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飛機巷的搜尋結果,共05

  • 內行人才知道!台北5大絕美追機熱點曝光

    內行人才知道!台北5大絕美追機熱點曝光

    許多人喜歡看飛機起降,享受飛機近距離從頭頂呼嘯而過的快感,你知道在哪裡「舉頭望機」最過癮嗎?《網路溫度計DailyView》列出網友推薦的台北五大絕美賞機景點,超美畫面不但航空迷超愛,更是攝影迷必拍之地! \n1. 濱江街飛機巷 \n台北市濱江街180巷是台北最著名的「飛機巷」,由於巷道筆直、視野不容易被干擾,成為近距離賞機的絕佳景點。日前傳出即將「封巷」,引起民眾恐慌,民航局表,新闢道路將後退數十公尺,並將圍牆增高,不會完全封巷,109年才動工。 \n2. 新生公園 \n台北中山區的新生公園鄰近松山機場,因此成為與飛機合影的最佳地點,園區內的迷宮花園、玻璃金字塔等景點也是熱門的打卡地點。 \n3. 濱江果菜市場 \n另一個鄰近松山機場的濱江果菜市場,五樓停車場因為夠高,可以清楚拍到飛機機身,更吸引人的是還可以把台北知名地標圓山飯店一起入鏡。 \n4. 老地方觀機平台 \n台北市劍潭山上的老地方觀機平台,是可以俯瞰大台北夜景的熱門地點,也成為觀看松山機場飛機起降的好地方。 \n5. 空軍一號景觀咖啡廳 \n松山機場跑道旁的景觀咖啡廳可以就近一覽整個機場,同時還可以搭配餐點、咖啡,更為愜意。 \n

  • 台灣之美》那些年我們追的飛機巷

    台灣之美》那些年我們追的飛機巷

    引擎轟隆聲愈趨震耳,眾人目光齊一,緊盯天空呼嘯而過的巨大機腹。台北濱江街飛機巷不只是航空迷追逐的焦點,也是許多情侶約會、好友相約一睹飛機風采的熱門打卡熱點。 \n \n※就是愛台灣,一起分享台灣之美!《中時電子報》徵求網友提供台灣四季美照,風景、人文不限。寄件方式:[email protected],請隨信註明「拍攝者姓名」、「拍攝地點」及「拍攝時間」等資訊,字數不限。※ \n \n

  • 飛機巷快消失 為飛安松機圍牆外移2公頃

    對很多航空迷來說,松山機場旁的濱江街180巷是最佳拍攝點,不過,民航局考量飛安,決定將圍牆往外移2公頃,現在的最佳拍照點,最快明年就會成為管制禁區。 \n 台北市政府要求松山機場遷移,不過,遷移定調前,民航局考量飛安,決定讓松山機場面積變大。 \n 松山機場航廈頂樓雖然已設有觀景台,免費提供民眾欣賞飛機起降;不過,對很多航空迷來說,最理想的觀看及拍攝地點是臨近機場10號跑道頭的濱江街180巷,連機腹都能拍得清清楚楚。 \n 濱江街180巷也被形容是「飛機巷」,有航空迷形容,在松山機場靠濱江街圍牆外等候飛機近距離從頭頂呼嘯飛過的感覺才刺激,比在半封閉式的機場航廈觀景台看飛機更具震撼。 \n 不過,民航局說,根據國際民航組織(ICAO)最新規定,現在松山機場10號跑道頭的隔離未達安全標準,雖然,台灣不是國際民航組織(ICAO)會員國,但所有飛安都會依據ICAO標準。 \n 民航局編列近新台幣80億元預算,向台北市政府及部分民眾購買10號跑道頭外約2公頃土地,今年就可取得,預計明年移除地上物後,將圍牆向外移,包括濱江街180巷原本機場外土地納入管制區內,但新納入的土地空地使用,只是增加跑道隔離。 \n 估計濱江街180巷納入管制區後,未來最接近松山機場10號跑道頭的拍照地點,距離會比現在拉大數10公尺,對航空迷來說,欣賞飛機的刺激感會降低。1060305 \n

  • 失事班機 穿過大樓間隙急墜

    失事班機 穿過大樓間隙急墜

     復航空難,失事班機墜入基隆河前,穿過南港經貿二路235巷內的豪宅區,從大樓縫隙中飛過,若是直接撞上大樓,後果難以想像;正在興建中的21層豪宅「日昇月恆」頂樓監視器拍下這驚險一瞬間。當時在頂樓目睹的大樓保全人員說「真的很恐怖,要按電梯都沒時間,若撞到,絕對跑不掉。」 \n 頂樓監視器 錄下畫面 \n 位於南港經貿二路由台肥興建的「日昇月恆」頂級豪宅,最近即將完工交屋,4日發生復興航空空難時,其中一棟主建物頂樓監視器拍到復航GE235班機高度不斷下降的瞬間,失事班機高度持續降到比21層的大樓高度還低,最後掠過大樓間隙,擦撞環東大道後,墜落基隆河。 \n 當時有建築工人在頂樓施工,見到飛機下降急著追上前查看,大樓保全聽到異常大的飛機引擎聲,剛抬頭看就發現飛機掠過大樓間隙,朝環東大道飛去撞毀,當時的巨響讓保全永生難忘,也十分慶幸飛機沒撞到大樓。 \n 同樣位於經貿二路235巷的豪宅「宏普柏金苑」,大樓頂樓可看到「日昇月恆」頂樓,因已有住戶入住,工務所移到頂樓11樓,當天輪值的工務所林主任,聽到異常靠近的飛機引擎聲感到很奇怪,接著就聽到「砰」,不久就聽到救護車聲音,才知道有飛機墜毀在不遠處。 \n 差點就撞上 嚇壞工人 \n 一名「宏普柏金苑」保全說,當時真的很恐怖,在頂樓看到時,就算想跑都來不及。他說,飛機航道不應該在這區塊,經貿二路235巷離機場有一段距離,平常聽不到飛機引擎聲,應該是駕駛為了找安全地方迫降,避開了當時車流密集的中山高與上班人口密集的南港軟體園區,盡量往河道飛。 \n 房仲人員則表示,這區豪宅每坪均價幾乎都在百萬元上下,「日昇月恆」開價到一戶上億,若是當時被飛機砸到,損失難以估計。

  • 劉屏專欄-毀棄F-100 凸顯台大無知

    劉屏專欄-毀棄F-100 凸顯台大無知

     放眼全台灣,大概沒有人比台大更欠中華民國空軍一份情。如果沒有空軍,從五○到七○年代,台大師資恐怕是另一番景象。就算別人可以拋棄校園裡的F-100戰機,台大總應有更多的不捨,至少不能這麼粗暴的對待它(她)。 \n 一九四八年底,國民政府風雨飄搖,平津會戰(共軍稱為平津戰役)已經開打。人在南京的傅斯年(當時是中央研究院院士,後來出任台大校長)建議蔣介石從北平「搶救學人」。執行這個任務,空軍當仁不讓。 \n 當時北平機場已在共軍炮火籠罩下,飛機只能在東交民巷(那是一條街,不是機場)起落。但是為了搶救國家的學術種子,空軍健兒冒著生命危險,駕著時速三百多公里的C-47運輸機,在白晝(那時沒有夜航配備)一趟趟的飛往北平。 \n 隨便舉兩位當時搶救出來的人物,後來都是台大的名教授。其一,毛子水,後來在台大中文系任教達卅九年,被前中央研究院長吳大猷稱為「罕有的讀書讀『通』了的人」。其二,英千里,後來擔任台大外文系主任,被著名女作家張秀亞形容為「講起書來徵引繁富,妙語連珠,上下數千年,縱橫千萬里」。 \n 毛子水、英千里、以及其他搶救出來的學術界泰斗(包括胡適、史學權威陳寅恪、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當時先到南京,後多半再轉往台灣。正由於這項「搶救學人」計畫,傅斯年後來寫道:台灣不僅不再是殖民地,而且是「斟灌一旅一成」的根據地,「正靠這一個寶島,赤縣已沉,瀛洲遂為正朔所在」。 \n 今天台大先是出動怪手,又以超高行政效率毀掉戰機的雙足,使它只能無助的趴下(見圖,本報資料照片/姚志平攝),最後送回國防部。台大的理由之一是「無學術價值」。不知道台大拓寬馬路的學術價值又在哪裡。台大頭頂的白雲,腳下的泥土,難道都是因為學術價值而在那裡?校園裡的體育設施,傅斯年的陵寢,都代表著學術價值?口口聲聲學術價值,殊不知,如果沒有這些戰機,台大師生(以及台灣人民)連生命價值都沒有保障。當初拒絕搭機離開北平的,後來很多成為「反動學術權威」,最基本的人格尊嚴都不復存在,遑論其他。 \n 搬出「學術」的大帽子,市井小民也許真被唬住了。只是販夫走卒也知道,做人要有最基本的厚道。當初說要就要,今天說砸就砸,說丟就丟? \n 台大說,這架飛機「不是台大校史的一部分,沒有歷史文化價值」。請問這架飛機是自己飛進台大校園的嗎?還是因為台大有機械系航空組,所以台大在廿多年前接下?它曾是機械系航空組的教學器材,難道不是校史的部分?廿多年來,它是許多師生共同的回憶。台大學生成立的「F-100改善小組」說,翻開歷屆畢業紀念冊,「每本皆可見超級軍刀機的身影;許多學生活動都在飛機旁空地舉辦」。難道學生的回憶沒有文化價值,只有以捐款的富商命名的大樓才有文化價值? \n 如今這架飛機經過整修,置於成功嶺營區的軍史公園。國防部長高華柱說得好,什麼是國家無形的戰力?「就是要對這些曾經為國家付出汗馬功勞的人員要加以照顧,更要對這些曾經對我們國家付出很多汗馬功勞的裝備文物,要加以珍惜」。 \n 美國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有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題目是:「我在這裡,請差遣我!」(Here Am I. Send Me。註)文章起源是美國空軍戰爭學院要立一座英雄塑像。空軍大學校長薄依德(Charles Boyd)少將捨棄各方建議,選擇一位中尉瑞奇特(Karl Richter)。越戰時,飛行員飛滿一百架次可調回國,可是瑞奇特飛滿後,又自願再飛一百架次。完成二百架次後,他在「帶飛」(訓練新手)時不幸殉職,年僅廿四歲。 \n 薄依德選擇瑞奇特的理由很簡單:他的勇氣、信念、決心,鼓舞著日後多少從塑像前經過、在塑像前駐足的空軍健兒。這篇文章寫道:人有靈魂,國有國魂,軍有軍魂,「軍魂由緬懷英雄而生」。 \n 美國太空梭「發現號」最近退休,各地的博物館搶著要(或者台大認為這有學術價值)。美國航太總署多次評估,最後選定華府的航太博物館,華府居民引以為榮。不久前,位在岡山空軍官校旁的空軍軍史館終於有了當年「黑蝙蝠中隊」(前後一百四十八人犧牲)使用的B-26飛機,這可是前官校校長田在勱努力了三年才從美國找來的。 \n F-100被毀、被棄,說明了台大的大人對歷史文物的態度;凸顯了台大的孩子(例如F100改善小組)奮戰不懈的精神。如今飛機命名為「台大號」,莫非是紀念台大決策人士的無知?令人不解的是,別人不知道空軍與台大的故事,岡山空軍子弟學校畢業的台大校長李嗣涔怎麼也不知道呢? \n 註:這句話出自聖經《以賽亞書》第六章第八節:「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