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飛人集社的搜尋結果,共14

  • 捏麵包像耕地 飛人集社演偶戲

    捏麵包像耕地 飛人集社演偶戲

     把可以吃的麵包搬上舞台,變成戲偶說故事,飛人集社作品《麵包以後》,從麵包的製作過程,探討生命與環境保護問題,主創者之一曾彥婷表示,「自農耕社會開始,麵包與人口的成長和文明發展,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捏麵包的過程,有如耕耘土地,我們怎麼對待土地,土地就怎麼對待我們。」  曾彥婷表示,以麵包為題材,很能貼近觀眾的生活,「但創作過程中經過很多實驗,我們可以做出好吃的麵包,但是要能做出不會變形又不會發霉的麵包,做了很多嘗試。」  《麵包以後》描述烤麵包的過程,從麵粉、加入酵粉、發成麵糰,最後長出不同的生物、動物,發展出文明社會。  曾彥婷表示,「麵粉有如土地,整個文明發展的過程,就像是人類社會的演進,從純粹的麵粉,變成需要麵粉篩、烤箱,越來越複雜。最後,我們希望能有個願景,那就是找到一個人和自然可以共存的方式。」演出將於11月15日至17日,在宜蘭利澤簡民家館登場。

  • 飛人集社《黑色微光》電影式光影結合偶戲展現奇想詩意

    飛人集社《黑色微光》電影式光影結合偶戲展現奇想詩意

    飛人集社劇團製作的《黑色微光》,邀請國際知名的美國光影藝術家賴瑞.李德(Larry Reed),以「電影式光影」的手法結合偶戲,敘述一個躲在幻想世界裡的小男孩克服傷痛、面對現實的故事,將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曾觀賞排練的歌劇院副總監汪虹18日表示,用溫暖的形式呈現社會議題,雖然看似沉重的情節,卻令人感受到曙光就在前方。 創立15年的飛人集社劇團,「飛人」取其諧音「非人=偶」,多次獲台新藝術獎提名,並受邀至北京、荷蘭、法國、新加坡、西班牙、日本等各地藝術節演出。《黑色微光》的創作靈感來自一則社會暴力悲劇報導,1名小男孩因父母吵架被獨自留下,他封閉自我活在幻想世界,面對傷痛、處理傷痛,最後放下傷痛的故事,劇團在創作過程還特別諮詢社工師與兒童心理專家,以求劇情安排合理到位。 《黑色微光》邀請美國光影藝術家賴瑞.李德,以獨特的「電影式光影劇場」手法結合皮影戲、當代電影及劇場技術,製造出遠景、中景、近景、特寫及淡入淡出等電影運鏡效果,舞台上人偶交疊、光影變化,充滿了奇想詩意。 「希望帶給社會一些安慰和心理支持,讓來看戲的親子,有機會開啟討論空間」導演石佩玉18日在演出記者會中表示,這樣的事件不應該只有新聞的報導,希望透過藝術轉化,將事件能讓更多人理解及感受。

  • 飛人集社劇團《天堂動物園》28、29日台南文化中心演出

    飛人集社劇團《天堂動物園》28、29日台南文化中心演出

    飛人集社劇團《天堂動物園》獲邀參加台南「十六歲小戲節」,7月28、29日在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登場,全劇以蘊含哲理的動物寓言,希望透過戲劇討論如何面對、學習理解,尊重與自己不同的個體。 《天堂動物園》故事靈感發想與背景,來自編劇周蓉詩與她的台法混血女兒日常相處,例如女兒小嘉之前學校回教徒居多,營養午餐沒有豬肉的,小嘉因此被同學問為什麼要吃豬?周蓉詩再加入全球難民問題,融合並轉化作動物寓言,讓觀眾們一起思考族群融合議題、民主核心、生命價值等。 該劇內容講述一匹小野馬離開溫暖家鄉,獨自流離到遙遠山谷,不但闖入原住動物們的生活,也打破牠們的日常秩序。小野馬該怎麼融入新的團體呢?一場災難爆發,大家各自發揮所長驚險逃難,但沒想到來到新天地,迎接牠們的又是一場與原居動物們融合的故事。 劇中角色特意選用已絕種或瀕臨絕種的動物角色,如野馬、袋狼、鴞鸚鵡、毛驢、OKAPIA、犰狳等動物角色帶入豐富的演員肢體表演,除了滿足觀眾好奇心、更具有想像空間。 該劇採用面具、光影元素,並使用「拼貼」手法,讓不同材質、紋路、色調的媒材進行拼 貼,戲偶美術以及舞台等都將令人耳目一新! 飛人集社劇團,「飛人」取諧音「非人=偶」,以「偶」為主要創作形式,意指在劇場行走各處、自由飛行的藝術創作者集合之所。長期製作質量精美細緻的偶戲作品,不只將表演藝術帶入非劇場空間,也廣邀不同領域創作者參與,是深具特色的偶戲盛事。

  • 飛人集社 推出親子展演《生命幻想曲》

    受到雲門劇場的邀請,再次集結三部曲─《初生》、《長大的那一天》、《消失-神木下的夢》,同時演出配樂擴編另舉辦音樂會,以及光影裝置展覽,推出適合成人與孩童共賞的概念展演─《生命幻想曲》系列,11月28日到12月20日雲門劇場溫馨登場! 由飛人集社劇團、法國東西社、波隆納國際插畫獎得主莒絲蓮.額貝哈,以及金音獎最佳民謠單曲獎得主王榆鈞攜手創作,歷時五年製作並完成「一睡一醒之間-小孩也可以看系列」偶戲三部曲─《初生》、《長大的那一天》、《消失-神木下的夢》台法巡演七十餘場,廣受好評。 此次以音樂會打頭陣,由王榆均與時間樂隊演出,音樂會演出內容脫胎於偶戲三部曲音樂設計王榆鈞的原創音樂,原本戲裡為1人演奏,現在則是擴大成10人編制的大樂隊音樂會;另外,偶戲導演石佩玉也特別搭配曲目,親自操作三部曲光影戲中的精華角色,讓舊觀眾回味、新觀眾嘗鮮。 除了原本偶戲的曲目,王榆鈞更為呼應三部曲主視覺創作新歌,呈現一種成長、開闊、即將飛翔天際的氛圍,獨創性與演奏風格如同迪士尼的經典樂曲─電影《超級狐狸先生》的配樂,將感染所有年齡層的觀眾,除此之外,還邀請焦安溥(張懸)、駱以軍各自擔任午晚2場的嘉賓。

  • 飛人集社測量人生

    飛人集社測量人生

     連續做了3年「小孩也可以看」系列作品,飛人集社劇團團長石佩玉覺得夠了,新作《測量》將重返「成人」市場,以執頭偶、面具、光影、戲曲,呈現人生在世必然被某些標準所測量的無奈與提問。  「誰的人生不被數據化、標準化?什麼30而立,什麼專家說幾歲前要有第一桶金,我們非得被這樣測量不可嗎,或是有推翻的方式?」  成立於2004年的飛人集社,是台灣具代表性的偶戲製作團隊,擅長以各類戲偶、物件、光影表現進行演出,2010年開啟的「超親密小戲節」,除了引進各國精緻偶戲演出,更開創了新的看戲形式。2011年,飛人與法國東西社劇團合作以生命三階段:出生、長大、死亡為主題,進行跨國演出創作,陸續發展《初生》、《長大的那一天》與《消失-神木下的夢》,讓孩子從戲學習面對生命,是叫好叫座的親子劇碼。  在新作《測量》中,石佩玉首先拋開文本為主、引領畫面發展的傳統創作模式,轉而藉著想像的畫面、戲偶的先行實驗,製作去架構故事文本。「我最早的畫面是從眼睛出發,那是被注視的、被陪伴的一種感受。」後來,面具、執頭偶等元素成形,搭配上光影與崑曲,故事骨幹誕生,從一位上班族女人開始。  某天,女人下班回到家,2位裝潢設計師突然現身告訴她中了獎,獲得25坪全新公寓一戶。為了規劃她理想的未來住所,設計師們開始對女人的人生展開連串計算與測量,盤問女人對於未來的想像與對生活樣態的思考:是否結婚,幾個孩子,怎麼安排母親的退休生活,又怎麼期待未來的工作成就與愛情發展。  《測量》由薛美華、洪健藏、黃煒翔主演, 3月27日至30日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創團10周年計畫的《消失-神木下的夢》則自4月8日起巡迴嘉義、高雄、台北、宜蘭等地演出。

  • 魔幻樹洞之旅 探究死亡

    魔幻樹洞之旅 探究死亡

     失去媽媽的小姊弟為了找尋「在另一個世界的媽媽」,鼓起勇氣爬進樹洞,因為他們聽說那裡頭有「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裡,姊姊遇上狐狸族的婚禮,但新娘角花狐狸卻被埋在土裡,後來才明白,原來在狐狸的觀念裡,死亡就是跟土地結婚,值得慶祝。這是飛人集社推出的《消失—神木下的夢》,透過魔幻詩意的故事,帶著大人小孩面對死亡課題。  《消失—神木下的夢》以變換光影與戲偶,表現小姊弟對母親的想念,還有魔幻樹洞的場景。戴著面具的演員,詮釋龍王、烏鴉、狐狸等樹洞世界裡的人物,姊弟兩人則以可愛的執頭偶表現。  劇中的樹洞就是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小姊弟進入樹洞後,先遇到了龍王,小弟弟竟然被龍王騙走。龍王是個思念過世孩子的父親,因此騙走別人的小孩。小姊姊思念母親,又弄丟了弟弟,直到聽到狐狸族對於死亡的觀念,才開始有了別的思考。  演出還搭配了現場演奏的風琴、小提琴、斑鳩琴,還有大鼓、響板、沙鈴,風格有點憂傷神祕卻充滿希望。  二○一一年起飛人集社與法國東西社劇團開始合作系列三部曲的合作,以出生、長大、死亡這樣生命的三個階段為主題創作,都強調詩意光影、偶與現場演出。首部曲《初生》探討描繪生命的開始,二部曲《長大的那一天》描繪孩子期待長大、主動冒險的過程。  《消失—神木下的夢》是第三部曲,以死亡為題。製作人石佩玉說:「沒人規定孩子只能吃甜的,面對生命議題。」  編劇周蓉詩表示,孩子的想像力往往比大人更具靈感,「的確有人問我,對孩子說死亡,他們能懂嗎?重點不是懂不懂,而是可以感受多少、激發多少想像。」  《消失—神木下的夢》將於三月一日至三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光影偶」入戲 小而巧美超親密

    「光影偶」入戲 小而巧美超親密

     戲劇非得在舞台上演出嗎?公園小角落、咖啡廳的吧台,都可能找得到戲的感動。由國內知名的偶戲劇團─飛人集社舉辦的超親密小戲節,邀請來自四國的偶戲團來台演出,演出場地包括畫廊、餐廳、酒廊、咖啡廳、英語教室等地,讓觀眾體驗不同的看戲經驗。  策展人石佩玉表示,超親密小戲節走的是小而巧美的演出形式,演出的空間小、節目規模小,觀賞人數少,過程中有領隊帶領觀眾,讓大家一邊散步、一邊介紹鄰近社區環境,過程愜意又親密,石佩玉也開始拍攝紀錄片,預計自明年初起帶著紀錄片到全台各地放映。  今年有三組來自國外的團隊參與演出,其中來自以色列的藝術家懷茲(Leora Wise),將以紙偶和即時影像演出《愛麗絲的茶會》,重現《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場景;來自美國的雙重影像實驗室帶來《偶然二部曲》,透過多種光源與立體書的概念去,呈現西班牙詩人羅卡的詩作意境。  來自泰國的徘徊月光與無盡旅程劇團則帶來《黃色的0》,要在不使用任何語言的狀態下,表現一個女孩與一本魔法書的冒險,童趣十足。  另外六組節目,都是台灣的創作者,分別是台原偶戲團的羅斌、劇場工作者魏雋展、曾彥婷、許向豪(見下圖,黃世麒攝)、薛美華與柯德峰等人。其中,魏雋展以一整張長寬各三米半的白紙為素材發展《白》,透過身體與紙張的關係,訴說關於記憶場景的故事;曾彥婷以麵粉為主題發展《麵包以後》,藉著麵粉的烘培過程,勾引連串想像畫面。  由飛人集社與台新文化藝術基金會合辦的「超親密小戲節」,即日起至廿一日登場,將在台北永康街、仁愛圓環及民生社區等地演出。

  • 飛人集社 揭開成長祕密

     「長大」這件事,該如何對小孩說?旅法演員周蓉詩決定要編寫一齣劇來告訴她的女兒,她找來《飛人集社》導演石珮玉,攜手透過充滿幻想的偶戲幫助小朋友長大。  《長大的那一天》為「一睡一醒之間系列」第2部,上回說的是「初生」的故事,下回則要告知「死亡」,此系列為台北與法國馬賽薩瑪利亞劇院的聯合製作。周蓉詩指出,大部分給兒童看的戲,習慣討兒童的笑聲,但是她在5歲女兒身上看到,兒童對事物的接受力超乎成人想像。因此在打造系列時,她希望創造小孩和父母能夠共同觀賞的劇碼,在《長大的那一天》裡,她使用很多隱喻手法,因為理解能力的不同,小孩看了可能高興,父母看了則會傷心。  《長大》是一對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冒險,第1站他們遇上半男半女的人,第2站遇到抵死不想被漁夫吊起的人魚,第3站是把小孩變大的森林之王。從中周蓉詩想要探討,小孩的性別認同、被強迫強大的痛苦等。《長大》中的人物、場景出自法國美術設計莒絲蓮之手,周蓉詩說,不同於美國迪士尼般的花花世界,莒絲蓮的風格較為樸實淡雅。她筆下想像中的東方世界,透過人偶、翦影等使用,在舞台上立體化。《長大的那一天》8月9日起於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飛人集社長大的那一天 森林冒險去

    飛人集社長大的那一天 森林冒險去

     「很久以前,有個小女孩對小男孩說:我要趕快長大,要跟你結婚。於是,他們手拉起手,要一起去找長大的那一天。」飛人集社推出新作《長大的那一天》,在小男孩與小女孩扮家家酒遊戲中,勾勒出一段尋找長大的冒險,透過輕柔的床邊故事語調,手工刮畫與剪紙的詩意投影,搭配光影、物件以及與真人的互動演出,勾起童心與浪漫。  《長大的那一天》是飛人集社與法國東西社劇團共同創作的「小孩也可以看」系列作品,提倡大人可看,小孩也可看。由飛人集社團長石佩玉導演,遠嫁法國的台灣劇場工作者周蓉詩編劇、操偶,輕柔說故事的三部曲,讓觀眾共同思考生老病死的生命課題。  去年推出的首部曲《初生》,以小女孩和鯨魚一同挖掘一顆蛋的故事,描繪了生命的開端與意義。今年的《長大的那一天》講述孩子期待長大、主動冒險的過程。第三部曲《消失─神木下的夢》將於明年三月推出,主題是離別與死亡。  周蓉詩當初發展這個系列作品,靈感來自她五歲半的女兒。「孩子總是期待長大,我女兒老說長大後要跟媽媽一樣,也說長大了要當公主,但我們都知道,期待與現實是有落差的。」周蓉詩說:「要如何告訴他們長大這件事的意義?要如何面對失望的可能?」  石佩玉表示,長大這件事並非專屬孩子,「對大人來說,每個人生階段的進程也是在長大。」  劇中踏上尋找「長大那一天」旅程的小男孩與小女孩,將進入一座想像森林,裡頭有長得像鳥的漁夫在釣人魚,有個可以瞬間變男又變女的奇人,還有包著尿布的森林大王,還有很多奇異生物。透過森林裡的奇遇與對話,探討時間的感受與掌握、外型的蛻變與性別的認知等。  周蓉詩去年作品在台演出後發現,台灣的家長很喜歡問創作者:「這樣孩子看得懂嗎?」周蓉詩說:「我其實很疑惑,到底『懂』是什麼?」她說,在法國給孩子看的作品,家長頂多會問:「孩子受得了嗎?」而那是指演出的長度與概念是否暴力,「演出的內容從來也不以討好孩子為重點。」  《長大的那一天》將於八月九日至十九日在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飛人集社法國《初生》 4月回台巡演

     2011年台北「飛人集社」和馬賽「東西社」劇團,首次攜手創作,跨洋推出的「一睡一醒之間」首部曲《初生》(La Naissance),今年新春獲法國土魯斯「亞洲製造」藝術節邀請演出。這齣透過「出生」,看待生命美好的偶戲作品,4月將回到台灣巡演宜蘭、新竹、嘉義、台東、台南等地。  《初生》故事源自編劇周蓉詩為4歲女兒編的床邊故事:小女孩在鯨魚的嘴巴裡撿到一顆蛋,於是一起出發,要為蛋找回爸媽。劇中小女孩和鯨魚的對話:「是你在我的夢中。」被法國人視為東方哲學的夢中夢思想,恰好表達《初生》想要面對的生命提問:「我們為什麼會來到世上?要到這個世界上作什麼?」  《初生》的導演石佩玉向來喜好運用各式偶戲概念,試圖打造大人小孩都能感受的近距離小劇場。《初生》是其所打造的親子系列4部曲的第一部。《初生》特邀波隆那插畫金獎繪本畫家莒絲蓮‧額貝哈(Ghislaine Herbera)擔任視覺設計,構織為大人和小孩創造作夢的小劇場。

  • 夏夏 推契訶夫廣播劇

     兩年前年輕詩人夏夏與飛人集社劇團出了奇招,她們跑到景美福興宮的廟埕戲台上演出《煮海的人》。今年她們又一次推出實驗性的演出方式,要以廣播劇形式推出四齣俄國作家契訶夫的劇作「攜帶播音員─契訶夫聽覺計畫」。  夏夏說:「我都在玩復古的東西耶!從野台戲到廣播劇,只能說復古特別對我口味,因為他們的特殊形式讓我可以很專注地講一個故事!」  契訶夫是夏夏最愛的作家:「他的文字中埋有很多關於生活的實踐、想法、想像,也因為他貧窮出身,作品提到的內容都貼近你我的生活,讓人感覺很被安慰。」  比如《凡尼亞舅舅》中,契訶夫傳達出「將工作視為生活中最大救贖」的概念,劇中凡尼亞一家子的生活過得苦悶,但他描繪友人醫生照料著一片森林的景況時,「反映出的卻又是人類對於自然生態美好價值的體認與希望感受。」  不過,夏夏也明白,要紮紮實實地在舞台上演出契訶夫劇本不容易,「主因是人物多,要在劇場裡工作、溝通的人也多!」後來她想到,廣播劇是陪伴性很強的,聆聽沒有時間限制。  經過了一年多,從改編劇本、徵選聲音演員到排戲錄音、後製剪接,飛人集社與夏夏推出了「攜帶播音員─契訶夫聽覺計畫」,包含契訶夫四部名作《凡尼亞舅舅》、《三姐妹》、《海鷗》與《櫻桃園》,由多媒體藝術家柯智豪擔任音樂創作。  夏夏表示,以廣播劇形式改編契訶夫劇本,難度最高的部分是「要讓大家搞懂誰是誰!」只透過聽覺,沒有場景、服裝、肢體,聽眾就只能用聲音辨識演員並以此了解人物關係。  後來,夏夏刪除小角色與小場景式,輔以說書人的旁白交代場景與氣氛,才讓整部作品比較「可聽」。  因為少了畫面,音樂與音效變得特別重要,得用聲音代表時間流動、人物空間的位置關係,也要靠音樂調整情緒轉換。「儘管不在舞台上,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玩,而且很瘋狂、像變魔術。」  飛人集社的「攜帶播音員─契訶夫聽覺計畫」網址為http://ajourneyonfoot.com.tw/。目前《凡尼亞舅舅》已上架,預計在七月初推出《三姐妹》。

  • 華山藝術生活節 看見台灣軟實力

    華山藝術生活節 看見台灣軟實力

     目前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登場的「華山藝術生活節」,是台灣首度舉辦的表演藝術交易市集,目的在為國內表演團隊擴展國際舞台、開拓內需市場。因此藝術生活節除了邀請國外策展人參與,也邀請國內各縣市的文化局長、文化中心負責人。  這樣的表演藝術交易「市集」機制在國外行之有年,像是紐約「國際表演藝術協會」歷史超過了六十年、德國杜塞朵夫有專攻舞蹈節目的博覽會、東京和首爾也有表演藝術市集,透過定時、定點、聚焦的演出,建構表演藝術的交易平台。  盛治仁表示,文建會計畫從今年起連續四年辦理「華山藝術生活節」,期許能累積口碑,未來也希望與香港藝術節共構行銷平台,同時將觸角延伸至日、韓等國。  表演藝術聯盟扮演生活節催生的角色,常務理事溫慧玟指出,生活節整體活動分為演出、展覽、論壇、文創市集四個面向,除了針對專業人士,也期待讓一般觀眾認識國內多元而豐富的表演團隊。  華山藝術生活節即日起至十月三十一日,還安排了表演節目「showcase匯演」,集結廿四個國內團隊,演出內容涵蓋崑曲、歌仔戲、踢踏舞等,不過上述演出主要是針對策展人進行。  另有四場開放給民眾購票欣賞的小劇場演出,包括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潛水中》、戲點子工作坊《戲曲小劇場女僕》、戲盒劇團《島語錄—一人輕歌劇》、飛人集社劇團《魚》等。相關訊息請洽www.hlaf.com.tw。

  • 王靖惇的《魚》 傳達對愛不信任

     透過一把菜刀與一個公事包,新生代劇場編導演王靖惇在飛人集社的新作《魚》當中,以荒謬又暴力的方式控訴對愛的不信任,以及人生多麼不自由。  雖然活在速食愛情的世代,但王靖惇的想法卻是:「我總相信一見鍾情,就是那種天註定的、相遇後就白頭到老的愛情。」  成團六年的飛人集社以融合偶劇與光影戲作為特色。七十二年次的王靖惇,目前是台大戲劇研究所的學生。過去曾擔任劇場導演李國修、符宏征等人的助導與副導。  從幼稚園開始,王靖惇在放學後跟著阿姨看瓊瑤愛情劇,讓他對愛情始終有著一種完美的期待與幻想,加上自己身旁的好哥兒們,談的都是這類「一見鍾情然後結婚」的戀愛,讓他對於這樣的愛情更加深信不移。  直到上了大學,離開台中的家,「這才發現『台北人』的愛情觀念跟我好不相同喔!」  在《魚》裡頭,他以一對背負房貸壓力夫妻的生活吵鬧故事為主,並藉著魚缸裡魚的意象,指涉人們「自以為活得自由快樂,但生活早被限制住了,就算勇敢撞破魚缸跳了出去,還是會渴死。」  《魚》將於七月一日至四日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尋找黑白相片裡 廟宇的回憶…

    由詩人夏夏與飛人集社合作的《煮海的人》,雖然演出日期在土地公授意下訂於十二月,但自九月份開始,夏夏便透過《煮海的人》官方網站發動了一系列社會人文的活動,其中包含了尋找攝影徵件、線上攝影展活動,以及扶助弱勢兒童看戲的「長腿叔叔公益計畫」。 由於這次在廟埕演出《煮海的人》的機會,夏夏開始關注現代人與廟宇之間的關係,為能喚起大夥對廟宇的記憶,她在網路上發起了「用一張黑白照片重新紀錄兒時記憶中的廟宇」徵件與線上攝影展活動。年輕人可透過攝影,重新與傳統建築、兒時回憶對話。 夏夏與飛人集社也發起了「長腿叔叔公益計畫」,將在每場演出中保留部分公益名額,尋求充滿愛心的「長腿叔叔」認購匿名愛心票券,邀請有意願觀賞演出的同學們一起欣賞《煮海的人》。夏夏說:「這樣的活動,我們期待能持續推廣下去,希望不僅是這檔戲,也不僅是飛人集社的活動,都可以這樣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