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香港樂施會的搜尋結果,共05

  • 香港之怒從哪來

     香港大規模街頭示威,越演越烈已經超過兩個月。為此,蔡政府大力聲援港人示威活動,並論斷示威緣由是: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侵蝕港人的自由、法治及人權,是個世紀謊言。其實,根據世界諸多研究報告,過去22年以來,香港有其美麗與哀愁。

  • 吳榮鎮》香港之怒從哪來

    香港大規模街頭示威,越演越烈已經超過兩個月。為此,蔡政府大力聲援港人示威活動,並論斷示威緣由是: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侵蝕港人的自由、法治及人權,是個世紀謊言。其實,根據世界諸多研究報告,過去22年以來,香港有其美麗與哀愁。

  • 非友即敵思想束縛中國發展

    1980年代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開放年代,紀錄片《河殤》和「官倒」一詞的出現,實際上宣告了在十年浩劫後,中國在政治和經濟上迎來了「解凍期」。但這種說法又是片面的,因為與此同時,凜冽的寒風ˍˍ「清除精神汙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從未停止對80年代的持續騷擾,而89年慘劇不僅標誌了一個時代的結束,而且是過去「非友即敵」思想的可怕再現。 \n民族主義的被害妄想 \n出版於1986年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一書,與其說是對文革的概述,不如說是一次政治批判,「四人幫」的確十惡不赦,但攻擊、醜化、嘲諷只能喚起仇恨與暴力的意識,對人們瞭解這段歷史卻沒有任何幫助。雖然作者之一的嚴家其曾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的進步觀點,但「非友即敵」的思想在他筆下仍隨處可見。那一代的學人試圖在中國建立真正的民主政制和改變國人的思想觀念,但諷刺的是,深陷於「絕對主義」思想泥沼不能自拔的,往往也包括他們自己。 \n「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90年代中到來,「經濟奇蹟」不僅改變了人們著裝飲食,而且滿足了人們許多奢侈貪婪的欲望。在消費和娛樂上,人們充分享受到了「自由化」的滋味,「小資」也逐漸成為人們嚮往的生活方式。不過不時出現的反日、反美事件卻提醒著國人和世界,「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思想沒有過時和消失,它只是穿上了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的外衣。 \n當「異化」了的思想與政治行動扯上關係,官方的神經總會變得異常敏感,因為「四項基本原則」不容挑戰。雖然網路的出現漸漸使過去那種局面ˍˍ「主旋律」掌握了所有的政治話語權ˍˍ有所改變,但空間並不是線性地向前開放,而是迂迴曲折,時鬆時緊,往往令人難以捉摸。 \n邁出撫平傷口的第一步 \n非政府組織能夠彌補政府施政的不足,其在四川地震救災中的良好表現有目共睹。這本來為民間組織的發展創造了有利的環境,可「公盟」、「結石寶寶」和「艾未未工作小組」的遭遇卻一再說明,公民維權之路在今天依舊滿布荊棘。教育部認為香港樂施會「用心不善」、「竭力向我內地滲透」、「負責人是反對派骨幹」,要求各高校做好防範「樂施會招收大學生志願者計畫」的工作。 \n大批判時代的字眼,今天用在香港樂施會身上,這實在讓人感到詫異和難過,因為這與建立公民社會的精神背道而馳。與「維權機構」有聯繫或許不符合「一切聽指揮,接受黨的領導」的官方思想,但「一棍子打倒」的做法與強權高壓無異,也過於粗暴。因為在「非友即敵」之間其實還有中間地帶,「打倒」和「封殺」之外還可以有其他選擇,先溝通對話,進而相互理解最終達致妥協包容。 \n如果有什麼能束縛民間社會的發展,那一定是「非友即敵」這種思想,因為真正的公民社會不可能建立在相互敵視的基礎上。但若只有市民的努力爭取,而沒有官方的包容、妥協與主動讓步,那麼社會開放的程度也將相當有限。中國錯過了1980年代改革的機會,造成的傷口久未癒合,今天,若能拋棄「非友即敵」的思想,那麼,中國就邁出了撫平傷口的第一步。

  • 香港樂施會 被指培訓校園維權者

    網友透過「推特」(twitter)爆料說,大陸教育部行文要求各大學,「防止」香港樂施會中國分部與部分維權組織合作,在大學招募志願者。該文指責香港樂施會中國分部對大陸校園「滲透」。對此,香港樂施會昨表示,他們正了解情況,並將暫停今年招聘大陸大學生實習及培訓。 \n成立於一九七六年的香港樂施會,是由一群關注貧困問題的志願者在港成立,一九八八年註冊成為獨立的扶貧、救援團體,並在○四年正式成立中國分部,專門管理日益擴大的中國項目。 \n透過廿多年努力,香港樂施會在大陸頗受好評,但根據「推特」網友轉貼網頁顯示,大陸一些大學校園的就業、召聘網頁本月初貼出這張發自「中共教育部黨組」、批評香港樂施會的緊急通知。 \n《通知》指出,○五年來香港樂施會中國分部一直與境內部分「維權」組織合作,開展「大學生志願者」培訓項目,安排學生到各大城市的「維權」機構實習,實習期為今年三至六月。《通知》稱,該機構「屬於竭力向我內地滲透的非政府組織,而其負責人是反對派骨幹」。 \n樂施會中國分部的項目計畫由香港總部統籌。香港樂施會董事局主席為盧子健。香港回歸前,盧子健被視為民主派成員,但近十年已淡出活動。此外,另兩名董事局成員陳智思及梁愛思,都與北京維持良好關係。 \n樂施會中國分部總監廖洪濤表示,他們曾向大陸教育部了解情況,但至今沒收到回覆。他強調,樂施會成員或有不同政治背景,但這並不影響樂施會的扶貧工作。 \n樂施會過去一直參與大陸扶貧,○六年開始每年都會聘請十至十五名大學社工系學生參加志願者培訓。

  • 反對勢力作梗 NGO踢鐵板

    前年汶川地震,讓大陸主事者看到了非政府組織(NGO)及志願者的力量,加總先前許多扶貧、環保組織的努力,大陸因此多次釋出對非政府組織放寬管理的風聲,但香港樂施會的遭遇,顯示大陸仍有相當力量反對NGO。 \n根據大陸教育部下發的《通知》來看,首先,維權組織仍被視為「反動」;其次,任何與維權組織合作者,也都是反動;第三,在校園發展並培訓新一代維權志願者,更是反動。這與中共過去反對NGO在中國的發展,道理完全一致。 \n但事實是,對一個二十年來以扶貧為宗旨的單純組織來說,這一做法似過於沈重。 \n為了符合國情,香港樂施會進入大陸發展,自我設定很多限制,包括:不將資金用於推廣宗教思想;不推動被當地認為非法的活動項目;不開展因政治敏感而對樂施會工作產生重大影響的活動等。 \n發展校園志願者一事,樂施會在香港已行之有年,在大陸也已運作四年,過去從未遭遇困難,這次卻踢到鐵板,顯示問題並不出在樂施會近期的作為,而是出在部分人士仍對NGO的壯大擔心。 \n其實,北京中央及環保部門的正部級官員,已多次表揚NGO在協助環境保護及生態上,「成為協助政府的主要力量」,如果此一觀點能扎根,對中國大陸公共治理、甚至走向「善治」都會有極大幫助。 \n不做此想,仍按「和平演變」老路思考,已不符大陸實際發展需要,也將有礙大陸國際形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