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養老部落的搜尋結果,共07

  • 匈奴「父妻子繼」是惡俗?原因揭密

    匈奴「父妻子繼」是惡俗?原因揭密

    活躍於春秋、兩漢時期的匈奴,是不可一世的草原霸主,屢屢挑釁中原,為了壓制邊疆地區,古代帝王通常會採取和親政策,換取兩邊和平。然而在婚姻制度上頭,中原和匈奴存在極大差異,對於重視倫理綱常的中原人而言,匈奴人「父妻子繼、兄死娶嫂」的風俗,多半為人所不齒。 \n以王昭君為例,當年遠嫁呼韓邪單于之後,不久就經歷了喪夫之慟,她請求回歸中原不果,被漢成帝令其遵從「胡俗」,因此再嫁單于之子復株累單于,之後又嫁搜諧若鞮單于才終結一生。 \n而這樣的婚嫁制度就叫「收繼婚制」,孩子會繼承除母親之外的所有妻妾,至於為何許多少數民族在當時貫徹著這樣的風俗,原因有三: \n一、保護女人。匈奴女性在部落地位低下,身體素質不佳,在生產勞動中不占主要地位,加上匈奴沒有善養老寡的傳統,如果沒有男人保護,很難在草原上生存。 \n二、保護財產。妻嫂改嫁會分走牛、羊、物件和子女,家庭財產被分割,形同部落財產落入他人之手。再者,女人作為遊牧民族的重要財產,擔當起繁衍後代壯大部落的重任,而收繼婚可以有效彌補其缺陷,延續部落種群。 \n三、保護子女。匈奴女子一旦改嫁,其子女的生活必定受到影響,若是留在原部落,那就是孤兒,若是到了其他部落,難免遭到不公平待遇。因此嫁給自家人,再怎樣也差不到哪裡去。

  • 馬里光部落互助教保中心 揭牌

     尖石鄉的馬里光部落距離竹北市區有2小時車程之遠,昨天舉辦「馬里光部落互助教保服務中心」開幕揭牌儀式,未來將凝聚在地婦幼及老人,彼此相互照顧,並連結部落文化及情感。 \n 馬里光部落成立教保中心的推手,是財團法人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昨指出,至善走入原鄉部落已有20年,在過程中發現孩童的需要,因此一步步走入幼兒照顧工作。 \n 至善基金會在艾利風災之後,陸續協助養老、泰崗、馬里光等部落成立照顧幼兒的中心,至今也在司馬庫斯、馬里光同時成立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期望透過部落培力,達到互相照顧的功能。 \n 馬里光部落互助教保服務中心主任蔡延治表示,她從事幼教工作30餘年,當年接下任務時,曾帶領幼教師資上山,也把部落婦女帶下山觀摩,培訓出20餘位婦女考取保母執照。 \n 出席揭牌儀式的司馬庫斯部落長老馬賽表示,他年少時與哥哥學習打獵,但社會變遷衝擊部落文化、教育傳承,期盼透過教保中心的協助,讓原民能擁有自己的傳統,也能與現行教育接軌。

  • 招標11次才立案 原鄉童上幼兒園等2年

    原鄉的孩子教育資源相對匱乏,雖有部落幼照中心或幼兒園,在幼托整合下,要面對重重行政程序和規範,有幼兒園招標11次才成功立案,孩子等2年才有學校念。 \n 在西元2005年之前,新竹縣尖石後山部落沒任何「幼兒園」,部落的爸媽到平地去工作,稚齡孩子留在山上,跟阿公、阿嬤下田,當大人農忙時,孩子就在一旁曬太陽、玩石頭。當小孩長大進入國小讀書,又常被老師反映「學習遲緩」、不聽話。 \n 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看到原鄉部落幼照需求,2005年在養老部落成立後山第一個幼兒照顧中心,10年下來,陸續在泰崗部落、馬里光部落成立幼照中心,培力12名部落媽媽取得專業保母證照,每年陪伴50名學齡前孩童。 \n 部落幼照中心不只肩負幫族人照顧稚齡孩子的任務,課程除了教導孩子生活自理、寫名字等基礎訓練,也融入部落文化,讓孩子熟悉族語、傳統作物,培植孩子自信心。 \n 不過,在幼托整合政策下,部落幼照中心必須立案為幼兒園,但為了取得幼兒園「掛牌」,建物、師資、教學課程都必須符合「規定」,增加立案難度。 \n 至善基金會幼照督導何淑雲說,幼照中心要立案必須先招標蓋符合規定的建物,但原鄉地處偏僻,建築師和工程人員普遍認為要到交通不便的地方工作「不符成本」,根本沒人願意標,秀巒國小田埔分校國幼班就流標10次,一直到11次才終於成功標出,尋求立案的馬里光幼照中心也已經流標4次。 \n 她說,想要照顧部落的孩子,卻必須依照不符合部落需求的法規行事,行政程序也很繁複,常被質疑建築不合法、設備不合法、師資沒資格等,忽略原鄉幼教需求、交通、網路通訊難度較高,很怕等到立案時「現在的孩子都大了,沒孩子可以教了」,也讓人質疑,「立案後真的能照顧到孩子嗎?」 \n 秀巒國小校長張銀瓶說,為了等田埔分校國幼班的掛牌等了近3年,從民國102年秋天開始招標,一直到103年4月,「標了第11次才成功」,結果104年4月完工,又因為變更設計申請沒做好,必須重新送件申請,一直到今年2月才掛牌,順利招生。 \n 她說,幼兒園的空間必須符合法規,曾有一次因小朋友廁所沒有放衛生紙的架子,必須重新設計,緊急之下只好拔掉其他廁所的紙架來安裝。 \n 台北市立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副教授邱志鵬說,目前的幼教政策「行政導向大於任何一切東西」,但部落有部落自己的需求,政府沒能深切感受部落孩子受教權利被剝奪,甚至曾有官員說,「搞什麼部落托育,可以去國幼、去公托」,卻不知道孩子每天到學校可能要花好幾個小時的車程。 \n 他說,原鄉部落的幼照機構應該重新被定義,不必非要是幼兒園,或一定是托兒所,而以個案方式處理部落需求,有窒礙難行之處也應因地制宜,不讓不符需求的法規和程序扼殺原鄉幼童的受教權益。1050508 \n

  • 傳承泰雅文化 部落媽媽是最好的老師

    新竹縣尖石鄉的泰雅族孩子們,幼教資源相對貧乏,至善基金會在後山設幼照中心,培養部落媽媽當老師,除了傳承部落文化,也兼顧孩子對家庭愛的渴求。 \n 從熱鬧的新竹縣內灣往山上的方向前進,數不清爬過了幾個山頭,才總算抵達尖石鄉的後山馬里光部落。 \n 部落裡滿山的竹林,風光清麗,馬路上少有人跡,年長的泰雅族長輩,忙著種5月桃、小米和挖筍,青壯年則多在都市裡討生活,部落裡稚齡的孩子們則跟著部落老師,在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成立的幼兒照顧中心裡學習。 \n 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馬里光幼兒照顧中心的老師沙美‧伍道帶著5名孩子,坐在泰雅族傳統主食的小米田邊,看著隨風飄揚的綠色秧苗,學習顏色,也認識傳統農作物,沙美特意用族語教學,爭取時間為孩子認識泰雅文化扎根。 \n 除了到幼照中心,不少孩子也會到國立小學的幼兒園上課,國幼班每週也會有認識部落文化和母語課程,但時數少,且國幼班老師都是都市來的老師,看在部落媽媽眼裡,總擔心部落文化隨著都市教育進到原鄉,而逐漸褪色。 \n 至善基金會2005年在養老部落設立幼兒照顧中心,照顧者是部落媽媽,不僅了解部落文化、族人也多半熟悉,放心託付孩子。10年下來,陸續在泰崗部落、馬里光部落成立幼照中心,培力12名部落媽媽取得專業保母證照,每年陪伴50名學齡前孩童。 \n 至善基金會幼照督導何淑雲說,部落幼照中心成立的比國幼班都早,但當國幼班開始後,很多家長仍選擇讓孩子到國幼班,希望盡早接觸都市的教學方式,才好跟未來教育接軌。為了留住學生,幼照中心發展不同的特色,特別加強部落文化教學,除了母語,也將大自然、部落作物、狩獵技巧等融入課程。 \n 部落媽媽、至善幼兒照顧中心老師游素美說,在幼教課程裡融入部落文化,孩子學會在部落生活的求生技能,如可以製作捕獵物的陷阱,就算只是抓到一隻老鼠,孩子們也很高興,這樣的學習記憶會跟著孩子一輩子,部落的文化傳承就不會斷根。 \n 「媽媽、媽媽」,部落孩子們有時會這樣稱呼部落老師。沙美說,剛開始不太能接受孩子叫她「媽媽」,會導正孩子,但考量部落孩子的家庭功能常有失能狀況,如隔代教養、和到平地謀生的父母相隔兩地等,家庭情感難免匱乏,後來也就順著孩子的心意。 \n 何淑雲說,孩子和部落老師時常擁抱,擁抱就能生出愛的力量,也可以滿足孩子對愛的渴望,部落隔代教養普遍,阿公阿嬤只能給孩子最基本的生活照顧,但可能從來不懂關心、擁抱孩子,也可能讓孩子羞於表現情感,比較畏縮、害羞。 \n 過去部落孩子離家到國小唸書住校時,因生活自理差、不善與人相處而容易被貼標籤,甚至被霸凌,不過,何淑雲說,現在部落的孩子有自信、也守秩序,常被學校老師肯定,部落幼照中心的教學不僅止於知識的傳承,也希望讓孩子們以身為泰雅族人為傲。1050508 \n

  • 偏鄉幼兒學習路迢 部落幼照中心幫忙

    新竹縣尖石鄉後山部落幼兒求學路途遙遠,難有機會上幼兒園;進國民小學後又易被貼上發展遲緩標籤,直到部落陸續成立幼照中心,孩子的學習路露曙光。 \n 從台北市出發往新竹縣尖石鄉後山路上,一過熱鬧觀光景點內灣後,沿途就是高山翠綠,時有溪水潺潺,但山路蜿蜒,數不清的髮夾彎和顛簸路面,也震得人頭昏眼花。 \n 對觀光客來說,偶爾一兩趟曲折上山之旅,是暫時逃離都市喧囂,但對尖石鄉玉峰村、秀巒村孩子來說,這是他們上下學必經之路。 \n 西元2005年前,尖石後山部落沒任何「幼兒園」,部落的爸媽到平地去工作,稚齡孩子留在山上,跟阿公、阿嬤下田,當大人農忙時,孩子就在一旁曬太陽、玩石頭。當小孩長大進入國小讀書,又常被老師反映「學習遲緩」。 \n 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幼照督導何淑雲說,後山部落秀巒、泰崗、養老和司馬庫斯到各國小都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如司庫到新光國小來回2小時,養老到秀巒國小來回也要1小時,除非爸媽「吃飽太閒」,否則不可能每天接送孩子上課。 \n 她說,部落孩子不得已念國小就要住校,但很容易被排擠,他們在進國小前沒受過生活自理訓練,老師也要從頭開始教,就易被貼標籤,導致孩子可能念到國中就不願意再升學。 \n 部落媽媽、至善幼兒照顧中心老師游素美也說,部落孩子以前常被貼上「發展遲緩」、「有學習障礙」標籤,以她過去求學經驗,沒念幼兒園,到國小根本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只能自閉,老師教久了難免就發脾氣,認為部落的孩子都不聽話。 \n 後山幼教缺乏,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2005年在養老部落設立幼兒照顧中心,收2到6歲孩子,照顧者是部落媽媽,不僅了解部落文化、族人也多半熟悉,放心託付孩子,到都市討生活;因為全免費,也減輕部落家庭經濟負擔。 \n 10年下來,至善陸續在泰崗部落、馬里光部落成立幼照中心,培力12名部落媽媽取得專業保母證照,每年陪伴50名學齡前孩童。 \n 除幼照中心,後山部落的國小近年來陸續也設立國幼班,提供2到6歲孩子幼兒教育服務,不過,部落到國小的地理距離,或國幼班每學期約新台幣5000元學費,仍讓一些孩子只能遙望而不得親近。 \n 部落幼照中心提供孩子學習避風港,教學上包含銜接國小課程注音符號、數字,也加入部落文化,更重要的是須學會生活自理,舉凡排隊、乖乖坐好、打掃環境、洗手、甚至切菜、煮飯都必須學,為孩子墊起離家求學穩固基礎。 \n 至善「陪你長大」以全人教育觀點,希望偏遠山區的原住民孩子,不要受限資源匱乏,都能平安快樂長大。愛心捐款專線:(02)23889118。1050424 \n

  • 穿梭山林部落 培訓海外醫援

     台灣路竹會連續2天在泰雅族部落義診,也讓參與國際醫援志工,提前體驗服務。在雲霧飄渺中,志工體驗工作假期的樂趣。 \n 路竹會9日、10日在新竹縣尖石鄉新光部落、養老部落、石磊部落,以及桃園縣復興鄉雪霧鬧部落提供醫療服務。無論是崎嶇山路,或穿梭雲霧的山林,都沒有降低這些志工的熱情,犧牲自己的假期,參與服務學習之旅。 \n 此行有夫妻檔志工醫檢師黃建程與護理師吳秋婷,也有連續報名6年終於得以一償宿願的大學老師林令怡,在海地地震中參與新加坡救援團體的醫師簡維新,也擔任志工。 \n 12年前參與過路竹會「嚼食檳榔問卷」的護理師許如萍,重拾服務熱心;在某教養院擔任廚師的曾淑美,一起當志工協助團體膳食。除牙醫師阮仁傑、阮仁婷兄妹,也有許多醫學生見習。 \n 即將參與國外緬甸等國家義診的藥師林郁馨、張瑞麟、黃培琪更親自先到部落參與義診,瞭解在偏鄉服務的狀況,以適應國外義診會遇到的各種難題。 \n 張瑞麟說,希望可以在國外服務到病患,並自我學習成長。尤其,在有限的藥品中,處方箋的使用更是必須與醫師相互溝通。 \n 在新北市中和區某醫院服務的林郁馨接受中央社訪問說,偏鄉直接面對病患,與醫院完全不一樣,甚至,還要學習磨藥、包藥的許多基本功。 \n 連續兩天的服務,從半夜出發,天氣一日數變,克難的住宿環境,惡劣的路況,讓林郁馨受到考驗與印象深刻,幸賴資深藥師邱啟裕、吳明慧等人協助與指導。她說,在部落遇到糖尿病病患,用藥指導後更增添自信。 \n 吳明慧說,偏鄉義診更是落實醫藥分業,以病患健康為主的醫療場域,少了利益的糾葛,醫藥的分工更讓病人的用藥更獲得保障。新北市藥師公會願意培訓這些藥師參與「工作假期」公益活動,埋下的種子,日後在各領域發光發熱。 \n 路竹會會長劉啟群說,8月中旬將前往緬甸人道醫療關懷。日前,路竹會第291梯前往斯里蘭卡義診;就如往年一般,掛號前都湧現大量人潮,他們都高舉著病歷表,盼望在有限的看診時間內能順利就診。 \n 他說,看到這般景象,更是百感交集,也為多年來,為海外缺乏醫療的地區付出,感到安慰,但又無法做長期的醫療服務,而感到愧疚。病患渴望的眼神,使海外醫療志工久久無法忘懷。 \n 劉啟群表示,國內義診的服務病患雖逐漸減少,但在無論是上升到1000多公尺海拔的尖石鄉部落,或陡降河谷又上升的雪霧鬧部落,只要有需要,路竹會就不間斷,且成為醫學生關懷人文的觸媒,及國外人道救援醫療服務的培訓基地。 1030810 \n

  • 貨車熄火倒退嚕 駕駛墜谷喪命

     尖石鄉後山二日晚六時廿分發生貨車墜谷意外,種段木香菇的葉文忠、葉仲凡堂兄弟,開著三.五噸貨車載段木要到香菇寮,行經養老部落產業道路七公里處,貨車開不上爬坡路段熄火,並快速往下滑,葉仲凡緊急開車門逃離,駕駛葉文忠來不及,連人帶車墜落卅公尺深山谷,彈出車外被壓在貨車底下當場斃命。 \n 警方表示,住在養老部落的葉姓堂兄弟,在山上將整理好的段木搬上貨車,準備載到自家的香菇寮擺放。貨車由葉文忠(卅三歲)駕駛,葉仲凡坐在駕駛座旁,行經養老部落產業道路七公里的上坡路段時,貨車開不上去,熄火後往下滑,葉仲凡緊急開右車門跳車逃生,葉文忠則來不及跳出,連人帶車墜谷。 \n 葉仲凡隨即打電話向秀巒派出所報案,消防局尖石、田埔分隊趕赴現場救援,下到谷底發現葉文忠(卅三歲)被壓在車底下,已無生命跡象,到晚上八時許,以擔架接力抬到路上,將死者送回養老部落家裡,將由檢警勘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