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香蕉太太的搜尋結果,共09

  • 蔡其昌後援會成立 香蕉太太攜百串蕉到場助陣

    蔡其昌後援會成立 香蕉太太攜百串蕉到場助陣

    選戰進入倒數階段,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教育後援會7日成立,「香蕉太太MrsBanana」攜帶百串蕉到場助陣,500多位教育界代表到場力挺,齊呼把投入教育工作的蔡其昌再次送進國會大門。 \n \n蔡其昌教育後援會成立大會7日在台中外埔無極三清總道院舉辦,現場邀請「香蕉太太MrsBanana」暢談孩子經,從大安嫁到大甲的香蕉太太是網路親子圖文部落客,同時也是「粉粉」、「魯魯」二個孩子的媽,透過藝文活動參與,他們變成蔡其昌粉絲,每年參與幸福親子藝文季,已是家庭年度計畫之一。 \n \n蔡其昌表示,讓選舉少一點喧囂,多一點心力挹注在藝文活動上,所創辦的親子藝文季連續第六年舉辦,希望讓每位孩子都有機會參與藝文展演活動,他強調教育不應有城鄉差距,他會更努力弭平差距,「因為孩子的事,我最重視!」 \n \n「香蕉太太」則攜帶百串蕉到場助陣,她說,3年前透過兒子魯魯分享親子藝文季資訊而認識蔡其昌,親子車廂、親子友善廁所等議題,都看得到蔡其昌所努力推動的政績,他是少見投入極大資源在教育界政治人物,歡迎大家持續與他「蕉」朋友。 \n \n

  • 娶草莓姐姐一年 香蕉哥哥宣布當爸:驚喜偷溜進生命

    娶草莓姐姐一年 香蕉哥哥宣布當爸:驚喜偷溜進生命

    幼幼台超人氣偶像香蕉哥哥(本名林掄元)去年3月宣布迎娶小11歲草莓姊姊(本名簡皎竹),「香草CP」結婚一年多,今(6日)傳出好消息,香蕉哥哥稍早在臉書PO出超音波照片,宣布太太懷孕,開心說在父親節前夕「有個小小的驚喜偷偷溜進我們的生命裡」,期待未來和小寶貝見面,但還沒取好小名,引來粉絲留言祝福。 \n香蕉哥哥和草莓姐姐去年宣布閃婚,成為YOYO家族第1對「聯姻」的夫妻檔,兩人瞞著眾人低調交往3年多,婚事第一時間公開時,令許多人都十分吃驚,以「葡萄姊姊」出道的女星米可白在臉書笑說:「我妝都哭花怎麼去錄影」,而西瓜哥哥則說平時大家都像兄弟姊妹,不會這麼八卦,有了香草CP這對前例後,「現在看看哥哥姊姊感情好的,都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在一起」。 \n香蕉哥哥今則在臉書宣布升格當爸爸,說:「在父親節的前夕,有感而發的一天,有個小小的驚喜偷偷溜進我們的生命裡,如果可以許一個父親節願望,希望你(妳)平安健康來到這個世界,興奮又期待跟你見面的那一天」,未透露小孩性別,草莓姐姐則轉發笑說:「這怎麼有點浪漫」。

  • 豐原奇特5芎蕉義賣 所得全捐弱勢團體

    豐原奇特5芎蕉義賣 所得全捐弱勢團體

    台中豐原區豐田里農友劉照義所種植蕉樹日前結出5芎香蕉,令網友嘖嘖稱奇,直呼「破金氏世記錄!」劉照義24日在立委江啟臣的協助下進行採收,並將所得全部捐贈給弱勢團體,盼能拋轉引玉為社會注入一股暖流。 \n \n 劉照義原本做生意,退休後和太太一起種植蔬果練身體,卻意外種出多芎香蕉,鄰居嘖嘖稱奇說從沒看過這麼多芎的蕉樹。在女兒發佈在「蔬果栽培交流網」臉書社團後,更有網友直呼「破金氏記錄級的香蕉」。後來在與家人討論後,希望能夠藉此做愛心,義賣這5芎香蕉幫助需要協助的人。 \n \n 江啟臣表示,日前里長劉瑞銓將5芎香蕉照片傳給他時還不太相信,現場看真的蠻訝異的,化身蕉農的他笑稱第一次採香蕉就採到5芎的,下次若採1芎恐怕不過癮了!他鼓勵劉照義繼續努力,往6芎邁進,持續獻出愛心回饋鄉里。市議員張瀞分及陳本添也共襄盛舉協助採收香蕉。 \n \n 在里長劉瑞銓的牽線之下,24日舉行5芎香蕉義賣活動,所募得款項分別捐贈給豐田社區發展協會、馬上關懷、社團法人南投縣智障者家長協會。劉瑞銓表示,豐田社區發展協會長期協助獨居老人供餐與弱勢家庭,經費都有賴地方仕紳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非常感謝劉照義願意捐出這金氏記錄級的香蕉。

  • 怪蕉狂結5芎果實 網:破金氏世界紀錄了!

    怪蕉狂結5芎果實 網:破金氏世界紀錄了!

    香蕉一生只開1次花、結1次果,一般1株也只長1芎蕉。台中農民劉照義最近發現,園內的蕉樹出現雙胞胎,還有罕見5胞胎,家人將蕉樹多產的奇特現象,發佈到臉書「蔬果栽培交流網」,令網友嘖嘖稱奇。有人說「破金氏世界紀錄了」,還有人留言要購買蕉苗;台灣香蕉研究所表示,這是香蕉孿生現象,比較少見。 \n \n 74歲的劉照義原經營茶莊生意,5年前退休後,和太太在豐原區中正公園附近種植蔬菜、香蕉及火龍果等。他表示,一般而言,每棵香蕉樹只會結1芎果實,但園裡2棵香蕉樹最近卻分別長出2芎及5芎,其中,長出5芎的蕉樹,有2芎是長在同1個分枝上,果實也顯得比較小。 \n \n 劉照義的女兒劉素杏覺得罕見,特別拍照發佈到臉書「蔬果栽培交流網」,引發網友熱烈熱烈討論。有網友表示,1次長5芎香蕉可以登上金氏世界紀錄了,還有人說,想向其購買香蕉苗木回去種植,看能否再長出5芎香蕉。 \n \n 台灣香蕉研究所所長趙治平表示,香蕉一般只會長1芎,但植物會出現遺傳變異,花苞若出現孿生、多胞胎,就會1次長出2芎或5芎,雖然不多見,但每年都會有民眾詢問類似問題,而多胞胎的香蕉樹苗,不一定會再長出多胞胎。

  • 香蕉賤價1公斤1元沒人要 蕉農擺爛不採收

    香蕉賤價1公斤1元沒人要 蕉農擺爛不採收

    國內香蕉大跌價,5日盤商收購價跌到1公斤僅1元,旗山蕉農一片愁雲慘霧,因採收不符成本,蕉農幾乎放棄收割,任由香蕉熟黃掉落,有蕉農惜物自行收割送給親朋好友或低價販售,期望政府協助促銷,集合民間力量來幫助蕉農。 \n \n 香蕉從6月起供過於求,價格持續低落,旗山圓潭一帶蕉農因蕉價暴跌,乾脆不採收讓香蕉熟爛。蕉農朱文雄說,採收香蕉賣的錢根本付不起一名工資,邊採收還要邊賠錢,只好擺爛不管它。 \n \n 但有蕉農以1箱20公斤賤賣120元並自行運送,中秋節就接獲不少親朋好友訂購送人,他認為,雖然賤價賣蕉沒賺錢,但總比沒收入好。 \n \n 高市府農業局表示,為了幫助蕉農促銷香蕉,除媒合學校營養午餐採用香蕉,9月份約有47萬5000人次學生食用香蕉,也推薦旗山區農會及美濃區農會加入農糧署「寶島好農蔬果易購平台」接受企業及消費者團購;另已向旗山區農會採購2噸香蕉於市府員工餐廳提供用餐者使用。 \n \n 此外,市府還協調旗山加工業者收購香蕉加工,鼓勵國內企業、綠色友善餐廳、國軍副食及各級農會多使用或認購香蕉,另今年7月至9月每月約有60噸高雄香蕉外銷日本,持續擴大日本外銷通路。 \n \n 但蕉農朱太太說,香蕉採收有一定時間,近日價格從4元又跌到1元,香蕉外觀不好盤商還不要,蕉農乾脆不採收,若政府有協助促銷,為何蕉園還滿地可見熟爛的香蕉,不知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 新故鄉願景-香蕉養大的孩子 黃榮炫 青春還鄉再造黃金歲月

    新故鄉願景-香蕉養大的孩子 黃榮炫 青春還鄉再造黃金歲月

     黃榮炫是第四代蕉農,滿腔熱忱想復興集集的山蕉文化。他表示,山蕉造就了集集小鎮,集集曾經輝煌過,在五、六零年代的鼎盛時期,台灣蕉在日本市占率達9成,「誰想得到現在只剩1%」。 \n 「我是香蕉養大的孩子!」52年次的黃榮炫不滿足於傳承家族事業,還期盼發揚光大,不計成本設立歷史文化館和觀光工廠,忙碌的程度讓太太林幸宜忍不住抱怨他「愛香蕉比愛家人多」。他說,「我念的是電機,可是一點都不搭嘎」,所以就回到家鄉種蕉。 \n 黃榮炫一說起集集山蕉的歷史便欲罷不能。他說,集集可說是台灣香蕉的起源地,從前外銷日本的多是中部蕉,鼎盛時期幾乎家家戶戶都種,當時男性平均一天薪資23元,女性18元,山蕉100公斤即可賣600至1000元,光一個小鎮就有8間酒家,足見其繁華程度,「我想把集集山蕉的黃金歲月保存下來,讓更多人知道。」 \n 回顧當年九二一地震,黃榮炫說,當時所有香蕉都運不出來,包括他們自己在內有十戶人家無家可歸,於是讓大家借宿在農園鐵皮屋。他說,這場世紀災難讓集集「打斷筋骨顛倒勇」,蕉農齊心協力,透過合作社改善產銷過程,減少中盤商剝削。 \n 目前集集有400多戶蕉農,以前70多歲老農不少,最近幾年有些青年返鄉,加上蕉價看漲使得一些原種檳榔的農民改種香蕉。黃榮炫對兒女回家一起打拚非常開心,肯定他們對家庭和家鄉作出的貢獻,「農產品價值波動大,收益不穩定,年輕人回鄉不容易。」 \n 黃榮炫認為,香蕉一旦滯銷農糧署就花錢收購做堆肥、當飼料,「這是治標不治本的作法」,他一直建議應拓展加工,用加工來延長農產品的生命周期。 \n 黃榮炫指出,台灣蕉外銷主要對手是菲律賓,菲律賓蕉量大價低,在日本只有老一輩才會特別鍾愛台灣蕉,所以他對外銷日本不樂觀,除要用技巧征服日本市場,更重要是開闢其他新市場。

  • 陸客自由行-到東勢當農夫

    陸客自由行-到東勢當農夫

     想種菜蒔花,又茫無頭緒,不知如何動手嗎?台中市東勢區有一群農家,願意把畢生功力全數傳授,只要你肯來。 \n 台中市東勢區的瓜果、蔬菜特別香甜,做莊稼的農夫個個有一套獨門功夫,想傳承,子女卻大都離家在外謀生,看著空出來的房間,這些農夫於是決定投身「接待農家」,希望都市父母能攜老偕幼,來農村休閒並親近泥土,當1天農夫。 \n 香蕉達人詹能坤 克勤克儉 \n 賣了20幾年香蕉的詹能坤,足以自豪的是,不管外面的行情高低,他種的香蕉永遠都不會賣不出去,除了對自己香蕉的品質有信心,老婆江春櫻早上到果菜市場、傍晚到黃昏市場自銷的堅持,是他最重要的支柱。 \n 早先種了柑橘、葡萄、楊桃等多種水果,一直受困於病蟲害,30幾年前回娘家帶回4顆蕉苗,原本是種來自己享用的,後來竟由替換被病蟲蛀死的柑橘樹,慢慢繁衍成主要的莊稼作物,而且一種就種到現在。 \n 詹能坤的香蕉為什麼特別香Q?他說東勢的香蕉缺水灌溉,通稱「山蕉」,不像平地的「田蕉」水源豐沛,可以成長很快早早收成,但也因為水分不至「氾濫」,加上大安溪和大甲溪的天然水氣調控,及得力於東勢白天溫度高日照強、晚上天氣涼,所以香蕉的品質特好。 \n 除了可教遊客如何栽種香蕉,如何採收、如何催熟和如何以「吸芽」方法繁衍下一代的技術外,太太江春櫻可以傳授客家所有紅龜粿、菜頭粿、草仔粿等米食的作法,是詹能坤對來訪遊客可貢獻的「禮物」。我倒是對詹能坤夫妻希望親子能自己在灶炕學習生柴火,如何收集「露水」、竹片等廢物利用,十足展現克勤克儉的精神,深感讚佩和折服。 \n 蔬菜達人巫建旺 鼓勵摸土 \n 東勢的「小瓢蟲有機農園」堅持種植健康、安全的蔬菜,為它贏得數百名定期配送蔬菜的會員,園主巫建旺並不收取入會費,他唯一的信念是,想買他蔬菜的人,一定要先到農場來看過,並認同他對土地的關心,及對蔬菜不施加農藥的作法有信心,和相當的肯定,才能成為他的會員。 \n 會這樣做是因為他10幾年前回歸鄉下,幾經考量後認為只有種植蔬菜,他才有掌握環保和不破壞土壤生命的能力和把握,不過,在民國80年時,有機栽種不普及的情況下,即開始深耕有機農業,讓他嘗到苦果,所以縱然取得MOA的認證,仍讓他歷經技術和管銷的重重困境,但由於他的這種不肯妥協,終於讓他慢慢的走出一片天,因此巫建旺對於有心想了解有機栽種的親子,不惜騰出他用來招待會員和朋友的木屋,讓他們方便就近體驗農家、親近土地。 \n (文轉B3版)

  • 《人間好文》藍藍綠綠

     二號水族箱長了黑毛藻,他照小宋所說,加了一百CC漂白水,生物俱滅,一切歸零,修剪根部,重新再種,小宋來時,黑木蕨冒芽長新葉,死而後生,更透明翠亮。他還炫耀細葉水芹,「昨天睡覺前才看到冒芽,今天早上就長七、八公分了!你看那嫩葉!」小宋大為讚賞四號水族箱。他說:「我去公賣局路上有一家水族館魚缸很漂亮,我每次都去看,不過這個是拷貝我下雨天晚上做的夢!」 \n 小宋帶來加工製作的編織草皮和浮球,示範一手夾浮球一手用剪刀修剪冒出絲網的綠鬚。小宋說:「你要是有長方形的大型魚缸,我可以重現我參加比賽的作品!」「等我買豪宅!」范先生說。 \n 收到幾乎全新的五號水族箱,范先生在月曆上作記號。凌晨十二點十五分,小宋來了,帶著一大袋鹹酥雞,炸物應有盡有。范先生開了一瓶啤酒。 \n 「我辭職了!」小宋說,「這樣賺太慢了,跟我女朋友去溫泉區的精神療養院工作!」 \n 五號水族箱遲未美化,范太太催促范先生,「那邊撈魚或蝦過來啦,阿慧也說,沒魚,蝦也好,作生意,都沒有,不吉利!」 \n 「那又怎樣?」范先生變本加厲愛頂嘴,見范立回來,忙扭下一條香蕉給他。 \n 「有一隻螺你沒看見?」范立說著往房底鑽。 \n 范太太臉貼水磚瞧了又瞧,背著范先生拿湯瓢剷沙,跑進房底問范立:「哪有?」 \n 「上次爬到這上面!」范立說著將水族箱上的燈管往後仰。 \n 母子倆把倚放水族箱的柱子打柱腳找起,頭仰到最高,又遍尋周邊的零食架,終於在柱子後面的米袋邊發現斑馬條紋的小螺,螺肉萎縮,好像掛了。范立拿近鼻孔嗅了嗅,沖沖水,盛放在一隻淺水盤,端進冷氣房伺候。 \n 范太太午睡醒來一身潮熱,像是那些年那些個低落的午後,渴望懷孕而又發現月經來了。她坐在櫃台吃了一個蔥麵包和一條香蕉,感覺著太陽在西下,夏天在消融,冒汗的身體忍受著生活。范先生出門載麵包,女傭從她運行的軌道迅速切入,天熱麵包剩得多,抓了三個便收手。范太太懶得開口,盯著她精瘦的背影上坡奔向路口。路的另一頭她的公公喃喃自語提著一只小鍋走來,到她面前反而不說話,鑽進店內陳列架間逐行繞了一周,回頭說:「孩子不多生幾個,魚越養越多,生意還做不做?」 \n 范太太掀開小鍋,吸上一口辣味心都開了,突然辣氣緊鎖嗆起人來,「花多少錢,等多少年,才有范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養魚他高興就好,生意!生意!生意能有什麼影響!」 \n 公公囁嚅:「水淹死他弟弟,他忘了嗎!」(3)

  • 藍藍綠綠

    藍藍綠綠

     洞外亮烘烘,迫滯的寧靜,范太太午覺起身迎著門口丈夫向光的黑色身影,突然想起結婚頭一年與朋友出遊歸來,他四天四夜冷漠不語的情景。從那時起,她已二十五年不曾遠遊。 \n 范先生雜貨店裡的陳設自他老爸時代就沒有改變過,范立出生時,有幾個夜晚他不能睡,動手整理出一個不同的秩序,當他去服後備軍人役,回來幫忙的老爸便因此而跌傷。糖尿病導致眼盲的老顧客胡爺一個禮拜來這兒享受一次購物樂,他在擺醬瓜的架上摸到一缸水,那驚訝有如黑鍵變成了白鍵。 \n 范太太午覺起身,撞見掛柴魚的柱子下面又多了一口水族箱,急得像船艙進水,轉身欲回房找剛上床午睡的范先生。瞥見冰箱上面丈夫張貼的剪報,她忍了下來,走到櫃台去啃香蕉,隱隱覺得自己正在發胖。剪報上寫,研究顯示吃香蕉有助忘憂。她並不相信。即使學聲樂的客人江小姐也說,她高齡九十的德國女老師獨居,冰箱裡只有香蕉和優格。 \n 水族箱裡只有沙和水草,樓上的保姆阿慧抱起孩子看了又看,告訴范太太。 \n 范先生午覺起身,深深地注目著門外黃昏依然降臨的馬路,接著動作純熟的將藍色塑膠箱捆在機車後座,準備出門載麵包。范太太望著丈夫策馬入林般的背影,告訴自己一切都不必擔心。 \n 戴漁夫帽的女傭熟練地切進對向車道,把像她下半身的輪椅擱著,輕飄飄靠近報架,伸手自底下簍裡抓出麵包,一邊一隻放入身上兩只大口袋,多的塞在輪椅上蓋著薄毯的膝蓋上。 \n 「喂!」范太太長聲勒令她回頭。「不會說謝謝喔?!」說著把一份被翻過的晚報摔到櫃台上用力敲整。 \n 附近唯一戴眼鏡的女傭,那模樣就像鵝戴眼鏡一樣怪,范先生說那副眼鏡是楊家女兒的,可能是她要她這樣戴著。「你又知道了!」范太太對先生的善解人意不以為然,問她是不是近視,她一臉呆苦。每天黃昏她推輪椅繞雜貨店對街兩排公寓散步,路過教堂和郵筒,行經大路和公園,爬上坡也走下坡,取悅輪椅上有快走習慣的楊媽媽。 \n 楊家女兒親自挑選訓練女傭,陪先生赴美就醫便沒再回來,留有一筆錢請表妹幫忙裝設監視錄影、支付女傭薪水和生活費,據說夠媽媽活到八十三歲,家族中最高齡。沒有主子對話,女傭像個啞子,渴望有人叫她的名字。范先生把一批相當優良的回收冬衣拿去送給她,這一帶的首富方太太丟出來的,二十公尺外都聞得見那樟腦味,包括有大口袋用來裝麵包的卡其獵裝。 \n 范太太再不許范先生吃前一天賣剩的麵包當早餐午餐了。結伴上廟裡拜拜途中,阿慧要她回想,范先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快樂的。就她所知,事情就從吃太多麵包開始變壞,強烈胃酸灼熱范先生的喉嚨,當作感冒輾轉於小診所治了一個多月,非得上大醫院才能釐清病情,非得照胃鏡才能獲得健保給付的特效藥。捨棄自費無痛胃鏡,巨大妖鏡垂落胃裡。他不得不上床歇著,兩個枕頭墊在脖背下,築起一道堤岸,避免胃食道逆流。 \n 不知名的動物將他駝在背上,安靜而危險。他無法長眠,多在冥想,面對屋裡唯一的空白處天花板,終於明白什麼是虛空感、時空感。他指著下巴,一本接一本啃食這些年疊堆在床底下的武俠小說,往往過半才確定已經看過了。勾起他記憶的不甚高明的橋段上,有妻子說的恐怖的霉味。他嘗試看勵志書,隱約感覺將開始悲傷的生活。 \n 「怎麼壁虎一直叫?」他問進來探頭的妻子。 \n 「范立在叫啦!」妻子笑得天真而惡意,凡是她知道而他不知道的事。 \n 「幹嘛這樣叫?」 \n 「他說這樣比較算得出來。」妻子又是傻笑。 \n 他決心報紙麵包各減量四分之一,轉角的便利商店倒了,上門的顧客或誠心或調侃地向他道賀,他忙於對付國稅局的加稅要求,一笑帶過。他打電話抗議,責任落在一個獨力拉拔弟妹誤了青春的老小姐手上。她耐性聽他訴說二十四小時超商如何夜以繼日的摧殘雜貨店這家庭夕陽手工業,開始用那沒彈性的聲音敘述她所依據的某天微服訪察的情形。 \n 「門口擺一排好幾箱水果,右邊有一支公共電話,左邊一張桌子放不少麵包土司、花生、粽子,什麼都賣,生的熟的,屋簷還吊兩個紅燈籠對不對?」 \n 「什麼吊?」他背著店面,否認她所說的,腦子裡拼貼著那些惱人的物件,聽見她對老闆和老闆娘的描述,「一個不高,一個胖胖的」,他嚷「夠了!夠了!」她用「金雞母」、「佼佼者」來形容他經營的事業,他更光火,一條軍綠色百褶裙突然迸了出來。他描述女稅務員的穿著,她問:「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 \n 「你不也是!」 \n 「我做筆記又畫圖啊!」 \n 「你這種行為像特務你知道嗎?」 \n 他在一紙菸盒上草擬申訴書,淡淡菸香像風中的和絃,正是菸酒公賣局開出的發票給了國稅局直接有力的加稅證據,「以前沒加不代表以前合法!」無論他說什麼,她都有話說,「欲加之稅,何患無辭!」 \n 晚餐的咖哩飯像一座黃山矗立在櫃台上,妻子一句話也不敢催。他展讀三大報慷慨激昂的社論和讀者投書,培養情緒和手感,左手匙剷黃山,右手執筆陳情。 \n 如願獲得審查委員的同情,小降了一級,他並不滿意。妻子滿心佩服,偷偷保留那菸盒紙片插在衣箱之間,就怕以後還用得著。過不多久一張接一張爬著黑蜈蚣如律令的厚紙板陸續出現,她看到就怕。 \n 不幸接踵而來。 \n 洞外亮烘烘,迫滯的寧靜,范太太午覺起身迎著門口丈夫向光的黑色身影,突然想起結婚頭一年與朋友出遊歸來,他四天四夜冷漠不語的情景。從那時起,她已二十五年不曾遠遊。 \n 「她五分鐘前才來買一包飛機餅乾!」說著他把藍色塑膠箱搬上櫃台,咬了裡面的椰子麵包一口,馬上又把塑膠箱移至機車,而在車輪邊嘔了起來。 \n 范太太懊悔午覺不該睡過頭,事情發生在三點半鐘,理當她掌店。 \n 那個女人是附近鄰居徐教授的小妹,來買了一包飛機餅乾,十五分鐘後自哥哥那棟臨街的公寓樓頂墜下。范先生聽到撞擊聲第一個跑過去,慢速暈開的鮮血如扶桑花開。 \n 范太太走到馬路上,朝那方向望,水洗的澤痕已乾涸到剩一個巴掌大。她想起范先生形容她「眉清目秀」。 \n 阿慧提醒范太太:「煮個豬腳麵線給他吃!」 \n 晚間他用簽字筆慢條斯理在紙袋上寫:「為響應環保,本紙袋請重複使用。P.S.每個成本一塊七。」 \n 客人小心翼翼把蛋往紙袋裡放,問起午後的悲劇,他語焉不詳。十點多,穿白夾克的徐教授來跟他握手。他陪他走回公寓,聽他說:「我只有她一個妹妹!」 \n 受罪的季節,漫長、濕熱,空氣中瀰漫著醃騷味。他穿姪子淘汰的短袖卡其襯衫,衣身窄,下襬弧圓,兩邊開小叉,胸口繡有藍藍紅紅的旗幟,和女客人交頭接耳看來頗像一回事。范太太狂剷空心菜,阿慧痴笑著跟她咬耳朵。和他聊風花雪月的都是讀書的女孩、有本事的女人,她們需要傾聽的男人,而他總是誠懇的把耳朵靠過去,正人君子的收攏著兩肩,眼神半信半疑定在右上。他向客人透露,年輕時在前線服役,打靶震傷了左耳,乃致重聽。 \n 某天晚上范太太見女研究生嘟著嘴走開,范先生不讓她多問,一個月後,他要范太太騙范立去收驚,不得不吐實。 \n 那晚女研究生買了東西又折返,撒嬌地請求范先生為遭車輾斃的小貓收屍,范先生難得有所不為,范立悄悄跟過去,在教堂邊的小路把壓扁的貓裝進垃圾袋,一路提上山坡,走到燈火盡處將牠埋在黑暗中。女研究生請他到住處喝咖啡,告訴他,那天也是她的愛貓「眼波」的忌日。因為貓和咖啡,范立失眠了。 \n 范先生接到老師的電話,偷偷去看范立的日記。這念頭起於臥床養病期間。那時一種范立兒時說的「像菜脯味的尿騷味」飄浮在周圍,紗門外范立看起來好像一隻蜘蛛,他用功的在寫日記,寫完推進抽屜,作了上鎖的動作。 \n 范立的字執拗而孩子氣,感覺好陌生。兩年前的聖誕前夕他出去一下午買了這本像黑盒子的日記本,媽媽看見標價數落他,把一疊廠商送的記事本抱到他桌上。范立從不頂嘴,默默將它們挪到桌下墊高「打勾勾」的球鞋。 \n 范立的日記沒有日期,沒有蹺課這兩字。范先生希望是老師打錯電話。 \n 他站在月曆前面找尋線索,可能是發生在星期三,星期三沒有補習,這是范立的堅持。附近超商開幕的日子有骷髏頭作記號,社區旅遊畫隻風箏,對面大樓關家兄弟鬩牆有一個「門」字,沒看到貓。這本來就是件無關緊要的事。但據直覺,貓出事後范立開始蹺課,蹺了六天。范先生在這六個格子裡畫上貓臉。(1)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