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風險衡量模型的搜尋結果,共05

  • IFRS 17忠實表達保險業財報

     前言: 目前保險合約之會計處理係依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4號「保險合約」(IFRS 4)規定辦理,惟IFRS 4係保險合約第一階段之過渡性準則,僅規範基本要求,允許使用多種會計實務,未對保險負債制定一致之衡量方式,導致投資人無法比較不同國家保險公司財務狀況及經營績效情況。 \n 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IASB)為建立一個全球共同的保險會計準則,並使財務報告能更忠實表達保險公司財務狀況、財務績效及曝險狀態,於2017年5月發布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17號「保險合約」(IFRS 17),原訂2021年1月1日為生效日,惟影響層面較大,外界亦提出多項修正意見,爰該號公報未實施前即再修正,目前修正草案預計將生效日延至2022年1月1日。 \n 金管會目前正持續觀察國外實施狀況,綜合考量IFRS 17對我國保險業之影響,預計於準則生效日後至少3年(即2025年)再實施,以協助保險業順利接軌。本文將比較IFRS 4與IFRS 17主要差異,並就IFRS 17主要規定進行說明。 \n 保險合約之衡量 \n 於IFRS 4下,未特別規定保險負債之衡量,故我國保險合約之衡量,係依「保險法」及「保險業各種準備金提存辦法」等相關法規計提準備金(帳列「保險負債」項下),且採用之假設(如死亡率、折現率等),係依保險法相關規定於保單發單時即鎖定,此會計實務未考量現時估計,且各國作法不一致。 \n 而於IFRS 17下,主係視各保險合約情況,採用依IFRS 17規定適用之衡量模型,包括一般衡量模型(GMM)、變動收費法(VFA)、保費分攤法(PAA)等衡量保險合約負債,採現時估計,即於各資產負債表日採用最近之資訊進行估計。 \n IFRS 17以現時資訊作為估計基礎,能夠反映現時之負債水準,尤其在利率大幅變動時期,若仍以過去利率鎖定計算保險合約負債,將導致公司負債及股東權益水準偏離實際情形。以我國市場狀況來說,保戶在民國90年前購買之保單,保單預定利率通常6%以上,故保險公司係以該利率折現計算保險負債。 \n 然而後續市場利率一路下滑,10年期政府公債利率由民國82年約7.5%水準降至105年1%左右,保險公司若以現行市場利率重新折現計算,保險合約負債水準勢必會攀升,導致股東權益部位降低。 \n 保險收入之認列 \n 於IFRS 4下,我國保險公司自保戶收到保費且核保通過,即會認列保費收入,並依法認列準備金(帳列營業成本項下),其收入認列時點與提供服務時點無法搭配;而於IFRS 17下,保險公司須以服務交換收入,向保戶收錢但尚未提供服務前,先認列保險合約負債,僅能在提供服務後,於綜合損益表中認列收入。 \n 因保險合約期間長,IFRS 17保險收入認列方式,類似長期工程合約隨著工程的進行逐步認列損益,因此,IFRS 17引進合約服務邊際(CSM)概念,CSM係公司在保單生效日時,對於該保單全期所預估之利潤,由於在保單生效日,服務尚未提供,利潤尚未實現,故CSM於該日係屬保險合約負債之一部分,續於後續服務提供時,考量經驗調整及未來現金流量估計變動後,逐期認列為收入。 \n 但若保單全期預估是虧損,虧損部分應全額立即認列損失。此外特別強調,保險合約最終之損益,並不會因實施IFRS 17就增加或減少,只是認列的年度不同。 \n 資產負債表及綜合損益表之表達 \n 有關資產負債表之表達,相較於IFRS 4下,係將準備金提存結果列報於保險負債項下,在IFRS 17規定下,保險合約將依風險、產品、發單年度及獲利程序區分為不同群組,再以IFRS17之衡量模型衡量各保險合約之群組,並分別列報於保險合約資產或保險合約負債,不同群組不得合併表達。 \n 至於綜合損益表之表達,相較於IFRS 4下以營業收入、營業成本、營業費用區分之表達方式,與一般產業相同,無法明確拆分經營保險業務成果及投資績效,未來IFRS 17實施後,表達方式改區分為「保險本業損益」及「投資損益」兩大部分,閱表者可知悉該公司保險本業及投資所產生之損益情形,以清楚瞭解公司之經營狀況及財務穩健度。 \n 財務報表附註揭露 \n 因IFRS 17衡量方式的改變、涉及更多的判斷等因素,未來採用IFRS 17後,將要求揭露更多質化及量化資訊,可分為三大面向(見附表)。 \n 此等揭露將有助於財務報表使用者,了解保險公司之財務狀況及經營績效,進而提升保險公司之財務透明度及不同保險公司財報之比較性。 \n 結語: \n IFRS 17高度複雜且將對保險業者造成全面性的影響,除了財務報表金額及呈現大幅改變外,保險業者內部系統亦須配合調整。另投資人分析保險公司之方式及所關注的指標亦將隨之改變,例如未來CSM金額大小及攤銷期間可能將成為應關注的指標之一。 \n 雖然此準則變動幅度及導入成本相當重大,但IFRS 17將可給予投資人一個全球一致、更高品質的保險業財務報表,長期而言亦有助於保險公司提升內部管理能力及產業發展,因此無論保險業者或投資人皆應及早瞭解及因應IFRS 17所帶來的影響。 \n (台灣證券交易所提供,呂淑美整理)

  • 工商社論》複雜的金融監理制度解決不了問題

     近來,全球股市表現續處高點,令研究行為財務學聞名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 Shiller)在內的學者專家頻頻示警。但投資人在難以抗拒牛市誘惑之下,多以金融機構已記取歷次危機的教訓,也走過各種自我修復的過程,較以往更有韌性,不斷地自我催眠。遺憾的是,從歷史經驗看來,金融危機總是周而復始地重覆上演。 \n 何以至此?最關鍵的原因是,當代金融監理習慣用「以毒攻毒」策略解決危機,也就是當問題愈複雜,就要設計出更複雜的監理機制來「鎮壓群魔」,最常被引用的便是巴塞爾協定(Basel Capital Accord)自1988年剛問世的30頁,經過3次重大修訂與擴增,至2010年12月的巴塞爾協定III(Basel III)規範已多達616頁,理應可以包山包海之勢防堵金融風險云云。 \n 但巴塞爾協定增修至今的核心基本要義,仍聚焦在銀行資本適足性(capital adequacy)內涵的充實性與精確性(資本適足性即指自有資本除以「經風險係數」調整後的資產),以致於愈來愈複雜的監理模式,側重在改善風險係數的估計。再者,金融監理單位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引進複雜的「現代化」內部評等法(Internal Ratings-Based Approach),評估專屬於該銀行的風險機率分布,就能更精準地掌握風險的型態,進而針對各種已知的風險(risk)情境,制定鉅細靡遺的風控方針,並提高風控效率。 \n 問題是,數理模型藉由歷史資料所計算出的風險機率分配,大多只能解釋過去的狀態,無法因應時時刻刻不斷演化(evolution)的社經環境,以致於實證上的經驗分配,常不見得能代表真實的機率分配。而一味打造繁複的風控模型,消耗過多資源在應對「過去」風險的結果,就是輕忽發生在眼前,且資料無法分析的新型態風險。至於常常錯把無法估算機率分配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當成風險,更是危險至極。 \n 再者,單就統計觀點來看,隨著需要估計的參數增加,若欲得到「穩健」(robust)的估計值,所需的樣本數將大幅提高。英國大學教授丹麥迪爾(V. DeMiguel)的研究指出,光是一個複雜的多因子模型就約需250年的資料,才有辦法得到穩健估計值。惟目前實務上用來估計信用風險的歷史資料,大多只有20~30年,用來估計市場風險的資料甚至有不超過5年者,自然極難得到一個符合統計學要求的穩健估計值。 \n 更麻煩的是,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涉及多種不同類型的資產,在多個複雜模型衡量每個資產風險後,進一步合併成資產組合過程中,還需要估計不同模型之間的相關性。但單是一個複雜模型就已存在資料不夠的缺陷,當然更難衡量模型間的相關性。為此,巴塞爾協定允許使用一些藉由「主觀判斷」的簡化假設,如信用損失決定因素或在資產組合中的各類型資產均獨立且互不影響。由此可知,奠基於巴塞爾協定、看起來很「科學」且「客觀」的複雜監理模式,絕非想像般做愈多、愈安全。 \n 那麼,甫在新春談話宣布今年要提升監理效能的金管會,該怎麼做才有益於台灣金融體系發展?曾在英國央行擔任金融穩定主管的霍爾丹(A. Haldane)於2012年全球央行年會中,針對金融監理所提出三大原則性建議,應可做為金管會制定相關政策規章的重要參考。 \n 首先,要避免單靠內部模型評估風險的風控模式,並應強化以簡約的標準化方法,來衡量銀行的市場交易和貸放信用風險之重要性。例如可將複雜模型計算的資本適足率與簡單、透明、非以風險為計算基礎之槓桿比率,列為同等重要的風控機制。因為在許多情況下,槓桿比率比資本適足率具有更多洞悉未來的能力。 \n 第二,要想避免龐大資源用以防堵曾發生的已知風險,卻輕忽正在演變中的未來風險,金融監理單位便應增強市場敏銳度,透過精煉其經驗法則,加強預防性監督檢查與市場約束的能力。 \n 第三,簡化監理法規,著重透明度的提高,以利削弱金融機構為迴避層層監管,衍生各種表外業務,催生複雜且非定型化的理財產品之誘因,讓監理單位與金融機構不再進行「相互複雜化」的競賽。如此一來,應可避免銀行風控成本大幅增加、投資人難以理解與信任計算複雜的銀行風險權重,造成銀行透明度降低,市場約束隨之弱化等負面外部性的問題。 \n 要言之,當代金融監理過度追求「複雜」,輕忽一些簡單、透明的原則,反而讓金融市場產生諸多風險,甚至釀出更多監理制度無法因應的不確定性。所以,金融監理單位制定監理規則時,應先了解每個監理標準的的本質後,再制定一個提綱挈領、具有代表性的規則或簡約的監理標準。同時,金融機構的相關高層主管及董事會也必須認知到,風控模型有其侷限,絕不能有完全仰賴模型行事的心態。倘若,金融監理制度仍無法跳出崇尚複雜的迷思,便形同用塞滿過期藥品的急救箱,來拯救明天的危機,難以真正收效。

  • 採用湯森路透風險管理方案

    採用湯森路透風險管理方案

     2015年10月16日,香港/台北-湯森路透宣佈台灣最大規模金控公司之一「富邦金控」,已採用湯森路透的複雜結構性金融商品(complex structured products)評價與複雜資產組合(exotic portfolios)之風險管理解決方案。 \n 富邦金控於2007年建置市場風險管理系統後,持續提升整合性風險管理平台,以(straight through processing,STP)機制,成功串接各子公司部位系統、外部市場資料源、進階情境模擬模型、風險模擬計算系統與及整合性報表等,此風險管理系統架構可高效率支援風險管理流程。 \n 富邦金控的市場風險管理架構涵蓋數個穩定的評價系統,可迅速處理絕大多數複雜金融商品。該公司是台灣首家使用多種不同特性風險值模型(Value at Risk models)與壓力測試情境(Stress Test Scenarios),在金控層級綜合評估各子公司市場風險的金融機構,除整合性評估外,富邦金控管理階層也能藉此市場風險管理架構,立即獲取各種更細層級(如:交易台層級)的風險分析結果。此架構的規劃與實施使富邦金控在2012年榮獲台灣金融研訓院主辦之「最佳風險管理獎」。 \n 為保持其市場領導地位,富邦金控不斷地強化其評價模型與風險衡量架構,以滿足該公司業務發展與風險管理的需求。 \n 富邦金控積極尋求最先進、完善的風險管理系統解決方案,該方案需要能包含複雜型結構性金融商品的資料管理與進階評價,以完整支援業務經營。 \n 富邦金控在選擇複雜型金融商品衡量方案時,考量金融市場現況,高度關注方案在低利率與高波動性的金融市場條件下是否仍可精準評價與妥適衡量風險。完整的模型涵蓋度與新產品導入的彈性,也是富邦金控選擇方案時的重要條件。 \n 湯森路透Price-It OTC衍生性商品評價分析方案可滿足上述需求,該方案曾榮獲Structured Products Magazine的「2014年亞洲地區技術創新提供者」獎項(Technology Innovation Provider of the Year in 2014 in Asia),證明其橫跨所有資產類別的評價分析方案的領先地位,足以達到金融機構的高標準要求。 \n 金融監理政策日趨嚴格,對金融機構風險管理內容的仔細度與即時性的要求也隨之升高,因此,透明度不可或缺。湯森路透的Price-It OTC衍生性商品評價分析模組可以快速地與金融機構既有系統架構整合,有助使用者對湯森路透評價分析模組的了解;多工處理的設計,提供了高效計算能力,可滿足金融機構在風險管理即時性上的要求,兼具透明度與即時性,這也是富邦金控選擇湯森路透Price-It OTC衍生性商品評價分析方案的重要原因之一。 \n Price-it Excel(以Excel 方式呈現的評價模組功能),能讓使用者將資料輸出至試算表以便審核評價過程的所有步驟,包含模型參數、資料校準、詳細的現金流量以及模擬方法數值結果,得以使模型驗證流程更加流暢,因此除Price-It OTC外,富邦金控也同時採用了Price-it Excel。 \n 富邦金控的選擇,顯示對於湯森路透可提供最佳典範(Best Practice)的能力具有信心。 \n 富邦金控風控長(Chief Risk Officer)張麗鵬說:「富邦金控致力於維持台灣與亞洲市場之領導地位。我們專注建立最佳風險管理架構與實務,完整支援金控旗下銀行、證券與保險等子公司的業務發展。湯森路透衍生性商品評價分析方案不但符合我們對透明度的要求,湯森路透也與我們以夥伴的合作模式,共同完成最佳方案。」 \n 湯森路透Pricing & Reference Services部門Valuations & Transparency全球負責人Jayme Fagas說:「我們很高興能成為富邦金控的合作夥伴。富邦金控選擇湯森路透,正可證明本公司具備高品質評價解決方案。我們十分清楚金融業目前所遭遇到的衝擊,以及因應而生的監理需求,我們更與客戶攜手並進,提供透明的核心計算功能,包括:現金流量評估、市場資料參數、數值方法與模型假設條件等。本公司在此領域的專業深度與廣度,使我們居於有利地位,能滿足客戶在評價或衡量上的各種需求。」 \n 湯森路透Pricing & Reference Service提供全球解決方案,涵蓋逾250萬項固定收益證券、衍生性商品與貸款,並推出每日評價服務,包括:擔保貸款憑證(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s,CLOs)、擔保債務憑證(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CDOs)、資產支撐證券(asset-backed securities,ABS)、商業住房貸款抵押證券(commercial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CMBS)、信用違約互換(credit default swap,CDS)、公司債券(corporates)、美國市政債券(US Municipals)、結構性商品等等。依不同資產類型,評價可在全球各地全日或於收市時提供,並可佐以提供當日金融事件之評論。

  • 中國信託 榮獲風險管理兩大獎

     第五屆「台灣傑出金融業務菁英獎」昨日頒獎,中國信託在卅五家金融機構中脫穎而出,獲得「最佳風險管理獎」與「最佳國際發展獎佳作」。 \n 「菁英獎」由台灣金融研訓院主辦,每兩年舉辦一屆,素有「金融業奧斯卡獎」之稱號,金融研訓院表示,「中國信託風險衡量模型之發展運用與管理」專案,透過發展模型風險的管理機制,改善決策之透明化、系統化、專業化和制度化,並藉驗證和修正提升自建模型之能力。 \n 中信金風險長許建基於領獎致詞時,特別感謝主辦單位與評審的肯定,許建基認為,良好穩固的風險管理機制是金融產業健全發展的基礎,也是金融業首要課題。 \n 中國信託於二○○○年初即洞悉建置風險衡量模型基礎工程的重要性,投入龐大人力與資源,持續發展風險衡量模型與風險管理機制,有效輔助專家判斷以強化風險透明度及風險區隔能力,並藉以提升風險文化落實於風險管理機制。 \n 除了第五屆「最佳風險管理獎」、「最佳國際發展獎佳作」之外,中國信託獲得的歷屆菁業獎獎項,包括第一屆「最佳人才培訓獎」、「最佳電子金融獎」、第二屆的「最佳風險管理獎」、「最佳國際發展獎」、「最佳形象推廣獎」與第四屆的「最佳電子金融獎」,是菁業獎的得獎常勝軍。 \n 另外,中國信託今年以來榮獲The Asian Banker、Global Finance、Euromoney、The Asset、Corporate Governance Asia、Asiamoney、FinanceAsia、GSL、The Banker、讀者文摘等公正評選機構肯定,總計已獲得國內外卅七項大獎。

  • 中信銀獲「最佳風險管理獎」

     第五屆「台灣傑出金融業務菁業獎」昨日揭曉,中國信託在八個獎項中,贏得「最佳風險管理獎」,這是中信銀繼AsiaRisk(亞洲風險)評選為「 二○一○台灣最佳衍生性金融商品暨最佳風險管理機構」後,再度獲獎,這也是中國信託自二○○四年起六度獲頒此項殊榮。 \n 菁業獎主辦單位金融研訓院表示,菁業獎每二年舉辦一次,今年係第五屆,本屆計有三十五家金融機構,提出五十一件案件參選,中信銀除獲得「最佳風險管理獎」外,在菁業獎「最佳國際發展獎」項目也獲得佳作。 \n 金融研訓院認為,中信銀的「發展模型風險的管理機制,有助於提升決策的透明與專業度。中信金風險長許建基表示,中國信託於二千年初即投入風險衡量模型的建置,中國信託相信,持續提升風險管理,是金融機構投資報酬率最好的基礎工程之一,也是永續發展、健全競爭力的成功關鍵。 \n 中信銀母公司中信金控,董事會下設經營決策委員會,負責中信金整體風險等重大事務決策,下設「信用風險會議」、「市場風險會議」、「資金及作業風險會議」與「投資風險會議」等。 \n 其中,資金及作業風險會議,監控資本適足率,投資風險會議審查重大策略性與財務性案件投資及處分,信用風險審核委員會,則負責審視大額信用曝險授信案件,並有客戶之重組與重整案件的預警。 \n 中信銀採獨立之授信人審查制度,建立專業客觀、分層負責的審核機制;並以自有的客戶歷史資料,發展內部評等系統,作為信用風險衡量的架構,運用於信用額度准駁、貸後控管與獲利績效分析等層面;此外,考量資產組合集中度之風險,中國信託商銀依據事業經營之風險胃納,制定特定產業或對象之授信限額、國家與企業團信用風險承擔限額等,透過上述機制,有效地管理信用風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