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風塵女子的搜尋結果,共04

  • 民國風塵女子救助機構 竟是剩男的「福地」?

    娼妓這樣的行業,事實上在民國初年就有記載,而當時地方政府為管制這些娼妓,也立下了許多規範,除此之外,甚至還與社會共同創辦救助機構--「濟良所」,也就是類似當今的收容所。但應該要對於這些婦女有所保護的機構,卻成了光棍心目中的「福地」,甚至比妓院還要更黑!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1922年根據《申報》記載,廣州對娼妓最集中的地區進行調查發現,娼妓共1936人。而當時廣州市長孫科也公開承認:廣州有公娼2000餘人,私娼數百人。民國時期,北京登記在冊的公娼也在三千人以上,如果算上私娼和暗娼,將近有1萬左右。那麼,要如何管理這龐大的娼妓呢? 民國政府採取了「國際慣例」徵稅的辦法:對於娼妓公開徵稅,俗稱「花捐」。如上世紀二十年代初的廣州,花捐每年收入六七十萬元,佔市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可謂支柱產業。而民間呼籲廢娼聲不止,但由於官場腐敗,廣州社會局二十年代推行的「三年全部廢娼辦法」根本無法實施。 其次,民國政府對色情行業還制定了一些規章制度,如北京政府專門劃出「紅燈區」;對色情業進行限制,同時規範其經營活動,如規定妓院「不准於臨街為惹人觀玩之建造或裝飾」、「臨街樓房不得有走廊」;妓女則是「不准倚立門前為惹人之舉動」,生理上「年未十六歲或已滿十六歲而身體未發達者不得為娼妓」、「有親族人等不願其為娼妓及不登入娼妓名籍者均不得為娼妓」及「懷孕已至五個月者不准留客住宿」等。 而在救濟上,主要依靠「濟良所」。這原先是外國傳教士在中國辦的,專門救濟風塵女子的,後來政府介入,變成和社會共同開辦的慈善機構,主要收留的對象是一些被誘騙等原因誤入歧途的婦女,為她們尋找一條正確的生活道路,類似當今的收容所。不過,濟良所一建立,就有許多老光棍到門前圍觀。 究竟這些老光棍來這裡意義為何?或許是想討個老婆!由於當時社會上娶個老婆還是十分困難,濟良所裡面這些女子,儘管做過「那生意」,但總比沒老婆、打一輩子光棍要強吧。於是,一些濟良所的管理人員們,隨即從中看到了「賺錢」的機會。他們便對這些老光棍們說:「要見女娃兒?先給介紹費!」,而這些老光棍們也只好乖乖地掏錢挑了個女娃兒回去成家立室。之後,成了家的老光棍們,見人就說「濟良所比妓院還要黑!」。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越偷渡女淪為貨品 一天接客30次

    越偷渡女淪為貨品 一天接客30次

     從越南偷渡進入中國大陸的女子,落入人口販子手中,竟被當成貨品「出租」給賣淫集團,按外貌身材有不同「租賃價」,一天至少接客20次,平均每月接客數達800次。雲南警方日前破獲一賣淫集團,將涉嫌仲介賣淫的何姓夫婦移送法辦。  警方調查,在雲南接近中越邊境地區,偷渡屢見不鮮,部分女子淪落風塵。人口販子還將這些越南女子「出租」,通常一個周期36天,租金行情28000元(人民幣,下同),但按女子外貌身材不同,租金有差異。  租得越南女子的賣淫集團,就逼她們賣淫。在當地,色情業春風一度的價格僅120元至300元,為了快速收回成本,賣淫集團會逼迫越南女子天天接客,即使月事來也不放過。在警方找到的帳冊紀錄中,一名女子每天平均接客20次,最多的一天30次,每月能達800次。

  • 文化部牽牛花Logo 文化界有異見

    文化部牽牛花Logo 文化界有異見

     文建會五月二十日升格文化部,主委龍應台也將成為首任文化部長,未來文建會將從三個處擴充為七個司,人員增為五五七人。昨天文建會特別舉行「文化部,出發前」記者會,除了在本部一樓大廳懸掛蕭勤巨幅畫作《大同》,並公布識別系統,以牽牛花圖案搭配隸書體「文化部」三字,和英文「MINISTRY OF CULTURE」當作Logo。  龍應台表示,牽牛花是最接近泥土的記憶,是最賤的野花,但文化的力量就在於草根,希望文化部能像牽牛花一樣,「如揚聲傳播的喇叭,吹著美學的號角,讓文化滲透到每個角落。」  龍應台說,雖然在日本有煙花女子意涵,牽牛花卻有著極精神的英文名字「Morning Glory」,指的是清晨欣欣的榮光,帶有歡愉的色彩,特別能激勵人心。  牽牛花Logo由新加坡設計師陳家毅擔任設計顧問,台灣設計師王廉瑛執行設計。陳家毅曾為上海世博會設計新加坡館,王廉瑛曾任故宮、國藝會等美術設計,雙方與龍應台討論後決定以牽牛花為意象,認為它有強韌的草根性,充滿生命力,是台灣人最原鄉的生活體驗及記憶,期許文化部「在華人社會發揮燈塔效應、成為人文思想的堡壘、用文化的思維保障兩岸和平」。  不過,文化界對於牽牛花Logo有不同的聲音,認為牽牛花別名喇叭花,在台灣民間有風塵女子、老牛吃嫩草等揶揄含意,日治時期台南畫家潘春源曾描繪一幅女性肖像,模特兒就是一名風塵女子,這幅曾經入選台展的畫作,座椅背景便描繪有牽牛花花紋。  雖然牽牛花有「朝顏」、「勤娘子」美稱,但因花朵非常嬌嫩,經不起日曬會自動凋謝,在炎熱夏日甚至中午前便全謝光了,因而有「子午花」之稱。文化界人士認為,身為台灣最重要的文化部門,文化部只取表面之意,未深究文化意涵,不但不妥,也凸顯中央和民間認知的落差。  此外,文化部Logo五月初公告時,英文名稱為MINISTRY OF CULTURE,TAIWAN,但後來TAIWAN字樣被取下,龍應台解釋,這是因為必須與行政院各部門的名稱格式統一,最後才作這樣的調整,並無特殊考量。

  • 眼球先生拚白雪 紅樓爆笑演出

    進劇場看戲,這次不需正襟危坐,也別怕笑太大聲失去形象。秉持通俗混搭精神的「眼球愛地球劇團」加上華麗反串秀風格的「白雪綜藝團」,接連在台北紅樓推出年度新作《青蚵仔嫂之想太多結果得內傷》與《風月救風塵之2009絕對風騷加演版》,要觀眾享受在劇場中盡情享受輕鬆歡笑。 由眼球先生陳柏維創立的「眼球愛地球劇團」,自二○○三年起推出「眼球先生夜總會系列」,陳柏維說:「過去很多親友從不進劇場,因為他們總覺得劇場與生活無關,看不懂、壓力好大。」因此,他決定要用通俗親民的手法,將戲劇變得好看又好笑。 新作《青蚵仔嫂之想太多結果得內傷》講述一位從家鄉親善大使比賽脫穎而出的青蚵仔皇后,為了達成推廣蚵仔的目標,努力不懈地賣蚵仔、賣海鮮,卻招致海洋生物老大蚌殼精的反感,認為她破壞了生態,雙方展開連串你來我往的攻擊行動。擔任編、導、演的陳柏維延續了夜總會歌舞風格,並融入京劇武打、街舞、現代舞等元素,還請來鋼琴、長笛、大提琴組成的樂團現場演奏《青蚵仔嫂》。 以華麗熱鬧反串歌舞為特色的「白雪綜藝團」,今年邁入第十四年。本名簡志澄的團長「松田丸子」,當年在台北藝術大學念戲劇,因為一場聯誼晚會裡的反串扮裝演出,自此上了癮,畢業後就和幾位志同道合的同學創了團。 今年的《風月救風塵之2009絕對風騷加演版》,以現代流行歌舞與反串手法重新詮釋元代關漢卿的雜劇《救風塵》,描述青樓女子宋引章被紈 子弟周舍迷惑、欺騙,負了原先的情人,還遭受虐待,最後靠著好姊妹趙盼兒援救,找回幸福。 在演出中,眾人穿著古裝大跳《sorry sorry》、《beat it》。而在大學時期教授了松田丸子《救風塵》劇本故事的戲劇學者汪其楣,也將在這戲中女扮男裝客串演出員外一角。 《青蚵仔嫂之想太多結果得內傷》將於十月廿三、廿四日演出,《風月救風塵之2009絕對風騷加演版》則於十月卅、卅一日演出,地點都在台北西門紅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