好相反。顧大使是民國赫赫有名的官場美男子,一對丹鳳眼,幾層雙眼皮,頗具攝魂之魅,他的臉是圓的,嘴唇是薄的,是典型的上海帥哥特徵,陳道明儘管以浙江紹興為籍貫,但或因成長在天津和北京,吃得太多餃子和羊肉,看上去比顧維鈞「雄性」得太多太多了。 \n 然而,令人最感突兀的倒不是造型而是演說,戲裡,陳道明在巴黎和會上的精采發言竟然是漢語,而在現實裡,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顧維鈞是語言能力極佳的外交官,留學時曾經擔任全校學生會長,帶著洋同學參加全美辯論比賽,他連跟唐德剛教授做口述歷史計劃亦是以英語交談,其英語,比中文好。可惜到了戲裡,陳道明面對歐美強權領袖時所說的竟然是普通話,未免失真,一輩子以巴黎和談演說為傲為榮的顧少川若知此事,恐難閉目。 \n 民國人物說不完。說到美男子,顧維鈞是其一,汪精衛當然是其二,而我深覺前者比後者好看和耐看得多了,年輕時如此,晚年時更是,顧大使老了,住在紐約,照片上看去,神采依然,光芒仍在,或因在美國生活,儘管無權無勢,卻可自由自在,腹有詩書氣自華,老了仍然有效。汪精衛則走向另一個極端,在南京下海搞所謂「和平運動」,整天跟日本人打混交手,必須謙卑陪笑,有幾張照片他站在東條英機等戰爭惡魔旁邊,滿臉訶諛,難再言美,只是噁心,可憐得很;中老年的汪精衛,眼皮和臉皮都垂下來了,愈看愈像一位老太太,跟其妻陳壁君愈來愈有「夫妻相」。 \n 汪精衛出名懼內,可笑的是,懼內者仍然有小三,更曾有女人為他自殺,可見女人不管如何控制男人,欲求達到「零危機」,實在不易。五十年前,有一位叫做李焰生的文人寫過一本〈汪精衛戀愛史〉在港出版,市面找不到了,我手上有一本,讀得入味,其中細述汪兆銘如何周旋於不同的女人身邊,以詩談情,憑詞寄意,浪漫指數極高。他於方君瑛上吊自殺後,悲慟撰詩,末句是「恨煞護花無力後,負卿負我負生平」,我覺得非常動人,唸給張家瑜共享,而她的反應是:汪精衛後來不是又有其他女人嗎?死了一個又一個,他應該把句子改為「負來負去負不完」才對!

  • 華府看天下-懷念顧維鈞與葉公超

     威爾遜中心、季辛吉研究所和哈佛大學近日在華府合辦了一場為時兩天關於美中關係的研討會,從政治、經濟、歷史各個層面探討美中關係長久的未來,會議的主旨是中國的崛起,究竟是如中共所說的和平崛起,還是會成為全球、特別是美國的威脅。 \n 由於哈佛是這次會議主辦者之一,哈佛教授的精銳盡出,曾經學官兩棲的知名學者如奈伊(Joseph Nye)、傅高義 (Ezra Vogel)等都親自出馬。哈佛政府學講座教授甘迺迪學院創辦人艾力森(Graham Allison)揭開會議的序幕後,即直搗問題的核心,引述兩位哈佛史學教授所著《當中國主宰世界時》(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一書的預言:「中國的崛起,表示西方在全球絕對優勢的終結…」其中一位教授最近還在《金融時報》撰文說:「我們正在度著五百年來西方佔盡上風的末日」。 \n 在這樣的一個會議上,台灣自是無法置身事外,艾力森教授指出,解放軍(見圖,摘自網路)的軍力挑戰早已超越台灣,直指中國的鄰邦了。他說:「中國正在建立美國海軍武力到達之前即可決定性介入台灣的力量」。 \n 儘管如此,北京大學教授賈慶國還是說中國在各方面不足以與美國抗衡,並要求美國要「認知中國的合法利益,像是台灣」(acknowledge China’s legitimate interests,such as Taiwan)。當我發問時,要他具體說明中國在台灣的合法利益何所指,不等他回答,我即告訴他,如果「合法利益」是指美國停止對台軍售和廢止《台灣關係法》等,那是不可能的,同時告訴他有越來越多台灣人想獨立,甚至不承認他們是中國人,可是賈教授毫不在乎且語帶輕蔑的說,「不願做中國人沒關係,那就離開台灣,反正台灣是中國的地方」。 \n 反倒是傅高義教授較為明理,他說:「在台灣問題上,我們並不選邊,只要台灣和中國達成解決的協議,並且是和平的,我們都能接受」。傅高義也不忘提醒賈慶國及其他來自中國的聽眾,事實上,在台獨一事上,美國還幫了中國的忙呢,陳水扁當政時,處心積慮的搞台獨,是美國約束他,才沒有鋌而走險。 \n 吾友戴瑞明(前駐羅馬教廷大使),面對擋不住的中國崛起,對台灣的未來,心實憂之,他邇來檢閱回顧中華民國遷台後的外交史,對先賢如顧維鈞、葉公超等人維護台灣利益嘔心瀝血的貢獻,崇敬之情,不能自已。五○年代初,台灣雖已在第七艦隊的保護之下,但仍是風雨飄搖,尤其一九五四年九月初中共發動對金馬外島的砲戰,國際間要我放棄外島的壓力紛至沓來,其情景真似危急存亡之秋,若非蔣介石總統堅拒放棄金馬,顧維鈞(駐美大使)、葉公超 (外交部長)在華府和美國折衝樽俎,歷盡艱辛,同年十二月二日和杜勒斯國務卿簽定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已因卡特政府承認中共於一九七九年底自動失效),怎能轉危為安,換來二十五年的和平與安定,讓台灣發展經濟,終於成為新興工業化經濟體(newly industrialized economy,簡稱nie)。 \n 我手頭恰有國務院二十五年前公布的一九五二︱五四美國與中國及日本外交關係文件上下兩巨冊,有關《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談判的記錄,多達一百餘頁,整個談判從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日開始,二十三日結束,歷時三個星期,前後共談了九次,美方主談人是杜勒斯國務卿和主管遠東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饒伯森(Walter Spencer Robertson),我方是葉公超部長、顧維鈞大使、駐美大使館的公使譚紹華也參與了談判。葉氏沒能參加第四和第五次的會談,因他去西班牙報聘訪問,當時葉先生(美方文獻稱他Dr.Yeh,以示尊崇)年方五十,春秋鼎盛,風華正茂,杜勒斯和顧維鈞都已六六高齡,饒伯森亦已年逾花甲(六十一),以葉氏最年輕。 \n 如今這些歷史人物均已物故,撫今追昔,睹「文」思人,徒生「典型在夙昔,哲人日已遠」的浩歎,也為今日台灣沒有歷史感而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