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克沁重機槍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黃埔軍人必須十項全能

    兩岸史話-黃埔軍人必須十項全能

     另外防毒排的伙夫還撿到一盒裝滿寶石的箱子,但是將士們一開始也不知道那是緬甸的寶石,還以為是電燈泡。 \n 劉顥還記得,當時陳營長只告訴他一個黃埔軍人什麼都必須要會。因此當了一段時間的砲兵觀測官以後,劉顥又被派到88師262團的防毒排擔任排長。他記得這個排非常多人,一共有60人而且階級全部都是下士以上,沒有士兵。由於防毒排的排長被要求由上尉軍官擔任,當時軍階只到中尉的劉顥只能擔任代理排長。 \n 他奉令指揮頭上戴著防毒面具,身上穿著防毒衣的弟兄在戰場上偵查日軍使用毒氣的情況。一旦發現有毒氣,便使用漂白粉等化學藥劑將之排除。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打下緬甸,並一路北上打入中國境內。眼見日軍第56師團支隊的裝甲車逼近昆明,軍事委員會命令陸軍獨立工兵第24營於1942年5月5日炸毀連接怒江東西兩岸的惠通橋。不過被困在怒江西岸的支隊,仍試圖架起浮動橋梁向東岸襲來。 \n 戰場混亂不識財寶 \n 第88師第262團防毒排被緊急調往怒江東岸,支援同屬71軍的36師抵擋敵軍。這是劉顥從軍以來,第一次走上戰場。他指出那次交戰非常激烈,光是防毒排就有10名以上的同袍戰死。所幸在5月7日當天,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派出四架Hawk81A-2驅逐機掩護四架P-40E戰鬥機空襲,才將56師團趕回怒江西岸。 \n 令劉顥印象十分深刻的是,許多華僑搭乘逃亡回國的車子在路上被砲火擊毀。從廢棄的汽車殘骸中,官兵們找到了不少緬甸盧比。劉顥指出一開始他們不知道盧比是緬甸的貨幣,居然拿去燒飯吃。等到那些華僑來收錢的時候,官兵們只好用八塊錢法幣換一塊盧比的價錢賠償給對方。另外防毒排的伙夫還撿到一盒裝滿寶石的箱子,但是將士們一開始也不知道那是緬甸的寶石,還以為是電燈泡。 \n 第一次滇緬戰役結束後沒太久,劉顥又被調到264團第2營重機槍連擔任上尉連長。剛開始264團重機槍連使用的是老馬克沁重機槍,但是隨著反攻怒江西岸的腳步慢慢逼近,88師開始換裝新型的美式武器裝備。美軍總共派遣八名士官到264團第2營重機槍連,協助劉顥接收M1917白朗寧重機槍。除了六挺白朗寧重機槍外,美軍還提供了20多挺的湯普森衝鋒槍給他們。 \n 據劉顥回憶,88師的每一位排長、副排長、班長與副班長都使用湯普森衝鋒槍,火力非常的驚人。不過像劉顥這些幹到連長的中高級軍官,則是一人被發一把俗稱「45手槍」的M1911,沒有任何長槍。他表示所有陸軍軍官學校畢業的中高級軍官,都被要求搶在士兵前面衝鋒陷陣。因為本來就是要第一個犧牲生命的,自然不需要步槍與衝鋒槍等火力強大的武器來保護。 \n 為了打通中國對外陸上交通線,隨第71軍一起被編入中國遠征軍第11集團軍的88師在民國33年5月19日渡過怒江,向盤據滇西的日軍發起戰略大反攻。按照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的規畫,左翼的第20集團軍進攻騰衝,右翼的第11集團軍則攻打龍陵。除了原本就占領怒江西岸的56師團外,日軍還從緬甸的第18師團抽調兵力支援騰衝與龍陵的守軍。 \n 第88師在龍陵面對的,就是由56師團146聯、148聯隊第3中隊、56工兵連隊,56炮兵聯隊、18師團114聯隊與229聯隊共8000名日軍組成的堅強防線。外交龍陵屬於山地,地形複雜易守難攻,日軍又在周邊設置了大量的碉堡與防禦工事,令由山腳底下往上發動仰攻的國軍處於非常不利的態勢。劉顥坦承過去單憑國軍的力量,是不會輕易發起這種大規模反攻的。 \n 不過此刻美國已經參戰,且反攻怒江又是中印緬戰區美軍司令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將軍所亟欲發動的行動,因此無論是第11集團軍還是第20集團軍各部隊,都被納入了美軍的後勤體系內。大量的美製武器,如60mm迫擊砲,湯普森衝鋒槍,卡賓槍、30mm步槍與火焰噴射器陸續為71軍所接收,使得早期看似德意志國防軍的第88師,走上了美國化的道路。 \n 遠征軍遭日軍襲擊 \n 當然相對於全面換裝美國裝備的中國駐印軍,中國遠征軍僅接收了美軍的武器而已,身上穿的制服與國內大部份的中央軍嫡系部隊仍無二致。與每個官兵頭上都戴一頂M1美式鋼盔的新1軍不同,第71軍只有少數軍官從美軍手中要到這樣的防護配備。劉顥表示他本人就是264團中,少數幾個得到M1鋼盔的基層軍官。 \n 劉顥記得264團是在夜間渡過怒江的,那天晚上河水流得很急。他們搭著橡皮筏,花了一個晚上就完成了渡河任務。抵達怒江西岸後,第88師一路推進30公里都沒有被日軍發現。國軍順利完成了對左翼小黑清高地與右翼的馬鹿塘高地的占領,並開始破壞日軍的電話線。結果他們行蹤被日軍發現,立即遭到兩個步兵聯隊的猛攻。(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